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原来爱你那么伤》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19 13:58:5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原来爱你那么伤

001:一个人的纪念日
12月的天冷得吓人,乔安缩着脖子蹲在公共电话亭的旁边,脚边还堆着个做工精致,一看就让食指大动的手工蛋糕和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原来爱你那么伤》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今天是乔安和简予阳相识十周年的日子。 乔安想给简予阳一个惊喜,可是出师不利的她,买完东西出门就被人偷了钱包,而这里距离别墅又特别的远,靠两条腿走回去估计天都要亮了。 在用公共的电话亭给简予阳打完电话之后,乔安就蹲在地上等着简予阳来接自己。 等人的时光总是显得特别的漫长又无聊,乔安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只知道当午夜12点的钟声响起来的时候,她依旧没有等到简予阳。 她从地上站起来,强撑着已经蹲麻了的小腿,垂眸看着地上包装精美的蛋糕和鲜花,嘴角微微牵了牵,不着痕迹的笑了下。 如果现在有人问乔安,那个人,你还等吗? 乔安一定会回答,不了,已经过了12点了,那个人,她等不到了。 走到别墅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163女性网 那么远那么黑的路,乔安是自己一个人走的。 她很害怕,可是没有人能够出现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 乔安打开房门的时候,房门里面的灯是亮着的,这让乔安吃惊了一下,不过乔安可没自作多情到以为这是简予阳给自己留下的灯,这应该是简予阳忘记关了。 “我回来了。” 乔安脱鞋进门,习惯性的喊了句,可惜,房间里面依旧没有人回应。 没关系。 乔安在自己的心里轻轻地跟自己说了这么一句话。《原来爱你那么伤》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简予阳还肯留在自己的身边,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走了一夜的路,又冷又饿,困意袭来,让乔安只想赶快扑到床上,睡个黑天暗地。 走进温暖的客厅的时候,乔安才发现了不对劲儿。 客厅里面散乱了一地的衣服,男人的,女人的,连那些贴身的衣服都…… 像是被人刻意的安排好了,乔安刚刚发现了地上的衣服,就听见距离客厅很近的一楼卧房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甜腻的让人犯恶心的声音。 “予阳……” 熟悉的声音让乔安的身子一僵,彻底的呆在了原地。 女人甜腻的声音,男人不算重的声音,不断地交织响在乔安的耳边,嗡嗡作响。 这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163女性网 乔安觉得好像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现在她的整个心脏都像是被人揪着。 卧室里面还在继续,声音不断的透过虚掩着的门缝传了出来。 ​乔安咬着唇坐在沙发上,浑身颤抖,心里更是有什么东西正随着不断传出来的声音而一点一点的流失掉,她那从未动摇过得世界,此时正一点一点的坍塌掉,而她除了眼睁睁的看着,竟再无能力挽回。
002:喂,我们分手了
不知道就这样坐在沙发上多久,乔安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眼睛里面一片清澈,再没有了之前痛苦的表情。 厨房里面一片狼藉,乔安抿紧了唇瓣,冷着一张脸将桌子上的东西一股脑的丢到了垃圾箱里面,然后将自己手里面的鲜花摆好,蛋糕摆好,桌子上放上配对的情侣餐具。 等乔安忙完一切,重新回到沙发上坐好的时候,卧室里面的两个人好像已经结束了。 只听卧室的房门“咔嚓——”一声,应声而开。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乔安抬头去看,只见简予阳穿着一件深灰色的睡袍,胸前露着大片的精壮胸膛,额前的发丝有些汗湿,高挺的鼻梁下面是一张凉薄的唇。 乔安看着那个清风明月的男人,看着那张自己异常熟悉却从来不肯给予笑容的面庞,她觉得自己的呼吸紧了起来,空气稀薄的就像是要让她立刻窒息一样。 相比较于乔安的紧张,简予阳在看到乔安一身狼狈的坐在沙发上,倒显得淡定许多,他也没说些什么,只是薄唇一抿,对乔安视而不见的走向了厨房的方向,看样子应该是去倒水喝。 简予阳走到厨房看到乔安收拾好的桌面,习以为常的冷笑一声,随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嘟咕嘟的喝着,不断滚动的喉结却让乔安失了神。 “好困……”房间里面很快走出来了一个身材丰满的女人,是前几天刚到公司报到的刘柳。 她穿着丝质的睡衣,里面是全真空的,什么都没有穿,婀娜多姿的身子在那丝质的睡衣下面若隐若现,别说是简予阳,就连乔安…… 都觉得性感异常。 乔安盯着刘柳,她身上的丝质睡衣是自己买的,本来是乔安打算穿给简予阳看的,可是因为太过于羞涩,迟迟不敢穿,现在…… 却正好被刘柳派上了用场。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咦?乔安?”有些吃惊但绝对没什么愧疚和羞涩的声音响起来。 “……”乔安抿着唇,看着完全没有羞愧感的刘柳,手指不由自主微微的颤抖着。 刘柳站在原地等了一会,见乔安没说话的意思,便自知无趣的耸了耸肩膀走到了简予阳的身边,淡笑道:“正主回来了,那我就先走了,亲爱的,改天见。” 刘柳说完,连看也没看乔安一眼,便直接回到了卧室,简单收拾了下自己,就离开了。 透过没有关严实的房门,乔安看到自己的睡衣被刘柳丢在了地上…… 恶心。 这是乔安的唯一感觉。 耳边有拖鞋摩擦地面的声音,是简予阳喝完水准备回卧室继续补眠。 看吧,这就是简予阳,每次看到乔安的时候,总能从容的就像是看到了透明人。 乔安看着简予阳即将走进房门的身影,忍不住又轻轻地笑了起来,看着空气中因为自己轻笑而升腾起来的白气,突然出声。 “喂,简予阳,我们分手了。” 乔安的声音,平静的就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003:简予阳走了
乔安的语气平静的就像是在说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 闻言,简予阳的脚步顿住,转过脸来看着乔安,干净漂亮的脸上没有什么诧异的表情,半晌,他才沉声冷笑着反问:“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过?” 乔安从沙发上站起来,眼神晃动,她看着简予阳,自嘲的笑了笑,“可不是嘛。” 乔安垂了垂眸子,绕过简予阳横在半路的身子,径直走向了书房的位置,然后从怀里拿出钥匙,将上锁了的小箱子打开,从里面把东西拿了出来。 “这是你的合同,现在十年契约结束了,东西还给你。”乔安将手里面的文件递给简予阳,心里说不清楚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 那是她跟简予阳长达十年的合同,就是这些东西圈禁了简予阳人生中最美好的十年。 简予阳没有伸手来接,只是危险的眯着眼睛,眼神探究的看着乔安,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讽刺至极的笑容,问道:“乔安,你又想耍什么诡计?” 看吧,在简予阳的眼里,乔安还是那个会用手段,耍心机的女人。 看着简予阳嘴角的讽刺笑意和眼睛里面的怀疑神色,乔安的心里空洞麻木的厉害。 “你怎样想都好。”乔安将合同塞到了简予阳的手里,然后没什么感情的开口,“总之,现在,你自由了。” 简予阳接过袋子去,狐疑的看了一眼乔安,随后动手将袋子打开,在看到合同上两个人的署名之后,眼神骤然一冷,随即冷笑道:“你如果真的想放我自由,为什么之前不给我?” “因为以前,我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乔安现在只觉得浑身都充斥着疲惫,便缓缓踱步到沙发旁边,扶着沙发的扶手坐了下来,半闭上眼睛,说。 简予阳的身子一动不动,拿着合同的手指微微抖着,这大概是突然得到自由,突然可以摆脱乔安了,所以幸福到激动不已和措手不及吧。 乔安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企图让自己进入睡眠,走了一夜的路,实在是太过于疲倦,她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去面对简予阳的冷嘲热讽了。 只希望,现在简予阳能赶紧拿着合同离开。 正迷糊的时候,突然一股大力将乔安从沙发上拽了起来。 睁眼的瞬间,乔安对上简予阳暴戾的眼神,随后便是咬牙切齿的逼问:“乔安,你究竟要做什么?!” “想要做什么?”乔安抬头看着白色的天花板,破碎的声音一点一点的响了起来,“简予阳,你知道的吧?这里,是我们的家!” 他都在他们的家里跟其他的女人翻云覆雨了,竟然还在问她想要做什么! “神经病!”简予阳狠狠拧眉,冰冷的视线扫过乔安的脸,然后嫌恶的甩开乔安的胳膊,转身去了卧室,换好衣服之后,便拿着合同离开了。 而这一段时间,简予阳连一眼都没有看躺在沙发上的乔安。 简予阳走了! 乔安珍惜无比的那个男人,就这样毫不留恋的扭头走了。 简予阳走的那天清晨,乔安做了一个梦,一个年少时候经常会做的梦。 梦里面的主角俨然是18岁的乔安和20岁的简予阳。 那天,20岁的简予阳就站在阳光的前面,乔安看不清楚他的脸,他的轮廓,可是仅仅就是那一瞬间,乔安便觉得他就是自己心里那个身披五彩圣衣,脚踏七彩祥云,带能着她出入云巅的大英雄。 ——你是新生,叫什么? ——乔安。
004:职位调动
乔安从梦中醒过来,满脸泪痕,她哭了,无意识的流泪。 哭过之后,乔安给自己画了美美的妆容,然后穿着职业装,昂首挺胸的出门,落锁,彻底的封上了这个她曾经跟简予阳一起生活了这么久的公寓。 里面的家具,是她拉着脸色不郁的简予阳一点一点的挑的;墙壁的颜色,是她按着简予阳的喜好所选择的;洗漱用品,衣服鞋子,所有的所有,都是按照简予阳的喜好来的。 如今……除了一把大锁落下,她竟然再不能做任何事情。 乔安去了公司,不过不是去上班,而是申请职位调动。 简予阳在十年前就被乔安以在一起的名义调到了公司,做了艺术总监,如今乔安跟他的契约结束了,也就没必要再见面了。 乔安没理由也没立场赶他走,所以,只能自己走。 公司是自己家的,所以所谓的职位调动也不过就是去分部管理经营,跟在总部没有太大的区别,手续办得很快,乔安抱着一个大纸箱子往外面走。 箱子很大,彻底的挡住了她的视线,所以她只能凭着直觉往前走,走到一般没什么人走过的走廊的时候,面前突然投下了一大片的阴影。 是简予阳! 他穿着白色的休闲服,一张精致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乔安,修长的身子投下了长长的阴影,将乔安瘦弱的身子彻底的笼罩了进去。 “要职位调动去B市?”简予阳背对着阳光,双手环胸,眼神冷冽如冰的看着乔安。 语气凉薄,却略显讽刺。 乔安被简予阳的语气弄的莫名其妙,所以干脆不理会他语气里面的讽刺,有些麻木的开口道:“是,职位调动,调动手续也办好了,恭喜你以后再也不用看到我了。” 听乔安这样说,简予阳的表情突然就冷了下来,眼神幽暗,却充满鄙夷:“我确实希望能永远见不到你,但我现在更想知道你接下来要做什么?” “……”乔安抿紧了唇瓣,眼神里的温度一点一点的逐渐抽离。 “让我想想,是不是准备躲开我,然后在什么地方做着什么恶心人的交易,再把什么人圈禁在你的身边?嗯?” 简予阳的眼神冷冽的如同冬天的雪,只一眼,便让人如坠冰窟,他凑近乔安,语气讥讽,“就像十年前对我做的那样,轻而易举的将人围困在你的身边!” “……”乔安抿了抿唇瓣,没说话。 她没有想到,在简予阳的眼里,她乔安就是个时时刻刻都在想方设法威胁别人的人,也没想到在简予阳的眼里,是个人就有资格让她乔安去放低身份威胁。 见乔安不说话,简予阳也不生气,只是用修长白皙的手指捏紧了乔安的下巴,薄唇微微逼近,有些残忍的开口,“还是说,乔安,你这是在向我示弱,企图唤起我对你的同情心?” 乔安原本沉寂下去的心被简予阳的话莫名的给扎了一下,随后她扬起笑脸,嘲讽开口。 “对,我是打算唤起你的同情心,怎么,你现在就打算上钩了?你这样我很没有挑……唔!” 乔安的嘴巴突然被人凶狠的堵住! 简予阳猛然俯下身子,一手捧住乔安的后脑,一手死死地按着乔安企图挣扎的双手,薄唇带着疯狂索取的热度,突破着乔安的牙关。 乔安皱眉,双手挣扎不开的同时用力的咬破了两个人连在一起的唇,鲜血溢出,分不清究竟是谁的。 不知道吻了多久,简予阳才稍稍移开了自己的薄唇,面带讥讽的看着乔安,“做那么多不就是为了这个?直说就好,何必绕那么大的弯子?” 乔安喘着气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呼吸,眼神却失望的扫过简予阳的脸。 到现在,简予阳还是认为自己在筹谋些什么,他到现在都不肯相信,自己已经放过他,也放过自己的事情,心底有个地方突然间破碎的很彻底。 乔安觉得心冷。 十年的时光,弹指一挥之间便消失殆尽,留下的只是无尽的失望和悲哀,她在这十年里面爱简予阳爱到了尘埃里面,却忘记了简予阳根本不会去爱已经低到尘埃中的她…… “你错了,从昨天我见到你跟刘柳上床开始,我们就结束了,别说是你的吻,就是你的人,我都懒得再用了!” 乔安用力的擦了擦自己的嘴,眼神冷冽清明的看着简予阳,她走上前,樱唇贴着简予阳的耳畔,一字一句嘲讽无比的说道。 “有句话是怎么的说来着,哦,对了,没有人会去拿擦过脚的毛巾再去擦脸!”
005:记得跟予阳一起回家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了,没人会拿擦过脚的毛巾再去擦脸。” 乔安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对简予阳说出这样的话,这样……不留情面的话。 简予阳的脸色骤然一沉,面色难看的捏紧了乔安的下巴,手指微微用力,逼迫着乔安抬头看着他的脸,咬牙切齿道:“乔安,你还要不要脸了?!” 语气理直气壮的好像做错事情的人不是他一样。 乔安好笑的推开了简予阳的手,“简先生,你似乎搞错了,婚内出轨的人好像是你,而不是我。” 说完,乔安便要绕开简予阳去按电梯的按钮。 “是么?”身后简予阳突然冷笑着出声,“既然是我做错了,乔大小姐何必放下已经到手的公司,去B市那么远的地方,你敢说,你不是在躲着我?” “对,我就是想要躲开你,然后在B市做着那些恶心人的交易,说不定哪天就把你的后辈带回来了,所以,简予阳,你要不想再被我恶心到,你就从现在开始离得我远远地,否则……” 乔安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她知道简予阳懂了,因为简予阳已经赫然踢翻了一旁的垃圾桶:“我就知道你有这种恶心人的计划,乔安,你真恶心,就跟十年前一样的恶心!” 乔安没有说话,麻木的视线却落在了简予阳撑在电梯门上的那双手上。 那双手,细白修长,是乔安所钟爱的样子。 …… 乔安坐着电梯下楼,脑海里面却像是过电影似的闪过了无数的画面,全部都是关于简予阳的,乔安甚至有些迷茫。 她曾经真的跟那样清风明月般的男人生活了十年吗? 可她为什么会觉得十年的时光特别地短,特别的短…… 短到她好像只是微微的睡了一觉,那个人就已经备好行李转身离开了。 “嗡嗡嗡。”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乔安正在开车。 是乔家老宅的电话。 乔安想了想,还是划开了手机。 “喂,妈,什么事?” “什么事?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李翠荣的声音带着点不满意。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乔安有些无力的解释。 “这个周末,你跟予阳一起回家吃顿饭,奶奶想你跟予阳了。”李翠荣在电话那边哼了一声,随后嘱咐道:“这周你跟予阳一定要一起回来,我们母女在乔家的地位,就看你跟予阳争不争气了……” “嗤——” 正在行驶的汽车因为突然地刹力,而在沥青路上滑出了一道深浅不一的痕迹。 跟简予阳一起回家……? 乔安拧眉,离婚的事情还没有告诉妈妈和奶奶,周日回去的时候要怎么办? “安安,你怎么不说话了?在听吗?安安?” “……” 乔安扶着反向盘的手有些失了力道,她抿着唇,看着马路上的车水马龙,闭了闭眼睛对着电话那边回答道:“我知道了,妈,奶奶的身体还好吗?” “还行吧,也就那样,血压是基本稳住了,血糖好像也没再高起来过。” 李翠荣想了想,很认真的回答。 奶奶的身体还好。 乔安细细的品着这句话,半晌之后,对着电话那边说道:“嗯,我知道了。” “安安,不是妈说你,你跟予阳也抓点紧,像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李翠荣十分含蓄的开口,让乔安的心却在一瞬间沉到了海底。 孩子……? 乔安伸手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神色有些凄哀的笑了笑。 简予阳会允许她生下他的孩子? 笑话! 就算是让一个路人甲怀孕,简予阳都不会让她乔安怀上! …… 中午,乔安又一次回到了公寓里面,她想带走自己的东西。 在乔安的卧室里面放着一个30寸的行李箱,那是她一早就准备好的,或许,乔安从开始就没觉得简予阳会爱上自己,跟自己在一起一辈子。 “咔嚓——”乔安走进了曾经无比温暖的公寓。 餐桌上还摆放着昨晚的蛋糕鲜花,沙发上还有人躺过的痕迹,就连简予阳喝过的那杯水还放在厨房里面,一切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但事实上…… 那个人已经走了,并且不会再回来了。 乔安的东西不多,当她窝在卧室里面收拾东西的时候,房门咔嚓一声响了起来,有人转动门锁走了进来,熟悉的气息,熟悉的脚步声。 是简予阳。
006:你真恶心,乔安
乔安抬起头,望向那个站在门口的高大身影。 只见,卧室的房门前,简予阳一手插兜,一手半扶着房门,漂亮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正半蹲在地上收拾行李的乔安,眼神讥讽鄙夷,却绝对没有吃惊的意味。 好像他早就料到了乔安会出现在这里一样。 “真不愧是乔森的女儿,哪怕跟我没有半点感情,在对付家里的那群人倒是一套一套的,乔安,我究竟该说你聪明还是该说你恶心?” 冰冷彻骨的声音,讽刺至极。 乔安叠着衣服的动作微微一顿,然后重新抬头看向简予阳,眉如远山,眼若明星,笑起来的时候恍若惊鸿,安静的时候如同明月清风,轻易便让人深陷其中。 乔安皱眉,随即轻声道:“我不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简予阳从来都不肯接受乔安,所以乔安去简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在这样的状态下,得心应手的应付简家人,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闻言,简予阳嗤笑一声,声音冰冷,语带嘲讽,“你不懂?都敢跑去跟我妈说你已经准备怀孕的事情了,却不敢在这里跟我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 怀孕? 乔安狠狠皱眉,按在行李箱上面的手指微微颤抖,她以前都没有跑去跟简家人说这种自讨没趣的话,现在要跟简予阳离婚那就更不可能了! 可简予阳却说……? 乔安不说话,简予阳就觉得乔安这是默认了,心中原本因为看到乔安的行李箱的时候就突然出现的那股道不明的怒火更胜,他突然直起身子,大步流星的往前走,猛地一脚踢翻了乔安正在收拾的行李箱。 “乔安,你可真让人恶心!”简予阳蹲下身,眼神森寒,冰凉的手指紧紧的捏住乔安的下巴,手指慢慢用力,捏出了一片青白,“不是要跟我离婚?嗯?” 乔安没说话。 乔安的沉默最终还是惹恼了简予阳,他的手指纤长冰冷,捏在下巴上的力道让乔安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她觉得自己的下巴都快要被捏碎了。 “跟我离婚之后,你要去生谁的孩子?嗯?这些年,我爸没少救济你们家吧?怎么,现在是被许诺生了小孩就能得到股份吗?乔家已经败落到这种程度了吗?” 简予阳脸上的表情阴郁到了极点,看着乔安干净无辜的小脸,他的怒火不自觉的就被烧了起来,他捏着乔安的下巴,咬牙切齿的开口。 “乔安,你怎么能这么贱?!” 语言这种东西,在表达爱意的时候如此无力,在表达伤害的时候,却又如此的锋利。 乔安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被简予阳的话给戳的稀巴烂了,她强忍着即将脱口而出的哽咽,视线落在被踢翻的行李箱上,收拾好的衣服散乱了一地,看起来异常的狼狈。 乔安摇了摇头,用力地往后挪了挪自己的身子,企图躲开简予阳不断收紧的手指,哑着嗓子解释道:“备孕的事情,不是我说的。” “不是你说的?我可不觉得乔家老太太会嘴碎到跑到我家跟我父母说抱孙子的事情,乔安,如果不是你跟你妈说了什么,她们怎么可能会去乱说?!” 简予阳的眼神冷的像冰,看着乔安的时候就像是看着世界上最恶心的垃圾,充满了讽刺和残忍,却又犀利的让人无法忽视。 乔安半跪在地上,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说道:“予阳,你明知道我不会跟你生小孩的,怎么可能还会去自讨苦吃的跟妈说那些事情?” 不知道是哪个字突然惹怒了简予阳,他突然有些狠砺的瞪了一眼乔安,幽暗的眼底满是怒气,声音更像是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一样。 “你现在跟我说你不会跟我生小孩?当初那个跟在我屁股后面,甩都甩不掉的人不是你?乔安,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当年是你赖着嫁给我的,而不是我想要娶你的!!” ——当年是你赖着嫁给我的,而不是我想要娶你。 伤人彻骨的话,让乔安的身子顿时失力的软倒在了地上,眼泪也终于不受控制的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她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隐忍似的小声呜咽着。 “是,当年是我赖着要嫁给你的,现在,我不赖你了,再也不赖你了,你把离婚协议签了,我们就是陌生人,我再也不会赖着你,再也不会……”

原来爱你那么伤》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原来爱你那么伤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破铁烂铜侦探社8章

    原标题:破铁烂铜侦探社8章书名:破铁烂铜侦探社第一卷腐尸奇案第8章孝子哭母两人拉拉扯扯,刚刚走到别墅门口,就听到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号丧声。“娘啊……你……死……的……好……惨!”撕心裂肺的男中音,听得两人齐齐打了个寒战,忍不住同时加快了跑向河边的脚步。果然,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扑倒在岸边,对着那句尸体不住的磕头,一边哭还一边喊,看着真是惨烈极了。“你说……那尸体还盖着白布呢,他那么伤心,为什么不扑上去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娘呢?”白知秋自言自语的说道。欧阳靖川微微一晒,赞许的看了身边的少女一眼,倒也没说什

  • 神谕8章

    原标题:神谕8章小说名:神谕第一卷人间客第8章我打你你信不人人惧怕尊敬的抉月公子,在王轻候这里,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仔细讲来,抉月公子反而是对他这个无能无用的质子,有着几分敬意。这倒也是件怪事了。抉月公子默然不语,王轻候回过头来笑眼看着方觉浅:“小心肝儿,方才李司良的话你可都听见了?”“听见了,我有名有姓,你不要给我起外号。”方觉浅拧着眉头烦死了王轻候的破嘴。“好的小宝贝儿,那你现在知道是谁抓的那些孩子了吧?”王轻候靠过去,托着下巴端端地望着方觉浅。“王轻候你有完没完!”方觉浅拍案而起!“那我叫你

  • 邪王绝宠:极品丹妃要逆天8章

    原标题:邪王绝宠:极品丹妃要逆天8章小说名字:邪王绝宠:极品丹妃要逆天第8章冷血家人“我知道了。”叶清念冷笑一声,已经大概猜到自己即将面对什么。屋外的婢女顿了一下,又开口强调道:“七小姐,老爷请您立刻过去。”叶清念看了玄奕离一眼,直接将金簪放在桌上,整了整衣裳,拉开门走了出去:“那便走吧。”待叶清念走远了,玄奕离这才拿起桌上的金簪,那上面还沾着他的血,但他的眸中却没有丝毫不悦,反倒渐渐升起一丝兴味。叶家正厅,叶清念一进门便受到了叶家众人各式目光的洗礼,她略略一扫,心下已是了然。“逆女,还不给我跪

  • 极致宠爱:霸道老公停一下8章

    原标题:极致宠爱:霸道老公停一下8章书名:极致宠爱:霸道老公停一下第8章你想在谁的身下“闭嘴!你没有拒绝的权利。”唐少珂直接将南笙扔上车:“身份证户口本带了吗?”“没带,全都在我养父养母家。”南笙看着他,心慌的厉害:“你不能和我结婚,我爱的不是你,我有喜欢的人。”“你喜欢的人把你丢在了精神病院,让你被别的男人侮辱,要不是我,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男人身下呻吟呢!”唐少珂冷冷的看着她,声音仿佛来自地狱:“嫁给我,是你唯一的选择,除非,你想回到精神病院,继续被人当成疯子!”说完,唐少珂“砰”一声关上车

  • 凤霸天下:医妃驯邪王8章

    原标题:凤霸天下:医妃驯邪王8章小说名:凤霸天下:医妃驯邪王第8章搞定渣男脸上的惶急换成了委屈,沐云烟早已红了眼圈,泫然欲泣:“大姐,我知道是我不对,可我对殿下真的是情之所至,身不由己,更是心不由己,还请大姐……”“闭嘴!你还要不要脸?”沐云苏的尖叫越发不堪入耳,甚至开始跳脚,“殿下是我的夫君,与你有什么关系?还不快给我滚!”“大姐!你……”沐云烟几曾受过这样的侮辱,早已勃然大怒,拼命攥紧双拳才继续维持着表面的楚楚可怜,“我、我知道殿下是你的夫君,可我……罢了,是我不对,我走就是!”说完,她一边

  • 大理寺萌主8章

    原标题:大理寺萌主8章小说名:大理寺萌主第8章带着高手去打架买卖是买卖,挨罚是挨罚。尽管非常愉快地和楼明夜作出约定,兰澈还是被倒吊到天黑才获释,方亭阁拎鸡崽儿一样把她拎回房间。兰澈住的屋子干净却简陋,除了一碗白开水外没有任何可充饥的东西。在作为预留夜宵的鸡腿被楼明夜搜走后,她也只能忍着哀叫不止的肚子,一口气干了那杯白开水,衣服都懒得脱,抖抖被子闷头开睡。方亭阁听屋内没了声音,这才转身轻着脚步离开。走到内堂大院,正见楼明夜正仰头望着满天星斗,语气平淡:“她睡了?”“就那么一杯水,她想都不想就喝了个

  • 强势夺爱:天价老公好霸道8章

    原标题:强势夺爱:天价老公好霸道8章小说名:强势夺爱:天价老公好霸道第8章梦可以醒了话还没说完,身后的车子便“吱”的一声,停在了她的面前。骆牧离冷着一张脸,将反抗中的要小希扔在了副驾驶,并道:“再吵,信不信我在车上要了你?”要小希立即噤声。难堪地埋下发红的脸,什么时候开始,她和骆牧离从水火不容,变的想要逃避了……狭小的空间里,流动着怪异的沉默。骆牧离没有再用话来刺激要小希,而要小希也没有问要带她去哪里?车子行驶途中,要小希趁骆牧离不注意,悄悄地窥了他一眼。晨起的阳光,透过没有合上的车窗,洒进了车

  • 嫡女萌妃:至尊妖娆炼灵师8章

    原标题:嫡女萌妃:至尊妖娆炼灵师8章小说名字:嫡女萌妃:至尊妖娆炼灵师第8章青叶师尊短短几天时间,描写叶欣儿一家隐秘的三本神书,就传遍王城,越演越烈。由于故事新颖,别具一格,销量非常的火爆。很多印刷坊更是雇了人手对内容进行了扩充,还出了精致版,豪华版,插图版,珍藏版等等各种版本。倒是叶汐被采花贼掳走的传闻,反倒没什么人议论了。为了这事,叶家主府还派人到了西院,狠狠地训斥了一番叶威龙,警告他们不要败坏叶家声誉。叶威龙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而叶欣儿和郑氏则整天躲在房间里砸东西。叶汐却像个没事人一样

  • 邪君的逆天宠妃8章

    原标题:邪君的逆天宠妃8章小说名字:邪君的逆天宠妃第8章对,我没死将军府。方流朱凭借脑海里的记忆双脚一跳直接就从外观气势宏伟的大将军府的外墙跳了进去。看着九曲长廊、山石点缀,府里各处甬路相衔。整个府邸一派的富丽堂皇,看的人事眼花缭乱。瞧着这般,方流朱嘴角勾起浓浓的讥笑,眼底尽是愤懑。依旧朝着最靠近南边的一条狭窄的小路走去。越走,四周越是荒凉,那道标记着南门的小木门似乎是将繁华和荒凉一分为二。四周杂草丛生,孤零零的一处院落就矗立在那离着南门的小木门一两百米的地方,那院落还破败不堪,放屋顶上就早就烂

  • 攻城掠爱:陆少的蜜恋鲜妻8章

    原标题:攻城掠爱:陆少的蜜恋鲜妻8章小说名称:攻城掠爱:陆少的蜜恋鲜妻第8章怎么会是他?他什么时候回国的靳娴见顾筱希完全没有专心听她说话,便走过去拉她坐下,然后转动了一下转椅,让她正视自己。“你认真点听我说。XZ娱乐这两年投资了好几部大制作的电影,获奖无数。”“嗯,那又怎么样?”顾筱希不觉得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又怎么样?你说呢!现在XZ娱乐那边要投拍《红颜》的电影版,由近两年大火的导演白一丰执导,刚刚就是白导亲自打来的电话,他说一直都很欣赏你,还说他觉得你是最适合演红颜的女演员。”靳娴是越说越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