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帝品相师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9 1:23:0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帝品相师

第3章 中医国手

“啊,宋辉啊,”林芊妤一愣,秀口半张,模样说不出的动人,“我都差点忘了今天宋辉要来接咱们!”

随即,她也意识到大奎的意思。推荐163woman.com

秦枫不了解其中的缘故,也没有多想,一行三人走出了机场。

“芊妤,”远远的,一个一身正装的男子,挥着手喊道。

林芊妤看到那人,先是微微皱眉,随即释然,不疾不徐向前走去,旁边一左一右跟着大奎和秦枫。

秦枫看到对面走来的男子,只是瞥了一眼,便皱眉暗道,此人眼窝深陷,泪堂初有一道淡淡的黑纹,虽然几乎不可见,可是这等面相,足以证明,来者绝对是一个男女关系混乱,而且一生与真爱无缘。

下眼皮隆起的地方乃是面相学里面的男女宫,按照他自幼所学,泪堂深陷,定为男女无缘,此部位如有黑痣斜纹,到老儿孙有克。

反观林芊妤,三阳平满,将来绝对是儿孙福禄荣昌,况且卧蚕柔软而鼓起,足以可见其魅力非凡。

当然不看这些,单单凭林芊妤的模样,其自身魅力绝对不低。163女性网

而眼前这个男子,绝对是那所谓的“浪蝶”。

想到这里,秦枫不由得晒然一笑。

虽然一下子想了这么多,可是对他而言,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

“芊妤,这趟西安之行,可还顺利?”男子飞快的瞟了一眼秦枫,似乎对他在林芊妤身侧很意外。

“嗯嗯,一切还好,”林芊妤点点头,“不过小雪途中不知道怎么了,就突然发病了,真是担心死我了!”

宋辉听到小雪发病,眼神中先是一喜,随即忧心的说道:“什么情况?赶快给我看看!”

林芊妤并未注意到宋辉眼神的闪烁,连忙将小雪抱给他,随即意识到旁边的秦枫还在,不由得尴尬的看了秦枫一眼。

抱歉···我···

她没有开口,秦枫却也猜到了几分,笑了笑,意思很简单。

无妨,我没那么小气。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宋辉接过小雪之后,先是轻轻拨开她的左右眼皮看了看,随即便开始为她把脉。

约莫三四分钟的时间,他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放心,芊妤,小雪只是路途劳累而已,回去我给她开点药就行了!”

“旅途劳累?”林芊妤一愣,刚才秦枫一路上都在说什么中邪,怎么到了宋辉这里就成了旅途劳累。

虽然她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莫名其妙的中邪,可是秦枫那斩钉截铁的样子,却让她不得不信。

那么宋辉的话···

这时候,旁边的秦枫不由得冷笑一声。

宋辉听到了旁边的冷笑,不由皱眉,瞥了一眼秦枫,他之前就看到林芊妤和这个陌生男人一起从机场出来,还有说有笑的,显然关系不一般呀。

“这位先生对我的诊断有质疑么?”他走上前一步,盯着秦枫。

刚才宋辉把脉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眼神变了数次。推荐163woman.com

先是惊慌,随即担心,最后又平静下来。

别人没看到,可是秦枫却看得一清二楚。

什么旅途劳累的鬼话,明显是这个宋辉瞧不出所以然来,就编了这鬼话来骗这个笨女人。

林芊妤见自己女儿现在还昏迷不醒,这两人之间剑拔弩张,天大的矛盾不能等小雪醒来再解决么?

“宋辉,这位是秦先生,我们在飞机上认识的,关于小雪的病,秦先生的看法是中邪!”她不敢浪费时间,只求这两人任何一个能够尽快治好女儿。

“中邪?”宋辉眉毛一扬,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笑容,说道,“现在是什么时代了,还扯中邪这种鬼话?芊妤,难道你还真信了这小子的鬼话?”

林芊妤俏脸一红,“我现在不管这些,我只想知道,你们俩到底谁才能让小雪安然无恙!”

宋辉斜睨秦枫,冷笑道:“我在老师门下学习了这么多年,要是连一个小孩子都治不好,就没脸去见老师了!”

秦枫看都不去看他,只是说道:“小丫头的病不能再拖了,要是邪气侵体,就算是大罗神仙出手,也治不了!林小姐,希望你能尽快作出决定!”

宋辉听了他的话,怒极反笑,“哈哈哈,真是狂妄,还什么大罗神仙,大奎,还不赶紧将这个装神弄鬼的小子给轰走!”

大奎只是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并未行动,最后看向林芊妤。

林芊妤的眼神在秦枫和宋辉之间游走不定,最后看向还在昏迷的女儿,更是心痛如绞,一时间不知道该听谁的!

就在这时候,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这是怎么了?”

秦枫循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位身材坚挺硬朗的中年人站在那里,约莫五十岁上下,身上的书卷气极浓。说明163woman.com

林芊妤看到来人,顿时大喜,连忙走上前去,又惊又喜道:“常叔叔,您怎么来了?”

“老师!”宋辉看到这位中年人,也是欣喜异常,紧跟着走上前去了。

秦枫看到这里,差不多也明白了,原来这个老头子就是宋辉的老师,学生都是这种程度的货色,不知道这个老师能好到哪里去?

“芊妤呐,我听说你今天回来,刚才正好在附近办事,所以就过来了!”老人缓缓说道,“刚才远远的就看见你们在这里争吵,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人的后半句话,却是看向宋辉说的,说话的时候,眉毛已经拧在了一起,显然对这个学生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无端言语有些不满。

宋辉微微弓着身子,连忙解释道:“是这样的,老师!刚才···”

他很快将小雪的事情解释了一遍,同时也将秦枫所说的“中邪”大概的说了一遍。

老人听完自己学生所说的,不由得看了一眼秦枫,说道:“年轻人你好,我是常辛易!”

“哦,常先生好!”秦枫淡淡的说道,面无表情。

宋辉对秦枫本就没什么好感,此刻见他听到自己老师的名字竟然还是这副死样子,顿时就怒了,“秦枫是吧?看你刚才的样子,应该也算是略懂医术吧,怎么?当代中医界国手常辛易老前辈在你面前,都不知道行礼问好么?”

第4章 葛仙八指

“我和常老先生第一次见面,也是第一次听说老先生的名字,称您一声老先生,也只因您是长辈,至于什么行礼问好,”秦枫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呵呵,我不知道,宋先生凭什么要让我行礼问好?”

宋辉终于无法抑制怒火,自己引以为傲的恩师,对方竟然连听都没听过,他如何能不怒,“小子,你未免太狂妄了吧?我老师以一己之力···”

“住口,小辉,”常辛易轻声喝道,“你退下!”

宋辉无奈,但是老师已经动怒了,他也就不敢放肆了。

“这位先生,现在当务之急是给小雪孙女儿治病,我想你和小徒之间的恩怨还是暂且搁置一段时间吧!”常辛易看着秦枫说道。

秦枫点点头,没想到还有一个明事理的人呀,当即他说道:“既然老先生是中医国手,想必对小雪的病应该一看便知!”

他说完这句,便不再言语。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常辛易见他如此自信,当即上前盯着小雪的脸色看了半晌,然后动手把脉,脸色凝重,“脉象平稳,看不出有丝毫不同,可是小丫头却昏睡不醒,当真是奇怪!”

他说完,便在小雪身上推拿了几下,却始终不见效果。

“手法不对,力道也不足,你这样根本不行,”秦枫瞥了一眼常辛易的手法,便说道,“我再说一遍小丫头中邪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除了葛仙八指,别无他法!”

宋辉见他否定自己老师,心中一怒,忍不住讽刺道:“我老师的推拿手法,放眼全国不出前三,你竟敢胡乱评价,说什么大话!”

“葛仙八指?”常辛易顿时眼睛一亮,对学生的话置之不理,看向秦枫的眼神却多了几分凝重和好奇,甚至···还有几分疑问。

难道眼前的青年竟然会是失传已久的葛仙八指?

“不错,正是葛仙八指!”秦枫点点头,“老先生既然身为当代中医国手,应该也听过葛仙八指吧?”

常辛易的眼神中精光四射,说不出的激动,“当然听过,葛仙八指,号称可以驱尽天下邪气的指法,我一直以为是传说当中的!”

“没想到老先生竟然也听过葛仙八指,”秦枫对常辛易不由得高看了几分,“不过这套指法可不是传说中的!”

旁边的宋辉见两人说的云里雾里的,自己竟然一句也听不懂,只好向常辛易问道:“老师,这葛仙八指到底是什么东西?”

常辛易被他打断已经不悦,听他所言更是眉毛一扬,直接斥道:“什么什么东西?小辉,对于前辈流传下来的绝学岂能如此无礼?”

宋辉还是第一次见老师如此生气,连忙弓着身子,“老师见谅,是我学生失言了!”

秦枫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个弧度。

常辛易见他认错态度诚恳,这才解释道:“葛仙八指,传说是魏晋时期的仙人葛玄流传下来的一套神秘指法,可以肉白骨活死人!”

“葛玄流传下来的?肉白骨活死人?”宋辉登时大惊失色,“这种东西向来都是传说中的,怎么可能是真的?”

常辛易将他的话听在耳中,没有反驳,而是看向秦枫,问道:“这位小兄弟,你真的会这套葛仙八指吗?”

对于葛仙八指的存在,常辛易自己也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更别说自己的学生了。

秦枫最近嘴角一挑,说道:“说的再多也没用,现在小丫头的病需要赶紧救治,你们将她抱到一个安静的地方,我这就为她医治,老先生正好可以看看!”

常辛易登时大喜,他是中医名耆自然知道,对于葛仙八指这一类的秘术,向来都是秘不外传,没想到眼前这个青年竟然如此大方,请自己在一旁看着!

难道他不担心自己偷学么?

想到这里,常辛易登时深吸了一口冷气,暗道惭愧,对方能够如此真心相待,自己怎么能有如此龌龊的想法!

“好,秦先生,咱们赶紧给小雪治病吧!”旁边的林芊妤连忙说道,她一直为小雪担心,可是常辛易等人却在一个什么葛仙八指上面纠缠着,可是迫于常老的身份,她一直没有开口,现在秦枫都开口了,她自然顾及不了这么多。

很快,大奎抱着小雪来到了停在机场外面的房车里面。

随即,在秦枫的坚持下,他和常辛易还有林芊妤三人进了房车,而大奎和宋辉则是守在了外面。

宋辉原本很不忿,可是老师在这里,他只好恨恨的看了一眼秦枫,无奈和大奎一起守在了外面。

进了房车之后,秦枫将背上的长盒子放在了一旁的座位上,然后紧紧盯着小雪的脸色,说道:“疾厄宫被一股黑气笼罩,这显然是因为有邪物侵体了,林小姐,小丫头真的没去过什么奇怪的地方?”

常辛易听到“疾厄宫”这三个字,显然脸色微变,却没有说什么。

林芊妤摇摇头,苦笑道:“我们这次去西安,只是例行开会而已,除了酒店以外,别的什么地方也没去过。”

秦枫知道她所言无虚,只好说道:“行吧,那就先不纠结这些了,我先来为小雪祛除邪气吧!”

说话间,他伸出右手食指中指,只见一道淡淡的青气笼罩在了并指上面。

林芊妤注意到他的额头上面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不由得为他紧捏了一把汗。

常辛易看到这一幕,心中更是惊诧,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这时候,秦枫猛地并指点出,直接点在了小雪两眼间山根之处,也正是人体的疾厄宫所在。

只见,一道肉眼看不见的黑气顿时便顺着他的两根手指,缠绕而上,和他手指上面的青气抗争起来。

林芊妤自然看不到这些,常辛易虽然也看不到,可是却能猜出,秦枫此举定然不凡。

秦枫注意到,这股黑气虽然不深,但是威力极强,自己的葛仙八指已经修练到了第三指,一时间竟然也难以抗衡,只能勉强维持了一个不胜不败。

现在唯一的依仗便是自己身为二品相师的相气了。

第5章 采听官

秦枫额头上面的汗珠越来越密,右手臂也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林芊妤看在眼里,忧在心里,忍不住拿出一张纸巾准备给他擦拭额头。

常辛易却连忙阻止,“芊妤,现在不能动他,这位小兄弟现在可能正在施功的关键时刻,绝对不能受外力打扰!”

林芊妤看了常辛易一眼,点点头,只好作罢。

这时候,秦枫双指一挑,浑身的相气瞬间从周身各大经脉中涌出,紧接着从双指冲出,按照葛仙八指的秘术,将那道黑气从小雪的疾厄宫挑出。

与此同时,他左手在双目一点,登时将监察官打开,同时又在双耳一点,又将采听官打开,盯着右手指尖的那道黑气。

“何处妖孽,还不显形?”秦枫一声疾喝,只见那道黑气在指尖一荡,便落在了半空中。

他心念一动,左手伸出,猛地在常辛易和林芊妤两人的双目和双耳处疾点。

这一点,与他之前在自己身上所点,又是不同。

刚才是为自己打开了采听官和监察官,而这一点却是帮他们封住了采听官和监察官,防止这股邪气侵入到他们体内!

常辛易和林芊妤还没反应上来,就看到秦枫满脸严肃,两人相视一眼,也不好多问什么。

秦枫顾不得解释,而是紧盯着半空的那道黑气,口中呼喝有声,右手疾点数下,一道道相气催动,登时将那道黑气便笼罩住了。

这时候,那道黑气竟然开始扭曲起来,在半空中化成一个奇怪的模样,隐隐竟然是一只猫。

“大胆猫妖,竟敢伤害凡人!”秦枫大怒,右手再次疾点,相气收拢,直接将那道黑气所化的小猫禁锢起来。

常辛易和林芊妤见他在半空又是指指点点,又是呼喝有声,还说什么猫妖,两人均是大惊,前者倒还好,后者已经花容失色。

他们看不到邪气,自然也看不到那道邪气化成的小猫。

可是在秦枫相气的禁锢之下,那只小猫竟然发出了一声嘶吼。

常辛易和林芊妤猛地听见车内一声猫叫,两人又是一惊,这一声猫叫并不大,但是叫的惨烈至极,仿佛一只小猫临终之前的嘶吼。

林芊妤顿时惊道:“什么东西?”

她身子一软,便倒在了车上。

旁边的常辛易还算震惊,不过老先生也是浑身瘫软,坐在了旁边的座位上。

秦枫根本顾不得两人,他见这只小猫竟然嘶吼之后,身形竟然开始涣散,知道这股邪气的能量终于耗尽了。

当即,右手一震,葛仙八指第三指的催动下,指尖的相气轰出,将半空中的一丝丝残余邪气彻底磨损殆尽。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秦枫这才深吸了一口气,他看了一眼林芊妤和常辛易的窘态,连忙出手在他们的双目和双鼻一点,恢复了他们正常的状态。

人的采听官和监察官,平日里都处于一个半开半闭的状态,彻底打开之后便能看到一些邪物之类的,相反,彻底关闭之后,便能阻碍邪物侵体。

不过,采听官和监察官都不能长时间关闭或者开启,否则会对人体造成极大的伤害。

重者身死,轻者也会失明失聪。

“小兄弟,刚才是什么情况?”常辛易恢复正常之后,连忙问道。

秦枫笑了笑,解释道:“小丫头之前是被一个邪物侵体,所以这才导致昏迷,我刚才用葛仙八指将那道邪气从她的身体内彻底的祛除尽了,不过祛除的过程中,那只邪物竟然贼心不死想要逃离这里,不过已经被我击杀了,所以小丫头现在也就没事了!”

“小雪没事了?”林芊妤可不管别的,只要女儿没事了就好,她连忙看着小雪的脸色,发现果然是红润了许多,只是还没有苏醒过来。

她见小雪没醒,不由得疑惑的看了一眼秦枫。

秦枫一对上她的眼神,连忙解释道:“小丫头的身体现在刚刚被我祛除了邪气,还是有些虚弱,等会醒了,记得给她好好补一补!”

林芊妤听了这话,这才心安,连忙道谢,“秦先生,既然到了广州,一定要多待几天,我要好好感谢你!”

秦枫心想,自己本来就打算在广州混饭吃,看来这林家在广州应该是个大家族,或许正是一条明路啊。

这时候,常辛易冲着秦枫抱拳道:“秦先生手段非常,老头子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秦枫见他如此客气,连忙说道:“常老不必如此,不过是各有所长而已,在中医一道上,我可是个门外汉而已!”

“秦先生···”常辛易刚开口,便被秦枫摆摆手打断。

“常老不必叫我秦先生了,要是不介意,叫我一声秦枫就行,否则可就真的是折杀我了!”秦枫笑道。

常辛易见这个青年不单单技艺非常,而且为人又是如此谦逊有礼,和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学生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好,那我老头子就托大了,秦枫呐,老头子刚才想问你的是,你是不是玄学中人?”

秦枫一听“玄学”二字,心想,难怪早有耳闻,这广州的玄学一门依旧兴盛,没想到连一个老中医都知道。

当即,他点点头,说道:“不瞒常老,我的确是会一些玄学秘术,其实这葛仙八指便是集玄学和中医两道的大成者!”

常辛易听闻此言,笑着点点头,“不错,我曾经也听说过有玄学界的高人会这葛仙八指,只是问遍了广州玄学界,也无一人会此秘术,没想到秦枫你···哈哈哈!”

说罢,常辛易登时大笑起来,显然是很开心能够见到此等秘术。

这时候,小雪渐渐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了林芊妤,“妈妈!”

“宝贝,你没事了吧?”林芊妤见状,连忙将小雪抱在怀里。

秦枫看见林芊妤将小雪抱在怀中,问东问西,不由得笑了笑,说道:“没想到林小姐竟然这么有母爱!”

林芊妤抬头看了他一眼,“这次可要多谢你了,秦先生!”

帝品相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帝品相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我以温柔献深情1章(第一章 必须死)

    原标题:我以温柔献深情1章(第一章必须死)小说名字:我以温柔献深情第一章必须死城中医院。“许小姐,因为您摄入的营养不够,宝宝比正常的孩子偏小,这是我给您开的一些营养品,平时记得多吃点好的补充营养,不要影响了宝宝的发育!”许安然看着手里医生开的药物单,轻抚着自己七个月看起来却只有五个月的孕肚,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好的,谢谢。”许安然将药物单放入口袋,没有去药房,便直接开车离开了医院。她并非不爱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只是说来心寒,堂堂沈氏集团的总裁夫人,沈哲楠的老婆,却根本没有钱去买医生开的这些昂贵的营

  • 只予你的温柔1章(第1章)

    原标题:只予你的温柔1章(第1章)小说名字:只予你的温柔第1章我叫江小楠,今天是我和宋归结婚三周年纪念日,宋归说过,他会准时下班回来还要给我一个惊喜,我便早早的洗完澡坐在化妆台前擦头发,甚至还换上上周他挑选的黑色蕾丝裙,几近镂空的裙子堪堪遮住重要部位,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视线中。看着化妆镜中倒映出来的那个魅惑的自己,我微微红了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宋归喜欢上了这种露骨的风格,每次给我挑选的内衣都是这种风格,但是他从来不带我去内衣店买,每次都是他直接带回来。我也就默认这是他给我挑选的礼物,虽然觉

  • 往昔繁华变成落寞1章(第一章:你想要朕的命么?)

    原标题:往昔繁华变成落寞1章(第一章:你想要朕的命么?)小说书名:往昔繁华变成落寞第一章:你想要朕的命么?白九儿站在永宁宫窗前,窗外大雪纷纷。地上的雪已经积了一尺厚,院中两株红梅在白雪的映衬下,更加鲜艳娇美。白九儿目不转睛地望着窗外,翘首以盼,问身边的宫女:“皇上有几日没来了?”宫女小梅行了一个万福礼,道:“娘娘,皇上已经半个月没来过了,不过头两天皇上派李公公送来许多奇珍异宝,可见皇上还是念着娘娘,心里还有娘娘。”白九儿嘴角扯出一丝苦笑:“他哪里是关心我,那些奇珍异宝只是一种交换而已。”地上白茫

  • 再见依然我爱你1章(001这个孩子是耻辱)

    原标题:再见依然我爱你1章(001这个孩子是耻辱)小说名字:再见依然我爱你001这个孩子是耻辱医院,产科。“啪——”苏夏刚被推出产房,迎面就被一沓资料狠狠摔到了脸上。生完孩子虚弱至极的她,脸上蓦地传来一阵刺痛,她惊诧地转眸看向一脸阴鸷的男人。“苏夏,敢给我傅斯琛戴绿帽子的,也只有你了!”傅斯琛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因为太过用力,骨节处已然一道道可怖的森白!而男人那张素来冷峻的俊脸,此刻更像是刚从寒冰中浸润了一般,冷得没有一丝温度,让人不寒而栗!苏夏下意识看了一眼被摔得满地的资料,错愕地看

  • 妈咪驾到:爹地,请接招!1章(第一章 那晚不是我)

    原标题:妈咪驾到:爹地,请接招!1章(第一章那晚不是我)小说名字:妈咪驾到:爹地,请接招!第一章那晚不是我洁白的肌肤上布满着粉红色的红晕,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带着一丝迷离的神情,莲藕般的手臂抱着一个身体精壮的男人,好闻的古龙香水的味道渐渐的包裹了叶芷巧。“啊——”一声带着痛楚的叫声从叶芷巧的嘴里传来,身上的男人猛然间停住了身体,带着一丝惊讶的看着身下的女人,随即又恢复正常等到叶芷巧适应了之后,才缓缓的动了起来,渐渐的原本的疼痛感缓缓消息。叶芷巧一波又一波的承接身上男人的感觉,最终体力不止晕了过去,

  • 萌宝驾到:傲娇boss的火辣甜妻1章(第1章 深入骨髓的)

    原标题:萌宝驾到:傲娇boss的火辣甜妻1章(第1章深入骨髓的)小说名称:萌宝驾到:傲娇boss的火辣甜妻第1章深入骨髓的豪华的帝爵酒店的一个房间内,一片昏暗。乔夏躺在床上,头痛得快爆炸了,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她记得她是被母亲和妹妹乔婷扶着进来的,她们之前给她喝了一杯咖啡。乔夏恼怒,伤心,她们根本就没有把她当做亲人,她们把她扶到这里是想干什么。房间里气息十分地阴郁,乔夏后背发凉,心里生出一股恐惧,直觉告诉她,这里很危险她应该离开。乔夏吃力地从床上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向门口走去。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

  • 愿你我归于初见1章(1、婚姻,不过是筹码而已)

    原标题:愿你我归于初见1章(1、婚姻,不过是筹码而已)小说:愿你我归于初见1、婚姻,不过是筹码而已暴雨狂虐,豆大的雨点肆无忌惮地砸击着窗户,吵杂的声音仿佛见证了屋内香艳而肆虐的一幕。蓝星竹被强有力的身躯压俯在床边,双手紧紧地被束缚在身后,面目隐忍地迎合着身后男子的一次次疯狂的穿刺,已不记得这是季恩承第几次如此残忍地对待她了,没有任何的前戏,也不顾她是否已经准备好,横冲直撞的侵入她的身体,仿佛想要将她穿透一般,凶狠地挺动身躯。她咬着嘴唇,强忍着被贯穿的痛楚,倔强地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呻吟。他可以这样对

  • 吻安昨夜爱人1章(第1章)

    原标题:吻安昨夜爱人1章(第1章)小说书名:吻安昨夜爱人第1章深夜,偌大的欧式别墅中,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络绎不绝。大床上,他肆意驰骋,健硕有力的手臂紧紧的攥住她纤细的胳膊,深入浅出。一个猛烈的撞击后,一切终于停止了。男人随手捞起睡袍披上,直接进了浴室。穆嫣一只手支起身体,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份医院的检查报告。娇小的红唇不自觉的勾起来。今天她觉得自己胃不舒服,就去医院检查,结果意外发现自己怀孕了!等下他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吧?毕竟自己和他结婚一年,他每次都不做任何措施,即使不说自己也能猜到他是

  • 缘来深情:命中注定恋上你1章(第1章 吃错药)

    原标题:缘来深情:命中注定恋上你1章(第1章吃错药)小说名:缘来深情:命中注定恋上你第1章吃错药回国第一天,景兮从没想过,自己会落入这般难堪的境地。她整个人如落汤鸡般僵着身子站在宴会大厅,精致的香槟色礼服湿淋淋的贴合在身上,高绾的头发散落而下,浑身狼狈不堪。周围端庄优雅的宾客们正盯着她,满脸嘲弄和窃窃私语。“太恶心了,居然妄图勾引姐姐的男朋友!”“小小年纪,心肠就这么歹毒,竟想害死亲姐姐。”“表面一副清纯无害,没想到这么不要脸……”所有难听话语全部落进景兮的耳朵里,刺得她心脏紧缩,一阵抽疼。十多

  • 恰逢爱你,情深不渝1章(001 抵死缠绵)

    原标题:恰逢爱你,情深不渝1章(001抵死缠绵)小说名字:恰逢爱你,情深不渝001抵死缠绵夜色深沉。景城国际酒店。温念瓷步伐踉跄的从电梯里走了出来,一步三晃,站都站不稳,明显是喝醉了。她微醺着眼,面色潮红,脑海兵荒马乱,全是白天发生的场景……今天下午,她的亲生父亲给她安排了一场相亲宴,男方是季家的二少爷季昊轩。没错,就是整个北宁市最老牌的豪门,季家!作为这座城市的豪门贵胄,不知道有多少人削尖脑袋,想把自己女儿嫁到季家。可一听说是季二少爷,就全都推了回来。谁都知道,季家二少,是个后天智障的患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