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家有小妻:权少老公太无情】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7:52: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家有小妻:权少老公太无情

第1章 毕业典礼致辞

Z国桑城。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六月中旬,桑城街巷里的桑树开的正好,桑葚长了一树。

季凉看遍了满城的桑树,还是觉得学校里的好。

此时,桑城中学的礼堂里人声鼎沸,学生和家长都兴奋的等着即将开始的毕业典礼。又一年的毕业季,经过了高考的考验,高三的学生都将迈出高中的大门,走进大学,开始自己新的人生。

季凉在幕后,正在等着作为毕业生代表上台致辞。季凉很漂亮,漂亮的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瀑布般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明亮的眼眸像是会说话,白皙的皮肤透出淡淡的粉红。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她穿着短裙制服,整理了一下自己领前的蝴蝶结,开始念稿子做准备。

“季凉,下个环节就是你了,准备好上台啊!”

“好的,周老师。”

“下面有请学生代表,高三年级优秀毕业生季凉同学致毕业辞!”

季凉深呼一口气,从幕后走到台前,走到演讲台前,接受众人的掌声。

台下有些调皮的男生看到季凉上台,又是欢呼又是吹口哨。

季凉,桑城中学无数男生心中的女神,人长得漂亮学习又好,再加上偏冷淡的性子,更让她有一种‘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气质,平日里是不见她笑的。

可他们不知道,八岁之前,季凉还是个爱笑的小姑娘。

“三年前,刚刚踏入桑城中学的时候,十五岁的我们,懵懵懂懂。网站163woman.com虽然对未来有无限的想象,却不知道你在这里,学习到什么,收获了什么。幸好一路上,有师长的殷切教诲,也有朋友的深厚友谊。一起经历困难挫折,也一起坚守成长。”

季凉站在舞台右侧,清澈的声音传便整个礼堂,“我说,桑城中学就是我们的初生,是我们最好的时刻。毕业典礼后,让我们奋力张开翅膀,飞向各自不同的梦想。一路顺风,各自珍重……再见。”

伴随着她最后一个音落,台下有些女生已经嘤嘤啜泣起来。说明163woman.com季凉心中也有一丝不舍,学校里枝繁叶茂的桑树,自己再也见不到了。

典礼结束后,是学生们依依惜别的时间。有的跟父母拍照片做纪念,有的跟自己的老师交流情感,更有的男女,直接手牵手在众人面前耀武扬威。

季凉轻笑了一下,好像满场之中,只有她自己是孤身前来的。快十年了,爸爸妈妈,天堂是否还好,你们是否看到,我长大了?

“季凉同学!”正想着,背后有人突然叫她,季凉转过头去一看,是班里的体委。

“有事吗?”季凉礼貌的问道。

“没什么事。说明163woman.com”眼前的大男生害羞的挠了挠发顶,说道,“听说你高考全市第二,太厉害了!你报的什么学校啊?”

“京南大学。”

“京南大学是很棒的学校啊!又在滨海市,就在桑城的北方,回家也很方便。”

“是啊。”季凉淡淡的笑了笑。滨海市其实是爸爸妈妈的家乡,也是自己八岁前的家乡,对于她来说,去滨海市,才是回家。

“什么专业啊?”

“艺术系珠宝设计专业。”

“哇,太厉害了!”那男生一脸崇拜,“季凉你这么有才华,一定能设计出好看的珠宝!”

“谢谢。推荐http://www.163woman.com/”季凉道了谢,说道,“那我先去那边看看了。”

“那个,等一下!”男生急急的叫住她。

“怎么了?”季凉转身。

“那个,明天,我可以约你出来吗?”

“有什么事情吗?”季凉问。

“就是,就是……季凉,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吗?我,我喜欢你!”一句话说完,男生已经红了脸。

“我……”季凉一愣,小脸泛红,说道,“那个,对不起,我暂时没有交男朋友的想法。”

“可是我们可以先从好朋友做起啊!”

“我们是好朋友。”季凉抱歉的一笑,“对不起。”

“好,好吧。”

回家的路上,季凉坐在公交车上,眼波不兴,透过车窗看路旁一闪而过的树。

自从八岁的时候父母双双去世,她就搬来桑城跟姑母一起住,如今要去父母的故乡滨海市念大学,对这里,竟然有些不舍了。

“祥锦花园站,到了。”

公交车上突然响起报站的声音,季凉连忙从座位上起来,拎着包包下了车。

刚跑到小区楼下,就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子,挂着军牌,相当拉风。

难道是程爷爷来了?

念及此,季凉的脚步更快了,坐上电梯直奔姑母家。

进了家门,果然看到程爷爷的警卫员小张正笔直的站在客厅里,姑母、姑丈、表妹都战战兢兢的应付着。

“张大哥!”季凉叫了一声,疑惑着为什么没见到程爷爷的身影。

“季小姐!”小张看到她,连忙转过头来,鞠了一躬,“毕业典礼结束了吗?”

“恩,结束了。”季凉点点头,问道,“为什么没看到程爷爷?”

“程司令他,”小张面露难色,说道,“程司令生病了,在医院里,我这次过来就是要接季小姐去程司令家的。”

“生病了?!”季凉大惊,连忙问道,“很严重吗?”

“恩,比较严重,在重症监护室。”小张神色有些黯然,“程司令一心念着季小姐,还请季小姐跟我去程家吧!”

季凉抿了抿唇,她不想去程家,可程爷爷的病……

“好吧,”季凉挣扎半许,点点头,“我跟你去。”

“那季小姐,您去收拾一下东西,把您的行李全都搬到车上吧,”小张又开口,“听说季小姐考取了京南大学,正好不用再回来了,把家搬到滨海市,司令都打理好了。”

季凉本想开口拒绝,眼睛的余光却瞥到姑母听到这句话时瞬间变亮的眼神,心里顿时冷笑一声,嘴边的话已经改了,“好,我这就去收拾。”

“好的,季小姐,我去下面叫几个人上来搬东西。”

“好,麻烦你了,张大哥。”

季凉走进卧室,姑母一家人都跟着走进来,装模作样的跟她一起收拾。

“表姐,你都要走了,我会想你的。”季凉的小表妹林淑媛看着季凉,撒娇似的开口。

“哦。”季凉淡淡的应了一声,拿着行李箱开始往里面塞衣服。

“表姐你……”林淑媛哼了一声,道,“表姐,你都要走了,不给我留下个东西做纪念吗?”林淑媛一边说着,眼神有意无意的往屋子角落里的一架黑色钢琴飘去。

“我高三的复习资料和笔记在书桌上,有很多学弟学妹出高价我都没卖,免费送给你好了。反正明年,你也该高考了。”季凉头都没抬,却也知道她打什么心思。季凉偏不顺着她的意思来,这架钢琴,可是父母给她的礼物,满满的都是回忆,送什么都不能送它。

“表姐,反正你这次都要搬家了,钢琴这么笨重,搬起来多麻烦啊!还不如送给我!”林淑媛直接开口要。

“是啊,小凉啊,”姑母也开口劝,“你表妹一直很喜欢这架钢琴,你就送给她吧!反正那个程司令对你那么好,你开口要,他会给你买一个更好的!”

季凉猛地抬起头来,眼中泛着层层的冷意,“程司令对我好我很感激他,可这不代表我就可以跟他老人家开口要东西!钢琴我是一定要搬走的!”

“你,你凶什么凶啊!”姑母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季小姐,怎么了!”

正在这个时候,小张带着几个人上来,听到季凉愤怒的声音,连忙冲进房间,别在腰间的枪明晃晃的冲着季凉的姑母,吓得她倒退了一步。

“有人欺负季小姐吗?”小张神色一凛,姑母一家人都不说话了。

“没有。”季凉压下火气,问道,“张大哥,这架钢琴能搬走吗?”

“能。”小张点点头,“别说一架钢琴,就算是整个屋子,季小姐说搬走,咱们兄弟也能搬走。”

“谢谢你,张大哥。”季凉莞尔,“那就先把这架钢琴搬出去吧。”

“来,你们两个,先把钢琴搬下去,小心点!”

“是!”

整理了半个小时,一间屋子几乎搬空。因为屋子里的东西,都是季凉自己买的。虽然说姑母一家人刻薄了一点,可对自己也不是太坏,季凉还是把复习资料留下了。

“我走了,”季凉拎着自己的包包,“感谢这么多年来姑母一家人的照顾,复习资料我留下了,希望表妹明年高考能考出好成绩。有机会,我还会回来看望姑母的。”

“季小姐,走吧。”小张跟在季凉身后,做了个请的姿势。

‘咔哒’一声打开门,季凉走出这个自己住了十年的家,没有不舍,只有轻松。

“啊!季凉这个坏女人!”屋子里,林淑媛看到季凉走了,气得把资料噼里啪啦一下子甩在地上,吼道,“谁要她的破资料!”

“媛媛!别闹!”季凉的姑丈重新把资料捡起来,道,“你看看你那成绩,再看看你表姐的!人家全市第二,这资料可是宝贝!不能扔!不能扔!”

“就是就是!”姑母也帮着捡资料,“你可得好好学着!”

季凉站在门口,听到里面的声音,冷冷一笑,说道,“张大哥,咱们走吧。”

“好的。”

第2章 我答应会娶她

程家是滨海市最大的权贵,一家三代都是军人出身。程家的老爷子是开国元勋,在马背上打下了江山,是国内元老级的人物,虽然现在已经退隐,但仍以司令称呼。

程家现在的当家人程旭已经是大军区司令员,他的儿子程燕西更是军中最年轻的少将。所谓“程家一出手,滨海抖三抖”。

程家跟季家的渊源颇深,父母过世之后她就再没去过程家,只有程爷爷时不时来看她……

季凉甩甩头,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去了滨海市之后,先去看程爷爷,再去找房子住下,等开学报到的时候,再搬回学校,恩,就这样。

季凉闭目养神,却不知道,她的人生会因这次行程而彻底改变。

车子行驶了三个小时终于到达滨海市。

刚进滨海市,季凉的脑海里就闪过几个破碎的画面,遥远的记忆泛着黄席卷脑海。

军区大院的孩子的欢笑声,卫队做早操的呼喊声,妈妈喊自己回家吃饭的声音,爸爸爽朗的笑声……

“季小姐,到了!”小张的声音突然从副驾驶传来。

季凉刚睁开眼,已经有人打开车门,她拿着自己的包包走下车,抬眼一看,却是在一个小区里,四季景都。

“张大哥,咱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呀?”季凉疑惑。按理来说,他们的目的地应该是医院,或者程家所在的军区大院。

“没走错。是程司令吩咐的,他老人家在进病房之前吩咐我把您带到这里。这里,就是您的家了,房子在十层,房产证上写的是您的名字。”

“什么?”季凉大吃一惊,连忙说道,“不,张大哥,这太贵重了!告诉程爷爷,我不能要!”

“季小姐,这里距离京南大学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上学也很方便。”小张道,“司令他知道您不想住在大院里,特地给您买的。”

季凉抿抿唇,小声嘟囔,“那我也不能要。”

“司令说,季小姐如果不收,就算是绑也要把您绑上去!”小张一本正经,“如果季小姐不住在这里,我们警卫队就到学校守着季小姐,寸步不离!”

季凉一阵哑然,军人的脾气还真是倔!

“季小姐,请吧!”

“……好。”季凉咽了咽口水,跟着几人往楼上走。

十层的公寓已经完全装修好了,简约大方,是季凉喜欢的风格。

季凉的东西放在客厅,小张问道,“季小姐,钢琴放在哪里?”

脑海中突然想起小时候妈妈逆着光弹钢琴的样子,季凉看了看阳台周围,说道,“放在阳台边上吧,靠着墙。”

“是!”

东西随意的一放,眼看着就要天黑,季凉问道,“程爷爷现在在哪里?我想现在就去看看他。”

“好的。”小张点点头,带着季凉离开。

滨海军区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外,重兵把守,程家一家人都守在外面等情况。

小张带着季凉赶到。

“司令员,季小姐来了!”

程旭转过头,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看了季凉半晌,说道,“小凉长大了,跟你妈妈长得真像啊!”

“程叔叔好!”季凉打招呼,隐隐约约记得这位程叔叔的样子。

“恩,这么多年来过得怎么样啊?”

“一切都好。”季凉淡淡的笑了笑。

“哎呀,这就是小凉吗?长得可真漂亮啊!”一位五十岁左右雍容华贵的妇人走上前来,拉住季凉的手,说道,“一路过来辛苦不辛苦啊?”

季凉摇摇头。

“这是你陈阿姨。”程旭开口。

“陈阿姨好!”季凉叫了一声,心中已经明白,这妇人是程叔叔的续弦,她听程爷爷说过。

“哎,乖!”陈婷看着季凉,满心的欢喜。

“程爷爷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啊?”季凉担忧的看了一眼病房。

“医生说药效过了就能进去了。”

正说着,走廊那头又走来一个人,风尘仆仆,俨然是刚赶到医院。

“首长!”

“首长!”

季凉听到声音,转过头去一看,就看到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人。

这人穿着军装,一双黑色的军靴踩在脚上,迈着大步往这边走。他身形笔直高大,抿着唇,皮肤比小麦色更白一些,眉宇之间有着睥睨天下的霸气,萧冷的眼神仿佛能射寒星。

季凉承认,这十七年以来,她没见过帅得这么霸气的男生。

“是燕西来了!”陈婷叫了一声。

燕西?程燕西!

季凉微不可察的蹙了蹙眉,程燕西已经快走到她面前,眼前这个男人太强势。虽然在程爷爷那里听了无数关于程燕西的事,季凉始终没见过程燕西。因为程爷爷说,燕西那小子从小就立志当兵,季凉出生的时候,程燕西已经在军校了。

“爷爷怎么样了?”

男人低沉的声音掠过季凉的耳朵,程燕西看都没看季凉,直直的走到程旭面前,“爸!”

季凉莫名的松了口气。

“恩。你爷爷他一会儿就醒了。”程旭指了指季凉,对程燕西说道,“这是你季凉妹妹,今天刚到,你也不知道打个招呼。”

“季凉……”

程燕西淡淡的转过头来,淡淡的开口,淡淡的看着季凉。

“你好。”季凉简单的打了个招呼。

“你好。”程燕西瞥了她一眼,又转过头去,看向病房,不再说话。

“那个,”陈婷有些讪讪的,问道,“燕西啊,小凉啊,我在家做的饭,你们要不要吃点啊?”

“不用了!”

“不用了。”

程燕西跟季凉齐齐开口,陈婷更尴尬了。

“我不饿。”程燕西又补了一句,眼睛的余光一直在季凉身上。

季凉浑身不自在,可以感受到程燕西的视线,却偏偏不敢跟他对视。

“司令员,少将,夫人,”医生走出病房,对着众人开口,“程老司令醒了,问季凉小姐到了没有。”

“到了!”季凉急急地开口,“我在这里!”

“程老司令请大家进去。”医生微弯着腰,打开病房的门。

几个人匆匆往病房里挤,程燕西走在最前,扑到床前,一把握住程老司令的手,语气焦急又恳切,“爷爷!我回来了!燕西回来了!”

季凉站在床侧,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燕西啊!”程老司令苍老疲惫的声音传来,他微微睁开眼,看着程燕西,“没有耽误你部队里的工作吧?”

“没有。”程燕西摇摇头,“爷爷最重要,就算耽误也要回来。”

“胡说!”程老司令拉下脸来,“军人的职责就是保卫国家,要遵纪守法,怎么能为了爷爷的事情就违反军纪呢!”

“爷爷说的是。”程燕西笑了笑。

“咳咳……小凉,小凉来了吗?”程老司令开口。

“程爷爷……”季凉有些哽咽,上前一步,连忙开口,“程爷爷,我在这里呢!”

“丫头啊!”程老司令颤巍巍的抬起手,季凉主动伸过手去,抓住那苍老枯槁的手。

“程爷爷,您没事了吧?”季凉问道。

“爷爷没事。”程老司令一手握着程燕西,一手握着季凉,突然将他们两个的手叠放到了一起。

季凉感受到程燕西手掌上的茧子和温度,吓了一跳。

“爷爷?!”程燕西也是大惊,慌忙要撤开手,却被程老司令拉住。

“别放开,爷爷啊,就希望你们两个能好好的。”程老司令突然咳了咳,“爷爷老了,有生之年,只希望你们能安定下来,这次让小凉过来,就是想让你们了了我的一桩心愿。”

什么叫安定下来?季凉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

“爷爷,您什么意思啊?”程燕西开口询问。

“爷爷希望你们两个能尽快完婚。”

“什么?”季凉抑制不住的叫了一声,结婚?跟眼前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结婚?

程燕西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这件事,本来是想等到小凉满十八岁的时候再跟你们说。”程旭在一旁开口,“可是父亲的病情……没办法,只能这样匆忙的跟你们说。”

“你们的亲事是从小就定下的。”程老司令开口,对程燕西说道,“小凉手上的镯子,就是信物,是当年我送给老婆子的,后来传给你了你母亲,现在在小凉手上快戴了十八年了啊!”

季凉瞥了瞥手上暗金色的镯子,这个金镯子是自己从出生就戴在手上的,这么多年,流光溢彩未曾褪色,上面的花纹清晰可见,栩栩如生。

只是她没想到这竟是一个定情,哦不,订婚信物!

“爷爷,这太可笑了!”程燕西抿着唇开口,“这都什么年代了,谁还凭借一个信物就决定两个人的婚姻?何况,我现在还没有结婚的打算。”

“不管是什么年代,做下的承诺就要兑现!这是一名军人最起码的素养!”程老司令一下子拔高了声音,“这是两家人的事,是你过世的母亲和小凉的母亲早就定好的亲事!你父亲也是双手赞同的!”

“爷爷……”

“咳咳……”程燕西刚要说话,病床上的程老爷子突然咳了起来,饱经风霜的脸憋得通红,“我,咳……”

“爸!”

“父亲!”

“爷爷您没事吧?!”程燕西慌忙的顺着程老司令的后背。

程老司令一下子抓住程燕西的手,颤巍巍道,“爷爷就这么一个心愿啊!燕西,咳咳……”

陈婷站在一旁,眼眶泛红,已经小声啜泣起来。

“爷爷的日子不多啦,燕西,你忍心让爷爷抱憾离开吗?”

“爷爷,为什么是她?别人不可以吗?”程燕西抿唇问道。

“只能是小凉!”程老司令脸上威严不减,“咳咳,要是你不答应,以后也不要来看我了。反正我一个将死的老头子,能活一天算一天,咳咳……”

程燕西眉头深深的拧了起来,喉结滚了滚,转头看向季凉,一双摄人心魄的眸子中没有任何感情。

仿佛天人交战般,屋子里的人都等着程燕西开口,最终,他还是点头了,说的云淡风轻,“好,爷爷,我答应你,我会娶她。”

第3章 你为什么不死

季凉的眼睛倏地睁大,反瞪着程燕西,浑身僵住再动不得半分。

“好好好,咳咳……”程老司令终于放心,笑了笑,“丫头啊,你怎么说?”

“我……”季凉皱了皱眉,“程爷爷,我还很小啊!”

“不小了,燕西的奶奶嫁给我那时候也才十八岁,跟你一样。”

“是啊,”陈婷笑道,“燕西比你大,知道疼人。”

季凉看了程燕西一眼,眼前这个男人,从上看到下,没看到一点他会疼人的样子。

“丫头啊,燕西都答应了,只等着你点头了,你想让爷爷求你吗?”

季凉心中一阵烦躁,这么多年,如果不是程爷爷的压力,姑母一家说不定会怎么折腾自己,如今老人家卧病在床,就这么一个心愿,自己按理说应该答应,可是,结婚啊!她还是个孩子,结婚对她来说太遥远了!

“丫头啊,燕西是个好孩子,把你交给他,爷爷也放心哪!”程老司令又开口,“这么多年你一个娃娃过生活,结婚了就有咱们程家护着你啦!”

季凉还在犹豫。

“丫头,我知道你心里有事,可你跟燕西的婚事是你父母答应了的,”程老司令苍老的脸上有一丝动容,“他们在九泉之下肯定也不希望你孤孤单单的。你要是不答应,爷爷我到了地底下也没法跟他们交代啊!”

“程爷爷你……”季凉咬了咬唇,“我,我答应就是了。”

“好孩子,好孩子!”程老司令终于笑开,握着程燕西和季凉的手,久久没有放开,“等小凉一到十八岁,你们就去登记!”

“行。”

“程然没有来啊?”程老司令扫了一圈病房,淡淡的问道。 程燕西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眼皮一跳。

“小然,她,”陈婷颇为不自在,解释道,“她还在国外学习,回,回不来……”

“哼。”程老司令重重的哼了一声,“没来就没来吧。”

季凉大脑中思绪飞转,程然,程燕西异父异母的姐姐,是陈婷嫁过来时带来的女儿,比程燕西大一岁。程老司令一向不待见她。

程老司令说了没多会儿就睡过去了,几个人悄声走出病房。程旭因为突发急事先行离开。

季凉手心直冒汗,程燕西手掌的温度久久消散不去。

“季凉。”

“恩?”季凉听到程燕西叫她,连忙回神,一看走廊里已经没有人了,“有事?”

“你什么时候成年。”程燕西单手插在口袋里,盯着季凉,似乎有些不耐烦。

“还有几个月。”

“我要具体时间!”

季凉淡淡瞥他一眼,“十月八号。”

“好,我们就那天去登记结婚。”程燕西果断的下达命令。

“结婚?”季凉微微蹙眉,“真的要去结婚?”她还不想结婚啊!

“不然你以为我说着玩的吗?”程燕西勾了勾嘴角。

“可是我们两个才刚见面……”季凉有些手足无措的开口。

“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程燕西哼了一声,“我要娶你纯粹是为了爷爷,爷爷的要求我不可能不答应,娶你,只是为了让他老人家放心。”

“然后呢?”季凉不复刚刚的慌张,心里莫名轻松,“你究竟想说什么?”

“就算结婚我也不会爱上你。”程燕西眼神冰冷,有些飘渺,“爷爷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医生说撑不过三年,如果……如果爷爷去世,我们的婚约就此取消。”

“好。”季凉应下。虽然这样做,可能会对不住程爷爷,可是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不是吗?“这么多年来程爷爷对我一直很照顾,他老人家的心愿我会尽力达到,”季凉继续说道,“只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手上的镯子还是我的。”季凉淡淡的开口。从小看着这个镯子长大,又加上母亲的熏陶,让她对设计珠宝首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才选了如今的专业。这个镯子要是收回去,她可不干!

程燕西看了眼她纤细的手腕和暗金色的镯子,没有说话。

“这个镯子是你母亲送给我的,”季凉呼了口气,想要说服他,“本来你也没有权力收回去。”

“不要提我的母亲!”程燕西忽然发狂,猩红着眼,一掌拍在季凉身后的墙壁上,恶狠狠地盯着季凉,“你有什么资格!”

季凉吓得倚在冰凉的墙壁上,嘴唇有些颤抖,“你,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程燕西嗤笑一声,“你忘了十年前的车祸吗?”

季凉眼睛猛地睁大,看着程燕西,就像在看一个恶魔。

“十年前的车祸中,她们都死了!你为什么不死?!”程燕西咬牙切齿,拳头狠狠攥起,一字一句的开口,“因为那场车祸,我的生活全都变了!天翻地覆!季凉,是你母亲害死了我母亲!”

季凉的瞳孔一下子放大,程燕西的话像刀剑一样刺进胸膛。他说,自己的母亲害死了他的母亲!

“我恨你们季家的人,可惜季家只剩你一个了!季凉,父债子偿!”

父债子偿,父债子偿……

程燕西说完,大步离开,可他的话还在走廊里久久挥散不去。

不顾陈婷的挽留,季凉坐着小张的车,执意回到四季景都。

她躺在浴室的浴缸里,一直泡到水凉了,才裹着浴巾走出来。

季凉站到镜子前,擦了擦上面的雾气,面无表情的转过身,看到后背上两条丑陋的扭曲的疤痕倒映在镜子里,疤痕几乎贯穿季凉的整个后背。

这是车祸那天留下的泯灭不掉的印记,改变她命运的那天历历在目。

“妈妈,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啊?”八岁的季凉坐在车子后座,透过车窗,看到外面瓢泼的大雨将视线全部遮挡。

“去我们家呀!”回答她的是副驾驶座上的女人,程燕西的母亲,她转过头来,笑着说道,“今天你燕西哥哥回家,我们去看看他,小凉你一定会喜欢燕西哥哥的!”

季凉抬起头来,甜甜一笑。

“可惜天公不作美啊,这么大的雨,我都有点不敢开了。”驾驶座上是季凉的妈妈。

“没关系,开慢一点就可以了!”

铃铃铃……

车子行驶到怡海南路,温暖的车厢中,不知道谁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似乎有些急促。

“你开着车,我帮你接电话!开免提,你就可以听见了。”副驾驶上的女人拿起电话,按下接听键,“喂?”

“夫人,不好了!”听筒那边传来季凉父亲的警卫员慌张的声音,“季政委出事了!出任务的时候中了两枪,现在……”

“什么!”

两个女人同时开口,季凉的母亲把着方向盘,一张脸煞白,转头冲着电话喊,“在哪个医院?!快点告诉我!”

“在滨海……”

“小心!”警卫员还没说完,程燕西的母亲就忽然尖叫一声,声音之大,几乎穿透季凉的耳膜。

“吱……砰!”

警卫员的声音埋没在巨大的轮胎摩擦和汽车相撞的尖锐声中,季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觉身子先是重重的撞在前座的靠椅上,然后整个人随着车子翻了好几翻,最后被狠狠的甩出车子,倒在路边。

季凉以为自己会死的,后背疼得几乎像是裂开了,可究竟是她命大。

“妈妈……”季凉挣扎着坐起来,脑袋昏昏沉沉,瓢泼大雨打在身上,她抹了把脸上的泪水,看到十几米开外正冒着烟的车子,车顶朝下,车轮朝上,车头已经撞烂。

沥青路面上混杂着血水和雨水,季凉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双手艰难的撑着地站起来想要往车子那边走,可刚走了一步,她小小的身子就轰然倒下。

“啊……”

镜子前的季凉重重的叹息了一声,闭上眼睛又睁开,擦干了身上的水,往卧室走去。

他们都死了,你为什么不死?

程燕西的话又一次回荡在脑海,季凉嗤笑了一声,原来这世上有人这么恨她。可程燕西又有什么资格指责自己?

因为后来季凉才知道,他们出事的那天,父亲也没有被抢救过来。

一夕之间父母双亡。

父亲中的那两枪是替程燕西的父亲挡的,一命换一命好了。程燕西凭什么恨他季家?

家有小妻:权少老公太无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家有小妻 或 权少老公太无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无删节朝朝相夕一暮暮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朝朝相夕一暮暮免费阅读全文书名:朝朝相夕一暮暮目录预览:第1章给了你多少钱第2章可笑的水手制服第3章大酒店里吃麻辣烫第4章肥鱼上钩了第1章给了你多少钱辉煌酒店。C市最为顶级的酒店,水晶或者黄金的装饰在这里随处可见。一走进大堂,就觉得自己要被入目所及的金灿灿的光芒所刺伤,洛音带着温心上了电梯,按下了最顶层的总统套房。电梯里的气氛有些诡异的尴尬,洛音轻了轻嗓子,“我来是有几句话要传达给温小姐你的。”“我?”“是的。”洛音又是一个标志性的微笑。“慕少爷的脾气不好,有几个点,我必须要交代一

  • 无删节墨梅为妃绽放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墨梅为妃绽放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墨梅为妃绽放目录预览:第一章带着轩辕剑去穿越第二章当众拍卖初夜!第三章火烧青楼第四章想要她钻狗洞,做梦!第一章带着轩辕剑去穿越七月如火,轻柔的涨风吹着燕荡山,草地上那背靠在榕树荫的男女手牵手,眉目传情,交颈而欢。凤凌月眉中饱含款款深情,凝视着眼前的俊美男人,心中充满了幸福感。“麟泽,做完了这一票,我们就退出组织好不好?从此我们牧业山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上神仙般的美好生活,好吗?”阮麟泽星目中泛起向往的光点,凝视着凤凌月那诱人的红唇,然后一口咬

  • 无删节昨夜温存解风情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昨夜温存解风情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昨夜温存解风情目录预览:第1章:柔情,错乱的夜第2章:爱情,无休无止第3章:羞辱,嫁入豪门第4章:新婚,柔情蜜意第1章:柔情,错乱的夜海面上一艘游轮在月光的照耀下慢慢的前行着,灯光闪烁,显得豪华异常,波浪滚滚,游轮也随着起起伏伏,这看似平常的晃动却郁闷坏了客房里的某位。外面灯光闪烁,可能是没有开灯的原因,豪华游轮的客房里却是一片昏暗,风浅汐缩卷在床上,哀嚎着:救命啊,坐船真的好难受。晃晃悠悠的,坐都坐不稳,晕的她都快要吐了,脑袋也疼的要命,以后再也

  • 无删节转眼泪水湿满襟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转眼泪水湿满襟免费阅读全文小说:转眼泪水湿满襟目录预览:第1章她是我家佣人第2章渣男,OUT!第3章正妻VS小三第4章她才该是真正的莫太太第1章她是我家佣人夏念念是被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给吵醒的。锦云苑这栋别墅,她一个人住了两年,一向无人打扰,怎么会突然这么吵?难道是?夏念念觉得心突突跳得厉害,是他回来了吗?她几乎是立刻从躺椅上弹了起来,拉开门朝楼下奔了下去。原本清清静静的客厅里,灯光暧昧昏暗,音响里放着响彻震天的音乐。夏念念正在疑惑,传来一个女声:“那个谁,你给我拿点冰块来。”夏念

  • 无删节摸金手记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摸金手记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摸金手记目录预览:第一、二章不被记载的秘密行动第三章元宵的邀请第四章诡异的照片第五章密室失踪事件第一、二章不被记载的秘密行动九十年代,西北某军区工兵连驻地。此时的天空呈现出浓烈的黑色,没有月光和星光,仿佛是乌云遮盖了天幕。驻地里的点点灯光,渐渐熄灭。训练了一天的战士们都已经上床休息。“哎,咱班长去哪了?怎么现在还没回来?”“不知道,晚饭后我他被连长叫走了。”“今天吃饭的时候,都没见连长和指导员啊?”“不光是连长和指导员,你们发现没有,从下午开始,整个营

  • 无删节风流医圣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风流医圣免费阅读全文小说:风流医圣目录预览:第0001章段子手爱撩妹第0002章亮山门秀实力第0003章女总裁的隐秘第0004章强势独闯龙门第0001章段子手爱撩妹十年间,药房的布局没有太大变化,陈设跟以前一样,靠里的位置是一长排的药柜,散发着淡淡的药香,高高的柜台上放着称药用的戥子和包药用的牛皮纸。大堂的两侧,一处是休息用的卧室,另一处则是治病用的问诊室,往里走是药材仓库和药材炮制房。他缓步来到卧室,放置好火盆,从古老的行医箱中取出十多本残缺不堪的古籍,单膝跪在一个老者的遗像前,

  • 无删节爱深,恨亦深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爱深,恨亦深免费阅读全文书名:爱深,恨亦深目录预览:第1章还不滚?第2章还好意思跟我谈良心?第3章看到你就恶心!第4章我已经决定了,离婚!第1章还不滚?霍家大宅,灯火通明,一家人围坐在餐桌前吃晚饭。“哎哟,我肚子好疼啊!米兰,你在汤里下了药对不对?”霍冰冰说完,端起眼前一盆滚烫的鸡汤,转身就泼到了米兰身上。米兰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衬衫、一条牛仔裤,面料很薄,这突如其来的滚烫让她忍不住皱了一下眉,本来垂在身侧的两只手猛地抓住了裙子,指尖不自觉地轻颤了几下。疼痛,丝丝入扣,可是米兰却没有动

  • 无删节神级巫医在都市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神级巫医在都市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书名:神级巫医在都市目录预览:第001章巫医传承第002章解剖楼闹鬼第003章是人还是饭桶啊?第004章四圣诀?广场舞?第001章巫医传承下午五点,太阳依旧毒辣,不过处在竹林里的西华医科大学解剖楼,却是凉爽的很。二楼的一间教室里,解剖学老师余珂,托着个骷髅头站在讲台上面授课。下面学生有认真听讲的,有打瞌睡的,也有玩手机的,但更多是在把玩着桌上的骨头。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人骨,也是解剖教室里的教学用具,小到指骨,大到颅骨,应有尽有。对于刚刚接触到解剖学的

  • 无删节爱似一道白月光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爱似一道白月光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爱似一道白月光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4章第1章幽幽倾我心可沁人心脾婚前。“帝少!可沁小姐……跑了……”“……找回来。”是找不是抓也不是逮……“帝少!可沁小姐被人欺负了。”“……谁敢欺负她给本少爷欺负回来。”“……”这样真的好吗?“帝少!有人把可沁小姐拐走了婚礼举行就在明天。”“……谁敢本少爷要他再也勃不起来。”“……”他是你……婚后。“帝少!您送给少奶奶的‘可沁之心’被人说是偷的。”第二天某别墅里面被光顾得连一个塑胶杯都找不到了……“帝少

  • 无删节梅府有女初成妃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梅府有女初成妃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梅府有女初成妃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4章第1章新马。废弃的仓库里,清一色的枪支47一字排开,置放在木箱里,发出冰冷黑亮的光泽。满脸横肉的男人满意的挥了挥手,示意旁边的人数钱付款。瞬间!一道幽灵黑影空中闪过,似魂似魅……“敢在我的地盘上做军火交易,胆子不小嘛。”“谁在那里!”男人的语气有些急躁,他将手一挥,黑衣们全部都举起了枪,朝着墨色一通横扫!声音仅仅消失了一秒,紧接着又响了起来!“我,军火幽灵”几个烟雾弹从空中而降,滚滚硝烟中,丽影若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