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天道传承考验13章(第十二章 七情之恐(第九关))

2017/12/19 22:17:5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天道传承考验

第十二章 七情之恐(第九关)
  经过数年的奋斗,易云终于拥有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公司,同时也买下了一栋靠近山脚的别墅。163女性网易云为此非常高兴,准备在本市最高级的酒店大摆筵席,请亲戚好友前来,以庆祝他家的乔迁之喜。
    谁知请帖还没有写好,易云就出了意外,不得不住进了医院。
    这一天,易云的妻子喂完易云吃早餐。他就对妻子说:“病房里太暗了,你把窗帘那拉上,打开窗户吧。”
    易云妻子说道:“好的。”
    走过去拉上窗帘,准备打开窗户,易云却突然说道。
    “快!快将窗帘拉下来!”
    易云妻子不明所以,问道。163女性网
    “你刚刚不是叫我将窗帘拉上,打开窗户吗?为什么突然又叫我把窗帘拉下来。”
    易云一脸惊恐:“你把窗帘拉上的时候,我看见窗户外面有一个女人,穿着白色衣服,面色异常苍白,正眼睁睁地看着我。”
    易云妻子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过来。
    “你不会说是鬼吧?真是的,光天化日之下哪里有鬼啊?肯定是你眼花了。”
    “我没有眼花!”易云惊恐的争辩道。
    “我看得清清楚楚!”
    “你肯定是工作过度,没事的,你好好休息吧!”易云妻子见他有些激动,怕影响他的身体,连忙附和着说。
    “我敢肯定我没有眼花,从我住院第一天起,我就觉得这医院怪怪的。说明http://www.163woman.com/明明病房跟走廊一个人都没有,却老是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昨晚我睡觉睡到半夜醒来的时候,我模模糊糊看见病房的天花板上飘着一个人。妻子,要不咱们回家吧,我实在不想住在医院里了。我怕我再住上几天,我就会被吓死。”
    易云妻子见易云言之凿凿地说见鬼了,她也害怕得很。
    俗话说得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真的有鬼的话那不是闹着玩的。来自163woman.com
    可是出院的话又担心易云的身体。毕竟易云的身体还未恢复,再说,能不能出院,还得医生批准才行呢。
    这时易云的主治医生过来了,仔细检查一番后说经过多日治疗恢复。易云身体已无大碍可以出院了。
    易云听完主治医生的话后大喜过望,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后,赶紧办理出院手续回家去了。
    易云的妻子见易云回家后依然神不守舍,很是担心。
    当她在厨房做饭的时候突然听见。版权163woman.com
    “啊……鬼呀!”易云突然就尖叫起来。
    易云的妻子被尖叫声吓到了,慌忙跑进卧房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易云的摔倒在地上,身体不停地打颤,指着梳妆台上的镜子说:“我……刚才在镜子……见到……我背后站着一个红衣女鬼!”
    “不会吧?”她疑惑道:“难道家里也有鬼?”
    她朝着镜子望了望,镜子里只有她自己:“没有啊,没有什么红衣女鬼啊。”
    易云妻子扶着他坐到梳妆台前:“你自己看看,到底有没有红衣女鬼!”
    易云壮着胆子再次注视镜子。
    “怎么没有了。”易云讪讪地说。
    易云妻子说:“可能是你刚刚出院,精神不是很好而产生幻觉吧。你最好上床睡一觉,我给你做午饭。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易云妻子说完,扶他上床帮他盖好被子后才到书房里去。
    易云眯着眼睛不一会,刚睁开,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得说不出话来。只见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背着他飘在电脑桌前面注视着显示器。而显示器是打开着的,显示着一个血淋淋的女人头!
    “我好可怜啊!呜呜呜·····”
    “我死的好冤啊!········”
    声音回荡了一会儿,这种恐怖景象就消失了,一会儿却又传来“桀桀桀”的一阵怪笑声,又听到一个女人不停地惨叫。
    “我要杀死所有的男的,所有的。”
    “不是我害你的,不是我害你的。”
    “别找我,别找我。”易云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易云妻子听见易云惨叫。
    打开门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易云床前有一个穿着破烂衣服的女人,仰面躺在地上双手不停地在半空中乱舞,就像一个人被活埋时不停地挣扎的样子,一边挣扎还一边惨叫。
    “桀桀桀,不得好死!”
    “桀桀桀!”那女鬼忽然看了一眼易云妻子就消失不见了。
    易云妻子惊恐万分,幸好她认识一位高人,赶紧打了电话过去,守在易云床边打开窗帘窗户不敢轻举妄动。
    中午的阳光照射进房间,易云妻子心中稍微好了一点点。
    那位高人很快就来到了。高人一进门,易云妻子就对师傅说:“师傅,我家里有鬼,我家丈夫被鬼惊吓昏迷,现在还在昏迷当中,请大师一定要帮我们赶走恶鬼,救我丈夫啊!”
    高人说:“你确定你真的见鬼了吗?”
    易云妻子说:“师傅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我说大话骗你不成?”
    易云妻子说:“你看看我丈夫。”
    高人说:“我来看看,说着便小心的走向昏迷的易云。”
    说着高人从口袋拿出一道符纸,往易云额头上一拍,易云浑身抽搐,面目狰狞,几番挣扎,却是还未见醒来。
    “还不速速醒来!”高人大喝一声,再次往易云头上贴了一张符纸。
    这次,易云终于悠悠醒来,浑身颤抖不已,显然是被吓怕了。
    高人满头大汗。
    “我算了一下,这个女鬼,是生前被活埋而死,死后化作冤魂徘徊在这栋别墅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就是被活埋在这栋别墅地下。现在你拿把铲子过来,等我找到埋尸地点后,你用铲子将它们的尸体挖出来,我给她做一场超度法事化解看看。”高人对易云说道。
    “大师救我!”易云眼中尽是惊恐,他刚才在那昏迷中,被那女鬼追杀。现在听见大师的话,似乎有救。
    “把所有的窗户窗帘和门打开,现在是正午正是时候。”大师又对易云说了一句。
    易云和妻子赶紧的把门窗和窗帘都打开。
    高人说着拿着罗盘在别墅里四处查看,易云则从杂物房里拿了把铲子跟着他。罗盘的指针剧烈的颤抖,却是始终停不下来。
    “不好,这女鬼凶狠。”高人大喝一声,洒出几张符纸,符纸自燃,罗盘指针却未见有所好转。
    突然,罗盘猛的一声。
    “砰!”
    罗盘炸裂,高人后退一步,喷出一口鲜血。
    “这女鬼道行太高,老道我无能为力,好自为之。”高人说完便急急地冲出别墅,钱也没要就跑了。
    “这可怎么办。他妹的,不带这么玩的,我的小心脏实在是受不了。”易云实在是吓得就差尿裤子了。易云妻子也是绝望万分,大师都没能摆平,这如何是好!
    “丈夫,我们搬家吧!”
    “没用的,我们搬家也没用的”易云一脸苦涩。七情之恐哪是搬家就能解决的。易云愁眉苦脸。
    “桀桀桀!我要你们惊恐一辈子,我要让你们活活吓死。”
    “桀桀桀!”四周又传来那女鬼的声音。
    “来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易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对女鬼大喝道。
    “我会来的。”那女鬼说完,易云和妻子的眼中就开始出现尸山血海的恐怖景象,易云妻子受不了惊吓,晕了过去。易云还在不停的咬牙坚挺,虽然他内心也是十分的恐惧,但是如果总是逃避,如何能战胜恐惧。
    “就让我在恐惧中成长吧!我对恐惧的免疫力会不断地成长,总有一天,我会战胜你的。”
    “你会活活吓死的,活活吓死。”
    等到惊恐的画面离去,虽然这是虚幻的,却与真实无异。易云实在不愿妻子受此苦难,他把一部分家财分给了妻子,并且提出了离婚,只是妻子不肯,易云只好退而求其次,与妻子分居。
    然后他一个人在这里与恐惧做斗争。
    时间慢慢的流逝,易云对恐惧也是越来越熟悉,直到无惧。
    “心中无惧,何惧也!”
    幻境破灭。
    PS:改编自一篇百度知道中回答的《鬼上身》鬼故事。

天道传承考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天道传承考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墓师5章(第5章 金丝楠木棺材)

    原标题:墓师5章(第5章金丝楠木棺材)小说名:墓师第5章金丝楠木棺材这一刻,老昆的大喊,才让老抠忽然之间回过神来了。老抠下意识到了什么,立马收回了全部的目光,神识一下子就恢复了,刚刚自己就好像在做梦一样,很想睡觉了,一辈子都不想醒来,但是没有想到,老昆疾呼,让自己刹那间恢复了意识了。这一刻的老抠才发现,自己差一点就被铁棺下面的黄鼠狼给迷惑了,老抠不敢耽搁时间,脚下抹油,健步如飞,三下五除二,便跨过了铁棺,来到了铁棺边缘的铁链了。本来老抠打算逃走的,结果自己下来的时候,那一根铁链居然在猴王和黄鼠狼

  • 纵夫无罪5章(第5章 我没有选择)

    原标题:纵夫无罪5章(第5章我没有选择)小说名称:纵夫无罪第5章我没有选择一时间二人都陷入了沉默。莫言本就是一个少言的人,成天不说话也是常见的很。可是凤灵不行啊,她是一个闲不住的主。把思绪拎清之后就觉得两个人都无言太尴尬了。于是,凤灵就侧过身子,小手撩车窗上的布帘。一只手臂横搁在窗边,下巴放在手臂上就嘟着小嘴无聊的看路边景色。凤灵不知道从她侧身开始,莫言的视线就一直放在凤灵身上。莫言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盯着凤灵看,就那么随心的看了。凤灵一直不知道莫言在看她,只是头小脑袋左扭右扭的来回看,嘴里还哼

  • 女总裁的极品高手5章(第5章 李扬的本领)

    原标题:女总裁的极品高手5章(第5章李扬的本领)小说书名:女总裁的极品高手第5章李扬的本领在遇到李扬前,孙娴简直不敢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贱到如此地步。强忍同事古怪的目光,好不容易办理完入职手续,孙娴再也不堪骚扰,愤愤的回到十三层。“我有些文件要处理,你自己随便找个地方呆着去吧。”厌恶的挥了挥手,孙娴抬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可就在她准备关门儿的时候,李扬却硬生生的挤了进来,“人生地不熟的,你让我去哪儿?”“爱去哪去哪,总之,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别这么不近人情嘛!”李扬仿佛没有注意到孙娴杀人的

  • 极品嚣张狂少5章(第一卷 强者归来第5章 周少)

    原标题:极品嚣张狂少5章(第一卷强者归来第5章周少)小说名字:极品嚣张狂少第一卷强者归来第5章周少“哼。”赵雅筠不服气的冷哼一声,道:“又不是只有你会治疗,这个可不算什么疑难杂症,只要我好好的调理一段时间就会没事的。”夏天摇摇头,认真的道:“你这个不行,因为到了很严重的地步,简单的调理几乎没有什么效果,必须服药。”嗯?看着夏天严肃认真的脸,赵雅筠又有些动摇起来,难道真的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了吗?她死死的盯着夏天的眼睛,非常的凌厉霸气,想看看夏天是否是故意骗自己好占便宜的,还是真的是这么回事。可是,

  • 妖武至尊5章(第5章 奇怪的小师妹)

    原标题:妖武至尊5章(第5章奇怪的小师妹)小说名称:妖武至尊第5章奇怪的小师妹“你!”那两人气急,挥起拳头,就要打死这废物。就在此时,王卫平抬起胳膊,拦住他们。“没想到,你竟然开辟出金海了。”“跟你有什么关系?”秦亥冷笑。“即便如此,你也别想癞蛤蟆吃天鹅肉!”王卫平马上就要成为三代弟子,这在宗内也算是有身份的人了。到时候他打算向宗主提亲,以自己的潜力,想娶不能修炼的小师妹,也不是不可能,毕竟这个世界实力为尊,不能修炼就没有话语权,哪怕她是宗主女儿。“恩?”秦亥有些奇怪,听到这话之后,脑海里的记忆

  • 逆天武神5章(第5章 生死金书)

    原标题:逆天武神5章(第5章生死金书)小说:逆天武神第5章生死金书“要是有人在这时偷袭我,那我岂不是死定了?”霎那中,苏林的念头急转,他的身体骤然绷紧,猛地向后爆退,融入了黑暗中。片刻后,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白光,向洞府内望去,旋即便忍不住失声自语:“这洞府石壁上镶嵌的,竟然是从南海深处打捞上来的沧海珍珠,每一颗都价值连城,然而在这里却仅仅是照明用的工具!”苏林真是被震惊了,没想到会有这等惊人的发现,不禁再次向洞府深处望去,紧接着,饶是他意志坚定如铁,也不由产生了眩晕的感觉,如同在做梦一样。“半甲

  • 杀帝5章(第5章 真假)

    原标题:杀帝5章(第5章真假)小说书名:杀帝第5章真假小燕在雪娜的帮助下,成功的抓住了山壁上的藤蔓,一把手抓住了藤蔓,小燕小心翼翼的挪动,尽量不发出声音,四周都是危险,如果稍有不慎,恐怕就会被发现,虽然在正面战场上和对方交战,小燕和雪娜并不畏惧,怕的就是打草惊蛇,十天的任务,已经过去了两天时间了,大卫如果听到风声,到时候肯定龟缩在别墅里面,哪个时候再去刺杀,就相当困难了。小燕稳住了身体,赶紧伸出了手:“雪娜,快点上来。”雪娜环顾了一眼四周,见没有别的情况,当初的自己两人,真的好胆大啊,真的无知者

  • 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5章(第5章 让你滚)

    原标题: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5章(第5章让你滚)小说名字: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第5章让你滚对于楚玺镜心里的震惊与欣赏,墨水心那是丝毫不知。当然,就算她知道了,也全然不放在心上。此时的她,正身姿慵懒地倚在一个大树上……看着下方十来名虎背熊腰的男人守护着一个粉衣少女走至大树下,燃烧着火堆开始休憩。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只三米多高的巨大老虎。雪白的虎皮,斑纹十分的漂亮,配着那高大的身形,简直是虎虎生威,神威凛凛。可惜的是,巨虎身上几十条手指粗的铁链套着,七八名壮汉不断地使蛮力拉扯着那头巨虎走

  • 化神5章(第一卷 须弥世界第5章 砂场闹鬼)

    原标题:化神5章(第一卷须弥世界第5章砂场闹鬼)书名:化神第一卷须弥世界第5章砂场闹鬼李家现任家长,是有着六旬高龄的李恩泽老爷子。他膝下有三个儿子,分别是李成东、李成南、李成西。三人分管家族的事业,各司其职。其中以大儿子李成东的事业做得最大。可惜做大也有做大的难处。最近李成东就为一件事情伤透脑筋。最近他低价收购的一片砂场,里面出现了闹鬼事件。一入夜就有怪声音出现,甚至有人亲眼瞧见那个鬼的样子。工人们晚上睡不好,白天没精力干活,这也导致砂场一直无法正常运营,处于亏损的状态。这个砂场说大不大,说小也

  • 锦绣嫡女腹黑帝5章(第一卷第5章 哪条律法规定)

    原标题:锦绣嫡女腹黑帝5章(第一卷第5章哪条律法规定)小说书名:锦绣嫡女腹黑帝第一卷第5章哪条律法规定淳于信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整个人僵住。“你……你耍赖!”淳于坚一愣之后大嚷,指着她道,“你……你把面纱除下来!”居然有人在帷帽下还戴着面纱。阮云欢挑了挑眉,说道,“刚才二位公子说的,可是只要我除下帷帽就让出位置,难不成两位公子要食言而肥,做那背信弃义的小人?”“你……你……”淳于坚气结,怒道,“哪有人帷帽下还戴着面纱?明明是你耍赖!”“我又不是和两位公子约定之后才戴上面纱,何况,大邺朝哪一条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