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婚易攻,爱难守在线阅读

2017/12/9 3:38:0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婚易攻,爱难守

第3章 你喜欢孩子吗?

林愉悦一点儿也不惧怕他的威胁,她现在的情况有比生不如死更好吗?

“我说错了吗,你娶我不就是因为老爷子不让你娶一个妓、女吗?穆离,看着心爱的女人承欢于别人身下,你心里好受吗?”林愉悦看着穆离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说下去。阅读163woman.com

穆离像豹子一样迅速出手,掐住了林愉悦细小的脖子,一点一点的用力。

“呃……”林愉悦痛苦的呻吟出声。

“林愉悦,温依比你这个下贱的女人好一千倍,当初死皮赖脸求着我娶的女人不是你吗?”

下贱的女人……

她在穆离眼中真的有那么不堪吗……

林愉悦的喉咙被紧紧的扼住,空气离她越来越远,恍惚间,她竟然想起了以前。

三年前她自愿为他做婚姻的挡箭牌,只愿他能把给温依的温柔分给她一点,只要一点,她就足矣。

但是事与愿违,从新婚之夜开始,穆离就没有回过家,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她看着他和温依成双成对的出入,每一夜都在失眠。

上个星期她忍不住想去和温依说说,想让温依离开穆离,却没想到等来的是穆离的暴怒,和温依孩子的流产。

眼前的景物渐渐开始模糊,她露出有些苍白的笑,已经准备好赴死。阅读163woman.com

突然,脖子上的力道一松,空气争先恐后的钻进她的嘴里。

穆离是想掐死这个可恶的女人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苍白的笑,他竟然一瞬间的松开了手。

“咳……穆离……咳咳……怎么不掐死我,你心软了吗?”林愉悦拼命的咳嗽,大口的呼吸着。

“林愉悦,你喜欢孩子吗?”穆离答非所问。

林愉悦闻言看向穆离,他的神色很正常,眼里还是让人捉摸不透的深沉。

“喜欢,怎么了?”

穆离看着林愉悦笑了,声音低沉的说:“很好,那我们就要个孩子吧。”

林愉悦有点惊诧,不知道穆离为什么这么说,但是他笑起来很好看,这种笑容她只在他对着温依的脸上看过。163女性网

“真的吗?”惊喜来的措不及防,不管穆离是为了什么,此刻她只想沉浸在他的笑里。

穆离没有说话,而是开始脱衣服,林愉悦的千言万语都沉寂在男人的身下,最终飘散到千里之外。

第二天中午,林愉悦带着午餐进入穆宏大厦的时候被拦住了。

“小姐,请问你有预约吗?”秘书礼貌的一笑。

林愉悦摇了摇头,没有人知道她是穆离的老婆,当初婚礼也是悄悄的举行的,没有漏一丝风声。

外界现在都以为穆宏集团的总裁还是一个流连花丛的黄金单身汉。

秘书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不好意思,如果您没有预约,只能在外面等着了,总裁很忙的。版权163woman.com

闻言,林愉悦失望低头看着手里的饭菜,应该没那么快凉吧。

“可以帮我通报一声吗?”想了想,她还是想把最新鲜的饭菜送到穆离面前。

秘书摇头,不说话继续低头干自己的事,每天找上总裁的女人数不胜数,如果她都去通报,那她这份工作早就没了。

林愉悦没办法,只能在外面等着,好在没多久,总裁办公室的门就打开了。

一个让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女人从那扇门出来了。

第4章 你真贱

“愉悦姐姐,你怎么?”女人扫视了一眼林愉悦的模样,扭头看了一眼门里说道。

林愉悦认识这个女人,温依,让穆离牵肠挂肚的女人,把自己的流产推到她身上的女人。原文163woman.com

她冷冷的说:“我给我的丈夫送饭还需要你来问吗?温依,刚流产就这么辛苦的来回奔波,可真是难为了。”

“愉悦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是离哥哥叫我过来一起吃饭的。”温依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林愉悦拿着饭盒的手泛白,她岂能听不出温依的话外之语:“吃饭?到底是吃饭呢还是他吃你呢?抑或者是你吃他?温依,你很喜欢勾引别人的老公吗?”

温依的身子气的不停的颤抖,她伸出右手指着林愉悦的脸,大眼睛里全是围裙的泪水:“林愉悦,你怎么能这么的口无遮拦?”

“为什么不能,对付你这种妓、女说这种话不是很正常吗?”林愉悦咄咄逼人,她恨不得把被关在小黑屋的怒气全部发泄出来。

而且她没说谎,温依就是个妓.女。

“林愉悦,我是妓.女你是什么?你还真当自己是穆夫人呢,人啊,还是要看清自己。”温依带着嘲笑,压低声音说。163女性网

温依的话像针一样一针一针的扎过来,林愉悦死死的握住饭盒,让自己仅留的一丝骄傲不会崩塌。

“林愉悦?你又想对温依做什么?”清冷的男声在旁边响起,两个女人抬眼望去。

温依眼里的泪水一下子就落了下来,她抽噎着说:“离哥哥,我只是让愉悦姐姐在等会进去,别打扰你工作。她就骂我,骂我妓、女……”

穆离桃花眼微眯,眼神的的冷峻一览无遗:“林愉悦。”

“穆离,我给做了饭菜。”林愉悦没有理会温依的告状,而是笑着对穆离说道。

可穆离没有理会林愉悦的饭盒,眼神里带有威胁,“给依依道歉。”

林愉悦的手指死死掐住掌心,这个男人,总是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帮着那个女人。

她缓缓的凑近穆离的耳边,嗤笑一声,轻声说:“让我道歉,可以啊!那我就把温依怀孕的消息抖给媒体,穆离,你猜你的依依妹妹能不能经受住打击呢?”

穆离不敢相信的看着林愉悦的脸,她竟然敢威胁他?

可他不知道的是,这是林愉悦最后的底牌,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在温依面前认输。

穆离把视线转到温依身上,眉眼间尽显温柔:“依依,你先回医院,我一会回去看你。”

温依不知道林愉悦和穆离说了什么,但是穆离让她回去她便不能纠缠,因为她是个听话的女人,穆离也是因为这点才喜欢上她。

林愉悦带着胜利的眼光目送温依离开,感受到上方的视线,她抬头扯出一丝笑容:“阿离,我给你带了饭菜,是我亲手做的……”

她的话还没说完,穆离转身就走。

林愉悦只好咽下没说完的话,诺诺的跟在他身后,把门关上。

看见穆离坐到办公椅上,林愉悦连忙上前把饭盒拿出来,三菜一汤,都是穆离爱吃的,可见她的用心。

穆离却连看都没看,一把将饭菜全部挥到地上,捏了下眉心一言不发。

林愉悦吓得浑身一抖,却没敢说什么。

她慢慢的蹲在地上,红着眼睛收起饭盒,转身往门外走。

她从来都是会看眼色的,今天也不例外。

“林愉悦,你真贱。”

第5章 爽约

穆离记得,第一次见林愉悦,她是意气风发的小野猫,桀骜不驯,可是现在卑微的像一只谁都可以踩死的蚂蚁。

贱吗?

是的吧,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在犯贱!

可谁让她爱他呢,她没接穆离的话,低低的声音里全是乞求:“晚上回家吃饭,好吗?”

穆离眼神闪烁了一下:“也许吧……”

“那我就准备好晚饭了。”林愉悦有些欣喜,即便得到的是模棱两可的回答,她也抱有希望。

穆离,为了你,我愿意磨平我的爪子,收起野性做你怀里的猫。

只要在你身边,怎么都无所谓。

林愉悦记得第一次见穆离的时候,便惊为天人,一眼沦陷,哪怕知道他心有所属她也不放弃,死缠烂打。

在知道他不能娶那个在KTV认识的女人,她不知道有多开心。

费尽心机得到的就是今天的位置,林愉悦从来没后悔过。

当晚,林愉悦做了满桌的菜,可是等到菜凉透了,她也没等来穆离。

穆离甚至连条信息都懒得给她发,她把菜原封不动的倒进垃圾桶。

林愉悦有些疲惫,打开电视缓解失落的心情,没关系的,反正早就习惯了不是吗。

只是林愉悦没想到的是,电视里跃然印入眼帘的是穆离的脸。

“穆先生,麻烦你回答一下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是您的女朋友怀孕了吗?”穆离被记者围着水泄不通,屏幕上他的脸酝有怒色。

“滚开。”穆离把面前的记者推开,怀里护着一个女人。

即便女人的脸被遮住了,林愉悦也可以认出那是温依的脸。

她及腰的长发有些乱,被穆离紧紧的抱住,不留一丝缝隙,可以看出穆离多保护这个女。

记者看见女人的身影疯狂拍照,年少又多金的穆氏总裁是A市所有少女的梦想,这种新闻一定能上头条。

“穆先生,请问这个女人和你有什么关系呢,传闻她是KTV小姐出身,请问是真的吗?”有个男记者不怕死的举起话筒。

穆离的表情瞬间就变了,在场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男记者的眼镜已经被穆离踩碎,眼角还多了一块青紫。

“不该问的别问,这是给你长得记性。”穆离的脸色阴沉。

“离哥哥,别生气,我不想你为了我气坏身子。”穆离怀中的女子抬头,满眼深情的伸出手拍着穆离的后背。

在场的记者怎么能放过女主露面的机会,纷纷拿起摄像机拍照,连那个男记者都不例外。

“请问这位女士,你是穆先生的女朋友吗,今天来医院是因为怀孕了吗?”记者争相恐后的问。

温依看向镜头,脸色有些苍白,可能是被记者吓到了,声音有些小:“不是,你们不要瞎说,不要给穆离哥哥添困扰。”

说着眼泪就要掉下来,记者见状拍的更勤了,温依的手抓住穆离的衣角,把头埋到穆离的胸膛。

“离哥哥,我怕……”

穆离脱下衣服盖到温依的身上,脸色阴沉的扫过在场的记者,目光所到之处噤若寒蝉,然后两人相拥着大步离开。

新闻最后的画面就是穆离抱着温依的背影,好一对金童玉女。

林愉悦的眼睛有些干涩,看着新闻标题。

爆!穆宏总裁金屋藏娇,女方怀孕,好事将近!

好事将近?

呵呵,没有人知道穆离真正的妻子会每天等着穆离回家吃饭,却次次落空。

第6章 示威

林愉悦仰头看天花板,握着的双手有丝丝的血流出来,不知不觉指甲戳破肉,但是为什么她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

是因为心更痛吗?

怪不得他不回来,林愉悦不用想就知道,他肯定抱着温依诉说着情义。

林愉悦拨通了穆离的电话,她太痛了,痛到也不想让他们好过。

“喂?”电话通了,但是电话那边温依的声音让林愉悦不知道说什么。

“是愉悦姐姐吗?离哥哥去洗澡了,有什么事我帮你转告。”温依察觉了对面的沉默,先发制人。

林愉悦松了松拿着手机的手,又再次握紧:“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吃饭,他今天答应我的。”

“啊?是吗?可是离哥哥已经决定在我这里过夜了耶,真是不好意思啊姐姐。”温依的声音全是幸灾乐祸。

“嗯好,那没事,辛苦你了温依,霸占着别人的老公是妓.女经常做的事,我理解。”林愉悦毫不留情的揭开温依的痛处。

温依最恨别人说她是妓.女了,即便……她真的是。

她的语气立马变得恶狠狠的:“林愉悦,你别不知好歹。”

林愉悦冷笑,没说话,这个女人的面孔很容易就能揭穿。

“你的能耐再多,我也是穆离的妻子,永远都是。”

没等温依再说话,她就先一步的挂掉电话。

这场她赢了,没错,是她赢了,林愉悦擦掉眼角的泪。

她可以想象这会温依正添油加醋控诉着她的罪行,而他的丈夫会抱着她安慰她,附和着她的话。

林愉悦突然感觉到这个家好冷,冷的让她一直发抖,她蜷缩在沙发上,真的好冷。

没有穆离的房子没有一丝人气,就像一个牢笼,而她就是那个金丝雀,永远飞不出去。

她就这么蜷缩着躺在沙发上,不动弹分毫,手脚冰凉,像个死人。

穆离已经三天没回家了,外面的流言铺天盖地,穆离始终没有出面解释,那就等同于默认。

穆离在回到家的时候就是一场暴风雨,没等林愉悦的惊喜退却,便捏住了她的脖子。

“林愉悦,我真是小瞧你了,把依依的事情抖给媒体对你来说有好处?”

林愉悦的眼神里有疑惑,她没有抖露给媒体,怎么可能是她做的?

望着穆离暴怒的眸子,她艰难的张口:“不是我做的……”

“记者我都解决了,他们亲口说是你做的,你到现在还不承认?”穆离的眼眸满满的失望,像是在看一个无可救药的人。

“林愉悦,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毒蝎心肠!”

穆离的话语伴随着是摔门的离去声,林愉悦无力的摊在地上。

怎么可能是她做的,她从来没有做过,当初也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怪不得他三天没回家,原来解决记者去了。

她毒蝎心肠?那温依就是纯洁的白莲花吗?

林愉悦从冰冷的地板爬起来,她只想走,离开这个没有一丝温度的家。

林愉悦选择回到了家里,只是原本熟悉的母女此时已经生分,林愉悦看着饭桌上的菜无从下手。

饭桌上只有沉默,林愉悦不知如何开口,她怕被识破精心伪装的谎言。

第7章 宣誓主权

当时她不顾一切非要嫁给穆离,纵然她妈妈不同意,她也要嫁。

得到如今的结果她谁都不能怨,也不能跟任何人诉苦,因为这是她自找的。

林愉悦想躲避穆离,但是她没有地方可去,只能回家,但是告诉妈妈就会让妈妈怀疑,她不知怎么办。

“妈,我想在家里多住几天。”林愉悦斟酌良久开口。

“这是你的家,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林燕没有多说,怕说太多会触动女儿那根敏锐的神经。

“谢谢妈妈,妈妈我爱你。”林愉悦俏皮的吐舌头。

林燕笑着摇头没说话,眼神里满满的宠溺。

林愉悦已经在家里当了三天的米虫了,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吃饭,这三天来她每天都会反复的看手机,等待那个人的信息。

可是没有,一条都没有。

彻骨的失望让她有些厌烦,穿衣下楼扔垃圾,顺便去附近的菜市场买些菜,也算是这几天米虫的贡献。

路上,她总感觉有人在跟踪,但是一回头却什么都没有,林愉悦有些许的心慌。

她的加快步伐还是没能甩掉后面的脚步声,后面索性直接跑了起来,身后的人也跟着她跑。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突然,林愉悦吓得一哆嗦,放声大叫。

“林愉悦,别叫,是我。”一道男声响了起来。

林愉悦收住声音睁开眼睛,面前有些矮小且胖的男人勾起了林愉悦的记忆。

“你是,小胖?”林愉悦不敢确定的问。

男人闻言连连点头:“是我啊,我还以为你忘记我了呢。”

林愉悦干笑,小胖是她的初中同学,长得还和以前一样,一点没变,只是眼睛更小了一点。

“你最近还好吗,自从初中你转学之后我就没看见你了。真是长得越来越好看了。”小胖走到林愉悦的面前,身高和林愉悦不相上下。

林愉悦退后了一步,让自己和小胖保持着一米的距离,嘴上敷衍着:“恩恩,挺好的,谢谢夸奖。”

小胖好像没看出林愉悦的躲避,甚至更凑近了林愉悦,在她毫无准备之下抓起了她的手。

“愉悦,你知道吗,从初中就开始喜欢你了,后来你转学我就再也没找到你的联系方式,你愿意给彼此一个机会吗?”

林愉悦被小胖的手抓起来的时候就起了一身起皮疙瘩,她使劲挣脱小胖的手,奈何小胖的劲特别大根本挣脱不了。

“啧啧,林愉悦,看不出来啊,你的品味是下降了吗?”穆离冰冷的声音骤然在耳畔响起,林愉悦吓了一跳。

小胖松开林愉悦的手,眼神不善的看着比他高出一个头的男人:“你谁啊,没看见我在表白吗?”

穆离看着低头不吭声的林愉悦,眼里的怒火更盛,他只不过是几天没回家而已,这个女人不仅带着行李箱跑了,现在居然还在这里勾搭这种货色?

他双手插兜,阔步的走到小胖面前,眼神轻蔑的看着他,一把扯过林愉悦的手,说:“我是她老公。”

婚易攻,爱难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婚易攻 或 爱难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余生多请教15章(第015章 走投无路)

    原标题:余生多请教15章(第015章走投无路)小说书名:余生多请教第015章走投无路这就是她在沧海市唯一的亲人?!大伯母郭春从年轻时候就不工作,常常出去跳舞打麻将,有时候输的多了,拎着一袋水果就上门来借钱,父亲从不拒绝,她每回都是笑盈盈的来,心满意足的走。而陆蓉长她三岁,高考落榜,只能勉强上个大专,父亲看她郁郁不欢,还花了一笔钱,送她去国外游玩,大学的费用也全是父亲买单。华研科技是父亲白手起家一手建立的,是为了纪念早逝的母亲华研,而现在,却成了大伯父的产业。他们当她死了?“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也

  • 余生有你赐教15章(第15章 夜宵之战)

    原标题:余生有你赐教15章(第15章夜宵之战)小说名:余生有你赐教第15章夜宵之战这婊子两个字,犹如尖刀般刺了我一下,让我有种拔剑相向的冲动!可是想归想,我也只是微微眯起眼眸,继续瞠视着眼前越发嚣张跋扈的女人。“说话啊!你哑巴啦?!”齐若晴一拍扶手骂道。“嘘,小声点。”我冷淡地凝视住她,“要不然齐大哥听到了,会把你轰走的,那你就不能继续恶毒地攻击我,对我上演羡慕嫉妒恨了。”齐若晴切齿道,“你——”“什么你呀我的,身在文明国度里讲点礼貌吧,刚刚你不是说跟我不熟吗?请叫我汪小姐!”我声音保持不高不低

  • 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15章(第15章 我的情妇生涯)

    原标题: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15章(第15章我的情妇生涯)书名: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第15章我的情妇生涯我接到医院护工打来的电话,接着我从地上站起来,临走前我恶狠狠地瞪了沈琛一眼。我打车离开前往医院。待我感到医院的时候,护工告诉我陆毅铭抢救无效不幸死亡,就在前一个小时,而我就在那时候等在夜总会外面求沈琛借钱给我。我走到病房,看到陆毅铭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那一刻,我心如刀绞,站在他的病床前我悄声说道,“臭小子,谁让在躺在这里的,你快点起来回去念书,听到没有?我们老陆家的所有希望都寄托

  • 小医师的人生15章(第15章 一个赞赏的目光)

    原标题:小医师的人生15章(第15章一个赞赏的目光)小说名称:小医师的人生第15章一个赞赏的目光小靖看了曹子扬一眼,也说:“对哦,子扬哥哥,脸红红的,怎么啦?”曹子扬说:“没事,去你的学校吧,把剩下的药采完。”黄素凝说:“现在去吗?”曹子扬点头:“今天的事必须今天做,况且已经做了一半,不能半途而废。”黄素凝给曹子扬一个赞赏的目光,开车。半个小时以后,小靖的学校到了,黄素凝留在车里等,小靖带曹子扬往宿舍区后面的人工湖而去。采药的过程非常顺利,在湖边找了半圈就找到了所需要的草药,曹子扬用备好的袋子采

  • 试婚总裁:boss,太强势!15章(第015章:我知道,他对我没兴趣)

    原标题:试婚总裁:boss,太强势!15章(第015章:我知道,他对我没兴趣)小说名字:试婚总裁:boss,太强势!第015章:我知道,他对我没兴趣“阿景,立刻给我苏瑶儿的具体位置。”顾铭瑄原路返回找了一圈,却没有看到苏瑶儿的身影,打她电话也关机了,那脸色别提多难看了。那女人,是故意在跟他对着干吗?居然敢关机!不对,他到底为什么要担心那个女人?她自己有腿,就算这条路后边封路了,她也能走到大路上去找车才是,他担心她做什么?两分钟后,确定了苏瑶儿位置的慕容景给顾铭瑄回了电话过来,“二爷,苏小姐她……

  • 余生有你,一世欢喜15章(第15章 落荒而逃)

    原标题:余生有你,一世欢喜15章(第15章落荒而逃)小说名:余生有你,一世欢喜第15章落荒而逃书房。午后的阳光晒得人昏昏欲睡,神清骨秀的男子,逆光坐在轮椅上,室内气氛安静,空气仿佛被凝固了一般,直到屈北推门入内,才被打破。“先生。”屈北低声轻呼,尔后,快速踱步至顾余生身后,将手中拿着的文件袋,递了上去,“先生,这是方……少奶奶的资料。”接过,白净修长的手指,捏着纸页,翻动,一目十行看下去,偶尔扫见感兴趣的地方,幽深的视线,才略微一个停顿:“大学……半工半读?”方小糖是孤儿,顾余生早已知悉。却不曾

  • 热辣新妻15章(015:口干舌燥)

    原标题:热辣新妻15章(015:口干舌燥)书名:热辣新妻015:口干舌燥她一个X专家,就算没有X生活,对某种事还是了解的。女人给男人……那啥,不就是他刚才说的那样?这男人是对她耍流/氓?!她冷然了脸色,慢慢看过去,这男人目光深邃带着一点笑,“学会了怎么享用,以后会爱上吃它的。”“……”模棱两可的话,你要理解成暧昧就会暧昧到不行。云卿那张小脸,又紧绷又更添了一点绯色,微微瞪着他,呼吸乱了节拍。而这个男人,五官沉铸,一脸如常,低醇道,“手不方便,给我点支烟?”云卿忍住想甩他煤气罐的冲动,妈地,她就是

  • 倘若余生只爱你15章(第015章狼狈)

    原标题:倘若余生只爱你15章(第015章狼狈)书名:倘若余生只爱你第015章狼狈这家饭店不算大,我们选了个靠窗边的位置坐下。趁着等菜的空挡,我再三犹豫下还是决定和傅先生解释清楚高利贷的事。“那个,高利贷不是我借的,我……”“所以你表达这些的意思是?”他抬头看着我,眸子一深。我猛然的惊醒,傅先生不会以为我这么说是想烂账吧!想到这,我连忙摇头说没事就是想让他放心,这钱我会还的。正说话间菜就上齐了,傅先生点了两样很普通的家常菜,可就是这两道家常的菜,让我不适应的局促起来。在我们老家,清炒豆芽寓意爱之长

  • 今日谷雨 | 谷雨时节,为何雨贵如油?

    春光不负杨花柳絮随风舞雨生百谷夏将至今日11时12分太阳运行到黄经30°谷雨至柳絮飞落,杜鹃夜啼牡丹吐蕊,樱桃红熟正是万物生长的最佳时节谷雨天有暖意,但热未至有凉风,但寒已消正是不冷不热的时候在古人看来谷雨的标志性物候有三一候萍始生谷雨后降雨量增多浮萍开始生长二候鸣鸠拂其羽布谷鸟开始提醒人们应该播种了田野里到处回荡着它“家家种谷”的殷切呼唤三候戴胜降于桑戴胜又称鸡冠鸟此时落于桑树,蚕将生之候“清明断雪,谷雨断霜”作为暮春标志性的节气谷雨后气温回升加快雨量开始增多古人认为,“雨生百谷”谷雨节气与农

  • 清风明月,诗如其人(诗评 / 刘运喜)(邵阳日报-触屏副刊)

    这里是邵阳日报新指媒《触屏副刊》作者简介:刘运喜,邵阳学院教授,邵阳市优秀社会科学专家,湖南省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4月23”是世界读书日,让我们一起走进一位乡村妇女的精神世界!“为谁/宣纸泼墨赋春词/落笔成殇泪两行/为谁/举杯对月望天涯/一笑倾城醉红颜/为谁/夜不能寝染相思/梦里温柔泪相依/为谁/等到春谢百花残/写尽相思诉婵娟/为谁?为谁/花前月下恋红尘/望断秋水苦相思”你知道吗?这是出自一位农村妇女的诗。诗言志,言为心声。我们一起探访这位乡村妇女。她,就是居住在湖南省洞口县洞口镇的一名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