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情入地狱:惟爱你】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6:01:51 来源:网络 []

小说:情入地狱:惟爱你

第1章 代她去死

  身后的天空干净如洗,湛蓝无云,女孩站在一座豪华游轮的甲板边缘,后背紧靠着围栏,她的手里拿着一柄小刀,刀尖上有阳光聚焦跳舞,凌厉冷冽。阅读163woman.com

  “我知道,你们所有人都认为我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那么,今天我就把命还给你们!”她的眸底燃起一道决绝而锋锐的光,随着话音落下,她手持小刀的手对着自己的脖颈猛地一拉,动脉破裂,鲜红的血就好像被高压水泵加压了一般,猛地喷溅出来。

  这时,被打晕了有些发懵的林酒酒醒来,冲出船舱,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她捂住自己的嘴,喉咙翻滚,发不出任何声音。

  “从此以后,林家没有双生子,天下之有一个林倾倾,没有林酒酒!”女孩说完,手中的小刀垂落,掉在甲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不!”林酒酒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孪生姐姐林倾倾要说那样的话,为什么她刚刚要把她敲晕了。原来,她是要顶替她死啊!

  她疯了一样冲过去,想要捂住林倾倾血流不止的伤口,但是,无论她怎么用力,鲜血还是源源不断地从她的指缝中溢出。而她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姐姐生命正在飞快地流逝。说明163woman.com

  “记住,你是倾倾。”林倾倾看着面前的妹妹,艰难而又轻柔地说:“替我好好活下去,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你的真实名字……”

  “不,不要离开我……”林酒酒的眼泪疯狂滴落,她胡乱地抹了一把,惹得脸上身上都是鲜血。她不住地摇头:“姐姐,该离开的是我,为什么你要代替我死……”

  “我的妹妹,原本就应该好好活下去的,只是没有机会再和你一起放烟花了……”林倾倾说完,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了一把林酒酒。接着,就在所有人的怔愣中,往后仰倒,砸入了身后的碧波之中。

  被推倒在地上的林酒酒飞快地起身去拉,却只拉到了一片裙角,随着嘶拉一声帛裂声,她只觉得整个世界天崩地裂……

  *

  林酒酒猛地从床上坐起,摸向脸上,一片冰凉水光。

  又做梦了?她缓了缓心跳,将心底浓郁的悲伤压下,掀开被子走下床来。

  接近中秋的A市,早晚已经开始泛凉,可是林酒酒却好像没有察觉一般,披着月白色的丝质睡裙,就那么赤脚从卧室走了出去。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外面,佣人小娟见她又这么出来,连忙急急地道:“夫人,天气已经凉了,您这样容易受寒的!”

  “没事,我不觉得冷。”林酒酒的音质偏冷,好似三月梅雨浸湿长满青苔的河畔,天生便带着几分寡淡凉薄。

  “夫人,要是觉得凉,寒气就已经入体了!”小娟是个称职的佣人,她又连忙拿出这几天说了很多遍的理论:“老夫人说,寒气入体容易宫寒,宫寒不容易怀孕,老夫人还等着抱孙子呢!”

  林酒酒的唇角轻轻勾了勾:“你说得对。”于是,将秀气白皙的双脚塞入了小娟递过来的拖鞋之中。

  小娟欢喜地去楼下做早餐,而林酒酒则是继续向着浴室走去。她将拖鞋脱在了浴室门口,双脚踩在冰凉的白色地面上,心底不由自嘲。

  怀孩子么?自从婚礼那天,她见过西衍夜一面,就再也没有见过了。推荐163woman.com虽然她从小在山林长大,远离现代社会,但是也懂得男女之间,如果连一面都见不上,又怎么可能怀孕?

第2章 他竟然想杀她?!

  林酒酒打开花洒,没有等前面的冷水放尽就站在了花洒之下,冰凉的水瞬间打湿了她如泼墨一般的长发,毫无瑕疵的肌肤上闪耀着莹润的光,好似世间最美的羊脂玉。

  而就在这时,她听到楼下似乎有摔门的声音,她心中一惊,不过十秒钟的时间,浴室门就被一道大力拉开,男人高大挺拔的身材在她的身上落下浓重的暗影。

  慌乱之间,她只能一把将旁边挂着的毛巾摘下,捂住她的身体。然而,因为毛巾太小,依旧有深深的沟壑从毛巾上方显露出来,颇有种欲拒还迎的姿态。

  “呵——”一声轻嗤从西衍夜的口中发出,好似深冬的风刀,冰冷直刺人心。

  这还是林酒酒长大之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认真地看西衍夜。

  面前的男人早已褪去了当初少年时候的青涩,刀削斧凿深刻如雕琢般的轮廓,精致立体的五官让人挑不出一丝瑕疵。说明163woman.com虽然现在好像是生着气,但是,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好像一副惊世骇俗的立体画。

  看见林酒酒因为见了他发呆,他脸上的嘲讽之色更加浓了,即便如此,他狭长如墨的深眸中依旧带着一种让人沉醉的深邃神秘,浴室的光落在他的头发上,细碎的光影下,整个人越发显得尊贵出尘。

  好像没有感觉到西衍夜的厌恶和不屑,林酒酒默默低下头,声音清淡似风:“西衍先生,你回来了。”

  听到她浅淡的声音,西衍夜心底蓦然升起一阵烦躁,他一步一步向她走来。因为花洒没关,热水不停地从喷头淋下,在他们之间,氤氲起一片白色的雾气。

  林酒酒心里一惊,只能捂住毛巾,步步后退,直至被西衍夜逼至角落。她的后背贴在凹凸不平的雕花瓷砖上,只觉得凉意直窜到了心底。推荐163woman.com

  西衍夜已然走到了她的面前,他深邃的眸子里迸发出一道锋锐的光:“林酒酒?”

  林酒酒一惊,他怎么可能知道她是谁?婚礼的那天,明明她都已经瞒过了自己的父母,还有在座所有的宾客的!

  或者,他刚刚只是一种试探?

  她没有学过心理学,不知道该如何表现来撇清自己的怀疑,只能漠然地抬眼,摇头:“我的妹妹林酒酒已经死了,我是林倾倾。”

  一句不带任何起伏的话,瞬间将西衍夜最后的耐性消磨,他猛然伸手关掉了旁边的花洒,接着,沾湿的手犹如闪电一般,直直扣在了林酒酒纤细的脖颈上:“别以为你能欺骗我,婚礼当天,我是看在你姐姐的份上,才没有拆穿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呼吸瞬间被扼住,她抬眼,看到他眸底毫不掩饰的厌恶,还有……杀意?

  他竟然那么笃定她不是倾倾,而且,他竟然想杀掉她?!

  林酒酒心中一惊,本能地开始剧烈反抗。

  因为反抗,她胸前的毛巾掉落,光洁如玉的肌肤就那么完全展示在了西衍夜面前。

  或许因为有些窒息,所以面前女孩的脸颊变得有些红润,像极了记忆中女孩的模样,可是,当西衍夜再看林酒酒的眼睛时,整个人身上的杀气更加浓郁了。

  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明明是一模一样的面孔,可是,林酒酒的眼睛里却好似蕴藏着千山万水,即使这么近了,也给人一种淡淡的疏离感,就好像任何人都不会走进她的世界一样。

第3章 她真正的名字

  呵呵,为什么一眼就能看出来她不是林倾倾?当初,年少时候,救他的那个小女孩,他心心念念了十二年的女孩,拥有甜美的声音,温暖阳光的笑容,和面前这个冷情的女子,根本就是两个人!

  当初救他的,正是林倾倾,而林倾倾却因为救这个女孩死了,这让他怎么能够不恨?!

  手上蓦然又加大了力气,西衍夜俊美的脸上都是阴鸷的杀气,磁性的声音冰冷犹如地狱冰河:“林酒酒,我要娶的是林倾倾,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而是她?!”

  因为缺氧,耳畔的声音变得有些不太真实,但是,林酒酒也瞬间明白了,原来,婚礼那天西衍夜不管不顾跳下游轮,就是为了救她的孪生姐姐,而西衍夜爱的人,也一直都是她的姐姐!

  心里蓦然觉得有些欢喜和欣慰,林酒酒在心里默默地说,姐姐,姐夫喜欢的人是你,我很替你开心。但是那天你为什么要救我,如果你没有死,死的是我,你和姐夫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吧?

  感觉到女孩已然停止了反抗,西衍夜的眉头蹙得更深了,他低头看向已经快要没有生气的女孩,好似害怕弄脏自己一般,猛地松开了手。

  氧气瞬间回归,可是因为无力,林酒酒还是脱力地跌在了浴室的地面上。

  脚下的女孩,浑身漂亮光洁,就那么静静侧躺在黑色的大理石地面上,强烈的色彩对比下,更显得她肤质如瓷,曲线玲珑优美,让人联想到水墨江南,雨打芭蕉,渲染出一幅宁静绝美的画。

  西衍夜毫不吝惜地从林酒酒身畔迈开步子,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接听,听完对方的话后,他瞥了一眼地上的林酒酒,语气淡然:“她病了,我会带别的女伴。”

  直到西衍夜离开,楼下隐约传来关门的声音,林酒酒才慢慢从地上坐了起来。她的眼底一片干净,没有丝毫哭过或者伤心的痕迹,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她从新打开花洒,将自己又洗了一遍,这才擦干,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用脂粉稍微遮了遮脖颈上的红印,好让小娟看不出来什么,林酒酒这才下楼去吃早饭。

  安静地吃完早饭,林酒酒回到楼上,透过落地窗看向外面。

  西衍夜的别墅可以说用庄园来形容。他们住的三层别墅是其中最大的一栋,在东西两边,还有两栋小一些的别墅。其中一栋,当初住进来的时候,她就已经被严令告知,是绝对不能踏入半步的。

  而对面,则是西衍夜的车库。林酒酒这些天将他的车都看了个遍,发现,他今天回来的时候,换了车,车库中多了一辆黑色的顶级轿车,少了一辆红色的敞篷跑车。

  收回目光,林酒酒习惯性地打开抽屉里自己唯一的财产,她的笔记本电脑。输入密码,又打开了一个加密的文档,她对着电脑敲敲打打。

  自从十岁开始,到现在23岁,她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过去纸质的日记,在她来A市之前,就已经将它用油纸包着,深埋在了地下。而现在,她则是用电脑来记。

  “姐姐,今天是你离开我的第5天,我又一次见到了姐夫……”

  记得这是她第三次见西衍夜吧?第二次是婚礼上,那么第一次呢?

  那个时候,她才11岁,当时,她住在那片山林里,遇到了从山坡上摔下来的西衍夜。

  那会儿,他也不过是16岁少年的模样,不过,却是她见过长得最好看的少年。即使闭着眼睛,满身是土,也依旧好像画里走出来的一样。她将昏迷的他放在木板上,用了最大的力气将他拖回了自己住的地方,还用山里的草药将他腿上的伤口细细地包扎。

  那会儿他好像是发烧了,她几乎花了一夜的时间,一直帮他冷敷,直到第二天他的烧退下来。

  第二天,他醒来,除了谢谢,第一句话就是问她叫什么名字。

  因为母亲曾千叮万嘱,不能对别人说自己真实的名字,所以她当时回答,她叫倾倾,倾城的倾。

  她和姐姐是双生子,长相一模一样,外人很难分别。所以每次她被外人看见自己的脸,她都会用姐姐的名字来顶替自己。

情入地狱:惟爱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情入地狱 或 惟爱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爆宠无良妃11章(第11章 民女过意不去)

    原标题:爆宠无良妃11章(第11章民女过意不去)小说名:爆宠无良妃第11章民女过意不去夏名枭感觉自己的胸腔都要气炸了,她的每一句话都让他颜面无存,他现在将她碎尸万段的心都有了。他燃烧着烈火的眸子直盯着她,恨不得立即将她化成灰烬。“玉冰俏,你信不信本太子撕烂你的嘴?”“我只是实话实说,你就要撕烂我的嘴,堂堂的太子竟然不知道以德服人,真是我夏国的悲哀。”玉冰俏无奈的叹了口气,脸色挂满了忧国忧民的愁绪。见夏名枭要暴走了,玉冰俏知道不能过火,不然小命都丢了。她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接着道:“得,我可是说话算

  • 邪王追妻:盛宠金牌特工妃11章(第一卷 凤惊降世第11章 比废物更加废物)

    原标题:邪王追妻:盛宠金牌特工妃11章(第一卷凤惊降世第11章比废物更加废物)小说名称:邪王追妻:盛宠金牌特工妃第一卷凤惊降世第11章比废物更加废物真是没有想到以前的唐映瑶是废材弱智也就罢了,还这么丑,记忆中的唐映瑶长相只是平凡一点啊。这让一直爱美的唐映瑶实在是有点儿的难以接受啊……视线瞄了一眼房间内摆放的水盆,唐映瑶连忙前去洗脸。当唐映瑶再次站在铜镜前面,被熏的漆黑的脸已经洗干净了,露出原本的面容。一张平凡丢到人堆里面的脸带着点点的黄雀斑,这样的一张脸实在是不能够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看着铜镜里面

  • 邪王嗜宠:特工狂妃不好惹11章(第11章 简直一路货色,能演)

    原标题:邪王嗜宠:特工狂妃不好惹11章(第11章简直一路货色,能演)小说名字:邪王嗜宠:特工狂妃不好惹第11章简直一路货色,能演想到这里,司徒韵点了点头答应了,便和柳仙儿往凌若寒的方向前去。“呦,傻子也懂得欣赏花啊?”一声尖酸的声音传来。凌若寒抬起了头转过身看向朝着她走来,不怀好意的柳仙儿和司徒韵两人。目光扫量着两人,凌若寒没有生气,相反的脸上带着笑容,她轻轻的说道,“你刚刚说,谁是傻子?”清幽的声音瞬间被风吹散,但却给人带来透心的寒意和杀气。柳仙儿看到凌若寒的笑脸的一瞬间,她的心居然在颤抖,那

  • 毒后难缠:邪王爆宠悍妻11章(第11章 卖身为奴)

    原标题:毒后难缠:邪王爆宠悍妻11章(第11章卖身为奴)小说:毒后难缠:邪王爆宠悍妻第11章卖身为奴夏九被人像死狗一样的拎了起来丢进了柴房。挨了几十棍子,险些要了夏九的老命。当天夜里夏九就发起了高烧,浑身滚烫,温度足可以煎熟鸡蛋了。在冰火两重天的特殊感觉之下,伴随着浑身的剧痛,夏九失去了意识陷入了昏迷。夏九以为自己就这样悲催的死去了,相比第一次的死状,这一次也好不到哪里去。夏九带着遗憾的昏死着。三天后,夏九悠悠醒来。还以为她是天妒红颜已经命丧黄泉了,却发现在她昏迷的第二天洛无嗔就派人将她从拆房里

  • 龙神萌宝:逆天金瞳兽妃11章(第11章 醉鬼闹事)

    原标题:龙神萌宝:逆天金瞳兽妃11章(第11章醉鬼闹事)小说名:龙神萌宝:逆天金瞳兽妃第11章醉鬼闹事所以玉婉柔从来不主动向白麒枫提任何要求,哪怕她平日里真的遇到困难了,也不会仗着自己与白麒枫的关系,私下里向他提出什么请求。她越是这样,便越得白麒枫的心思。整整两年的时间里,白麒枫不但没对这个烟花女子生厌,反而还把她视为自己的红粉知已,很是照顾尊重。要说这玉婉柔也真是个知情识趣的。眼下见白麒枫带着两个好友来到自己的房里吃酒,她也不多话,仔细吩咐身边侍候的婢女,一定要好酒好菜好生侍候着。之后她便取出

  • 逆天萌宝:爹地,妈咪不约!11章(第11章 真的手榴弹)

    原标题:逆天萌宝:爹地,妈咪不约!11章(第11章真的手榴弹)小说名字:逆天萌宝:爹地,妈咪不约!第11章真的手榴弹“哦买噶!”凌小乖捧着脸大叫,抱着她的薯片跳起来就往外跑。“嗷,快跑!”凌小天把背包一收,赶紧跳下沙发跑路。“喂,喂,这个不会是真的吧?”欧阳凯满头大汗的问道。舒宇辰此时也顾不得解释了,转身就跑了出去。“哇靠!”欧阳凯把手雷往身后一扔,逃命似得往前扑了出去。“轰!”的一声巨响。别墅晃动了一下,一股浓烟滚了出来。别墅里的消防系统呱呱呱的大叫着,水哗啦啦的从各个出水口用力的喷了出来。别

  • 邪王枭宠:纨绔大小姐11章(第11章 杀人,然后栽赃)

    原标题:邪王枭宠:纨绔大小姐11章(第11章杀人,然后栽赃)小说书名:邪王枭宠:纨绔大小姐第11章杀人,然后栽赃“你胡说八道,我萧振亭做事从来光明正大,哪里做过这等卑鄙无耻的事……呃……唔……族长……救,我。”他话还未说完便是被萧云扼住了咽喉,顿时气都喘不上来,一张纵欲过度的脸顿时通红。“萧云,那是你四叔,还不放手!”老族长也是心中一凛,昨天禁地里的事情她是听说了的,只是怎么也没想到萧云身手竟是如此之快,好像,好像她一夜之间变了个人似的。“放手?”萧云冷哼了一声,“他杀我奶娘,背后伤人,这般卑鄙

  • 勾婚夺魄:嗜宠和尚小萌妻11章(第一卷 萌妻霸校园第11章 男色,我拎刀)

    原标题:勾婚夺魄:嗜宠和尚小萌妻11章(第一卷萌妻霸校园第11章男色,我拎刀)小说:勾婚夺魄:嗜宠和尚小萌妻第一卷萌妻霸校园第11章男色,我拎刀“未成年就不能生孩子了么?”帝行云瞪他一眼。聂小七竟无言以对。“愣着干嘛,走呀,春宵一刻值千金,跟了老朽这么久,还这么不懂事。”帝行云乐呵呵地走出卧室,一路摇摆。聂小七欲哭无泪,回头看了一眼帝御,敬了个笔直的军礼:“少阁主,您保重!”然后乖乖地跟着老爷子走了。赤小月出来的时候,房间里除了躺尸的帝御以外,早就没了聂小七和帝行云的影子。“有人吗?”赤小月很谨

  • 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11章(第11章 心思)

    原标题: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11章(第11章心思)小说名字: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第11章心思只因楚梓芸真心长得不差,纵使心下再不甘,她也不得不承认她长得比自己要好看,所以就算战国侯府的世子不举,但并不代表他不会为她的美色所惑,若是自己与她交恶,难保她不会利用战国侯府的世子报复自己和爹娘。楚梓芸偏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继而转过头一边走一边道:“既然姐姐劝阻过了,那这事自然不能怪姐姐,只是姐姐这表达歉意总不会就嘴上说一声吧,妹妹虽然年纪比姐姐小上一岁,但因在偏僻地区懂事得也早,也知晓道

  • 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11章(第11章 心眼儿极多,指不定是在坑她)

    原标题: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11章(第11章心眼儿极多,指不定是在坑她)书名: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第11章心眼儿极多,指不定是在坑她陆御铖好似事不关己,声音淡淡:“人都到齐了?”顾海丰赶紧招呼着落座。这次宴请,是专门招待陆御铖的,所以一直空着主位。然而陆御铖却拉开椅子,非常绅士地请顾婷坐他的位置,顾婷愣了一下,连连摆手。陆御铖却是坚持。他按着顾婷的肩膀坐下,“都是自家人,随意一点。”陆御铖声音温煦,但是却有着不容忤逆的威压。顾婷只得坐下,陆御铖便坐了原本属于顾婷的位置。现在他旁边,正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