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弃妃不受宠:本宫不侍寝在线阅读

2017/12/16 20:03:34 来源:网络 []

小说:弃妃不受宠:本宫不侍寝

第3章 你不死,我也将你弄死
“刚走?”楼灵鸢低声咕哝了一声,心绪顿时复杂不已。小说:弃妃不受宠:本宫不侍寝在线阅读
  “小姐?怎么了?”遥儿跟了小姐这么久,自是也学了些小姐的思维方式,见小姐完全没有欣喜之情,不由得跟着蹙眉,难不成小姐不愿意进宫么?
  “遥儿,我要出门,你要不要去?”灵鸢说着,便向着她得闺房走去,不待片刻,已然换上了男装,一个清俊的翩翩公子便赫然出现在遥儿面前。
  “小姐是要去不醉楼么?”遥儿见小姐一身装扮,有点犹豫,这会儿,指不定老爷已经派人过来了,虽然这些年,老爷一直没有来灵阁看过小姐,但是对小姐物质上的却从没遗漏过。遥儿一直相信,老爷其实是爱小姐的。
  “怎么?你不去么?那我走了,这里你顶着。”楼灵鸢见遥儿犹豫,挑了挑眉,如是说着,转身作势要出门。
  “等等——小姐,我跟你去!”果然,不到一秒,便听到身后下了决心的丫头一声惊呼。
  “十秒钟。163女性网”女子勾唇一笑,即便是一身男装,也依旧是俊俏不已,举手投足之间,难掩贵气。
  “马上就好……马上就好。”遥儿果真在十秒钟之内就伪装好了自己,要是等下老爷来着找不到小姐,那留在府上的她岂不成了待宰的羊羔,死的很难看?
  所以,为了小命着想,遥儿果断选择跟小姐走。要死就一起死吧,用小姐的话说就是,我不入地狱,那就谁爱入地狱谁入。
  “呼呼——小姐额不,公子,我们走吧。”十秒后,遥儿拉着她家公子,便转身出了门!
  看吧,这会儿,倒是这丫头显得很急了,火急火燎的,仿佛后面有恶鬼再追似的。
  一个时辰后,主仆二人,便已身在京城最繁华的地段,最鱼龙混杂的地方,不醉楼。小说:弃妃不受宠:本宫不侍寝在线阅读
  楼灵鸢手持摇扇,风度翩翩的进了酒楼,后头自然是跟着遥儿这个书童了,酒楼小二儿见着,立马将二人迎了进去。
  “灵公子,这边请。”灵鸢是酒楼的幕后老板,这件事只有酒楼内部的区区几个人知道而已,其中,自是包括了店小二。
  “小二,你将红娘叫过来,我有笔生意要跟她谈。”进了灵鸢平时来时的那个厢房,灵鸢依旧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慵懒的坐了下来,随后吩咐小二去把酒楼负责人给叫了来。遥儿自是跟着她家主子一样,找了个靠近灵鸢的位置,就近坐了下来。
  “是,公子,小的这就下去。版权http://www.163woman.com/”小二哥看老板唇角间挂着诡异的笑意,暗暗一惊,不知道老板又有什么奇怪的想法要红娘去施办了。
  “小,公子,你叫红娘来,是要干什么昂?”小二走后,整个厢房只剩她们主仆二人,遥儿好奇的看着小姐一脸算计的样子,非常好奇她回差红娘去做什么。
  “等等就懂了。”灵鸢勾唇一笑,星眸中笑意连连,看得出来对自己即将托付的事,已然成竹在胸。
  又来这套,遥儿见灵鸢朱唇紧闭,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不由得嘟起红唇,低声嘀咕抱怨道。
  小姐每次都跟她来这套,故作深沉。谁知道她又想出的什么鬼主意来?
  “啧啧,妞,别皱着个小脸,来,给爷笑个。原文163woman.com”灵鸢用手中摇扇,将遥儿下巴撑起,夸张的左右瞅了瞅,啧啧了两声,非常不负责任的调戏了她家丫头。
  遥儿抬头,看着她家小姐那副玩世不恭的痞子样,竟是不自觉的红了脸,即便是扮成男装,也是世间少见的俊美男子,即便她已经习惯小姐这幅装扮,但看她这幅样子,遥儿不由得扑哧笑了出来。她家小姐,就是没个正经。
  “嘘一一公子。”灵鸢撇了一副女儿态的遥儿,叹叹气,再次无奈声明道。
  “公子,你要是再这么不正经,我就不理你了!”
  “好好好,真是一点玩笑都开不得。”
  “砰!”“谁?”主仆二人听到异动同时转向声源,紧接着,几乎是同一时间,一道黑影一手覆上遥儿的嘴巴,防止她尖锐的叫出声来。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借躲一下。别轻举妄动,否则,这小丫头的小命儿就没了。”黑衣蒙面人冷冷的看着依旧泰然自若,毫不惊慌的灵鸢一眼,如是说,黑眸之中,暗含杀意。
  “我劝你还是放开她,自己先找个地方躲吧,否则,你被抓包,后果概不负责。”灵鸢用银行职员一样用公事公办的口吻,仿佛在说:请你当面点清取款额度,离了柜台,概不负责。
  “唔唔……”黑衣人没有说话,讶异的看一眼表现的非常云淡风轻的灵鸢,再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瞪着恐惧的大眼,挣扎不已的丫头,眉头微蹙,似乎在犹豫怎么处理手中这个烫手芋。
  “这不就得了。”只见灵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遥儿颈部一记巧妙的手刀,遥儿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黑衣人奇异中带着古怪的看了灵鸢一眼,后者则是非常无辜的眨眨眼,淡定的耸耸肩。
  “扣扣扣……”看来你再不躲,就来不及了,灵鸢优雅的抿一口茶,用眼神如是提醒。
  门外已经传来吵杂声,听似官府在抓人,一时之间,整个不醉楼乱成一片,四处都是白天正在补眠的姑娘们的尖叫声。
  “灵,灵公子——我已经说了这个房间没有别人,可,可是这位官爷不信,非要闯进来……”门外可以听见不醉负责人,红娘在跟一位官员交涉,可惜谈判失败,门被一脚踢开,红娘双手一摊,饶是无奈的解释道。
  
第4章 男主,我不能被抓
“给我搜!”兵部侍郎陈林,带着十来人,破门而入,锐利的鹰眸在这个高雅别致的厢房内扫了扫,最后将视线落在漫不经心的男子身上,以及,他怀里明显是女扮男装的女子。
  女子衣着凌乱,小脸红晕双眸紧闭,灵鸢那只纤细好看的手则是不规矩的放在了,女子胸前某个敏感的位置。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了刚刚房内正在上演什么事。
  “陈大人,又抓人啊?这次又是什么样的江洋大盗需要陈大人这般劳师动众?”灵鸢挑了挑眉,没有理会侍卫们在她四周展开搜索,放在遥儿胸前的手,更是毫不掩饰,琉璃般的眸子带着些许玩味,甚是玩世不恭的问道。
  “原来是灵公子,本官奉旨缉拿一名刺客,打扰之处,希望灵公子不要介意。”陈林跟灵鸢在“不醉”有过数面之缘,知道这灵公子是“不醉”的常客,经常可以看到他在“不醉”留恋,也算是泛泛之交。
  谁都知道“不醉”不是普通的妓院,在“不醉”出入,享受的事超高额的消费,普通人家,根本进不来这样的高门槛,他几次微服私访,都能看到这位灵公子的身影,红娘对他也颇为恭敬,看来这灵公子定不是一般的富贵公子哥。
  “当然不介意,有陈大人这样尽责的好官,才好保我一世平安。哦,最近小月还老跟我抱怨为何陈大人最近都不来呢,原来陈大人这是去为民除害去了。”灵鸢拍马屁拍得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仿佛打官腔,对她来说,就像是问侯对方家长一样,顺口!
  “灵公子过奖了。”陈林被灵鸢说的有点不好意思,视线不经意的又撇了眼那只放肆的手,黝黑的脸上带着一抹可疑的红晕,陈林回神,接到身后心腹的示意,微微点了点头,随即一挥手,让众士兵们撤出厢房。
  “灵公子,打扰了。撤。”那黑衣人一定走不远!
  “怎么?大人搜完了么?不多坐一会儿?小弟请你喝一盅。”灵鸢不顾某位黑衣人的诅咒,大有要跟陈林促膝长谈的架势。
  “不了,本官有要事在身,下次一定请灵公子喝酒。”好在某大人比较识相,跟灵鸢抱了个拳头之后,便跟下属使了个眼色,一大队人马,瞬间就清出了灵鸢的厢房。
  陈林一离开厢房,黑衣人落地,灵鸢刚刚想将手从遥儿胸前移开,无奈,当事人已经睁开了她那双难以置信的眼,涨红着脸,眼看就要尖叫出声来,好在灵鸢有准备的捂住了她的嘴,无辜的遥儿,只能发出呜呜声。
  “不许出声,不许尖叫,否则,哼哼……”灵鸢非常具有震慑性的哼哼了两声,让遥儿立马停止了挣扎和低吟,头点入蒜,像是蒙受了天大的委屈!
  表情崩溃中……
  她竟然被一个小姐吃了豆腐!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主子,占了她便宜,还不准她抗议,呜呜……
  “很好。”灵鸢满意的勾勾唇,随即优雅的放开了岁遥儿的束缚。
  “你怎么还没走?”灵鸢转身微微蹙眉,对某个不发一言一直站着的黑衣人,挑眉问道。
  “你为什么要帮我?”黑衣人浓眉轻皱,定定的看着灵鸢,似乎想要看透这个行为诡异的女人,黑眸之中透着一些不明意味,似是不解。
  他一眼就看出了灵鸢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子,有没哪个男人的体型像她这般瘦弱,手指像她那样纤细的,虽然她一脸放x荡不羁,平常人确实很难将她跟一个普通女子联系在一起,但是,敢女扮男装经常在妓院流连的女子,又怎会是个普通女子呢?
  “我帮你什么了?”灵鸢漫不经心的扫了黑衣人一眼,转眼见自己丫头羞愧难当的低着头,似乎要将头低到桌底下去了,灵鸢忍不住笑的恶劣,看上去活像似个调戏了良家妇女的流氓。
  黑衣人被她这么一问,顿时失语,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大侠,我看你这一身‘盛装打扮’肯定非常引人瞩目,不如本公子将某个不敢抬头见人的衣服借给你好了,反正她准备蜗居了,咳咳,虽然小了点,大侠就将就着点吧。”灵鸢淡定的抿了口茶,勾唇轻轻一笑,仿佛跟黑衣人谈论天气一般的语气,如是建议道。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黑衣人闻言勾唇,顺着灵鸢的视线,看向桌底下的那团,两人一唱一和,默契十足。
  “小姐!你敢!”遥儿闻言身体一僵,埋在桌子底下的头反射性的一抬,想也没想的,就开口非常不满的呼道,直接将她家小姐的身份给暴露了。
  遥儿一开口,就立马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心道:完了!对上灵鸢难测的清眸,遥儿缩缩脖子,心虚的不敢再看小姐的脸。
  “嗯哼,看来,我应该直接把你给送了才对。”省的她老是揭她的短。灵鸢慢条斯理的哼了哼。
  她没想到遥儿会突然暴露了她的身份,但她看一直站着的黑衣男子耸耸肩,竟是靠窗而坐,并没有对她的身份表示丝毫惊讶之意之后,心中暗暗一惊:看来这家伙早就识破了她的身份!
  “怎么,灵小姐有何指教?”黑衣人见状勾了勾唇,瞥了一眼窗户下面依旧在四处排查的官兵,很是合作的在灵鸢对面坐下,如是问道。
  
第5章 我是囧囧,标题党
“公子对不起……”遥儿低着头,也不敢再耍性子了,深怕小姐真的将她送人。
  “哼哼,你先出去,告诉红娘一声,让她晚点找我。”灵鸢哼哼了两声,随即打发了遥儿去通知红娘。
  至于她,则是对这位‘大侠’很有兴趣!
  “哦”遥儿低低长长的哦了一声,分别看了一眼屋内的两人,便低头走了出去。
  “坐。”遥儿出去之后,灵鸢瞥了一眼明目张胆的靠在窗户上得某人,撇了撇她对面的那个位置,如是招呼。
  “怎么,灵公子有何指教?”黑衣人见状勾了勾唇,瞥了一眼窗户下面依旧在四处排查的官兵,很是合作的在灵鸢对面坐下,也不点破她女子的身份,气定神闲的问道。
  他刚刚在房梁上听到陈林称她为灵公子,看来陈林跟她很熟。
  “跟你做个交易。”灵鸢给男子倒了杯茶,递到他面前,开门见山的说道,不带丝毫拖泥带水。
  “哦?”男子闻言一愣,随即挑了挑眉,语气非常古怪。
  “怎么?没兴趣么?”灵鸢见状,轻笑着反问。
  “为什么要找我?”黑衣人没有回答,只是挑了挑眉,这女人为什么会想要找他作为她的交易对象。
  别忘了他现在可是朝廷缉拿的罪犯呐!
  “你有兴趣不是么。”灵鸢眨眸无辜灿笑,清澈的眸子里闪着异样的盈光,从容而自信。
  “你怎么知道我有兴趣?”男子轻轻一笑,饶有兴致的笑问。
  他笑灵鸢眸子里的肯定。
  这还是第一次,有一个人敢在他面前肯定他的心思。
  “没兴趣的话,你现在应该逃命去了,而不是闲情逸致的在这里跟我废话。”灵鸢翻翻白眼,眸子里闪过不易察觉的不耐。
  “好吧,既然如此,灵公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呢。”男子勾唇一笑,对灵鸢可爱的反应看在眼里,黑眸里闪过一丝异样,仿佛在逗弄自己手中的刚刚锁定的猎物一般。
  可惜是个没有什么耐心的猎物。
  很少见一个正常人家的女儿会被允许出入这种场所。
  男子好奇,是什么样的人家,会培养出一个这般奇特的女子。
  而她,又要跟他做什么样的交易?
  至少这次,这女人说对了,他确实对她的交易内容有兴趣。
  “这样……”灵鸢勾唇,似是很满意男子的干脆。
  “不好了,公子!”灵鸢刚刚要说出口的话,就被她家亲爱的遥儿给扼杀在了摇篮里,看着一脸惊慌的破门而入的遥儿,看着对面挑眉不语的交易对象,灵鸢咬咬牙,看来她确实得换个贴身丫头。
  “什么事?”是天要塌下来了么?灵鸢按耐着脾气,尽量不让人听出她内心的真正情绪。
  “我刚刚在窗户看到外面,看到府里派人四处打听,看样子像是来找我们的,小,公子,我们还是快点回吧!”遥儿一阵焦急,看着小姐气定神闲的样子,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找就找吧。平时怎么也不见他们那么积极。怎么,现在才想起要找了么?”灵鸢冷哼一声,她穿越了三年,也从没见过丞相府里,有谁对她们主仆这么积极过。
  遥儿老是说,楼相爷对她其实还是蛮关心的。
  哼。
  灵鸢撇了撇嘴,不解释。
  她确实是不知道真正的楼灵鸢是怎么度过这十几年的,但是她灵鸢可不是个随便就可以被人掌控的主儿。
  灵鸢清眸微眯,她知道坐在她对面的男子正在用异样的眸子审视着她,也任由着他审视。
  “公子……”遥儿见状,微微蹙眉,对这样子的小姐,也是无可奈何。
  以前的小姐,确切的说,是三年前的小姐,一直是唯唯诺诺,对老爷忽视她的行为,只是暗暗叹气,却没有表示任何不满。
  可现在小姐这副对任何事都满不在乎的样子,让她忍不住担心。
  虽然小姐瞒着众人开了这个酒楼,但是女子从商,在这个社会是不被允许的,万一老爷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囚禁小姐的!
  以小姐现在的脾气,要跟老爷怄气,肯定是要吃亏的。
  “看来我们这次的交易,要延期了。”灵鸢清眸微眯,她知道坐在她对面的男子正在用异样的眸子审视着她,女子微微耸了耸肩,也任由着他审视。
  “嗯哼。”男子黑巾下得薄唇紧抿,状似无意的轻哼了一声,仅是若有所思的盯着灵鸢看。
  两人如是对视,完全将一旁干着急的遥儿置身事外。
  “三天后,这个厢房,不见不散。”灵鸢不紧不慢的启唇,跟这个浑身散发着冷冽的男子约定下一次谈判时间。
  这时的灵鸢又怎知道,三天后,她出现的不是在这雅致的厢房之内,而是在那富丽堂皇的深宫后院之中。
  灵鸢甩着扇子,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不等男子回应,便不紧不慢的离开了厢房,身后则是跟着早就想走人的遥儿。
  不知为何,她就是相信,她跟这个男人,还会再见面。
  即使已经看不见人,男子依旧可以听到,那个丫头急躁的叫声,依旧女子漫不经心的回话。
  待声音消失了好长一段时间,一道影子般的黑影倏地落在男子身前,恭敬的立在一旁,低着头,低低唤了一身‘主子’。
  
第6章 后宫猛如虎
而坐在原地不动的男子,则摘掉脸上的黑巾,如刀削一般深刻的俊逸而冰冷的面容,朝着门口的方向,不动声色。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良久,黑衣男子挑眉,举起手边刚刚离去的女子给他倒的凉茶,甚是优雅的抿了一口,漫不经心的问道。
  “回主子,已经差不多了。隐蝶那边传来消息,这不醉楼的幕后老板是个女的。”黑影稍稍抬头,语气里不带任何情绪的回道。
  “女人?”男子勾起薄唇轻轻一笑,嘴角上扬的幅度,甚是耐人寻味。
  “去查查这名女子的身份。”
  “是。”
  灵鸢领着一路缩头露尾的遥儿,大摇大摆的在街上穿梭,完全无视遥儿的一路遮掩。
  “公,公子,我们快点回去吧。”遥儿举起袖子,将自己的头遮起来,掩耳盗铃之势没有将她隐藏起来,反而让人更加注意到她诡异的行为。
  “急什么。你要是急,那你先回去好了。”灵鸢手持扇子,挑眉的看着她的贴身丫鬟,对她这此地无银的动作表示很无力。
  这不是正好昭告天下,问题人物就在这里么?
  她怎么会有一个这么缺心眼的丫头?
  “公子,万一府里要是发现我们偷偷溜出来,后果一定会非常严重的!”遥儿正色,非常严肃的告诉她家小姐,事情的严重性!
  “笨!府里早就已经发现了!”灵鸢举起扇子,没好气的轻轻敲了一下遥儿的额头,懒得吐槽遥儿的智商。
  如若不是这样,他们何必兴师动众的出来寻?
  “那那那怎么办?”那她们岂不是死定了?想起老爷的怒颜,遥儿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爱怎么办,怎么办!”灵鸢撇了一眼已经吓得脸色发白的人儿一眼,不明白她调教了三年的丫头,怎么依旧这么胆小怕事。
  “公公子,那是老爷耶!”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丞相耶!随便挥一挥手,她们两个的小命,就不知道要死多少次了!
  “那又怎样?”她是她,他是他。她可没想过要乖乖听从楼老爷的话。
  虽说她穿越到了他不受重视的女儿身上,但不代表着她需要接受他的安排。
  后宫三千,为了争宠而勾心斗角的剧情,她以前在穿越论坛中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了,她可不想成为里面的女猪脚之一。
  况且,皇帝想要纳她为妃,怎么可能只是充实后宫这么简单?
  灵鸢冷哼。
  “小姐,虽然你很聪慧,但毕竟还是女子……”遥儿轻皱着美丽的脸庞,看着她家小姐那副桀骜不羁的样子,心里忍不住替她家小姐惋惜……
  若小姐不是女子……
  或许一切就不一样了吧?
  “女子又如何?”以她现在的能力,根本不需要依附丞相府生存,就她现在的身价,即便跟丞相府断绝了一切关系,她也还是能过得衣食无忧。
  顶着丞相女的身份,可不是用来给那老头子跟皇帝之间做牺牲品的。
  虽然她都不知道其他穿越过来的女子都是如何选择自己的生存之路,但她明白,同为穿越女,她们定然都不愿将自己的婚姻和自由,随便就奉献给了那深宫。
  “遥儿,如果哪天你家小姐我一无所有了,你还选择跟随本小姐么?”灵鸢停下脚步,有些叹气的看着径自沉浸在愁绪之中的小丫头。
  或许她得先问问这个小丫头,毕竟,她要是继续留在丞相府里话,等到及笄之年,总有人安排她嫁了,一辈子也算是安全无虞。
  “小姐在哪,遥儿就在哪。”
  许多年后,遥儿才明白,即便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让她选择,她还是会选择毫不犹豫的跟随这个待她如同亲姐妹一般的小姐。
  不论她是男是女。
  “小姐,老爷请您到书房去。”灵鸢前脚刚刚进丞相府的大门,就被守在大门的管家拦下,还不等她喘口气,就急忙着迎上前去。
  “不急,管家,我先回房换身衣服,你让爹爹等我一下。”灵鸢常常外出的事情,管家自然是知道的,他身为丞相府的管家,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府里的人员进出动态?
  这些年来,他一直默默替小姐隐瞒下她随意进出丞相府,一直在背后纵容小姐的行动。
  可是,这一天,终是瞒不住了。
  管家有点担心的看了小姐一眼,小姐从小是他看着长大的,若是夫人还在,或许小姐未来的命运会好走一些。
  可是……
  灵鸢不急不躁的打断管家的催促,对他安抚的笑了笑,在这丞相府里待了三年,她自然知道这个府里,谁是真心待她好。
  灵鸢对任何人都是那般漫不经心的态度,即便是管家也是一样,只不过,对待关心她的管家,灵鸢那漫不经心的态度里,多了一抹感激。
  没办法,她总是要想办法回去,这三年来,她可是一点都没有要放弃回到现代的念头。
  只不过她想尽了各种办法,还是没有找到回去的办法。
  三年来的无果,并没有让灵鸢放弃,所以对待这个世界的所有关心她的人,她都是默默疏离而客气。
  总是要离开的,如果不想走的那天在这个世界留下过多难以割舍的感情,那么现在最好就不要过多的投入。
  在灵鸢的意识里,什么都能欠,唯独不能欠人情。
  太贵了,消费不起,更还不起。
  
第7章 皇后是什么?稀罕么
“小姐,那您要做好心理准备,老爷已经找您找很久了。”管家闻言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了一下。
  希望小姐最好不要跟老爷起冲突。
  轩皇这次大选会亲自点名让小姐参选,意图已经很明显,无非是想要拉拢以老爷为首的左派势力。
  轩皇八岁登基,十八岁亲政,朝中的势力分别由丞相为首的左派,以及以大将军为首的右派掌管,想要掌握左派政权,自然要从老爷这里下手。
  他听说,皇上虽然没有钦点,但是大将军的女儿,南宫烟也在大选名单之内。
  皇上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只是不知道老爷将会怎么应对了……
  管家不由得神色复杂的看了灵鸢一眼,希望不会是他心中想的那个结果。
  “我知道了,放心,不会有事的。”灵鸢闻言,从容一笑,她心里早以有了对策。
  “小,小姐,看那个样子,老爷应该已经知道你私下外出的事情了,我,我们该,该怎么办?”管家刚走不远,早就按捺不住的遥儿就忍不住开口,颇为担心的问道。
  “什么怎么办,大不了就是将你打扮打扮,让你代替本小姐进宫当妃子。反正皇帝也没见过丞相千金,遥儿你打扮一下也是活脱脱小美人一个,怎么样,没差吧?”灵鸢闻言,鄙睨了小丫头一眼,一边说还一边将小丫头上下审视了一遍,摸着下巴点了点头,越说越觉得自己这个建议越靠谱。
  “小,小姐……你你你……”遥儿闻言小脸煞白,扥大了美丽的眸子,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那可是皇上,要是被抓到,可是要灭族的!
  要、灭、族、的!
  “好了,先回房换下衣服,要不然,等等楼相爷要是真的要追究起来,我也不一定能够保得住你。”灵鸢见小丫头被吓的没了血色的小脸,没来由的竟是烦躁了挥手打断,想起等下要跟楼老爷见面,虽说她心中已经有了算计,但心中却是没有十足的底气。
  跟她正面交锋的毕竟是在朝从政的二十多年的老狐狸,她又没有十分掌握楼老爷心里在想些什么。
  灵鸢一路上不言不语,低着头,拧紧了眉头,表情难得的庄严。
  而遥儿也识相的不再多说什么,静静的跟在自家小姐身后,虽然有时候她会犯迷糊,但是至少她还是能看得懂小姐一举手投足之间要表达的意思。
  “小姐,你不愿意进宫么?”主仆俩个回到灵鸢的寝居之后,遥儿见自家小家一直皱眉不展,终是忍不住出口问道。
  为什么不愿意呢?
  小姐竟然能够得到皇上钦点,那说明皇上对小姐很有心啊,说不定很有可能会成为母仪天下的一国之母。
  一国之母啊,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位置。
  遥儿迷惑的看着小姐倾城的姿容。
  为什么不愿意呢?
  凭小姐的姿色,想要打败后宫的那些妃子,一定是轻而易举的。
  “遥儿,一如侯门深似海,你可曾想过,进去了,我们这辈子都出不来了。”已经换上一身轻盈飘逸的水烟琉璃裙的灵鸢,看着小丫头一脸惑色,一反平时漫不经心的态度,淡淡的说道。
  灵鸢并没有继续拖延时间,换下衣服整理了妆容之后,便在遥儿的服侍下,仪态端庄的向楼相爷的书房走去。
  灵鸢对自己这个名义上的丞相爹爹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认识,三年来,除了在年底除夕夜守岁的时候,父女俩会在一起吃一顿年夜饭,平时几乎没什么机会见面。
  与其说是楼老爷刻意不见她,但细细想来,灵鸢自己好像也有在刻意避免跟楼老爷见面的机会。
  原因很简单,她不过是个异世孤魂,她在现代已经有了爱她的父亲。
  她这个人比较死心眼,父亲只要一个就够了,多了,她也不要的。
  至少她做不到忘记自己的生父,而心无芥蒂的对另外一个可以说是完全陌生的男人唯命是从。
  在她模糊的印象里,楼老爷似乎是一个凡是太过认真,反而会显得有些古板的老爷子。
  再加上一个对楼府主母之位势在必得的肖二娘,她可说不准楼老爷这次会不会为了政治,而选择牺牲她。
  在古代里,女子被牺牲似乎很正常,她也不是没有见过,但她庆幸的是,虽然她跟楼老爷子的父女关系淡漠,但楼老爷子却没有过多干涉她的生活。
  至少这三年来,她不需要费心去应付这个爹。
  虽然占用了他女儿的身份,但灵鸢不觉得自己需要履行她女儿的义务。
  特别是——替嫁!
  

弃妃不受宠:本宫不侍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弃妃不受宠 或 本宫不侍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神秘前妻:难驯服 2章

    原标题:神秘前妻:难驯服2章书名:神秘前妻:难驯服第二章:他的情人“知道了,我很快就来。”没有啰嗦,薄盛衍直接挂断了电话。宋若初佯装吃醋的问:“怎么,是你那个小情人?”看着她表现出的醋意,薄盛衍并不放在心上,低下头吻了吻她道:“公司有点事,早饭不吃了。”“好吧,路上小心。”宋若初微笑着送他离开。她知道自己的地位,这段婚姻不过是各取所需,他根本不需要对自己解释什么。薄盛衍点头,直接离开,仿佛刚才片刻的柔情只是幻觉。宋若初看了下时间,也懒得做早餐,喝了瓶牛奶,收拾好了,就直接开车去上班。早晨的办公室

  • 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 2章

    原标题: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2章小说: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第二章:奇葩崖底,鲜血包围着两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光突突的石头上坐着一个衣衫凌乱的女子,她的腰上别着一把带血的镰刀,血丝顺着刃尖往下淌,落到她的衣襟,无端增添了一丝残戾之气!解决了两个男人,她却迷茫了……她怎么会在这儿?她是一个黑道女老大,躲避警察的追杀时被人踹了一脚,然后醒来就看到两个男人欲对她不轨。其实在收拾他们时,她便知道自己穿越了。真他妈奇葩!这等事还真的存在!脑子里记忆还在,这个身体的主人生下来就是个克星,可以说是人人喊打。都想让

  • 绝品逍遥邪神 2章

    原标题:绝品逍遥邪神2章小说书名:绝品逍遥邪神第2章逍遥门“呵呵,原来死了真的可以到另一个地方……”死神睁开了眼睛,看到周边一片空白,而自己的身体也是轻漂漂的了。“喂喂,徒弟,你总算是来了,等得你好苦啊!”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在这空白的空间之中传了出来,一个颇为英俊的老头,不错,是英俊,老头红脸齐齿,身材挺拔,就是头发白而已,不,还有声音也是老的。“你是什么人?”死神不禁问道。“我是修真界的一个泰山北斗,玄仙,逍遥门第七十八代掌门,也是第七十八代弟子。”老者头头是道的说着。说的这些死神可都没听懂,但

  • 阴暗大师 2章

    原标题:阴暗大师2章书名:阴暗大师第二章黑衣男子“哒,哒,哒……”这是皮鞋落在的声音,很清亮,也很有节奏。但在现在这样一个周遭寂静而又黑暗的环境里是响起,让原本听起来应该是很清脆的声音变调了,似乎变成了专门在半夜出没的猛鬼出没时的催命的声音,听在耳朵里是那么的刺耳,似乎还会带动着心跳的节奏。特别是,这个声音响起的地方时在被人们所害怕的地方:猛鬼公寓!可惜,发出这个声音的主人丝毫没有这种觉悟,依旧在我行我素的在公寓里的走廊上走着。不过在这样的地方只能闻其声而不见其人。不过,今晚的月色真的很好,温软

  • 我用余生偿你情深至极 2章

    原标题:我用余生偿你情深至极2章小说名字:我用余生偿你情深至极第二章那我现在就来满足你“榴莲不是我的真名。”我转身就走,落荒而逃。名字本就是个代号而已,更何况我的真名蕴藏了太多我悲惨的过去,我不想记起,也永远不想再提。我很快打到一辆出租车,跟司机报了出租房的地址,接着把昏昏沉沉的脑袋靠在后座上小憩。出租车里的味道并不好闻,我捂着嘴,隐忍着,好在我家很快就到了。下车的时候双腿仍旧酸软无比,我家住在六楼,没有电梯。我脱下高跟鞋抓在手里,艰难的朝着顶楼爬了上去。好不容易到了家门口,我用颤抖的手打开房门

  • 贴身男秘有春天 2章

    原标题:贴身男秘有春天2章小说:贴身男秘有春天第二章:去而复返“别看那么多不健康的广告。”段宁宁走过去抢走他手中的遥控按了几下,最后停在一个频道,“看综艺吧,能够舒缓神经。我走了,再见!”“能不走吗?”在段宁宁开门前,箫连赫说。他好紧张,他这人就这样,忽然间特勇,忽然间又特弱,糟毛病。犹豫了一下,段宁宁微笑道:“这是你家,不是我家。”段宁宁离开了,箫连赫感觉仿佛做了一场虚梦,但是看着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房子,他又无法相信这是一场梦。抽了根烟,找衣服、进浴室。澡洗到一半,听见敲门声,箫连赫飞快洗完,

  • 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 2章

    原标题: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2章小说: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第二章:突遭横祸在博卿一冷锐的视线下,奈小金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随即又觉得自己这样太怂了点,她奈小金是谁?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微博大V!这样想着,奈小金又不甘示弱地瞪视回去。博卿一这个人本来就是个渣,她这么做完全是为民除害!奈小金的身体已经被绑的紧紧实实,她像一条毛毛虫一样在地上蠕动着,努力让自己坐起来。博卿一见这个造谣败坏他名声的女人居然完全无视了他,当即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女人,回答我!”博卿一的声音冷的跟冰渣子一样。奈何奈小金只

  • 阴夫别太猛 2章

    原标题:阴夫别太猛2章小说名字:阴夫别太猛第二章鸟不拉屎的地方按照我往常的作息习惯,不睡到日上三竿我是不会起床的。第二天一大早,叫我起床的是,工厂那边的来电,波涛汹涌,狂风骇浪。打电话过来的男人全名叫胡男,我都叫他南哥。平常店里订货都直接联系他,南哥人很好说话。合作差不多一年下来,南哥见我一个女孩自己做生意,平常也都挺很照顾我的。而且从来也没有过什么毛手毛脚的行为,是一个很正直本分的买卖人。“小安,你这订单怎么回事?大早晨起来吓我一跳,我以为哪个孙子故意搞我呢。一看是你的订单?”南哥声音异常惊异

  • 倒霉男人升迁记:八美女图 2章

    原标题:倒霉男人升迁记:八美女图2章小说名字:倒霉男人升迁记:八美女图第二章:袭击犹豫了一下,我终归没理她,酒吧里人太多,我丢不起这个脸。而且跟一个女人争吵,大家鄙视的对象只会是我,走才是上策。可是,刚走出几步我就被袭击了,被袭击前我听见那个女人说:“抓住他,别让他跑了。”袭击我的是两个刚从厕所方向走出来的男人,那个女人一喊完他们立刻对我动手,我背部被砸了一瓶子。回过身,看见一个男人挥舞着拳头向冲过来,我快速闪到一边,顺势掐住了他的脖子。我没想打架,问题是控制住了一个,另一个亦张牙舞爪向我冲过来

  • 中蓝海保镖 2章

    原标题:中蓝海保镖2章小说:中蓝海保镖第002章没骑过的千里马然后女军官指使我张开双臂,她用手扇着风嗅了嗅我的腋窝,接着,让我双腿并拢,检查是不是‘O型腿’或者‘X型腿’,再就是足弓,确认不是‘扁平足’后,女军官又让我回过身体,全身上下各处角落都没放过。好一番认真地检查后,女军官站直了身体,依然不冷不热地望了我一眼,然后回过头去。亲眼目睹了前面两位仁兄被‘枪毙’之后,我内心剧烈紧张,但愿她没挑出我的毛病……我在心里求爷爷告奶奶,甚至央求观音姐姐,千万,千万不要把我‘枪毙’啊……“这个赵龙,身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