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总裁戏妻成瘾》之第5章:那你来这里做什么?【5】

2017/12/16 14:21:0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总裁戏妻成瘾

第5章: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杜悦狠狠甩开男人的手:“我老公来了,你还不放手吗?”

“老公?悦悦,你明知这种玩笑会让我不愉快……”

话还没说完,杜悦的手上再次传来抓紧的力道,男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她整个人已经被拖出酒吧。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走廊中,屈润泽前脚刚出酒吧,就用力甩开杜悦的手,脸上布满嫌恶。

杜悦在酒精作用下本就两腿虚浮,冷不丁受力,狼狈地撞到墙壁上,她抬头,看到屈润泽干硬的侧脸和阴霾的眸子,心似针扎地疼着。

“这就是你不回家的原因?”屈润泽盯着她看了很久,半晌才开口说话。

杜悦揉了揉红肿的手腕,声音很淡:“我是成年人,有决定去哪儿的权利。”

“因此就可以来这里?”屈润泽扯出难看的笑意,如同看白痴般地俯瞰她:“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别告诉我你是来找我的……”

杜悦安静地直视他的眼眸,呼出的气息里有酒精的味道,仰着脖子,有委屈有倔强。

隔壁包间打开门,一名肥胖的中年男人出来,撞见走廊上的杜悦和屈润泽。

杜悦跟他曾有过一面之缘,是镇南市兴盛地产公司的张总。说明163woman.com

“屈总,怎么出来这么久?”张总笑脸迎人。

他为数不多的头发打着固体蜡,梳得整整齐齐,肚子发福浑圆,腰间纯金皮带扣散发着土豪的光芒。

他身后的门没关,不断有嬉笑打闹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杜悦不经意间憋了一眼。

妖娆无比的女人靠在男人身旁,殷勤地喂酒,一副娇弱无骨的模样,男人的手也不安分,角落里,男人女人的身形交错,影绰撩人。

杜悦回头看着衣冠楚楚的屈润泽,腹部止不住一阵反胃。

“张总,可算找到你了,我还等着和你对唱呢。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包房里又走出个年轻女人,二十出头的样子,打扮成学生妹,短裙随着走动摇曳成风,她笑着眯眼,微翘的嘴角是说不尽的风情。

她过来,张总顺势将她搂进怀里,做亲密状,惹得她横了他一眼,娇嗔连连:“哎呀,张总真是讨厌,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张总舔了舔发干的嘴角,手上动作更过火:“我看你分明喜欢得很……”

女人轻捶他胸口,嘟着红唇,媚眼如丝,扫了屈润泽一眼,小心地将渴求掩藏住,然后扯了嗓子喊道:“小月,屈总在这里呢,还不过来?”

杜悦愣愣地站在那里,细碎的汗水沿着脊背滴落,寒意从皮肤到达心底。

片刻,一个十七八岁的女人匆匆跑出来,她穿着蓝白相间的海军制服,头上的帽子歪着,瞪着一双无辜明亮的大眼睛,妩媚中透着清丽,挑拨人的心弦。

张总朝屈润泽投了一眼,笑得意味不明:“屈总,看着不错,你的运气让人眼红埃”

屈润泽象征性地扯了扯唇,回以不咸不淡的笑容。

小月见情绪不高的屈润泽居然笑了,以为是张总的话起了作用,忐忑不安一扫而空,胆子逐渐大起来:“屈总,我很会推拿的,要不要试试?”

小月突然贴近,出于女人本能的敌意将杜悦用力推开,后者寒眸看着小月的手攀上屈润泽的,矮着身子,一副柔弱无力的模样。

屈润泽迎光而立,甚至连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都没有。

小月贝齿一咬,干脆将脑袋靠在他胸口处,男性干净沉稳的气息蹿入鼻翼,荡漾她的心神。小说《总裁戏妻成瘾》之第5章:那你来这里做什么?【5】

“屈总,刚刚你点了我,那人家现在心里只有你了哦。”

小月垫起脚尖,将屈润泽的没反应当成默许,心里高兴,更想讨好他,也不管走廊上有不少人,更加贴近他,一双无辜撩人的眼神频抛媚眼。

“屈总,小月很喜欢你呢,今天晚上让我陪你好不好?”

她小动作不停,在他耳边吐气如兰,清脆的声音柔媚不可方物:“屈总……”

那尾音很长,噬人骨髓。

屈润泽缓慢地低头,眼中一抹冷然顷刻间落到她身上,当中没有半分情动,倒是暗含嘲讽和嫌恶,小月心下一惊,他已经猛地抓住她不安分的手,用力地甩开。

小月猝不及防,整个人狼狈地摔倒在地上,痛得大呼出声。

屈润泽低头,看着跪跌在脚边的小月,双眸中厌恶的光芒更甚:“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小月脸腾地涨红,她在这里颇为吃香,哪里受过这种羞辱。163女性网

张总见苗头不对,赶紧上前当和事佬,他踢了小月一脚,沉声道:“有没眼见力,还不下去?”

他抬头,又是一副笑脸,注意到屈润泽身后的杜悦,立即恍然大悟。

“难怪屈总看不上那妞,原来喜欢这种类型的啊,了解了解……”显然,他并没有认出杜悦。

杜悦不同小月的热情娇气,周身散发着冰凉的气息。

她瞧了眼沉默无言的屈润泽,强忍着想呕吐的感觉,朝张总伸出手:“张总你好,我是杜悦,屈润泽的老婆,我们之前见过的。”

“你好你好……”

张总下意识地伸出手,下一刻,待到他反应过来了,脸上的笑容顿时挂不住了。

半挂在他身上的坐台女人同样一脸惊骇地看着杜悦。

“看来是我打扰到你们了。说明163woman.com”杜悦收回手,转身径直朝酒吧大门口处走去。

她虽极力维持风度,但凌乱的脚步还是泄露了此刻的心情。

杜悦扶着大门口旁边的柱子,弓着脖子干呕不止,可除了些许苦水外,什么都没有。

眼前浮光掠影,神情冷漠的屈润泽,言语暧昧的张总,动作大胆的坐台小姐。

这一幕幕走过,她并非傻子,若还猜不透,那便是白活了这二十五年。

杜悦觉得有一双大手将她心紧紧拽住,疼痛沿着血管侵袭上来,连呼吸都隐隐作痛。

再不是遮遮掩掩的内幕,今晚这一切,将她和屈润泽间的那层纸彻底捅破。

“杜悦,你这么急着逃开是什么意思?”身后传来低沉的男声,带着一丝责备。

杜悦擦了把嘴角,屈润泽站在她身后,正冷冷地看着她。

“我以为我的存在会打扰到你。”

屈润泽神色淡漠,对杜悦的自嘲恍若未闻,笔直地越过她,朝右手边的停车场走去。

杜悦愣愣地看着他快速离去的背影,嘴角扯出一缕苦涩的笑意,她抓紧衣服下摆,刚起身就和推门而出的男人撞个满怀。

“抱歉……”杜悦无心其他,稳住身形后想再次迈开步伐,手臂却被男人一把拽祝

她心思烦乱,只想快速离开这是非之地,男人无礼的举动让她心头蹿过一股无名火。

“哎呀,姐姐喝多了吧?不如我送你回家,我很会心疼人的……”

略带轻佻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杜悦冷冷地打量眼前的男人,二十上下的年纪,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手里拿着个酒瓶,身形摇晃,显然喝高了,但手劲却出奇地大。

“我的车就停在那里,上去,我带你去兜兜风怎样?”

青年炫耀地指着不远处的车,一辆法拉利。

“哇喔……”

他身后一群穿着非主流的男女兴奋地大叫,慢慢靠拢,把杜悦围在里面。

“松开!”

杜悦冷冷地扫视他们,没有任何温度的两个字从嘴里蹦出。

青年被拒顿觉面子挂不住,手中劲道一收,一抹勒痕出现她白皙的手腕上:“撞了人还挺理直气壮的,真当自己是那么回事啊?”

“就是!”后面一肌肉男跟着起哄,幸灾乐祸地等着看好戏。

“你到底想干嘛?”杜悦戒备地朝边上侧了侧身体。

“姐姐这么说我可就不爱听了,我只是好心想送你一程……出来玩嘛,别扫大家的兴……”

眼看着那青年就要把杜悦往怀里带,她暗暗着急,手上又使不得力,只能抬起膝盖去顶他下半身,与此同时,青年尖锐的痛呼声响彻耳旁。

“啊啊啊!”

他愤怒不已地将她推开,杜悦踉跄着身子,不及防又撞上一堵温热的躯体,腰被利索地扶祝

是去而复返的屈润泽。

他没有从她身上移开手,伟岸的身躯现在晚风中,仿若尊坚实挺立的雕像。

他的目光越发冷冽,从那一张张惊愕的脸上扫过,最终眯着眼落在那个被杜悦踹了一脚的青年身上。

“看来张安平光顾着赚钱了,没把儿子教好。”

那疼得上窜下跳的青年怔住,仔细打量他,嘴上却不肯服输:“你是什么东西!没事回家搂老婆生娃去,别坏你爷的事!”

“张哥……”

有眼尖的人认出屈润泽,知晓他是镇南市首屈一指的成功人士,又是张安平饭局上极力讨好的人,猜到他们似乎招惹了不该得罪的女人,赶紧扯青年的衣袖以示警告。

总裁戏妻成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戏妻成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爱似繁星12章

    原标题:爱似繁星12章书名:爱似繁星第12章结婚医院里,柳雪儿醒了过来。“绍琛,你真的愿意娶我?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和你在一起了,没有人会再骂我是小三了,对吗?”柳雪儿睁着一双透着喜悦的眼睛,语气里是满满的激动。“嗯,以后你就是名正言顺的傅太太,没人敢再说你一句的不是。”傅绍琛只是淡淡的扯了扯唇,面对第二次婚姻,他似乎没有当初那样的激动和兴奋了,仿佛不过是处理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工作。柳雪儿投入他的怀里,“绍琛,我爱你。”柳雪儿心里简直开心得不行,她盼了这么久的傅太太的位置,终于要到手了,以后她就是名

  • 白蛇12章

    原标题:白蛇12章小说名:白蛇第十二章:荒野尖叫,撕心裂肺深夜的地牢,大阵仗的脚步声再次朝着璇玑逼近。每一次如斯的夜晚降临,她的血肉和至亲都会死去,她不再愿意看向那道明黄色的身影,他不再是爱意浓情的夫君,是来夺命的地狱魔鬼。“御君临,你又来做什么?!又想挖走我什么血脏?!”男人一把愤怒的拽起浑身已无法动弹的璇玑:“妖孽,胆敢向朕复仇,害死瑶儿腹中龙子,还撕裂她的胞宫,让她一世不得做人娘亲,毒蛇,你这条毒蛇!朕要你血债血偿!”他的瞳孔里已经没有了人性,他就像被妖孽下了蛊惑,早已不是当初的御君临。“

  • 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12章

    原标题: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12章小说名字: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第12章:进了警局,小情侣吵架顾老爷子的寿辰。碰见了傅寒初。想想也是,顾老先生在北城的声望,傅寒初来贺寿也是理所应当的。傅寒初转过身,看着女孩的身影离开了自己的视线,他对助理说道,“把寿礼送给顾老先生。”然后不顾宴厅里面的目光,追了出去。“容弯弯——”听到身后的男人的喊声,容弯弯下意识的停住脚步。在她停下之后,她才反应过来,她不该停下来的,这样不是直接像这个男人证明,她自己就是容弯弯了吗?傅寒初看着女孩的背影,瞳仁紧紧的一缩,几

  • 等一场暮雪白头12章

    原标题:等一场暮雪白头12章小说:等一场暮雪白头第12章他亲手把我推下楼接下来几天,王颀不依不挠。他每天都会派人来接我,我不去医院陪他,他就不吃药不配合治疗。男人耍赖起来,简直可怕。值得庆幸的是,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多,王颀活蹦乱跳的出院了。我们重新回到他的公寓。因为上次闹出来的事情,这回他没让我再去工作,而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你肚子里的孩子差不多也有五个多月,开始显怀,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在家待着吧。”王颀说道,“过两天会来两个保姆,觉得无聊,就和她们多说说话。”我点点头,斟酌着说道,“上次在医

  • 陪你到世界的终结12章

    原标题:陪你到世界的终结12章小说书名:陪你到世界的终结第十二章恶魔严厉的排查持续了整整三天,三天后,顾承泽似乎是放弃了,对各个出入口的排查,也放松了许多。莫宇对这个情况欣喜若狂,他不由找到了苏沫:“苏沫,我安排飞机,明天我们就离开。”明天就能离开了吗?苏沫的眼中闪过一丝希望的光芒。很快,她就要彻底告别这个令她伤心的城市了。翌日。飞机场。莫宇带着苏沫,简单地遮掩了一下,就到了飞机的检票处。飞机,就要起飞了。上了飞机,她就自由了!苏沫看了看蓝天,眼底闪过一丝向往!就在两人即将通过飞机入口的时候。一

  • 慕我倾城颜12章

    原标题:慕我倾城颜12章小说名字:慕我倾城颜第12章雨夜“若笙,你跟我走,他们想要你的脸,要我身上的银符,他们不会动骁儿,我们以后回来救他——”慕若笙摇摇头。若是以前的穆云骢,她可能会觉得这不失一策。可现在的穆云骢,为了林清婉废了她双手,不惜将她送到别的男人身下受辱,他的心这样狠,她信不过。手下的力度又加深几分,泪珠顺着脸颊垂下来,“你……到底……走不走?”“若笙——”穆云霜看着女人手里那把一分比一分深陷入脖颈的银色匕首,目眦欲裂,好久,痛苦的垂了垂眸子,翻身跃上那匹马,离开。背影很快消失在更深

  • 情到深处,缠绵入骨12章

    原标题:情到深处,缠绵入骨12章小说书名:情到深处,缠绵入骨第12章:命悬一线“诺昀,医院说有重要的事情,要你过去……”于彤穿着病号服,拿着手机过来找席诺昀。“嗯,我知道了!”席诺昀看了眼病床上昏睡的尤雪漫,拿过于彤手里的手机离开了。于彤想到这几天席诺昀时不时来病房照顾尤雪漫,甚至都不关心她身体好坏。“席诺昀……席诺昀……”听到尤雪漫醒来唤席诺昀,于彤走过去,恶狠狠盯着她,冷嘲热讽说:“你是在喊诺昀吗?从你昏迷到现在,他可是一步都没有踏进这个病房。”尤雪漫早该想到,只是她还心存幻想而已。她藏住内

  • 1003312章

    原标题:1003312章小说名:10033第十二章杀机隐隐看着季子强诚实的脸谱和坦然的笑容,华书记没有让他的假象蒙蔽,反倒是心里暗暗一惊,过去自己是小看这个季子强了,你看他的表情多么笃定,这个文件的真实意图他难道能看不出来,他真要看不懂,他还能在市政府一秘的位置上坐三年吗?但看懂了还是如此的表情,这才可怕,在柳林市,谁见了自己发怒会不战抖,谁见了自己的眼神能不紧张?季子强却做到了,他看着我,就像是看这一个平等的对手,没有恐惧,没有担忧,只有决战前的冷静和伪装出来的恭顺。假相,是的,的确是假相。宦

  • 我愿陪你生死相依12章

    原标题:我愿陪你生死相依12章小说名称:我愿陪你生死相依第12章失声“怎么样?是不是很痛苦?你也别恨我,要不是有姜焱的允许,我怎么可能靠近你的母亲?所以你要恨就恨姜焱吧,他对你们家的仇恨,远比你想象的还要深呢!”“对了,还有你父亲,也是在见了姜焱以后畏罪自杀的!我想姜焱可能是拿你的命去威胁你父亲了吧!”爸爸!妈妈!赵清诗狠狠的瞪着视频里面的母亲,想着婚礼时候被带走的父亲!她连自己的父亲母亲的最后一眼都没有见到!最后还让他们为了自己而受这样的苦!绞心的痛让赵清诗浑身颤抖,密密麻麻的痛楚钻入她的骨头

  • 身不由己:贤妻难当12章

    原标题:身不由己:贤妻难当12章小说名字:身不由己:贤妻难当第12章总会有这一次沈可佳忽然想起有个室友说过,她第二次时还有些血,还有一个人说她第一次都没有血估计是那层膜早就破了。她暗暗地想,希望自己是幸运的,昨天没有彻底破裂,今天还能有点残余的。哪怕一点点也好,这对杨朋义也该算是善意的谎言吧。想到这儿,她总算有了新的寄托,冲了一会儿便回了房。因为新浴,她的小脸红扑扑的,肌肤看着比平时也白嫩了几分。一进门,杨朋义的眼珠子就没法儿从她身上移开了。“佳,你真美啊!”他感慨道,上前就要搂住她纤细的腰,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