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步步青云】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0:53: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步步青云
是人就会犯错!

苏自坚慢慢地爬了起来,看了睡在床上的妻子李晓倩一眼,无可奈何地幽幽叹了口气。

从床头柜上取了包香烟打火机,走到阳台上点燃,弓着腰依在楼栏上吞云吐雾,感叹良多。

他原本是不吸烟的,自打结了婚后没过多久发现妻子李晓倩在夫妻生活上不感兴趣,一个月中顶多也就给他一次半次,平时那可是撞都不许他撞一下,这让年青精力盛旺的苏自坚难受之极,却又无可奈何。

望着夜色蒙蒙,街上几乎是没什么行人了,远处偶尔几声狗叫传来,更是让良夜更增几分落寂。

他吸了一只又一只,阳台上尽是他丢弃的烟头。

这时,远街上一个人影晃动,缓缓地进这边走来。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苏自坚看这个身影有点儿的眼熟,心念一动:不会是她吧?

他把眼球放大瞧去,心中十有八九肯定是什么人了,由于是在夜间不敢妄下定论。

只见那人停下脚步,抬头高望,似乎也看到了站在阳台上的苏自坚,即举起手来朝他摇了摇手示意。

苏自坚不禁欢喜若狂,原来这人是他单位同事,而且还是个女的,叫欧雁梅俩人在单位里可算是同在一间办公室,呆的时间久了,不免日久生情,只是苏自坚爱上了现在的妻子李晓倩后不愿对他人再用情,这让欧雁梅很是伤心,难以自拨,由于想念苏自坚夜里睡不着,这就独自上街,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边来,就看到了站在阳台上吸烟的苏自坚。

苏自坚蹑手蹑脚地回到屋内换上衣服,看着沉沉入睡的妻不觉暗暗好笑:他妈的,你这样对待老公,日子真的没法过了,那可就对不住了。

下到楼来,那人迎了上来,苏自坚一看这人正是欧雁梅,惊喜之下不禁把她搂在怀中,忍不住就朝她唇上吻去,俩人狂吻了一阵这才离开。

苏自坚把她带到一处工地倘末峻工的地方。

他把衣服脱下铺在地上,急急就去脱欧雁梅的衣服,欧雁梅等这一天早就等好久了,也不推拒,顺势倒了下来。来自163woman.com

在这夜色中,工地里静悄悄地,却隐隐约约地传出了一阵动人的美乐音频,幽幽荡荡,煞是动听。

几起几落,潮飞荡悠。

良久良久,俩人这才事毕,正待起身把衣服穿上之际,忽地看见有手电简照来,直照在俩人的身上。

苏自坚与欧雁梅吃了一惊,欢爱之际那曾想到会遇上这种事,居然会有人撞到这里来,由于俩人都还没有穿衣服,猝不及防。

“什么人!干什么的!”

看到俩人的这般情景,不用多说也知道是干什么的了,这一伙人分明是欺负他俩都还没有穿衣服,一上来就捉住正着,欧雁梅吓得差点没晕了过去。

八十年代初期,似这种男女生活作风可是一件大事,这下可不了得呀!

这伙人闹得哄哄地,一边看着热闹,一边大嚷大叫,引来了不少人,附近的居民都道是有小偷呀什么的偷东西,一下子涌来了不少,一看到这种情景,真是又气又骂,把俩人揪到派出所去。

苏自坚原本练过武术,要是动起手来的话不难把这些人打倒,只是这样一来势必闹大,而且欧雁梅也逃不了,反而不美,只求他们让俩人穿上了衣服,然后再到派出所。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苏自坚知道这下可谓是炸开了锅,先别说是家里,就是单位里也是不知将要怎样处理?不觉暗暗发愁,看着欧雁梅不知如何是好?

果如他所想的那样,天亮之后单位里的领导与老婆李晓倩还有岳父李可强,李可强铁青着脸,一把揪住苏自坚的胸口一拳就打了下来,派出所的民警把他拦了下来,不然他定会痛欧一阵。

苏自坚暗暗地忍受着,谁叫自己出了这么一件事,李可强是他单位里的主任,苏自坚与李晓倩结婚之后,他便把苏自坚安排到他属下粮所工作,苏自坚表现良好,有一定的工作能力,这让他非常的高兴,那知他与女儿结婚半年之久,居然会跑到外面来干这种事,而且是单位里的女同事,这让他气得不得了,不能痛打欧雁梅,只能把苏自坚拳打脚踢来出气了。

李晓倩却是大哭大闹,上来揪住欧雁梅的头发,衣服也撕破了,脸上也抓出了好几条指痕血丝。

这种乱搞男女关系,生活作风腐败,那可是人人痛恨的一件事,苏自坚被拘留了十五天,出来后李可强要女儿与他离婚,李晓倩不肯,她知苏自坚为什么会到外面去乱搞,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原故,这种事也不好意思说了出来,再说了这要离了婚再嫁个人,说不定比苏自坚还要厉害,那可不得了,这苏自坚怎说在自己面前还能低声下气,所以她坚决不肯离婚。

这事闹大后,单位里的领导作出人员调整决定,把苏自坚与欧雁梅作出调离原工作单位的决定,把俩人都下放到各个乡镇的下属粮所,这两处粮所天南地北,各处一方,李可强之所以这么作是怕苏自坚老毛病发作,又再找欧雁梅乱搞,那女儿非得气死不可。

拎着一个大包,里面放着的是他的换洗衣物,生活用品,坐在班车上。

车辆行驰在颤抖地黄土公路上,车后扬起一阵黄灰。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苏自坚临而坐,抵腭看着窗外,车辆缓慢地驰过山道,他的思绪纷乱之极。

欧雁梅怎样了?

出了这样的大事,想必她比自己更是难过狼狈,这李晓倩要是肯与自己离了婚,自己大可嫁了她回去当老婆,这样就什么事也没有了,问题是自己家在农村,高中毕业后出来还是靠李可强的关系搞到了在粮所的这份好差事,李晓倩不肯离婚他也没有办法,这事只能这么拖着了。

他可是后悔万分,这要不是自己性急,或是把她带到一处隐蔽的地方,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不过又有什么办法了,这事都搞了出来,就得为这种事去负责吧,再说了,他也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现在单位把俩人东南西北的调离分开,自然是岳父李可强弄的手段了,要怪只能是怪自己太心急了,一点都没把这件事好好思量了才……

现在搞得她没脸作人,也被下调到农村里,一个姑娘们日子一定比自己难过万分了。

雨夜浪漫。

弯弯的山道,青青的山峦,一条曲曲弯弯的黄土延伸出去在山的那边。

由于山道曲弯,公路难行,车辆只能是缓慢地行驰着。说明163woman.com

中午时分,一声雷响,豆大的雨粒哗啦啦地下来。

山洪从林中急灌而出,冲向班车,司机大急,把车开到一处高地停下,等得雷过雨停,已是临晚。

当时的车辆还比较落后,又泡过了水,一下子发动不起来,搞了老半天才发动,开到一个小镇便坏掉再也走不动了。

车上十多个乘客都挤到镇上唯一的客店里,这小店生意原本就不怎么好,也就那么几间客房,一下来了这么多人可容纳不下,这些大多是山村里的农民,穿着不怎么讲究,加上又是雨夜天气,人人都是脚踩乌泥,衣湿裤湿,身上都发出了异味。

店老板娘皱了皱眉头,看苏自坚人长得秀气,不象是农家人士,便安排他到自己的房内歇息同,她则到另一间房内睡觉。

睡到半夜,苏自坚醒来抽个烟,却听得哗哗的水响声,似有人在洗澡。

他心念一动:什么人三更半夜了还在洗澡呀,是男的还是女的呢?

毕竟他也是个有感情的人,突然间遇上这种事,是男人的话都不免会有那好奇的心思,这看一看的冲动促使得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澡房只是用木板钉起来的,许多漏缝闪过灯光。

耳中听着水响声,苏自坚心意起伏不定,下来拉也泡尿,看着灯光不觉凑近朝里偷窥。

这么一看之下,不禁令得他血脉偾张,浑身的血气都沸沸腾腾。

澡房里果然是有人在洗澡!。

原来这洗澡的人竟是店老板娘,她半夜起来拉尿,水湿路滑不慎滑倒摔跤,搞得一身泥水,迫不得已深夜洗澡,她把衣服脱个精光,也不急着洗澡,先把衣服洗个干净,然后再洗澡,她这么慢慢悠悠的洗澡,可是让站在外面的苏自坚大饱眼福了,看得直流水口。

毕竟是刚刚结了婚的人,在那方面才初初接触,对于这样诱人场面让他忍受不住。

他暗暗骂道:他妈的,都三更半夜了洗什么澡呀,想害老子今晚睡不着觉吗?

边骂边咽口气,那知这么一来可就坏事了,口里有大量的口水,他又是不加顾忌的咽,声音不免大了些。

里面的老板娘登即就听到了声音,把她吓了一大跳,不禁沉着声音低喝而道:“谁呀!”

苏自坚一惊:妈的,老子怎就这么倒霉,这偷看就偷看吧,居然还被人发现了。

急忙快步奔回房里上床睡觉,只是一夜之中无论如何也睡不了,满脑子都是老板娘的身体影子。

次日一早,司机对大家说车坏走不了了,得派人来修,这一等非得几天不可。

路程不远的都步行走了,还剩下几人在等待,苏自坚的目的地还有几十公里,说什么也走不到,只得留了下来。

到得晚上,老板娘给几人张罗着晚饭,吃过了晚饭后,苏自坚坐在房里抽烟,听得有敲门的声音,问道:“谁呀!”

“是我!”一听是老板娘的声音,起身开了门。

老板娘走了进来,她低沉着脸,一言不发地盯着苏自坚。

苏自坚给她看得心中发毛,强笑说道:“怎么了老板娘。”

“昨晚那人是不是你?”老板娘一言道破苏自坚心中的隐密,把他惊得毛骨怵然。

“你说什么呀,我听得不太明白。”苏自坚强笑地说道,事到如今只能给她来个死皮赖脸,赖到底了,反正她又没看到是自己在偷看,自己不承认她也抓不到证据,一想到这儿不禁暗暗得意。

“偷看我的那个人就是你!”老板娘一字一句地道了出来,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你凭什么这样说呀,这胡说八道总得有个证据的吧?”

“你想要证据吗?”老板娘冷笑了一声。

“没有证据你就别想冤枉好人!”暗道:老子不承认看你拿我怎办?

心中得意之极,几乎忍不住想笑了出来。

老板娘指了指地上的泥垢,道:“你看这是什么?”

苏自坚低头一看,一行脚泥印由外而入,印迹已干,显然是昨晚自己心慌意乱之际所留下来的“罪证”,一时不禁燥红着脸,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为什么要干这样的事?”老板娘仍是低沉着声音来似审问他一般的发话,这看着他的眼神里也是怪怪的,到底是什么?苏自坚一时也没注意到。

“我说老板娘呀,这事儿也不能怪我吧。”事到如今只能给她耍起赖皮来,不然这场面真叫人不懂得如何来收场。

“哈!这事不能怪你,怪我了不成!”老板娘眉宇一竖,微显怒色,她人虽到中年,倒还有几分姿色,对于苏自坚这种很没经历过事的人而言,更具一定的诱.惑之力。

“当然要怪你的了,怎说不怪你的呢?”苏自坚厚起了脸皮,声音也渐渐地大了起来。

“这怎就怪我了?”老板娘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楞楞地看着他甚是不解。

“谁叫你三更半夜洗什么澡呀,我是个男人遇上这种事能忍得住不看一下的吗?反正你也没短了什么,何必要大声嚷了起来。”

“我爱什么时候洗澡关你什么事了,偷看别人洗澡理儿还蛮多的。”说着哼了一声,脸上的怒色更盛了。

“这是不关我什么事,可你让我上哪拉个尿呀,这白哗哗的大美人在洗澡,别说是我,就是别的人也一定看个痛快不可。”厚着脸皮大说特说,无非就是想让老板娘心平气和,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老板娘上前一步,一把揪住了他胸口的衣服,怒道:“说!为什么要偷看我?”

“男人偷看女人洗澡这很正常的呀,要是不偷看的话,这人一定是有什么毛病才不看,我是个正常的人遇上正常洗澡的老板娘,这看看没啥关系的吧?”不便推开她的手,只盼她就此作罢此事了,自己遇上这种类似的事也不是第一回了,这脱光光被捉现行也遇过了,这偷看嘛小菜一碟,无关痛痒。

老板娘紧凑了上来,一双愤怒的眼睛果着苏自坚,过得好大一会,却见她脸色一缓,道:“你这人到蛮诚实的确嘛,至少敢作敢为。”

寡妇的日子不好过。

苏自坚强笑了一下,道:“我都承认了,你这手也该放了下来吧?”大男人被女子这么揪住胸衣,这要被人撞见那可不了得,非得大大丢脸不可。

“昨晚偷看我的时候,可有想过会被捉着了。”

苏自坚听了这话不觉一怔,暗道:老板娘这句话是什么的意思?

看着她火辣辣的目光,心念一动,一时也没多想,一把就把老板娘搂进了怀中。

老板娘猝不及防,也没想过他会这么大胆,不禁吃了一惊,道:“快放开我。”双手在他胸口上一推,她的力气没苏自坚大,那推得动他了。

“谁叫你不肯放开我了,现在我也不放开你。”只觉热血上涌,没再多想就把她紧紧地搂住,伸嘴吻住她的双唇。

“你……你……”老板娘推他不动,给他吻得气都透不过来了。

苏自坚抱着她滚到床上去,老板娘起先还在挣扎,到得后来就放弃了反抗,渐渐地迎合着苏自坚的动作,不大一会俩人就成了好事。

事后,苏自坚搂着她睡觉,问道:“不是怪我吗?怎又肯陪我了?”

“不怪你的话,你又怎有机会了!”说着吃吃而笑,别过头去一旁,样子十分的高兴。

“什么!原来你昨夜洗澡是故意引我上勾的呀?”笑着在她身上摸了一大把,高兴之极,暗道:早知是这样到是省得我担了那么多的心。

“那到没有,我是真的在洗澡,只是没想到你会起来还大胆到来偷看我洗澡。”

“这下你可满意了。”苏自坚呵呵地大笑道,他也为自己的大胆而感到不可思议,心想这女子要是嚷了起来,到时将会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况实不好说,这小店里还有别的人住着,声音稍大了点儿便会有人听到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老板娘不解地问道,怔怔地看着他。

“把老子勾上了手那还不高兴的。”说着划了她一下鼻子,大有取笑她之意。

老板娘这才明白他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现在她已经心满意足,与苏自坚在一起时耕耘劳作得累了,不大一会沉沉入睡,天亮的时候醒来见他正在看着自己一声不响,问道:“干嘛呢?”

苏自坚大笑着说道:“你说干嘛的呢?”

“啊!你又……”话还没说完,苏自坚已是压过上来,这么一搞又是半个小时之久,苏自坚的情感得到泄放分外高兴,美美地睡到中午才起床,起来的时候老板娘已不知到哪去了。

窗外的雨仍是下个不停,真是人不留人雨留人呀。

“起来了!”在苏自坚身后响起了那熟悉的声音,一听就知是老板娘。

他站在窗口看着正在下着的大雨,搞不清楚到底下了多久,这雨就是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瓦上的雨水哗啦啦地流个不休,时不时的雷声闪电划过,响声惊人,慑人心魂。

五月天就是这个样子,这雨一下就下个不休,当时的天气预报没现在那么发达精准,通讯方面除了一个在镇里的旧电话就没什么了,所以很难预测得出雨什么时候会停。

在窗前想着什么时候能快些赶到工作单位,看着眼前的这般情景没个几天只怕是停不了。

一听老板娘的声音煞是甜美,暗道:这样留在这里也好,与欧雁梅在一起时还没搞个过瘾,这老板娘风-骚得不得了,正好跟她玩个开心。

这么一想心情就分外的好,回身一看周围没人,搂着她亲了一下。

这一举动倒是把她跳了一跳,须知她在这里有头有脸,干个小生意在这里也算是个有钱的人了,巴掌大的小镇几十户人家又有哪个是不认识的,这要被人撞见那还了得。

急得她把苏自坚推过一边,虎着脸道:“想害我吗?”

“我这是想你,怎会害你的呢?”

“你想怎么玩回到房里玩就是了,这里随时都会有人来的,这要是……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说到最后冷笑了一下,她到不是不想玩,而是不敢这么玩法,你苏自坚拍拍屁股就走人,我还要留在这里生活呢?那似你这么轻松。

“知道了,不为难你就是了。”苏自坚轻轻一叹,他也是刚刚轻松上阵,与妻子在一起时她连身体都没让自己看上一看,凭着晚上瞎灯黑火的乱摸,也不知道这玩意那玩意啥样子,老板娘肯让他看个痛快,又玩得开心,对她极是感激,不便令她为难。

“吃饭不?”一看苏自坚脸上有不悦的样子,老板娘口气登时就缓了下来。

“这都啥时候了,你说我肚子会不饿的吗?”

老板娘带他到厨房,拿碗给他盛了碗饭,从锅里拿出热腾腾五花肉煮罗卜干,这算上是很不错的饭菜了,这要不是她与苏自坚关系发展到这种地步,这些东西说什么也不会拿上来招待人的。

苏自坚吃了半饱,看着她问道:“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一整晚他只知拼命地耕耘着,从末想过要问人家的名字,反正自己一走了之后多半就不再到这儿来了,知道了名字也是没用。

老板娘听他这么一问,呆了一呆看着他一会,才缓缓地说道:“我叫王荑荑。”说了这话之后即立陷入沉思当中去,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老公呢?他不在家?”从昨天到现在,一直没看到她家中有男人,这里里外外好象就她一个人的样子,甚是不解。

“我男人上山伐木被砸伤,过得两年就死了。”王荑荑幽幽地叹了口气,暗道:我男人要是还在的话,那轮得到你来我这玩的呀。

“哦!对不起,我不知道不该问这话,让你伤心了。”看见她脸色极是不悦,知她难过伤心,心想一个女子没了老公,独自一人撑着这个小店实在不易。

王荑荑微微摇头,脸上有少许的忧郁,唉地轻叹,道:“这事都过几年了,伤不伤心也就那么一回事。”话虽如此,一个寡妇的日子辛艰可想而知。

苏自坚诧道:“家里就没别的人了?”

王荑荑叹道:“我老公是个独子,公公与婆婆过世得早,我俩人又没生个半男半女,他们都过世之后就剩下我一人人了。”想到独自一人生活的辛酸,不觉泪如雨下,轻轻地哭泣了起来。

步步青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步步青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目录预览:005送礼006册封007公主008生气009宴会010奕王005送礼005送礼三人在慈宁宫用了早膳,又话了会家常,太皇太后脸上也渐渐露了疲惫之色,夏侯赏乐微微蹙了下眉。“太皇太后,赏乐想到凤栖宫还有一些事情要忙,就先行告退了。”太黄太后用手撑着头,有些昏昏欲睡了,听了夏侯赏乐的话,睁开了双眸对着她微笑地点了点头。“也好,乐儿啊,以后就喊哀家皇奶奶吧,辰儿,你陪乐儿回去吧,哀家也累了!”白御辰和夏侯赏乐起身刚要

  • 纯纯欲动:首席别乱来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纯纯欲动:首席别乱来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纯纯欲动:首席别乱来目录预览:见或是不见,恐怖的总裁就在那里他是大鲨鱼,我是小虾米笨女人vs毒舌小屁孩离退休萝莉美少女留.宿总裁家和总裁早餐的时光见或是不见,恐怖的总裁就在那里而一直在一边看好戏的穆晨,则站起来跟在叶凌天的身边,边走边小声地嘀咕:“喂,刚才碰到了吧。叶大总裁,叫人家纯纯姑娘去你办公室,是不是对人家小姑娘有什么想法?先说好,是我先看上她的,你可别想和我抢。”叶凌天停住,转身冲他笑了,道:“对了,我上午太忙忘记告诉你,你老爸回国了。”

  • 半傻疯妃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半傻疯妃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半傻疯妃目录预览:005进入地下城006见面礼007真是死的太好了008游戏开始了009阎君的玩具010有钱能使鬼推磨005进入地下城005进入地下城孟如画抬头看着面前这个看似破旧的庙宇,看着那斜着的牌匾上苍劲的三个大字‘阎王殿’,毅然决然的走了进去。在别人眼中这里是个时常闹鬼的阎王殿,被人传的神乎其神,经常有鬼魅出没,实则这里可不是简单的地方。叫阎王殿还真适合这里,因为这里正是进入黑暗世界的入口。孟如画几个闪身就进了这破旧的庙宇,残垣断壁,破旧不堪,孟如画

  • 异世之风云霸起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异世之风云霸起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异世之风云霸起目录预览:第四章莱恩学院第五章城主之女第六章初次相遇第七章结怨第八章意外突破第九章再次相遇第四章莱恩学院莱恩学院就位于亚克斯行省境内的莱恩城,也是比较靠近魔魇森林的。而且学院经常会组织学生进入魔魇森林里历练,从而提高学生的实战能力。莱恩城相对于罗格城大了好几倍,毕竟是一个卡罗斯帝国的主级城市,而且又有莱恩学院,在整个卡罗斯帝国也是非常有名。因为靠近魔魇森林,莱恩城里的佣兵也非常之多,而且一些实力强一点的佣兵团,都有在莱恩城设有分部。不过那些有

  • 杀魔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杀魔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杀魔目录预览:005米勒少爷006击杀007打脸008新来的马夫009骨头和美玉010一记耳光005米勒少爷随着这些汗水排出体外,萧战顿时觉得身上的痛感减轻很多,于是便越发勤力,一个人顶那些奴仆加在一起洗的马还多,奴仆们都觉得他疯了,没见过这么玩命干活的人!白发老奴一直都在关注萧战,他慢腾腾洗马,两个木讷的中年奴仆一直都在他的左右,看似木讷,但那不时看向四周的犀利目光,绝非等闲之辈所能拥有!“小甲,你看那个小子长得像谁?”“萧破天。都说萧家没有断绝香火,看来是真

  • 剑耀八荒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剑耀八荒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剑耀八荒目录预览:第五章玄武门之变第六章喋血玄武门第七章李建成之死第八章“逃”第九章一定要活着第十章劫杀第五章玄武门之变第五章玄武门之变李承道学习经史只是在每天上午,下午便会学习数理,礼仪,乐法。于是,他早晨还跟着老师学着“君子道者三,仁者无忧,智者无惑,勇者无惧”等文章,下午就可能会研习音律,祭祀等等。一般而言,作为强盛时期王朝的皇族子弟,是没有不习武艺的。而李家这样军旅出身的,更是注重武力修习。小承道五六岁时,便被家族培养,由浅入深的练习武艺。李承道聪慧非常

  • 相门庶女:皇的弃妃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相门庶女:皇的弃妃全文在线阅读书名:相门庶女:皇的弃妃目录预览:005地狱006休书007请旨008九幽009离开010毒打005地狱“这不就是你要的吗?”凤九幽在她上方冷峻如神祗,嘴角噙着一丝邪魅的笑,微微带着嘲弄的语气。她从来没有想要过这样的,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一切,怎么会是她想要的。她只想要一个夫君,然后携手白头到老。只是经受这一切,她所有的理智在这一刻全都化为了无尽的绝望。那种破裂的感觉那么真实,她知道这一切不是梦。除了爹爹几乎没有与任何男子接触过的阮绵绵,对男女之事几乎一窍不通

  • 纨绔邪帝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纨绔邪帝全文在线阅读小说:纨绔邪帝目录预览:第五章一出冯府第六章纨绔“绿帽子”第七章猥琐男第八章韦索的请求第九章伯爵又怎样?第十章冥云决第五章一出冯府冯聪所在的院落。此刻,身子娇小的冯聪正老气横秋地站着。他前面是一排青年,大都壮实勇武,表情严肃。冯聪来回地观察着,这些都是老太爷送来,让他挑选随从的。冯聪踱着小步子,小眼珠不停地转着。“你们中谁腿脚快,且话又少,相对聪明一点的?”冯聪稚嫩的声音响起。一排青年没有说话,依旧严肃地站立着,认真的有点像军人,但有一个人除外。这个青年从头至尾都是一

  • 杀手娇妻煞到黑心大少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杀手娇妻煞到黑心大少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杀手娇妻煞到黑心大少目录预览:005无法进行到底的补眠006附加值007被绑架了008小姐,你在找什么?009误会010合同005无法进行到底的补眠005无法进行到底的补眠“莫水月,外找。”不知某人在阶梯教室外大喊了一声。莫水月睡眼朦胧的起身。找她?谁呢?看看自己手腕上的通讯表,貌似没有消息啊,估计是听错了。莫水月调整了一下姿势,趴在桌子上又睡了起来。大学就是这点好,任你如何睡得天昏地暗,老师都不会点你的名。尤其是对她这种肯定能考A的学生。这也是

  • 亡妃出没请注意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亡妃出没请注意全文在线阅读书名:亡妃出没请注意目录预览:不能休妻?那就继续杀妻!她活着,比死了还可怕!好狠的主子,好狠的丫环吃人肉?喝人血?恶丫环疯掉了!拿剑刺进自己胸膛的男人1拿剑刺进自己胸膛的男人2不能休妻?那就继续杀妻!“母后,你看看我的手!”紫琉瑛将那条肿如大腿,打着石膏,吊着绷带的右臂,横在皇后的面前。皇后不紧不慢地啜茶:“我看到了,你伤成这样,不在屋里好好休息,跑来我这里做什么?”紫琉瑛气急败坏地道:“母后,我的右手变成这样,全是那个扫帚星害的!洞房花烛,她就把我害成这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