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2/9 0:30:3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一段流浪的爱情

008你的眼睛

    乔怜抖了抖肩膀,低下头。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两年多来,她用沉默一次次挑战着荆楚瑜的耐心。这种猫捉老鼠一样的威胁游戏,连她自己都已经玩够了。

  “荆楚瑜,其实你真的没必要救我。我死了,就当……去世界另一端跟晓琳赔罪好了。”

  “在你眼里,就只有晓琳一条命需要赔么?”荆楚瑜怔了怔,嗓音哑了几分。

  “乔怜你给我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

  荆楚瑜以为,三年蜕变,两年嗜血,他早已把自己的城府和心境拿捏到不会失控的程度!

  就连那日眼睁睁看着乔怜在自己脚下摔成烂番茄的样子,他都能不改面色不手抖地抽出一支雪茄。

  可是为什么——当他听说乔怜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才被流氓扔下楼的时候,心里又堵又顿又难受。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乔怜,你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呢?

  “你给我说清楚!我不需要你一副假惺惺的模样在外人面前维护我的名声,我只要你跟我说句实话!!!晓琳到底在哪?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乔怜你给我说!”

  拎起乔怜的衣领,荆楚瑜近在咫尺的呼气就像逼供前奏的风雨。

  “一命抵一命就够了么?你欠我妹妹的可以一死了之,那你欠我的呢!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

  “没有。”乔怜狠狠闭上眼睛。

  “没有……”

  “是,”胸腔里顿然戳痛,乔怜觉得眼睛里的泪意渐渐干涸,“少爷,你是主我是仆,我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你们付我工钱。

  晓琳的事,我真的很遗憾。但是——”

  一个毫无预兆的耳光逼退了她痛彻心扉的台词演练。荆楚瑜劈手将她捉起,狠狠惯在床头:“乔怜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不敢弄死你!看着我!你睁开眼睛看着我!再说一遍——”

  乔怜动了动唇,微皱眉后的一阵激咳,换来却是点点鲜血喷吐在男人的唇角腮边,回忆再次蒙了腥!

  “荆少你不能这样弄她——”家庭医生急急冲过来阻止,“她内脏伤得也很重,需要静养!”

  荆楚瑜怔了怔,放下手掌的力度退后两步。163女性网

  他想,如果昏迷时的一点点良知能让他再次感受到曾经那如梦一样美好的乔怜。他真的宁愿永远也不要面对她清醒时——又倔强又淡定,又能决绝说出‘不爱’的双眼。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乔怜不说话也不下床。每日只是如失魂一样平躺在榻上。床头的餐食凉了又热,热了又冷。她几次打翻在地,全不配合,最后只能靠营养液维持着。

  直到荆楚瑜气急败坏地闪过一巴掌,破瓷破碗毫不留情地刮伤了他的拳头。163女性网

  血淋滴滴,腥气一下子挤进空间。

  乔怜的脸转了转,有了些些应激的反应。

  “你,是不是受伤了?”沙哑的喉咙挤出沙哑的声音,曾经那些如同银铃般灵动的嗓音,跟美好的回忆一样付之东流。

  “你一心求死是不是?”荆楚瑜皱着眉,抬高自己流血的拳头,“不把晓琳的事说清楚,想死没那么容易!再敢摔碗,我叫人打药给你,看你万蚁噬心求生不能的时候,还有没有力气跟我继续扛!”

  “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你的手——”乔怜伸手在床单前摩挲了几下,唰一声撕开床单。雪白的布条像命运里招摇的妥协,她竟试着去抓荆楚瑜的手?

  曾几何时,她最是着迷荆楚瑜那双漂亮如艺术家的手。可是失明的痛苦迫使他不得不在不习惯的黑暗里,用指尖摩挲探触,无可避免的血淋淋让她的心疼了多少幅度?

  “不用你管!”荆楚瑜厌恶地退开身,胡乱在衬衫上抹了一把,“乔怜你给我听清楚了。网站163woman.com如果还想跟我继续纠缠下去,就别再做绝食这种没水平的事!”

  女佣李嫂再次端着粥点进来,淡淡的饭食香在乔怜的鼻翼旁若有若无地飘着。

  她慢慢撑起身,伸出形同枯槁的手,在桌案台前摩挲了几个来回。

  手指一下子伸进粥碗里,滚烫的温度令她下意识地抽回来。

  泼洒半身。

  乔怜不是不饿,也不是一心求死。

  她只是——端不稳,拿不起,放不下,也……看不见了。

  三楼堕下,脑部淤血,终是以压迫的方式,夺去了她的视神经。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她睁开眼睛的瞬间,就意识到那个残忍的现实。

  那一刻的乔怜,没有绝望也没有崩溃。她只是在想,当年的荆楚瑜是怎样把笑容绽得如此乐观而美好呢?

  他是个那么善良那么正直的男人,如果知道晓琳是因为——

  他心里得多难受?

  乔怜深吸一口气,抱着半倒的粥碗,一口口咽进干涩的喉咙。

  只是她不知道,此时的荆楚瑜就站在门口,始终没走。

  “你的眼睛…….”荆楚瑜倒吸一口冷气。

  乔怜的肩膀蓦然抖了一下,粥碗咣当一声坠地。她慌乱翻身下床,瓷片压在她单薄的手掌和膝盖上,痛到几乎不能呼吸。

009我可以自己生活

  “我没事,”乔怜摇摇头,“只是看不太清而已。”

  没有人比荆楚瑜更了解那种独自直面黑暗的无助感,痛觉在失去方向和色彩面前,早已显得麻木而微不足道。

  看着乔怜那双黯然无神的眼眸,他动唇吞咽了一下,最后挤出两个字——

  “报应。”

  ……

  “荆少,乔小姐这个情况说复杂也不复杂。她的眼睛本身是没什么问题的,看扫描光片,这一块血肿压迫的位置的确是视神经。应该是这个原因造成的短暂式失明。不过——”

  “不过什么?”荆楚瑜冷着脸色,听着。

  “不过,就像您少年时的眼疾一样。血块同样是因为外伤撞击积压颅内导致,有的人运气好,三五个月就复明了。也有的人……像您当初,可是十几个年头都——”

  荆楚瑜心里有数。

  自己失明是因为父亲生前得罪仇家造成的一场车祸,同样外伤后遗症,同样的风险位置不利于开刀。

  后来拖了一年又一年,眼球局部神经被压迫坏死,甚至连国外的医生都说——要想有生之年再见天日,除非眼球移植这一条路。

  荆楚瑜觉得自己是够幸运的,他等到了血型合适的捐赠者,也等到了这场成功的手术契机。

  从国外康复回来,他以为他眼前明亮的未来终是抵不上乔怜那无数次只能出现在梦里的笑容光鲜——

  可最后,他等来的竟然是家中突逢变故的惨寰。

  他没能看到乔怜美丽的笑容。

  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被告席上,她像修罗一样冷血无情的认罪。她的眼神那么清冷,她的表情那么陌生。

  有时候荆楚瑜宁愿相信,这不是陪自己从小到大的乔怜。他的乔怜,应该是善良而又有爱心的,她甚至应该是已经为了救晓琳而一并丧生在了那场火海里。

  乔怜……

  “所以,你的意思是,她也有可能永远看不见?”荆楚瑜拉回记忆,直视医生。

  “不排除这种可能。”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作响,荆楚瑜看着上面的来电显,深吸一口气。

  “喂,妈……”

  “楚瑜你这几天都在忙什么啊?罗雅下个月就要回国了,婚礼的事安排了没啊?”

  电话是妈妈宋美娟打过来的,荆楚瑜抬起手表看了眼日历,不由得皱紧眉头。

  “唔,最近生意比较忙。”

  “楚瑜妈知道你心里有放不下的结,可不管怎么说罗雅是因为咱家的事才受了那么大的伤害。她是个好姑娘,你不能辜负她知道么?

  我已经叫你何叔把事情统一操持了,等罗雅回去,你们赶紧登记去。早点给妈抱个大胖孙子!”

  六月的雨,淅淅沥沥。乔怜坐在床头数水滴也数回忆。

  吱嘎一声门开响,她只用第六感就能判断是医生护士还是荆楚瑜。

  “你……能放我走么?”每次他来,她都会这样问上一句。

  “你想去哪?”荆楚瑜冷冷道。

  “我可以自己想办法生活。”乔怜咬咬唇。

  她只是习惯了坚强落寞和不依靠。即使盲了双眼,也不愿再在这个屋檐下窒息。

  “回红狐狸么?”荆楚瑜嘲讽道,“躺在下面伺候男人,眼睛看不见也没关系是不是?”

  乔怜:“……”

  眼前的女人就像一块揉不碎的棉花,又软又腻。任凭自己用多少力气倾注嘲讽来蹂躏——

一段流浪的爱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一段流浪的爱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妈咪宝贝:总裁爹地超给力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妈咪宝贝:总裁爹地超给力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妈咪宝贝:总裁爹地超给力第4章国外产子阳光渐渐的折射进来,落在那美妙白皙的人儿身上,仿佛要将她心里的阴霾驱除……晴朗的周末,林墨歌拿着几本刚借的书从图书馆出来,阳光刺在眼上,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娇俏的脸蛋上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刚想享受这难得的日光浴。可是瞬间,笑容僵硬在嘴角。因为在树荫下,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黑衣人。心里瞬间一惊,已经三周了啊。今天,就是那个宣判的日子么?明明是烈日炎炎的正午,她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脚步僵硬的,向着那个

  • 小说重生医女:邪王轻点宠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医女:邪王轻点宠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重生医女:邪王轻点宠第四章巧舌如簧痛苦的熬了一夜,秦风越来越觉得自己有些有些头晕脑胀的。略懂一点中医的秦风把了一下脉,知道自己是落水受寒了。这时候如烟不在身边,秦风没有使唤的人,略一思索就自己去药房拿药,却被药房里面的下人用各种理由搪塞,当下面色有些难看。“发生什么了?”林如的声音传了过来。将军这两天一直宿在杨姨娘的屋里,林如特地来药房里面拿些人参一类的东西炖汤讨好将军,没想到居然会看到秦风的身影。想起前两天被秦风摔到地上的事情,她就一肚子

  • 小说宠妻无度:邪性总裁赖上我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宠妻无度:邪性总裁赖上我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宠妻无度:邪性总裁赖上我第四章:N线明星御园内很大,稍有不慎,对史玉镜这种刚踏入的陌生人,肯定会在里边迷路。所幸西思没走几步都会回头看他们跟上了没有,不敢怠慢的史玉镜领着史荷东紧随其后,经过九曲十八弯,终于来到了一间房间门前。“我只带到夫人这儿,里边是老板安排好的人,请进。”客气的西思给史玉镜说明了里边的情况以后,不待他们开口,就像鬼魂一样飘走了。这里头虽大,但人少,一路走来,除了几个负责打扫的佣人,史玉镜看不到感受不到太多的人气儿

  • 小说豪门夺爱:总裁请克制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豪门夺爱:总裁请克制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豪门夺爱:总裁请克制第4章婚姻解除她非常享受的泡着,感觉时间都静止了,突然那个男人抱住了她,另一只手把紧紧握着她的胸,在她的脖子上肆意的亲吻着,亲着一边往下,依旧冷冷的说道:“可以,这很36d。”楚梦瑶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到了,抓着他的手臂想要推开他,但是男人早已把她的各个地方都照顾了一边,胸在他手里被捏的胀胀的,耳朵被舔的又痒又酥,这一切都让她无力反抗,楚梦瑶的欲望全都被激发了出来,不时的发出呻吟。可他停了一下,低沉的问:“你是谁

  • 小说腹黑王爷别惹我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腹黑王爷别惹我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腹黑王爷别惹我004他的羞辱一路上的颠簸,舟车劳顿,让洛殇倍感困倦。晋王府同洛府的百位精兵骑士,牢牢护送轿子中的女人,不敢有一丝疏忽。西城门上阙,烽旗四荡,一黑衣男子双手背后,腰间一把长剑肃然长立,他微眯着眼眸,深邃的双眼看不出他此刻在打量什么,直到送亲迎亲的队伍渐行渐远……将军府在京都的西城,而晋王府却在远远的东城,两地相隔甚远。直到鸿鹄归去,日落天边,才到晋王府。“王爷不适,暂且不能来接王妃,老奴扶王妃进去吧。”一句话便是打发了她,还未等

  • 小说鲜妻嫁到:总裁大人请温柔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鲜妻嫁到:总裁大人请温柔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鲜妻嫁到:总裁大人请温柔第4章被陷害关于创世公司的报表她看过了,根本就是些无关痛痒的问题,明显是针对她,但她难道去申诉,去叫喊。木堇兮自嘲不已,她完全可以评选年度被催人物,婚前男友背叛,老板欺辱威胁,上司栽脏,同事排挤。她在这个城市连个道苦的人都没有。创世公司出的事故,是她这个小职员能左右的了的吗?明明是一些部门操作出了问题,到头来却让自己一个小职员背黑锅。越想越委屈,呆在这里实在没什么意义。木堇兮默默地收好自己的私人用品,将辞呈交

  • 小说一宠成瘾:娇妻无处逃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宠成瘾:娇妻无处逃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一宠成瘾:娇妻无处逃第4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喂,妈,怎么了?”卢颀爽接起电话听到母亲的啜泣声,担心的问。“你爸早上又去做了一次透析,医生说再找不到合适的肾源,活不了多久了,我们的医药费今天刚用完,颀爽,你的工资发了吗,或者能不能找你的同学去借点?”卢颀爽的母亲李丽一开口就说了一连串的坏消息。卢颀爽对刚上来的炸酱面没有了胃口,筷子拨了拨,刚转好的心情一落千丈。“妈,你先别哭,午餐吃了吗,先照顾爸爸,钱的事我来想办法,我的工资还有几天就发了

  • 小说总裁绝宠契约妻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绝宠契约妻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总裁绝宠契约妻第4章定下婚约已经是夜里凌晨三时多,北海的黄金地段的豪宅区依然灯火通明。门口有敬业的保安把守,保证绝对的隐私以及安全。一辆黑的发亮的劳斯莱斯悄无声息的进入大门,保安队长看着敞开的车窗里熟悉的面孔,狗腿的问好:“赫连总裁晚上好。”赫连天凉散漫答应一声,加速驶进去。他身后的几个小保安看着劳斯莱斯拐过弯,开始兴致勃勃的谈论:“哎呀,赫连总裁又换车了,听说这个车要上千万呢?”“而且这个车没有身份的人还买不来,这个颜色听说只有贵族可以买呢

  • 小说冷王的千金毒妃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冷王的千金毒妃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冷王的千金毒妃第4章:已经准备好了房门缓缓地推开了。身后的青衣小侍分别散到两旁走廊,一股寒气扑门而入,随着,一道白色的身影定格在房门外,在身后的耀眼白雪映衬下,楚逸暄仿佛周身散发着圣洁的光芒。许柔止点点头,这个出场方式很赞!碧苏不敢多看,低下头紧张地福了一礼:“王爷。”楚逸暄淡淡地点了点头:“王妃的伤怎么样?”“原来,王爷是来探望伤员的呀?”许柔止悠然地道,“这一番好心,贱妾可承受不起。”楚逸暄伫立在门口,望着许柔止,默默地,一言不发。碧苏忙

  • 小说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第4章学校异事我将杨娟叫到教室的走廊处询问这个事情,杨娟一脸莫名的看着我。“这个事情是学校决定的,你应该去问老师,问我做什么。”我没有办法只能去找老师询问,老师看着我过来,眼里闪过一抹异色,倒也没有说什么,把我叫到一旁。“现在没人了,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我着急道:“老师,这助学金的评选为什么没有我的名字?”老师的眼里闪过一抹了然,随后温和道:“瑶瑶,是这样的,助学金的评选是学校选定的,根据学社是那个家庭情况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