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那些年我们错过的女孩 最新章节

2017/12/16 12:08:1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那些年我们错过的女孩

第一章:谎言
盛夏,美丽的词语,美丽的季节。163女性网但是置身慌乱的城市,一切都显得那么匆忙,匆匆的躲避着盛夏带来的颜色,甚至躲避这炙热而略显拥挤的空气。但是谁都躲不掉,它来了,就像静悄悄的风一样,悄悄地轻抚你的发梢,游离在你的发丝之间,你却无从察觉……
   路边的石子慵懒的站在路边,好像等谁踢它一脚,它才愿挪动一下位置。午后,太阳将它最温暖的一面面向地球,就像恋人一样,却不知道在不经意间也会伤害到自己的恋人。知了的叫声依然那么卖命,仿佛知道自己的生命所剩不多一样,可是它真的知道吗?
   一双发黄的白色帆布鞋,鞋带松松垮垮的趴在鞋子上,鞋子的主人一脚踢开路边那个等待已久的石子,石子跳动着奔向了前方,石子抬头仰望这双鞋子的主人,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它极力掩饰着主人的瘦弱,一件白色短袖,却怎样也不如少年的白皙那般好看。消瘦的脸庞,像被死神吻过一样。石子还没来得及看清,他匆匆的步伐就与石子擦肩而过。
   热闹的教室,一刻也停不下来的青春,即使那小小的过道,也剥夺不了活泼的他们追逐打闹的权利。163女性网在这个高二的班级,丝毫没有即将高三的压力。下课铃一响,老师义无反顾的拖堂,因为只有这时候,学生才会抬起头目光齐刷刷的看着他,就连后排一直在睡觉的学生也不例外,所以,老师的存在感便找了回来。老师讲完,还没走下讲台,已经有人冲出教室,贪婪的呼吸,就像一整天没大口喘气一样,伸个懒腰,享受午后的阳光
   拖堂的老师刚走掉,还没来得及舒展筋骨的他们,便看到提前来上课的地理老师,一位戴着眼睛,笑眯眯的女老师从办公室走来。
   “大家赶快复习上节课的重点,上课提问,都快高三了还这么懒!”然后老师满脸笑容在黑板上写着上课要讲的东西,学生满脸愁容极不情愿的坐到座位上,懒散的读着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等下提问背不下来的同学,去找你们班主任!或者站到后面。”地理老师说到。然后同学们顿时来了精神,就像不愿干活的苦力挨了鞭子一样。版权163woman.com
   上课铃响过,再过有五分钟,地理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桌:“好啦,好啦,都把课本合上。”然后同学们都会留恋的再看几眼,就像即将分别的恋人一样……
   “王小胖” 地理老师笑嘻嘻的读出了第一个人的名字。
   “冷锋过境会带来什么样的天气?”王小胖左顾右看,寻找答案。这时候,同桌李乾小声说到:“过境前气温降低,之后下雨!”
   然后以王小胖的声音传向全班,哄堂大笑。有人小声说“说反了。”
   老师依然笑脸,“站后面!”王小胖临走前还不忘恶狠狠的瞪一眼他可爱的同桌。
   班里每个人诚惶诚恐,怕遭到厄运,不过课总要上,接连几个人一样被罚站以后,地理老师转为业余政治老师,甚至讲的不比政治老师差……
   “报告”地理老师正在奋笔疾书的粉笔正好断掉。网站163woman.com有些愤怒的朝门口看去。
  头发无精打采的趴在头上,额头上渗出些许汗滴,打湿了头发,消瘦的脸庞,白色短袖,发白的牛仔裤和晒的发黄的帆布鞋,但是给人干净的感觉。
   莫迪双手不知道放哪,低着头尴尬的站在门口。地理老师还没来得及说进来,班主任就在办公室门口对他招手了。
   “继续上课,外面有动静都抬头看,专心点。”地理老师说道,然后换个粉笔,继续她的独白,以及学习较好的同学的课堂。
  他,走向办公室,就像鞋子载着他一样。说明163woman.com
   “报告”
   “进来吧”班主任看了他一眼说到。“这段时间怎么一直迟到?”他不知所措的站在班主任旁边,张了张嘴又没有了动静。
   “是不是去哪里玩了?网吧?”
   “不!我没有!”他慌乱的躲开这个罪名。
   “那你为什么迟到?这都下午第二节课了!”班主任语气严厉了起来。
  而他,不知所措,眼睛不敢直视班主任,就像知道自己以卵击石一样的那般不堪和脆弱。
  于是,他仿佛做了个重大的决定一般,因为他不想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虽然他承担的很累,很累。他选择撒谎……
   谎言就是我们逃避现实最好的托词。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第二章:不能言说
“我中午睡过头了。”
   短暂的平静,然后面对班主任的语言攻击……
   “有事情可以请假,为什么别人能按时来上课,你不能?以前你也不这样啊。”班主任陈老师是教体育的,发起火来是极其可怕的。
   但是莫迪只是沉默,眼里忍着泪水,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样。
  “回去写检查,晚上下课前交给我,下次再迟到叫家长……”班主任无可奈何的说道。因为他见不得别人流泪。
   他点头,泪水打转……
   “回去吧!”刑满释放一般。
   他走到教室门口,打了报告走进去,小心翼翼,就像自己做了什么错事。
   他的座位在靠窗的位置,大大的窗户,透过窗户后面是操场。桌子上懒散的躺着几本书,呆呆的看着闷闷的主人,它们原本整整齐齐的,但是不知道是哪位同学把它弄掉地上,又不知道他有没有捡起来,书上的脚印也不知道是谁不小心踩上的。但是它本该依然躺在地上的,看着和自己一样的家伙被主人整整齐齐的放在桌子上,甚至有的包上了美美书皮。但是,它不合情理的被捡了起来……
   他叫莫迪,一名普通的高二学生,不多的话语,不多的表情,仿佛把所有的一切都埋藏在厚厚的盾牌下一样,任是千锤万打也不露丝毫。
   坐到座位的莫迪,整理好课本,拍掉上面的灰尘,笔也无处可寻。
   “喂,你怎么又迟到了,千万别说路上堵车了,哈哈。”坐在她后面的瑶瑶略显调皮的开玩笑的说道。
   莫迪往后侧脸看了一眼她,然后扬起嘴角笑了笑,无奈的摇了摇头。便望向了窗外……
   后面的瑶瑶朝他凳子上踹了一脚,以及一句“看姐不灭了你!”
   地理老师所剩无几的耐心快要被磨光了,幸亏下课铃拯救了他们。然后十分钟里,他们可以做太多的事情。王小胖闷闷不乐的在后面回到座位,他的同桌早就跑掉了。
   “你大爷的,我就不信你不回来!”王小胖心里恶狠狠的骂道。
   然后他趴到栏杆那里往厕所方向望去,缕缕青烟……等李乾回来的时候,王小胖趁他不注意,朝他屁股上踹去,换来的是他俩不死不修般的追逐,三楼跑到四楼,然后在另一个楼梯下来……
   而女孩总是安静的,有的看漫画,有的把手机放到自认为隐蔽的地方,不知和谁在聊天,也或许在发呆,是在想念自己的那个他吗?
  莫迪趴在桌子上,像睡去一般,但是谁又知道他有没有睡着。瑶瑶履行了她上课许下的诺言。
   她走到莫迪旁边,刚想拿起他的书朝桌子上狠狠地砸去时,她仿佛看到了莫迪的肩膀抖动了一下,是错觉吗?
   “莫迪,你怎么了?不舒服?”瑶瑶收起调皮的神色,关心的问道。
   “没有,没事的。”莫迪把头埋在臂弯里,声音仿佛不是他的一般,这是真心话吗?
   莫迪以前特别开朗,像瑶瑶一样,更像其他的男孩一样,无忧无虑的,去追逐还是去趴在栏杆那往下张望,讨论楼下路过的女孩们的穿衣打扮……
   但是青春就像一夜间离开他一样,让这个男孩不再阳光,就连夏日的太阳也要躲避他,慢慢的在他身上溜掉……
   现在的莫迪,没有几个人愿意理他,只有瑶瑶,不在乎他的那般冷言冷语。
   瑶瑶,你不在乎吗?不在乎他冷漠的性格吗?
   这更像莫迪在心里的发问……
  “莫迪最近家里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瑶瑶心里想着。瑶瑶虽然是大大咧咧,活泼开朗的女孩,疯女孩一样,但是她也有细致的一面。
   “铃铃铃…铃铃铃”
   上课铃响了,就像恶魔即将到来时的声音一样,同学们都飞快的躲进教室,然后极不安分的向外张望,或者低头找下节课的课本。
   但是,这就是青春,不是吗?
  最后一节下课后,莫迪早早的回了家。
  “吱…嘎”破旧的房门无力的喘息,莫迪打开电灯,光亮一下子就塞满了整
  个房间,因为房间并不大。但是,房间里没有灰尘,就像莫迪的衣服一样,虽然破旧,但不会脏兮兮。家具也是那少许,就算是刚换的明亮的电灯,也改变不了陈旧的气息。
   或许莫迪该把自己的承担找个人诉说,他今天本想鼓起勇气告诉班主任的,
   但是他想到班主任是教体育的一位老师,不会理解自己的,换来的或许是嘲笑吧。也许撒谎会更好一些,自己的不幸为什么要带给别人呢。
   莫迪熟悉的为自己准备晚饭,虽然不大的房间,显得空空的,寂寞的味道。这里是不是少些什么呢?就像,天亮了,但是却看不到温暖那般的失落,那般的无言悲伤……
   “迪迪,帮妈妈把洗好的菜拿来。”,
   “好的,妈妈” 泪眼朦胧的莫迪好像看到了妈妈和自己的影子,莫迪看到自己,看到了妈妈
   然后一个醉醺醺的人闯进了他们的本来拮据却幸福的生活……
第三章 失踪的莫迪
“妈妈!”莫迪眼里含着泪水,低声呼唤。空荡的房间,漆黑的夜,回答他的只有三两声知了的叫声……
  莫迪吃过简单的晚饭,收拾好碗筷,关上房灯,拿起手机却又放了下来,他不知道该不该给妈妈打电话,因为他怕一不小心就会哭出来。
   莫迪躺到床上,昏昏的睡去……
   “嗡嗡……嗡嗡”
   莫迪睁开眼睛,拿起手机,是瑶瑶发来的短信。
   “莫迪,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莫迪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因为,他太需要一个人倾诉,他自己承担的太多……
   “没有,最近有些不舒服,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莫迪简单的,应付性的回答她。虽然他喜欢瑶瑶,已经埋在心里很久……
   瑶瑶看莫迪回复的短信,无奈的关掉手机……
   瑶瑶的父母在当地知名的企业是中上层管理,有着让别人羡慕的幸福生活。
   瑶瑶知道莫迪肯定瞒着她什么,因为,一个人不可能变得这么快,除非……
   她想起了班里的活八卦,喜欢调查别人生活的陆韩。
   “陆韩,问你个事情,我相信你这个活八卦一定知道!”
   没等一会陆韩就回了短信
   “咳咳,我可不是活八卦,我是活柯南,真相只有一个……”
   “你别扯淡了,问你个事你知不知道?你有没有感觉最近莫迪怪怪的,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瑶瑶反复看了几遍,确定没有流露出自己对莫迪的关心。
   “你问我明星神马的我能给你讲三天三夜,毕竟我是爱八卦,以柯南来掩饰自己的身份,但是对他……他有绯闻?不过,你怎么这么关心他?”
   “绯你妹,关心你妹,哼,不过你是柯南我倒是相信,那,柯南,你帮我调查一下呗?”
   瑶瑶闷着良心回她,因为像这种事情,让出了名爱八卦的陆韩去打听最合适不过。
   陆韩看到短信早已泪流满面,把屋里所有的某某韩国明星们的海报通通撕掉。准备明天换成柯南的。
   “交给我了,真相只有一个!”陆韩感觉自己的使命感前所未有的膨胀,瞬间感觉自己高大了起来!
   “谢谢你,神探柯南,嘻嘻。”
   但是瑶瑶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她想起莫迪的忧郁的眼神就仿佛……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瑶瑶便准备好早餐,因为爸妈的工作忙,应酬多,所以瑶瑶包揽了早饭和家务活。
   “爸~妈,早餐准备好了,我先去学校了。”说罢,便拿了块面包,一包牛奶就冲出了家门。
   “这孩子,今天怎么去这么早?”瑶瑶的妈妈无奈的摇摇头,因为,她感觉欠她的太多,陪她的时间太少……她何止一次想过辞掉工作,好好的做一个贤妻良母……
   瑶瑶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故意没有进去,等快上课的时候,他还没见到莫迪。
   “瑶瑶,你怎么还不去上课,等我呢?”
   “猥琐的胖子!”瑶瑶低声骂道。
   王小胖和李乾一头大汗,不用说,又是睡过头了。别看他俩整他死掐,一起在学校外面租房子,每次排位还要坐在一起,一对好基友。
   “我没事,走吧,快迟到了。”瑶瑶往远方看了一眼,已经没几个人了……
   “哎,你俩知不知道莫迪家在哪?”
   “怎么,你要……?”
   “啪!”瑶瑶狠狠的拿书包砸向王小胖。
   “贱人!”王小胖早就跑远了。
   “灵活的胖子!”李乾笑嘻嘻的说。
   第三节课的时候,班主任已经来了无数次,他看到那个空位,莫名的生气。不仅昨天的检查没有交,今天还不来上课。班主任踹睡觉的学生的时候,力度明显大了许多。
   莫迪的班主任二十多岁,是一名体育老师,瘦高个,长的还蛮有感觉,普通话不标准,拳脚厉害,嘴皮子也厉害,但是特别护自己的学生。
   班主任实在受不了这种等待,就像黑夜中的花儿等待太阳一样……
   于是他拨通了莫迪留得家长联系方式,当然是他妈妈的。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哎”班主任虽然知道就在这里的家长联系方式多半都是空号,或者已经停机,但是这已经不错了,甚至有的写别人的,写自己的……
   班主任叫来了班长小健。
   “你知不知道莫迪他家在哪?”
   “额,我只知道他家在某某路附近,因为有次来学校的时候,我见他在那个路口出来。”
   “嗯,好,你先回去吧,下课后找其他同学问一下,如果有人知道来告诉我。”
   班主任骑上他的摩托车,去班长说的那个地方。一辆因为有块地方被挂掉一层漆而去找学校画室老师,想让他用丙烯颜料补上,结果美术老师心血来潮,给他画上超级酷的花纹!
   不一会班主任来到那个路口,进去以后,阳光就悄悄的藏了起来,狭小的小巷,摩托车的声音显得极其狂躁,声嘶力竭那般。
   这个小巷里早就没几户人家。
   “都搬走了吧?”班主任自言自语道。
   也难怪,这么热的天谁会出来。
   他不得不去路口对面那家小超市里去询问。
   “买东西?”超市老板躺在躺椅上,悠然自得,肚子怀胎三月般,头发慵懒的趴在头顶,已经是地方包围中央了。
   “拿包烟。”老板,问你个事,班主任把买来的烟抽出一根递给老板。不买东西,他就算知道也不说,班主任心想。
第四章 命该如此
“什么事啊?”老板一屁股坐到躺椅上,躺椅发出吱纽的声音,快要经不住摧残一样。
   “你知道对面胡同叫莫迪的一个男孩子吗?白白净净的。”班主任问道。
   “噢,你说他呀,他家以前不住这,前一段时间和他母亲一起搬来,然后就一直没见过他母亲。”
   “那你知不知道最近他去哪了?”班主任追问道。
   “哎,你是谁啊?问这么多。”老板警惕了起来。
   “哦哦,呵呵,我是附近xx中学的老师,莫迪的班主任,不是坏人。”
   “那就好,他呀,我见他起的挺早,我早晨刚起床在二楼能看到他家的灯亮着,然后就见他急匆匆的朝东去了。具体怎样我也不知道。”老板有些不耐烦。
   “多谢你啦,我再去别去问问。”说罢,又在他这里买盒烟。
   “你们老师管这么多干嘛,大夏天的,不嫌累啊?”因为班主任在这里买他不少东西的份上,老板问道。
   “唉,老师是良心活,我不能对不起学生家长,不能对不起我的学生。就算
   平常对学生严厉,但是学生出了事,我们比谁都担心啊。”然后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外面,空气那么闷热,就像用海绵把你包住一样。就算吹来微风,也像来自阿鼻地狱一样,让人的灵魂也会恍惚。
   班主任骑摩托车,冲进了滚滚热浪的海洋……
   此时,教室里……
   “陆韩大侦探,事情办的怎么样了?”瑶瑶调皮的问道。
   “哎呦,就算我是柯南,也需要时间啊,何况我……”陆韩偷偷的看了一眼瑶瑶。
   “说!”瑶瑶一副杀人的模样…
   “何况我不是柯南啊,嘿嘿”瑶瑶刚想骂她贱人
   “不过,你可以去问问郭飞”
   “郭飞,咱班那个高富帅?整天傲气临人的,我才不去!”瑶瑶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睡觉的郭飞,虽然他很瘦,但是他对空间要求特别高,前后都被他挤的弯不下腰。郭飞的父亲是开工厂的,但是特别有经济头脑,钱生钱运用到了极致。郭飞长的秀气,还有些不怒自威的感觉,虽然有些霸道,但是为人并不坏,只是平常冷言冷语,没人敢和他走的太近罢了。
   “你不担心你家莫迪了?”陆韩嬉皮笑脸的问道。
   “同学要相互关怀,不是你想的那样!”瑶瑶咬了咬下嘴唇。
   “为什么要问他呀?”瑶瑶赶快拉回话题。
   “今天班长问别人谁知道莫迪家地址的时候,他好像说了一句自己在他爸的工厂见过他,班长再问他,他臭脾气又犯了,谁也不理了。”
   “应该没错吧,他没理由要骗人的啊。我去问问他。”
   “铃铃铃……铃铃铃”上课铃响了,老师慢吞吞的走进教室。
   然后不知道是谁一节课没有听进去……只有瑶瑶自己吗?
   下课后,瑶瑶小心翼翼的走到郭飞旁边,正想用什么招式叫醒郭飞的时候……
   “什么事?”郭飞就像在自己的区域安装了雷达一样,吓了瑶瑶一大跳。
   “额,你吓死我了,郭飞,你是不是在你爸的工厂里见过莫迪?”瑶瑶和气的问道。
   “没有,看错了。”郭飞趴在桌子上,因为半边脸在桌子上,说话吐字不清的样子。
   “真的?”瑶瑶半信半疑。
   然后,郭飞像按了静音键一样,不说话了。瑶瑶拿他没办法,伸出中指狠狠地鄙视了他一下,然后离去。
   郭飞就像病重的狮子一样,懒懒的看她一眼,没有动静。
   “命该如此……”
   刚走了两步的瑶瑶愣住了,双眼通红……
  瑶瑶就像听到来自地底深处的审判一样,我们每个人的结局都已经注定,为什么还要苦苦挣扎?
   “你…什么意思?”瑶瑶转过身问郭飞。
   “我没什么意思,其他人的事情与我无关,我不想回答你。”
   瑶瑶见在他这里问不出什么来,只好另想办法,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关心莫迪,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他吗?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吗?可是这样好累,就像自己的生命在他的手里,说不定下一秒就会被他用力撕开……
   “怎么了,瑶瑶,魂不守舍的,郭飞那混蛋欺负你了吧。”
   “我去给你报仇!”陆韩站起来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
   “可是…我打不过他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对,应该是女子报仇,十年不晚。”陆韩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认命了。
   “没事的,他就那臭脾气。”瑶瑶被陆韩逗得心情好了很多。
   “对,不搭理她就好,来,笑一个。”陆韩跑过去,去捏瑶瑶的脸蛋。
   “嘿嘿嘿……”瑶瑶傻傻的笑,却只是表面。
第五章 每天都在错过
班主任骑着摩托车,往东走了好远,一直到了工业聚集区才往回返。
   “往学校应该是朝西去,他怎么往这边来。”班主任小声的嘟囔道。
   班主任远远的看到了班里郭飞家的工厂,记得高一的时候,郭飞的爸爸专门带礼物来找过他,班主任也知道他是当地大亨。
   班主任回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去班里看看,他看到莫迪的座位还空空如也,便扭头走了,反常的没有光顾那些睡觉的学生。
   班主任想到了昨天莫迪欲言又止的样子,他猜测,昨天莫迪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夕阳就像一抹深红的重彩,不知是谁用画笔随意的抹在天边。是上帝还是死神?
   夏季的傍晚迎来习习凉风,就像树儿在喘气一样,它的气息调皮的绕在你的周围,你伸手想要捉住,手掌里却不曾有它的痕迹。犹如,我爱过你一样,不留痕迹……
   “陆韩,等等我。”瑶瑶快步追了上去。
   “今天郭飞给你说了什么?”陆韩问道。
   “没什么,他说他可能看错了。”瑶瑶有些泪光闪烁。
   因为那句话一遍遍在她耳边起伏。“命该如此!”她不知道郭飞说这句话什么意思。这好像不是他那种人应该说出的话。难道?……
   “莫迪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瑶瑶摇了摇头,甩掉那不安的念头。
   “不是吧,虽然他变化这么快,但是他不像有什么心事的人啊。像他那么大的男孩,有什么心事要么就 告诉他爸妈了,或者他最要好的同学。哎,不对,你有没有听他提起过他爸妈?”陆韩惊讶的喊到。
   “不是吧,他不可能是孤儿,等我回去问下班长吧。”
   瑶瑶和陆韩分开以后,快步走到家,爸妈还没回家,她无奈的摇了摇头。放下书包,迫不及待的回房间打开电脑,进去班级聊天群,给班长发了条私聊信息。
   “班长,莫迪同学怎么没来上课?”瑶瑶尽量装作漠不经心的样子。
   然后如厨房准备晚饭……
   “叮玲玲……叮玲玲”电话响了起来。
   “喂,瑶瑶,我晚上有应酬,晚点回家,你和妈妈先吃饭。”瑶瑶的爸爸说完就挂掉了电话“爸……”瑶瑶的关心被嘟嘟声无情的驳回。
   “你少喝一点,晚点回家。”瑶瑶仿佛不甘心一样,把噎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过了一会电话又响了,是瑶瑶妈妈的电话。
   “瑶瑶,妈妈晚上走不开,公司有项目没完成,你和爸爸先吃吧,不用等妈妈了,这里有工作餐。”
   瑶瑶的妈妈没有急切的挂掉电话。是不是想要给瑶瑶的绝望再大一些……
   “好,妈妈你放心吧……”瑶瑶没有告诉妈妈爸爸也没有回家。因为她习惯了这样……
   瑶瑶吃过晚饭,给爸爸妈妈留个晚饭,还给爸爸做了对胃有益的粥。
   瑶瑶回到房间看到头像在闪烁,他收到了班长和陆韩的信息。
   “今天放学以后,班主任找过我,他说他下午去莫迪住的地方了。不过好像没有找到。”
   “莫迪他家?莫迪是不是孤儿?”瑶瑶回到。又看了陆韩的消息
   “瑶瑶,我问经常和莫迪在一起的李东了,他说莫迪确实很少提起他家里的事。”
   这时,班长回复了瑶瑶“不是,他和他妈妈一起住,班主任说是莫迪家附近超市老板说的。”
   “我正在问班长,你问问李东,看他知不知道其他的事情。”瑶瑶给陆韩回复到。
   “那莫迪家在哪里?”瑶瑶问班长。
   “他家以前在哪不知道,但是前不久刚刚搬到了xx路那个胡同,那个胡同对面有个超市。这都是班主任问到的。”
   瑶瑶心猛的跳了一下,他家…那个地方,我每次回家都经过啊……
   “还有就是莫迪今天早晨,没有去学校的方向,而是去了东面。”班长补充到。
   “嗯嗯,谢谢你,班长……”
   “没事。”班长回到。
   瑶瑶的心早就不在此处了……
   正当瑶瑶准备关掉电脑的时候,有一条消息发了进来。
   “滴滴滴”
   “我的天,李东说他平常不怎么说家里的事,但是有提起过他妈妈,他说前一段时间莫迪有问过他如果现在退学,可不可以保留学籍。”
   “后来呢”瑶瑶回到。
   “李东告诉他可以,然后他噢了一声,好像在想些什么。而且从那时候开始,他就经常迟到……”
   “是不是他不想上学了?但是为什么啊?”
   “不管怎样,现在找到他是重点。”陆韩和瑶瑶想到了一块。
   “我们去他家?现在快八点了,他应该回家了。”瑶瑶回道。
   “啊,人家是小女生,怕黑的啦。”陆韩卖萌的说
   “柯南,我以为你……”
   “在你家楼下等我!”陆韩回道。然后没了动静……

那些年我们错过的女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那些年我们错过的女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始于伦敦,终于纽约,黑星永曜 | DAVID BOWIE IS around us

    文:卡纳比小兵DavidBowieismovingfromStationtoStation“我完成了所有这一生中想做的、可能做的事情。”——大卫·鲍伊2018年3月2日,伦敦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V&A)的重量级特展“大卫·鲍伊is”(DavidBowieis)继走过欧洲、美洲、欧洲和亚洲范围内的11个城市(伦敦、多伦多、圣保罗、柏林、芝加哥、巴黎、墨尔本、东京、巴塞罗那等)后,终于踏上了纽约这片土地。2013至2018年,巡展历时五年光景,路线始于鲍伊的故乡伦敦,终于他定居的纽约,这也是对

  • 天上掉下个大铁球, 穷汉天天去舔, 惊动全镇居民

    有个偏远闭塞的小镇叫麻比镇,镇上的人又穷又懒,每天吃饱了就睡,睡足了就聚集在街头巷尾吹牛逼,过着混吃等死的日子。麻比镇人口少,全镇的人都姓牛,镇长叫牛比。这天早上,牛镇长喝了两口烧酒,摸着肚皮出门散步。镇上的老光棍牛大卵突然朝他跑来,一边跑,一边大喊:“镇长,不好啦!”牛比跟着牛大卵来到镇中心广场,只见广场上砸着个巨大的神球,这球表面圆圆的,看不出是什么材料所做,围观的群众站在神球旁边,就像蚂蚁和一只鸡蛋相比。牛镇长惊呆了,问牛大卵:“这东西是怎么出现的?”牛大卵说:“这东西从天而降,幸好是砸在

  • 山西省首届“大槐树杯”百名金牌导游大赛拉开序幕

    2018年4月19日,山西省首届“大槐树杯”百名金牌导游大赛在洪洞县拉开序幕。本次大赛由山西省旅发委,山西省文明办,山西省总工会,共青团山西省委,山西省妇联,临汾市人民政府主办,由临汾市旅发委,中共洪洞县委,洪洞县人民政府,太原旅游职业学院,洪洞大槐树寻根祭祖园有限公司承办。解高民县长上台的致词,本次活动得到了洪洞县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这是参赛选手代表韩伟宣誓。接下来是我们优秀的选手比赛过程,个个神采飞扬,自信满满。今天参赛选手的表演非常精彩,明天的参赛选手一定会带来更加优秀的表演。本次大赛,是

  • 小心!犯了这些错误的广电类作品将被撤销中国新闻奖参评资格!

    来源中国记协在第二十七届中国新闻奖撤销参评资格的158件作品中,文字作品73件(含3件新闻摄影作品),占比46.2%;广播作品18件,占比11.4%;电视作品23件,占比14.6%;网络作品17件,占比10.8%;国际传播作品27件,占比17.1%。撤销原因各不相同。为帮助各新闻单位对照检查,特挑选出有代表性的差错案例,按照文字作品、广播作品、电视作品、网络作品四大类别(国际传播作品归入相应形式的类别),给出审核委员会的审核意见,供大家学习。下文,我们推出广播、电视、网络参评作品的37个差错案例

  • 三个角度看世界

    1可是我一面心里想,我们这排灯火辉煌的窗户高高在这都市之上,从底下暮色苍茫的街道望上来,不知道蕴藏着何等人生的秘密,而我脑海中也见到这么一位过客,偶尔路过此地,抬头望望,不知所以。我自己似乎又在里边又在外边,对这幕人生悲喜剧无穷的演变,又是陶醉又是恶心。——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2你会遇见很多人。有人爱你,有人忌妒你,有人把你当做宝,有人不把你当回事。我不能带你去;你会去一个陌生的城市,或者不去。磕磕绊绊地开创自己的事业,或者安心选择父母给你铺好的路。我不能带你去;你会褪去年少时一身的浮夸

  • 没有wifi的童年,我们是这样过的

    时光一去不复返,珍惜眼前,珍惜当下!我们的小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网络,却依然玩得很开心。翻花绳用手指简单比划两下,就可以翻转出许多的花样:金鱼、钱包、各种网状、一朵花...很神奇有木有!跳皮筋女孩子的最爱,一放学就像脱缰的野马,跳到天黑也不舍得回家。抓石子儿小伙伴们席地而坐,先抛一个石子,再抛两个……眼睛和脖子,不停地随石子的抛上落下摆动。拍纸片谁拍得翻过来了,就可以得到对方的“画片”,就算手拍疼了、拍红了,也不在乎。跳房子在地上画个“房子”,单腿双腿跳一下午都不累。弹玻璃珠玻璃球撞来

  • 让着你的人,最在乎你!

    感情中最好的幸福,就是有人愿意为你让步认输。主动说对不起,未必真的对不起,而是更舍不得你;首先联系你,未必没有生气,而是更想念你。因为深爱,所以忽略了伤害;因为心疼,所以甘愿宽容;因为不想失去,所以宁愿受委屈。一个愿意为你放下骄傲的人,是最疼你的人;一颗愿意为你融入生命的心,是真爱你的心。感情,不是要找一个最好的人,而是要找一个对你最好的人。真情,一定会让人心软。但凡跟心软毫无关系的情,都只是些假象而已,当一个人坚持不肯原谅你,不必再多说。坚不可摧的内心,样样都有,唯独少了“爱”。爱的另一个名字

  • 原来“酒干倘卖无”是这个意思!

    《酒干倘卖无》是一首80年代从台湾传遍华夏大地的歌曲,在南方地区也广为传唱。“酒干倘卖无”的意思是闽南语“有空酒瓶卖吗?”……这首歌来自于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跛脚的老人靠收集空酒瓶养活自己,老人有些聋哑,不会说话,孤单的一个人,生活够苦的了。有一天他在街上捡到一个孩子,他欣喜异常,认为是上天赐给他唯一的礼物。老人将孩子带回家,用辛苦收来的空酒瓶,换钱买廉价的奶粉,让那个小女孩活了下来,女孩在6岁的时候捡了一条小狗,取名旺才。小狗,聋哑老人,小女孩相依为命地生活在一起,小女孩的童年就在那一堆如山的

  • 豆瓣出品:周末去哪儿·广州丨

    风变得温润柔和,空气里都是完完全全生长的味道。趁花开正好,东风不燥,何不四处走走,去见喜欢的人,去做温暖的事。一件件以木为纸,融文学、戏剧、民间故事的叙述和雕镂刻画、漆艺等传统装饰工艺的明清木雕,让人瞬间“穿越”到明清。潮州木雕源远流长,历史悠久。终于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重新闪烁出耀目的光辉。对于某些人来说,爱上收藏可能是因为一段回忆,一种个人喜好;而对于高富帅、土豪多金的人来说,极度迷恋收藏,是一种烧钱享受生活的态度;而更偏激的一种想法甚至上升到精神障碍的层面,被认为是恋物癖。但对于爱收藏的人来

  • 豆瓣出品:周末去哪儿·深圳丨

    下班一起吃饭,空了一起唠嗑,激动起来一起吐槽,周末赶紧拽着小伙伴一起浪荡吧~本次展览将展出这几位艺术家二十年画室写生和个人创作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也是冷军超写实代表作品《小唐》、《小雯》及郭润文作品《战士》等名画在深圳的首次亮相。这场持续二十年写生意义的探讨,无论在他们个人的艺术生涯中,还是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上都有一定的特殊意义。当田园野餐趴遇上摇滚音乐,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一群来自天南海北的音乐人,他们用音乐分享怎样的故事呢?一起体验在大自然母亲的怀抱里入睡,倾听虫鸣鸟叫的声音,感受原生态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