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逆乱青春】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0:53:4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逆乱青春

顶罪

我出生的时候,我妈难产死了。163女性网我爸爸酗酒,不管我。

我八岁的时候,看起来就和一个五岁的孩子一样瘦弱。

也就是在这一年,老爸突然领回来了一个女人和女孩儿。

女人很漂亮,女孩也很秀气,只是她们的眼中,透露出来的是惊慌。这就是我的后妈和后姐姐。

我没有享受过母爱,后妈和姐姐都对我很好。我渐渐把她们当做成了最依赖的人。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但是好景不长。因为我爸爸依旧酗酒,喝醉了就打人,终于有一天,后妈不见了。

老爸红着眼睛说这个贱女人偷男人去了,要是回来了,非要打断她的腿。

老爸喝酒越来越厉害,而且打骂我和姐姐,越来越凶……

我心里面很痛苦很压抑,我知道我爸爸是个禽,兽。

这样的生活,持续到了我十五岁。后姐姐也十七岁了,出落的亭亭玉立。

爸爸打我和姐姐的次数明显减少了,甚至家里面的饭桌,也添上了肉。163女性网

只是后妈的事情,一直是我心中的一根刺,姐姐也常常望着天空发呆,有时候会问我两句,说妈妈现在过得好不好。

我听到这里的时候,就想哭,强忍着眼泪说肯定好,她那么好……

我不哭,姐姐就不哭,我一哭,我们两个人,就会抱头痛哭。

我以为生活变了,因为爸爸开始给我们买一点新的衣服,还会给姐姐买裙子,和好看的发卡。姐姐也出落的越来越漂亮,和后妈,越来越像。

可是事实上,不是!

我对我那个禽兽爸爸最后的一点点希望,毁在一天夜晚……

那天晚上我本来想起夜上厕所,却发现姐姐窗户外面有一个鬼鬼祟祟的人。竟然是老爸,他明显喝醉了酒,手里面抓着的是姐姐的内衣!一脸猥琐的趴在窗户上,眼中是一种让我恶心到极点的目光。

我十五岁了,初三快要毕业,知道老爸这个动作代表着什么!

我愤怒,我也恐惧,我不敢出去,我怕老爸会打死我,他喝醉了酒,我更怕他对姐姐做出来什么事情……

那天我趴在自己的门缝位置守了一夜,我的手上,颤抖的抓着一把剪刀,被汗水浸透了一夜。说明163woman.com

好在,没有发生我最怕看到的事情。

之后的日子,我对老爸开始警惕了,他每一次给姐姐买东西,他每一次看姐姐的目光,都会让我很不舒服。

姐姐心情变得很好,总是笑着给我说,爸爸真的变好了。

我只能心里面颤抖,我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姐姐,姐姐外表和心,都是一个很脆弱的女孩子……

可是老爸的动作,也越来越明目张胆,他不喝酒也会拿着姐姐的内,衣去摸来摸去。而且,有几次姐姐洗澡的时候,他都想要去偷窥!

那个时候我的心都在颤抖,我不容许姐姐被任何一点一丝的玷污。我每次都会“碰巧”的经过,然后爸爸就一边咳嗽着,一边从姐姐房间门口离开……

我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怕真的有一天会出事。

我悄悄的钻进去姐姐的房间里面,劝姐姐住校。版权163woman.com姐姐说不,她去住校了,我就没有人照顾了。爸爸现在虽然变好了,但是喝醉的时候,也需要人帮忙。

我看出来了姐姐眼神中的一丝丝慌乱和躲闪,我马上就抓住姐姐的手,颤抖的说,姐姐你也发现了对不对,我求求你,你去住校吧。他真的是个禽兽……

姐姐苍白着脸,咬着唇说,磊磊你别多想,他是我们的爸爸啊,怎么可能做出来那种事情……

这件事情之后,姐姐明显没有那么精致的打扮自己了。她的脸上会有油污,爸爸给她买的裙子,她不会再穿,而是穿以前的破旧衣服。

对于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把自己变得那么脏,那么丑,是要多么大的勇气?又需要多大的勇气,她还能每天都是笑容?

我心里面疼的厉害,姐姐却总是温柔的对着我笑,摸着头告诉我,让我别害怕,他是我们的爸爸。

我紧紧抓着姐姐的手,会抓的她手腕发白。网站163woman.com

爸爸明显不高兴了,骂姐姐为什么不好好收拾自己,一个大姑娘,整天脏兮兮的。同时他还指着鼻子骂我,说我十五岁的人了,还要姐姐照顾,自己难道不会洗衣服做饭吗?

我和姐姐都低着头。我想,再等一年,等到我初中毕业,我就去找工作。我不读书了,我要把姐姐带走……

老爸明显醉酒的次数又多了起来,几次都是醉倒在门口,甚至吐了一个满身。这样的话,就必须有人给他换衣服。洗身子。

可每次我和姐姐把他抬进去房间之后,他就会突然开始打骂我,让我滚出去。然后紧紧的抓着姐姐的手,嘴巴里面念着后妈的名字。

我心完全冷了。

我知道,他根本没醉!

他就是想对姐姐不轨!

我再一次去求姐姐,让她住校。

姐姐却带着哭腔的摸着我的头,沙哑着声音说:“姐姐去住校了,你怎么办,你别怕,爸爸就是太想妈妈了,才会抓着我的手喊她的名字。”

我和姐姐抱头痛哭。

爸爸开始对我越来越差了,动不动就让我滚出去别回来。

终于有一天,我们家的天,塌了。

那天晚上,爸爸喝了特别多的酒,晃晃悠悠的直接就推开了姐姐的门。

我惊慌的想要冲进去,但是房门竟然被反锁了!

撕心裂肺

我听见了里面姐姐的哭喊,让爸爸别这样对她,他是我们的爸爸啊。

但是我却听到了老爸很猥琐的声音,他说他养了她那么久,她也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这样又不犯法。如果姐姐不愿意的话,他就会立刻让我们两个人都没办法读书。

我红着眼睛,趴在窗户往里看,爸爸扑到了姐姐的身上。姐姐脸上的绝望,把我整个人都刺穿了!

我变成了一块石头,我用力的撞门,不管几乎骨头都要碎开的疼痛。

门撞开之后,我看见的是惊愕的老爸,还有他眼中的羞怒,他指着我的鼻子让我滚出去。

我颤抖的看着他,我愤怒的看着他。

姐姐在床脚哭,拉着撕破的衣服哭,一边哭,一边说,磊磊,你出去……

我失去理智了,直接抄起来了门边的板凳,朝着我爸爸的脸上,砸了下去!

一声惨叫之后,鲜血四溅。

我看着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老爸,扑腾一声坐倒在了地上,姐姐眼神空洞的说:“死……死了?”

我杀了人?杀了自己的爸爸?

姐姐跪着哭,哭得撕心裂肺。

我看着血泊里面这个一动不动的禽,兽,心中是要面对牢狱之灾的恐惧。

但是我还是主动走到村里面的小卖部,打了报警电话。

带上手铐,在警车的窗户里面,望着村子,我看见姐姐定定的站在村头,一直看着我,我闭上眼,我不敢看她……

在派出所里面关了三天,在阴暗的小房间里面,望着墙壁,呆滞了三天。

我被放了出来,那个面无表情的警察告诉我,我可以走了。

我沙哑着声音,说我杀了人,不用坐牢吗?

警察却摇了摇头,告诉我说我爸爸在哪个医院,并没有死。

同时他对我说,年纪轻轻,不要学人顶罪。真凶已经过来自首了。

我茫然的看着警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警察皱眉看着我说:“回去看看你爸吧,以后要遵纪守法,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面就是一刺,狼狈的从派出所里面跑了出去,我并没有去医院,而是往家里面回去。

我疾步狂奔的跑回去村子,还没到家门口,就兴奋的大喊姐姐我回来了!

我家的房门,紧闭,猛的推开门,院子里面空空荡荡,姐姐的房门依旧是维持着那天被我撞破的模样,甚至地上的血迹已经干枯发黑。

我心里面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慌张的又喊了两声姐姐的名字。

依旧没有回应,厨房里面的锅灶积灰,明显已经是久了没有使用的模样。

我知道姐姐不在家了,马上就想起来那个警察说的医院地址,姐姐肯定在那里照顾那个禽·兽。

我自己在欺骗自己,往医院跑的过程中,我一直都在哭,我不是傻子,当时虽然没反应过来,可我也很快就清楚了。

还有谁能给我顶罪呢?家里面就我,爸爸,姐姐,除了姐姐,又有谁能够把我从牢里面放出来。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雨,泪流满面的同时,雨水打湿了我的衣服,我的面庞,打湿了我的一切,让我的痛苦几乎把心肝给撕碎。

我扑腾一下跪在了泥泞的地上,任由雨水在身上肆虐,有赶路回村村民看见我,赶紧就加快了脚步。

我哭着抬头看天,一边哭一边喃喃的说姐姐,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为什么啊?

我终究没有再去医院了,瑟瑟发抖的回到家里面,我清理了地上的血迹,换了衣服洗了澡,可我怎么都睡不着觉,躺在床上瞪大了眼睛,就想着姐姐的一笑一颦。

浑浑噩噩过了有七八天的时间吧,那个禽·兽回来了,他头上包着纱布,整个人都显得很虚弱。看见了我之后瞪大了眼睛,说:“你这个短命鬼怎么在这里?你姐呢?”

我红着眼睛盯着他,嘶哑着声音说是你害了姐姐,我扑过去就想要继续打他,他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突然说了句:“你姐坐牢去了。”

我又泪崩了,定定的站在他面前,他从地上抄起来一根棍子,劈头盖脸的打我,一边打一边骂,那两个女人都是老子买回来的,老子想怎么搞她们就怎么搞!老子把你养大,就是你这么来对老子的?你他妈的还想不想读书?想不想住在这儿?

我被打着蜷缩在了地上不敢反抗,心里面对这个禽·兽厌恶,可他说的没错,我要读书,我要好好出人头地,才不会辜负了姐姐牺牲了自己来救我,我也要找到妈妈,而这个禽·兽,我总有一天会把他对姐姐和妈妈做的一切拿回来……

他没一会儿就虚弱了,气喘吁吁的用棍子撑着地,然后扔了十块钱在我脸上,让我去村头买包烟,再买点儿花生回来。

我狼狈的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然后往村口走去。

村路上有不少村民拿着农具在走,看见了我都低头议论,说这就是老邢家的娃?听说老邢想搞买来的继女,结果被继女打的头破血流的,还连累这个娃进了派出所几天呢。

我听着心里面就揪着疼,不敢停留,低着头快步的跑到了村口的小卖部买烟和花生。

小卖部的张婶儿叹了口气问我说报名了没?要不要她帮忙先给我报名?

张婶儿对我挺好的,她有个女儿,没老公,她女儿喜欢我,村里面的人都知道,但是就是长得稍微丑了一点儿,脸上还有块胎记。

以前张婶儿好像还和我继母说过,以后让她闺女嫁给我做媳妇儿。当时我继母没答应,说小孩子的事情以后让她们自己去考虑。

我沙哑着声音说谢谢张婶儿了,我会和我爸说的。

她又哎了一声,递给我了一袋子面包,让我自己别太消沉了,我姐是个好姑娘,她这样做肯定也是被逼到不行了。

我差点儿忍不住就哭,拿着东西就往家里面跑回去。

爸爸喝酒,抽烟,吃花生,屋子里面全部都是熏人的味道,然后他让我去做饭。

我小心翼翼的说,要报名了,高一。

他瞪了我一眼,说:“养你这么大,除了帮外人来打你老子,就是花钱,其它的什么都干不了。”

我低着头没走,也没反抗,他又骂了两句,说他会给我报名,但是读完高中就去打工。

之后的每一天都是煎熬,因为他总是在喝醉,喝醉了就打我,一边打一边骂,话语恶毒难听。

终于到了开学的时候,我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背着行李去了县城读书。

张婶儿的女儿张浅浅和我同行,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想逗我开心,还给我零食吃,我只能够强迫着自己装出来笑脸。

大事大部分的时间,依旧是低头闷不做声。

到了学校之后,张浅浅说去给我铺床,我肯定一个人弄不利索,我给拒绝了,她似乎有点儿不高兴了,生闷气走了。

意外

宿舍里面其它的人已经到了,在有说有笑的,只剩下一个空床,我铺被褥的时候,他们来问我名字,我说了,刑天。

不过对这些舍友,我并没有多在意,因为我只想好好读书,然后不辜负姐姐对我的牺牲。

中途我去探监看过姐姐,她在那边很温柔的看着我笑,说她没读过书的女孩儿不可能有出息,但是我不一样,我一定要好好读,读的出人头地,一定要找到妈妈。

当时姐姐还给我说了一个地址,说我有机会一定要过去找,因为那里就是她们被我爸买回来的地方。

宿舍里面的舍友说我是闷葫芦,就没理我了,我躺在床上发呆。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发书,做自我介绍,周围的人都在看我的衣服,因为我衣服其实很旧了,虽然洗的干净,可破旧就是破旧,怎么穿,都是一股子穷酸味道。

同桌是个女孩儿,穿的光鲜亮丽,修长的白腿露在短裤外面,干练的短发,俏丽的面庞,我怔怔的看了一眼,心想没姐姐漂亮。

结果她突然瞪了我一眼,说:“臭屌丝,你看什么呢?没见过美女么?”

我一下子就回过神来,全班轰然大笑,我感觉自己都快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了,满脸通红。

她哼了一声,没理我了。

下课之后,就去食堂吃饭了,可刚到食堂门口,我就被人堵住了。

堵我的是一群吊儿郎当的混子,当头的那个吊着根烟推了我一把,说:“刑天?”

我心里面有些不安,眼神闪躲的问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

他冷笑了笑,说:“你不认识我们?但是我看你的狗胆子挺大的啊,肖潇是你的眼睛能看的人么?”

我这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肖潇,就是我那个骂我屌丝的同桌。

我不敢和混子们争论,就说对不起,我不会看了,我不是故意的。

可他们依旧把我拖到厕所里面毒打了一顿,只是没打我的脸,我身上疼的感觉骨头都要断了,身上也沾了不少的尿渍。

之后那个领头的混子说我叫黄兵,你他妈的给我记好了,小心着点儿,要是看见你再去看肖潇,就让你吃屎。

我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不敢哭出来,等他们走了之后才狼狈的站起来,一瘸一拐的去教室上课。

那个叫做肖潇的女孩儿下午没来,同学们都捂着鼻子看我。我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很难受。

好不容易煎熬到了下课,教室门口传来一个兴奋的声音,在喊:“刑天哥,你快出来。”

我抬起头就看见了张浅浅站在教室外面,还在不停的对我招手。好多同学又鄙夷的看我,还有的捂着嘴偷笑,说屌丝配丑女,真好。

我走到教室门口,快步往楼道那边走去,张浅浅追着我,问我身上咋回事儿?我说没事儿,你过来做啥?

张浅浅低下头,说她妈妈和我爸谈过了,说以后让我们在一起,我要给你做媳妇儿的。

我瞪大了眼睛,说不可能。

张浅浅一下子眼睛就红了,眼泪汪汪的看着我,说刑天哥你嫌我丑么?

我心里面一缩,一边摇头,一边喃喃的说:“不,不是,浅浅我们才高一啊,都应该读书,我压根就没想过这些东西。”

张浅浅破涕为笑,让我把衣服给她洗,她等会儿来拿,又告诉我,她会等着我的,一直等着。

说完之后,张浅浅就跑了,一溜烟儿的下了楼。

我死死的捏着拳头,肯定是我爸和张婶儿谈的,我不喜欢张浅浅。

就在这个时候,楼上有一群人往下面走了,也是吊儿郎当的,我赶紧避开,其中一个却哎了一声,指着我说:“对,就是你,别走。”

我心里面一僵,有种淡淡的恐惧,因为我害怕挨打。

他走到我面前皱眉,说:“新生啊,第一天来就被打了,我看你挺可怜的,不像是会得罪人啊,这样,你把身上的钱全给我,我罩你?”

我往后退了几步,他往地上吐了口痰,说滚吧滚吧,没兴趣了。

我落荒而逃。

回到宿舍里面之后,我换了干净的衣服,洗了澡,然后准备出去找一个放学可以端盘子的兼职。

因为我爸给我交了学费之后,就给了我五百块钱,说其它的自己想办法去赚。他可没那么多钱养我。

从学校出去,就在就近找那些店问,结果路过一个烧烤摊的时候,就看见几个人在欺负一个女孩儿。

甚至有人把她压在了桌子上,手在她身上乱摸。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面一下子就有根弦被绷紧了,因为我就像是又看见了我爸把姐姐压在床上一样!

我瞪大了眼睛,像是个疯子一样冲上去,把那个男的压在地上使劲的打!一边打,我一边骂,我杀了你这个畜生!

打着打着,我感觉自己被很多人拉起来了,他们一边骂我,一边对我拳打脚踢,我被打懵了,只是抱着头,蜷缩着身体,任由着雨点一样的拳头砸在我身上,我都没有吭一声。

好不容易他们终于停了下来,我被人揪着头发抬起来了头,一个脸上都是鼻血的混子瞪着我说:“我记住你是谁了,你给我等着,这事儿没完!”

他在我胸口踹了一脚,把我踹到了地上蜷缩着,然后在那些人的扶着之下往另外的地方走了……

我几乎疼得有点儿麻木了,就感觉脑袋有点儿昏,也不知道是不是挨打的时候被打到了头,现在我也清醒了过来,去看那个被欺负的女孩儿。

可我一扭头,竟然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脸,这不是我那个同桌肖潇,又是谁?

她身上衣服被拉乱了不少,满脸惊愕的看着我,说:“怎么是你?”

我低着头,也没说话,爬起来之后就要离开了,我没忘记之前那个黄兵给我说的,要是看见我和肖潇再说话,就还会打我。

肖潇哎了一声,过来追我,拉着我的胳膊问:“你疯了吗,刚才那么多人,你还敢救我?你知不知道你打的是谁?”

我挣脱开她的手臂,低着头就往学校那边跑了,因为我现在这个样子,也没办法去找工作了,肖潇在后面直接追我追到了男生宿舍外面,喊我停下,我压根没理她,她就骂我神经病,脑子有泡儿。

回到宿舍里面,其它的人也都回来了,看着我的样子都赶紧避开,只有我对面商铺的周杰,有些担忧的说:“你又被打了?我说你也是真牛逼,来了学校才两天啊,怎么见你天天挨打?”

我强笑了一下,没多说什么,换了衣服就躺下睡觉了,梦里面我梦见了继母和姐姐,她们对我特别好,可是突然爸爸回来了,他把继母拖到角落里面去毒打,把继母打跑了,又想对姐姐不轨,我疯了一样的去抓他的脸,打他的头,猛的惊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周杰在拍我床板,让我赶紧起来,要迟到了。

逆乱青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逆乱青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强手至尊青云路18章

    原标题:强手至尊青云路18章小说:强手至尊青云路第18章青梅竹马“呵呵,向小姐这话说得就让我无地自容了,不过我还是坚持带你去医院拍个片子检查一下。”叶天微微一笑做着自己的坚持。“叶先生,真的不用了,回家自己贴几贴膏药就没事了!”向婷婷对叶天还是很有好感,毕竟绝大部分人遇到这种事躲都躲不过来,可是他却始终诚恳的主动站出来承担责任!至少从人品上来看马部长没选错人!“我坚持,这是我应该做的,呵呵”叶天表现得很执着,这时候旁边站着的依然在看热闹的马婧不得不站出来说句话了,她毕竟是向婷婷直接下属,而且还是

  • 雪花飘舞岁月悠长18章

    原标题:雪花飘舞岁月悠长18章小说名称:雪花飘舞岁月悠长第十八章要替我报仇雪恨吗但我并不觉得金禹坤是一个出轨的男人。据我所知,金禹坤是未婚,我这种身份,他没必要在这件事上骗我。我反倒觉得她正是因为自己得不到,也说不服金禹坤,所以才来找我。我无所谓地笑笑,把咖啡倒出来放在她面前。我知道她想找茬,但是我在华苑的时候伺候过的客人,比她更难伺候的大有人在。我知道,所以就越发的小心翼翼,在这一壶咖啡里,她还真就没挑出什么毛病来。从泡咖啡的手法到咖啡的口味我都能做得娴熟,时间和水温控制毫无纰漏,她无话可说,

  • 我和美女董事长18章

    原标题:我和美女董事长18章小说:我和美女董事长第18章话音刚落何英被推开本来有点不乐意,听张伟这么一讲,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好你个张经理,行,你有种。”“谁有种?”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高强出现在门口。随着高强的突然出现,张伟和何英都不由一愣。张伟暗叫好险,要是再晚分开10秒钟,就被高强撞见了,悬。何英反应很快:“我再夸张经理呢,接受新生事物特别快,刚才计调环节的几个流程,很快就掌握了。”高强乐呵呵地:“我看中的人还有错?面试那天第一次我就相中小张了。”张伟心里连连说惭愧,辜负老总的期

  • 我的冰山美女上司18章

    原标题:我的冰山美女上司18章小说书名:我的冰山美女上司第18章手把手教“咱么新闻部的记者当初几乎都是柳主任手把手带出来的,我当年来新闻部,也是柳主任带出来的……”刘飞笑呵呵地看着我:“所以,可以说,柳主任是我们的姐姐,也是我们的师傅,我们都是师出同门,都是柳家班的……”我一听乐了,很开心,柳家班,很好的比喻,我们都是柳家班的班员,柳月呢,就是班主了。“你们都是学长,我是学弟,还得多向你们学习……”我对刘飞说。“我看你也基本就是柳主任的关门弟子了,柳主任这一走啊……”刘飞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后

  • 千言万语杯莫停18章

    原标题:千言万语杯莫停18章小说名称:千言万语杯莫停第18章:那个女人跑了男人皱眉,沉默了下,而后微眯起了双眼,说道:“快去快回。”唐小可心中立即大喜,但面上却丝毫不显,她问了路,便慢慢地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男人给身边的保镖递了一个眼神,那保镖顿时意会,立即大步跟上了唐小可。唐小可偷偷往后一瞄,便看到了那个保镖的身影,心下顿时一沉,该死的!迅速的进入了卫生间,唐小可开始打量着四周的环境。门口被人堵着,头顶是自动通风口,两边都是小隔间,根本就没有逃生的地方啊……就在唐小可有些焦躁的时候,猛然看见了

  • 辣妻如梦情似火18章

    原标题:辣妻如梦情似火18章小说书名:辣妻如梦情似火第018章酩酊大醉的先生“不!”苏凉烟咬紧唇,下意识的抗拒这个结果。她虽没有崭露头角的野心,却也不愿碌碌无为一辈子。如果她不完成学业,困在别墅里与狗为伴,那她活着的价值是什么?况且,顾修然说的很清楚,他希望苏凉烟进入顾氏集团效力,以此来回报他的救命之恩。苏凉烟思来想去,似乎只有假结婚这个选项。一来,她可以继续念书。二来,毕业后能进顾氏集团效力,为顾先生创造出她最大的价值。“那个……”苏凉烟深呼吸,整个人有些惶恐,“如果先生不介意,我愿意假结婚,

  • 今生再续前缘18章

    原标题:今生再续前缘18章小说书名:今生再续前缘第18章你不是她!连续七天七夜不断的打捞工作,几乎将这片江底都翻了过来,却依旧没有沈安安的踪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天色阴沉,空中又下了雨。陆靖轩站在大桥上,静静地注视着汹涌的江水,心中满满的都是悔恨。为什么他会带着沈安安坐上那辆车……为什么他要那么固执,固执的不肯看清其中的异常……明明沈安安和记忆中那个照顾他的女孩气息那么的相似。她们都沉默寡言,她们都羞涩又隐忍,哪怕欢爱的时候也紧咬着唇瓣,不肯出一点声音。他不断的责问着自己,可陆靖轩明白那个女人永

  • 爱如山崩地裂18章

    原标题:爱如山崩地裂18章小说名称:爱如山崩地裂第18章一年后一年后。周靳远已然成为炙手可热的商界新秀。他的未婚妻安欣瑜也是最有名的上流名媛。晚上,助理通知周靳远,百年豪门家族施家将于A.I酒店举办一场大型的慈善晚宴,届时将会由几个月前低调回国的施霖主持。施霖,年纪与周靳远相仿,周靳远很有兴趣去会会他。夜晚如期而至,周靳远穿着一袭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明亮的灯光下,五官轮廓立体棱角深邃,时光似乎格外厚待他,不曾在他脸庞留下丝毫岁月的痕迹。一路进场,周围有不少人都在跟他打招呼以及递送名片。周靳远一一

  • 你要的海誓山盟18章

    原标题:你要的海誓山盟18章小说名称:你要的海誓山盟第18章当一个瞎子也没有什么不好“不要这么逼我!不要……”徐子妗不断的摇头,呼吸粗重,口腔里都是满满的血腥之气,眼泪滚滚而落,滴在男人的胸口,那温度烫的他那颗心都战栗起来。傅斯年轻轻地擦掉她的眼泪,粗粝的指腹在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子妗……别哭……”伤害她从来都不是他的本意,可每一次让她痛苦的都是他。徐子妗哭声更大。傅斯年的温柔是她期盼了二十多年的,如今终于盼到了却那样残忍。“啊啊啊!!!”徐子妗尖叫着,拔出利刃。鲜血喷溅,染红了雪白的大床。那殷

  • 你是我的在劫难逃18章

    原标题:你是我的在劫难逃18章小说名:你是我的在劫难逃第18章他痛不欲生慕麟轩眼瞳骤缩,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立即拽来薄被,将沈晴空裹好,打横将她抱起来,“沈晴空,你他妈最好给我一个解释!”“我恨你,想要打掉孩子让你痛苦。可当我看到他小小一只的样子又狠不下心。于是,我花钱买通医生,让他们不要说出来。”沈晴空仰着头,看着男人满眼惊惧,惊恐难安的模样,她想自己应该是高兴的。能看到这个男人如此痛苦的模样,她的复仇计划果真是有效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点都不高兴。“我不能原谅你,也不能继续跟你生活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