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冷少索情】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9:41: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冷少索情

楔子
“喂,你是爸爸吗?”

翟隽锡握着电话,微微皱起了眉头。【冷少索情】小说在线阅读

“你是谁?”

而后,在电话里面又传来了令他觉得熟悉的声音。

“儿子,你在干什么啊?”

“妈妈,我在给爸爸打电话啊。”

“快挂了!”

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之后,翟隽锡听到了电话挂断的声音。

这个突如其来的莫名的电话,翟隽锡敛起了深沉的眉宇。

“高邑,去查查看,这个电话在那里打过来的。”

“是的,BOSS。”

第一章 思念的希冀
将电话挂断之后,白褶拿起了茶几上的照片。163女性网那是一个很帅男人的照片,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沉默寡言的坐在椅子上。骨节分明的手上握着一本账本,他低头,在认真的看着。

这是白褶偷偷用手机拍下来的,洗印出来已经有六年了。照片的一角,始终禁不住六年的岁月,有些翘边,泛黄了。

在照片的背面,是白褶因为思念写下的号码。一遍一遍用指尖婆娑,可是白褶始终都没有拨打出去的勇气。

“白佳乃,你真的打给你爸爸了?”

白佳乃像是憨厚的小兔子,站在白褶的身边点了点头。网站163woman.com

六年来,白褶一方面希望翟隽锡能够找到她。可是一方面,白褶却又不希望。

五年前,报纸上就刊登了他与别的女人订婚的消息。她们母子与翟隽锡相见,始终是不妥的。

白褶深呼吸了一口气,按着佳乃的肩膀说道:“佳乃,我们明天搬家。”

“妈妈,我们为什么要搬家?”

看着白佳乃无辜的小眼神,白褶心疼了。随后,将白褶轻轻带进自己的怀里轻声说道:“因为我想带佳乃去玩啊。阅读163woman.com

“妈妈,你是不是不希望佳乃和爸爸见面?”

靠在白褶的怀里,白佳乃的小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白褶在看。

“怎么会呢。妈妈怎么会阻止佳乃和爸爸见面呢。”

“妈妈,你总是说,爸爸在很远的地方工作都不能回来看我们,可是佳乃都六岁了。佳乃想爸爸了,过几天是学校的家长会,佳乃想爸爸妈妈都能去。”

白褶摸着佳乃的手僵住了。看着白佳乃水汪汪的眼神,白褶心里觉得心里愧疚。【冷少索情】小说在线阅读

佳乃,妈妈怎么能告诉你是个私生子呢。白褶垂眸,眼里都是无奈。

“好,过几天爸爸妈妈都去。你放心吧。”

白褶摸摸白佳乃的头,心里下定了决心。这么多年,是时候该为白佳乃找个爸爸了。

白佳乃抬起头,欣喜的小眼神似乎有点不敢相信。163女性网

“妈妈,你是说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白褶摸着白佳乃的脸,他看起来有些高兴的不知所措了。

这个时候,保姆张姨走了过来。

“太太,外面有个陌生的男人说要找你。”

“找我的?”

陌生的男人?白褶心里起了疑惑。

“什么样子的男人?”

“高高的,壮壮的,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

“一定是爸爸!”

还没有等白褶说话,白佳乃就兴奋的叫着跑了出去。白褶真是抓都抓不住,只好跟在白佳乃的身后追了出去。

“佳乃!”

当白褶追出去的时候,白褶一眼就目睹到站在铁门外的男人。白褶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她做梦都没想到。此刻出现在她面前的人,竟然会是高邑!

“爸爸!”

不管不顾的就朝着高邑叫爸爸的白佳乃被白褶捂住了嘴巴,白褶尴尬的别过了头。她的心跳的很厉害,有些不知所措。

“翟韵小姐。”

高邑看见白褶的时候,脸上充斥着几分震惊。

他没想到,自己BOSS要自己调查的地方,竟然能够看见以前的总裁。而且在前任总裁的手里,他看见了一个长相精致的孩子。

这个孩子,较为清瘦。可是一双大眼睛是分外的有神,那漆黑的眼睛。黑暗的感觉,让高邑瞬间想到了一个人。

看到高邑的神情,白褶觉得他肯定是看到了白佳乃想到了谁。连忙将白佳乃挡在了自己的身后,直视了高邑。

“高邑,好久不见啊。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高邑收回了目光,说道:“我是来确认一个电话号码的。”

白褶心一慌,说道:“你来错地方了,我这里没什么电话号码。”

说完,白褶就拉着白佳乃进到了屋子里去。

“妈妈,他不是爸爸吗?”

“不是。”

高邑站在门口,听到这对母子进房子的对话。高邑带着疑问转身,坐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车子。打着方向盘,雷厉风行的回到了公司。

阳光洋溢着五彩的流光,将公司门口的盛乐集团四字亮的银光闪闪。在盛乐集团的二十三层楼顶,一双漆如黑夜般的眼睛盯着自己手中的文件。

“好。”

从翟隽锡低沉饱满的嗓音中。候在一旁的秘书递过笔,翟隽锡龙飞凤舞的大字在文件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谢谢总裁。”

“曾碧,送陈经理出去。”

“是,总裁。”

而后,翟隽锡看着那张阿谀奉承的嘴脸消失在自己的眼睛里。

曾碧送陈经理出去的时候,高邑正好走了进来。翟隽锡低着头,继续从桌子上面抽出了一个文件夹继续看。

“是翟韵吗?”

高邑笑了一下,说道:“BOSS,你怎么这么聪明啊。”

翟隽锡面无表情的松开了自己手上的文件夹,抬头看着高邑。

“搞清楚了?”

高邑里面端正态度回答:“是的,Boss。”

“怎么回事?”

“BOSS,打电话的那个地方就是翟韵小姐的家。不过打电话的是翟韵小姐的孩子,看起来有五六岁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在那平静无澜的眼底变得淡漠。

想不到六年了,看来翟韵当初离开他就和别人结婚了。怪不得,翟韵当时回答她的时候,是那么干脆利落。

“这个我倒是没有见到。不过,我站在翟韵小姐家门口的时候,她的孩子以为我是他的爸爸。”

“你见到了翟韵的老公没有?”

“没有。不过,BOSS,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还有什么不敢说的?”

高邑憨厚的笑了一下,说:“我觉得吧,那个孩子跟您有几分像。不过啊,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高邑的话,让翟隽锡猛然之间就变了表情。

孩子跟他有些像?这让翟隽锡的记忆忽然就跳到了六年前那个夜晚。这一下,翟隽锡的心变得不能平静起来。

“高邑,去查查看翟韵,我要她一家的详细资料。”

“BOSS,你怎么突然关心起翟韵小姐了?”

记得翟隽锡刚被翟韵拒绝的时候,就连翟韵小姐最后走的时候。翟隽锡也是冷的像一块冰,可是现在,翟隽锡竟然破天荒的要他调查翟韵了。

“高邑,你在我身边做事多久了?”

高邑认真的想了一下,说道:“六年了。”

“工资有没有给你涨过?”

高邑面色一变,连忙弯下腰。

“BOSS,我知道了。你别扣我工资,我这就是去调查翟韵小姐。”

看着高邑大步出了办公室,翟隽锡放下手中的文件。想要开始捋捋翟韵的事情了。

六年前,在集团动荡的时候。他找到了翟韵,并且让翟韵冒充了他死去的妹妹继承了集团的股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翟家依旧是盛乐集团最大的股东。

不过,他却是从事幕后的工作。表面上,公司的事情悉数大小都交给了翟韵。实际上,他会在背后偷偷处理,然后教翟韵怎么做。

一年,翟韵带在他的身边整整一年后。他抓住了杀害父亲和妹妹的凶手,并且绳之以法。而他,也带着一众老股东的支持取而代之翟韵。

“这是你的酬劳。”

翟隽锡还记得自己当时将一张支票放在翟韵面前的神情。

她眼神一亮,欣喜的接过了支票。不过当眼神投到他身上的时候,黯然了几分。

“今天,我就是要走了是吗?”

“你可以选择不走的。”

翟韵的神情当场就被他的话愣住了。

“你如果喜欢我就可以不用走了?”

可是谁知道,翟韵下一刻却摆着手对他说。

“怎么可能,我为什么喜欢你这个阴暗,满腹算计的商人啊。跟你在一起一年,我都不知道经历过几次要被杀死的危险了。”

当时,他很生气。他以为,一年中,翟韵对他的温柔是喜欢他的。而他,也只是试探着翟韵。却没想到,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那一夜,他喝多了酒。翟韵劝他,他却是越喝越多。到最后,依稀只是记得,喝醉的他,对翟韵做了很粗暴的事情。

“放开我!翟隽锡,你这叫做强奸!我可以告你的!”

“翟韵,你告好了。今晚,没人可以阻止我的!”

那一夜,翟隽锡平时沉默寡言的面具下,变得无比疯狂。他醉酒后的魅惑之语响在她的耳边,并且粗暴的撕破她的衣服。

白褶回想着往事,闭上了眼睛。

泰戈尔曾经说,不要将你的爱置于绝壁之上,那样太高了。

而白褶和翟隽锡之间的距离,岂是一个绝壁而论。没有遇到翟卷锡之前,白褶只是一个花店的工作人员。

每月只是领着微薄的工资,和朋友一起去抢购限时特价的东西。生活的步调简简单单,可是从来不乱。她也梦想过今天买彩票,明天就能中一千万的大梦想。可是真的当一千万接近她的时候,故事却是换来六年之后的遗憾。

“妈妈,想什么呢?”

白佳乃抱着枕头走到了白褶的身边。穿着一身叮当猫的睡衣,两只小脚光溜溜的踩在地板上。

“佳乃十点钟了,你怎么还不睡觉?”

“妈妈,我想听妈妈讲故事。”

“那你去房间等着,妈妈这就来。”

“好的。”

白佳乃乖巧的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跑去。看着那叮当猫的身影,白佳乃看了今天白天整理好的行李。

“唉”

白褶叹息了一声,朝着白佳乃的房间走去。

第二章 思念的距离
天亮之后,白褶还抱着白佳乃在睡觉的时候。外面就响起了门铃的声音,张姨也是匆匆忙忙披了件衣服就走了过去。当从猫眼中看见来的人还是昨天早上来过的那个男人的时候,张姨的睡意就全部清醒了。

张姨连忙就朝着二楼就跑去。

“太太!”

张姨一边喊着,一边拍着白褶的房间门。

这门铃声过了之后是张姨拍门的声音,白褶只好带着一抹朦胧的睡意起身开门。

“张姨,这是怎么了?”

“太太,外面。昨天早上那个来过的男人在我们家外面。”

这一下,白褶一个激灵。就是再困的睡意顷刻间都从脑子里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白褶蹭蹭的下了楼。当从猫眼中看见站在她们家外面的那个男人再度确认为高邑的时候,白褶急了起来。

高邑怎么会来。难道是翟隽锡知道她生了白佳乃的事情了?

不不!白褶咬着手指头,强迫着自己镇定下来。

“太太,这个男人是坏人吗?要不要我现在报警?”

张姨说着就走到了电话旁边。

“张姨,等一下!”

白褶看了一眼张姨,又贴到门上去看了一眼。刚才只知道是高邑就急了起来,不过现在仔细看看的时候,外面好像就是高邑一个人。

既然是一个人的话,白褶就放心了。

“张姨,那个男人不是坏人。是我的一个朋友,但是我非常的讨厌他。张姨你去将他赶走,如果他不走,就报警吓唬他。”

张姨老脸紧绷的嗯了一声,随后拿着房间里的扫把就走了出去。白褶看着张姨开了门,出去就对着高邑一嗓子。

“大清早的按什么按!不知道人家在睡觉吗!”

高邑是属于比较老实的,看着张姨拿着一把扫把出来。当下就赔笑说道:“那个,阿姨,你误会了。其实我是有急事找你们家翟小姐的。”

张姨没什么好脸色给高邑看。

“我家太太不姓翟!你要是没事就别上我们家骚扰,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把你抓警察局里面去!”

白褶看着,心里松了口气。好在当初她没告诉高邑自己的真名,而高邑也是一直喊她翟韵小姐的。

“不是,阿姨。你误会了,我不是坏人。我是你们太太的朋友,我想见你们太太一面。”

“我太太昨天就出门了,你赶紧走!”

好样的!张姨。

白褶咧唇笑着。没想到张姨竟然这么聪明,还能编造她能出门的故事。

“如果你家太太早就出门了,那么为什么你们家的车子还停在院子里面?”

突如其来插进来的声音,伴随着一道黑色高挺的身影。从门缝里面看,那半张侧脸就已经足够惊艳了。那冷酷的眼神,沉默的感觉。

白褶杏眼撑大,当下就将门了上去。

不会吧!只是昨天一个电话,竟然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先生,你们两个可不要无理取闹。我说了我家太太不在就是不在,你们再这样子闹下去,我可就真的报警了。”

张姨态度强硬的对着翟隽锡和高邑说道。

“阿姨,我们真的”

高邑苦口婆心的跟张姨解释,但是在他话没说完的时候。翟隽锡就打断了他,转身就朝着车子走去。

“高邑,我们回去。”

“不,BOSS。你不是想见翟韵小姐吗?”

翟隽锡扭过头,看了一眼那看起来精致的小房子。那双黑暗的眸子,深沉中带着淡的几乎不留痕迹的笑意。

“机会多的是。”

高邑只好应了一声,也随之跟了上去。

看着这两个人被自己赶走了,张姨倒是松了口气。张姨拿着扫把转身走过去,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白褶。她的眼睛追随着远处的那辆黑的发亮的车子,像是有一丝遗憾。

看到车子消失在拐角出,白褶收敛起眼光。对着张姨说道:“张姨谢谢你啊。”

“太太,小事。”

“张姨,这两天,我要带着佳乃出去一段时间。家里,就麻烦你了。”

“太太,你这一段时间可是要出去多久啊?”

白褶想着就陷入了沉默。

“我也不知道。”

白褶的声音显得有些落寞。

张姨便也是不问了。这么多年,在白褶家里做保姆也算是待遇很不错了。看着白褶年纪轻轻就一个人带着一个孩子,从来也不提孩子的父亲。明明是与自己女儿相仿的年纪,倒是让张姨有几分心疼。

“太太,你尽管去吧。家里我会打点好的。”

白褶点了点头,随后走了进去。

避开翟隽锡是唯一的办法。

六年了,他们母子俩个出现的时候应该怎么面对翟隽锡。

当初只是一个错误。而白褶却是将错就错生下了翟隽锡的孩子。她不知道翟隽锡对她有没有感情,或许是没有的。如果没有,翟隽锡找到她的话,只是将她的孩子夺走。这样的话,她岂不是什么都没有了。

白褶紧握着自己手中的船票,感到了一丝害怕。那种惶恐的感觉让白褶将翟隽锡阴沉冷冽的表情联想到一块,让白褶觉得更加的难受。

翟家家大业大,而她白褶只有白佳乃一个儿子。

“妈妈,你为什么哭了?”

白佳乃歪着头,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妈妈。

“佳乃,妈妈只是开心。现在我们回姥姥家,你觉得好不好?”

“好啊。”

白佳乃从小就很乖巧,这一点,倒是让白褶觉得很欣慰。

白褶的老家是在一座叫做海风岛的岛屿上面。那是一个白褶拥有很多美好记忆的地方。每年,白褶都会带着白佳乃回去。不过只是逢年过节,很少会突然回去。

迎着海风在过了三个小时之后,白褶就和白佳乃抵达了海风岛。因为码头和家里离的很近,白褶就拖着行李箱,拉着白佳乃的手朝着自己的家走去。

一路遇到认识的,白褶都是腼腆的打了声招呼。

穿过巷子,白褶走着自己最熟悉不过的路。不远处就是自己的家了,红色的小房子。外围圈起来,内里其实个很大的院子。当白褶靠近的时候,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吵闹的声音。

“有什么了不起的啊!现在女儿有钱了,亲戚的忙都不帮!活该你女儿没老公,生个野种!”

“李香云,把你的臭嘴闭上!我们家不欢迎你,滚!”

忽然,从门里面就被推搡出一个中年妇女。穿的一身黑色的裙装,梳着贵妇头。耳朵上戴着金耳环,脖子上戴着金项链,两只手的无名指都晃着比指头还粗的钻戒。

那一副蛮横不讲道理的面孔,这不就是她家三婶么。

“白海隆,你可别忘了。我那死去的老公生前可是怎么对你们的!”

“李香云,你给我滚!”

从门里面传来的是白褶熟悉的声音,随后敞开的大门对着李香云就是狠狠的关门声。

“三婶!”

看着李香云怒目横对的模样,白褶喊了一声。倒是让李香云扭过头,看见是白褶的时候,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白褶。

“三婶是来借钱的是吧?”

“小褶,你说说,你三叔在的时候,对你和你哥哥也是挺好的吧?你小的时候,也都是你三婶带的多吧。”

确实,小的时候家里穷。父母忙着的时候,大多都是三婶带她。也正是因为感念这份恩情,三婶每一次上门借钱。白褶都是十万十万的给,可是如今,三婶似乎就已经是借钱当成理所当然。堂哥无所事事,三婶好吃懒做。他们家,就相当于是白褶在抚养的一样。

“三婶,你年前不是借了二十万了吗?怎么,这次来借钱是干什么的?”

李香云听到从白褶的嘴巴里似乎还有借钱的余地,讨好的笑了起来。

“小褶啊,你堂哥想把厂子开大一点。这不,才来找你们再借二十,不,三十万!你如今可是我们海风岛最有钱的人,才三十万对你来说算什么啊。”

当年,翟隽锡给她的一千万。她为了能够在外面的城市有立足之地买了一栋小别墅,买了一辆小轿车。又自己经营了一家不起眼的公司,日子,也算是过的可以了。

“三婶,我们进去说话。”

白褶走上前去敲门。

“李香云,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当门打开的时候,白褶看到了自己气势汹汹的妈。

“妈,是我。”

陈珊在看到白褶之后,满面的火气顿时就消失了。

“小褶,你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啊?”

陈珊说着就从白褶的手中拿过行李箱。不过当看见门外还站着李香云的时候,立马就上来了火气。

“我告诉你,李香云,就算是小褶回来了我们也不会借你钱的!”

李香云是碍于白褶在才不出言计较。这陈珊的气她可是一刻都受不了,忍着,斜着眼睛,脖子都粗了。

“妈,别这样。让三婶进来吧。”

陈珊讶异的看着白褶,说道:“小褶,你不在的时候,你知道李香云骂你什么吗!”

“小褶,我可是什么都没有说的。你妈就是不想要让你借我钱,才故意这么说的!”

看着陈珊又要跟李香云对上生气,白褶拉住了陈珊的手。

“妈,让三婶进来吧。”

冷少索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冷少索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神医萌妃:奔跑吧,相公8章

    原标题:神医萌妃:奔跑吧,相公8章书名:神医萌妃:奔跑吧,相公第一卷穿越,遇见你第8章谁也救不了我,我只能自救沈太医跪久了,膝盖有些发麻,脖颈有些酸痛,他动了动脖子,齐萝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她紧咬着下唇,当着众人的面走上前来,委屈的说道,“沈爷爷,你还好吗?”沈太医艰难的抬起头,花白的胡子沾了几滴齐萝的泪水,他一笑,脸上满满的都是皱纹,抬起手背拭去齐萝脸上的泪痕,“我身子硬朗着呢,傻姑娘,别哭了,人人都要死的,只是早晚的问题罢了。”跪在沈太医身后的一位年轻的太医看到齐萝,忽地出声,那声音里充满了

  • 腹黑鬼王俏王妃8章

    原标题:腹黑鬼王俏王妃8章小说名字:腹黑鬼王俏王妃第8章志趣相投赠簪子程馨一下子被戳到痛处,脸涨得通红,偏生程悦已经走远了,她想着待会儿一定要找她算账,出了心里这口恶气,至于刚刚程悦说要找爹爹告状,她才不怕,爹爹一向宠她,她就不信爹爹会为了这件事责备自己。她看着程悦离开的背影,眯了眯眼,对于她带走的那个姑娘没有丝毫印象,想来也是个不入流的角色,她心中冷笑不止,你和这些没用的东西交好,怎么可能比得过我?楚笑有些担心的看着一旁的程悦,“你没事吧?你姐姐太过分了,怎么能说那些话?”程悦摇了摇头,平复了

  • 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8章

    原标题: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8章小说名称: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第8章再怎么挥霍,不如砸脸痛快“呵!这有什么?这年头清纯玉女有几个清纯的,还不都是绿茶婊儿?装什么小白。”上流社会的女人们,说着与市井没什么区别的话,只不过人家说的比较委婉,就显得高雅了不少。施小雪不屑的笑,什么上流社会?不过是些自命清高的家伙们,还不是一身铜臭,敢问没了这些钱,他们是什么?不过是披着光鲜外表的草包,只知道靠着男人生存的寄生虫。施小雪的冷笑落在了权子圣的眼里,让权子圣的眼神越发的深邃。这女孩对上流社会的厌恶不是

  • 名门婚宠小甜妻8章

    原标题:名门婚宠小甜妻8章小说名称:名门婚宠小甜妻第8章一见钟情灭绝师太其实长的也不是什么凶神恶煞的模样,只是有点刻板而已,才三十多岁就像个五六十的老学究,她那个外号多半源于她的打扮穿着,当然也绝对不是浪得虚名。还记得第一次上课时候她就给了全班同学一个下马威。一般来说,一门学科只有第一堂课和最后一堂课人比较多,因为第一堂课会点名,而最后一堂课则是划考试范围,可是灭绝师太既不点名也不划考试范围。她说:“我这人从来不点名,因为你们这一百零一号人,每个人每张脸都印在了我的脑海里,谁来了谁没来我一眼就知

  • 豪门婚宠:冷少的替身前妻8章

    原标题:豪门婚宠:冷少的替身前妻8章小说名称:豪门婚宠:冷少的替身前妻第8章律师函自从上次在帝宫被抓包,接连几天李潇都没有再见过路飞扬。不用再见到那张讨厌的臭脸,对她来说的确是一个好事。说不定那家伙现在早已经把她强上他的事情给忘记了,再说那么有钱的路家大少怎么会在乎这区区的一千万?他又不是穷到要做乞丐,根本就不会在乎的。前几天的纠缠也不过就是一个富家少爷敲诈贫民女的游戏罢了。李潇如此安慰着自己。眼睛不经意的扫到桌子上的日历:星期五!也就是说明天就是宋凯的订婚宴。打开电视机,果然,铺天盖地的宋氏少

  • 弃后毒妃:腹黑王爷请滚粗8章

    原标题:弃后毒妃:腹黑王爷请滚粗8章小说名称:弃后毒妃:腹黑王爷请滚粗第一卷浴火重生第8章又见前世负心汉真没想到,这么快就会见到华谡!一开始的震惊过后,姜宓又尝到了唇齿间的血腥味,只不过这一次,心里却在叫嚣着,想要尝到更多的鲜血,尤其是仇人的血。透过长发的缝隙,她看到了一旁跪着的杨寻脸上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得意之色,顿时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显然,华谡是杨寻请来的。不知他用了什么样的手段,也不知他是否把密信已经呈报上去了,总之,这件案子已经引起了华谡的注意。杨寻刻意怂恿他来这里,大约便是为了给自己撑

  • 盛宠归来:首席大人心头宝8章

    原标题:盛宠归来:首席大人心头宝8章小说名字:盛宠归来:首席大人心头宝第8章爹地爹地,你在干嘛而回到酒店的三人则在等电梯。“妈咪,刚刚那个坏人是不是和你以前认识啊?”那人眼神很奇怪,有点像饿坏了的大狼看到失而复得的美味午餐一般,就差没扑到妈咪身上了,耐耐直觉里面有猫腻。“哪个?”许恩慈柳眉一挑有些诧异,听到叮一声,示意两个孩子进电梯。“就是刚刚把容容弄哭的那个。”坏人?商翊之?“商翊之”这名字她在回国前,曾在报纸上看到过很多次,却是第一次如此鲜活而明确的出现在心里。鲜活的,就像随时会扑上来,将她

  • 冷王绝宠:庶女王妃很嚣张8章

    原标题:冷王绝宠:庶女王妃很嚣张8章小说:冷王绝宠:庶女王妃很嚣张第8章要钱一出前厅,张妈妈一脸愁云的说道:“小姐,你其实不用这么委屈自己,如果小姐真的不想嫁,那……老奴拼了这条命也会护住小姐的!”看着张妈妈满是关切的眼神,她的心里不禁柔软了一片:“放心啦,我没事的。如果我能借此摆脱相府,也未尝不可啊!”“可是……”张妈妈还是有些不安:“你如果嫁给一个好男人,我也就不说了,可是是烈王啊!他当年还是前朝的质子啊!”“那又如何,十六岁的年纪就能和北周里应外合,彻底覆灭了南齐,足以证明这个男人是多么的

  • 强婚:帝少宠妻上瘾8章

    原标题:强婚:帝少宠妻上瘾8章小说名:强婚:帝少宠妻上瘾第8章景少皇赢了不知是体内还有残余的药效没有彻底的清除干净,还是女人的目光太过炙热,在开放式厨房里面专注的做着晚餐的景少皇觉得小腹莫名的升起一团邪火来。回头凉凉的看了一眼那看得呆了去的女人,眼底闪过一抹嫌弃的表情。米苏被景少皇满是嫌弃的表情拉回了飘远的思绪,尴尬的摸摸头,“呵呵,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做饭啊。”在米苏的认识里面,好像景少皇这种高高在上宛如君王一般的男人,自然是不可能亲自做这种事情的,只是没想到,景少皇这个人却是一再的颠覆了她的认知

  • 腹黑萌宝:大牌妈咪不二嫁8章

    原标题:腹黑萌宝:大牌妈咪不二嫁8章小说书名:腹黑萌宝:大牌妈咪不二嫁第8章极度腹黑“诶,等等!”林允儿一个健步,又一次挡在了龙昊霆的面前。急急地问:“你全城大张旗鼓找我,到底要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容易引起我男朋友的误会!”林允儿发现,当她说出男朋友三个字时,龙昊霆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冷空气。就像突然从盛夏掉入了冰窖,那种感觉诡异极了。他上前一步,和林允儿贴的很近很近。那种距离十分暧昧,让林允儿想要退。可是她的胳膊被他紧紧抓住,林允儿看到,那张帅的让人感到窒息的脸一寸寸像慢镜头一样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