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医见钟情:高冷姐夫求放过】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0:54:25 来源:网络 []

小说:医见钟情:高冷姐夫求放过

一眼钟情

这个故事大概发生在冬季,那年我只有十九岁。【医见钟情:高冷姐夫求放过】小说在线阅读

那时的我,还是一个夜场小姐,俗称婊子。

我还记得,那晚的雪很大,漫天的鹅毛大雪,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我踩着半尺厚的积雪,走进了A市最出名、最奢华的夜总会:豪门夜宴。

在化妆间里,我脱掉了臃肿的羽绒服,换上性、感撩人的衣装,精心打扮着。

几个跟我一样因为天降大雪而来晚了的姐妹坐在我旁边的沙发,吞云吐雾闲聊着,等待客人的光顾。

我看着镜中那个身材完美、面容秀丽,却穿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子,在烟雾缭绕之中,变得越来越不真实……

可,这就是我,夜宴的当红小姐:叶无尘。

作为小姐,其实我挺不合格的,因为我不出台。

我可以为了金钱而堕入风尘,可我有自己的底线,那就是,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自己的尊严。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在其他姐妹的眼中,我就是一个不和谐的存在,自命清高是我的代名词,哪有身为小姐却坚持不肯出台的?

可对男人来说,相比于那些轻易就能衣衫尽退和人翻云覆雨的小姐来说,我更能得到他们的青睐,毕竟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能够让男人求之而不得,成为男人心中那一朵永远得不到的红玫瑰而让他们魂牵梦绕、念念不忘,这才是做小姐的最高境界。

因此我很红,妈咪也就由着我的性子,没有强迫我出台。

可我知道,这并不是因为妈咪仁慈,她只是在努力地抬高我的身价,想在我最红的时候,把我卖个好价钱。

正在我晃神之际,化妆间的大门忽然被人推开,而后化着夸张的烟熏妆的妈咪扭着腰肢走了进来。

她环顾了一圈,最近目光落在我的身上:“哦呦,无尘,我的祖宗,你可算来了,快跟我去888号包厢选台。”

“不是已经有姐妹去选过了吗?”我一边漫不经心描眉,一边淡淡的问道。【医见钟情:高冷姐夫求放过】小说在线阅读

刚才过来上班的时候,我就看见妈咪带着一群环肥燕瘦浩浩荡荡地往888号包厢走去,其中包括夜宴的头牌小姐、我的好友廖雪儿。难道那么多美女,一个都没选中吗?

“别提了,888号包厢来了号大人物,这都选过三四次了,还没有看得上眼的。”妈咪一脸沮丧,“无尘,能不能拿下今晚这笔大单,就全看你的了。”

“什么样的大人物眼光这么高?”我不由好奇,入行一年来,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像今天这样的情况。

“是邱少带来的,说是姓季。”见我问东问西,妈咪有些不耐烦,指着我和另外几个迟来的姐妹,催促道,“总之是位惹不起的大人物,你们快跟我过去吧!”

我点头,站起身来。众所周知,邱少是圈内顶尖的人,身份尊贵,是夜宴的贵宾,既然是他带来的客人,想必差不到哪去,也难怪妈咪会如此紧张,劳师动众。【医见钟情:高冷姐夫求放过】小说在线阅读

于是,我踩着十厘米高的高跟鞋,跟在妈咪身后,来到了夜宴最豪华的888号包厢。

在进入包厢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姓季的男人身份是何等的耀眼、尊贵,更加不知道,在这一刻,我的命运即将被改写。

敲开了包厢的门,我们几个就被妈咪推了进去。

“邱少,这几位都是我们这边最好的小姐。”妈咪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容。

借着昏暗的光线,我隐隐约约看见了沙发上坐着两个气度不凡的男人,其中一个便是邱少,邱氏的继承人邱炳浩,他怀中正搂着廖雪儿。

而另外那个……高贵冷傲,浑身都散发出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俯首称臣。【医见钟情:高冷姐夫求放过】小说在线阅读

想必他就是妈咪口中的那位大人物了?

我微微低头,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看了他一眼,正好对视上他那双深邃迷人的眼睛。

我看见他的目光紧紧地锁定了我,或者说透过我看见了另一个人的身影,因为在他的眼中,出现了一抹沉痛的色彩,以及一丝来不及表露的惊讶,夹杂着些许来不及掩饰的迷茫。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来形容他,他手腕上的名表以及裁剪得体的手工定制西装都彰显了他身份的不凡,更何况他还有一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最奇怪的事情就是,我对他居然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那种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像……我很早就认识了他一样,现在只不过是跟他重逢。

“季总,有看得上眼的吗?”

邱炳浩的话把正在神游的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忙把目光从那个男人身上移开。

“就她了。”男人蓦然抬手,用他那修长的、节骨分明的手指指着我,沉声说道。【医见钟情:高冷姐夫求放过】小说在线阅读

“就她了。”他的声音犹如大提琴一般,低沉、诱、惑。

在他指着我的时候,我的心猛地一跳,他果然点了我,似乎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无尘,好好伺候二位爷!”妈咪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在留下这句话之后,就带着其他姐妹走出了包厢。

“季总,眼光不错。”邱炳浩暧昧地看着我,一边对怀中的雪儿动手动脚,“难得今晚季总雅兴……”

“你们也出去!”邱炳浩的话音未落,那个男人就冷冰冰地打断了他。

“是,季总。”邱炳浩很识趣地站起身来,谄媚地笑着,意味深长地道,“季总,我不打扰您的‘性趣’了。”

邱炳浩搂着廖雪儿走出了包厢,转眼间,热闹喧嚣的包厢里就只剩下了我和他。

我不禁有些好奇起他的身份,能够让邱炳浩如此鞍前马后的人可不多,他究竟是什么人呢?

真的很像

这时,男人冷不丁地站起身来,在昏暗的灯光的照射下,他仿佛身披金色光芒,迈着冷傲和尊贵的步伐,一步、一步地向我走来,最后站在我的面前。

男人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气息扑面而来,带着他特有的阳刚气息,我有些紧张地抬头看向他,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张五官立体、俊美无匹的脸。

他离我那么近,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清楚了他。

他的个子很高,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意大利手工西服,里面配着白衬衫,将他原本就高大挺拔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他那颀长的阴影将我的身子团团笼罩住,让我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压迫感。

他低头,紧紧盯着我的脸庞,冷凝的眸光中依然带着沉痛的色彩,几乎要把我看穿一般。

和他对视了大概有两分钟,在他那种强大的气场和复杂的眸光中,我败下阵来,率先低头,把目光移向别处。

“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感受包厢中的气氛越来越凝固,我只能打破了沉默,轻声问道。

他暗沉的目光在我的身上细细的转了一圈,最后又停留在我的脸上,滚了滚喉结,性、感的薄唇一张一合,富有磁性的声音低沉暗哑地在我耳畔响起。

“可以为我拍张照片吗?”

拍照?

这大概是我听过最有趣的要求了,来夜总会的男人数不胜数,各种各样的变、态要求应有尽有,可要求拍照我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微微怔了怔,我点头答应。

毕竟客人就是上帝,即便他的要求再无理我也要尽量的去满足,更何况他并不像是我上次的姐妹遇见的那个顾客一样变、态,具体是一个什么变、态的样子,这里就不多说了。

“不过……用什么呢?”很快我就发现遇到了麻烦,因为我的衣着暴露,根本就没有带手机,也就是说我的手上没有可以帮他拍照的东西。

他似乎早有准备,从身边的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拿出了看起来价值不菲的相机:“用它吧!”

他骨节分明的手眷恋地在相机上轻轻地抚摸了一遍,就像是对待自己亲密的爱人一样。

看着那在昏暗的灯光下依然耀眼的相机,我心中一动。

我喜欢摄影,即便是沦落到了到夜总会做小姐的地步,我也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兴趣,那就是摄影。

可惜我是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没有条件去上大学,就连高中都是半工半读解决的。

即便是后来收到的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名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也只能拿着录取通知书一个人默默地躲在角落里哭了很久,随后像是一张废纸一样的把通知书揉成一团扔到了垃圾桶里。

尽管心如刀绞,可我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去告诉院长,我没有考上。

否则院长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我上大学!

可是孤儿院里面还有太多比我更小的弟弟妹妹需要生存、需要上学,看着院长那大出自己原本年纪不知道多少倍的容貌,我毅然决定来到了这个有东方明珠之称的城市——A市。

其实,我并不喜欢这里,拥挤的人群,挥之不去的雾霾,一切的一切总是让我想起在孤儿院的时候,抬头就是星空,晴天万里无云!

但是它的繁华,还是让我选择了它,因为金钱,因为利益!

想到这些,我心中就忍不住微微酸涩,发现自己的思绪飘远,我有些抱歉的看了那个男人一眼,好在他一直很有耐心地坐在那里等我帮他拍照,并没有表现出生气。

我娴熟的拿起了相机,找了一个比较偏难的角度对着他按下了快门键。

在我拍下照片的时候,我清晰的看见他看向相机的眼中充满了一种深情,似乎是透过相机在看我,又似乎是通过我在看另外一个人。

我强压住好奇之心,微笑着把相机还给他,我有自知之明,一个沦落风尘的夜场小姐,怎么可能跟这个卓尔不凡的尊贵男人搭上关系呢?

“真的很像。”在接过相机的时候,他忽然说了一句,似乎在自言自语。

“像什么?”我听得并不真切,不由微微一愣,越来越感到这个客人很特别。

他没有回答,转身坐回了沙发上,动作优雅地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支烟。

即便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他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诱、惑,优雅、帅气得让人挪不开眼。

我犹豫了一下,随即走上前去,蹲下身子,默默地替他把烟点燃。

毕竟,他是我的客人,而为客人服务,想方设法客人讨客人欢心,是小姐的职责。

他修长的手指夹着烟蒂,烟光忽明忽暗。他蹙眉吞云吐雾,眉宇间含着一抹愁绪,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眸,如瀚海一般深沉。

气氛忽然间又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我沉默地看着他指尖的星星点点,而他依然用他那深邃复杂的眸光紧紧盯着我的脸庞,看得我心中发木。

在他指尖的烟蒂燃到尽头的时候,他将烟蒂重重摁灭在烟灰缸中,而后蓦然伸出用右手直线向我逼近。

我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他那强而有力的手指就捏住了我的下巴,迫使我抬头看着他。

感受到下巴上微微带着凉意的力度,我的呼吸一窒,他那突如其来的的动作让我有些害怕。

这样的动作……他终于忍不住要对我动手动脚了么?

其实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男人花钱来夜场,不就是来寻欢作乐的么?看起来再正人君子的男人,到了夜场这样纸醉金迷的场所,也不过是道貌岸然。

不,你有病

眼前这个季总,想必也不例外,难道他真的闲的无聊,花那么多钱来夜总会只是让人替他照相么?

虽然这么想着,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却升腾起一种莫名其妙的失望的感觉,我隐隐约约觉得,这个看起来冷峻尊贵、高高在上的男人,不应该是个流连花丛的衣冠禽、兽。

我僵着身子,警惕地看着他,心中正想着如果他对我做出超出我底线的事情时我该如何应付的时候,他忽然俯身渐渐靠近了我,那张俊朗的脸在我面前放大,再放大……

而我的心跳,加速,再加速……

所幸,在距离我鼻尖还有一寸距离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随即,他那低低沉沉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我供你上大学。”

他那温热的气息尽数撒在我的脸上,麻麻的,痒痒的。

在这一刹那,我的心几乎都要跳出了喉咙口。

不仅仅因为此时此刻我们两人的暧昧动作,更因为他那句波澜不惊的话。

上大学?

我似乎又看到了那张被我撕掉的录取通知书,我的心就犹如平静的湖水被扔进了一块巨石,激起了层层波浪。

可我明白,这对我来说是遥不可及的事情。

就在我恍惚之际,他那如大提琴般的声音再度响起,“但是作为交换条件,你要配合我做一件事情。”

我回过神来,我就知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怎么可能有人不求回报供我上大学?所谓的交换条件,我用脚趾头也能想象是什么,无非是要我用身子去换。

我盯着眼前那张帅得几乎让我窒息的脸,对视上他那隐隐带着灼热的眸光,我感觉我的脸上微微有些发烫,如果有镜子的话,我想我一定能在镜中看见自己的脸色绯红。

在这一瞬间,我竟然有些动摇。

尽管我一再坚持着自己的底线,可我也明白,做为小姐,我迟早都要迈出那一步。

更何况妈咪似乎觉得我的身价已经攀上了顶峰,早已按耐不住,迫不及待的想把我卖个好价钱,最近频频提出要我出台。

既然这样,我为何不找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优秀,看起来顺眼的男人呢?

显然,眼前的这位季总,就很符合。

但是,我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可耻的想法,从踏入夜宴的那一刻,我就给自己定下了底线,绝对不能出卖自己。

现在,不过是小小的诱、惑,我就抵挡不住了么?

就在我自以为是的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的时候,他提出了让我出乎意料的交换条件,“我需要你配合的,就是乖乖治病。”

“治病?”我错愕地揉了揉耳朵,我没出现幻听吧?

“是的!”他微微颔首,再次重申,“治病!”

我不禁哑然,这算什么?他是什么意思?我根本就没病好不好?

沉默了五秒钟,我带着得体的微笑,很礼貌地说道,“先生,我没病。”

“不,你有病。”他那深邃的眸光紧紧盯着我,脸上的神色十分认真,语气完全不容人质疑。

我很想甩他一句:“我有没有病自己不知道么?”,可对视上他那深不可测的眸光,我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相信我,我会竭尽所能把你治好。”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语气异常的坚定,可他的眼底却划过了一丝淡淡的哀伤。

“我很健康,真的不需要治病。”莫名其妙之余,我捕捉到他眼底那抹几不可见的哀伤,不知道为什么,就像被他所感染了似的,我整个人都变得压抑了起来。

我想,或许,有病的那个人是他。

也许是我一再拒绝他的好意,他那性、感的薄唇紧紧抿成一线,召显着他此刻不悦的心情。

我该怎么办?

入行整整一年,我遇到的客人都对我垂涎三尺,对我动手动脚,吃豆腐、揩油,想方设法要带我出台想睡我,而我如履薄冰地小心翼翼应对着他们,坚守着自己的底线。

可今天……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像今天这样诡异的情况,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才能让这位奇怪的客人满意。

顺着他的意思答应?承认自己有病?静观其变?看看他究竟想做什么?或许他真的可以供我上大学?

可这算什么?为了上大学,强安一个子虚乌有的病在自己身上?

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起,他放开我,接了电话之后,他抬手看了看时间,蹙眉道,“我有事要先走了。”

“嗯。”我连忙微笑着点头。

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而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我,“这是我的名片。”

“谢谢。”我诧异地接过名片,心微微一颤,哪有金主主动给小姐名片的?

他站起身来,嘴角扬起了一抹清浅的笑意,意味深长的眸光从我脸庞扫过,“关于我的提议,你好好考虑一下,想清楚了随时可以来找我。”

看着他那高大、欣长的背影消失在包厢门口,我心中竟然涌出了一种失落感,低头把目光移向手中捧着的镶金名片,看见上面写着他的名字。

季晓生?

紧紧盯着这三个字,我微微有些失神。

原来他叫季晓生,我在心中默默念着他的名字,忽然觉得有些熟悉,仿佛以前在哪看过似的。

当妈咪来包厢找我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A市第一豪门季氏继承人,医学界天才,亦是商界奇才,身价亿万,万人瞩目。

医见钟情:高冷姐夫求放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医见钟情 或 高冷姐夫求放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强军评:发言材料不得由机关代笔,这个部队为领导划“红线”让铁规带电

    “每年有针对性调研解决1至2个备战打仗重难点问题。”“一般性会议、党委中心组学习,发言材料不得由机关代笔。”“不搞小圈子,不得任人唯亲,不准封官许愿”……这是给党委领导划的“红线”,定的“铁律”。谁碰谁倒霉,谁破谁流血。今天,《解放军报》报道,西宁联勤保障中心某仓库出台《党委加强自身作风建设具体措施》,细分理论学习、领导打仗能力、文风会风、选人用人等11个方面,制订39条具体措施,对党委工作进行规范。部队行不行,关键看党委;党委行不行,关键前两名。从严治党、从严治军,先治党委,搞强主官,抓住“关

  • 项目申报!第四届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推介活动启动

    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推介活动已成功举办三届首届颁奖仪式2015年10月济南▼第二届颁奖仪式2016年9月成都▼第三届颁奖仪式2017年8月上海▼第四届参评项目征集工作已经启动欢迎文博机构科研单位文博企业踊跃申报关于开展第四届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推介活动的函文物报社函[2018]4号各有关单位:为促进文物博物馆行业技术产品创新,激励文博机构和各类企业积极投身文博技术产品研发和推广服务,助力文博机构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推介活动办公室即日启动第四届全国十佳文博技

  • 2018年三月三黄帝故里拜祖大典(精彩分享)

    编者:三月三,古称上巳节,是轩辕黄帝的诞辰纪念日。从几千年前开始,每年的这一天,我们的古人都会焚香沐浴、祭祀先祖,并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这一传统美德也延续到了今天。河南作为黄帝的出生地,每年的三月三,全球华人都会来“老家”拜祖寻根。谭晶在壬辰年黄帝故里拜祖大典领唱歌曲《黄帝颂》“华夏文明,源远流长。我祖勋德,恩泽八方。启迪蒙昧,开辟蛮荒。伟烈丰功,万古流芳……”。戊戌年黄帝故里拜祖大典于2018年4月18日(农历三月初三)上午在新郑黄帝故里园区正式举行。如往年一样,今年大典邀请到现场参拜的近

  • 人,都有老去时

    花草的生命总是短暂,而人世的苦难却何其漫长。无论年轻还是老去,都要拥有一次最用心,最温柔的绽放。人不可能永远风华正茂,保持年轻的容颜。生老病死,是自然的规律,也是不可逆转的生命的轮回。人幼年时期受的苦不算苦,老年时候遭罪才是真正的苦。老年时候孤苦无依,居无定所,无依无靠,才是真正的悲惨。人生开始的时候渴望远行,后来却守望回归,期待着一份宁静致远。心是一切的起点,也是一切的归航。年轻的时候想过得轰轰烈烈,惊天动地,后来却喜欢平淡如水,平凡如斯,从一个穿越喧嚣的参与者变成了一个独处思考的安静的看客。

  • 王阳明:你的内心,就是最好的风水

    比外在风水更重要的是人内心的风水。内心的风水理顺了,自然顺风顺水。即便遇到坏的风水,也能逢凶化吉。1心安,则身安古人将心称作方寸。方寸大乱,这个成语就是用来形容心绪大乱,没有主见的情况。王阳明写过《咏良知四首示诸生》的哲理诗,其中有两首非常有名:人人自有定盘针,万化根源总在心。却笑从前颠倒见,枝枝叶叶外头寻。无声无臭独知时,此是乾坤万有基。抛却自家无尽藏,沿门持钵效贫儿。万事万物的源头和变化,都只在人心。良知就藏在心中,就像定盘针那样给我们指示方向。正因为如此,王阳明才把人的心称作无尽藏,就是没

  • 什么叫养生?究竟养什么?

    什么叫养生扎一针一天有效的叫做激素几天见效的叫做药坚持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没有任何副作用才叫养生治病花钱,钱是费纸!养生花钱,产生价值!现在养生与不养生的人10年以后比,别人老去了10岁,你还是10年前的你!这就是价值!花钱养生,你获得了健康和幸福!永远离不开病痛!健康幸福,从养生开始!养生就是养命白天损耗,晚上修复。白天是放电,晚上睡觉是充电,晚上只充了50%的电,白天还要释放100%,那50%哪来的,就得从五脏借。五脏在古书中为五藏,是藏的意思,藏的就是人体的精华,精华就是身体储存的营

  • 谷雨诗词10首:春山谷雨前,清和易晚天

    谷雨清·郑板桥不风不雨正晴和,翠竹亭亭好节柯。最爱晚凉佳客至,一壶新茗泡松萝。几枝新叶萧萧竹,数笔横皴淡淡山。正好清明连谷雨,一杯香茗坐其间。赏析:谷雨时节品新茶,天气晴朗无风,看院子里的亭亭翠竹,兴致盎然,在新茶缭绕的香气中,画几笔山水竹枝。牡丹图明·唐寅谷雨花枝号鼠姑,戏拈彤管画成图。平康脂粉知多少,可有相同颜色无。赏析:牡丹自古以来是花中贵族。牡丹素有“国色天香”、“富贵花”、“花中王”的美称。唐伯虎题诗牡丹图,花开谷雨前后,此时节,此花风头无两。春中途中寄南巴崔使君唐·孟浩然旅人游汲汲,

  • 3个小故事,悟出人生大道理

    1.误会早年在美国阿拉斯加,有一对年轻人结婚了,在婚后生育的时候,他的太太因难产而死,遗下一个孩子。他忙生活,又忙于看家,没有人帮忙看孩子,于是他就训练了一只狗。那狗聪明听话,能照顾小孩,咬着奶瓶喂奶给孩子喝,抚养孩子。有一天,主人出门去了,叫它照顾孩子。他到了别的乡村,因遇大雪,当日不能回来。第二天才赶回家,狗立即闻声出来迎接主人。他把房门打开一看,到处都是血,抬头一望,床上也是血,孩子不见了,狗在身边,满口也是血。主人发现这种情形,以为狗性发作,把孩子吃掉了,大怒之下,拿起刀来向着狗头一劈,

  • 南师开示:伟大的事业是人做出来的,人最难的是管理自己

    南怀瑾:其实管理学最重要的,是老板思想的管理、情绪的管理。……我常常告诉做企业的一班人,你们画的数字越来越多,房子越住越大,汽车越开越新,人格越来越渺小。最要紧的是自我的管理,自我的修养……伟大的事业是人做出来的,人最难的是管理自己。——《漫谈中国文化》本文摘录自南怀瑾先生述著《南怀瑾选集》。篇幅有限,恐难尽意,欲辩玄旨,请阅原书。

  • 【山海经】是谁人能让印娢姑娘钟情呢?

    关注黄色的“土丘”来到了阵中央,脸上满是不屑和轻蔑,他向炎帝拱了拱手说道:“神农帝君果然名不虚传,手下能人无数,及岁也略懂一些小道术,今天就向帝君领教一番!”话音落地的同时,只见及岁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口中念念有词,一俯身,整个人一下子不见了,地上却真的堆起了一个土丘,只见那土丘不断从中间向四周涌出无数流动的黄沙,越聚越多,四周的黄沙不停的向土丘的底部汇拢、转动,速度越来越快。霎那间,强大的气流被从四面八方吸入涡旋的底部。转瞬间,那土丘竟然凌空飞了起来,以更加强大的力量翻腾汹涌着冲向天空,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