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红袖至尊】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3:45:1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红袖至尊

第一章、寒门天才女

巨瀑如帛,垂挂悬崖,直泻黑龙潭,水声如雷,溅起的水花最高达十多米,闪银亮玉,在阳光中跳跃不定.

须臾,坠入水面弥漫的氤氲冷雾。来自http://www.163woman.com/掠过潭面的风,吹不散水面的冷雾,无奈掠进潭侧的杂树林里。

零星几只走兽飞禽来潭边饮水,总是习惯性的先看看瀑下的寒婧,喝完了水,再看她一眼才走,似乎在履行什么手续。

冷雾里只露出个头的寒婧,盘膝坐在浸在水面下的圆石上.承受着上方瀑流冲泄的力量,能保证不被水流冲下圆石,已经很不容易了,特别她还是个千娇百媚的美少女.最要命的是必须同时修炼冰玄功,寒婧能够坚持下来,真的是需要毅力。

今天的修炼与平时不同,修炼之初,隐隐的丹田中就有冰针扎的感觉,等到冰玄力完成一个周天大循环,丹田里像是被冻结一般,有种冰彻骨髓的感觉从丹田传出,她娇小的身躯颤抖起来。

呻吟一声:“痛啊!”粉敷的俏脸上陡然失了血色,娇艳的红唇也惨白惨白的,只是,她的眉梢眼角却又带着喜色。

这就是《冰玄功》第二重突破时的关卡了,冲过这个关卡,实力不仅仅是量的提升,而是质的飞越。

只有冲破了第二重关卡,成为一个玄士,才能真正算是入道。163女性网寒家相当多资质一般的子弟都卡在这个关卡上,一卡经年。

以寒婧的年龄而言,触摸到第二重的关卡,还是太早了些。她都没有思想准备。

不过,一直独自摸索着修炼的她,也没有慌乱。略回想了一下功法要点,她再次进入修炼状态,开始运转冰玄力。

犹如无数把钝刀,在一点点切割着丹田里冻结的冰玄力,凝涩的冰玄力缓慢的流转起来,又如数不清的虫子在筋脉中噬咬。

痛苦潮水般的一浪接一浪,涌进的灵魂深处。说明163woman.com只是一个瞬间,却觉得过了几个世纪漫长。

慢慢的适应了之后,疼痛感不再那么难以忍受,冰玄力的流转也逐渐顺畅了许多,流速渐渐加快。

每一次循环之后,丹田里无色的冰玄力开始变化,呈现出淡淡的冰蓝色,并且在逐渐加深之中,只是寒婧还不能内视,尚不得而知。

身周,寒雾形成一个漩涡,绕着寒婧旋转不休。不过,寒雾被引动的幅范围,只限于以她为中心的十米方圆之内。十米之外,寒雾如丝如絮悠然如故。

感觉到离冰玄力外放只差一线了,可惜寒婧的精神力却难以为继,不得不结束冲关。163女性网

退出修炼状态,她不无遗憾想:只要能够突破这个关卡,就可以弄一套冰盔冰铠冰靴神马的,再也不用每次修炼之后都弄得像落汤鸡了。

唉,还是哥哥他们好啊,在寒家冰晶秘境修炼,那里有充沛的寒冰之气,还不用打湿衣裳,可惜,她是女儿身,连修炼功法都是偷三哥的手抄本。

如同以前每次结束修炼,寒婧都要这么暗自感慨一番,有时候还会吼一嗓子:姐哪天非去挖了祖坟,问问那帮老家伙,凭什么冰玄功传男不传女!

偶尔,寒婧会怀疑,三哥是不是有意把冰玄功的手抄本藏在枕头下的,以便让她翻到的——因为七岁以前她没事就喜欢到哥哥们房里乱翻。

七岁以后嘛,也就是老爹拒绝教她修炼冰玄功那天,她发飙了,叫嚣说要去挖祖坟,揪寒家老祖出来问为什么重男轻女。

三哥当时爆笑说:妹,你是哥的偶像,是哥膜拜却无法效仿的对象,不说别的,就是这挖祖坟的活儿,哥就真的想不出来!

然后,当天下午,她去哥哥们房里捣乱,就发现三哥枕头下有墨迹未干的《冰玄功基础篇》。之后,她就拿着冰玄功跑黑龙潭来独自修炼。

对于七岁的孩子来说,即便是基础篇的功法,要啃完都不容易,特别还要逐字逐句的理解,所以,哪怕她自幼天资过人,四岁就学完了常用字,如果不是三哥那本《冰玄功基础篇》上有详细的注释,以及修炼要点,她能不能入门还是个问题。163女性网

来这黑龙潭,借潭中寒气修炼《冰玄功》事半功倍,也是手抄本上所提到的修炼要点,还用红笔加了标注,但那行小字不像是三哥的笔迹,很像老爹的。

哼,肯定不是死板老爹!每次怀疑到手抄本上某处注解疑似老爹的笔迹时,寒婧都会马上掐断这个念头,而归功到三哥头上。所以,娘亲在她八岁时去世后,她跟三哥最亲。

最初的一年里,只有寒婧独自修炼。

现在,她背后,贴近水面的崖壁上,伸出来半尺长的石块上,年长三岁的夜孤云抱刀倚壁站着,就不晓得他是闭目养神,还是所谓感悟刀意了。

寒婧坐了多久,夜孤云就陪了多久,这情形已经维持了六年。

杂树林最外面那颗歪脖子梨树,一树梨花正好,树桠上横卧的少年寒江百无聊奈的拿那些嗡嗡乱飞的蜜蜂练习所谓“飞花摘叶”高深玄功。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寒江陪伴寒婧的日子更久,因为他们都是枫城望族寒家的子弟,而夜孤云则是六年前随家人搬来枫城的。

先到有优先选择权,这颗歪脖了梨树是最佳观测点,一直被寒江占据着。从他的角度,看得到寒婧的正面,隔着氤氲寒雾,也能看到她进入修炼状态之后,脸上若隐若现的宁和笑意流露。

美得日渐妖娆的寒婧,精致的粉脸上因着这宁和的笑意,平添了神秘而高贵的韵味。这个秘密寒江谁也没有告诉,哪怕是把夜孤云当成了兄弟,他也没有透露,毕竟他俩还是情敌呢,情场如战场嘛。

不过,貌似夜孤云一开始就宣称的:他在,她就没有后顾之忧。所以,也没有跟寒江抢占最佳观察点的意图。

刚才寒婧的状态出现异常,寒江立即发现了,初时一惊,很快就想到是她开始击第二重的关卡了,紧张之余,他又深受打击。

同样,寒也没有把刚才所发现的异常告诉夜孤云,这倒不是心里那点小心思作怪,而是事涉寒家祖传功法,不能泄密。

习惯了两少年的相伴,寒婧结束修炼,先朝梨树方向嫣然一笑,再回眸一笑。他们也很有默契的同一时间看来。

“看到没,阿婧给我的嫣然一笑风情万种哦。”

“回眸一笑更勾魂。”

同样的争执,六年如一日,寒婧听习惯了,要是哪天听不到指不定还不习惯了。

群雄并起的战国时代结束,占据主流地位的玄道败落,玄道圣地玄神殿至高无上的地位,被神殿联盟取代,仅为六大神殿之一。

不愿意接受神殿联盟辖治的玄道世家纷纷避世,千年不出,被称为古玄世家,枫城寒家就是其中之一。对外,寒家只是因为祖上出了个枫城城主,而在枫城开枝散叶发展起来的家族。

时至今日,寒家已经是枫城第一家族,五年一任的枫城城主,近三百年未落旁姓,全系寒家子弟担任。实任枫城城主的就是寒江老爹。

寒家自上古时期传下的祖训,《冰玄功》只要是寒门男丁都可以修炼,所以寒婧这主脉嫡女不能修习,寒江这旁支庶男却可以修炼。

从没问过这家伙发什么神经,能去冰晶秘境修炼,却非跑来跟她一起修炼,因为以寒婧的聪颖,看寒江像长了毛的猴子,过不过一会儿就会收功不炼,而他的实力也一样稳中有升,哪里还不明白他来黑龙潭其实只为陪她。

夜孤云倒是真的来修炼的,而且为了黑龙潭这个修炼之地归属问题,寒婧跟他还曾打了一架,最后握手言和,各安一隅。那年,她八岁,他十二。之后,他就一直守在她的背后,六年如一日。

梨涡轻浅,盛载不住太多的笑意,本来抿嘴儿笑十分优雅的寒婧,猛然爆发出一阵快活无比的大笑,惊得杂树林上栖息的白鸽子纷纷飞起,噪声四起。

“阿婧,要不要笑得这么惊天动地啊,进叔朝这边来了哦。”起身来站在树梢头的寒江警告说。

进叔,就是族长身边的护卫长寒进,逮寒婧回去挨她爹骂的频率高过跟老婆上床的频率——这是寒婧的原话,其中只是把“姐”改成“寒婧”两字。

寒婧就奇怪了,每次她闯了祸,估摸着老爹该派人逮她了,总是会去找隐蔽的地方躲起来,这枫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真要藏个人,也不是那么好找的,但是,每次奉命来逮她的都是进叔,而进叔总是效率高得惊人。

一次两次,可以说是偶然,但她属于小错天天有,大错三六九的那个类别,还是效率这么高的话,就不能用偶然来解释了。

揉了揉鼻子,朝寒江所示的方向扮个鬼脸,寒婧很有些悻悻然的嘟囔:“不晓得进叔修炼的是不是灵犬神功,鼻子那么灵。走,从后山走,去吴集逛庙会去,姐就不信他还能追到那里去。”

第二章、死鸟的主人

寒婧从潭水里长身而点,如蜻蜓点水,足尖在水面轻点,身形便飘一般的掠上岸去。

就这一手轻功身法,在寒家同辈子弟中就已无人能及,也是让寒江不愿意跟寒婧一起修炼的原因——在她旁边没法定心,除了色心动之外,信心受挫也是相当重要的原因,所以他都是夜里躲在冰晶秘境里突击修炼的。

跟在寒婧背后的夜孤云,身法如行云流水,也是寒江望尘不及的。

通常跟夜孤云对练,寒江的经验是先用冰玄力攻他下盘,让他飘不起来,再来对攻,才有打头,不然等他身法展开,连衣角都摸不到,还打个毛啊!

但是,夜孤云在寒婧面前却得意不起来,因为八岁的她就是仗着身法,跟实力超过她的自己对抗,直到逼得他握手言和。至于现在,她实力见风涨,他真没信心再像那来打上一场,还有没有机会言和了。

难道,这辈子只能在她后面追着跑吗?这时,让他纠结了N久的念头,又在夜孤云心里浮现出来。

三小呈直线掠进密林,灵敏如猴的穿行在密林间,只有轻微的沙沙声传出,而弄出这声音的基本上是寒江,另两个行动轻盈灵动,几乎连破风之声都没有。

一通急赶之后,三小相继奔到断魂崖,在崖半的一块石坪上落下,一字排开。他们每次经过这里,都会在此瞻仰一番,再自我激励一番。

断魂崖,是大神通者一剑将绵延千万里的落日山脉硬生生的劈开,崖下有几百米的深沟,沟中长满了数十丈高的不知名树木,林间空地铺满厚厚的腐叶。

三小来到时,恰好一只苍鹰从林中飞起,黑白混杂的羽毛,掺着墨绿色的斑点,它扭头非常人性化的瞅了三小一眼,尔后,振翅飞上高空。

“像是很不屑的样子?”

“呃,貌似被一只大鸟鄙视了。”

三人通常只有两句话。说话的自然是寒婧跟寒江,夜孤云一般不开口。

目光在寒婧被阳光涂抹得模糊的侧脸上逗留不去,夜孤云刚冒出一茬青色胡须的唇角,牵出一抹浅笑。

“阿云,又偷窥哦,这行为是非常不对的。”寒婧偏头来,一本正经的谴责。

闹得脸皮薄的夜孤云一个大红脸,她又促侠的大笑,惊得下面林子里的鸟儿噪声四起。

寒江趁机落井下石:“阿云,有必要偷窥吗?像我就是正大光明的看来着。”

“阿江,听这话,说得姐很廉价似的?”寒婧很是不爽的搓起了拳头,大有一句话不对,她就要粉拳伺候的意味。

“没有,阿婧,一时口误,勿怪。”寒江连连作揖,脸上的表情极其诚恳,一看就是经常认错的那种人,俗称:坦白痞子。

寡言少语的夜孤云也学着落井下石了:“阿江口误的时候真不少。”

“呃,阿云,你不能这么没义气啊!”寒江看到寒婧俏脸带煞,小心肝儿猛的颤了两颤,慌不择路的蹿了出去:“天不早了,我们快些走吧。”

“哈哈哈,阿江吓得像受惊的小白兔逃了耶!”寒婧爆笑出声,那灿烂的笑容顿时耀花了夜孤云的眼,让他的心脏又不争气的剧烈跳动起来。

唇嗫嚅着,夜孤云鼓足勇气刚准备表白,寒婧咭咭一笑,飘如疾风掠出去,他也只得叹了口气,紧随而去。

深沟那边,则是一望无尽的密林,淡淡的雾岚萦绕其间。密林深处,几声雏鸟稚嫩的啼鸣,悦耳已极。

寒婧很快追上寒江,并超越了过去。大约超出一箭之地,她又猛的刹住身形,并反手拽住寒江,掠向旁边一株十几米高的树后面藏起来。

紧追而来的夜孤云不消她提醒,也不声不响的掠了过来。

就在寒婧刚才落脚的地方,有只一阶玄兽噬魂飞蚁晃晃悠悠的飞过。

噬魂飞蚁是低等妖兽,进化很难,只有蚁王才能进化到二阶,但它们是群居妖兽,最讨厌的是唾液有强腐蚀性,飞行速度堪比二阶风,被缠上了也是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刚才瞥见这只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小玄兽,寒婧心中便是一惊,她晓得这只孤单的噬魂飞蚁肯定是斥候,大部队离此一定不远,不敢惊动了这只噬魂飞蚁。

眼见噬魂飞蚁朝这边飞来,三小都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躲藏在树干,冷静的望着那只噬魂蚁在一米外飞过,又从旁边那颗大树的右侧绕回来,像是在寻找什么,他们都心中祈祷着不要被它发现。

“啪”的一声,寒婧扶着树干的手上落下一滩鸟屎,她嫌恶的甩着手,抬头去看,一只红毛野鸡在她头顶上方二米处的枝桠上,极自恋的用那尖喙梳理着羽毛。

“小心啊!”有个男子声音在寒婧耳旁响起,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有只手抚上她的唇。好死不死的,她恰好伸出舌尖,竟然舔某个手指头。

使劲儿眨了下眼睛,寒婧再睁开眼,看到有两根白皙的手指拈着一只噬魂蚁,就停在离她鼻尖只有半尺远的地方。

尔后,她就看到一张胡子拉茬的脸,狭长的眼里闪着戏谑的光,他正一本正经的在说:“噬魂蚁啊,咬上了可就破相了,以后别这么大意了。”

看到噬魂蚁,寒婧也没法生气,郁闷的说:“要不是上面那只死鸟害我,也不会闪神了。嗯哪,谢了,请教高姓大名。”

让寒婧逗乐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蓝衣人轻笑道:“杨烽,上面那只死鸟的主人,看样子,不能算是凑巧帮个忙了,所以,你也不用谢了。”

“呃?”寒婧下意识的抬头,看到那只鸟已经不见,再看对面的男人也不见了。如果不是手背上还有鸟屎没有擦干净,她一定怀疑是幻觉了。

“走吧,别等噬魂蚁群找来了。”寒江催促着,领头奔出。

狂奔出一截后,突然感到前面的落叶有波浪起伏,沙沙的作响,他们的神经顿时绷紧,身体条件反射般跃起,各自择了个横伸的树干双臂抱住,吊在树上,再动作一致的定晴向下面看去,不由得都怔住了。

下面的落叶里翻滚出来,这正是寒婧一直想要,却一直没有捕捉到的球球兔,并且不是一只,而是整整的一窝,让她欢喜得眼珠子都冒光了。

顾名思义,球球兔就是体形如球的兔子,属低阶玄兽,体内所结的玄丹有异香,可入药,也可配制香料。但是其在市面上受欢迎的程度之高,却是因为它可爱的外形以及能随环境不同发生变化的香味,让它有着女人们无法抗拒的魅力。女人,不分老幼,不管是白发苍苍的老祖母,还是同刚睁眼的女婴,都会在第一时间喜欢上它。

球球兔是落日山脉的特产,整个天狼星独有。

很多大商会都在落日山脉附近设立专门的球球兔收购点。这既说明球球兔的受欢迎程度,也导致了其数量锐减,以至于落日山脉所在的北漠帝国将其列为出口重税特产。

最大的那只雄兔眼睛上方有两道金纹,而母兔跟小兔们都是一道金纹。寒婧知道这即代表着雄兔是两阶玄兽,而母兔跟小兔们都是一阶玄兽。

如同噬魂飞蚁一样,球球兔也是难以进化的低等玄兽,捉到两阶球球兔的机率是相当稀少的。不过,她的目标倒不是雄兔,而是小兔。对于袖珍的球球兔,她完全没法抗拒。

雄兔极其谨慎,探头张望一阵,却没有发现挂在树上的三小,认为附近没有危险,发出欢快的叫声,一蹦一跳的走了。母兔与四只小兔也蹦蹦跳跳的跟了上去。

眼见球球兔们即将远去,寒婧双脚用力一蹬树干,身体如箭矢射出,向着最后面的那只球球兔扑去。

球球兔的警觉性也挺高,哪怕只是一阶的小兔,感觉到身后极轻微的风袭来,它马上弹跳而起,寒婧只来得及看到一阵红色的光芒闪过,连它的动作都没看清楚,它就钻入落叶层下,带起的几片树叶还在向上飘着,它,乃至其父母手足都已不见踪影。

一下子扑了个空,寒婧收势不及,右手如爪,狠狠地插进了落叶覆盖着的一根腐烂朽木,带出满手的腐泥。连连甩着手,她撅着嘴连道晦气。

“球球兔现在越来越狡猾了,这一家子看样子也是久经考验的。”寒江评价说。

“都快绝种了,不警觉点行么?”夜孤云淡淡的说,竟然透着对球球兔的同情。

把手在树干上擦了两把,寒婧再摸出丝绢来胡乱在手上擦了两下,把手绢扔掉,再拧眉对夜孤云说:“阿云,讨厌,不要这么多愁善感好不好!”

“阿婧,我没有指责你,只是心有感触罢了,你不用理会。”夜孤云语气依旧淡淡的,却能让熟悉他的寒江跟寒婧听出被压抑的愤怒。

“你得说,这是个充满危机和挑战的世界,不过,我喜欢!”寒婧霸道的说,青黛双眉紧锁,俏脸也绷得紧紧的。

第三章、林中生死斗

对上寒婧漆亮眸子里闪耀着的危险光芒,夜孤云识相的表示:“呃,好吧。这是个充满危机和挑战的世界,不过,我喜欢!”

“这才乖哦,赏个飞吻。”寒婧转嗔为喜,抛了个飞吻过去。

“阿婧,双重待遇啊,我说错了话,不是打就是骂,阿云错了,反而有香吻白送。”寒江不满的嚷道,声音未落,脑门跟后脑勺已同时挨了一记。

“姐的香吻是白送,好廉价么!”在寒江脑门上弹了一栗子,寒婧仍意犹未尽,又抬脚去踹,吓得寒江哇哇怪叫的从侧方蹿了出去。

夜孤云虽然少年老成,到底也是少年心性,在寒江跟寒婧面前也较放得开,寒江一逃,他立马追了上去。

寒婧起步略晚,才刚奔出十来米,又看到一朵格外娇艳的蝴蝶兰,停下来采了一把蝴蝶兰才走,这么一耽搁,再追了百来米,就听到前方两人相继惨叫一声。紧接着,夜孤云惊吼“阿婧快——”未及喊完,就嘎然而止,然后是重物砸落的动静。

闻声,寒婧反而加快的速度,只是路线略偏。她像一阵风在枝叶间飞掠,从侧面向夜孤云的声音消失的地方接近。

将及到达目标地点,寒婧特地放缓速度,先观察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异常,正要前行,却又感到头顶上方有破空声传来。来不及思索,她快速向旁闪去,只是依然慢了半拍,一股巨大的力量击来,左肩胛似乎裂开般的剧痛,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地上倒去。

“桀桀,好个机灵的女娃娃。”

耳中听到那公鸭般的嗓音传来,寒婧连骂人的劲儿都没有。她忍住钻心的疼痛,很努力的控制着身体,在倒地的瞬间鱼跃而起。站稳后,她快捷的转身,刚才站立的地方,正站着一个长相凶恶的疤脸大汉。

“我的同伴呢?”寒婧力持平静的问,尽管背心凉嗖嗖的。

“挺镇定的嘛!”疤脸大汉饶有兴味的打量着寒婧,眼中闪烁着兴奋的淫光:“想不到这山沟沟里还真藏着金凤凰。妞儿,跟爷走吧。”

“去死,人渣!”寒婧冷然喝道。她越生气,神情越冷淡。一般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丫头的脸就是晴雨表,心情好就是笑容灿烂,阴着就代表她要发飙了。

“哈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爷喜欢!”疤脸大汉淫笑着,张开双臂朝寒婧扑来。竟然是认定了她无力抗拒,连玄兵都没拔出来,准备徒手抓人了。

实力相差悬殊,情势危险至极,寒婧反而出奇的冷静,眼神在两者身体相撞的瞬间,也没有丝毫的波动。她轻盈如风的飘开,擦着对方手指尖绕到他右侧,在错身而过的瞬间,闪电般的挥掌劈向对方的右肋。

对寒婧的攻击,不知是自恃防御不闪不避,还是来不及闪避,疤脸大汉硬生生的挨了这一记掌刀,前冲的身体硬生生的停了下来,却激发了他的凶性,眼中闪烁着看到猎物狠厉嗜血的光芒。

又是一声怒吼,依旧没动玄兵的疤脸大汉,顺手扯起一根碗口粗的树,横扫而去。寒婧闪避不及,一下子被扫得倒飞出去,撞折了一根百年老树,弹落在地。

落地的瞬间,寒婧迅速的拽下腰间的香囊,扬手掷出时喊道:“七花怡情粉,着!”

七花怡情粉出自南疆药王殿,剧毒无比,圣者以下中毒必死。疤脸大汉不敢赌寒婧是使诈,只嗅得香囊上淡淡的香气,不敢硬接,直接抡树干将其扫飞出去。

趁着这个难得的间隙,寒婧也不逃,拔出靴筒里插着的短匕,抖手射出。靴筒里藏短匕,倒不是她有先见之明,当时纯属好玩,这会子派上了用常

寒婧的短匕是三哥寒文韬去年送的生日礼物,据他吹嘘,其等级已无限接近地级玄兵,地级之下,锋锐无双。具体如何,寒婧不晓得,只知道当雕刻刀用很顺手,已经用之为亲朋好友各雕了一个石像,堆了整整一间屋子。当然,这也被三哥痛斥为:暴殄天物。反正不管如何,她对这柄短匕已经用得堪称得心应手,挥动之间如臂指使。

短匕化为一道流光飞闪而至,疤脸大汉微“咦”一声,探爪向短匕抓去,同时放声大笑:“想不到走错路,倒歪打正着,撞上正点子不说,又凭白得个小美人跟一把上好玄兵,运气来了,门板都挡不住埃”

撞上正点子?不会是阿江,他不过是寒家庶出子弟,那就是冲阿云来的,这是夜家的敌人!寒婧脑子飞快转动着,手底下也不含糊,脚尖在地上一扫,带起一圈碎石腐叶散射而出,而隐藏其中的还有一道流光。

短匕名为鸳鸯缠丝匕,顾名思义,是成双成对的。得到这礼物之后,寒婧还缠着最宠她的九爷爷,找了篇双手剑技,给改编成的适合短匕的攻击技,很用心的修炼了十天。

话说,寒婧修炼十天攻击技,其娴熟度就赶上一般子弟修炼大半年的效果了,所以九爷爷都感慨这丫头的悟性让人很受伤。

因而,她玩起这鸳鸯缠丝匕也是得心应手了。那道隐藏在碎石腐叶间的流光,自然是她刚从另一个靴筒里抽出的短匕,施展的手法,也是专门修炼过的攻击技——流星斩。

之前,那一柄纯粹用蛮力扔出去,她主是为了迷惑对方,现在这柄才是真正的杀着。

注意力被第一柄短匕吸引,疤脸大汉心神略松,果然就忽略了第二柄短匕,及至短匕临身,他吸腹后退,仍嫌迟了,短匕轻易的破开他的防御气罩,刺入腹中。

惊吼一声,他暗运玄力震出短匕,一道血泉随着短匕射出。

脸上那道丑陋的伤疤扭动如蚯蚓,疤脸大汉一声暴吼,挥舞着抓在手里的再次扑来,速度比刚才快了一倍都不止。

很明显,他现在把寒婧当成一个危险的对手,而不是可以随意采撷的娇弱小花朵。

寒婧急忙朝一旁滚去,间不容发的避过了的扑击,伏地用手一撑,利落的挺身跃起,右手上快速抓住掠空而来的那柄短匕。

冷静的盯着扑空后的疤脸大汉,她一边调整身体的平衡,心下急急思索着的弱点。

在心中想到“弱点”这个词的同时,寒婧的目光便落在了疤脸大汉的眼睛上,毫无疑问,眼睛肯定是弱点,不管是人还是玄兽,因为眼睛乃是身体最脆弱的地方。但是相应的,对眼睛,不管是玄兽还是人类,都会有着极严密的防护。

突然,寒婧心中一动,想到了第二重的《冰玄功》有短暂凝铠功能,这一瞬间,她心中便有了一个计划。

等到疤脸大汉再次扑过来的同时,寒婧的双脚用力点地,身体陡然拔高,娇小的身体在他的指尖前掠起,腾空而上。

“想跑么,迟了!”疤脸大汉恶狠狠的吼叫道,隔空拍出一掌。

半空之中,寒婧曼妙的一个折身,闪避破空而来的掌风,左臂仍旧让掌风扫中,惨叫一声,她像陨石一般直直的坠下来,重重的砸落在地。地面的落叶与腐泥四溅,又落下来把陷在腐泥里的她盖祝

像是失去了行动能力在,寒婧躺着一动不动,直直的望着疤脸大汉走到面前,她面上露出惊惶之色。

“现在怕了吗?”疤脸大汉狞笑着,慢慢的弯下腰,他以为寒婧就是待宰的羔羊,

千钧一发之际,寒婧内心异常的冷静,感官变得特别敏锐,不知不觉间就进入了一种相当玄奥的状态之中,早上弄得她痛得死去活来的关卡,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

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力量,牵引着她丹田内的冰玄力,迅速的游走在体内筋脉之中,其游走路线,居然是第三重《冰玄功》的运行路线。

处在那种玄奥状态中的寒婧,根本没有意识到当下发生的事情很是奇特,只有之前施展冰玄功时,从没有感觉到的一种奇妙感觉,好像自己的身体被包裹了一层冰制的护铠,却又轻柔若无物。

上半身前倾,手背上长着黑毛的大手,伸向寒婧的粉嫩得能掐出水来的脸,疤脸大汉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浊臭的鼻息都喷到她的脸上了。

一,二,三!暗自数到三,寒婧蓦的挺身弹起,扬起手里握着的短匕,狠狠地插向疤脸大汉的眼睛。距离太近,短匕又锋利,一下子破开他的护体玄力罩,扎在左眼眶上。

一声骨骼碎裂的轻响,伴着钻心的疼痛传入脑海,使得疤脸大汉忍不住惨嚎出声,气势激增,形同一只受伤的凶兽,嘶嚎声波犹如利剑,刺入寒婧的脑海。只要他一出手,她绝无幸理,哪怕他受伤了。

生死关头,能催发人成熟,并激发潜能,寒婧的思维在这一刻更加冷静。就像一个天生的斗士,她在千钧一发之际,果断抓住那一闪而逝的战机,集聚体内所有的玄力涌入握着短匕的手,猛的一搅一推。

红袖至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红袖至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至尊农女要翻身18章

    原标题:至尊农女要翻身18章小说名字:至尊农女要翻身第18章流氓闹事杨凤仙看出了大叔的犹豫,便对杨全福说道:“小弟,姐姐也渴了,你给我倒一碗喝。”杨全福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还是很乖巧的给她倒了一碗。杨凤仙接过碗,咕咚咚一气喝下去,大叔一看这姑娘自己喝了下去,心便放到了肚子里。这卖的人自己都喝,那看来是没什么问题了。他便端起碗来,送入口中。因为他来的尚早,这西瓜汁还带着水缸中冰过的凉气,顺着喉咙进入口中,有种凉津津的甘甜。大叔精神一振,说道:“再给我来一碗!”一连喝了三碗,大叔才满足的咂咂嘴:“小

  • 气御天下18章

    原标题:气御天下18章小说名字:气御天下第十七章曾经也风流陆九渊身形暴动,平地掠起,形如苍鹰,滑翔而下,落于逐鹿台上。他眼疾手快,指印疾点,封锁姬长空身上的几处要穴,遏制气血的流失。旋后,他满怀激切的吼道:“长空,别担心,我带你出去。”言及于此,他提起姬长空,将其夹在腋下,手中那破烂酒葫芦,灵光附气,竟凝为一柄法杖,散发出清澈、正统的才气。“九渊日月满贯盈,不畏黑云遮人境。只愿乘风破空去,大周嫡王治乱局。”陆九渊以诗作决,道出了自己的心酸跟姬长空的来历,法杖高举,牵动大地才气,晶莹的灵力才气汇成

  • 至尊神王18章

    原标题:至尊神王18章小说书名:至尊神王第十八章绝杀武宗还未等对方起身,萧云飞的双手便呈现出了鹰爪状,上面白光环绕,先天真气劲霸十足,直接就扣向了对方头顶的百会穴。当此人再次感觉到那股强大的死亡气息之后,就知道只能硬拼,根本无法躲闪,他立即在头顶之上聚集出武宗强者所特有的元气甲盾。可是此时的他,却忘记了自己的颈部的部分经脉已经被匕首割破,能聚集在头顶的元气,根本就无法形成甲盾。“嘭!”萧云飞那宛如鹰爪一般的五指直接就拍在了此人的头顶之上,与此同时,从他的手心之中也击出了一股真气与元气的螺旋气劲,

  • 造化神火18章

    原标题:造化神火18章小说名:造化神火第十七章修炼的使命“江辰,你要记住,金鼎中的能量虽然不比巅峰时充沛,但它仍具仙格,始终还是仙品宝物,凡人受用仙器,必被仙器反伤,只有将其炼为己有,才能永远避免剧痛。”“炼化?直接被反死得了。”江辰揉着肚子,又满足又敬畏。江辰摸了摸额头的刺青,突然间憨笑起来,仙器反伤虽痛,但能激发人上进。况且这点痛比起昨日刺配‘冰霜龙印’的刻骨之痛确实不算什么。江长风,自己那所谓的主子,热衷于对下人使用‘先罚后赏’的把戏。而面前的沈荣,带来的却是简单直接的好处,这一点,就增多

  • 焚尽苍穹18章

    原标题:焚尽苍穹18章小说名字:焚尽苍穹第十八章完成试炼这是陈枫第一次见到妖魔,虽然看到的只是模糊的影子,但是那遮天盖地的高大形象已经深深地印入了陈枫的脑海之中。“竟然是两只低级妖魔,赶来的兽潮几乎能踏平整个试炼之地了!”老兔子抓住陈枫的衣领,长长的毛随风摆动。“我们往哪跑啊,这里根本无路可逃,是一个封锁的地域啊。”雷动愁眉苦脸,询问老兔子逃脱之法。“咳……”老兔子清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道,“本神现在神力尽失,无法相助你俩,要想活命,只有坚持到你们人族强者赶来救援了。”“兔爷,到了这个时候了,咱

  • 情到膏肓,首席总裁请住手18章

    原标题:情到膏肓,首席总裁请住手18章小说书名:情到膏肓,首席总裁请住手第18章爱心便当“小薛呢?”陆子芽开口问道,出来时已经不见海瑟薇的身影,同行的衣着朴素的男同事高晖上前告诉她,“她交了一个日本的男朋友,刚请了假回去见父母去了。”“请假怎么没有通知我,把我这个总监当成空气了吗?”陆子芽变得气愤极了,站在窗隔的办公桌前猛地敲打桌面,看着灰色的大型打印机还在同事的操作下不断地滑落出白纸黑字的合同纸张,随手拿起自己桌上的一个奶油色瓷杯,喝了一口海瑟薇刚刚倒的热茶,又再次心神不宁地坐在办公椅上。所有

  • 霸道民工18章

    原标题:霸道民工18章小说:霸道民工第18章以怨报德“你的肾才不好,要是你的肾好,依依就不会跟别的男人跑了。”东子面红耳赤地争辩道。可惜他的话音未落,梦忆已经纵跃到了他的身前,右手猛地探出,瞬间掐住了他的喉咙。“你!”东子吐出一个字,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吓尿了,他差点吓尿了!现在自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周围是一个人也没有。梦忆会不会恼羞成怒,杀人灭口啊?如果自己被杀了,自己的车子怎么办?自己的房子怎么办?自己的老婆怎么办?自己的父母怎么办?自己死了,别的男人会开自己的车子,别的男人会住

  • 女总裁的妖孽兵王18章

    原标题:女总裁的妖孽兵王18章书名:女总裁的妖孽兵王第18章第十八掌登峰脚“这些,都是你做的?”项千岚指着桌子上的饭菜,吃惊的问道。李子丹笑着点头,顺手帮项千岚拉开了凳子:“蒜蓉排骨,孜然青椒炒肉,糖醋里脊,鱼香肉丝,鱼香豆腐,以及,麻辣烫!”项千岚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面前的一桌子菜色香味俱全,估计每个人看了之后都会食指大动的吧。“怎么还有麻辣烫。”项千岚有些诧异。李子丹微微一笑:“我记得你那天在村口买的这个啊,我跟你说啊,路边的麻辣烫都不干净,你尝尝我做的,跟他们绝对是一个味道,而且绝对干净

  • 白富美的男保姆18章

    原标题:白富美的男保姆18章书名:白富美的男保姆第十八章摇曳的红罂粟说完林皓青根本没再理门卫,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金建公司。门卫这时也有点傻了,虽然只是一眼,但是他的确看清了那份文件,的确是金建公司的合同。门卫见状也不敢拦他,没想到林皓青突然转过身来道:“行,有点眼力价,放心,我不会开了你的。”门卫一撸袖子,差点骂出声来,奶奶的,你以为这公司你家开的。林皓青见状也没再多少,便直接走进了前台大厅,刚要掏出手机问问季若仙怎么走,这时候只觉得香风扑面,林皓青下意识抬起头,见到一个女人向他走来:“请问你是林

  • 神级挖宝系统18章

    原标题:神级挖宝系统18章小说名称:神级挖宝系统第18章鸿门宴怎么可能没师承呢?杨林听到张违的回答,眉毛不禁意抖动一下。因为在他看来,有如此精湛医术的年轻人,如果背后没一个特别有本事的老师手把手教导,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的。但现在事实就摆在他面前,面前的人却仅仅是个学生,还不是医学专业。为了让一切看起来说得通,杨林选择相信张违仅仅是不愿意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而不是简单的中医大学生。杨林自觉的叹了口气,道“如今像小伙子你这样的中医能手越来越少了。就凭你现在的医术,都足以成为一个大医院的医师了,如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