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太古神墓 大结局

2017/12/16 11:15:31 来源:网络 []

小说:太古神墓

第一章重生
  
    黑云翻滚,一道黑色的雷霆划破了天际,无尽的死气宛若一张幕帘垂直落了下来。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在这由死气凝聚成的幕帘之中,一座长满了青苔的土包出现了一条裂纹!
    无尽的死气仿佛是找到了一个宣泄口,疯狂的涌入了那一条裂缝之中。
    也不知道过去的了多久,一只苍白的手掌拨开了土包周围的泥土,撑开了这一条裂缝!
    “咳咳咳!这里是哪里?”一个肤色惨白的少年疑惑的看着四周,在这一座土包周围全部都是森然的骸骨。
    肤色惨白的少年身体挣扎着爬出了那一座长满了青苔的土堆,身体极度虚弱的他只能以人类最原始的动作一点一点的爬向附近的水塘。
    “噗通!”爬出了十来米已经是耗尽了这少年所有的力气,身体坠落了水塘之中!
    在这少年落水的瞬间,他的胸口一阵血光包裹住了他的身体,水塘之中的水竟然无法沾到这少年的身体分毫。
    少年在这血光的保护之下,一点一点的沉入水塘底部。
    也就是在这少年落水一刻钟之后,水潭里出现了点点蓝光,这点点蓝光仿佛是被某一种力量吸引着进入了水潭底部,最终是融入了这少年的身体之中。
    少年那惨白色的肌肤在蓝光的滋养之下竟然出现了丝丝血色,干巴巴的身体正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复原。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少年茫然的睁开了眼睛,空洞的眼神仿佛是失去了灵魂一般,他张开了手想要抓住这点点蓝光。
    凝聚在天空之中的死气似乎还不准备放过这个少年,无尽的死气化为了一道雷霆劈了下来。
    黑色的雷霆穿过了水潭,笔直的披劈在了这少年的身上!
    “啊!”少年发出了凄厉的哀嚎声,这一道黑色的雷霆仿佛要将他体内的一切吞噬!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少年胸口的血光大盛,护住了少年的身躯,不断驱逐着少年身上的死气。
    磅礴的血气凝聚成了一朵血气莲花疯狂的绞杀着周围的死气,霸道无比的血气莲花让这些死气都感到了一丝畏惧,不敢再和这血气莲花硬抗缩入了少年的身躯之中。
    失去了目标的血气莲花才渐渐散去,隐入了少年的眉心之中。
    少年注视着身前的墓碑,长满了青苔的墓碑不知道存在了多少的岁月,抹去那一层厚厚的苔藓,两行古朴的文字印入了少年的眼帘。
    “朱清,十四卒!”简简单单五个字,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文字。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朱清这两个字宛若一道雷霆在少年的脑海之中炸开,空洞的眼睛之中终于出现了一丝神采,他仿佛是找到了一丝精神上的寄托。
    “朱清,这是我的名字吗?”少年一愣。
    “死了,我已经是死了吗?”朱清摸着自己的胸口,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在有力的跳动着。
    “死而复生,世间竟然会有如此荒诞的事情?”哪怕这件事情是发生在朱清自己身上,他都觉得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朱清的手掌摩挲着这一座墓碑,这一座墓碑或许就是他曾经活在这世上的唯一凭证了!
    “噗!”墓碑的棱角刺破了朱清的手掌,嫣红的鲜血滴在了墓碑之上!
    墓碑喋血,这一座墓碑竟然脱离了地面腾空而起砸向了朱清!
    朱清大惊,他想要避开这一座墓碑,这一座墓碑足足有一人高,少说也有百来斤,肉体凡胎如何能抵挡?
    “难道我刚刚复活就要再死一次?”一想到自己会死,朱清惊恐万分。
    不过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朱清胸口一道血光闪过,笼罩住了这一座墓碑,在血光的牵引之下这一座墓碑竟然印入了朱清的灵魂之中。
    这一座墓碑出现在了朱清的灵魂之中,宛若开天辟地一般,原本一片混沌的灵魂变得纯净无暇!
    朱清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那足足有一丈高的墓碑竟然融入了自己的灵魂之中,这究竟是怎么办到的。版权163woman.com
    今天发生的一切对朱清来说实在是太怪异了,死而复生,墓碑入体这种奇怪的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
    “在我身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朱清心中不禁出现了这样的疑惑。
    “哗啦!咯咯咯”不远处传来了女子银铃般的笑声。
    朱清耳朵一动,他听到了水花的声音,应该就是那个他先前到过的那个水潭。
    “有人!”朱清心神一动,脸上不禁露出了欣喜的神色,只要这里有人类活动,想要揭开自己的身世之谜就容易多了。
第二章 霉运缠身
  
    拨开林木,朱清在水潭周围发现了一堆叠的整整齐齐的衣物,仔细一看竟然是女子衣物。
    “哗啦!”水潭之中泛起了一朵晶莹的水花,一具傲人的身躯钻出了水面。版权163woman.com
      当这女子钻出水面的一刹那,朱清的眼睛就直了!
    “这是仙女吗?”朱清忍不住赞叹了一声,这女子拥有着绝世容颜,在她出现的一刹那,整个天地仿佛都失去了色彩。
    女孩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上,那一对坚挺傲人的双峰微微露出水面泛着丝滑的光泽,未经人事的朱清如何能够抵御这种诱惑,两道鲜红的鼻血滴了下来。
    女孩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趴在一旁“偷窥”的朱清,柳眉倒竖,纤细的手指一弹,一滴晶莹的水滴凌空激射而出!
    朱清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一滴晶莹的水滴就砸在了朱清的胸口!
    小小的水滴却蕴含着千钧之力,朱清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像是被万斤巨锤砸中一般,身体更是被这惊人的力量击飞,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之上。
    刹那间水花飞溅,一袭粉红色的长裙已经穿在了这绝色少女的身上,灵动的双眼之中满是怒火!
    “咳咳咳,误会,我不是故意偷看你的。”哪怕胸口火辣辣的疼,朱清也急忙解释!
    “淫贼!”绝色少女冷哼了一声,手掌一翻,一柄紫色的长剑就出现在了她的手中,毫不留情的刺向了朱清。
    朱清大骇,他万万没有想到这绝色少女心肠竟然会如此歹毒,甚至不听他的解释就要取他的性命!
    “长了一副好皮囊,没想到心肠却如此歹毒。”朱清倒吸了一口冷气。太古神墓 大结局
    “心肠歹毒?”绝色少女柳眉倒竖,她可是天之骄女,在宗门之中哪个不敬她,谁敢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这一剑来的太快,这绝色少女的实力完全是凌驾于朱清之上,在这绝色少女面前,朱清甚至没有抵挡的力量,这一剑笔直的刺入了他的手臂!
    “噗嗤!”鲜血飞溅,这一剑竟然将朱清的整条手臂都贯穿,狠狠的钉在了树干之上。
    “啊......!”突然这绝色少女一声惊呼,手掌就像是触电一般,急忙松开了这一柄长剑!
    朱清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他这个受伤的人都没有叫出来,反倒是这绝色少女叫了起来。
    让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朱清那受伤的手臂竟然被黑色的死气包裹,在这惊人的死气之下,绝色少女的那一柄长剑都变成了一堆废铁。
    虽然仅仅是沾到了一丝,但是这绝色少女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催动体内的血气驱散这一缕死气。
    “好怪异的人!”绝色少女看向朱清的时候眼中出现了莫名的神采。
    朱清见这绝色少女无暇顾及自己,撒开脚丫子就跑,他有种预感,若是落在这女人手里他的日子绝对不好过。
    然而朱清还是低估了这绝色少女的实力,只见这绝色少女手掌一挥,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了一条手臂粗的铁链,飞跃了数十丈的距离将朱清捆了起来。
    “我靠,见鬼了!”朱清差点哭出来,都跑出这么远了这铁链竟然都能绑到自己,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想跑?能够从我上官紫凝手里跑掉的人还没有出生呢。”上官紫凝冷冷一笑。
    “你这小娘皮怎么这么歹毒,我不就是不小心看到了你洗澡吗,你有必要下此毒手吗?”朱清忍不住骂道。
    上官紫凝撇了朱清一眼:“你再说一句试试,信不信我把你的舌头都割了。”
    朱清顿时闭上了嘴巴,这女的不好惹,没准真的会割掉他的舌头。
    上官紫凝冷哼了一声,对于这种淫贼本来应该将他大卸八块的,但是联想到朱清身上那惊人的死气,上官紫凝决定暂时留下他一条小命。
    一个人体内竟然会有如此惊人的死气,并且还活的好好的,这堪称是一个奇迹,相信宗门内的那些老家伙对这一点都会感兴趣的。
    “没想到我来到罗睺岛的第一个收获竟然是这个怪异的人类。”上官紫凝嘴角一翘,绝代风华让人心神一震。
    但是在朱清的眼中这一抹笑容无异于是恶魔的微笑,他在其中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倒霉,好不容易活了过来竟然被一个女人给逮住了。”朱清无奈的哀叹了一声。
    捆住他的铁链比他的手臂还要粗,以他瘦弱的身躯想要挣开这铁链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三章 初识武道
  
    朱清无奈的走在前面,心里却早已将上官紫凝的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一个底朝天了。
    由于忌惮朱清身上的死气,上官紫凝连碰都不想碰朱清的身体,反正有铁链绑着,一个没有踏足武道的小子能够翻出什么浪花来?
    不过别以为这样上官紫凝就拿朱清没办法了,只要朱清一停下来,上官紫凝手指一弹,一颗石子就会砸在朱清的身体之上。
    被血气包裹的石子所蕴含的力量极为惊人,每一次都会在朱清的身上留下一个红色的印记,剧烈的疼痛会保持一盏茶的功夫,让朱清欲仙欲死的。
    不过就算朱清对上官紫凝再怨恨, 但是在上官紫凝的压迫之下他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走在最前面。
    “没想到,没想到,驯服了截天镇魂碑的人竟然如此不堪!”突然朱清的灵魂之中传来了嘲笑的声音。
    朱清大惊:“是谁,是谁在说话?”
    “蠢材!”灵魂之中再一次响起了苍老的声音!
    朱清灵魂一震,竟然有一名血衣老者盘坐在这一座墓碑之上,一脸戏谑的看着他。
    “你.......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的灵魂之中!”朱清大惊。
    老者翻了翻白眼:“老天真是瞎了眼了,截天镇魂碑竟然会选你做主人!”
    “截天镇魂碑?你说这一块墓碑?”朱清一愣。
    “否则你以为你是凭借什么死而复生?若非是这截天镇魂碑截天地气运镇住了你的三魂七魄,你早就化为一滩烂泥了,哪里还能从这坟墓之中爬出来?”老者不屑的哼了一声。
    “前辈你知道我是怎么复活的,那你肯定知道我是什么人了,我为什么会死,是谁把我葬在这里?”朱清激动不已,问题就像是连珠炮一样不停歇。
    死而复生这种离奇的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他却不知道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似乎失去了之前的记忆,一切都是空白。
    “很遗憾,我并不知道你的来历。”老者耸了耸肩膀。
    “什么,你怎么会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朱清傻愣愣的看着老者。
    老者白了朱清一眼:“老子还想知道是哪个混球把我封进了这截天镇魂碑呢,竟然能够将老夫的残魂从各界聚拢并且封印进这截天镇魂碑之中!”
    “你不知道就算了!”朱清长叹了一口气,准备离开。
    “慢着小子,难道你就甘愿让那个小娘皮欺辱?”老者突然叫住了朱清。
    “孙子才愿意呢,可是她会古怪的招数,我打不过她。”朱清哭丧着脸说道。
    上官紫凝那些神秘的力量让朱清忌惮不已,就算他拼尽全力都不是上官紫凝的对手。
    “神秘的力量,你这小子还真是傻的可以啊,连武者的力量都不知道!”老者差点笑出来。
    “武者的力量,什么是武者的力量?”朱清灵魂之中一道灵光闪过,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却抓不住。
    “武者,以武入道,聚天地之元气融于自身,超凡脱俗,凌驾于凡尘之上!”老者高傲的说道。
    “有多厉害,能打败那个小娘皮吗?”朱清问道。
    “哼哼,徒手撕裂虎豹,力敌百人不过是武道末节,真正的武道强者一掌便能隔断江河,一拳轰碎山岳,上天入地,焚天煮海无所不能,对付区区一个实力被压制在搬血境的女人有什么困难的。”老者撇了撇嘴说道。
    “这么厉害!”朱清一惊,武道强者竟然可以让江河断流,轰碎山岳,这还是人能够办到的事情吗?
    “武道分为九大境界,每个大境界又有九重小境界,当将九重小境界修炼到大圆满的时候便能跨入下一个大境界!”老者解释道。
    “武道九境又是什么呢?”朱清很配合的问道,宛若一个乖巧的学生。
     炼体境 身体乃一切之根本,踏上武道必须有强健的身体,在这个境界的武者吸纳天地元气转化为血气,强化肉身。
     搬血境 武道初成,气血充盈,对于自身血气的操控大大增强,已经可以初步离体一丈杀敌。
     造血境 体内凝练出一座血气熔炉,血气源源不断。
     化血境 全身气血无比的凝练,血如铅汞,骨如玉,髓如霜,肉身无比强大,已经算得上是武道之中的强者,开山裂石不在话下。
    “炼体境,搬血境,造血境,化血境,这才四个境界啊,还有五个境界呢。”朱清掰着手指头数道。
    “连走还没有学会就想学跑啊,不知道有多少武者终其一生都没有办法越过化血境这一道坎,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的。”老者吹胡子瞪眼的说道。

太古神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太古神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县城的基层民警 用业余水平拍出绝美中国建筑

    当你已经习惯了现代都市的钢筋水泥,是否还曾回味过,那些具有东方神韵的宫阙楼阁。《天地方圆》摄于北京祈年殿榫与卯的挽手,斗与拱的相携,让中国古建筑历经千百年风雨却庄严屹立。如凝固的古典音乐般,尽显中华传统审美风范。《风雨千年》摄于云南楚雄古建筑的精致典雅,与枝桠的飞动轻快相互呼应,恰似一只纤细小手,正从多姿的少女身上轻轻拂过,令人联想微风乍起之时的顽皮之态。质朴、宁静的寺院,扑面而来的厚重的人文气息,将人带入中国古建筑,“天人合一”的和谐之美。夕阳西下,颐和园十七孔桥两侧桥栏的望柱上,神态各异的石

  • 这几个姓氏排在百家姓前100位,却很少有人认识

    《百家姓》的出现,是中国特色文化现象,从古代流传至今,影响极深。它所辑录的姓氏,还体现了中国人对宗脉的强烈认同感。《百家姓》在历史的演化中,为人们寻找宗脉源流,建立宗脉意义上的归属感,帮助人们认识传统的血亲情结,提供了重要的文本依据。当我们翻开《百家姓》,看完前100个姓氏之后,却发现有的姓氏你根本没见过,而且还不认识这个字念什么。下面就为您总结了5个比较生僻少见的姓氏,我们来看一看。1.戚(qī)戚姓在《百家姓》中排在第33位,然而这个姓氏在我们的生活中并不多见,目前中国戚姓约44万余人,占全

  • 看看大诗人是怎么描写腊八节的

    十二月八日步至西村陆游腊月风和意已春,时因散策过吾邻。草烟漠漠柴门里,牛迹重重野水滨。多病所须惟药物,差科未动是闲人。今朝佛粥交相馈,更觉江村节物新。腊日杜甫腊日常年暖尚遥,今年腊日冻全消。侵凌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纵酒欲谋良夜醉,还家初散紫宸朝。口脂面药随恩泽,翠管银婴下九霄大腊裴秀日躔星记,大吕司晨。玄象改次,庶众更新。岁事告成,八蜡报勤。告成伊何,年丰物阜。丰禋孝祀,介兹万祜。报勤伊何,农功是归。穆穆我后,务兹蒸黎。宣力葘亩,沾体暴饥。饮飨清祀,四方来绥。充仞郊甸,鳞集京师。交错贸迁

  • 写给幼师的歌

    你,是一束阳光,把温馨撒落大地,装扮每一枝花朵溢满艳丽!你,是一场澍雨,把辛勤的汗水注入泥土,丰硕每一棵树苗结满嫩绿!你,是一团清新的空气,浓缩氧的深情蜜意,注入每个鲜活的新生体!没有你,花朵在黑暗中哭泣!没有你,树苗在干涸中枯寂!没有你,生命在挣扎中窒息!你,是个极度平凡的生命,但你,却在平凡的生命中彰显伟大!因为,启蒙孩子走向未来的希望,路,就在你的脚下!神州幽灵2017.9.9教师节题

  • 这辈子(绝句小说)

    ●这辈子(绝句小说)口刘相云帅气掩饰不了家境的贫寒,富足的生活没有改变她清瘦的容颜。乡邻一句戏言,促成他和她的姻缘。春宵苦短,他拥有着她的柔情万千。三天后,他去窑厂打工,她的思念一路漫延。燕子衔来春天的暖,荷花绽放夏天的艳。他突然腰痛关节晨僵患强直性脊柱炎。她旋转在医院,喂饭,保暖,康复训练,身披月光打理农田,憔悴的背影孤独成残月一弯。霜雪齐临梦的田原。他的病让家境更加穷困不堪。他低着头沮丧地说:“离婚吧!我已成为负担。”她拉起他的手半嗔半怒:“嗯,好的,咱俩先把这辈子过完。”他悔泪暗弹,曾嫌弃

  • ▍设计趣味▍duang~来咯,一波艺术家的桌

    美国女摄影师E.BradyRobinson在为非盈利组织CulturalDC成员照相时,不经意间拍下了一位员工的办公桌。而恰恰是这样一个不经意间的举动,为他之后的创作增添了无限的活力。她将这个瞬间称作“幸福的意外”,一个使她下定决心去捕捉艺术家们灵感世界发源地——办公桌——的“美丽意外”。其后,她从纽约一路南下至迈阿密,造访了美国东海岸57位知名艺术工作者,如策展人、艺术经纪人、艺术评论家、美术馆馆长等,拍摄下他们工作场所最最真实的本来面目。艺术家AnthonyDihle的办公桌这些作品已收录于

  • 喝碗腊八粥 过了腊八就是年

    腊日唐·杜甫腊日常年暖尚遥,今年腊日冻全消。侵凌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纵酒欲谋良夜醉,还家初散紫宸朝。口脂面药随恩泽,翠管银罂下九霄。腊八腊八节,俗称“腊八”,即农历十二月初八,古人有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吉祥的传统,也有喝腊八粥的习俗。相传这一天还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称为“法宝节”,是佛教盛大的节日之一。腊八节,最早周代有“八腊”,周代称“蜡”,蜡月初八祭八方八神,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寺院腊八日赐腊八粥,除了纪念佛祖成道,还有携众生度“八苦”意。佛教的“八苦”是:生、老、病、苦、恩爱

  • 救赎(绝句小说)

    ●救赎(绝句小说)□邱晓兰她闭眸庵堂。袅袅的檀香,绕着木鱼的回响。幽暗的烛光,诉说着过往。日寇猖狂,黑夜漫长。那日,鬼子突袭周家庄。他们夫妻都是地下党,为掩护群众无恙,双双被捕入牢房。鬼子酷刑逼供,满身的血伤,他忍痛坚强。鬼子淫笑放荡,当他的面,剥光她的衣裳,摁地上。他嘶吼绝望:“我说……”泪水直淌。“不要讲……”一声声撕裂夜的寒凉,她哭断肠。她被释放。雁影茫茫,悲鸣独唱。他不知妻子还是被轮奸。月后,她拨开一帘悲怆,毅然狠下心肠,喝药小产,凋残一地的凄凉。“日本投降……”欢呼声响彻街头小巷。她欣

  • 精英之选——金道精英书架2017精华书目

    读书使人充实,讨论使人机智,笔记使人准确,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使人善辩。凡有所学,皆成性格。——培根金道的老朋友都知道,“精英书架计划”一直是金道市场部的“保留节目”。这是金道“IT堂”俱乐部面向会员发起的免费读书俱乐部,每季度请业内专家为大家推荐三本好书,书目包罗万象,尤以IT技术、经营管理、经济财经、健康养生、心灵启迪等为主。当今时代,信息泛滥,时间尤显宝贵。“择其善者而读之”就愈显重要了。看什么书会让我们真的从中受益呢?我想答案见仁

  • 【月读】对人生的追问,我有四个答案

    “人生的意义就在他会用心思去创造要是人类不用心思便辜负了人生不创造便枉生了一世”人生的意义一、人生没有目的人们常常爱问:人生有没有目的?有没有意义?我以为人生不好说目的,因为目的是后来才有的事。我们先要晓得什么叫做目的。比如,我们这次来兴安,是想看灵渠,如果我们到了兴安,而没有看到灵渠,那便可以说没有达到目的。要是目的意思,是如此的话,人生便无目的。乘车来兴安是手段,看灵渠是目的,如此目的手段分别开来,是人生行事所恒有。但一事虽可如此说,而整个人生则不能如此说。整个宇宙是逐渐发展起来的。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