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妖颜天下,美男如此妖娆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16 12:43:5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妖颜天下,美男如此妖娆
第1章捡到一只小白兔

“啾啾、啾啾——”

刚走出特产店的门口,忽然听见几声“啾啾”的奇异叫声。版权163woman.com玉倾颜纳闷,四下张望,竟然在特产店店门左侧的玻璃门旁看见一只畏畏缩缩可怜兮兮的小白兔。

圆溜溜水灵灵红通通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玉倾颜,怯怯的散发着无助的光芒。雪白的毛发被污泥染黑,这里一块,那里一块,粘成一团,脏兮兮的好不可怜。

要说玉倾颜这人也没啥缺点,就是爱心暴篷,特别喜欢收养流浪动物。看见可怜兮兮的小白兔,就仿佛看见自己受苦的孩子,玉倾颜的小心肝紧紧地揪成一团,贼难受了。

她走到小白兔跟前,俯下身子,伸手抱起脏兮兮的小白兔,抚摸着那被污水沾湿的毛发,玉倾颜怜惜地说:“哟,我可怜的小宝宝,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你的主人呢,他不要你了吗?我小宝宝哟,你好可怜呀!来!跟姐姐回家好不好?姐姐照顾你!”

小白兔原本有些畏惧,小小的身子紧紧地蜷成一团,瑟瑟发抖。也不知道是听懂了玉倾颜的话,还是玉倾颜的温柔让它放松了警戒。网站163woman.com当玉倾颜抱起它时,小白兔乖巧地伏卧在玉倾颜的臂弯之中,圆溜溜的红眼珠子咕噜咕噜直转。

“小宝宝真乖!”

玉倾颜抚摸着小白兔柔软的毛发,拎着大白兔奶糖,伸手拦了辆的士。坐上车,放好大白兔奶粉,双把小白兔放在膝头,她对司机说:“麻烦你,悦华酒店。”

的士屁股冒出一连串黑烟,沿着南京街,疾速远去。

刚到酒店门口,就有门童拉开的士车门。付了车钱,下了车,又给了门童小费,怀抱小白兔,手拎大白兔奶糖,乘坐电梯回到八楼酒店的房间。

刷卡,进了房,玉倾颜放下大白兔奶糖,抱着小白兔进了洗手间。版权163woman.com她打开水龙头调好水温,然后将小白兔托在掌心中轻轻放进洗手盆,倒了沐浴露在手心中,一点一点细心地帮小白兔洗去身上的污垢。

小白兔怕水,挣扎着往玉倾颜手臂上爬。玉倾颜无奈,唯有改为抓住小白兔后颈的皮毛,按住小白兔乱蹬的双腿,强行帮小白兔洗涮干净。

原来太过温柔那也是不行的,必须暴力对待。

洗完澡后,小白兔狼狈地站在洗漱台上拼命抖动身体上的水珠,时不时地伸出舌头舔舐梳理着毛发。玉倾颜拿了条浴巾帮小白兔擦干毛发,又将吹风机调成弱风一点一点帮小白兔将毛发吹干。

末了,玉倾颜将洗刷干净香喷喷的小白兔捧在掌心中满意看着自己的成果。阅读163woman.com

雪白透亮的光洁皮毛,松软柔滑,触感有如丝绸一般细腻诱人,舒服得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紧拥。亮晶晶的大眼睛如红色琉璃,剔透玲珑,绽放出七彩炫目的光芒,吸引人的眼珠子,只想要就这样一直看下去。

“哇——好漂亮——白白嫩嫩,萌萌的,好可爱耶——”

玉倾颜如花痴般惊叹,双眼忍不住变成两个大大的红心泡泡,一脸向往,露出陶醉的神采。

太可爱了——哇噻——好喜欢哟——好卡哇依——

人家爱爱爱啦!

某女扭动着身子,忍不住又摸了小白兔两下,两眼放青光,活像狼女看见自己心爱的猎物。看见某女色咪咪的眼神,小白兔眼中流露出畏惧的光芒,不禁缩了缩弱小的身子,奈何却逃脱不了某女的魔掌。

摸摸摸,我摸摸摸!

哇啊啊啊啊啊啊——实在太可爱啦——人家好爱哟——

不断抚摸着小白兔细腻柔滑的毛发,越摸越爱不释手。一股穿膛风从门廊吹过,她忽然感觉到胸前凉嗖嗖的。版权163woman.com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原来刚才给小白兔洗澡时不小心弄湿了衣服。现在是大冷天,湿漉漉的衣服凉嗖嗖的怪不舒服,玉倾颜决定去洗个热水澡。

“小宝宝,乖乖的哟!现在姐姐去洗澡!”

任由小白兔留在洗漱台上,玉倾颜走近浴缸,拧开水龙头,同时放热水和凉水,调好水温。她把浴巾放在触手可及的架子上,然后开始脱衣服,准备洗澡。

站在洗漱台上的小白兔一眨不眨地盯着玉倾颜,看见玉倾颜的衣衫一件一件滑落,露出白皙的肩膀,光滑的脊背。

第2章害羞的小白兔

小白兔雪白的毛发突然染上一层不可思义的粉红,它害羞地别开脸,不敢再看。毛绒绒的小手抚摸着小小的心脏,“砰砰、砰砰、砰砰”激烈地跳动着异常激烈的音符。163女性网

那厢,玉倾颜脱完衣服后,修长的双腿迈入温热的水中,缓缓坐下,捧起一盍水,洗了洗脸,然后拿海绵球开始搓手臂的皮肤。

洗涮涮洗涮涮!洗涮涮洗涮涮!

小白兔转回头时,玉倾颜正在抹沐浴露,把一条修长雪白的胳膊搓得全是泡泡。她悠然自得地搓泡泡,嘴里还哼着小曲儿。小白兔如宝石般剔透晶亮的眼珠子溜溜一转,突然起身,跳下洗漱台,疾速向玉倾颜冲去。

玉倾颜刚搓了一堆泡泡正在洗肩膀,突然看见一团白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自己扑来。没有思想准备之下,她下意识伸长手臂扯过浴巾包裹住身体,顺势往后躲闪,后脑勺重重撞在墙壁上,眼前一阵发晕,一缕鲜血沿着墙壁缓缓流下。

那厢,小白兔扑到玉倾颜的脸门,以雷霆万钧之势,用不可思义的力量将玉倾颜重重压进浴缸。玉倾颜只觉得胸前重压,呼吸艰难,几欲窒息。

意识渐渐模糊,神智渐渐泱散,昏迷前她的唯一意识就是:

小白兔害我!

靠之!

凤玄十年,御凤国京城。

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火辣辣的大地,空气干燥得就仿佛要着火,偶尔几缕微风吹过,也像火炉喷出的热气,热辣辣的让人受不了。

虽然天气如此炎热,却难挡京城百姓的热情。今天,是刺杀当朝丞相骆海杰,并残忍斩杀其家一百八十五口的银发妖男行刑的日子。一大清早,京城百姓围聚刑场,只等着午时三刻——行刑那一刻的到来。

“午时三刻已到——行刑——”

监斩台上鼓声雷动,监斩台下人声鼎沸。百姓们涌挤着,喧哗着,议论着刑台之上那个刺杀朝庭命官的冷血狂徒。

刽子手提起大刀,抱了酒坛,咕噜咕噜喝了大口,重重地喷在刀锋上。他大踏步朝跪在刑台之上的银发男子走来,抽出写着犯人姓名的木牌,扔在一旁。

监斩台上,监斩官手中的令牌高高举起,

“斩——”

监斩官一声令下,刽子手高高举起大刀。

白花花的夺目阳光照耀在亮闪闪的青铜刀身,折射出刺目的白光,晃花了一大片百姓的眼睛。

有的百姓眯起眼睛,有的百姓畏惧地移开脸庞,有的百姓下意识抬起手臂遮挡住眼前刺目光线,……

“咚!”

“卡嗤!”

“啊——”

那一刻,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眼睛适应了眼前光线,众人只看见一个包着白色浴巾浑身不着寸褛的漂亮女人出现在刽子手刚刚站立的位置。在她的屁股下,坐着可怜兮兮被当成肉垫的刽子手。

钢刀刺穿了刽子手的胸膛,殷红的鲜血从他身下弥漫而出,汇成小流,缓缓流到银发男子脚边,染红了他的囚衣。

所有目睹了这一幕的人,无论平民百姓,还是台上的监斩官和士兵,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嘴巴张成大大的O形,吃惊地看着突然出现衣衫不整的神秘女人。

“哎呀——我的脑袋——”

玉倾颜哀号,摸摸被撞得疼痛的后脑勺。灵敏的鼻子似乎嗅到了某种异味,有点腥臊。玉倾颜睁开眼睛,环顾四周,瞳孔骤然放大,石化了。

现在是什么状况?

台下人山人海的布衣黎民,台上高高的坐着的那个穿官服带官帽的男人,还有他周围站着的那些个手拿明晃晃长枪的士兵,……

眨眼!眨眼!再眨眼!

现在是什么状况?在拍古装戏吗?

某女精明的大脑瞬间呈现空白状态。

她怔住了。

求求你,谁能够告诉我,现在是什么状况?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来到这里?我明明在浴室里洗澡的啊……

对了!洗澡!

玉倾颜低头,发现仅仅只包裹着浴巾的身体,意识到被人看光光了,突然发出令人恐怖的凄戾尖叫,

“哇啊啊——走光啦——走光啦——走光啦——”

玉倾颜一个鲤鱼打滚跳起来,忽然觉得地面软软的,湿漉漉的,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身下压着的被自己当成肉垫已经气绝的刽子手。某女再度发出惊天动地的恐怖大叫,

“哇啊啊——死人啦——死人啦——死人啦——”

“住口!”

妖颜天下,美男如此妖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妖颜天下 或 美男如此妖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热门随机

  • 最强小巫医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最强小巫医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最强小巫医目录预览:第一章怎么瘪了?第二章你要小心哦第一章怎么瘪了?九月的夏天像是更年期的妇女,迟迟不肯离开这个并不属于她的舞台,就连卧龙山这避暑胜地,都被那轮烈日搔首弄姿的惹成了火热的汉子,没有一处凉爽的地方。这燥人的宁静,突然被一辆路虎打破,粗犷的越野长驱直入,直遇见一排平房方才停下,秦伯下了车,张望几眼,发现房檐下正打瞌睡的少年,这才吐了口气:“藏得这么深,让我好找……怎么是个孩子?”少年尽管躺着,却也看得出他足有一米八的个头,那件背心根本包裹不住完

  • 桃色小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桃色小乡村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桃色小乡村目录预览:第一章湿了没有第二章大棒槌第一章湿了没有莫小木放学后上了桃花山,爬上一棵林子里最高最大的野桃树。在离地大约有五六米高的地方,有两根向同一方向伸出的粗大树枝,莫小木用桃枝稍微捆绑一下,成了一架软床,放学后就一个人爬上去躺着乘凉,瞌睡就睡,不瞌睡就仰脸看天上变化无穷的云彩。刚躺下,听到有脚踩在树叶上的飒飒声,一轻一重应该是两个人,莫小木侧过脑袋往下看,发现是双喜和香叶。双喜是莫小木的一个本家哥,香叶是后街的一个闺女,长的很漂亮。两个人来到树

  • 懵懂青春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懵懂青春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懵懂青春目录预览:第一章我的噩梦姐姐第二章乱来的张莹莹第一章我的噩梦姐姐7岁那年母亲带着我改嫁到了继父家。那个时候继父还是一个贫困潦倒的小混混,有一个比我大上一岁的长的很漂亮的女儿,叫张莹莹。初次和张莹莹见面的时候她给我的印象很好,笑眯眯的摸着我脑袋,让我叫她姐姐。我本以为得了个又漂亮又温柔的姐姐,可是和她接触以后我才知道,她其实就是我的噩梦。当时我们居住在一个两居室里,母亲和继父睡一间房,而我和张莹莹同睡一间房。虽然我跟张莹莹不是亲生姐弟,但是年龄都还小,

  • 限制级特工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限制级特工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限制级特工目录预览:第一章大事件第二章秘密监狱第一章大事件三月的阿富汗气候干燥闷热,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北岸,喀布尔新城区,这里也算是首都最为繁华安全的区域,各国大使馆与援建公司基本上都聚集在这里。夜幕降临,新城区的灯火陆续亮了起来,不久,整个北岸笼罩在灯火的海洋之中。驻守在北岸的美国大兵跟往常一样,驾驶着笨拙的装甲车例行巡逻,沿着大使馆与援建公司聚集的绿区大道上缓缓行驶,绿区算是整个阿富汗最为安全的区域,巡逻车过处,没有任何异常状况。春日的夜晚,有了丝凉爽

  • 妙手小仙医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妙手小仙医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妙手小仙医目录预览:第1章脑子进水了第2章隔壁俏寡妇第1章脑子进水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刘飞蹲在墙角,十根手指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脸上满是焦急之色,心中凉透了。父亲得了尿毒症。这对贫穷的刘家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灾难,别说换肾治疗了,就算透析都维持不了多长时间,难道就这么看着父亲在痛苦中死去?不行,我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刘飞掏出老掉牙的的诺基亚,拨通了女友周小婷的电话。嘟嘟嘟——电话响了四五声,一直都没人接听。怎么还不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刘

  • 小村渔色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村渔色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小村渔色目录预览:第1章江边第2章来客第1章江边“二月二,寒风吹,鹭鸶江边捡弃儿。有人生,没人养,鳖王当爹又当娘。”几个少年肆无忌惮的在操场上唱着。“操!王三立,老子不揍死你!”江边一声怒吼猛扑了上去“王校长,王校长,你能不能高抬贵手,让江边继续上学。你要给干什么都可以。你看他学习成绩也不错,就这么开除了,可惜了!”江边的养父在半山中学哀求着。“可惜了?我们培养的是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学生,成绩再好,思想素质不过关,还是给社会培养出一个不合格的产品。对社会的危害更大

  • 高危恋人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高危恋人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高危恋人目录预览:第一章:死党的女友第二章:艳照与日记第一章:死党的女友白晓飞今天26岁,是个php程序猿,现就职于一家网络公司。今天他代表公司来参加中海市的一个科技博览会,主要职责是介绍他们公司的一款科技软件的功能。然而一个上午匆匆过去后,他在午间休息时,却偶然间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面孔,可一时又不太确定,因为那个人现在在m国,而他也仅仅是见过她的一次照片而已。他踟蹰了片刻,因为挂念好友的缘故,他还是走上前去,准备打算问一问,“这位女士,你好,请问你是叫袁晓

  • 我和美艳女上司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和美艳女上司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我和美艳女上司目录预览:第一章办公室的丁字裤第二章第一次亲密接触(上)第一章办公室的丁字裤张涛在明湖市分区的综合事务办公室中已经一年多了,一直干的都是扫地擦桌子这些事,不过张涛对此毫无怨言。因为这个综合办公室,说白了其实就是培养储备干部的地方,只要自己坚持下去,总有自己发迹的一天。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张涛一直认为,这句话说的就是自己。虽然现在只是一个小科员,但他相信早晚有一日,自己肯定能够平步青云,扶摇直上!却没想到自己的前程险些毁在一条丁

  • 葬阴人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葬阴人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葬阴人目录预览:第一章挖坟第二章黑猫第一章挖坟我叫李天赐,今年十八岁,自幼和爷爷相依为命。我从小胆子就不大,属于老实孩子的那一种,但是在我十八岁生日的这一天,我却干了一件胆大包天的事情。挖坟!不是给人家迁坟,而是偷偷摸摸的去挖坟。对于这种损阴德的勾当,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拒绝的,但是最终没有抵抗住金钱的诱惑。这件事还要从几天前开始说起。高考结束之后,我从镇上回到村庄之中,本想着趁着暑假的这两个月的时间出门打个短工,补贴一下家用的时候,有人找上门来了。找我的是我从小玩到

  • 美女上司爱上我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美女上司爱上我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美女上司爱上我目录预览:第一章错爱(一)第二章错爱(二)第一章错爱(一)周少华手里拿着电话,犹豫再三,还是决定给自己的岳母打一个。只是电话一接通,他的肠子都快悔青了。“你这个不知道报恩的东西,你以为你是谁呀?狗屁本事也没有,还学会摆谱了,我是你们家保姆吗?你媳妇在哪我还给你看着呀?我们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把女儿嫁给你这个穷鬼、窝囊废!她能在哪?还不是在班上挣钱养家糊口吗?靠你那一脚踢不倒的那点收入,我们家小丽早就喝西北风去了........”此时的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