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6:05:5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坑爹儿子鬼医娘亲

第一章 贱人,沉塘

  “贱人,滚进去。说明163woman.com

  一道怒喝声在暗黑的夜色中响起,玉清落猛地一个踉跄,便被于家的当家主母直接掼进了柴房内,‘砰’的一声,让人将门给锁上了。

  玉清落险险护住自己的肚子,手指急急忙忙扒着阖上的小门,瞳孔一缩,疾呼道,“娘……”

  “闭嘴,不要叫我娘。你私德败坏,与人私通,还怀了个野种回来,简直丢尽我们于家的脸面。你等着明日老爷回来,沉塘吧。”

  门外的于家大夫人脸色铁青,语调冷酷,毫无一点情分在里面,似乎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将玉清落这个儿媳妇弄死在里面,免得碍了她的眼。

  沉塘?玉清落本就苍白的脸色此刻看起来宛如透明一样,毫无血色。想不到她嫁入于家半载,从来安分守己不争不抢,尽量表现的如同透明人一般,可是却还是挡了别人的路,三番四次被设计陷害,到最后,居然落得个沉塘的下场。阅读163woman.com

  “娘,别和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一般见识,这事交给儿子来处理就好。时候不早了,你早些去休息。”此时,门外却响起另外一道低沉的男音。

  柴房内的玉清落豁然抬起头来,她自然认得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这不就是她那个在成亲当日便丢下自己与别的女人私奔的丈夫于作临吗?他回来的可真是时候,在外面半年毫无消息,一回来,便直接抓了个大夫往她面前一丢,生生的检查出她有喜的事实。

  玉清落暗暗的咬了咬牙,这事本身就透着古怪,尤其是于作临将大夫丢到她面前的举动,当时的表情,分明透露出几分恶毒的模样。

  门外窸窸窣窣的声音逐渐远去,玉清落心里一咯噔,便听到于作临的声音再度响起,“玉清落,我早就警告过你,让你不要妄图嫁入于家,是你自己不听,这便是你的下场。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他的声音低而缓慢,好似就贴着门缝说的,听在玉清落的耳朵里,却宛如一丝丝的凉气钻进身体里,莫名的打了个冷颤。

  “我本来只想着让大夫检查出你并非完璧之身,想不到结果居然如此出人意料。”

  玉清落陡然瞪大了眼睛,脑子里的念头一闪而过,下一秒,不敢置信的低呼出声,“是你,那天晚上是你设计的,那个男人,是你找来的,你……”

  “好好的享受今晚吧,你有孕是不争的事实,不管什么原因,明日的沉塘,你是逃不掉的。呵,呵呵。”于作临阴沉沉的笑了两声,随即站起身,搂过站在一旁等着他的女人,眸色飞扬的转身离开。

  玉清落瞪直了眸子,双手紧紧的拽着衣服袖子,只觉得一阵阵的天旋地转,猛地跌坐在地上。

  沉塘,沉塘,她最后的下场,居然会是沉塘?

  这是玉清落无论怎么想,也没想过的结局。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想不到于作临居然如此心狠手辣,为了将她从于家少夫人的位子上拉下去,不惜败坏她的名节甚至要除掉她的性命。这样的男人,哪里有一点点少年将军的样子,简直和地痞无赖没有什么区别。

  玉清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想到沉塘,心里便是荒凉一片。

  然而,谁都没料到众人心心念念的沉塘尚未发生,当天夜里,一道惊雷,便直直的打在了玉清落所在的那间破败的柴房屋顶,顷刻间点燃里头堆积在一块的干柴,火势凶猛,瞬间照亮了整个于府上空。

  于作临的屋子离得近,听到下人来报,当场安抚住躺在身边的女子,披着衣服便跑出了房门外。

  柴房周围已经一团混乱,管家指挥着下人开始灭火。只是火势太大,一时半会哪里能灭得了?好在那柴房单独一处,火苗子倒不至于窜到于府其他的屋子上去。【坑爹儿子鬼医娘亲】小说在线阅读

  见到于作临出来,于家管家抹着汗急忙跑到他身旁,皱着眉道,“少爷,少夫人还在里面,咱们先……”

  不等他说完,于作临已经一个冷眸瞪了过去,“谁是少夫人?那是贱妇。”

  “是,是,贱妇,那贱妇还在里面,咱们是不是先开锁让她……”

  “开什么锁?”于作临冷哼一声,随即抬头看了看天,发现整个夜空虽然惊雷不断,却一丁点雨都未落下,当下眸子深深的眯了起来,嘴角渐渐的泛起一抹笑意,“这是老天都容不下她继续活着丢人现眼,所以才会一道雷劈到她所在的屋子上方,既然如此,我们自然要顺应天命,免得于府其他人也跟着遭殃。”

  说着,他的视线默默的挪向那间柴房。此刻却见那扇被锁上的门被里面的玉清落用力的拉着,力道过大,居然使得那扇门有着摇摇欲坠之势,好似再过一会儿便能让玉清落破门而出一般。

  于作临的眉头当下皱的死紧,微微抬了抬手,对着管家说道,“你让救火的人都小心一些,别让火势蔓延到其他地方,至于柴房,已经救不了,就算了。”

  管家头一低,应了一声,“是。”

  只是他刚打算走,又被于作临叫了回来,“你去找两个可靠的人将柴房的门给我封死了。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管家一愣,却还是没有任何异议,转身走了。

  于作临这才低沉沉的哼笑了两声,那暗沉的脸色在不远处的火光影射下,显得异常的阴森冷酷。仿佛那个在柴房内垂死挣扎的人,就如同蝼蚁一样,命贱如纸。

  然而此刻柴房内的玉清落,却依旧抱着一线希望,见火势还没蔓延到门口这边,便用了全身的力气去拉扯柴房的门。

  眼看着门有那么一丝丝松动,脸上刚泛起一丝笑意,就听到外面传来‘叮叮叮’的声音。

  玉清落的脸色顷刻间一白,瞬间便明白了过来,当下全身无力,那扇门再也拉不动一丝一毫了。

  柴房内的火势越来越大,浓烟滚滚很快呛得玉清落视线模糊脑袋晕眩。没多久,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那张本就蜡黄消瘦的脸蛋再添了一层乌黑。

  外面封门的声音还在继续,她却被浓烟呛得逐渐失去意识,白眼翻起,再也支撑不住的晕死过去。

  柴房内被火势吓得到处乱窜的老鼠蟑螂纷纷跳起,直接从她身上窜过去,吱吱吱的消失无踪。

  玉清落想,沉塘和火刑,其实都是一样的。怨只怨她遇人不淑,居然碰到那样狼子野心的人……

第二章 六年后

  六年后。

  “娘亲,你说我要不要帮他呢?”

  房梁上横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左边那个小小的男孩子此刻却是一脸苦恼的样子,滴溜溜的眸子盯着房梁下正在交手的两个男人,整个脸蛋几乎皱成了一个包子。

  “我觉得吧,咱们出门在外,路见不平当然是要拔刀相助的对吧。虽然我今年才五岁,但是还是有一腔的热血沸腾的,恩,应该帮。”小男孩开始拖着下巴继续看着打斗中的两人,自言自语的说了一通。

  “可是吧,我又担心另外那个好像也很厉害的样子,要是我帮了,人家会不会连我都要对付?恩,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恩,非常严肃。”

  说着,他又换了一只手拖着下巴,看着下面打的热热闹闹的两人,眨了眨眼睛。那双眼睛上的睫毛修长黑亮,眨动之间仿佛带有生命一般活灵活现的。

  蓦然,小男孩全身僵了僵,猛地扭过头去看一直一言不发的娘亲,脸色当场就黑了下来,“娘亲,你又不好好的听我说话了。你这样很不尊重我的你知道吗?你这样……娘亲,你可爱的善良的美丽的儿子在你左边,你往右边看什么?”

  小男孩略略提高的声音,终于将他右边心不在焉的女子的视线给拉了回来。

  玉清落一愣,这才诧异的挑了挑眉,看向身边的儿子,疑惑的问,“南南,你刚才说什么?”

  南南很生气的瞪了她一眼,腮帮子鼓得紧紧的,这会儿,倒是一副不愿意搭理她的模样。

  玉清落也没在意,视线却再一次的瞥向了酒楼角落里那道修长的身影上面,眸子微微的眯了起来。

  那件事情过去六年了,她也有六年没见到于家的人了,想不到今日,居然会在这间小小的酒楼内,再次见到于作临。

  玉清落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看到他,她便会想起六年前于家是如何对待她的。

  不,不对,不该说是她,而是真正的玉清落。那个向来与世无争却被于家百般欺凌,最后在破庙生产却依旧遭受到于作临安排的杀手围堵的女人。

  若不是当初玉清落的乳娘葛嬷嬷将她从于家柴房里偷偷救出,并一直东躲西藏的帮着她照顾她,怕是连南南都生不下来了。

  只可惜,孩子虽然平安生下来了,她却因难产而死。

  最终,却让她这个现代被称为医学鬼才并且性格孤僻乖张的人附身在她身上,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将南南给生了下来。

  这一穿越就落得个生孩子的下场,也是挺苦逼的。

  “娘亲,那你说,我到底是帮,还是不帮呢?”南南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见自家娘亲也不出声了,又开始絮絮叨叨的问了起来。

  玉清落暗暗的压下胸口那恨不得将于作临这样的卑鄙小人给剁碎的冲动,随着南南的视线往下看去。

  这才看清楚酒楼的中心已经清出好大一块场地,一清瘦一健壮的两个男人正打的如火如荼的,围观的群众又是兴奋又是害怕的躲在一旁观看,却没半个人胆敢上前去拉开两人。

  默默的看了两眼,她这才扭过头去看一脸兴致勃勃的儿子,笑问,“你要帮哪个?”

  “白衣服的那个。”南南眸子亮亮的,立刻指着那个清瘦的稍显得俊逸一点的男子,搓了搓手。

  玉清落挑了挑眉,轻哼一声,“白衣服的那个武功高强,用不着你多此一举。”

  “诶?他厉害一点吗?”南南犯愁了,小小的眉心猛地一蹙,有些不高兴了起来。只是下一秒,他的表情又激动起来,“那不然,我先给那个白衣服的下点毒,然后再以救命恩人的姿态出现救了他,你说他是不是会感激我?”

  玉清落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两下,用一种非常诡异的眼神去看着他,半晌后摸了摸他的额头,叹息一声,“南南,这种卑鄙无耻的行为,谁教你的?”

  “当然是娘亲你了。”南南理直气壮的回。

  玉清落眼睛一眯,危危险险的看着他,“你说谁?”

  “……那个,那个养不教,父子过……”南南一看她的表情,气势就弱了下去。每次都这样,每次都这样,娘亲一说不过他,就用这种你中饭晚饭夜宵都不用吃了的表情看着自己,他好怕。

  “我是母,不是父。”玉清落伸手,掐着他粉粉嫩嫩跟包子一样柔软的小脸蛋,啧啧有声。

  南南脑袋缩了缩,小身子扭了扭,随即小心翼翼的转过身手脚并用的抱着柱子开始无声的哭。娘亲明明整天都要跟他说一遍,是她又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好不容易才把他拉扯长大的,怎么现在又不承认了。

  玉清落无力的抚额,她一开始的打算真的是要把儿子教育成一个正直的,善良的,勇敢的五好青年的,怎么到最后,好像偏了不是一点点啊。

  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扭头看南南还背对着自己,肩膀装模作样的一耸一耸的,当场有把他踹下去的冲动。

  然而她眼角刚一瞥,就见角落那边的于作临已经放下一小锭银子,起身往外走了。

  玉清落的眉心猛地一拧,来不及多说什么,只是伸手拍了一下南南的肩膀,低声交代了一句,“你乖乖的呆在这里等我回来,娘亲有点事出去一下。”

  她说着,还不等南南回应,人已经敏捷的攀上了屋檐,没多久,便沿着角落里无人的地方下了地,追着于作临的身影离开了酒楼。

  南南傻眼了,眨了眨眼圆溜溜的眸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娘亲的背影逐渐的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然后,他又开始托着下巴愁眉苦脸了起来,“娘亲走了就走了,可是还没给我一个正面的答案呢?那我到底是帮,还是不帮呢?哎,娘亲就是这么的不靠谱,要是葛奶奶还在就好了。”

  说完,他的视线再次瞥向房梁下面,下面的两人依旧打的难舍难分,不过情况确实如同玉清落观察的那般,形式对于白衣男子来说,一片大好。

  南南又看了好一会儿,点了点头,终于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第三章 何德何能啊

  他的视线缓缓的收了回来,哼哧哼哧的开始往挂在腰间的小包包里面掏。掏了好半晌才掏出一个小小的精致的瓷瓶,拔开塞子,嘿嘿的笑了两声。

  下面的两人似乎已经快要分出高下了,白衣男子的动作明显缓慢了下来,那架势,倒是有了那么一丝丝戏弄人的心思。

  南南心里焦急了,他得赶紧下手,不然他们打完了,就没有他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盯准了下面的两人,他缓缓的将手中的瓷瓶倾斜了半分,对着白衣男子的手臂……浇了下去。

  “我娘亲研究的毒药,保证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立即见效,嘿嘿,嘿嘿。”他一边浇一边小声的低语,粉红的小嘴一张一合的,诱人的紧。

  那瓷瓶中的药粉见效确实十分的快,不过沾上那白衣男子受伤的手臂,立刻便让其赶到头晕胸闷,脸色发白唇色发紫,好似下一秒便会栽倒在地不治身亡一般。

  南南眯着眼睛笑,见他已经步履不稳了,就要将瓶子给收起来。

  谁知底下的白衣男子豁然仰首,那双深沉幽暗的眸子如鹰一般锐利的射向南南,表情凶狠毒辣。南南一吓,直接从房梁上往下栽去。

  完了完了,他要英年早逝祸不单行脑浆迸裂死无全尸了,老天好残忍,他还没成亲还没小孩还没当帮娘亲找男人,怎么就能死的这么没面子没里子呢,完了完了完了,果然跟着娘亲太久被她的煞气沾染连累的他都没有好下场了。

  娘啊,南南不能再伺候你了,你记得给我烧个小老婆啊啊啊啊……咦,不疼?

  南南闭上的眼睛陡然睁开,诧异的看着抱着自己飞快往外跑的白衣男子,眸子圆鼓鼓的瞪得老大。

  半晌,终于反应过来,开始手脚并用的挣扎了起来。

  “喂喂喂,放我下来,你这是要干嘛?你要对我做什么?我告诉你,我不好男色的不搞断袖的,尤其对你这么个老头子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你这样,这样,这样诱拐儿童,当心死无葬身之地啊。”

  他要带他去哪儿啊,娘亲明明交代过让他乖乖的呆在原地等她的。要是娘亲回来见不到他,绝对会拔了他一层皮啊。

  白衣男子气息微喘,低头凶狠冷冽的瞪了他一眼,“闭嘴,不然我杀了你。”

  说着,脚下的动作更快了。

  南南急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只能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他。盯了半晌又觉得眼睛发酸,便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很大气的想,算了算了,他受了伤又中了毒心情不好,口气难免差了一点,他还是可以理解的。他大人有大量,不跟他一般见识。

  白衣男子见他不再开口,终于移开视线,拼劲全力往前奔去。

  南南这才隐隐约约发现,后面似乎有人追了上来。他愣了一下,难道那个健壮一点的男人有同伙?

  这下子真的惨了,他会不会以后都见不到娘亲啊,娘啊,你儿子有危险,你快点变身黑白无常来救人呐。

  “阿嚏”

  玉清落狠狠的打了个喷嚏,又急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免得前方的人发现。

  只是眉心不由的狠狠一蹙,有种被人在背后咒骂的感觉。

  甩了甩头,她将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给甩开。眸子微眯,继续盯着前方的两个人。

  却见于作临和手下分开,自己则踏入了面前的天满楼,她的眉头经不住挑了挑,也笑着闪了进去。

  天满楼人头攒动,热闹非凡,玉清落一走进去,便立刻有小二哥过来询问,“小姐这是住店还是……”

  “我上去找个人。”玉清落不待他说完,已经扔给他一锭银子,成功的让店小二闭上了嘴,笑眯眯的闪到一边自个儿忙去了。

  她三两步的走上了楼梯,刚一抬头,便见其中一间客房的门‘吱呀’一声被人给关了起来。

  她想,于作临如无意外,应该便是在那里面了。

  她的视线在整个二楼扫视了一圈,见这家酒楼一楼吃饭虽然热闹异常,用来住宿的二楼却十分的安静,环境清幽空气宜人。

  玉清落往旁边走了两步,默默无声的观察了一番房间的周围,竟见不到一处可以藏身偷听的地方,当下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只是她还不死心,又在附近等了等。

  也合该于作临运气不好,这会儿居然打开房门走了出来,面色不善的走到楼梯口,对着楼下叫店小二。

  玉清落眸子一亮,趁着他背对着的自己时候,身影如同猫儿一般,敏捷又悄无声息的闪入了他的房间内,藏在了屏风的后面。

  她刚屏住呼吸,下一刻,于作临已经重新回到了房间,跟着他进来的,还有原先的那名手下。

  “怎么样?有消息了吗?”于作临的声音带了一丝的迫不及待,还没来得及坐下,眉头却已经拧了起来。

  那手下微微喘了两口气,这才摇摇头,道,“少爷,我方才已经去过那户人家了,那家主人说人前两天就已经离开了,至于现在,他们也不清楚他到底在什么地方。”

  “砰”

  于作临狠狠的拍了一掌桌子,恼恨万分,“又来晚了吗?”

  手下见他心情烦躁,自己也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只是犹豫了半晌,还是小声的开口说道,“少爷,咱们已经离开帝都一个多月了,若是再不回去,圣上对你擅离职守不满,恐怕会牵连整个于家,您看……”

  “好不容易有了那人的线索,你让我现在就回去?既然那人说他前两天还在这江城,那咱们再找几天,说不定还能找出来。连御医都说了,冉冉的病,恐怕只有鬼医能治,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也要找到那个鬼医,就算是绑,也要将他绑回去给冉冉治病。”

  于作临的声音又恨又急,语调中说不出来的烦躁。

  然而躲在屏风后的玉清落,却愣住了,随即嘴角抽搐了起来。

  感情这于作临离开帝都来到这千里之外的江城,就是为了找她的?

  真的是……何德何能啊。呵呵。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美人余香12章

    原标题:美人余香12章小说名字:美人余香第012章竞争上岗胡小英道:“我想跟你谈的第二点是接下去我们的工作任务会很重。我下来时,宏市长交给我一个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在明年年前,北部新城要出形象……”胡小英提到的宏市长,就是现任镜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宏叙。民间已经传得很热,现任市委书记将调回省里高就,宏叙将会是下一任市委书记的人选。坊间,还有不少小道消息,传胡小英是宏叙的女人,否则胡小英一个女人在五年之间怎么可能会从一个综合处处长,坐直升机一般升到区委书记的高位?官场充满了权色交易,领导与女人之间的事

  • 炊烟袅袅情如歌12章

    原标题:炊烟袅袅情如歌12章小说名:炊烟袅袅情如歌第12章不是非你不可秦薇薇是莫夕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但这份珍贵的友情,却在三年前莫夕一意孤行要待在盛淮安身边被破坏了。秦薇薇那时候就觉得莫夕是全天下最大的傻瓜,三年后是这样,没想到三年后,更是一样。为了爱一个男人,从头到尾,什么都没捞着,反而还落得一身的伤痕。莫夕在医院住了小半个月,直到突然接到盛淮安暴怒的电话。“你在哪儿?我不是说让你好好待在盛宅吗?”他回国了吗?这么快?“我……我回家了。”莫夕绝不可能说自己在医院,于是胡诌了一下。“家?胡说!

  • 幽若天眷顾12章

    原标题:幽若天眷顾12章小说名称:幽若天眷顾第12章后悔叶清看出他的想法,心底狠狠的颤了一下,慌忙拦住了他的去路,抓着他衣袖的双手抓得更紧了。“别走,只要你救我,以后无论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然后,她就获救了,自那之后她在狱中没有人再敢为难她。可是顾清风一直到现在都没说要她怎么报答,每次她主动问起,顾清风都是简单三个字:再等等。此时,叶清已经哭得疲累,倒在顾清风的怀里浅浅的熟睡着。顾清风给她调整了一下睡姿,却看见她身上的各种各样的伤疤触目惊心,脖子上甚至还有欢爱过后的吻痕。顾晟林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 念念如梦12章

    原标题:念念如梦12章小说:念念如梦第12章亲手送她入虎口“这位就是你的妻子单凉吧?可真是国色天香啊!安总和妻子结婚三年了还这么如胶似漆,可真是叫人羡慕。”中年男人口中的安逸尘妻子,可不是对着单凉说的,而是对着挽着安逸尘手的单晴。单晴娇羞地笑了笑,脸上升起两块驼红,看得中年男人的眼神一直。要不是碍于身份,他恐怕早就在酒精的作用下摸上去了。中年男人叭咂了两下嘴,惋惜的目光在他们身上转来转去,突然就定在单凉的脸上。如果说单晴在他眼中是国色天香的话,那么单凉就是惊为天人了。“这位美女是谁?怎么脸色不太

  • 挚爱成伤12章

    原标题:挚爱成伤12章小说名字:挚爱成伤第12章大发雷霆即使是6月的天,海水却还是有些刺骨的凉,但她很快就适应好,顺着自己规定好的线路游。远处的保镖只是恍了下神,苏禾就在人堆里消失。他们急忙到处找,没有人发现苏禾是跳入了海里。今天有烟花活动,夹板上游客太多,保镖找不到人,无奈之下只能报备消息给姜洲。姜洲得知消息,头疼的揉揉眉心。如果船上有认识苏禾的人,会很麻烦,如果她被熟人唤起一丝一毫的记忆,那他会更加难办。他让助理安排人马,尽快找到苏禾,将她带回来。找了一晚上,18层高的大游轮已经被他们的人翻

  • 功盖三村12章

    原标题:功盖三村12章小说名:功盖三村第一二章张道风复活几天悉心的照料,三只藏獒也恢复了神采,整天围在杨峰脚边转,小小的,看着没有一点藏獒的气势,反而有点哈巴狗的样子,两条小狼狗也健壮了起来,不过比其他的还差了点,抢皮球总抢不过那几只,现在九个小家伙,全由大哈士奇照顾,在被杨峰教训了几次,也不再只顾着它的四个孩子了,杨峰给那家伙取名叫大哈。每天早晨,杨峰绝对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带着一大九小十条狗行走于山林之间,每当有小狗抛开,大哈都会跑过去弄回来,保姆这一工作做的很称职,在甘露的滋养下,大哈也出

  • 至强龙战神12章

    原标题:至强龙战神12章小说名字:至强龙战神012:一首让人感动的歌林雨馨很感动,不是因为酒神点名为他们唱了这首歌。而是她真的好久都没有听到过这样的歌曲了,甚至是眼眶有些湿润。那么美丽的爱情,她从来都没有过。渴望,却得不到。女人把事业看的太重,注定要失去一些东西,就如同她。学霸,留学,奖学金,国际大奖,公司,女强人。循序渐进,一路风景无限,唯独没有一分能让她刻骨铭心的爱。柳逸尘点上一根烟,靠在椅子上,眯起眼睛看着林雨馨。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希望看到她梨花带雨的样子,然后去安慰。他认为再坚强的女人,

  • 奈何已忘言12章

    原标题:奈何已忘言12章小说:奈何已忘言第十二章摊上大事儿了汪晓丹站在一边不停地朝我挤眉弄眼,大概是在暗示我不要说这种不得体的话,我瞥了她一眼,没有在意,他说话那么欠缺分寸,我何必考虑是否妥当。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刘楠皓拉着袁玉珊的手的画面,哪有心思琢磨那么多。秦主任见我没什么心情,笑了笑说,“既然人没事,我们就先走了。汪晓丹,沈言就托你照顾咯。梁笙,我们去你那。”他最后一句是对他身边那个男人说的。梁笙,这不是个青春疼痛类小说的男主角惯用的名字吗?我看了一眼他的背影,考究西装更加衬的他肩宽腿长,相比

  • 入骨相思知不知12章

    原标题:入骨相思知不知12章小说书名:入骨相思知不知第12章污蔑应雪桃无法开口,但想起之前在吴太后处的经历,还对芸妃有几分提防。芸妃表现得很热情,目光不经意间扫过她的肚子,拉着她一起坐下。“来人,把我给雪桃妹妹准备的点心呈上来。”芸妃吩咐道。宫女端上了一盘绿豆糕,芸妃拿了一块让应雪桃吃。她没有接,芸妃笑道:“怎么?妹妹是担心我下毒?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谋害皇子啊!”芸妃说完拿起另一块绿豆糕放进嘴里,星月宫的宫女见状讨好道:“主子,贵妃娘娘好心给您送糕点,您就吃一块吧。”应雪桃看了看芸妃,接

  • 半醉半醒半浮生12章

    原标题:半醉半醒半浮生12章书名:半醉半醒半浮生欢情薄前朝为出击匈奴之事的出征人选吵翻了天,虎威将军之后,再无人能震慑夷敌,只得再加派军队,以数量压制罢了。献帝忙起来,来地牢的次数便少了,地牢里的守卫惯会拜高踩低,见圣上不来,慢慢对丑妃的吃食不再上心。有时想不起来,一两日不曾送饭来,也有时饭菜馊了,混着几颗老鼠屎,气味熏天。“您进了这地方,也就不是什么身份高贵的娘娘了,”狱卒说,“能有口吃的就不错了,好死不如赖活着。”她从没有什么怨言,挑些能吃的吃一点。宋庆成的灵牌不在,她连最后一点念想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