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锁宫闱在线阅读

2017/12/20 3:56:0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锁宫闱
第一章 入宫待选
明道三年春
    懿宁宫慈安殿
    慈安殿乃是当今皇太后的居所,按理说,当今圣上为彰孝道,该将慈安殿布置得富丽堂皇,极尽奢华才对。网站163woman.com然这慈安殿中的布置甚是古朴,连些金玉器皿都不常见。
    当今皇太后谢氏,性情淡泊,不喜奢华,且这些年连年征战,国库空虚,皇太后更是约束后宫众人,着力节俭。
    自显庆帝驾崩,太后入住懿宁宫以来,便潜心礼佛,除了重大庆典出来露个面外,几乎不理后宫诸事,今年春下了懿旨选秀,真是奇事一件。
    
    殿中雕花九羽金凤大椅上端坐着一位中年美妇,气度雍容沉静,令人莫敢仰视,不是当朝皇太后是谁?太后四十出头,但保养得宜,望之如三十许人。下首陪坐着一位气度不凡的年轻男子,着一袭海水蓝团龙华服,目若星辰,鼻若悬峰,如玉树之临风,当真是天下一等一的美男子。
    太后含笑道:“皇帝政务繁忙,今日怎的有空到哀家这坐坐?”
    轩辕无色亦含笑道:“母后这话是在指责儿子疏于请安了。”说着,一拱手,“是儿子的不孝,这两年忙于北方战事,如今战事已歇,儿子愿日日陪伴母后。原文163woman.com
    太后掌不住笑:“皇帝也不小了,怎的还说小孩子家话?”她正色道,“前两年由于国丧和战事,选秀一推再推,如今也该操办起来了。皇帝你如今已二十有四,膝下只一位皇子一位帝姬,也太过单薄。”
    轩辕无色颔首道:“母后说的是,已定下下月便由各地开始采选,待得殿选,怕是要入夏了。”
    正说话间,宫人来报:“绍月长公主前来请安。”
    太后喜笑道:“快请长公主进来。”
    不多时,走进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着一袭水粉金纱绣海棠宫装,垂柳髻娇俏可人,髻边一支红宝石累丝金步摇微微颤动。容颜娇美,体态轻盈,眉目间聪颖的神色与皇帝极其相似。网站163woman.com
    轩辕岫妤俏生生福了一福:“儿臣请母后凤体安泰,万福金安。”又笑向皇帝道,“臣妹给皇兄请安。”
    太后满面笑容地叫了起,又赐了座:“妤儿今日来得巧,恰与你皇兄一块,哀家这少有那么热闹。”
    轩辕无色闻言忙道:“回头朕去嘱咐皇贵妃多带着怀儿,惜儿来母后这边走动。”看向岫妤,连眸中都有淡淡笑意,“到底是皇妹比朕更得母后宠爱,真真是贴心的小棉袄。”
    太后笑啐了一口:“皇帝越说越不像话。”话锋一转,“这选秀耗时甚长,哀家等不及抱孙子,便想着先敲定一个人选。推荐163woman.com
    轩辕无色笑道:“母后请说。”
    “你舅舅家嫡出的小女,唤作谢璎,这孩子哀家见过,模样好,性子也好,不如先将她选进宫来。”
    太后的母家谢氏一族乃是开国至今的名门望族,承英国公爵,世袭罔替,现任英国公谢伦德更是当朝宰辅之一的尚书令。
    轩辕无色脸色不变,但眼中却微微透出些冷意:“母后所言甚善。”
    太后满意地点点头:“那你看给个什么位分好?也不宜过高。”
    轩辕无色轻笑道:“既是舅舅家的表妹,自然不能薄待,就封为正三品姬罢,再赐封号玥。”
    说完这正事,母子三人又闲聊了一阵,轩辕无色便言还有政务要忙。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太后达成了目的,心情极佳地送走了皇帝。
  ========================================================================================
   已是傍晚,这日头依然不减,烤得树叶都打了卷,连蝉鸣也是有气无力的。
    苏璃雪坐在小小的厢房里,看着玉清玉淳两个忙里忙外地将带来的衣衫首饰归置好。
    这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璃雪虽只穿了一件淡黄色的云纱襦裙,也不免热得沁出一层薄薄的汗,手里握着的团扇也扇得越发的快了。
    玉清忙完衣服,接过璃雪手中的扇子扇起来,小声嘟囔道:“这天气也太热了,唉,这么小的厢房里连个冰盆都没有,小姐可怎么受得了?”
    璃雪微笑道:“你可别抱怨了,这可是在宫里。再说,这厢房已不算小了,你去雏璟苑的北面看看,那里的厢房才叫小。”
    因是新帝登基的第一次选秀,遂操办得十分盛大,无论是名门望族还是平民人家,凡是有适龄未婚的女子,皆由地方层层选拔了上来,最后选出一百零八位最为出色的,等待圣上的殿选。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这雏璟苑是专门在选秀期间安置秀女的,建在皇宫外围,与嫔妃所居的东西宫隔着一个烟波浩渺的华清池。
    入选最后殿选的秀女们,将要在这座雏璟苑中待上半个多月,其间自有掌管典仪的女官前来教她们宫中礼仪。
    秀女中一向名门贵女居多,但此次也不乏寒门之女,宫里的人一向会做人,像璃雪这等出身名门的贵女,多安排在中央较为宽敞的厢房。而一些出身较差的,则安排在北面相对狭小破旧的厢房里。毕竟,这选秀八成选的是秀女背后的势力。
    若论家世,这同届秀女中恐怕还没有比璃雪更高的。璃雪是定国公府的嫡次女,定国公与英国公一般,都是开国元勋,世袭罔替,且向来掌管京城城防,可谓是握有实权。虽说,定国公苏政清自长子苏珩在对启云国的战事中立功而被封为禁军统领后便主动卸下了京营节度使的差事,但在这京城中想要找出比定国公府更显赫的家族,怕也只有太后的母家英国公府了。
    想到父亲,璃雪的眼神暗了暗,苏家一向不争不抢,对女儿也是极好,并不像一些豪门世家将女儿当做联姻的棋子。所以,对当初璃雪铁了心要参加选秀,苏政清和长兄苏珩是坚决反对的。
    对于真心疼爱女儿的苏政清来说,入宫可不是什么好事,自家的女儿从小被娇宠着长大,真进了宫只怕会被人啃得骨头都不剩。
    璃雪虽说被娇惯一些,但并非是不谙世事,她当然知道一入宫门深似海这句话,但这所有的一切加起来,都抵不上十二岁那年在玄武门的那一眼。
    在十二岁以前,璃雪是不信什么一见钟情的,但在十二岁以后,她不仅信了,还深深地沉沦了进去。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大军献捷的那一日,天有些阴,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对启云国的战役,是她大哥第一次随军出征,她一大早跑到玄武门旁边的茶楼醉仙居里占了个好位子,本是为了瞧瞧她大哥凯旋而归的样子。
       刚从战场上回来的十万大军,还带着喋血的煞气,令璃雪不禁打了个哆嗦。因为父兄的缘故,她其实对军营并不陌生,但京城里的禁军,根本无法与这些真正厮杀过的将士相比,他们缺少一种视死如归的杀气。
    当时,她大哥不过是一名小小的轻车都尉,在这黑压压的大军里根本就看不到,璃雪正有些失望,却在这时看见了那从阵势变换中缓缓走出的一骑。
    玄色盔甲,白鬃宝马。
    刚刚弱冠的铭亲王,意气风发,举手投足间便是睥睨天下的磅礴气势!
    自古美女爱英雄,古人诚不欺她也。
   她想,这副场景,她至死都不会遗忘。
第二章 秀女小谈
用过晚膳,眼见外面的暑气渐渐消散,璃雪不愿闷在狭小的厢房里,遂决定出去找相识的人串门子。与她同住一个小院的乃是江南总督的嫡女陆蓉蓉,比璃雪大了十来岁的长姐苏玟云便是嫁给了江南总督的长子、陆蓉蓉的大哥,因此璃雪和陆蓉蓉的关系也颇为不错。
  陆蓉蓉见她进门,笑着招手:“你来,我这有江南特产的雨花茶,请你尝尝。”
  璃雪与她相对而坐,接过茶盏呷了一口,不禁微阖双目细细品茗,半晌方赞道:“好茶!咦,我怎么竟品出了腊梅的暗香?”
  陆蓉蓉得意道:“这可是用我去年冬天从腊梅上收集的雪水泡成的。”
  璃雪细细品完一盏,又央她斟了一盏。第二盏尚未喝完,却见璃雪的贴身侍女玉清过来,先对陆蓉蓉行了一礼,方对璃雪道:“小姐,郑家小姐来找您呢。”
  陆蓉蓉听了忙道:“请那位小姐过来呀。”又笑嗔了璃雪一眼,“我在京城认识的人不多,你可得替我引见啊。”
  不一会儿,便见进来一个二八少女。只见她身着一袭藕荷色软绸纱衣,髻边斜插一支累丝金凤,体态纤侬合度,自是个端庄美人。
  陆蓉蓉见了,不由暗赞一声,与璃雪一起起身相迎。
  这少女叫做郑熙媛,比璃雪长上一岁,乃是安定侯的侄女,宫中灵妃娘娘的堂妹。
  璃雪忙与她二人做了介绍,陆蓉蓉与熙媛叙了年齿,却是熙媛最长。三个年轻少女不一会儿便混熟了,遂以姐妹互称。
  璃雪与京城的一众贵女虽都相识,但交好的手帕交却只有三五人,熙媛便是其中之一。
  安定侯府曾也是京城的一流世家,但自老侯爷去世后,便渐渐没为二等。灵妃在潜邸服侍皇上时,不过是一个庶妃,因生育了皇长子才得以封妃。然,也不知是灵妃心思糊涂还是遭人陷害,在选秀前不久,传出因对先皇后不敬而被禁足,连皇长子都被皇帝带走,交给皇贵妃抚育。
  这下,郑家坐不住了,如今郑家不过一个二等世家,还有逐渐没落的趋势,若是灵妃再出了什么意外,郑家估计就得滚出京城了。于是,此次选秀才会把仅剩的嫡女熙媛送进来。
  三人聊着聊着,话题转向选秀。因熙媛对后宫之事所知较多,苏陆二人便听她主讲。
  皇帝轩辕无色为显庆帝三子,其元配左氏在显庆四十一年的夺嫡中,一尸两命。
  轩辕无色在登基为帝,册封其生母为皇太后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以皇后凤仪迎左氏的灵位入宫,追谥为元贞皇后,并在之后多次申斥上书立后的一众官员,以致后位空悬至今。
  如今后宫虽无正宫皇后,却有个位同副后的皇贵妃,育有皇上长女陌砚帝姬,现在更抚养着灵妃的皇长子,可谓是后宫第一人。
  皇贵妃之下,便是灵妃和晴妃。晴妃是原王府中的侧妃,据说比先皇后进门还早。只是,晴妃一向体弱,常年卧病,子嗣上也是无望了,倒是比原庶妃封妃的灵妃要低了一头。
  当今圣上其实并不爱女色,高位的妃嫔除了以上三位,也只一个潜邸出来的兰婕妤还算是有些地位。至于,其他的一些嫔,贵人之流,也只寥寥数个。
  因为此次是第一次选秀,后宫中的妃嫔多是从潜邸中出来的,哦,除了一个,便是在选秀之前被封为玥姬的太后侄女谢璎。
  这一大通话,说得熙媛是口干舌燥,连忙灌下去一盏茶水才好受一些。璃雪听得颇为认真,只在听到帝后情深那段,神情不免寂寂。
  熙媛哪里不晓得她的心思,拉了她手道:“他毕竟是皇上,皇上的真心可是最难求的。”
  璃雪叹一口气,年轻娇艳的脸上显出一丝不符合年龄的老成:“我年少时就听过元贞皇后的事迹,后来喜欢上他后,又着重了解了一番。元贞皇后真是个神仙一般的人物,当得皇上为她用情至深。”一只手乱乱地抠着另一只手的护甲,显示出她有些杂乱的心绪,“我也没妄想着能取代元贞皇后的位置,我只希望皇上他能让我在他心里占据小小的一隅。”
  其实,有个更大胆的想法,她没有说出口。她想能有一日,她可以在他的面前自称为我,可以唤他的名字,无色。
  待选的这半个月过的着实辛苦,负责教授礼仪的女官颇为严厉,但凡有一些做的不好,便是一顿责罚。璃雪亲眼见了,有一名秀女因不满被责罚而顶撞教引女官,遂被立即遣送出宫。她私下里还与熙媛、陆蓉蓉感叹了一番,这名秀女的名声算是毁了,这般出宫去,只怕也说不到什么好亲事。
  因此,璃雪越发小心谨慎起来,不管是白天受训,还是闲暇时与熙媛、陆蓉蓉一同游玩,都打点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不敢有丝毫的行差踏错。她知道,她们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只得把在家中的随性统统收了起来,过得着实辛苦。
  熙媛身上肩负着家族的使命,因此和璃雪一般如临大敌。陆蓉蓉倒是无意入宫,因此比她二人要轻松许多。
  这半个月来,不断有秀女被送出宫去。璃雪冷眼旁观,发现大多是从地方选上来的寒门之女。到底世家大族的女儿,从小接受良好的教养,确实更容易适应宫廷的生活。
  半个月悄悄而过,终于迎来了为期三日的殿选。
  巧的是,璃雪、熙媛和陆蓉蓉均被安排在了第三日。这两天下来,已有不少人参加过了殿选,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几家欢喜几家愁啊!被留牌子赐香囊的秀女大多是一脸欢喜,有几个眼皮子浅的甚至露出了一丝凌驾于人的得色。而那些被撂牌子的,大多满脸失望,不过也有几人悄悄地露出几分轻松之色。
  落选的秀女自然要立刻出宫,而被选中的秀女也要返回本家,再择吉日入宫。
  陆蓉蓉看着收拾行囊准备归家的秀女,神色间露出几分感慨:“我真是羡慕那些被撩了牌子的,免于一辈子被困在深宫,多好……”
  璃雪连忙去捂她的嘴:“我的好姐姐,你这话在宫里可不能乱说啊。”
  陆蓉蓉叹一口气,拍拍璃雪的手背:“我瞧郑家姐姐若不是家族的逼迫,怕也不愿入宫的。璃雪啊,像你这般对帝王动了真心的,真真是凤毛麟角。”
  璃雪一怔,又听她道:“只盼你得偿所愿,在以后的数十年中,亦能不忘初心。”
  当时才十五岁的苏璃雪并不是很懂她的话,但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她偶尔想起陆蓉蓉,却不免感叹她确实看得清楚。

锁宫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锁宫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长淮诗典(590期)||林馥娜专辑

    林馥娜:广东作协诗歌创作委员会委员、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全国首个女诗人工作室首批导师。被评论界称为“70后”女诗人中的佼佼者。作品发表、入选《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家》《星星》《大家》《山花》《THEPAPERNAUTILUS》等国内外刊物、选本,高考模拟试卷、CCTV-10“诗散作者及优秀作品”栏目。主要著作有《我带着辽阔的悲喜》《旷野淘馥》等。曾获首届国际潮人文学奖理论奖、广东省有为文学奖诗歌奖等多种诗歌、文学理论奖项。诗人随笔——知卑微而不馁林馥娜诗意是一种心灵的体验,它以沉默的潜存等

  • 心软是害,狠心是爱

    一位母亲写给“啃老儿子”的一封公开信,这封信震撼了无数中国的父母和孩子,值得所有人看看。儿子:今天你又装作若无其事地暗示妈妈,说市中心的房价又在飙升,如果再不行动,或许以后你和女友连一间栖息的小屋都没有。我淡淡地看你一眼,终于没有像你希望的那样,说出“妈妈给你们买”这样的话来。而你,也在尴尬的沉默里,随即气嘟嘟地放下碗筷,甩门出去。我从窗户里看着你远去的背影,瘦削,懒散,有一点任性,你还是赖在父母怀里,始终不肯独立。可是,亲爱的儿子,你已经25岁了,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有一个需要呵护的女友,还有

  • 最近总是失眠,只因手上缺钱。缺钱也就算了,偏偏马上过年

    大曾,曾初良,也乐斋主,湖南湘乡人,六十年代人。喜作文人画,常题打油诗,不求功与名,但得趣与乐。他的画,寥寥几笔,把传统笔墨与现代元素巧妙结合在了一起。与画面相配的一首首率性而肆意调侃的打油诗,极富当代生活气息,读来令人称快!新年要有新作为,鼓起腰包减腰围。人生总得有追求,別问我是为了谁!转眼不觉到年关,大伙盼着聚回餐。听说今年抓得紧,只怕无人敢买单。转眼一年又到头,举起酒杯放开喉。新年总有新希望,何必担心何必愁。年底沉思回忆,好像几次有戏。最终一事无成,明年再作努力。累死累活累一年,加班加点不

  • 万物皆有灵,修炼的人看到灵魂的真像!

    一说到灵魂,现在的中国人首先想到的就是迷信,会笑话说有灵魂的人愚蠢,多数人出于对自身的保护,也不在众人面前说。即使说,也只在小范围的同事、亲戚、朋友之间传,但也只是作为神奇的东西说说而已。真正对灵魂有比较了解的人,多数集中在对道家研究的人中,也只是作为非主流的东西在小范围内传。生活在快节奏中、为生活奔波的人,很少有机会去对其深入系统的研究,也想不明白。其实,在西方对生命科学开展研究的机构层出不穷。壹有一些机构研究灵魂,对濒临死亡的人称体重,发现死后比死前的人体重减少了,多次实验后,他们认为这个差

  • 南怀瑾:人生三道坎,很值得警惕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这些都是我们大家所熟习的。孔子将人生分三个阶段,对人慎戒的名言。我们加上年龄、经验、心理、生理的体验,就愈知这三句话意义之深刻。少年戒之在色,就是性的问题,男女之间如果过分地贪欲,很多人只到三四十岁,身体就毁坏了。有许多中年、老年人的病,就因为少年时的性行为,没有“戒之在色”,而种下病因。中国人对性这方面的学问研究得很周密,这是在医学方面而言,但是很可怜的,在

  • ▍景观盘点 ▍ 独具特色的有机建筑--匈牙利Pancho体育场

    Pancho体育场位于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以西40千米的Felcsút社区。除了南北看台下方的外露空间之外,其他所有空间均被隐藏起来。体育馆充分利用了阶梯式地形特点,每一层的入口通道都与外部地面直接相通。该体育场的主要功能是这所寄宿体育学院的主运动场,而并非城市的大型公共集会场所,学院管理层决定将坐席缩减至3,400,同时提高座位的舒适性。西翼二层为主要赞助商准备了七间舒适的包间,此外还设有电视和电台解说区、容纳50人的新闻发布室、设有70个席位的媒体看台以及配备先进设备的媒体直播间。地面层设有1

  • 【景观案例分享】城市与自然间的互动——Zaryadye Park(三)

    竞赛项目名称:ZaryadyePark项目位置:俄罗斯项目规模:5.2公顷竞赛举办方:莫斯科建筑师联合会俄罗斯景观建筑师协会第二名获奖机构:MVRDV公园如这张丰富多彩且意义非凡的画面变成了一张布满园路的网,而且将城市与海滨相连。750种园林展现了自然的多样性,所有丰富的俄罗斯自然景观都将在Zaryadye园内有所展现。在这里,不同自然区的元素都混合集成一个万花筒:森林和草原,池塘和郊外花园,草地和沼泽。客人可以沿着地下花园走下停车场,光线也将透过花园照射在地面。一块信息中心的‘莫斯科的大门’的

  • 【纪实】校花和校草们的故事(4) || 百荷踪影

    校花和校草们的故事文/百荷踪影4.救命之恩那年冬天,节气大概已经过了大雪吧!天寒地冻,零下一二十度的气温,到处都是冰,冰天雪地的,满世界积雪成冰,满世界寒风凛冽。那年月,数九寒天,陕北的天气,冷,就是整个岁月的代名词。我的双脚冻得红肿,双手生了冻疮,肿得发紫。冬日的阳光好像体弱的老者,筋骨松软,少气无力,没有了一丝朝气。我们五个住校生轮流到河边的泉水井里抬水吃。那天轮到我和一位男生去抬水,不记得当时的情景,那男生为什么会磨磨蹭蹭。我一着急,就先挎着木质水桶,踩着嘎吱嘎吱响的积雪,自己先走了。当我

  • 季羡林:坏人啊,是不会变好的

    根据我的观察,坏人,同一切有毒的动植物一样,是并不知道自己是坏人的,是毒物的。我还发现,坏人是不会改好的。这有点像形而上学了。但是,我却没有办法。天下哪里会有不变的事物呢?哪里会有不变的人呢?我观察的几个“坏人”偏偏不变。几十年前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我想给他们辩护都找不出词儿来。——摘要01我从来就不是性善说的信徒,毋宁说我是倾向性恶说的。古书上说“天命之谓性”,一切生物的本能是力求生存和发展,这难免引起生物之间的矛盾,性善又何从谈起呢?干损人利己的事是坏人,而干损人又不利己的事,则是坏人之尤

  • 做人四忌:好为人师、眼高手低、趋炎附势、得意忘形

    好为人师孟子说:“人之患在好为人师。”人的毛病在于喜欢做别人的老师。这句话反过来说就是,没有人喜欢被别人说教。“好为人师”的人,让人不舒服的地方往往在于,不懂装懂,反复地说教,或者是习惯于将自己的看法观点强加于人。好为人师可能是人的一种本性。每个人都愿意在他人面前表现自己的了不起,显得比别人强,从而获得自己的虚荣与满足。而好为人师,喜欢教育别人,指导别人,在自觉与不自觉之中已经包含了我比你强的自以为是。《周易》:“言行,君子之枢机也。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言行是君子立身行事的关键。一个人一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