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用我一生换你笑颜在线阅读

2017/12/9 3:37: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用我一生换你笑颜

第3章 离婚,你凭什么?

林笙歌不知道自己那晚究竟是怎么到了陆流深的床上,更不知道为什么第二天会有一大堆记者早早堵在酒店门口,对于这一巨大新闻激动得差些破门而入。163女性网

关于那一晚,她只迷迷糊糊记得,为了解他的药,她被他撞击得很疼,很疼,但只要想到压在她身上的那个人,是她爱了那么多年的陆流深,她就觉得什么都值得。

可是被她认为那么值得的那一晚,却自此成为陆流深恨她入骨的理由。

如果不是那一晚,陆家老爷子不会为保家族名声逼他娶她;如果不是那一晚,他心爱的林宛更不会因此得抑郁症,出走美国。

林笙歌喜欢陆流深十三年,闹得轰轰烈烈,整个安城的人都知道。

可陆流深喜欢的是林宛,整个安城的人也都知道。

要说那一晚的事情林笙歌没有耍手段,谁都不会相信。

可她就是没有!

但这世界上的事情,不是她说他就能信,更何况,陆流深早就对她恨之入骨,被心爱的男人恨成这个样子,是这个世界最悲哀的事情。小说:用我一生换你笑颜在线阅读

林笙歌隔着一小块玻璃,看到病房里,陆流深还是维持着给林宛喂粥的动作,那么亲密,那么缠、绵。

而她是个小偷,永远就只能是个见不得人的小偷。

陆流深在VIP病房内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看着手机屏幕,他嫌恶的蹙了一下眉头,然后起身接起来。

这女人又搞什么。

“陆流深,孩子我已经打掉了。”电话那头传来林笙歌故作平淡的声音,“我们离婚吧。说明163woman.com

两人的距离就在一墙之隔,林笙歌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捂着心口,她觉得心脏的位置好像被人挖了个洞,一呼一吸间都像是要了她的命,她几乎是拼尽全力才能说出这句话来。

这三年来,她从来都不敢说离婚这两个字,仿佛只要一说出口,她这十一年的爱意就全部会被碾碎得一塌糊涂。

但她不提,陆流深也总会要提的。

到那时候,她就会是被抛弃的那一个,已经够悲惨了,她不要自己更加的悲惨。

闻言,陆流深高大的身形微僵,仿佛没想到林笙歌会说出这句话。

片刻,唇角扯出一抹讥诮至极的弧度,“离婚?你凭什么?”

竟然用这么无所谓的语气说出来,陆流深心中陡然升出一抹寒意,她还真是永远都知道该怎么让他更讨厌她。

“你最爱的林宛不是治好病回来了么,你总说我卑鄙,我现在把陆夫人的位置让出来,不好?”

林笙歌薄唇早就苍白得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色,大腿间也有红色的液体流出来,但她背靠着墙,唇角微勾,语气轻松的笑。163女性网

“好,很好!”

他冷笑,说罢直接将通话中的手机砸了出去,但凡和林笙歌有关的东西,他通通都要砸个粉碎。

三日后。

清晨。

陆流深才刚到总裁办公室,特助就递给他一份资料,“总裁,这是夫人寄过来的。”

资料拆开,“离婚协议”那几个字赫然在目。

牛皮封装的纸袋被他重重的拍在办公桌上,陆流深暴躁的扯了扯领带,只觉得那几个字让他的怒气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烧穿了。

原本以为三日前那个电话不过是那女人打掉孩子之后的一时气话,没想到她竟然还跟他玩真的。阅读163woman.com

离婚?呵,真是可笑至极!

林笙歌,这个连自己妹夫都敢抢的不知廉耻的女人,她有什么资格来提!

第4章 不白之冤

林笙歌在家休养了几日,给陆流深寄完离婚协议书后,她就再次去了医院,去找林宛。

从哪里开始,她就要从哪里结束。

林宛的母亲抢了她母亲的男人,可她没有用非法手段抢她的男人,不管林宛信不信,在她和陆流深离婚后,她不准她在外面胡说半句。

她没直接进病房,在快要到的时候,远远就听见她的父亲林正国在和林宛说话的声音。

母亲去世得早,林正国自从另娶之后向来是偏心林宛母女的,如果不是她和陆流深阴差阳错的那一晚,林宛也不会因此得抑郁症,为此,林正国一直对她横眉冷对。

这会林正国在里面,她庆幸自己没莽撞,顿了一下脚步,准备改天再来。

“爸,多亏你三年前想了那个计谋,我现在才可以坐享其成,爸,我真是爱死你了。小说:用我一生换你笑颜在线阅读

“宛儿,爸只是心疼你,你说你多不划算,就为了得到顾氏集团的股份,还特地跑到美国装了三年的抑郁症,这种病哪是那么好装的啊,憋坏了吧。”

听到这两句话,林笙歌猛地刹住脚。

顾氏集团的股份,装郁郁症?

顾氏集团是林笙歌的母亲顾瑜一手创立起来的,顾瑜在去世的时候,立下遗嘱,把整个顾氏集团都当做嫁妆送给了林笙歌,为的就是怕林笙歌以后在婆家的时候会受欺负。

“爸,我不装抑郁症,林笙歌又怎么会因为那晚的事情内疚而把全部顾氏集团的股份让给我?要不是为了间接从她手里抢来顾氏集团,我才不会给流深下药,让他们睡在一起呢!”

谁让林笙歌只有碰到流深的事才什么都肯放得下,如果林笙歌没有那么难搞定的话,她才不会狠心牺牲她的流深。

“这个计是不错,可顾氏虽然是块肥肉,宛儿你要这么多有什么用呢,反正爸的林氏集团以后也是要留给你的。”

“爸。”林宛开始撒娇,“我就是想把林笙歌的所有东西都抢过来嘛,你不是说你最疼的就是就是我这个女儿了,现在顾氏是我的了,林笙歌很快就要和流深离婚,流深也很快是我的了,我手上既有顾氏,以后又会有陆氏加持,这对你的事业不也是一大助力嘛!”

“哈哈,还不忘想着爸呢,真不愧是爸的乖女儿。”

病房内传来林正国宠溺的笑声,林笙歌站在门外,五脏六腑都在抽搐,她五指发白的抓住门把手,只怕自己会一头栽倒在地。

她的亲生父亲,为了将母亲的遗产夺来给林宛,特地设计了当年的那一晚,害她蒙受不白之冤!

她的亲生父亲,明明知道林宛的抑郁症是装的,却刻意瞒着她,让她白白承受外界的指责这么多年!

她的亲生父亲,早早就准备将林氏集团的财产全部交给林宛,声称林宛才是他这一辈子最疼爱的女儿!

这就是她的父亲,她的亲生父亲!!

她身上流着他的血液,连着他的骨脉,可他没有心疼过她,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原来她结婚这三年不但没有婆家,更没有娘家!!!

一股酸楚猛地涌上她的喉咙,她恶心至极,疼痛至极!

第5章 这个婚,我不离了!

纤细的手指捂住嘴巴,她开始往洗手间跑,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笙歌!”扶着她的男人手温暖如春。

“阿夜?”林笙歌强忍着不适感抬头。

沈夜的母亲和她的母亲顾瑜自幼交好,所以沈夜和林笙歌从小一起长大,是实打实的青梅竹马。

这家医院就是沈家的产业,所以林笙歌能在这儿遇到沈夜,并不奇怪。

“笙歌,你怎么了?”英俊的男人皱眉看着她难受的样子,心也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蛰了一下。

他对林笙歌的爱慕从不掩饰,从小到大,只要林笙歌身上伤了哪儿,他都会比她痛上百倍。

“没什么,有些不舒服而已。”林笙歌解释,却再也忍受不住那抹翻腾感,踉跄着朝洗手间跑去,身影如同逃难一般。

她趴在洗手池一阵狂吐,直到感觉把胃里的那抹恶心感全部都吐了出来。

吐完之后,嘴里全是苦涩的味道,像极了她那苦涩不堪的人生。

沈夜站在门外,在林笙歌脸色苍白的走出来时,递给她一瓶水。

“谢谢。”林笙歌接过来,阿夜永远都知道她最需要的是什么。

“笙歌,你身体很糟糕,我派医生给你看一看。”

“不用了,我没事。”闻言,林笙歌眼里闪过了一抹微不可察的僵硬,她没控制好情绪,所以就连飞快拒绝的话说出口也僵硬无比。

从小一起长大,沈夜自然听出异样。

“笙歌,听话!”

沈夜的语气温柔无比,但说出来的话却是不容置喙,不等林笙歌再拒绝,他直接强硬的派来这所医院资历最高的医生,将她全身上下都通通检查了个遍。

等做完检查,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的事情。

偌大的休息室里,只余下林笙歌一个人,沈夜正在听医生汇报她的检查情况,而她不需要去,因为她自己清楚,她的身体里究竟藏了怎样的一个秘密。

她没想让任何人知道的,她只想自己一个人守着,好好的守着。

耳畔传来皮鞋踩在地面的声音,是沈夜回来了。

林笙歌抬起头,像个做错了事情要被批评的孩子,但偏偏故作坚强,强势的迎着大人的目光。

两人四目相对。

“陆流深知道吗?”沈夜声音极哑,一字一句的问道。

“我没打算告诉他。”林笙歌脸色苍白的道,“这是我一个人的秘密。”

“笙歌!”

沈夜难得这样不温柔的叫她,林笙歌其实很想听听他后面会说些什么,但还没等沈夜说出口,包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是陆流深。

“林笙歌,离婚协议我看了,你过来,今天我们就去办完所有的手续。”

离婚?

十三年,十三年了!

从最初喜欢上这个男人,到三年前嫁给她,她无时无刻不在把全身的爱意都付诸给他,可最终她还是失败了,

林笙歌不想再纠缠下去了。

可林正国和林宛的那番谈话还历历在目,林宛要夺走她一切的话也跟着窜进林笙歌的脑海,她整颗心都在发颤。

凭什么所有人都要算计她,凭什么要她成全他和林宛!

她绝不会让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得逞。

绝不!

“陆流深,这个婚,我不离了!”

第6章 交易

“林笙歌,谁给你的这个胆子来耍我!”手机那头传来陆流深嫌恶又震怒的声音,“别再给我玩那些yu擒故纵的把戏,你哪怕把手段玩上了天我也不会爱上你,赶紧过来,跟我把全部的手续办了!”

“我从没有耍过你,是你们都在耍我!陆流深,从头到尾,你们都把我耍得团团转!我告诉你,你想和我离婚,然后去和林宛双宿双栖,休想!”

“你不爱我就不爱我,你哪怕爱上了我我都不稀罕!我早就不爱你了,我最大的乐趣就是霸占着陆家少奶奶的头衔,我就是要看着林宛一辈子看着我和她最心爱的男人绑在一起!

她不是有抑郁症吗?我就是要逼得她抑郁越来越重!就是要逼得她不惜下跪来求我,求着我把你让给她,把陆家少奶奶的位置让给她,可我偏偏不让,陆流深,我要逼得她痛不yu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吼完,她用尽全力的把手机摔到墙上去,手机摔坏了,零件四处飞走,可是她也像是粉身碎骨一样,她还有什么?一无所有了!

陆流深坐在豪车内,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还维持着接电话的姿势,耳膜都被林笙歌吼得嗡嗡作响。

那个女人,从来没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过话。

而且,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她一遍又一遍的强调着她不再爱他。

呵,不爱?那过往这十三年,她对他的死缠烂打又算什么?她不惜给他下药也要得到他的那一晚又算什么?

为了报复从小就与她不合的林宛?

大张旗鼓的喜欢他这么多年,竟然就只是为了把他从同父异母的妹妹手中抢过来?

是,她的确不爱他,因为他只不过是那个该死女人报复途中的一个工具而已。

陆流深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以致于这个想法陡然冒出来的时候,心头喷出的怒意几乎要将他的肺给灼穿,他竟然是那么的难以忍受。

该死,林笙歌,你该死!

……

夜。

林家别墅正在举办一场晚宴,庆祝林宛病好回国。

“姐姐,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儿,谢谢你来。”别墅外的游泳池旁,林宛穿着一身紫色镶钻礼服,手举红酒朝她微笑。

“我当然会来。”林笙歌同样拿着一杯红酒,脸上的表情让人琢磨不透,她靠近林宛,“毕竟,这场晚宴中,知道你去美国装了三年病的人,其实不多吧。”

闻言,林宛脸上的笑容僵了片刻。

“姐姐,你果然知道了。”

那天,林宛和林正国谈话的时候早就敏锐的察觉到外面有声响,让林正国出去查看,果不其然,正好看到林笙歌仓惶逃走的背影。

当时她还抱着一点侥幸,现在想想,人还真是不能存有任何侥幸心理。

“可你怎么也不是很害怕的样子。”林笙歌漫不经心的摇晃了一下红酒杯,“你有后招?”

她实在太了解林宛了。

果然,林宛嚣张一笑,“不能说后招,我只不过是想和姐姐做个交易罢了。”

说罢,林宛靠近林笙歌,不过短短几句话,林笙歌如遭雷击,脸色更是唰的一下变得惨白。

她攥紧手中的拳头。

刚准备说话,林宛突然抓住她的手,带着她朝游泳池旁摔去。

第7章 陷害

她以为林宛是要将她推下游泳池,赶紧用手抓住一边的香槟台,可噗通一声水响,摔下游泳池的却是林宛,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抹颀长的身影就从她眼前闪过,跟着跳了下去。

陆流深抱着湿淋淋的林宛站在她面前,冷冷地看着她,那双好看的深眸盈满了滔天的怒火。

“流深,别怪姐姐,她不是故意推我的,她只是知道我回来了,以为我要从她身边抢走你,太过冲动了。”林宛脸色苍白的咳了几声,在陆流深怀里虚弱的开口,那副样子楚楚可怜。

晚宴上的人听到响动全都围到了这儿来,林宛的生母惊叫一声,林正国开始指着林笙歌的脊梁骨痛骂。

林笙歌难以置信,迎着数也数不尽的鄙夷目光,脑子嗡嗡的又觉得可笑,那一刹那,仿佛回到了三年前,所有人都怪她给陆流深下药,把林宛逼成了抑郁。

“林笙歌,道歉!”

而这万千世界里,她唯一在意的陆流深,也不信她!

道歉,她何错之有?她再也不会像三年前那样,惊惶地,毫无章法的,犹如跳梁小丑一般的像面前的这个男人解释,她再也不是三年前那个局促不安却又可笑之极的想要讨所有人欢心的小姑娘!

“林宛,你刻意摔下游泳池,不就是为了让陆流深恨我,可就这样,怎么能够?”说着,林笙歌将手中的红酒用力的泼到了故作虚弱的林宛身上,整个红酒杯也随之狠狠砸过去,唇角勾出一抹漫不经心的笑容,“这样,你的流深才会更恨我,怎么样,姐姐帮你达成愿望了,开不开心?”

“啊!啊!”

林宛被红酒杯砸得胸前一痛,脸上的红酒更是泼得她斑驳了妆容,在众人面前,她狼狈得失声尖叫。

“林笙歌,你找死!”

陆流深果然暴怒,而林宛尖叫了几声,利用她抑郁症得天独厚的优势,彻底晕在了陆流深的怀里。

“宛儿,宛儿!”林宛的生母见状忙哭着扑过来。

场面顿时混乱不堪。

这个女人,又把他当成了报复林宛的工具,她说得每句话,做的每件事,都是在刺激林宛。

陆流深第一次顾不及去管怀中虚弱不堪的林宛,反倒是隔着人海恶狠狠的瞪着林笙歌,内心那抹压抑不住的焦躁陡然而生,只恨不得将那个女人揉碎进骨头里,让她好好看清楚,他陆流深是谁,她竟敢把他当成报复的工具!

但终究,他握拳的骨节发白,在林宛生母的哭泣声抱着林宛匆匆而去。

林笙歌一个人回到的别墅,脑中一遍又一遍,全都是陆流深眸中的灼灼怒火。

她知道陆流深不会放过她的。

果不其然,接近凌晨的时候,陆流深如约而至,一句话都没说,攥着还在睡梦中的林笙歌就往车上走。

林笙歌默不作声,任由他攥着,忍着手上传来的钻心疼痛。

她的手和别人不一样,自从当年的那件事后,别人的一倍痛,是她的十倍。

全球限量版的豪车开进城市中心,在最繁华的路段停下来。

从车窗往外看,人来人往。

陆流深解了安全带,眸色阴戾的撕扯着林笙歌的衣服,俯身朝她压下来。

“陆流深,你疯了?你想干什么?”

用我一生换你笑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用我一生换你笑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情挑娇妻:偏执老公太坏了11章(第11章 撞上总裁未婚妻)

    原标题:情挑娇妻:偏执老公太坏了11章(第11章撞上总裁未婚妻)小说名字:情挑娇妻:偏执老公太坏了第11章撞上总裁未婚妻“不好意思,我没兴趣,”莫倾城手一抬,面无表情,“你在这儿的吃住我全包,需要用车问前台要。”“我需要你陪!”邵娅姿噘起嘴,伤心地撒娇,“我傍晚又要赶回海滨拍戏的,你陪我几个小时不行吗?”莫倾城冷睇她一眼,别有意味道:“找你喜欢的男演员,我没空陪你。”“我喜欢你,我爱你,你不清楚吗?”邵娅姿快哭起来了。刚才那个女孩子土不拉叽,他竟然挽上她的肩膀要泡,而自己又美又性感,他放着不要!

  • 独占小萌妻:帝少老公强势宠11章(第11章 叮嘱,最直白的打脸)

    原标题:独占小萌妻:帝少老公强势宠11章(第11章叮嘱,最直白的打脸)书名:独占小萌妻:帝少老公强势宠第11章叮嘱,最直白的打脸以退为进。句句说自己隐忍,说苏家过分,司浩廷的话,字字羞辱着苏家,羞辱着苏小小。苏小小用力挣脱司浩廷,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她的眼里,带着浅浅的雾气,可是却没有眼泪,只有浓烈的恨。“呵……”这一切,都是司浩廷的杰作。一环扣一环,这是来验收成果了?被推开的苏逸阳,定定的站在一旁,灵魂仿佛都被掏空了。那些红痕,他自然知道是什么,也正因为知道,他才觉得刺眼。可是,刚刚苏小小明明

  • 盛世嫡妃:鬼王专宠纨绔妻11章(第11章 婚礼现场)

    原标题:盛世嫡妃:鬼王专宠纨绔妻11章(第11章婚礼现场)小说书名:盛世嫡妃:鬼王专宠纨绔妻第11章婚礼现场“照这么说,这个草包嫁过去,或许不用守寡,倒是宣王要成鳏夫咯……”哈哈哈……一群人在那里幸灾乐祸,郁飘雪听得火气上来了,这些人是有多无聊才会把别人的不幸当做笑料啊,你们那么喜欢笑,那就让你们再多笑笑。说完她心念一动,从空间调出枪针,只是里面放的是兴奋剂,她对着刚刚那几个幸灾乐祸的家伙每人一针,整个大厅顿时就想起了震耳欲聋的大笑声。所有人都看向了那几个人,因为他们现在就像疯了一样的大笑,手舞

  • 甜婚蜜爱:试婚老公轻轻宠11章(第11章 补了两刀)

    原标题:甜婚蜜爱:试婚老公轻轻宠11章(第11章补了两刀)小说名:甜婚蜜爱:试婚老公轻轻宠第11章补了两刀笑着笑着,眼泪流下来。背叛,总是来的这么快,让你猝不及防!当林偶抱着郁爱爱出门的时候,恰好父母刚回来。郁家老两口看到大准女婿抱着小女儿,面面相觑。“衣服别放在我房间,恶心死了!”郁可可丢出一大堆男人女人的衣服,旋即“砰”地一下关上了门。回到房间,她一股脑的把床单被子全都丢在了地上,努力的想要摆脱那个画面,大脑不受控制般,那龌龊的一幕在眼前回荡。恶心的要死。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的稀里哗啦,中途父

  • 狼性总裁温柔宠11章(第11章 告诉自己不能死)

    原标题:狼性总裁温柔宠11章(第11章告诉自己不能死)小说名:狼性总裁温柔宠第11章告诉自己不能死半个小时后,叶以笙果真被绑在了大床上。叶以笙看着自己的手脚被五花大绑,瞬间想起了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的猪。现在的自己的形象,恐怕比猪好不到哪儿去。而刚刚亲手把自己绑在床上的男人,正坐在她的对面,拿着笔记本忙碌着。“陆司岑,你这样做很有意思?”叶以笙没想到陆司岑会用这么直接的方式处理自己,这样的陆司岑,也是她从来都没见过的。“挺有意思的,怎么了?你觉得没意思了?”陆司岑刚刚处理完了公司的事,心情较好的看

  • 握不住的十年韶光11章(第11章 第一次的约会)

    原标题:握不住的十年韶光11章(第11章第一次的约会)书名:握不住的十年韶光第11章第一次的约会自从和子豪在一起,我的整个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不再像从前一样宅在寝室和姐妹们聊天,不再和朋友们一起出去逛街,甚至连吃饭的时候我都不会将精力放在朋友的身上,只是一味地和子豪在一起。从早上醒过来见到子豪的那一刻,到晚上要分开上楼睡觉,一天几个小时的时间一直和子豪在一起。我喜欢子豪,那个时候的自己甚至可以疯狂地说自己爱上他了,我巴不得和他二十四小时都黏在一起。子豪怎么想,我却无从知道。即使我问他,

  • 步步惊华:腹黑太子妃11章(第11章 树挪死,人挪活)

    原标题:步步惊华:腹黑太子妃11章(第11章树挪死,人挪活)小说:步步惊华:腹黑太子妃第11章树挪死,人挪活哼,看来那个什么南皇也不是什么好人,他怎么能将一个弱女子推入和亲的虎狼之穴呢?想想那个炫太子咒骂自己的那些话,墨七珠就来气!嫁给他?天下男人对死光光了,我也不会嫁的!“小姐,大公子来看您了,您昏迷不醒了一夜,大公子一夜都没睡,一直在院子里守护着您呢!”丹青也走过来,手里端着一碗汤药,歪着脖子对着正玩倒立的墨七珠说道。我昏迷?我是太困了,睡了一夜,好不好?墨七珠暗中撇嘴。“大哥,你要是逼着我

  • 农女有毒:邪王宠妻无下限11章(第11章 殴打蔡氏)

    原标题:农女有毒:邪王宠妻无下限11章(第11章殴打蔡氏)小说名:农女有毒:邪王宠妻无下限第11章殴打蔡氏蔡氏被气的脸皮上的横肉直颤抖,恨恨地看着顾玲珑,“你这小蹄子跟你那疯子娘一样,老娘今天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蔡氏说着将肩背上的背篓直接丢到地上,袖子一撸,就往顾玲珑冲过来。蔡氏长得人高马大,在百花村里颇有威名,便是稍微弱小的男人都不敢和她正面对上。顾玲珑冷眼看着她,刀锋朝外,她伸手过来就直接朝她双手划去,压根儿没有半点迟疑。蔡氏却骇了一跳,慌忙收手推后两步,她是没想到这丫头竟然真的敢!在蔡氏眼

  • 养狐为妃:高冷摄政王夫君11章(第11章 心里不平衡)

    原标题:养狐为妃:高冷摄政王夫君11章(第11章心里不平衡)小说名称:养狐为妃:高冷摄政王夫君第11章心里不平衡小狐狸现在很生气,想到自己被他抱在手中,摸了那么多天,心里就一阵不平衡。她在现代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没谈过恋爱,甚至连男人的手指都没碰过,凭啥便宜凤凌然这个色狼?小狐狸爪子要跑出门槛石的时候,忽然被凤凌然的大掌抓了回去。“怎么了?”凤凌然的手指抬起小狐狸毛绒绒的下巴,幽深的黑眸看入它的眼底,似要看破它究竟在闹什么情绪?小狐狸很不爽的摇晃着脑袋,挣脱他的手指,但他加重了力道,它下巴一阵疼

  • 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11章(第11章 五分钟内,我要看到医生)

    原标题: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11章(第11章五分钟内,我要看到医生)小说书名: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第11章五分钟内,我要看到医生因为这个赌注已经够大了,所以无需加注。等到最后开牌的时候,六爷率先亮牌,在他得意之际,权少承翻牌。当六爷看到权少承的牌之后,他整个人都懵了。“怎,怎么会……怎么会!”六爷一脸不可思议,显然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最后……居然是权少承的牌比他大!六爷“咚”的一声坐入了座位之中,原本稳操胜券的他得意洋洋,可是却一下子跌到了谷底,他输了。权少承笃定的笑笑,早在他答应和六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