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心尖独宠:总裁情深不浅 大结局

2017/12/11 23:04:0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心尖独宠:总裁情深不浅

:果然有奸情

N市,威登大酒店。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一辆奥迪车缓缓地停在了这家豪华的五星级酒店门口。顾惜烟咬牙切齿躲避在酒店不远处,看着那对男女相拥着从车上下来。

男的俊朗女的美貌,看起来是很登对的一对。

那个年轻男人,赫然就是她的男朋友徐家辉,另一个,不是她的好闺蜜袁娇娇又是谁?

他们相拥着走进了酒店,进门前,徐家辉的手一直亲密地揽着袁娇娇的腰,袁娇娇仰着脸和他说着什么,笑靥如花,美艳动人。

顾惜烟离得太远,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徐家辉脸上的宠溺,她已经很久没看到了。

“徐家辉,袁娇娇,你们果然有奸情!”

顾惜烟气的浑身都颤抖了。

她的直觉果然没错,这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暗渡陈仓,可笑的是徐家辉居然还一直对她否认,现在眼见为实,他还有什么辩解的话好说?

还有袁娇娇,她倒是要看看,自己这个所谓的好友,现在该这么面对她!

她想到这里,不由得鼻子一酸,差点没掉下眼泪来。心尖独宠:总裁情深不浅 大结局

顾惜烟沉浸在悲痛里,一个恍惚,等她再次打起精神抬头找两个人的身影时,发现门口的两人已经不见了,显然已经进去了。

他们到这酒店来,进去不是开房又是干什么?

想到这里,她悲愤极了,几步就朝着酒店冲了过来:好吧,今天既然是来抓奸的,那就抓个彻底,不把这对狗男女堵在床上,她顾惜烟就算白来一趟!

顾惜烟很快就来到酒店大厅,环视四周,却发现根本没有人了,看来,她还是来晚了一步,都进门了又跟丢了。

“快告诉我,刚才那对狗男女开的是哪个房间?!”顾惜烟冲到总台前,想也没想就朝着酒店总台小姐吼道,“快点说出他们的房间号!”

总台小姐吓了一大跳,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愤怒的女孩子,她的俏脸因为愤怒涨的通红,姣好的五官都快变了形,眼里似乎都要冒出了火来。

刚才是刚有一对男女进来,两人开了房就迫不及待地上楼了,谁都以为那是干菜烈火的一对小情侣。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俩人上去后,后面居然又追过来一个女孩。

她一下子就猜测出了:看来,这个女孩才是刚才那男人的正房啊,过来抓小三?

那她要是气头之上找到他们,那场面肯定很壮观吧?

“对不起,小姐,我们得保证客人的隐私,这种要求我们不能答应。”

总台小姐脸上恭恭敬敬,但是却干脆利索地拒绝了顾惜烟的要求。网站163woman.com

她当然不会告诉顾惜烟。

“什么隐私?刚才那个男人是我的男朋友!男朋友你明白吗?他和我有什么隐私!快告诉我房间号!”

顾惜烟气的都要嘶吼起来,杏眼圆睁,一副快要吃人的架势。

总台小姐被她的气势吓得一个哆嗦,但是却更加坚持了:“对不起,我们不能答应……”

顾惜烟也更加生气了,恨不得打爆这个服务员的头。

但是她也明白,她们是按照章程办事。

她看到从总台这里问不出什么了,一咬牙一跺脚:切,她就不相信,她自己还不能找到这俩人不成?反正就是在这个酒店里!

想到这里,她噔噔噔地冲向了电梯,准备靠自己的力量去找那对狗男女。

“喂喂喂,这位女士,不可以……”

总台小姐为难地想要叫住她,但是顾惜烟已经消失在电梯门口。

顾惜烟冲进电梯后,却一片茫然,这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去几楼。心尖独宠:总裁情深不浅 大结局

那俩人会在几楼?

最后,她干脆随便按上了十八,准备从这一层开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寻找。

电梯门开了。

顾惜烟出来后却怔了那里,这才发现,这一层全是客房,足足有十几个,她该怎么找他们?

难道要一间间地敲门吗?会不会被当成神经病?

“喂,我说你,来了这么还不进去?也太不识趣了,怎么还能让我自己过来接你呢?”一个男人忽然出现在顾惜烟的面前。

他一边说着,一边上三路下三里地流里流气打量着顾惜烟,心底暗暗揣测着,这个小妞看起来还不错,还挺漂亮的。

而且,她虽然做这一行,居然也没有那些女人都有的风尘气,看起来竟然是分外的清纯。

他眯起了眼睛看着她细嫩的面庞:嗯,吃够了大餐,来个这种清新小菜也不错,她应该可以陪着他们哥几个乐呵乐呵。

顾惜烟正沉浸在怎么找那对男女身上,听到男人的话,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她迷惑地抬起了头。阅读163woman.com

“问你话呢?这么站在这里?难道你不知道房间号是多少吗?”

男人有点不耐烦起来。

顾惜烟条件反射地点点头:“是的,我真不知道房间号!”

她要是知道他们开的房间号,还会在这里干站着?

“算了算了,那我带你过去吧。”

男人不耐烦摆摆手,叹口气:这女人还真是有个愚蠢的脑子,白瞎了她这幅清纯的气质,刚才他不是在电话里和她的老板说的清清楚楚在哪里了吗?难道她老板没有和她说清楚?

“你知道在哪个房间?”顾惜烟眼睛一亮。

“我还能不知道?别废话了,我带你过去。”

男人目瞪口呆,对她的回话简直无语,也不想和她多说了,他没多想,不油分说,一边拽住顾惜烟的胳膊,一边像是拎小鸡一样拎着她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顾惜烟这才有点反应过来,她觉得很不对劲:“你带我去哪里?放下我!放下我啊,你你怎么会知道我要找的是哪个房间?”

但是男人根本不理会她,他使劲地拽住她的胳膊。

顾惜烟吓得一时间都迷糊了,怎么也挣脱不开他的胳膊:这到底是这么回事?这男人好像真的在等自己!难道,他真的知道徐家辉开的哪间房吗?

很快,男人就带着她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顾惜烟被丢了进去,然后他一下子带上了房门。163女性网

这是一个豪华的总统套房,里面很宽敞,但是一屋子的酒气,几个懒洋洋的男人正在里面打牌,桌上凌乱地丢着很多的空酒瓶。

顾惜烟惊讶地长大了嘴巴:果然,这房间不是她要找的那个!

“这个小妞看着不错呢,不过,怎么一副受惊吓过度的样子?难道你带了个高中生过来?她真的可以陪咱们喝酒吗?”

一个男人看到呆若木鸡的顾惜烟,很有兴趣地凑了上来,又伸出手来在她的脸上摸了一把,啧啧出声:这个陪酒女看着有些不一样啊。

顾惜烟被马蜂蛰了一样躲避:什么喝酒?

“这你可不懂了吧,这种现在才受欢迎啊,这世道,都是小姐打扮的像大学生才上档次!以满足各种不同的口味!难道你不喜欢这种?”

带顾惜烟来的男人不服气:这可是他一时兴起,特意给弟兄几个找来的陪酒女,顺便给哥们几个带点乐子。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就朝着顾惜烟的纤腰搂去。

他们的对话让顾惜烟一下子明白了:她们居然把她当成了那种女人!

“放我离开,你们认错人了!”

顾惜烟吓得一个哆嗦,赶紧焦急地喊起来,并且慌乱地就往一边躲避。

因为太过慌乱,她虽然躲掉了那个男人的咸猪手,但是一个踉跄,居然闯进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里。

“这小妞有点意思啊,懂得欲纵还迎呢,主动跑到你的怀里来了,云少,怎么样,这个妞喜不喜欢?”

男人赶紧走到顾惜烟跌到的男人面前邀功。

云少这种身份的人,眼光一定很高,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口味的,这可是自己自作主张叫过来的。

被称作云少的男人,眉头皱了皱,面色不置可否。

今天他过来和这些人签一个合同,签完后没有马上离开,但是早在这里已经待的不耐烦。

他不屑地把闯过来的女孩子阻挡到一边,顾惜烟只感觉到一个有力的臂膀轻轻一推,自己差点没倒在地上。

他一向不喜欢这种场合,对于风月场的女人,根本没有一点的兴趣。

看着云少一脸的冷淡,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他的动作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刚才那个男人懊恼地明白,自己的拍马屁似乎拍到马蹄上了。

“放了我,我不是那种女人!我根本是过来抓奸的!”

顾惜烟小脸煞白,努力站稳,吓得都快要哭了。

她的话让这一群男人哄堂大笑,都觉得分外的有趣。

“哎呀,抓奸!你到哥哥们这里来抓奸吗?可是你看看,哥哥们这里只有你一个姑娘啊,到底抓谁啊?”

“对呀,你仔细找找,我们这里可是没有别的女人啊,除了你。来来来,干了这杯酒,哥哥会奖赏你的!”

其中的一个男人一边说着,他一边把一个酒杯放在了顾惜烟的嘴边,里面那猩红色的液体,闪耀着迷幻的光芒。

顾惜烟怕极了。

她想也没想,一下子冲向刚才那个被称作云少的男人,拽住了他的胳膊,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她已经看出来了,这个一直不动声色的男人,才是这群男人的中心。

因为根本在任何人群中,这个人能让人一眼就能注意到他:即使是坐在那里,即使一直不出声,也不得不让人侧目。

她过来的同时不由得盯住他:这个男人,简直帅气的惊人。

那张轮廓分明的脸,犹如鬼斧神工雕刻出来似的,让人找不出一点儿瑕疵。

更主要是他那眼神,犀利冷锐极了,气势强大的让她的心不由得一紧。

“云少,你是云少对吧?我想你肯定看出来了,我不是那种女人对不对?我有男朋友的,今天我本来是要到他的房间里去的,可是刚才产生了一点的误会……我来到这里,根本是意外啊!”

她一边焦急地解释着,一边更加用力地抓住了男人的胳膊。

她有种直觉,自己要想逃离这里,必须依靠这个男人。

男人看着她吓得簌簌发抖的身体,眯起了冷眸,心却不由得一动。

怎么会觉得那么的熟悉?

:居然会是她

现在,这个女孩子亮丽的大眼就这样盯着自己,里面有惊惧,有求助,似乎,把救命的稻草都压在了他的身上。

“名字?”

他淡淡开口,声音犹如大提琴般醇厚动听。

“你问我的名字?额,我叫顾惜烟。”

顾惜烟赶紧回答,虽然她不明白这个男人怎么会对自己的名字有兴趣。

顾惜烟!

原来是她!

怪不得他觉得眼熟呢。

这幅模样,他一阵恍惚,难怪,刚才他的感觉是那么的熟悉,现在他终于明白了她是谁……

是的,天底下可能有重名重姓的,可是这双眼睛,他根本不可能忘记。

因为他已经寻找了很多年了。

原本以为,根本没有相见的可能了,可是,居然在这里能够碰到她!原来她也在这个城市里。

其中一个男人看到顾惜烟抓住云少的胳膊,赶紧过来把她拽到一边:“你知道我们云少是谁吗?就自己凑过来?听说云氏集团吗?他就是云氏的总裁!”

顾惜烟一下子愣住了。

云氏!

她当然知道,或者说,N市的人就没有不知道的。

这个云氏集团,势力强大,各行各业都有涉及,特别是他们的大BOSS云南潇,听说除了商业能力超群,更是才貌双全,堪比明星。

眼前这个男人,居然就是云氏集团的总裁云南潇!

“你有男朋友?”

云南潇淡淡地开口,他不由得捕捉着顾惜刚才说过的字眼,她真的有了男朋友?

顾惜烟顾不得云南潇到底身份有多高贵了,现在,只要他们能够放过她。

她赶紧使劲地点头:“是的是的!我们都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你说,我既然有男朋友,怎么可能会是……那种女人呢,今天纯粹是个误会……”

“什么误会?”

云南潇黑眸紧紧盯住她,追问到。

顾惜烟有点犹豫,但还是决定坦白说出来,丢脸就丢脸吧。

“我……我的男朋友背叛我了,我一直跟着他们,但是跟到这里跟丢了,我之所以会跟着过来到这里,是以为他们在这个房间呢,没想到,会弄出这么大的误会……”

“他们?”

云南潇马上就抓住了里面的字眼,棱角分明的脸庞出现了一丝揶揄。

顾惜烟的小脸马上垮下来,原本明亮的眼神暗淡下去:“是的,他们,其中,还有我的闺蜜。”

旁边的男人们哄堂大笑,他们也已经发现这确实搞了个大乌龙。

其中一个男人充满恶意地看着顾惜烟:“小妹妹,显然,人家不要你了,都和你的闺蜜来开房快活了,都这个样子了,你还把男朋友三个字挂在嘴边啊?还是来陪陪哥哥们吧。”

就算是弄错了又这么样?

他们根本不在乎,何况这个小妞还真有几分意思,甚至看着云少都对她很有兴趣的样子。

他一边说这就一边朝云南潇讨好地转过头去:“云少,既然你对她有兴趣,那就留下她好了,要是嫌碍眼的话,兄弟我们几个退后……”

一边说着,他就一边恶狠狠地抓住顾惜烟的胳膊:“还不好好陪陪我们云少,今天你能遇到他,能让他看上你,还不是你的幸运!”

“放开她!”

他的话音刚落,云南潇冷峻的声音就响起来,脸色冰冷,目光锐利如刀。

男人吓了一大跳。

云南潇居然因为这个女人对他发火了?他结结巴巴:“好的云少,她本来就是你的了……我的意思是让她主动一点……”

“不要碰她。”

云南潇面色更加幽深。

男人赶紧松开了拽着顾惜烟的胳膊,狼狈地退到了一边。

顾惜烟被松开了胳膊,她更加害怕了,因为不知道这个云南潇到底会不会放过自己,她看了看门口,一咬牙就冲向了门口,打开房门就往外逃去。

“云少……”

看着她逃走,其他的人一时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要把她抓回来,都迟疑地看着云南潇。

云南潇注视着她的背影,薄唇紧抿成了一条冷厉的直线,深邃不见底的黑眸高深莫测,冷声开口:“别管她,让她走。”

显然,刚才她是真的吓坏了,那这次就让她走好了。

反正,没关系,他们以后还会有很多见面的机会。

只要她在这个城市,那要寻找到她,根本就变得很简单了。

顾惜烟冲出了总统套房,然后惊魂未定地拍打着电梯,电梯门一开,就赶紧冲了进去,生怕身后被那屋里的男人追上来。

直到出了酒店大门,她看着外面来往的车辆和人群,才明白自己总算是脱险了,忍不住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好险啊。

刚才要不是自己趁着那群男人一个松懈,赶紧逃脱,还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呢。

再次回想到刚才那一屋子的男人都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自己,她的心差点没跳出来:刚才他们居然把自己当成了那种女人,让她陪酒,自己简直是进了狼窝……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想到这里,再加上徐家辉的背叛,她不由得恨恨地骂着:亏得刚才她还觉得那个云南潇和他们不同,但现在想想,也是同样货色。

好在,一切是有惊无险。

她回头看向身后的豪华大酒店,正准备离开这里,忽然又想起自己过来的目的:她今天可是过来抓奸情的。

可是,她明明已经看到那两个人了,都跟到酒店了,却最后居然又找不到了,还把自己陷入了狼窝。

现在,她明知道他们就在这酒店里,但当然不敢再次过去找他们了。

想到这里,顾惜烟的心境是那么低沉,徐家辉和袁娇娇的奸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可是既然她舍不得放手那个负心汉,又能怎么样?

“徐家辉,袁娇娇,你们怎么对得起我?”

她不由得眼泪长流,死死咬着嘴唇,心像是刀割一般。

……

一周后。

远远的,顾惜烟瞪着眼睛看着徐家辉和袁娇娇进了出租车,恶狠狠地喊着:“等着,不是不承认吗?老娘今天非得把证据扔在你的脸上不成!”

距离上次从酒店捉奸回来已经一个星期,回去之后,她就找到两个人分别摊牌。

但是顾惜烟没有想到,她都眼见为实了,居然这俩人还是不承认,徐家辉坚持自己没有背叛她:“小烟,我们都在一起那么久了,你怎么能这么怀疑我呢?”

然后不等顾惜烟说什么,他还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状:“你知道的,情侣之间,最基本的是什么?是信任啊!你连信任都不信任我了,难道我们还能继续相爱下去吗?”

信任!

信任!

他居然还好意思提这两个字!

顾惜烟虽然被他气的浑身发抖,可是她确实没有拿到证据,他死不承认,她也没有办法。她再去找好“闺蜜”求证,而袁娇娇大眼里全是伤悲:“小烟,咱们这么久的朋友了,你怎么能怀疑我?我和家辉是清白的啊。”

顾惜烟被气的咬牙切齿,不就是要证据吗?

好,她一定要弄出证据来,甩到他们的脸上,看他们还有什么话说!

然后,她再次跟踪到了他们,这次,她的手里还多了一个相机,这可是是很专业的相机,她特意花大价钱买的,据卖家说,这可是狗仔跟踪明星的专用相机!

她就不信,自己都做到这份上了,这次还能扑空,好吧,那这次自己把证据拍下来,看徐家辉还能否认!

想到这里,她觉得心底一阵悲凉,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坚持着让徐家辉承认到底是为什么?

其实,最好的方式,不是潇洒地赏给他几个大巴掌,然后转头离开吗?

是的,她还不死心,即使徐家辉已经这样,她还是不能狠狠心离开他。

两人在一起那么久,差不多已经四年了,其实想想,当证据真的拿到的时候,她下一步该做什么?

其实她根本不知道,到时候应该这么办。

看着载着那两人的车辆开走,顾惜烟顾不得伤悲了:得赶紧赶上他们才行啊,要不然跟丢了,像上次一样,还是没有证据。

她赶紧挥手拦截出租车,想着从后面赶上他们。

很快,一辆车就停在她的身边。

她看也没看是什么车,就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对旁边开车的人大声说道:“赶上前面那辆车,要快!”

开车的男人看了顾惜烟一眼,顾惜烟正绷紧了身子紧盯着前面。

他薄唇抿了抿,默不作声,但还是顺从地按照她的要求赶了上去。

很快,那辆车就在前面了。

好巧不巧,那车也停下了,那俩人从里面走出来,徐家辉亲昵地搂着袁娇娇的细腰,还低头在她脸上轻轻吻了几下。

这画面,真的是美得不要不要的,看的顾惜烟脑子都快炸了,但是她还是没忘记自己的目的,赶紧地拿起身边的相机,“啪啪啪”地拍了几张照片。

拍完后她看了一下,很是满意,这角度正好,专业的相机就是不一样,现在虽然离着那俩人还有这么长的距离,但是画面清晰无比,连袁娇娇脸上的痣都能拍出来。

她倒是要看看,等这次她吧相机甩到这俩人面前的时候,他们要怎么否认。

“师傅,停在这里就行了,真是谢谢你了,多少钱?”

一切大功告成,她拍拍手,就一边开口问司机一边没钱包。

很快,她拿出一张百元大钞递了过来:“算了,反正这次你可是帮了我的大忙,就不用找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抬起头来。

话音刚落,她就不由得愣了一下。

“司机”是个年轻的男人,刚才进来的时候她根本没有注意到对方的模样,到现在这才有时间看他几眼,居然那么帅气!

还有,怎么那么眼熟?

她开始感觉不对劲,刚才想也没想就冲上车来,怎么就没多看几眼呢。

这出租司机,也太帅了点,还有这车,似乎也太过豪华了……

男人终于开口:“这位小姐,你觉得,我哪里像是出租车司机?我的车哪里像出租车?你把我当什么了?”

他的这辆限量版宾利豪车,在她眼里居然和出租车没什么两样?

她拿出一百元抵到他鼻子前,,还豪气地“不用找了!”

打发他当叫花子了吗?

顾惜烟不由得咽了咽吐沫,这才明白,弄了个大误会,这男人,显然不是开出租车的啊。

“对不对对不起!”她赶紧干笑着道歉。

:一百块还少吗?

同时心底很是不满:既然如此,干嘛刚才他停下来?不是出租车,就不要抢出租车的生意嘛。

不过又转念一想,也多亏他了,换成出租车,怎么可能那么快赶上徐家辉。

因此,她还是诚心诚意地表示感谢:“这位帅哥,虽然我不知道你刚才为什么停下来,但是太谢谢你了,多亏你能帮着我赶上。”

一边说着,她一边万幸地摸了摸相机。

男人冷冷地哼了一声:“是吗?可是我觉得,一百块是不是少了点?”

她愣了一下,一百块还少?

这可是她三天的生活费啊。他开着这样的豪车,还想从她这里得到钱啊?

算了算了,怎么有钱人也这么小气,但好歹他也帮助了自己。

想到这里,顾惜烟摸了摸钱包,再次摸出一百块,同时给他下最后通牒:“这已经是最多了,你不能因为帮助了别人一点小忙,就再想着讹人吧?”

男人没有接过那一百块,皱着眉头俯身接近了她。

顾惜烟只觉得他高大的身体伸向了自己,一股强烈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朝着她袭来,她心底莫名地很是紧张。

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想打开车门逃离这里。

可是还未站起身子,人就已经被他抵在了车窗边。

他高深莫测地摇了摇头:“我倒是想知道,你这个男朋友有什么魔力,从酒店里就捉奸,一直追到这里?”

顾惜烟愣住了:“什么酒店?”

“上次如果我不放过你,你觉得你真的能从那里离开吗?”

他从鼻子里哼出一句话来。

顾惜烟彻底地怔住了,有些紧张和莫名的望向了他,下一秒,他的脸慢慢的再次朝她凑了过去,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被他捏住了下巴:“想起来了没有?”

她的心随着他呼吸的靠近,还有他的动作,砰砰砰的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差点没有跳出心脏来。

她终于想起来了,怪不得那么面熟呢!她还以为天底下的帅哥都是相似的呢!

闹了半天,他们这不是第一次见面!

上次,在那个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她被误认为是陪酒女,求着他放过自己。

现在,居然会再次碰到他了!

他是那个云南潇,那个云氏集团的大总裁!

顾惜烟觉得很是尴尬,她结结巴巴干笑着:“哎呀,原来是云大总裁,真巧啊,没想到居然是你,这世界居然那么小……”

云南潇眼神眯了眯,巧合?

当然不会,其实,他已经跟着她很长时间了,一直在车内看着她拿着相机狼狈地追赶着那对男女,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跟着她,这些年一直要寻找她又是为什么?他想不清楚,也不想知道。

他没说什么,从她的手里夺过了相机,并再次发动了车子。

“喂喂喂,我要下车啊,你带我哪里?”

云南潇置若罔闻。

看到相机被夺走,顾惜烟顾不得他开车了,赶紧去抢自己的相机:“赶紧还我!你可千万不要把里面的照片给弄没了!”

她的手还没有过来,顾惜烟衣领已经被拎了起来,整个人像小鸡似的,被他给提了起来,再次扔到一旁。

相机就放在了他旁边,他若有所思看她一眼:“这照片就对你那么重要?”

“当然了,这可是证据!”

“你男朋友劈腿的证据?”他觉得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你知道他出轨了,为什么还要证据?还要这证据给谁看?”

“给他看啊。”她理直气壮,“这样,他就不能否认了!”

“然后,你觉得他就会离开这个女人,重新和你在一起好好的是吗?”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天底下有这么傻和一根筋的女人?

顾惜烟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她死命地咬住嘴唇,上面都沁出了血丝:是的,她知道自己傻,可是他不是她,怎么能明白她的感受?

“算了,你还给我就可以了。”

她再次起身使劲去抢,他却轻轻地抓住她的胳膊,再次甩到一旁,根本不让她接近相机。

顾惜烟急了,她大叫着就再次扑了上去:那可是她花了大价钱钱特意买的相机,最主要的,是里面的照片,是她好不容才拍到的证据!是她和徐家辉谈判的筹码!

“你不能这样,这相机里的东西对我很重要!你怎么能这么没有道德,小心以后自己也会被女朋友甩掉!”

云南潇听到这话,抬眸扫了顾惜烟眼,无比冷漠的道:“是吗?就算被甩,也不会像你这样没出息。”

“我就是很没出息!你把相机赶紧还我!”

顾惜烟顾不得他在开车,站起身冲上前就去抢,她现在万分焦躁,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拿到她的相机。

可他居然一边开车还居然能一边阻止她,她根本就够不到他旁边的相机。

顾惜烟不死心,她整个人都挂在他的身上,手乱抓着,试图抢过自己的东西。

云南潇一边开车一边冷冷的扫了眼身上的人,讥讽道:“还挺坚持的,看来谁做你男友也会劈腿,因为劈腿成本那么低。”

她根本不是想着马上摆脱那个渣男,还弄什么劳什子证据!

顾惜烟顾不得多说什么趁着云南潇说话一个不注意,一下子朝放像机的位置跳过去,想着抢过来。

因为她的动作太过猛烈,云南潇开车的手都被打到一边,手也脱离了被打偏的方向盘。

云南潇大吃一惊,没想到她居然会这样拼命,车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朝马路一边冲去,他赶紧地再次抓住方向盘。

但还是晚了,车一下子撞在了栏杆上。

车停下了,云南潇下去查看一番又再次上来,顾惜烟呆呆地看着他。

他语气冷冷:“就为了几张照片,你居然拼命去强?你知不知道刚才很危险?现在好在没出什么事!”

她也被吓住了,缩了缩自己的小身子,点了点头,可怜巴巴的模样:“谁让你不给我的东西?”

“先别提你那个什么相机!你觉得,现在我的车怎么办?被撞成了这样,你觉得,自己能这样离开吗?”

“维修得多少钱?”她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伸出三根手指头在她眼前晃了晃。

“三千?”

他摇摇头:“维修费,至少三十万。”

他说的倒是也没错,如果要维修,要重新送回原厂去,也许还不止三十万。

但其实他根本不在乎这个,也许根本这车他就废弃了。

可是现在,看着她惊慌失措的表情,他忽然恶意满满,想要看她到底这么解决这个问题?

“喂喂,你要知道,是你先抢我的东西的,这能怪我吗?”

她很不满大叫。

他看了她一眼:“是吗?可是结果就是,现在我的车,因为你被撞击成了这样,你必须要负责。”

顾惜烟咬牙切齿,可是明白他说的是真的。

是的,这车是因为她才会如此,他顾惜烟虽然穷,但是这是她的责任,她不会赖账。

可是,他去哪里找三十万?

“这样吧,我给你打个借条,一定想办法换你,但是只能分期了。”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让她一下子拿出三十万,根本是天方夜谭。

“也可以。”

没想到,云南潇居然爽快地答应了,他变戏法一样拿出纸和笔来:“那就写张借条吧。”

顾惜烟接过了纸和笔,在上边刷刷地写上三十万的借条,并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会打工挣钱,每个月还给给你一部分,放心,我不会抵赖的。”她又主动地报出自己的手机号,让他可以随时和自己联系。

云南潇很满意,他忽然觉得事情变得分外的有趣,接过借条认真地放在自己的口袋里。

“把相机还我,我要走了。”顾惜烟很是泄气。

“当然不行。”

他的话言简意赅,但是让顾惜烟一下子心跌入了谷底。

“你什么时候还上了一部分钱,我再把相机给你,要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心地地要还钱呢?“

云南潇的话是理直气壮。

顾惜烟垂头丧气,他说的有道理,只能点点头:“好吧,那我会尽快地还上第一笔钱。”

她觉得云南潇的要求并不过分,是的,她嘴上说说还钱,谁知道能不能坏呢。

“那我可以走了吧?”

顾惜烟觉得心情败坏极了,今天出门真是倒霉投了,好不容易有了证据,最后被云南潇拿走了不说,还平白无故地欠了他三十万。

“可以了。”

云南潇很大方地点点头,反正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的是。

顾惜烟拉开车门走了出去。

她不知道,身后的云南潇一直从车里看着她的背影,表情若有所思。

看着她离开,他的眼神稍微缓和了点,看着她娇小的背影在马路不远处等出租车:这个女孩,和十多年前似乎没有多大的变化。

他摇摇头,没想到现在,她居然是要给渣男在一起,居然,明知道对方已经劈腿,也不死心。

她看起来无所畏惧,天不怕地不怕,可是,根本是很怕失去吧?也根本是小孩子心性。

顾惜烟拦了辆出租车,直接让出租车把她送回自己租住的地方。

回到家里,她浑身无力,干脆倒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发现天都中午了,她愣愣神,觉得精神有点空虚。

从十八岁上大学,她就搬了出来住,即使周末也很少回去,直到现在她二十二岁,上大三。

自己是养父养母收养的孩子,他们对她还好,但是自己一直有寄人篱下的感觉。

这么些年,一个人,她都习惯了,因为平日打工挣生活费也没有住过宿舍。

想到那三十万的借条,她小脸垮了下来,心沉甸甸的,她得还到什么时候才能还完呢?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她懒懒地打开门,发现是李笑眉,她最好的朋友,和她一起来的,还有林峰。

他们三个从一上大学的时候就经常在一起,旁人都叫他们铁三角,还有人一直在猜测,到底其中哪两个才是一对?

但是别人都猜错了,三个人一直是很好的朋友关系,至少在顾惜烟这里,那是比什么都纯洁。

“惜烟,你干什么去了?这两天也没有回过学校,我和林峰都担心死了。”李笑眉赶紧询问。

“去捉奸了。”

顾惜烟也没有隐瞒。

他们都知道,最近顾惜烟的感情出了点问题,男友劈腿了,没想到她居然真的一直在找他们。

心尖独宠:总裁情深不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心尖独宠 或 总裁情深不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玄医圣手5章(第5章 假扮男朋友)

    原标题:玄医圣手5章(第5章假扮男朋友)小说书名:玄医圣手第5章假扮男朋友王五是包租婆的表弟,同样是附近有名的混混,他这次带十来名兄弟替表姐撑场,教训一下“闹事”的家伙。现在看到面前的年轻人,握住自己的手时,他想要用力挣脱,但惊讶的发现对方力量大得出奇,自己没办法挣脱开。王五恶狠狠道:“小子,你是不是想跟那家伙一样的下场。你不要以为有一点蛮力就牛,老子有一帮兄弟。”“他们说得还真没错,你挺“凶”的。”方炎眼睛一眯,右手的力量突然加重,用力朝后一扯。咔嚓!王五感受到一股剧痛,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声:“

  • 别惹腹黑郡主5章(第5章 赌人)

    原标题:别惹腹黑郡主5章(第5章赌人)小说:别惹腹黑郡主第5章赌人“瑶瑶,你有什么想法?”元夙鑫忍不住问道。荣易峰也感兴趣的看过来,他倒要看看这位郡主,想要弄什么新花样。尹倾瑶见众人非常感兴趣,她的眼神扫过某个地方,莞尔一笑,“刚才赌马,大家赚了不少。现在赌人,你们还有兴趣吗?”“赌人?怎么个赌法?”这一干人等,说好听点是勋贵之后,说难听点,那就是整天无所事事的二世祖,最爱胡闹。现在听到新的赌法,也就没人惦记天香楼的饭菜,纷纷起哄,让尹倾瑶解答。尹倾瑶用手一指远处,“你们看,那里有我带过来的三名

  • 婚然心动:萌宝小妻子5章(第一卷第5章 九哥的未婚妻)

    原标题:婚然心动:萌宝小妻子5章(第一卷第5章九哥的未婚妻)小说名字:婚然心动:萌宝小妻子第一卷第5章九哥的未婚妻顾然之点了点头,指着前面那辆黑色宝马,“王叔,我要在他们前面!”“好呢,小姐坐好!”王叔发动车子,一下子超到他们的前面。顾佳雪看到她的车子一下子开在前面,心里有些气,“爸,顾然之真没有礼貌,怎么可以超到我们前面?”“行了,开前面就开前面吧。”顾惟东微微叹了口气,就然之那脾气,这会儿闹起来,到了林家那边可不好看。车子驶进了林家庄园,庄园被布置过,更显豪华气派。顾然之从车上下来,她上星期

  • 掌御仙尊5章(第5章 可敢一战)

    原标题:掌御仙尊5章(第5章可敢一战)小说名字:掌御仙尊第5章可敢一战“好了,你们两个也都是长辈,在一些小辈面前吵,不嫌丢脸吗?斩魂,你也去坐好吧。”主位之上,鹤发童颜的大长老摆了摆手,将两人制止。柳斩魂在空闲的那个位子坐下,陆辰在柳斩魂的身边站定,大长老便是清声道:“这次叫你们来原因你们自然也清楚,陆辰在与同门矛盾中使用符箓将周挺炸伤,按照门规,便是应该将陆辰废去修为,逐出落云谷,你们可有异议?”楚虚阳立即是站起,对着大长老一拱手,道:“大长老所言极是,犯下门规,便理应废去修为逐出谷内,这次小

  • 鬼媒人5章(第5章 问鬼)

    原标题:鬼媒人5章(第5章问鬼)小说名称:鬼媒人第5章问鬼我和刘大能扒在窗户上使劲敲了敲,怎么都没有敲醒阿旺与梁茂。“小天,你说他们不会有事吧?”刘大能还是比较关心同伴的安危。“大能,我听说鬼喜欢在人不知不觉的时候吸取人的阳气,而被吸了阳气的人,就会昏迷,甚至会死,不管怎么样,我们必须进去将他们叫醒!”刘大能一听,连忙摇头,“谁知道那玩意还躺不躺在棺材里,万一蹦出来了,进去不是找死吗?”“要不你去看看它们还在不在里面?”刘大能提了个建议,立即遭到了我的白眼鄙视。“你到底干不干!”我狠狠的盯了刘大

  •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5章(第5章 感动)

    原标题: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5章(第5章感动)书名: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第5章感动听见秦小溪均匀的鼾声,他心里烦躁得厉害,想吵架,想打架,想毁灭什么,想把秦小溪狠狠骂一顿,甚至揍一顿。但现在在父亲家里,他不敢乱来。他在心里盘算,等把秦小溪带回S市后,再慢慢想办法离婚,他一定要娶童晚欣。但要带秦小溪回冰城,又不能让童晚欣知道他已经结婚了,应该怎么办?凌浩川愁得一夜没有合眼。天渐渐亮了,他们的新婚之夜终于捱到了第二天。吃过早饭,母亲把凌浩川叫过去,说:“浩川,一会儿你和小溪把你秦叔叔送到新家,你

  • 大人物的小萌妻5章(第5章 她就是小妈)

    原标题:大人物的小萌妻5章(第5章她就是小妈)小说名:大人物的小萌妻第5章她就是小妈站在她面前的陆皓庭今天穿着一套天蓝色运动服,看上去朝气蓬勃的。大概是因为面朝阳光有点刺眼,他眼睛微微的眯起,弯弯的弧度好像月牙一样,笑容灿烂刚好露出四颗洁白的牙齿,看得苏小落有一点目眩。“苏小落,今天的比赛有我哦!”他笑着说,像个邀功的孩子。“那是当然,你是校队的主力呢!”小落回以他微微一笑。陆皓庭显然愣了愣,伸手挠了挠头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你知道啊?呵呵……”他的笑容真的很迷人,苏小落这样想,看着他唇边两个浅浅

  • 豪门盛宠:高冷男神逼上门5章(第5章 甜言蜜语)

    原标题:豪门盛宠:高冷男神逼上门5章(第5章甜言蜜语)小说书名:豪门盛宠:高冷男神逼上门第5章甜言蜜语殷子涵好想躲开在她背后上下抚摸的咸猪手,可是左右扭动更像是主动投怀送抱。无奈之下只好狠狠地踩他一脚。“对不起,我太紧张了。”殷子涵连忙抱歉道。秦梓漠勾了勾嘴角温柔笑道,“没事,能让沈小姐感到紧张是对我魅力的肯定,我更乐意你能多踩几脚。”呆在这个男人身边,真是分分钟鸡皮疙瘩都会掉光,这么肉麻的话也亏得他能说出口,殷子涵真心不客气的多踩五六七八脚。脚面已有些发肿的秦梓漠:“……”殷子涵见他有点恼怒,

  • 王爷勇猛:王妃总想离婚5章(第5章 又是一个美男)

    原标题:王爷勇猛:王妃总想离婚5章(第5章又是一个美男)书名:王爷勇猛:王妃总想离婚第5章又是一个美男“公子,你老瞧着下边做什么?这舞娘还没来呢。”一女子笑盈盈地再替他满斟一杯,另一女子却笑道:“公子从未看上过咱们这儿的姐妹,真不知什么样的女子方才能入得公子的眼?”顾思远笑着用扇子挑起那女子的下巴,调侃道:“不是你们入不得眼,而是你们个个皆是天姿国色,让我挑花了眼!”“公子只会拿咱们姐妹寻开心。”顾思远道:“来这儿自然都是寻开心的。对了,听说你们这儿来了个新姑娘。”身旁的女子笑道:“可不是,不过

  • 绝品神医5章(第5章 这个小子留不得)

    原标题:绝品神医5章(第5章这个小子留不得)小说名:绝品神医第5章这个小子留不得中午的时候,秦书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继续修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秦书,你跟我走。”听到声音,秦书睁开眼,看着面前的林可卿,“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全校就这屋顶最安静,现在的你肯定担心抛头露面。而且,这是你以前最喜欢待的地方。”林可卿瞪了一眼秦书。秦书一阵恍然,自己继承了这具身体,无形中就有了他之前的一些习惯。“怎么了,又胸闷?”秦书从地上坐起来。“没时间跟你说笑,快跟我走吧,有人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