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鬼话三更12章

2017/12/16 5:55:0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鬼话三更

第12章 锉骨扬灰
栓子顺着山路直接下了喇叭沟,我们也紧跟上去,由于上一次我和玻璃在这里面遇到了那阵怪风,所以这一次下来格外地小心。说明http://www.163woman.com/但是我却没有什么不祥的预感,因为我的额头并没有感觉到痒。栓子径直往喇叭沟里面跑去,在一簇山枣树前前停了下来了,那簇山枣树在喇叭沟的坡下面,与沟底开的田地隔着一条排水沟。喇叭沟里有两条这样的排水沟,位于田地两边,顺着喇叭沟呈南北走向。这是开地人挖出来的,防止在雨季庄稼被淹。其实,在我看来这是多此一举,周围喇叭沟的沟底整体上是北高南低,就算到了雨季,水也自然而然流出去,绝对不会停留在这里。栓子指着那簇山枣树嘴里喊道,“碎了碎了!”
  我和玻璃走近一看,看到山枣树下放有一个扁平的石块,旁边还有几块石头。在石块上残留一些类似于石灰一样的东西,我和玻璃看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阅读http://www.163woman.com/这时栓子一把拨开山枣树,就在山枣树被拨开的瞬间,我突然感觉一个寒战,然后额头开始有点发痒了。我和玻璃向山枣树后面看了一眼,然后不由自主对视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的额头逐渐痒得厉害了,看来这个地方又变得不安全了,我说玻璃快走,这地儿要出事。
  玻璃自然知道要出什么事,和我分别拉着栓子一只手臂就往外冲,其实栓子是被我们给架出去的,因为过程中一直在挣扎。
  我走出喇叭沟时回头一看,感觉喇叭沟内变得雾蒙蒙的,看不清楚里面的东西,但是玻璃却说没什么变化。
  “那堆碎骨骸是谁的?这可是锉骨扬灰,谁跟谁这么大的仇恨?”玻璃问。
  我说,“明知故问,那骨骸肯定是那个赵老太太的,至于是谁故意破碎的,我想只能是一个人。阅读163woman.com
  “你是说来富叔?”玻璃压低声音说。
  “因为只有是他,这个故事才能连起来。”
  玻璃听了点点头,但是考虑没有证据也不能下定论。
  我确实是在猜测,我本来想如果那里附近有“鬼圪针”,那么我就有六成把握断定是来富叔。但是我刚才看了那簇山枣树附近并没有“鬼圪针”,这就不能证明来富叔一定去过沟底了。
  我把这事和玻璃一说,玻璃说,“你糊涂啊,如果是来富叔,他肯定不会走我们今天走的路线,而从那块地到喇叭沟底最短的距离是我上天被推下来的地方,在坡的中间位置是有一大片‘鬼圪针’的,上次我裤子就粘了不少上去。”
  “粘在裤子上确实是可以解释的,但粘在来富叔头上就不太好解释了!他又不能靠头跑下来!”
  “说你榆木脑袋一点都不冤枉,他要是从那里在爬上去呢!”
  玻璃这么说也有几分道理,从沟底上去的话最短的距离就是直接爬上去,而且相对于其他位置,那里似乎要坡的多,想上去的话也不是难事。163女性网
  玻璃又接着说道,“当然,这还是推测,不能作为证据。要想找证据,第一就是逼问来富叔,这个估计很难办到,弄不好还会伤了和气,除非我们百分之百确定是他。第二就是问栓子,他既然知道这个地方,说明他曾经来过这里,只是他有一句没一句,估计也挺难。”
  玻璃说到这里想了一会,突然抬头看了看栓子,问道,“栓子,谁倒了?”
  栓子呵呵一笑,玻璃又紧接连连问道“谁倒了谁倒了”,栓子这会有了反应,只见他转身往前走了几步,步伐迈得很大,每迈一次步子身体中心都要下移五公分左右,明显不是栓子的走路方式。突然,栓子摔了一跤,但是这一跤看起来是栓子故意摔的,因为他倒在地上依然呵呵直笑,嘴里依然不停的说“倒了倒了”,跟一个正在学走路的婴儿似的。
  我和玻璃一看,同时叫道,“百分之百!”
  因为栓子是在模仿来富叔走路,来富叔走路时步子迈得很大,非常不稳,好像腿有点问题,这一点我从小就知道。看来栓子现在的每一句话,都是对过某一事情的反映,因为这件事情给他的印象比较深刻,所以他总会反复在嘴里念叨。原文http://www.163woman.com/而玻璃好像发现了这一点,因此也故意诱导他把某个事情表现出来。这时我突然想起一句话,就是玻璃训斥我的话“他是疯子,你跟他一起疯吗”。现在看来可不就是这样,想知道疯子在想什么,还就得跟他一起疯。
  “似乎第一个问题有了答案。”我对玻璃说。
  玻璃笑了笑说,“还差一点!”
  我一愣,心想老太太回来的原因已经找着了,怎么还差一点。玻璃说,“来富叔打碎她尸骨的动机又是什么呢?这种仇恨因何而起?”
  这个问题答案很明显嘛,是赵老太太冲撞桂花婶在先,来富叔与桂花婶夫妻情笃,因此锉骨扬灰于后,算是报仇,这样看来逻辑上并没有破绽。版权163woman.com
  玻璃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笑了笑,“看来,你还没有领会花狸猫的话。”然后又说,“算了,我们回去吧,天快中午了,有点饿了!”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回忆花狸猫的话,一句一句斟酌,想找到里面的玄机。直到家我也没发现有什么值得推敲的地方。玻璃最后也实在憋不住了说了一句,“你忘了曹老五的出现!”
  曹老五?我心里恍然大悟,玻璃的意思是说,来富叔之所以破坏赵老太太的尸骨,是因为曹老五的出现,而不是赵老太太原因。我把事情发生的时间重新整理了一下,发现九月十八号上午来富叔送走了赵老太太,桂花婶已经好转了,这说明赵老太太确实不坏,并不是为了害人,所以拿钱有人。但是桂花婶下午太阳快落山时,突然发疯,比之前严重的多,花狸猫再去时,曹老五和赵老太太同时上了桂花婶的身。来富叔应该是在这个时间里二次去了山南,砸碎了赵老太太的尸骨。同时可以推测出,来富叔去的时候也带上了栓子,至于他为什么要带上栓子,这个恐怕只有来富叔自己知道了。
  再分析花狸猫对赵老太太的态度,很显然有偏袒之心,之所以偏袒赵老太太而不是来富叔,那是因为她认为来富叔做错了,所以才有了“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来富叔做错了什么呢,估计很有可能就是锉骨扬灰这件事。这样一来的话,是非立场完全倒了过来,也就是说来富叔不应该去破坏的赵老太太的尸骨,可是,是因为这样做太过分了呢,还是说他报错了仇?如果说结合曹老五的出现,很可能就是来富叔张冠李戴,把曹老五对桂花婶的伤害,想成是赵老太太去而复返,拿钱毁约之人,因此一怒之下,坏其尸骨,以泄仇恨。这样想的话,事情进展的就很合理!如果是事情是第一种情况,即来富叔烧了纸钱,赵老太太走了,但是心里感觉憋屈,于是又去山南破坏其尸骨,但是这样的话不符合常人思维。尤其是来富叔性格本来就老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送都送走了,也就万事大吉了,干嘛还要凭空再起祸端。
  我把想法跟玻璃一说,玻璃也比较认同来富叔是算错了账,报错了仇。因为他在酒桌上也看出来富叔其实是很实在的一个人,不会没事找事,除非别人把他逼急了,才不则手段予以回击。玻璃见识人比较多,一向看人很准,这一次应该不会走眼。这样一来,事情很清楚了,一切都是曹老五从中捣鬼,那曹老五的动机又是什么呢?问题逐渐集中在曹老五的身上了。
  “这次不好办了,曹老五属于横死鬼,连花狸猫都拿他没辙,估计比较凶。现在的问题是曹老五和那个小男孩都被钉魂钉订在了白杨树上,要是释放了小男孩,同时曹老五也必然出来了,到时我们没人制服得了他。但是要不释放他们,赵老太太虽是善良之辈,但是一直耗着,难免会狗急跳墙。”
  玻璃所说的正是我所担忧的,但是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放出来那个小男孩,赵老太太就会走吗,来富叔闯了这么大的祸,他们会善罢甘休吗?我应该做些什么才算是给她一个交代。
  “曹老五这个名字,你们以后别再提了!”吃饭的时候,老妈训斥道,“这个东西经不起惦记。”
  老妈之所以用“东西”而不是“人”,是因为曹老五生前被猴精缠住的时候,表现实在太过怪诞,几乎没有人的行为特点。
  “阿姨,你能说说曹老五的事吗?”关于曹老五之前我也对玻璃粗略说了一些,但是没敢多说,因为事情涉及我身边的亲人。玻璃这种性格自然不会满足我所说,尤其是刚才听老妈说“这个东西经不起惦记”,估计他也发觉用“东西”一词有内容,所以一时来了兴趣,才问老妈关于曹老五的事。结果可想而知,玻璃被训得挺惨,不但是他,把我也连坐在内。
  玻璃一看形势不对,连忙说“吃饱了”,然后拉着我就跑了。真是可笑,我和玻璃连连两天被老妈从饭桌上赶走。太过分了!
  下午我们去了一趟花狸猫家,可惜他不在家,听说他又赶集去了。眼睛不好使,心里却比谁都亮堂。这是玻璃对花狸猫的评价。
  “亮堂有什么用,别人一上午就一个来回,他是早上去,晚上才能回来!”我说道,说这句话时,对花狸猫多少有点惋惜。看相,看风水,算命,摸骨,无一不精,甚至在辟邪之法上也有一定造诣,可以想象他曾经是何等的威风,只可惜晚年失明,以至于生活如此困顿,真是世事无常。
  玻璃在花狸猫住的地方看了看,啧啧称赞,直说花狸猫真会挑地方,房子建的顺风顺水,山水相依。其实我是知道玻璃的水平的,看一些明显的山水布局还行,至于一些住宅风水,他最多只能看三分。
  我瞅了一眼玻璃说,“后天八卦你回去再好好研究吧,你那半吊子水平别老是拿出来炫耀,遇到行家你脸都不够丢的!”
  其实对于后天八卦里涉及的住宅风水我也只是略知皮毛,从不敢乱发表意见,花狸猫的住的地方看起来不错,风生水起。但是靠山住的太近,并且面山而居,水汽不通,住久了于主人不利。如果说明白点,就是气遇山凝结成水,而房子又依山北而建,住久了容易患关节炎,风湿之类的疾病。但是我感觉花狸猫比我懂得多,这个问题他肯定考虑了,而之所以仍然住在这里,估计是因为这座山海拔太低,又是座秃山没遮没拦,并未构成这种格局。
  玻璃被我一下点中死穴,也不再说什么了。我们在花狸猫房子旁的池塘边等了一个小时,依然没见到花狸猫的影子,我感觉这样干等也不是办法,于是我们转身回去了。玻璃临走时竟然偷走了花狸猫门上面的八卦图,这个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在农村,几乎每一家都要在房子的屋檐下,也就是门正上方挂一块八卦图或者放一面镜子,作用就是辟邪挡煞。到底这玩意能不能起到作用,我也不敢说。如果从八卦的本身意义而言,它仅仅是代表一种哲学思想,一种从自然界中悟出的道理,尤其是先天八卦,这和辟邪挡煞,驱鬼护院,没有丝毫关系。而后天八卦通过对先天八卦的拓展,确实将其延伸到人们的日常应用中去了,尤其是阴阳宅风水方面已经有一千多年,将近两千年的历史。但是有多少可信的成分,自然也不好考证。
  “哎,二郎,你跟我讲一讲关于曹老五的事!”玻璃看着我,一脸认真的样子。
  

鬼话三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鬼话三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完整版【追妻上瘾:娘子你是我的菜】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追妻上瘾:娘子你是我的菜】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追妻上瘾:娘子你是我的菜目录预览:第九章赚钱了第十章算计第十一章所谓好友第十二章所谓好消息第十三章人品问题第十四章捉那啥在床?第九章赚钱了或者因为不是自己属意的人吧,不管对方做什么总是不合自己的意。反而是自己的侄女,有空就前来陪她,不光嘴甜还善解人意,知道自己不喜欢玉儿,就......想到此,以前忽略或者说自己刻意忽略的一幕幕串联起来,她面色一变,随即摇头,不可能!大概是觉得落了面子,想要维护自己的脸面,老妇人冷哼一声在丫环的

  • 完整版【厂妹很凶猛】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厂妹很凶猛】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厂妹很凶猛目录预览:第九章太尴尬了第十章吃山药的好处第九章太尴尬了“吱呀!”几十秒钟之后,门开了,王悦婷走进了房间里。我侧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敢乱动。王悦婷关上房门,朝她自己的卧室走去。可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停了下来,似乎还转过身,朝我看了一眼。“难道被她发现了?”我紧张得心脏碰碰乱跳,如坐针毡。大概过了有二、三分钟,王悦婷才终于推开门,走进了自己的卧室。我暗松了口气,合衣躺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第二天清晨,我被一阵“

  • 完整版【大靠山】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大靠山】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大靠山目录预览:第9章拒绝做市长秘书第10章跟踪第9章拒绝做市长秘书就算万浩鹏不再说话,郝五梅也清楚,这贱人一定和莫向南市长有关系。只是他什么时候搭上莫向南的,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你什么时候认识莫市长的?”郝五梅又追问了一句。万浩鹏这才从发愣中醒了过来,吓了一跳,赶紧回应郝五梅说:“我不认识莫市长,而且我也不知道新来的市长姓什么叫什么。”郝五梅不确定地重新盯住了万浩鹏,这贱人的样子看上去很真实,不像说假话,她不得不又问:“是不是海宁市长之前认

  • 完整版【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目录预览:第9章:管账,信任第10章:吃吃吃、爽爽爽第11章:发现,坦白第12章:发现,羞涩第13章:手艺,生病了第14章:商量,解气包第9章:管账,信任顾漫漫小心意翼翼的收好戒指,然后一脸好奇的看着沉默不语的学长。这个男人,是她从高中就一直暗念的男人,在他离国求学时,不顾一切睡了他,结果生下了二宝,如今他成为了自己的丈夫,这种感觉怎么有种不真实。“看着我干嘛,吃饱了吗?吃饱就回去。”“哦,吃饱了。”看到对

  • 完整版【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目录预览:009真是个坏脾气男人010次奥,她上当了011这蛇成精了012有异性没人性啊013你筷子挟过的我不要014烫个大洞好溜鸟009真是个坏脾气男人“咳,咳。”秦子沫努力想要把那吃下去的东西给抠出来,可是并没有什么用。随即她一阵后怕,想到这个妖艳美男是个惯使毒的高手,他不会是给她吃了什么奇怪的毒药了吧?想到这,秦子沫不由的用满是狐疑的目光盯着眼前的这个美得如妖般的男人,有些胆战心惊的问道:

  • 完整版【书名:邻家有美初长成】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书名:邻家有美初长成】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书名:邻家有美初长成目录预览:第九章家乡味道第十章校花对我笑第九章家乡味道郑飞,对不起,考试的时候没有帮到你!李艺涵满是歉意的说道。我看着李艺涵带着歉意的俏脸,那灵动的眼睛,嫣红的薄唇,脑海中突然想起了考试之前的事情,李艺涵隐藏在宽松校服下面的饱满……我没有忍住打量了两眼,有了之前的触摸,饱满的规模也有迹可循!郑飞?你怎么了?要不要去医务室?李艺涵见我发愣,疑惑的问道。我回过神来,连忙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我……没事!你不用道歉,那个

  • 完整版【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目录预览:008我没有骗你,绝对超薄款!009难不成你还真是陆淮璟的太太?010沐琛不是你可以靠近的男人011你到底要我怎样才肯原谅我?012苏瑾是我的太太013要离婚?008我没有骗你,绝对超薄款!苏瑾抱着箱子和苏梵梵走在路上,觉得那个老板绝对就是故意整她,打欠条跟卖不卖的出去这些套套有什么关系?一旁的苏梵梵看到一辆出租车驶过来,招手喊停,上车后,直接让司机开车,全然不顾苏瑾。“你自己说的打欠条,你

  • 完整版【高冷老公蓄谋已久】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高冷老公蓄谋已久】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字:高冷老公蓄谋已久目录预览:第9章会喝红酒吗?第10章叮嘱他们要节制第11章第二夜第12章几乎无法承受第13章他给了她一百万第14章夏总夫人的警告第9章会喝红酒吗?叶朔没有送顾清幽回江宅,而是送她去了江氏集团。江氏集团作为C市的第一集团,坐落在C市最繁华的地段,大楼足有八十八层。顾清幽第一次来这里,震撼于江氏集团恢弘的同时,她极力表现出对这里的熟悉,面对一路上跟她打招呼的员工,她都回以夏清晨式的优雅微笑。她当然需要这样做,毕竟夏清晨过去

  • 完整版【亿万缠情:腹黑总裁不给力】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亿万缠情:腹黑总裁不给力】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亿万缠情:腹黑总裁不给力目录预览:第9章:决定第10章:挑衅的下场第11章:受辱第12章:困难也要咬牙下去第13章:迟到第14章:签不签由你第9章:决定不管如何,妈妈的病还是得先治,既然改变不了,她也不会去试着改变。因为她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个金钱。再次来到郎家,皮佳盈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这里给她太多不好的回忆,让她真的不想再迈入这里一步。可现实却不允许她不进去,站在大门口,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打气加油,最终还是走了进去。管

  • 完整版【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目录预览:第九章捉奸?第十章不过是个高中生第十一章又是勾引?第十二章尝试爱她第十三章陪我吃饭第十四章她的脆弱第九章捉奸?“夜总?”莫离立刻感觉到手中的纸巾像是烫手芋艿一般,脸色微微的带了一些尴尬!为什么炎哥哥给她的感觉像是捉奸一样?不过这个想法只在莫离的脑海里回荡了一圈,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呵呵,怎么可能呢?炎哥哥和自己又没有什么,怎么存在捉奸的问题!莫离暗自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真是胡思乱想!此刻的夜炎冷冷的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