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冷帝在上:废后要翻身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12 22:30:32 来源:网络 []

小说:冷帝在上:废后要翻身

第05章 她的命是朕的

岳灵心挣扎着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推到了地上。原文163woman.com摔落的碗碟噼里啪啦作响,丫鬟们惊声尖叫着乱窜。

脑子里渐渐开始缺氧了。

岳灵心看到蒋贵人疯狂的脸,就好像看到了当初的自己。刚刚登上后位的自己,为了拴住丈夫的心,对多少后妃做过这样歇斯底里的事情?尤其是当圣宠一时的蒋贵人怀孕时,岳灵心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裂开了,冲进芳阳苑里,将所有的赏赐砸了一地,混乱之中推倒了蒋贵人。

很多时候,岳灵心闭上眼睛,都还能看见那时候蒋贵人的双腿间流出来的血,将她的裙子染得通红通红的……

脖子上加重的力道忽然消失了。

“岳灵心?灵心!”

恍惚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岳灵心零散的意识又慢慢地合拢来,拼凑出江玹逸完整的脸。阅读163woman.com

看到岳灵心涣散的眼神渐渐恢复了过来,江玹逸才松了口气,转过去看向被推倒在地上的蒋贵人,厉声喝道:“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到皇后宫中来闹事?你真仗着朕宠你一时,便无法无天了是不是?”

“皇上!皇上为臣妾做主啊!”蒋贵人痛哭流涕地爬到江玹逸脚边,“臣妾的孩子……臣妾可怜的孩子还没来到这个世上,就死在这个女人手里……皇上!那是臣妾和皇上的孩子啊!”

“岳灵心的命是朕的!就算她该死,也要死在朕手上。除了朕以外,谁也不许动她一根毫毛,否则,朕要你们的命!”江玹逸一脚将蒋贵人踢开,旋即命人将她拉下去。回头看一眼岳灵心,她只是呆呆地靠着桌子滑坐下来,没有焦点的目光不知看向何处。

江玹逸眸中的色彩变化万千,终究也没说一句话,转身走了。

时辰已过了正午许久。

景云宫大殿里摆的饭菜也已经凉了。

祝玲珑坐在桌边,看着一口也没动过的饭菜,屋外多喜飞奔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娘娘,皇……皇上去了清秋院。说明163woman.com听说蒋贵人去皇后宫中闹事,差点杀了皇后,皇上在来景云宫的途中,就改道过去了。”

“哦,原来是这样。”祝玲珑淡淡地答道,脸上又露出一丝笑容来,“那就不等皇上了。本宫没什么胃口,这些饭菜,拿下去让院子里的人都分着吃了吧。”

“娘娘,要不奴婢再去请请皇上,就说您在宫里等着他,一直都还没用膳呢。”多喜担忧地看着祝玲珑。

“本宫没事。阅读163woman.com皇后是后宫之首,清秋院发生了事情,皇上若是坐视不理,怎么也说不过去,咱们就别去给皇上添堵了。行了,拿去分了吧。”祝玲珑说罢,转身走向寝宫内。

外面墙头的鹦鹉学舌地叫起来:“皇上驾到!皇上驾到!”

像嘲讽一般。说完这两声,那呆毛畜生便扑棱棱地飞走了。

长袖中的绣帕,被狠狠地拧成了麻花。

岳灵心,终究还是成了心腹大患吗……

她的嘴角浮起了冷笑。163女性网

第06章 狭路相逢

李嬷嬷躺在病床上的日子,岳灵心只能亲自照顾,去御药房请药便只能让碧水去做,一来二往,岳灵心也不排斥碧水进出她的寝宫。

但她对碧水的态度,一如既往地疏离。她并不想与江玹逸的人有过多交集,只是现在实在没办法,至少江玹逸派来监视她的人,暂时还不会害她和李嬷嬷。

经过精心的调养,李嬷嬷的身体也有不少起色,岳灵心将自己的首饰托方太医送到宫外交给自己的家人变卖,又换成上好的补品送进来。她不愿意去求江玹逸,也不想给家里增加负担。

自从一年前,岳灵心害蒋贵人流产之后,岳家也受她牵连,父亲被贬职,名义上还是大将军,可实权已经被分走不少。所以,岳家其实早已没有从前的风光。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李嬷嬷虽然不知道岳灵心变卖首饰的事情,但是这段时间岳灵心每日在她床边二十四大孝子一样地守着,总也让李嬷嬷感到不安。

“娘娘,您这样亲力亲为地照顾奴婢,奴婢实在受不起啊……”李嬷嬷喝着岳灵心喂的药,却是一脸受之有愧。

“你在岳家呆的时间,比我还要长,所以论资历的话,你是我的长辈,我孝敬你也是应该的啊。”岳灵心笑眯眯地说。

“娘娘……”

“李嬷嬷,你老是说嘴里有东西的时候不许说话,你看你,话这么多,以后我可也不听你话了。”

果然这么一说,李嬷嬷就无话可说了,只是含着泪握住岳灵心的手。忽然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对劲,惊讶地问:“娘娘,您的金镯子呢?”

“那种没用的东西啊……卖了。我们现在过的是寄人篱下的生活,要想维持家用,又不想求人,就先卖掉这些没用的东西呗!”

“娘娘!”李嬷嬷不知岳灵心怎么能说得这么轻松,“那可是夫人留给您的嫁妆,您怎么可以……”

“嫁妆当了可以赚钱再赎回来,身体本钱没了,以后可是怎么都补不回来的。我还指望李嬷嬷能继续在宫里多陪陪我呢。再说,就算我当掉所有的东西,只要留着娘亲最珍爱的玉佩不就好了?”岳灵心笑了笑,顺手去摸挂在腰间的玉佩,突然就愣住了。

玉佩呢?她的玉佩呢?

“怎么会没有呢?我明明一直都带在身上的!”岳灵心在身上摸索了半天,又回去翻找所有的口袋和能装东西的地方,却没发现她一直珍藏的玉佩到底放在了哪里。

后来碧水来跟岳灵心交代中秋的事情,她便只好暂且把找玉佩放下。

中秋节在皇宫里也是个隆重的日子,尤其是今年,江玹逸一早便下旨要宴请群臣。因为册封祝贵妃,似乎要让所有人都感受到这隆恩盛宠。

为此,景云宫早早地就开始装扮起来,隆重程度不亚于册封当日。

清秋院的丫鬟在院子里窃窃私语地讨论这件事时,岳灵心只是淡然地笑了笑。其实她并不关心宫里有些什么活动,但是中秋节是团圆夜,父亲也应该会被邀请。这对岳灵心来说才是意义重大的事情,一年里难得与宫外的家人见上几面,她也想打扮得精神一些,才不会让父亲担心。

而且这样重大的日子,江玹逸不可能会让她穿着素衣去晚宴。于是岳灵心让尚衣坊准备好她大典之日的衣裳,身边又没有可用的丫鬟,便让碧水留下来为李嬷嬷熬药,自己亲自去尚衣坊取衣服。

没想到偏偏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前呼后拥大驾出行的祝玲珑。

岳灵心想避开也来不及了。祝玲珑老远就笑着开始招呼她:“姐姐!”一面浅笑嫣然,一面上来拉住岳灵心的手。

岳灵心怀里还抱着一叠浆好的衣裳,便把手抽了回来。她并不惊讶祝玲珑没有向她行礼,以祝玲珑宠冠后宫的风光,皇后又算得了什么?何况,江玹逸不是正在努力为她争取这个位置吗?

“姐姐你这是在干什么?清秋院的下人们都不干活吗?妹妹再见着皇上,非得让他好好教训这些下人不可。”祝玲珑不满地皱着眉头,看起来好像是真的在为岳灵心抱不平的样子。

“娘娘,您又不是不知道,皇后娘娘一***恤下人,都可以为了老嬷嬷挨打,兴许也是心疼下人,才自己来做这种下力活呢。”多喜讽刺地附和。

耀武扬威?

岳灵心脸上露出笑容,“是本宫不会调教丫鬟,看她们一个个毛手毛脚地,实在不放心让她们来取这大典的衣裳。若是不小心出了差错,本宫还哪有脸坐在皇上身边?”

祝玲珑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僵住,但很快恢复了笑容。

岳灵心至今还是皇后,这是不争的事实。而废后之事,自上次从她嘴里亲口说出之后,江玹逸却竟也再也没有提过。

祝玲珑也不开口。她从不做多余的事情,因为她懂得,多话的女人终究会惹人厌烦。而她唯一能在这深宫中立足的资本,就是江玹逸还未厌烦她。

“如果祝贵妃没有别的事,就先跪安吧。本宫看你身子骨不好,在外面耽搁久了,怕是晚上不能伺候好皇上,还如何能留住皇上的心呢?”岳灵心摆明了就是讽刺祝玲珑以身体取悦男人。说话时也没有刻意加重语气,但是“跪安”一词,却是说得清清楚楚。

祝玲珑可以不向她请安,但是江玹逸一日没有废她,她便将自己的身份牢记在心。她是皇后,所以即便是狭路相逢,让路的人也该是祝玲珑。

只要她愿意,没人可以挡住她的路!别说只是区区一个贵妃,就算是江玹逸本人来了,也一样!

祝玲珑恭恭敬敬地退到一边,容岳灵心走过去。

看着岳灵心挺直的背影,多喜禁不住嚼舌道:“有什么了不起?总比有的人,连伺候都没得伺候。”

不加掩饰的讽刺,故意说的大声。

岳灵心的脚步却片刻没有停下,也一次都没回头。

“走吧,到芳阳苑还得坐一会儿,再晚了,就赶不回来陪皇上用晚膳了。”

祝玲珑面无表情,顺手折下了花丛里开得最妖冶的那朵黄菊花,在掌心里捏碎。

第07章 一场春宫好戏

中秋盛典的礼服以紫色调为主,金丝绣线精巧地在裙摆上绣出一朵朵盛开得浓烈无比的菊花。

岳灵心平日里穿得素净,换上这一身紫金色,脸上未施浓妆,却端的像是万花丛中开出最淡雅的一朵。李嬷嬷和碧水都忍不住赞叹:“娘娘真是天生丽质,穿上这大典的礼服更是明艳动人了。”

“少贫了。不过这衣服合身,也就不必送回尚衣坊去改,直接定下了。”岳灵心心里也高兴,但愿父亲看到她这个样子,不会再担心她在宫里的生活。

“娘娘,秦公公在门外求见。”丫鬟进来禀报一声。

秦海?岳灵心微微皱起眉头。虽说她对秦海没有什么意见,也知道秦海这个人其实也是个古道热肠的老好人,但毕竟秦海是江玹逸身边贴身伺候的,他突然来访清秋院,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岳灵心把秦海召进来,客套了两句,便询问秦海的来意。

秦海恭敬地向月龄想你递上一本折子,道:“皇上有旨,让娘娘按照这册子上的标准,筹备中秋晚膳,并且要趁着中秋夜一一走访名单目录上的所有人。”

“中秋夜?可是,中秋夜不是应该有宴请群臣的晚宴,本宫若是要将这名单上所有地方都走一遍,还怎么来得及去参加晚宴?”岳灵心一时听懵了。

江玹逸给的名单上,包括了所有被打入冷宫中的后妃,以及不能参加中秋晚宴的普通嫔妃,虽然江玹逸登基才三年,大大小小的后宫嫔妃也有数十人,除去那么几个有幸被选中去参加晚宴的名门之后,剩下的也有几十个人,若是每人宫中都去一趟,也得走上三四个时辰!

秦海露出为难的神情,顾及着岳灵心的心情,他没有直接戳破,却也只能委婉说道:“皇上说,这次中秋晚宴力图节俭,所以不便让太多后妃上殿,但又不能冷落,皇后娘娘身为后宫主母,理当代皇上安抚后宫。殿前之事,则让新晋的祝贵妃代为打理。”

岳灵心如遭重锤,踉跄地后退一步。

“好一个……代为打理。”岳灵心扶着桌角,嘴边露出冷笑。原来江玹逸不下旨废她,便是要用这一句“代为打理”来羞辱她吗?

堂堂的皇后,不能随君左右侍奉,却只能在深宫后院与不受宠的冷妃们为伴,而一个祝贵妃竟然蹬鼻子上脸,成为殿前代理?她岳灵心几时吃得这样的哑巴亏,怕是江玹逸也早就知道岳灵心不会就此罢休,这才故意激怒她。

岳灵心将那折子扔在一边,便直奔景云宫。

这些日子,江玹逸夜夜流连景云宫,听说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去过别的宫殿。这个时辰,应该也在景云宫歇息了。

“娘娘!娘娘您慢点!”秦海一路追着岳灵心到景云宫,亏得前面两名守在大殿门口的侍卫拦住岳灵心。

“皇后娘娘,皇上和贵妃已经歇息下了,您不能进去。”

“知道本宫是皇后还敢拦路,都不要命了?”岳灵心厉声喝道,将两名侍卫推开,径直推开了门。那两名侍卫岂能就这样放她进去,自然又扑了上来,虽然顾及她是皇后,不敢下重手,但又不能让她就这么冲进贵妃的寝殿,尤其是现在……

没想到岳灵心久居深宫,却未曾荒废一身武艺。想她自小不甘养在深闺,女扮男装去学堂,跟着一群男孩子学诗书骑射,也不曾输给谁过,那时唯一能与她一较高下的只有一位六皇子。

也许,越是不能征服的东西,越是能引起人的斗志。尤其是岳灵心这样志比天高的女子。

天下人皆说女子不如男,她却偏不信!

岳灵心直接闯进了祝玲珑寝宫,刚一进门,就听见了绵延的娇喘。

岳灵心脚步一顿,面上顿显尴尬。

她一心着急来找江玹逸理论,却未曾多想这个时辰已到了就寝的时候,既然江玹逸在景云宫,祝玲珑自然是要侍寝的。偏巧不巧,她就赶在这一片春光旖旎时闯了进来。

不但岳灵心闯进来了,想要阻拦她的侍卫也跟着跑进来。

祝玲珑正在江玹逸身下雨露承/欢,情至深处,更是激动得连连喘息,整个寝宫气氛火热,好像随时都能把人烧起来。

而且,他俩恐怕也没想到会有人在这种时候,不识趣地不经通报就闯入寝殿,也有可能是一时意***迷顾不得其他,无遮无拦的一张大圆床上春光毕露。

“啊!”祝玲珑惊觉有人闯了进来,羞愤地尖叫一声,几乎把身上正是情浓的江玹逸给推了出去。

江玹逸迅速地拉过悬在床边的薄被裹住光溜溜的祝玲珑,又下床来随手抓起散落的袍子披在身上,一双冷眸寒气森森。虽然料到岳灵心会来,本想给她一个闭门羹煞煞她的锐气,没想到她真有胆量直接闯进寝宫来。

江玹逸的目光看不出是愤怒还是什么,说话的声调也波澜不惊,只是字字掷地有声,“谁给你们的胆子,敢闯进朕与贵妃的寝宫?”

侍卫们吓得几乎瘫软在地,跪着连声求饶。

“连个女人都挡不住,朕还指望留你们在身边有什么用?拖下去,斩!”江玹逸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命人将那两名侍卫拖了出去。

这是要杀鸡儆猴啊。

岳灵心明明知道这两名侍卫是被她拖累,却不能不求情!

“皇上,闯入宫中的是臣妾,你罚我便是!何必迁怒这些为你卖命的侍卫!”

“岳灵心,身为皇后却不懂后宫礼节,为女子却不知非礼廉耻,你可知罪?”江玹逸负手而立,松垮的袍子套在身上,只系了一根腰带,衣襟半斜露出肌理分明的胸膛。烛光将他古铜色肌肤上的汗珠晕染得晶莹剔透,可见刚才那番运动有多卖力。

“臣妾统管后宫,了解后妃们是否伺候好皇上,是臣妾的本分,何来不知廉耻一说?如果皇上已经歇息好了,不如跟臣妾谈谈中秋节的事宜……”岳灵心满心想着这件事,哪有功夫跟他探讨什么礼义廉耻的问题。

她这么闯进来,看见这样的画面,满脑子想的却只有中秋节的事?

江玹逸骤然握紧了拳头,面上不自觉地深了一分寒色。

“朕乏了,在祝贵妃宫中,不想议事。”他打断岳灵心,转过了身去。

“皇上!”

“怎么,皇后还不退下?”江玹逸唇畔弯起冷笑,“噢,难道皇后是觉得刚才看见的还不够,要朕再演示一次,看看祝贵妃是否伺候好了朕?”

不及岳灵心回答,江玹逸已解开腰带,将袍子扔到一边,赤/条条地背立在岳灵心面前。

第08章 不过是看戏的人

岳灵心被江玹逸一句话问得噎住。

男性健美的身段在她面前不加丝毫掩饰地泛着古铜色光芒,何况是这个人,是她曾爱得如痴如狂的男人。

然而,岳灵心却对此刻的美男当前毫无兴趣。倒是江玹逸,好像对自己的把戏乐此不疲。

“既然皇后不走,那就在这儿等着朕什么时候有兴趣了,再与你谈论中秋。”江玹逸说着,便拉开被子,将祝玲珑拥入怀中。

“皇上……”

祝玲珑毕竟是女儿家,多少有几分羞耻之心,不像江玹逸,为了与岳灵心置气,可以当着她的面与自己翻云覆雨。祝玲珑再怎么想把皇后比下去,也没想过用这么羞耻的方法。

可是江玹逸哪里由得她,直接压在了祝玲珑身上,长驱直入。

他就不信,岳灵心还能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目睹他与嫔妃享受鱼水之欢!

祝玲珑反抗不得,难堪地将脸偏向了一边,双手紧紧地抓住床单。身下骤然饱满,却温柔不复,江玹逸就像在表演一样,粗暴地动作,很快便是热汗蒸腾。

突然,他停下了动作,捏着祝玲珑的下巴,将她的脸掰过来。

“为什么不叫?”

“皇上……”祝玲珑涨红了脸,难受地咬住唇角。平日里江玹逸对她百依百顺,决不会做半点让她难受的事情,更不会这样木偶一般地摆弄她。

而如今在岳灵心面前,他却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他不仅不考虑他的感受,还要让她配合他做这样难堪的表演……

“朕让你叫。”江玹逸面色冰冷,不容置疑。

“臣妾……”祝玲珑憋得脸上如血欲滴,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岳灵心,有这么一个看客在,她如何能像平日一样与他肌肤相亲,又哪里有叫/床的兴致!

“怎么,你不想伺候朕?若是如此,朕日后不来景云宫便是。”江玹逸沉着脸,从她身上抽离出来,便要离开。

祝玲珑闻言,通红的小脸瞬间苍白,不由自主地用双腿勾住了江玹逸的腰,将自己的身子迎了上去。她抱住江玹逸,脸颊靠在他胸膛上,柔声说道:“臣妾……臣妾蒙受皇恩,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不愿意伺候皇上?”

不管留不留得住皇帝的心,至少今晚,也要留下他的身子。祝玲珑也就豁出去了,既然要在她的地盘上斗,那她也不该只是个局外人!

江玹逸满意地勾起嘴角。祝玲珑狠心放开,翻身反过来坐在了江玹逸身上。江玹逸似乎很享受她的主动,双手放在她的腰上,任由她忘情地抖动。

这时候,岳灵心转身走了出去。

江玹逸只用眼角余光看着她,心头的快/感突然远胜于身体。

岳灵心,终究还是看不下去的吧?她的心,还是在他身上,永远也只能被他左右。只有他让她伤心难过的份,何时轮到她来给自己摆脸色!

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岳灵心又回来了,这一次手里还拖了一把椅子。她就这么把椅子往床边一放,翘着二郎腿坐了下来。

江玹逸的手一紧,狠狠地箍住祝玲珑的腰。祝玲珑的动作僵住,她感觉得到,他现在根本就不想要她。

“皇上既然要让臣妾检阅,就让祝贵妃好好侍寝,给臣妾瞧瞧。”岳灵心双手撑着下巴,眨巴着水灵灵的一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床上纠缠的二人,好像她真就只是个看戏的人,而这戏里的主角,与她毫无关系,更无关丈夫与挚爱。

江玹逸隐忍的暴怒终于爆发出来。他推开祝玲珑,从床上一跃而起,揪住岳灵心的衣领将她提了起来,按在床上。

“岳灵心,你不要逼朕对你动手!”

看到江玹逸铁青的脸,岳灵心几乎忍不住笑出声。

“怎么,皇上现在有兴趣跟臣妾谈中秋的事了?”

“岳灵心!”

这个女人脑子里就只有中秋吗?这样的场景,这样的画面,这个曾爱他爱到甘愿付出一切的女人,脑子里却只有屁大点事的中秋?

江玹逸曾利用岳灵心对她的爱,将她玩弄于股掌之间,然而现在,他却觉得自己要被眼前这个看不透的女人逼疯了!

“皇上,中秋晚宴乃是一年一度的大典,若是让贵妃主持多有不妥,臣妾……”

话音未落,岳灵心的双唇忽然被江玹逸用嘴狠狠地堵住。

岳灵心脑子里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平时连多看她一眼都觉得烦的人,为什么突然作出这种举动?

她拼命用双手抵住江选的胸口,想把他推开,可江玹逸不但不放过,反而吻得更深,擒住岳灵心的嘴狠狠地吸吮,好像这样也不够,更是用舌头撬开她的贝齿,强迫她张嘴含住他的舌头,接受他的无理索取。

岳灵心双手在床上摸索着,摸到了祝玲珑掉落在床头的珠钗,她赶紧抓住这救命稻草,狠狠地扎在江玹逸的肩头!

江玹逸吃痛地放松了力道,岳灵心趁机用膝盖顶了一下江玹逸的腰,将他从身上推开。

“江玹逸,你是不是疯了?”岳灵心从床上爬起来,满面屈辱地擦了擦嘴唇。

“既然是朕的皇后,不是应该尽你的职责吗?何况,这不是你最想要的吗?”江玹逸说着压过来,将岳灵心按住,完全不理会一边裹着被子的祝玲珑,径直撕开岳灵心的衣裳。

岳灵心眉头一皱,拼命地捶打江玹逸。

“放开我!禽兽!江玹逸,你不要让我恶心你!”

“恶心?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江玹逸恶狠狠地捏住岳灵心的下巴,眼睛里仿佛能喷出火来。

“我说你恶心!还要我再说一遍吗?”岳灵心怒目注视着他,不避不让,也绝不松口。

“好啊,岳灵心,那今日朕就让你试试,与恶心的人交/合是什么感觉!朕,把这三年欠你的恩宠,通通还你!”江玹逸不由抗拒地扯破岳灵心的内衬,却见她颤动的左胸上一道粉嫩的刀疤,清晰可见。

江玹逸骤然一僵,像是遭了雷击一般,呆愣地看着满面泪痕的岳灵心。

这道伤疤的来历,江玹逸比谁都清楚,因为这险些让岳灵心丧命的伤口,正是因他而留下。

第09章 无意?有意!

那年江玹逸与边疆戎族对战,岳灵心将女虎女,女扮男装偷偷跟随,更是将岳家的传家护心镜给了他,可她自己却生生替他挨上了一刀。

也正是这一战,奠定了他在百姓心中的地位,更是由此一战,他手上掌握了实实在在的兵权!

江玹逸轻轻拂过岳灵心胸口的伤疤,思绪万千。

然而——

岳灵心却打掉了他的手!

“不要碰我!”她冷冷的目光注视着他。

她爱他时,可以为他出生入死,而如今,她冷眼旁观他与别人欢/爱如同看戏,更是拼命拒绝与他肌肤之亲。她的心里,是否还有他?

明明应该觉得轻松和解脱,只要她愿意放下,与她一刀两断指日可待,但是为什么突然感到心底空落落的,就好像被藏匿在心底长长久久的某样东西,正在被逐渐抽去……

江玹逸面色一暗,狠狠将岳灵心一推!

“滚出朕的视线!”他语气一顿,“老实呆在你的宫里!”

岳灵心狼狈地爬起来,捂住衣衫不整的胸口,连说中秋的心情都没有了,逃也似的离开了景云宫。

她大概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她竟然会狼狈到从江玹逸的床上逃走。她曾经满心热烈地爱着他,连他一个眼神,她都想握在掌心里不让它流走,而如今,江玹逸竟然用这种方法来羞辱她,真的是……穷途末路了吗?

岳灵心寥落地走在无人的夜色里,嘴角慢慢地弯起了冷笑。

不过今晚这么闹了一出,岳灵心哪还敢冒冒失失地去见江玹逸,他现在为了折磨她、羞辱她,真是什么招数都敢用。曾经连多看她一眼都觉得烦,现在竟然为了让她难受,竟然可以与她……

几日后,清秋院。

多少烦事萦绕心头,岳灵心也不想整天都坐在清秋院里闷得发慌,又怕李嬷嬷时常醒来从她脸上看出端倪,便带着碧水出去散心。

代替李嬷嬷伺候岳灵心的些许时日,碧水对岳灵心也比从前多些了解,岳灵心倒觉得这丫头聪慧,有眼力见,她若不是江玹逸指来,也是能收在身边做个可人儿的。

御花园里的秋千架,是用藤蔓绞在一起,装点上鲜花,拴住木板,摇晃起来,身边尽是荡漾的花香。而此处幽静,岳灵心甚是喜欢。每每出来散心的时候,岳灵心都要来坐坐。

谁知今日在这边坐了一会儿,就冤家路窄看见祝玲珑也带人过来了。

“皇后娘娘……”祝贵妃也很诧异,好不容易出来散散步,竟也能见到岳灵心,还真是孽缘!

“难得祝贵妃也有好兴致,到这僻静之处来。还以为你该在景云宫里,忙碌着中秋晚宴之事呢。”岳灵心也没多看她,既然注定了要碰面,从容以待便是,谁若是计较得多,谁边先输了一筹。

何况,她岳灵心还当真是从未将区区一个祝玲珑放在眼里过。从前是,现在更是。

“姐姐说笑了。中秋晚宴群臣云集,宫中自然是有各类专人筹备,何况即便真要筹备,那也是以姐姐您的意见为重,哪轮得到妹妹来管事?”祝玲珑低头答道,谦卑的眼色中却是闪过了一丝异色。

“这后宫谁不知道祝贵妃皇恩盛宠在身,问鼎后宫是早晚的事,不必为了区区一个岳灵心介怀。”说着,岳灵心站起来,将秋千架让了出来。

她面带微笑地看向祝玲珑,不染一丝杂念,“本宫还是喜欢清净,就不与祝贵妃争抢地盘了,你我还是各走各路,免得多生误会。”

岳灵心正要走,祝玲珑却往她面前一站,“姐姐为大,何况是姐姐先来,要走也该是妹妹走才是。”

祝玲珑福了福身,岳灵心倒也没拦着她。岳灵心自认和祝玲珑之间,似乎还没有交情到需要彼此礼让的地步。

祝玲珑从岳灵心身边走过,可她不知怎么突然重心不稳,一下子在岳灵心身边摔倒!

岳灵心也吓了一跳,眼见一群宫女下人们都拥了上来搀扶祝玲珑,而祝玲珑满脸委屈地抬头看了她一眼!

虽然祝玲珑一句话没说,下人们却自动戴着有色眼镜开始脑补。

谁知——

岳灵心身后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不知什么时候,江玹逸竟然也到了御花园,正巧祝玲珑就是在他面前摔倒。

江玹逸连忙走过来,挤进众人中,搀起祝玲珑,“珑儿,你没事吧?”

“皇上,你怎么会在这儿?”祝玲珑慌忙起身,却因为刚才摔倒崴了脚,又站不稳扑进了江玹逸怀里。

“朕正要去书房,路经此地,正好看见你们。”

“臣妾失礼,耽误了皇上行程,还请皇上责罚……”祝玲珑挣扎着福了福身。

“娘娘,您怎么什么都往自个儿身上揽呢?奴婢看得清清楚楚,明明是皇后伸腿绊了您一下,您才会……”多喜忍不住抱不平。

岳灵心觉得好笑,她根本什么都没做,就是祝玲珑自己在她身边摔倒了而已,怎么非得把这屎盆子扣在她头上?这丫鬟还真是会睁眼说瞎话!

“多喜!瞎说什么呢?”祝玲珑板着脸呵斥,“是我自己绊到裙角摔倒,不关皇后娘娘的事。”

“朕都看到了,珑儿你不必替她开脱!”江玹逸抬起头来,狠狠地瞪了岳灵心一眼。“你跪下!”

“皇上,不关姐姐的事……”祝玲珑连忙想要拦住江玹逸发火,却被江玹逸按在怀里。

“臣妾为何要跪?”岳灵心淡淡道。

“这是圣旨!”江玹逸冷冷的说,“或者,你不跪,让你身边的丫鬟婆子代替?”

岳灵心抬起眼皮,直视前方。

看到一脸铁青的江玹逸,她就明白,信与不信,多说无益。

哈哈!圣旨!!!

只怕她要是不跪,江玹逸会把她身边的挨个收拾个遍吧!

岳灵心朝着江玹逸讥嘲一笑,直直跪了下去!

“娘娘……”碧水本想替岳灵心说些什么,却见岳灵心自己跪了下来,她只好先闭嘴。

“你就跪在这里好好反省,不到日落不许起身!”

江玹逸抱起祝玲珑,没再多看岳灵心一眼,旋身疾步离开,将祝玲珑抱回景云宫。

“怎么样,还疼不疼?”江玹逸将祝玲珑放在卧榻上,替她揉着脚踝。

“皇上公务繁忙,还专程陪臣妾回来,臣妾实在是惶恐。有御医在,臣妾不会有事的,皇上还是先去忙政务吧。”祝玲珑有意缩了缩脚。

平日里朝夕相伴之人,对自己态度有变,聪明如江玹逸怎会看不出来?

“怎么,你这是要赶朕走?”

第10章 冷雨,下在谁心

“臣妾不敢。”祝玲珑把头压得更低了些。“只是皇上这几日公务繁忙,臣妾不想给皇上添麻烦。”

江玹逸笑了笑:“原来你是在埋怨朕这几日冷落了你。你也知道,近段时间边疆不太平,朕有太多事务要处理,每晚都在书房忙到睡着,这才没空到景云宫下榻。”

“臣妾不敢埋怨皇上,只是臣妾不能陪在皇上身边,担心皇上为公务忙坏了身体。”祝玲珑嗫嚅着说。

“傻丫头。既然如此担心,那就来亲自照顾朕不就好了?”江玹逸宠溺地揉了揉祝玲珑的头发,眼里满是柔情。那双眼睛,祝玲珑几乎就要融化在他的眼里了。

“可是臣妾乃是后宫之人,实在不该……”

“朕许你日后随时进出御书房,只要你想,何时来朕怀里都行。你不知道,没有你的晚上,朕可是寂寞得很。”江玹逸捉住祝玲珑的小脚,覆身压上。

房中很快传出祝玲珑的嘤咛呓语。

此刻,正是午时艳阳高挂。

八月中秋前后的天气,时有阴云暴雨。中午之前,本还晴好的天气,忽然黑云密布,空气也变得凉飕飕地,正说着要下雨,倾盆大雨哗哗地就直接下来了。

琉璃瓦上传来稀里哗啦的雨声。江玹逸也不知怎么睡得浅,听见屋外有响动,刚从外面跑回来的丫鬟掸着身上的雨水,抱怨着这说来就来的暴雨简直是铺天盖地,多在外面走一会儿,不死也得病三月。

江玹逸的眼皮突地一跳,将枕着他手臂熟睡的祝玲珑小心地放到一边,然后披上衣服走到外厅。

屋檐下的雨水成串地跌落,天与地都是雾茫茫的一片。灰黑色的天压得很低,不时能听见震雷轰隆隆地响。

“什么时辰了。”江玹逸一边系着腰带,一边问身边的婢女。

“回皇上,午时刚过一刻。”

午时……一刻?

“皇上,您现在要出去?这雨……皇上!”多喜刚拿了东西回来,瞧见江玹逸让秦公公撑了伞,头也不回地就出门了。

遮天蔽日的大雨,将院里秋木的枝条打得歪歪斜斜,枯黄的叶子簌簌地往下落。

御花园最僻静的地方,连个能躲雨的地方都没有。

碧水看着变天了,一早回去拿伞,前脚刚一走,大雨没遮没拦地就下来了,冷不防将岳灵心浇成了落汤鸡。

江玹逸走到回廊转角,远远就瞧见秋千旁的岳灵心。她抓着秋千架子,勉强地站起来,双腿似乎是麻了,差点没站稳摔倒。江玹逸无意识地往前迈出半步,又停下了步子。

秦海看着犹疑的江玹逸,恭敬说道:“皇上,这马上就是中秋节了,皇后娘娘要在后宫多处走动,若是这会子淋雨病倒了,恐怕不妥。奴才看这伞也大,不如请皇后娘娘过来避避,再说她身子骨不好,若是病倒传了出去,奴才只怕朝中又会有对祝贵妃的非议。”

秦海小心地看着江玹逸侧面,从他冰霜一般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动容,但已经挪步向花园那边走去。

江玹逸刚转过回廊,便看见一个细细小小的身影抓着伞一路惊呼着飞奔到岳灵心身边。

“娘娘,快进来。”碧水撑开伞,全放在了岳灵心头上。

主仆二人都是浑身透湿,狼狈得像两只落汤鸡。岳灵心抱着身子,这电闪雷鸣的秋雨季,湿透的身体被冷风一吹,简直是透心凉。她朝双手呵了呵气,却也没多大用。

“娘娘,快回宫吧。”碧水冻得牙齿打颤,却还纹丝不动地将伞撑在岳灵心头上。

岳灵心看见碧水半个身子都在大雨里,伞全在自己这边了,不由皱了皱眉头,一手将伞拿了过来。

“娘娘……”碧水还在发愣,岳灵心已经揽住她的肩膀,将她带进了伞下。两人身上仅有的温度,互相传递开来,似乎也温暖了不少。碧水呆呆地看着岳灵心,眼圈儿微微地泛红。

“愣着干什么?快走。”岳灵心跟没事人似的,搂着碧水疾步往这边回廊来。这雨势太大,两个人挤在一把伞里冒雨前行,难免还是会淋湿。岳灵心还是想着先避避雨再说,谁知刚在回廊下抖了两下身子和伞上面的水,眼前就出现了明黄色的衣摆。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来了。

岳灵心没有抬头,只是冷冷地喊了一声:“参见皇上。”

“娘娘,皇上怕你在这儿淋雨,所以……”

秦海刚开口,江玹逸却用冰冷的声调将他的话压了下去。

“岳灵心,你好大的胆子!”

岳灵心闻言抬起头来,平静地对上江玹逸的眸子。既然说到她的胆子,若是不直视着他的眼睛,怎么对得起他说的这句话呢?

“朕不是说了,不到日落,不许你起身。怎么,一点小小的雨,就让你胆敢违抗圣旨了?”江玹逸的目光几乎能把岳灵心身上的雨水都冻结成冰。

冷帝在上:废后要翻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冷帝在上 或 废后要翻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爱如火焰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爱如火焰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爱如火焰目录预览:第1章你打我,是因为她?第2章如果你不爱我,就一直冷淡到底第1章你打我,是因为她?原本寂静的夜,骤然被一道惊雷打破。粉色纱帐内沉睡的女子刷地睁眼,眼底满是惊恐。“轰!”又是一道惊雷炸响天际。“啊!”苏芊芊尖叫一声,把自己缩成一团,捂着耳朵闭上眼睛,身体瑟瑟发抖。她怕打雷。从小就怕。砰!卧室的门忽然被人大力踹开。浑身湿透的男人带着一身的阴郁,如同一只沉冤的水鬼,要找害死他的人索命。“啊!”苏芊芊又是一声尖叫,差点吓哭。正好一道刺眼的闪电划过,

  • 下一秒永别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下一秒永别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下一秒永别目录预览:第1章耻辱拍卖初夜第2章父亲的出卖第1章耻辱拍卖初夜夜,暴雨倾盆。花都的热情,却无法被浇熄。因为这里,正在举行一场娱乐整个江城的拍卖会。时沐遥,江城的第一名媛,将在这里拍卖她的初夜。台上,时霂遥穿着抹胸高腰超短裙,火辣的身材,惹得台下男人嗷嗷尖叫。“五十万。”“七十万。”“一百万。”价格一直有条不紊的向上递增,男人们对所谓江城第一名媛的初夜,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但于时沐遥而言,这每一次的加价,都如同一把刀子,戳在她的心上。手指努力往下拉扯着

  • 富二代的传奇人生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富二代的传奇人生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富二代的传奇人生目录预览:第1章看病风波第2章大流氓第1章看病风波我叫李正,是个新兵。对我来说,部队就是一场噩梦的开始!传说中的特卫部队,也许仅仅是一个美丽的谎言。被‘中央特卫团’的名号忽悠而来,迎接我的,只有枯燥的军事训练和政治学习,以及领导和老兵们喋喋不休的批评和教导。这里没有能一起喝酒打架的铁哥们儿;没有能为我暖床的性感美女;就连吃包方便面,都要看老兵的脸色。我觉得自己的一切,仿佛都葬送在了这里,包括青春,包括才华。七月某日,天气特别晴,肚子特别疼

  • 桀骜不驯,强势唐少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桀骜不驯,强势唐少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桀骜不驯,强势唐少目录预览:「001」少爷驾到「002」美女老师「001」少爷驾到S市。清晨,腾龙高中校门前人山人海,好不热闹。今天是9月1日,是新学期开学的日子。不远处,一辆黑色的顶级奔驰轿车停在路边。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中年男子从副驾驶的位置下来,打开后车门,将手挡在门框上方,毕恭毕敬道:“唐少爷,下车吧,我们到了。”少顷,从车上缓缓走下一个拎着单肩书包的少年。看着学校门前停着无数豪车,以及那些油头粉面的富家公子,少年眉头微蹙,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香烟。只

  • 予你柔情千万种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予你柔情千万种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予你柔情千万种目录预览:第一章被男人那个了第二章干什么去了第一章被男人那个了寂静的夜,男人强壮的身体紧紧覆在她身上,灼热的大掌一寸寸蹂躏着娇嫩的肌肤,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甚至还带有满满的发泄,皮肤上传来痛痛麻麻的感觉,不禁让段漠柔抑制不住地呻吟出声,而整个身体也如蛇般缠绕于男人精壮的身体上,想靠得更近,要得更多。如火般燥热的身体总想找到宣泄的出口,她不禁更抱紧了身上的男人,指甲几乎要抠入男人线条分明的肌理。男人粗暴的揉捏,一路从她胸前滑下,带出片片暧昧的斑

  • 敬你相思与白首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敬你相思与白首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敬你相思与白首目录预览:第一章:丑肥婆的春梦第二章:长记性第一章:丑肥婆的春梦顾七七拖着肥胖笨拙的身子,狗一样在地上爬,一边爬一边惨叫:“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可是,身后那群追打她的人,个个脸上都写着义愤填膺,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在喊叫什么。这个又脏又丑的贱女人,平时就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现在居然敢跑到妙香寺的大法会上偷贡品,真是太可恨了!那可是张员外为了给全镇祈福办的大法会啊,准备供给佛祖的三牲祭品,怎么能让凡人碰到?就是动动心思都该死。

  • 书名: 妻子的秘密 最新章节

    原标题:书名:妻子的秘密最新章节书名:书名:妻子的秘密目录预览:第001章妻子的谎言第002章掌印第003章电话第004章监控消失第005章秦若云喝醉了第001章妻子的谎言王宇刚把女领导送到酒店休息,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女儿班主任。“喂?”“喂,是王宇吗?你女儿发烧了,现在正在医院没人照顾,打孩子妈妈的电话打不通。”班主任说。女儿发烧了?王宇不由有些慌乱,好好的怎么会发烧呢?出差在外将近一周,他十分想念妻子和女儿,听到女儿身体状况出了问题,他此刻更是想立即飞回林山市。王宇迅速跟

  • 书名:女子监狱男管教 最新章节

    原标题:书名:女子监狱男管教最新章节书名:书名:女子监狱男管教目录预览:第001章邂逅漂亮女人第002章头脑发热做的事第003章意外的进去了第004章漂亮韵味女上司第005章适应了第001章邂逅漂亮女人故事开始的那天,我照例是上着班,打扫完一片狼藉的宠物店,走出店门口,在隔壁便利店买了一包五块钱的软白沙,疲惫的靠着墙点了一支烟。店门口的台阶上,一字排开坐了一行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个白嫩的小萝莉,全身汗津津的,bra在校服下若隐若现。青春,真可爱青春。我叼着烟看着那个小萝莉,她一边打电话,一

  • 书名:日久生情 最新章节

    原标题:书名:日久生情最新章节小说名字:书名:日久生情目录预览:第1章他戴着婚戒的手探进了女人的裙底第2章如果我输了这瓶酒我肉偿第3章你老公睡你的时候都硬不起来第4章你抢我老公我就抢你饭碗和老板第5章被所有亲戚朋友知道我是情妇第1章他戴着婚戒的手探进了女人的裙底“阳性阳性阳性……这次一定是两道杠!”我坐在马桶上,不知道第多少次捧着湿乎乎的验孕棒闭眼祈祷,只要能怀上孩子,我愿意折寿十年。调整好呼吸,不自觉的紧抿着嘴唇,战战兢兢的睁开眼睛,看向验孕棒中间显示结果的椭圆形窗口:一……二。看到第二条粉红

  • 神医偷香录2 最新章节

    原标题:神医偷香录2最新章节小说:神医偷香录2目录预览::通通肠子悔青:全部都清算一遍:全都悔不当初:速效健阳丹:虎狼之药:通通肠子悔青齐雨行打开了自己原来的帖子,帖子前五六百楼的评论,完全是一边倒地对宋玉进行人身攻击,每次齐雨行不爽的时候,都会把帖子打开来看一下,然后心情倍加舒畅。看到六百多楼的时候,已经有人开始站出来为宋玉说话,但还好,那些帮宋玉说话的人,全都被喷成了狗。而在电脑前默默观战的齐雨行,一看到维护宋玉的人被喷成筛子,他就差点笑成傻逼。不过,齐雨行没有在这些前面的楼层前,多做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