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书名:扯蛋吧青春》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15 23:08:3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书名:扯蛋吧青春

第一章 借种
   大王村,最出名的应该就是王二狗了。网站163woman.com

    面庞清秀,个头不低,才十六岁已经有一米八了,在十里八乡都算是高汉子,如果不是生来皮肤就黑不溜秋的,兴许他还能更加帅气一些。

    “二狗蛋,傻大个,一天到头没事干,穷光棍,没娘汉,屁股脏了没人管。”

    二狗这会心情正好,大热的天,太阳快把他的皮都晒烂了,这不刚刚溜到张二愣家地里摸了个西瓜吃了,在村口一边哼着歌一边摇着步子,忽然一阵小孩的声音传入耳朵,他顿时就怒了。

    “他妈的谁在背后说老子的坏话,滚出来,你才没娘,你全家都没娘。”他怒吼着四面环顾,就看到巷口两个三四岁大的孩子正一愣一愣的看着他,其中一个眼睛里带着泪,显然是被吓到了。

    “刚刚是你们两个在损我是么,快说,谁教你们这些的。”二狗瞅着两个小孩就恶声恶气的吼道,他从小没爹没娘,这是他的逆鳞,他不吮许任何人说,特别是去年他八十多岁的奶奶去世了以后,谁敢在二狗面前提他没爹没妈的事他就瞪着眼睛跟他急。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是张二愣教的,有本事你找他去,妮儿,快跑。”两个小孩中的小男孩胆子较大,冲着二狗喊道,拉着小女孩就跑。

    “嘿,三九家这小子倒是个爷们,有义气。”二狗冲着他们俩的背影笑了一下,两个小孩子,他还没那么小的度量和孩子置气,只是想到小家伙刚刚说的话,顿时牙根就恨得痒痒。“张二愣,你个王八蛋,老子不就到你家地里摸了两个瓜,至于让你把老子记恨成这样吗,又不是把你媳妇给睡了。”

    不过他这么说着,忽然眼睛就瞅到了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往村头走来,顿时眸子就亮了,这个女人正是张二愣的女人田萌,听说是城里的女人,生的一副白嫩样,虽然个头不大,但是屁股挺大,穿着汗衫,胸前白花花一鼓一鼓的摇来晃去,看的二狗两眼顿时就直了,下身的软虫顿时就变的坚挺了起来,顶着裤子生疼。

    二狗有个秘密在村里只有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哥们还有他已经去世的给他洗过澡的奶奶知道,那就是他下面的东西比别人的大很多,即便软的时候看上去都比别人大的很多,完全硬起来完全就是一根楸把,此刻被刺激了,浑圆的头头就要从裤子上面顶出来。原文163woman.com

    “二狗,你咋啦,怎么一脸通红啊。”田萌看着二狗奇怪的样子不由停下来问道。

    “田嫂啊,我没事,你去地里啊。”二狗有些尴尬的笑道,只盼望着田萌能赶紧走,他担心她发现自己的秘密一品江山



    不过他裤裆前面顶着那么大一坨东西,田萌想要不发现也难啊,顿时就奇怪的看着二狗。

    “二狗,你是不是又到谁家偷了甜瓜,塞到裤裆里不难受啊。”田萌笑着看向二狗,眼睛里带着玩笑,二狗经常到人家地里偷瓜吃,这个事情在村里不是什么秘密。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我,我没有。”二狗被发现了自己的秘密,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有,没有你裤裆前面是什么,来给嫂子看看你偷的啥瓜,还塞到裤裆里。”田萌笑着就朝二狗的裤裆抓来,二狗连忙躲开。

    “你还是城里的女人呢,怎么能随意的抓男人的求,你就不怕给别人看到说闲话啊。”二狗一脸通红的看着田萌说道,脸上带着一股温怒。

    “哟,还害羞了,就你那点东西,我还不爱看嘞,我就是想看看你是不是又去我家地里偷瓜了,给不给看,不给看我就去给村长说你天天都去我家地里偷瓜了。版权http://www.163woman.com/”田萌一脸威胁的看着二狗说道,她也拧住了,刚刚在家里受了气,心里本来就不爽,这会心里火气噌的就出来了。

    “嫂子你今天就饶过我吧,不过我真的没有偷瓜。”二狗急忙说道,这是打死都不能承认的事情,村长因为偷瓜的事都找他谈话几次了,说他再让抓住偷瓜的话以后就不给饭吃。

    当然,王二狗知道村长的话是骗人的,村长老陈其实是个老好人,不然也不会从村里出钱让他把初中都给读完了,再说王二狗现在还帮村里看果园着呢。

    “那你让我看你究竟偷的什么瓜,竟然还藏在裤裆里不敢见人,难道是金瓜啊。”田萌越说越来劲了,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盯着二狗的裤裆看。

    二狗猛的就怒了。163女性网

    “你这女人咋就不饶人了,去求了,我让你看,但是不能在这里,我好歹现在也是个大人了,这光天化日之下的脱裤子多丢人啊。”二狗顿时就怒气哼哼的说道,他算是豁出去了。

    “那好啊,正好到我地头去,那一片小林子里啥都看不见,你让嫂子看看你偷的啥瓜,你让我看我保证以后你再到我地里偷瓜我就当没看见,怎么样。”田萌开出了一个很诱人的条件,眼睛咕噜的翻着不知道在想啥。

    王二狗顿时就很没出息的点头了,他心想,只是脱了裤子给这个娘们看看求,又不会少啥,他一个大老爷们,即便是被人看到也是她田萌丢人。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到了田萌地头。

    田萌的地距离王二狗看的果园不远,她说的那片小林子正好靠着果园的土墙根,说是小林子其实也不过就是百十棵树,不过从外面看里面还真看不清什么。

    到林子里,田萌顿时就催了起来。

    “赶紧脱,让我看看。”田萌一脸的兴奋劲,好像是王二狗的裤裆里真的藏了一个金瓜一样。

    “你确定啊,我脱了你可不许在村长面前说我是流氓。”二狗还是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说你个小家伙毛还没长齐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就你还流氓,看你那小样。”田萌刚说完,就完全愣住了,看着眼前一根巨大的正在耀武扬威的求,她嘴巴张的里面都能塞下一颗鸭蛋了——
第二章 秘密被公开了
    “你,这,怎么可能这么大啊。”她竟然情不自禁的上前一把抓住了王二狗的求,她娇小的手竟然一把握不住。

    “噢???”二狗被她一抓,顿时就很没出息的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声音,不过他很机灵,知道在女人面前这样是耍流氓,赶紧说道。“嫂子,你看,不是瓜吧,我可以走了吧。”

    他现在就想赶紧回自己的果树地,一个人钻在自己的小房里不出来,整个人脸上都是火辣辣的烧,就连刚刚准备到村里去吃饭这件重要的事情都给忘记了。

    “不能。”听到他要走,田萌顿时就叫道,但是也忽然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松开二狗的求,伸手就抓住二狗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

    “二狗啊,你说嫂子的胸摸着美不美啊。”田萌诱惑的说道,舌头在嘴唇上狠狠的舔了一圈,竟然是发情了,想起自己男人那根泥鳅一样的求,她顿时就感觉浴火焚身不能自拔,恨不能立马就把这根塞到自己下身的泥潭里狠狠抽几下。

    “美,可是。”二狗犹豫了,田萌虽然已经二十七八了,但是还没生娃,但一对胸却非常的软,非常的大,摸上去感觉舒服极了,这是他第一次摸女人的胸,顿时竟然有些手足无措,既想要继续摸又想赶紧回自己的果树地。

    他呆住了。

    “二狗啊,你这根大家伙估计村子里都没几个人知道吧,想不想和嫂子亲热一下啊。”田萌这句话完全是非常露骨了,直白的勾引王二狗。

    “可是,你是张二愣的媳妇。”二狗还保持着一份清醒,艰难的说道,手却在田萌的衣服里面不断的揉捏着,他无法抗拒这份诱惑,他心里甚至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混蛋,但是还就是想握着不放手。

    “别给我提那个死人,他下面那玩意小的和根泥鳅一样,结婚这么久都没孩子我怀疑就是他的种不行,嫂子就当是找你借种了怎么样啊。”田萌说道,一把把呆滞的二狗给推到在地上的草丛里骑在他身上,顺手竟然把他的裤子给扒了下来,一只手握着他的大家伙不住的翻弄。

    二狗本来还想说几句不能对不起张二愣之类的废话,但是忽然想到张二愣平时对他耍的那些阴招他心里顿时火就起来了。

    “算求,一不做二不休,张二愣你敢背后拆老子的台老子就在背后搞你媳妇,这可是你媳妇勾引我的。”他想到,顿时就一把把田萌抱在了自己怀里,手顺着她的衣服进去在她的大屁股上揉了起来,越揉就越感觉冲动,越揉就越感觉浑身都在充血。

    “嫂子,我受不了了。”张二狗感觉自己快到极限了,露在空气中的大家伙此刻脑袋都变成紫色了,他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

    “啊,又大了,嫂子都不敢坐了。”田萌露出惊讶的目光,不过还是麻利的褪下自己的裤子对准就坐了下去。

    “啊,不行,你在上面,你在上面,太大了,我不行。”田萌顿时就感觉下身完全装不下那个大家伙,平日里她都面对的是自家那个小泥鳅,哪里见过这么大的物件,顿时就翻躺在地上,两腿分开成反八字,一口泥潭正对着二狗。

    看到她腿根正闪着水色的泥潭,二狗知道这娘们已经发骚了,顿时就毫不留情的趴了上去,一根大求毫不犹豫的就塞了进去。

    “啊,慢点,慢点,疼,疼,慢点。”田萌顿时就叫道,只是很快她的声音就变成了放浪,把二狗的腰抱的紧紧的,不住的在乱叫,好在大中午的本来这里就没人来,林子本来又隔音,她乱叫也没人能听见。

    二狗听到她的叫声就更加起劲了,更加快速的**了起来,他只感觉自己快要升天了,浑身都爽的很,一点也不想停下来,只是这个时候身下的田萌已经在求饶了。

    “放过嫂子吧,停一会,停一会,你太厉害了,你这个小东西怎么这么厉害啊。”田萌一边笑一边哭的说道。

    “你刚刚在村口堵住我的时候是不是已经知道我没有偷瓜了。”二狗忽然问道。

    田萌一愣,顿时就笑道:“傻弟弟,你才知道啊,我那会只是感觉你裤裆里不对劲,但我没想到你竟然有这么一根大家伙,这简直是所有女人的宝贝啊。”她说道,眼睛里还散发着阵阵春光,再次抱着二狗的屁股晃动了起来。

    她发骚,二狗也不含糊,又弄了个把小时,田萌都已经快要昏死过去了,他这才放出了一股精华,直冲田萌的心坎。

    “舒服,啊,舒服,我快要死了,我不行了。”田萌顿时**了起来,闭着眼睛死死的把二狗的腰抱住,又哭又笑,显然是舒服到了极限,泥潭里也喷出了一股热水,顿时让二狗也感觉舒服了许多,不过他还是抽了出来。

    “死人,你在里面多留一会能死啊。”田萌恢复了过来,看着他笑骂道,只是脸上的表情已经变成了媚笑。

    过了小会,待他们俩都穿上衣服坐在地头的时候,田萌才一脸神秘的问道:“弟弟,你真的是第一次啊,怎么这么生猛,干的我死过去了两次了。”

    “屁话,肯定是第一次,咋啦,不行啊。”二狗还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是,一般男人的第一次都不行,进去没拨拉几下就出了,你这第一次竟然都弄了个把小时,你那简直是个神求啊,特别最后那下子真有劲,看来嫂子这借种估计能成。”田萌的脸上闪着阵阵光泽,不知道是因为刚刚被王二狗给喂饱了的缘故还是因为想到自己可能会有孩子了。

    天知道,她真的想要有个自己的孩子,结婚已经快八年了,她这肚子都没任何起色,虽然说张二愣下面那玩意的确不行,但是村里人都还是会把问题给归结到她身上的,她是个女人,不想受那么多的风凉话就必须要快速生个孩子才行。

    王二狗不知道的是,田萌为了这个梦想,也为了自己借种的秘密不泄露出去,当天回去就拉着自己的死鬼丈夫张二愣到县城里抓了好多生娃的秘方开始逼着自己男人吃,这样她哪天忽然怀了娃也不会有人怀疑啥了。

    毕竟是睡了人家媳妇,这是亏心的事,回村的时候,二狗瞅着谁看自己的眼神都感觉人家是在瞪他,脑袋一缩一缩的。

    “狗娃,你是不是又干啥坏事了,丢了魂一样没神。”二狗正走着,忽然一个声音从耳边炸雷般的想起,他猛的一惊,就发现村长陈耕正站在自己面前,一脸威严的看着自己。

    “我,我没干坏事,就回来吃饭。”二狗抬起头说道,但声音里却没有几分底气,他就怕自己和田萌的事情让人给知道了。

    他虽然在村里很横,但是这种睡人家媳妇的事情还是头一次干,心里很是害怕,甚至有些后悔被田萌勾引搞了她,不过想到那个女人的美妙滋味,他顿时又有些异想翩翩。

    “我给你说话呢,你他妈竟然还敢跑神。”陈耕看到二狗竟然走神了,顿时就没好气的一巴掌朝他头上拍了过去,二狗没躲过去,顿时脑袋就挨了一下。

    “我真没干坏事,我饿了,吃过饭还要回园子里看着,园子里桃子正美,指不定那个家伙嘴馋就过去偷了。”二狗忽然回神了,赶紧露出一脸担心的样子说道,他知道,果园就是陈耕的心窝子,只有说关于到果园安危的事情陈耕最买账。

    陈耕想想也对,这小子就算是捣蛋也顶多就是到张二愣家地里偷几个瓜,还是村里的果园重要。

    “算求,以后想吃瓜直接到家里吃,我等会去找张二愣要几个给你留着,果园你可要看好了,今年村里的开支可要靠着它咧。”陈耕想了想,放过了王二狗,还给他许下了一个好处,这大热的天他自己也想去吃两个瓜解解渴。

    “真的啊,老陈你太好了,你放心果园我一定看的好好的,没人能从里面拿走一个果子。”听到有好处,二狗顿时就笑呵呵的赶紧表态,拍着胸脯保证道。

    “你个怂样,没出息的货,几个瓜就把你给收买了,饭在灶上给你热着嘞,赶紧吃完了滚到地里看果园去。”陈耕笑骂道,就背着手朝村委会走去。

    二狗当下就一溜烟跑到灶房去了,揭开锅盖,也不管锅里的菜是个啥抓起馒头就往嘴里送,他饿了一早上又和田萌鬼混了一回,这会饿的腿都软。

    吃完饭,二狗背着手摇晃着身子走在出村的路上,鬼使神差的,他竟然饶了一条巷专门路过了一下张二愣的门口,偷偷往他家里瞄了一眼,看到张二愣正和田萌坐在胡同里吃饭一脸平静的样子,顿时心里就放心了很多。

    看到两个人都没看到他,他赶紧就撒腿往果园里跑,直跑到果园地头搭建的房子里躺在自己的床上这才松了一口气。

    “妈的,王二狗,你胆子也太小了,不就是睡了他张二愣的女人吗,又不是捅破了天,怕个球,就算是被抓住了你不是还未成年吗,国家也判不了你。”

    他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给自己说道,嫌自己太胆小了。

    出奇的,这一巴掌下去他心里的恐慌竟然消失了,脑袋里竟然开始想着村里哪家的媳妇最漂亮了,躺在床上,不由下身的求又硬了起来,他又暗骂了两声自己没出息的话,天热带来的沉闷感觉传来,他缓缓的睡了过去。

    果园的另一头还拴着一条黑狗,有人进来的话狗就会叫,所以他睡的很踏实。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睡觉的这会,一个关于王二狗有一根驴子一样的大家伙的消息已经在村里传开了,坏事传千里,特别是这种八卦性质非常强的消息,在村子这个不大的集体环境中,不到个把小时这个消息基本已经成为了人们嘴边的一个神秘的故事,等到二狗醒来肚子饿再回到村里吃饭的时候就发现村里人一个个看他的眼神都带着惊奇。

    “狗娃,听人家说,你底下长了一个茄子一样的大求,是不是啊。”二狗刚刚走到村长门口就听到一个调侃的声音传了过来,回头看,是村长斜对门的刘八宝,此刻正端着饭碗蹲在门口看着二狗一脸打趣样。

    听到这话,二狗顿时心里就是一惊,心想难道自己和田萌的事情让人给看到了,不过还是一口就骂了过去。

    “哪个王八蛋敢背后说我坏话。”他怒气冲冲的看着刘八宝问道。

    “哟,这么大的火气啊,看来这事是真的了,我也是刚刚去村里买烟听人说的,听说是村头的黄大脚传出来的。”刘八宝看着二狗一脸的怒样,笑了他一下,才缓缓说道。

    王二狗顿时就愣了一下,心里暗道坏了,田萌和他争执的那会正好是在黄大脚的门口,怕是被她看了全部,顿时拔脚就往村头走去。

    “狗娃,你干啥去,那黄大脚不过就是个寡妇,你还真准备和她闹啊。”刘八宝看着二狗喊道。“再说男人有一个大求也是个好事,让他们说说有不会少两斤肉。”

    邻里街坊的,刘八宝可以说是看着二狗长大的,对他还算不错,感觉他要去找黄大脚的麻烦,赶紧说道。

    “我就是要去找这个女人的晦气,好多东西弄不明白我心里不踏实。”二狗主要还是说最后那句话,刘八宝喝了一口汤起身看,他已经消失在巷口了,顿时就摇了摇头继续蹲下吃饭。

    村头,二狗先是在黄大脚家门口瞄了半天,看到她家里面没其他人,这才大步走了进去,刚进门,就看到黄大脚正坐在自家床上发呆,二狗走进来她竟然都没发觉到。

    “黄大脚。”二狗冲着她猛喊道,吓了她顿时就从床上跳了下来。

    “狗娃,你想死了啊,跑到我家里吓唬我来了,你信不信我马上去找村长给你来个全村批评,说你欺负烈士遗孀。”黄大脚看到是二狗,顿时浑身的凶气也冒了出来,盯着他吼道。

    的确,黄大脚算得上是烈士遗孀,她男人以前是部队的,退伍后在家得了一场大病直接就蹬腿了,留下她一个寡妇,村子里女人嫁得早,她今年也不过二十五六岁,长的也不差,按说再找个婆家也不算很难,只是她就是不愿意走,好在他男人家里也不在意,公婆也都跟着小儿子去了其他村,她自己家里也管不到她,所以她就一直单身了。

    原来有个四十多岁的光棍上门想要欺负她,结果被她打的狗血喷头还告到了村长那里,村长专门开了一次全村大会在会上说她是烈士遗孀,是被国家保护的,谁也不能欺负,从这以后烈士遗孀四个字就成了黄大脚的一张护身符。

    “别用你那套吓唬我,我只是来问你,我的秘密是不是你给泄露出去的,你是咋知道的。”二狗一脸凶气的看着黄大脚的说道,关于黄大脚的故事他早就问过村长了,村长说过本来她是不算烈士遗孀的,只是看她一个女人家怪可怜的,担心别人欺负她才给她编了这么一个名头,所以他根本就不在意黄大脚的威胁。

    “你的秘密?”黄大脚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想到了二狗在说什么,顿时就露出一脸玩味的笑容,看的二狗有些浑身发毛。

    “不错,是我说出去的,早上你和田萌去小林子的事情我全都知道了,我就偷偷跟在后面,你们往后看的那会我在远处瞄着,我就知道你们肯定会去小林子的,整个村里能偷人的地方也就只有那里了。”黄大脚直接就说出了所有的事情,顿时二狗的脸色就变了,一脸的惊恐。

    “那你准备干啥。”他眼神飘忽不定的看着黄大脚,心里已经做好了被扭送到派出所的准备了。

    “没想干啥,只是有些好奇,也想看看你下面究竟是不是长了那么大一根,我早上离得远,看不清楚,就想要距离近一点的看看。”黄大脚舔着嘴巴说道。

    她男人死了有三年多了,她一直都旱着,忽然碰到这么一个奇葩,怎么能够放过啊,两只眼睛冒着想要把二狗吃掉的光芒。二狗也不傻,经历的早上的事情他现在也变得圆滑了很多,知道女人和男人一样都是有需要的,顿时就知道黄大脚也想和他做那事,不过他还必须要吊着她的胃口。

    “给你看行,但是你要发毒誓,不能把我和田萌的事情给说出去。”二狗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黄大脚愣了一下,顿时就冲着他大笑。

    “看不出来你还挺精啊,好,我发誓,永远不会把你和田萌的事情说出去,不然就让雷给劈死,这下可以了吧,赶紧让我看看。”黄大脚说道,顿时就露出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盯着二狗的下面。

    二狗听到她发誓,顿时心里就一阵轻松,虽然自己的秘密被公开了,但是好歹不影响什么,顶多就是给村里多了一个饭前的闲话,他和田萌的事情才是他最担心的事情,这件事情才是他最害怕的事情。

    顿时也不打瞪,解了裤带露出一根已经发怒直立的长蛇暴漏在黄大脚的面前——
第三章 奇怪的力量
    “我的妈呀,这得有一尺长了,田萌她那么小的身板能受得住啊。”黄大脚看到眼前的东西,顿时就一脸惊讶的说道,眼睛却死死的盯着这根长蛇,一只手迅速就握了上去,火热发烫的感觉从手心传来,顿时她下面的泥潭里就洪灾泛滥了,她也是女人,三年大旱早就让她扛不住了。

    “狗娃,嫂子和你商量个事情,你能不能用你这个大家伙也给嫂子捅捅,就和你和田萌干的那样。”黄大脚顿时说话的声音都软了很多,把二狗当孩子一样哄了起来。

    的确,二狗的年龄的确还是个孩子,不过他的心智已经成长了起来,顿时就摇了摇头收回了自己长蛇提起裤子系好裤带看着黄大脚。

    “嫂子,我已经犯了一次错了,不能再犯错了。”二狗虽然嘴上这么在说,但是眼睛却还在不住的看着黄大脚身前的一对胸,眼睛死死不愿离开,他是心里害怕,担心自己和黄大脚的事情再让人给看到了,那就麻烦大了。

    他最担心的还是怕让村长知道这件事情了然后不管他了,连果园都不让他看了,那他就真的可怜了,连吃饭的地方都没了。

    “怂样,你怕个球啊,嫂子是女人嫂子都不怕,不让人知道就行,你害怕让人看到不会晚上再过来啊。”黄大脚一边翻着白眼看着二狗,一边却拉着他的手顺着自己的衣领塞进去握住自己胸前的一对浑圆的饱满。

    “怎么样,嫂子这一对不比张二愣他媳妇的小吧,包你舒服。”黄大脚继续诱惑着,二狗感觉手心传来的一阵阵柔软舒服感觉也忍不住狠狠的抓了几把,顿时黄大脚就忍不住喘了两声,二狗听到这个声音赶紧把手抽出来,他担心这个女人忍不住了现在就要他和自己弄。

    “嫂子,我得走了,我刚来的时候好多人都看着呢,加上你把我的秘密给漏了出去,我担心在你这呆的久了有人会乱想。”二狗退了一步说道。

    “那好,你记得嫂子晚上给你留门,你一定要来啊。”黄大脚一脸媚意的看着二狗,恨不能现在就把他给吃了。

    “好,一定来,一定来。”二狗赶紧答应着,他现在只想先离开这里,不过走到门口他忽然又停住了,回过头看着黄大脚。

    “嫂子,为了不让人说闲话,你还得骂我几句才行,等我到院子里了,你扯开嗓子就像平日里那样的骂,越凶越好,行不。”二狗眼球咕噜的转着看着黄大脚说道。

    “狗娃,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鬼精啊,算了,嫂子就听你的,只是你晚上一定要来啊。”黄大脚说道,叹了口气,她知道二狗心中的担心。

    黄大脚忽然抬起了头,眼里的目光变成了恶狠狠的,死死盯着二狗,看的二狗都一阵脊背发凉,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刚刚冲着他媚笑挑逗他的那个黄大脚。

    “死狗娃,别人欺负我就连你一个毛头小子都欺负我,老娘不就是给人说你下面的家伙大,你那家伙硬起来和茄子一样鼓在那里哪个人看不出来,还敢到我家来跟我闹腾,看老娘我今年不弄死你。”

    黄大脚的家里忽然传出了一声怒骂,然后路过的几个村民就看到二狗飞速的跑了出来,背后还跟着一块砖头,顿时一个个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关于二狗和黄大脚的事情他们都心里都清楚,村里都传开了。

    回到自家果树地里,二狗的心里还在嘭嘭嘭的跳,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刚刚进出黄大脚家的情形,发现自己没有露出什么马脚,这才长呼了一口气,却忽然想到黄大脚刚刚说的晚上给他留门的事情,不由心中再次嘭嘭嘭的跳了起来。

    他早上才尝了女人的味道,食髓知味,想到刚刚握着黄大脚胸的感觉,顿时身上又是一阵燥热,顿时就有些期待晚上的到来了。

    人就是这样,有了第一次就不怕第二次,和田萌的事情得到了黄大脚的保证,现在二狗浑身都感觉飘飘然,他忽然发现自己挺厉害的,村里的王二憨四十多岁了都还没媳妇,自己不过才十六岁就已经碰了一个女人,晚上再捅了黄大脚就两个了,一天之内捅了两个女人,他顿时心中就产生了一股骄傲的情绪。

    “不行,我要养养才行,听人说这个事弄多了坏身子,我得先睡会。”二狗自言自语道,再次睡了起来。

    不知觉的,他一觉醒来发现天已经黑了,打开灯看着墙上的表发现已经九点多了,猛然想起晚上黄大脚还给他留门了,顿时就噌的起身,抬起头就先看到桌子上放着的一碗菜和一个馍,顿时知道陈耕肯定是来给他送过饭了,他正好也感觉肚子饿了,三下五除二把饭给扒光,然后先是从果园那头把黑狗牵过来拴在这头,这才摸回了村里。

    黄大脚果然给他留门了,一推就开,他偷偷的溜了进去,然后把门给插死,看着黄大脚家的灯还亮着,知道她还没睡,蹑着步子就朝她贩子里走去。

    毕竟不是什么光明的事情,他心里还是有些虚。

    “你咋这会才来啊,我等急死了。”黄大脚看到他进门,顿时就责备道,不过还是一把把他给抱住了,显然,她已经发情了。

    被她这么一抱,感觉到胸前顶着的一对胸,二狗顿时火气也起来了,一言不发抱起她就往床上一扔。

    “我睡了一觉刚刚起来,专门来伺候你这个**。”二狗说着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黄大脚也急不可耐的脱着自己的衣服,只是当她赤着身子看到二狗身下的巨蛇后,她还是退缩了。

    “好大,你慢点,我这泥潭好长时间没给人捅了,我怕受不了你那家伙。”二狗趴上来了,黄大脚死死抓着他的巨蛇犹豫的说道。

    “你怕啥,田萌那么小的身板都能受得住你受不住啊。”二狗鼓励着她,其实他没说他捅田萌的时候下面的蛇其实只进去了多半,有少半都进不去,田萌的泥潭太浅了,容不下他全部。

    “我没说受不住,你慢点,这么大的求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啊,今天我要好好做一次女人。”黄大脚说道忽然放开了握着二狗长蛇的手,二狗顿时就对准泥潭捅了过去。

    第一感觉是紧巴,好像是被松紧绳给勒住了一样,一真舒服的感觉让二狗浑身都在颤抖,不由闭上了眼睛。

    “慢点,慢点,疼。”黄大脚果然受不住,不过她很快就抱住二狗的屁股往下压去……

    “你这个死鬼,要不是我平日里经常用黄瓜自己弄,这会早就让你给撑破了。”黄大脚泄露了自己的秘密,她也有需要。

    二狗只是嘿嘿一笑:“你为啥不找个男人啊。”

    的确,黄大脚的身子保养的非常好,细皮嫩肉的,前凸后翘的,这点现在二狗是深有体会,加上她长相也不赖,找个男人是非常容易的,村里人都弄不懂黄大脚为啥一直要守寡,二狗也不明白。

    “你不懂的,等你结过一次婚男人死了你就能明白了,怕了。”黄大脚忽然叹了口气,抱着二狗的屁股狠狠的朝自己捅了过去,顿时她就传出一阵长长的吸气声。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太长了,出去一点。”她扭着屁股想要让二狗出去一点,但是却把二狗给彻底刺激了,顿时就猛攻了起来。

    黄大脚的身子比田萌的大,泥潭也深了好多,竟然把二狗的长蛇全部连根吃下去了,舒爽的感觉让二狗感觉到一阵无法形容的舒爽,不要命的捅了起来。

    “受不了了,冤家,我受不了了,轻点,轻点。”黄大脚又哭又笑,两只胳膊死死的抱着二狗的脖子。

    终于,黄大脚已经第二次昏死过去的时候,二狗终于放出了一股炙热的精华,黄大脚原本已经快要昏死的身体猛地就僵直了,浑身都在颤抖,脸上露出舒服到极限的表情,然后很干脆的晕了过去,只是她的泥潭同时也狠狠的吸了一下,二狗顿时也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舒爽感觉传来,浑身也颤抖了起来,竟然也晕了过去。

    良久,两个人才慢慢的缓过气,二狗却依旧趴在黄大脚的身上舍不得从泥潭里出来,那里面的美妙感觉让他乐不思蜀。

    “死鬼,舒服了吧,这么长的求我敢说田萌的小身板根本不能全吃了。”黄大脚有些得意的说道,好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泥潭很深。

    女人的心思,有时候真的很难理解。

    二狗点了点头,身上渐渐恢复了一些力气,这才爬了起来说道:“是啊,我和田萌鬼混的时候小半的求都露在外面,她受不了。”

    黄大脚忽然愣住了,见了鬼一样的盯着二狗,浑身僵硬。

    “你怎么知道我心里在想啥啊。”她不可思议的看着二狗说道。

    “什么意思?”二狗没反应过来,奇怪的看着她,不知道她为啥会这么说。

    “我心里刚刚想着田萌肯定受不了你的大家伙你就给我回话了,可那句话我根本就没说出来啊。”黄大脚还是一脸吃惊的看着二狗。

    二狗忽然愣住了,他也忽然想起黄大脚刚刚好像是没说那句话,但是自己却的确是听到了。

    “难道这个小子被鬼上身了,竟然能看透人心啊,怎么办,怎么办,那以后不是在他面前就没什么秘密了吗。”

    就在二狗发呆的时候,又一段声音传入了他的心里,顿时,他的眼睛就亮了,他知道自己竟然能够听到人心里的想法了,他鬼精鬼精的,顿时就知道这个能力能给自己带来太多的好处,只是这个秘密他却一定要守住,不能给任何人知道。

    “刚刚可能我们两个都太累了,你可能真的说那句话了,我都听到了呢。”他顿时就给黄大脚说道,只是身体一动作,还在黄大脚泥潭里的巨蛇受到刺激再次有了些怒意,黄大脚顿时心里一惊。

    “刚刚脑袋迷糊着,我可能是真的说了,你能不能先把你的求拿出来,嫂子的泥潭可经不起你再这么折腾了,都昏死过去两次了,再弄下去要死人的。”黄大脚求饶了——
第四章 打刘巧的主意
    从黄大脚家出来,二狗一口气跑回自己果树地的小房子里,左思右想的睡不着,他想要再确定下自己的新能力,但是这会都深夜了,村里人都睡了,也没人给他做实验对象。

    他试着盯着门口拴着的黑狗看了一眼,脑袋里竟然出现了黑狗想要吃肉的画面。

    他顿时就愣住了,不信邪的再看了过去,顿时就看到黑狗想要吃肉的样子。

    “他娘的,看来我真的是神了,狗的心思我都能知道。”二狗顿时心思就活跃了起来,他知道自己掌握了一个巨大的宝藏,最少他再也不用担心被人耍小心眼背后使刀子了。

    最关键的是,知道了别人的心思,以后他想要再捅谁家媳妇就方便的多了,想到这里,他不由的就兴奋了起来,直到后半夜才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匆忙起来往村里跑去,他想找个人试试自己的新能耐,他担心昨天的一切都只是做了个梦,虽然他刚刚已经在黑狗身上试过了,但是黑狗毕竟不是人。

    路过黄大脚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她开门,她也正好看到二狗,顿时就冲着他喊道。

    “二狗,大清早的你跑啥啊,后面又没人追你。”

    二狗也看到了黄大脚,却不知道要怎么和她说话才好,毕竟昨天晚上那档子事见不得人,就这个时候,他心里忽然冒出了一句话,让他顿时就兴奋了起来。

    “这小子不会是昨天晚上在床上给累着了早早起来想到村长那弄两口吃的吧。”

    听着这声音再看着黄大脚嘴巴并没有张开,二狗顿时就知道这是黄大脚的心声,哈哈就笑了起来,在人身上再试了一次他终于确定自己的特殊能力不是在做梦。

    “我没事,我就是饿了,想回去找点吃的。”他笑着就朝村长家跑去,黄大脚则在后面笑骂,心里则是在想啥时候再让二狗给她捅捅,昨天晚上她简直是舒服死了,她这辈子都没这么舒服过,她已经死了的男人下面的虫还不到二狗的一半大咧。

    夏天,村里的人都起得早,二狗回村这会路上已经有好多人了,他想了想还是又饶了一大圈从张二愣的门口过去,正好碰上张二愣在门口扫地,看到他心中的事情知道自己和田萌的事情他一点都不知道后二狗这才放心了。

    “张二愣,我说你以后嘴上留点口德,我不就到你家地里偷了俩瓜,大不了我到果园里给你弄几个桃子抵了,别总是背后编我的坏话,小心生儿子没屁眼。”二狗冲着张二愣一顿教训,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跑远了。

    没办法,他的武力值不如张二愣大,虽然他的个头比张二愣高,但是张二愣每天每天在地里干活,胳膊腿壮实的很,力气比每天闲的要死的他大太多了。

    快到村长陈耕门口他忽然停了下来,感觉自己刚刚说的话有些不对劲。

    “田萌是张二愣的媳妇,我把她给搞了弄出娃了就是张二愣的娃,我刚刚骂张二愣生儿子没屁眼???也不对,我和田萌搞出来的娃就是我和田萌的,张二愣顶多算个养父。”他脑袋里叽里咕噜的转了好几圈,终于理顺了这个弯弯,顿时又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脸兴奋的进了村长陈耕的门。

    他没心没肺的,只要自己不吃亏怎么都好,至于可怜的张二愣,他只记恨他一直说自己坏话。

    匆匆的吃完饭,二狗又开始绕着村子转悠了,到了下午,几乎整个村里人的心里事他都知道了,兴奋的他连果园都不想回了,就想坐在村口盯着一个一个路过的人看他们的心事,忽然,他愣住了,拘谨的站起来看着眼前的一个穿碎花布衬衫扛着铁锹的女孩。

    “二狗啊,你啥活不干坐这里发啥楞啊,没事干跟我到地里帮我浇地去。”女孩也看到了二狗,笑着看着她说道,一副姣好的容颜在阳光的反衬下看上去格外清纯,二狗顿时就被吸引住了,愣了一下才赶紧应道。

    “好啊,反正果园有黑狗看着,大白天也没人去偷,王花,你咋也去地里啊,你不是在县里高中念书吗?”二狗傻傻的看着眼前的女孩问道。

    这个叫王花的女孩是二狗自称在村里唯一害怕的人,从二狗还不到一米高的时候他就一直想要王花当他媳妇,从小学到初中,他都和王花在一个班级里,只是二狗初中只读了一年就回村看果园了,王花则是优秀的考上了县里的高中,成了村里为数不多的一个高中生,二狗也感觉自己和她之间的距离太大了,所以就没抱那个心思了。

    “你笨啊,今天是星期六,我放假回来帮我爸干活啊,我说你也是,每天看个果园有啥出息,出去找份活当个学徒学份手艺多好啊,你看寸头的赵四喜,也是咱们一把的,现在在县里饭店给人当学徒一个月还挣三十块嘞。”王花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冲二狗说道。

    “这个傻大个,比我们学校最俊的男生都俊,个头那么高,就是太没出息了,哎呀,我怎么想这些干啥啊。”王花的心里说道

    二狗听着王花的教训,傻傻一笑,刚准备说什么却听到了王花的心里话,顿时就愣住了,因为他能感觉到王花竟然对他有很大的好感,顿时他就站住了脚认真点看着王花。

    “王花,如果我出息了你以后能不能嫁给我做媳妇。”二狗说出这句话脸噌的就红了,差点就撒丫子跑了,还好用特殊能力看到王花心里并没有怒气这才稳下心思看着她,他都纳闷自己为啥有这么大的勇气说出这种话。

    王花听到这句话顿时就愣住了,不过却露出了思考的样子,脸上带着的可爱表情顿时就让二狗眼睛发直了。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我有那么好看啊。”王花看着二狗的猪哥样脸一红啐道。

    “有,你在我心里就是最漂亮的女人,不,女孩。”二狗赶紧修改自己的语病,依旧傻傻的看着王花,好像她脸上有花一样。

    “别那么看着我,怪不舒服的,你如果真的能出息的话,等我大学毕业了嫁给你。”王花给了二狗一个甜头,她心中对二狗也很有好感。

    二狗顿时就裂开嘴笑了起来,不过很快他的脸又拉下来了。

    “你现在才高二,等到大学毕业还要五年时间啊,能不能提前嫁啊。”二狗讨价还价的说道。

    “这个不行,我妈说了,只要我能考上大学就让我上,再说我也想上大学,我可不想一辈子在村子里呆着。”王花说道,提起腿就朝地里走去。“你如果想要娶我,就要有出息去城里发展,我就想以后都生活在城里,把我爸妈也接去,让他们都过好日子。”

    王花的理想很远大,但是对二狗来说却只是一个梦想,因为他现在连饭都要到别人家去吃。

    他没有跟着王花去地里,王花本来也只是开个玩笑,浇地有她爸爸,根本轮不到她上手,她去地里也只是舞一圈就回来了,二狗跟着她去了见到她爸爸怕是又要挨一顿骂,嫌他打自己女儿主意,他可不想找骂。

    无神的走在村里的土路上,二狗感觉第一次感觉自己就是个废物。

    “王二狗,你就连吃饭都要靠村里,还想娶人家王花,人家可是未来的大学生。”蹲在巷口的石头上,他骂着自己,心里却感觉酸酸的,又对着天骂了起来。“贼老天,凭什么人家就能上大学我只能看果园啊。”

    只是骂完了他又感觉老天也没惹他,还给了他一个特殊能力,顿时心思又活跃了起来,把王花的事情忘在了脑后,这个时候,陈耕的邻居乔三民正好从他面前路过,一脸的愁眉,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都没看到二狗。

    “乔三民,你让哪家媳妇把你的魂给钩没了,咋走路都一愣一愣的啊。”二狗冲乔三民扔了个石块,喊道。

    乔三民反应过来,看到是二狗,哎的叹了口气,转身蹲在他身旁。

    “狗娃啊,你是不知道三哥的苦,你说三哥我结婚都有三个年头了,我能不想要个娃啊,可是要娃这事情哪是我说了算的,家里媳妇每天说我没能耐,你叔婶骂我,二民大民两个当哥哥的也收拾我,我是有苦没地方说啊。”乔三民一蹲下就开始诉苦。

    二狗一愣,顿时就知道他肯定又是在家里呆不住了溜出来的,乔三民想要娃的事情他是知道的,结婚三年,眼看都已经二十五了还是没娃,这在村里可不是什么风光事情,张二愣结婚八年没要下娃在村里都已经成了一个大笑柄了。

    “三哥,你就没带嫂子到县里检查检查看看是啥毛病啊。”二狗宽慰的说道

    “咋没去,县里医院都去了十几次了,医生非要说是我的毛病,中药汤子都喝了几十幅了你嫂子的肚子还是没反应,我有个球办法。”乔三民一脸愤慨的说道。

    二狗顿时沉默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宽慰乔三民了,不过心思却想到了田萌的身上,田萌因为张二愣不行找自己借种,那自己能不能也借点种给乔三民媳妇啊。

    这么歪想着,他眼前忽然就出现乔三民媳妇那瘦高的身板,不由下面的软虫又起了反应,顶着裤子生疼。

    他又顺便用特殊能力看了一下乔三民心里的想法,看到了乔三民的几个秘密,这才明白乔三民不能生娃原来是有原因的,原来是医生说他的精子质量比较低,不容易受孕。

    二狗虽然只上到了初一,但是书没少读,特别是在村长家翻出来的书都被他无聊时候给看遍了,自然知道精子质量过低是个什么状况。

    但是这并不是二狗最在意的,他最在意的是他从乔三民的记忆中看到,乔三民媳妇刘巧是个十足的**,比黄大脚都骚,几乎每天每天都把乔三民给折腾的半死,乔三民不行了她就手嘴并用花样百出的整,即便这样乔三民每每都累趴下了她都还是不能满足。

    二狗的身上顿时就火热了起来,再也忍不住,给乔三民打了个招呼就往村长家走去,他要好好盘算盘算,怎么把乔三民的媳妇刘巧给睡了,想到在乔三民记忆里看到的刘巧在床上的厉害功夫,他就心里火烧火烧的。

    自从昨天早上和田萌捅过一次后,他食髓知味,见了好看的女人就想捅一捅——

书名:扯蛋吧青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扯蛋吧青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巫法无天11章(第11章 当着长老面前杀)

    原标题:巫法无天11章(第11章当着长老面前杀)小说名:巫法无天第11章当着长老面前杀雪离身影跳下云尘的肩膀,化出了雪狮真身,张口一慑,两具尸体直接是被生吞下去,连骨渣子也没有留下,同时一口将王炎的头颅咬下,又是将是王炎的尸体吞入腹中。“老大,拜托你下次杀人的时候,不要打碎他们的筋骨,这样一掉嚼劲也没有,杀人是一门艺术,那有这么粗暴的。”“吃你的就是了,少废话。”云尘直接从王炎的空间袋中拿出一套衣服换上,又是将头发随便一扎,提着王炎的脑袋上了雪狮的后背。雪离的身影快速奔腾起来,速度快到了极点,一

  • 异鬼记11章(第十一章 成为大夫)

    原标题:异鬼记11章(第十一章成为大夫)小说书名:异鬼记第十一章成为大夫“哈哈,好,好,真是年少有为啊,回春堂看来后继有人了。”张大夫又大笑了一下,讲道。“过奖、过奖!”刘永智又是一脸疑惑,真不知道张大夫的用意是在哪里,但是这里面倒是可以听出一丝讽刺的意味。顿时,张大夫便缓缓的起身,又对刘永智拱手施礼,然后讲道:“刘兄,今日就不叨扰,若是它日有空,也可以带着肖大大夫一起,前往杏春堂做客。”“无妨,无妨,它日有空,必定前往。”刘永智也拱手回礼,笑了笑回答道。“告辞。”张大夫说了一下之后,就准备离开

  • 极品美女赖上我11章(第11章 走哪都有美女陪)

    原标题:极品美女赖上我11章(第11章走哪都有美女陪)小说名:极品美女赖上我第11章走哪都有美女陪其实一般情况下,不佩戴学生证,没有获得老师许可的学生,如果私自出入学院,被保安逮住要么记大过,除非偷偷的塞点钱。劳经学院实施的可是封闭式管理啊!“嗯。那好吧。”王建勇点了点头,说道。然后,果然,王建勇跟着玮哥从正门进去的时候,没有一个保安敢过问。不但不他妈的过问,还冲李湘玮笑着点了点头,那神情毕恭毕敬啊!看来混得好混得开确实牛逼。李湘玮一走进学校,看到一个美女,就立刻打招呼。“柳珍,吃过饭了没啊!没

  • 校花的神级高手11章(第011章 拉都拉不住)

    原标题:校花的神级高手11章(第011章拉都拉不住)小说名字:校花的神级高手第011章拉都拉不住回教室的一路上,顾清绾就在琢磨廖文康执意请她吃饭的用意,越想越不对劲儿,最后她萌生了一个想法,那就是找人帮忙,即便到时候廖文康有什么歹意,在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他也不敢乱来。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境,顾清绾的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个想要求助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韩少枫,在她看来,对付廖文康这种人,唯有以暴制暴的方式最管用,毫无疑问,韩少枫同学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让她莫名的有种强烈的安全感。听完顾清绾的讲

  • 透视高手在校园11章(第11章 看本质)

    原标题:透视高手在校园11章(第11章看本质)小说:透视高手在校园第11章看本质“呀,王晓明你在这里做什么?挡着我干什么?”刘施施一见来人是王晓明后马上就收起先前那副道歉姿态,俏脸登时染上一层寒霜,单手叉腰,手指着王晓明鼓着粉腮瞪着他。“拜托,诗爷。咱能不能别无理取闹啊。明明是你自己不看路好吧!”王晓明一愣,无奈耸肩笑了笑。“哼,你还有事吗?没有事我就先走了!”刘施施此时摆出一副革命烈士横眉冷对汉奸叛徒似的表情道。“呐,你不是挺喜欢这串手链来着。”王晓明笑了笑走到她面前,将手链递到她面前。“啊?

  • 天地至圣11章(第十一章 青云宗)

    原标题:天地至圣11章(第十一章青云宗)小说名称:天地至圣第十一章青云宗大厅中,虽然吴海源没有看出苏清雪的实力,吴家家主吴海崖却看出了,心中震惊莫名。向着苏浩然一抱拳,道:“恭喜苏兄,清雪侄女资质竟然如此的逆天,以十四岁的年龄就已经达到玄阶九星,相信不日,就要突破地阶了吧。”“呵呵,吴兄的眼光犀利,小女正是达到了玄阶九星。”苏浩然哈哈一笑,眼中尽是一片骄傲。此言一出,吴家弟子纷纷倒吸冷气。原本已经平息气息的吴泽君心中咯噔一下子,差点跳了起来。牵动胸口的伤势,又呲牙坐了下来。望向苏清雪的目光更加的

  • 神级透视11章(第十一章 那种电影)

    原标题:神级透视11章(第十一章那种电影)小说名:神级透视第十一章那种电影趁着三角眼还没缓过神来,女人一阵小跑,打开副驾驶门就跳了上去,接着张君宝猛地用尽了全身的元气,车子竟然在开出去的时候直接飞出几十公分高,绕过了老头,然后重重砸在地上,冲出了事发地。女人显然没料到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一脸惊讶的看着张君宝,有些不解地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简单,时间长了你就会了。”张君宝胡乱搪塞了一句,“那货就是个惯犯,碰瓷的。”女人撩了一把被风吹的有些凌乱的大波浪,说道:“我也看出来了,可那无赖一口咬定

  • 医揽群芳11章(第十一章 狗咬狗)

    原标题:医揽群芳11章(第十一章狗咬狗)书名:医揽群芳第十一章狗咬狗保安一听,不停地点头称是。然后也学着孙明那样用手指着夏航,以一副胜利者的口吻开始轰他:“去去去,别赖在这儿,赶紧走!”夏航没有动,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他盯着他俩,扬起手中的信,用不带有一丝情感的语气缓缓地说道:“我最后说一遍,这是一封私人信件。家师特意叮嘱,务必要在九点前把它亲手交到余书瑞手里。”“但由于你们百般阻挠,已是耽误了这一切。小爷走可以,但之后会发生什么,无人知道。是好是坏,也是后果自负!”说完,他直接潇洒地转身,踏步

  • 医流高手11章(第十一章 两个吃货)

    原标题:医流高手11章(第十一章两个吃货)小说名:医流高手第十一章两个吃货当陈天和严术、王院长坐办公室后,一谈就是整整一天,连午饭都是让人送到办公室的,一直到了傍晚萱萱闯进办公室才让三人结束。“和老弟谈论一番真是让我们获益良多,老弟你真的不考虑来我们医院,就算你相当我这院长,我都马上退位给你!”王院长在最后一脸的不舍道。“当院长我可没兴趣,有事可以找我来帮忙,我说的事也拜托二位多上心了!”陈天要了摇头,对于到医院工作他可是没什么兴趣。“放心,第一件事最好办,张老头虽然退了,但京大依然有着绝对的权

  • 末世圣甲11章(第十一章 狭路相逢)

    原标题:末世圣甲11章(第十一章狭路相逢)书名:末世圣甲第十一章狭路相逢骄阳越升越高,刺目的光晕下,两个人影快速的移动。轩战啸没有理会身后的跟屁虫,兀自赶路的同时,一双眼眸警惕的观察着四周,以防藏于暗处的敌人突袭。而女人也颇为硬气,饶是脚踝崴了,也没有抱怨一声,只是咬着牙紧紧跟在轩战啸的身后。一男一女就这样保持沉默稳稳前进,大约行出2,3公里后,前行中的轩战啸突然停下脚步,继而缓缓抬起右脚,一摊红色的血印赫然出现在他适才落脚的地方。冷汗瞬间沁出了额头,轩战啸本能的朝侧旁一闪,钢刀应时抽在了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