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金棺冥嫁:鬼夫莫回头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8 12:02:24 来源:网络 []

小说:金棺冥嫁:鬼夫莫回头

第五章 鬼抬轿

鲜红色的袍子,就好像是用血染成的。163女性网

看着自己身上的这身衣服,我想起自己刚才从那个娃娃的头上扯下一绺头发以后,滴下的粘稠液体,忍不住一阵反胃,伸手想要扯下自己身上的袍子,可是趴在轿子里,空间有限使不上劲,而且袍子的料子似乎很好,根本就扯不动。

我挣扎着蹲起来,这才看到袍子上面竟然还锈着金色的图案,好像是凤凰。

这是古代新娘出嫁时才会穿的嫁衣,怎么会穿到我的身上?

我突然想起了娃娃给我说过的一句话,它说等晚上我们举行婚礼以后,它会折磨我。

难道说……后面的内容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不,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嫁给一个娃娃?

“李正,你在哪里,快点滚出来!”

我一边再次用力扯着身上的衣服,一边冲轿子外面大声叫道。

“刷”地一声,轿帘被人从外面拉开了,李正的妈妈出现在外面,面色如霜冲我低声叫道:“你乱叫什么?快点举行完婚礼,你和我们就都解脱了!”

说完,她伸手抓住我的肩膀,便把我摁在了轿子里的凳子上。

我想要反抗,可是却感觉自己身上的力气竟然一瞬间消失了,只能像木雕泥塑一样呆呆地坐在轿子里。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我只能无力地念叨着李正的名字,希望他能出现把我救走,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反响,他也再也没出现。

李正的妈妈似乎离开了,四周变得一片寂静,除了偶尔传来的风声,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

时间在缓慢流逝,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知道轿帘里透进来的光越来越暗,最后变成了漆黑一片,应该是天黑了。

然后轿子突然晃了一下,我以为是李正来救我了,惊喜地叫着他的名字。

没有人回答我,然后我便感觉轿子似乎被抬了起来,晃晃悠悠地向前走去。

没有脚步声,轿帘随着轿子的晃动不时飘动,从缝隙里看出去,前面两根煞白的轿杆在黑暗中亮得刺眼,根本就看不到有人在抬轿子。

没有人抬轿子,难道说轿子是自己在动?

风声变得越来越大,轿帘飘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发出“刷刷”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布料,更像是纸。推荐163woman.com

从缝隙里看出去,轿子似乎是沿着李正家老宅子前面的那条小路向西南方向移动。

借着天边传来的微光,我甚至能看到前方远处的小山包,我记得李正给我讲过,那个山包是乱葬岗,周围十里八乡夭折的小孩子都被扔在那里。

李正给我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很不对,似乎有些怕那个小山包。

难道说,这顶轿子要把我抬到那里去?

我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自己的心底升起,瞬间传遍全身,我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可是全身还是一动不能动。

“李正,我要是被害死了,作鬼也会不放过你的!人家都说,穿着红衣服死的女人会变成厉鬼,你就等着我找你索命吧!”

我大声冲外面叫道,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似乎听到旁边传来了一声惊叫,可是却又戛然而止,听声音似乎是李正,好像被什么人捂住了嘴。

“李正,你还是不是男人?你们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你不敢当面告诉我吗?”我继续大声叫喊着,可是却再也听不到什么声音了。

轿子晃晃悠悠,离乱葬岗越来越近,我可以肯定他们是真的要把我送到那里去。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突然轿子猛地向前一冲,就好像抬轿的人绊了一跤一样,我听到一声惊呼,不过随后轿子却又恢复了平衡。

前面明明一个鬼影子都没有,刚才这一下是怎么回事?

我心中感到纳闷,忘了再骂李正。

鬼影子?

不会真的是鬼在抬轿子吧?否则根本就没有办法解释这一切!

我的脑海中泛起一个念头,随后却是吓得叫了起来:“鬼鬼,你们是不是鬼?”

“啪”地一声脆响,似乎有人的脸上被扇了一巴掌,然后一个飘乎乎不十分真实的声音响了起来:“都是你,怎么这么不注意?让她发现了吧?”

“靠,这能怪我吗?我怎么知道是哪个淘气鬼伸脚绊了我一下?怕什么?反正她也跑不了,今天她铁定要嫁给那位了,只要把她抬到地方,我们就算是完成任务了,也不用再受那位的压迫了。”

声音明明就在轿子前面响起,可是我还是什么也看不到。

我想起奶奶给我说过的,其实在我们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存在,只是我们活人一般见不到他们罢了。

看来我是真的见鬼了,而且还坐在一顶由鬼抬的轿子上。

不用问,他们要把我抬去的地方,一定也和鬼有关!

难道说,那个娃娃也是鬼?可是为什么它会流血呢?

李正把我带到他们家来,然后让我陪着那个娃娃睡了三天,这一切一定都是他家里人安排好的。说明163woman.com

我不知道李正家的人为什么要把我嫁给那个诡异的娃娃,脑袋飞快运转着,要想办法逃走。

突然,我想起了很小的时候,奶奶给我说过的一句话:“离呀,如果有一天你遇上了那东西,一定记得咬破自己的舌尖,把舌尖血吐在这个手镯上,说不定可以救你一命。”

说这话,是奶奶把一只脏兮兮的手镯戴到我手腕上的时候。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晚上,奶奶从我们家院子的一角挖出了一个破瓦罐,然后伸手从里面掏出了一根东西,从上面取下了这个手镯。

那根东西看起来就好像一根木棍,当时我问奶奶那是什么,奶奶不以为然地笑道:“这是我们老祖宗的骨头。”

手腕上被套上了一只从死人骨头上摘下来的手镯,我感到很害怕,可是奶奶说什么也不让我摘下来,还让它能救我的命,时间长了,我都快把这事忘了,现在才又想了起来。

还好,李正的奶奶并没有把我的手镯摘下来,也许她看它灰扑扑的不起眼,根本就在意吧。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只是我现在一动也不能动,即使咬破舌尖也没办法把舌头血吐到手镯上,看来还得等待时机。

轿子突然停了下来,我看到面前是一个小小的土包,似乎是一个年代久远的坟头。

第六章 被装进了棺材

一路上轿子摇摇晃晃地来到这片乱葬岗,现在突然停了下来,我的心里就好像失重一样,有些茫然无措。

虽然明知道今天的事非比寻常,可是我还存着一丝侥幸,毕竟我和李正有三年的感情,他怎么能把我扔到这个到处都坟包的乱葬岗就不管呢?

“李正,你在哪里?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被自己的男朋友坑设计,我只觉得自己心瓦凉瓦凉的,身体虽然似乎恢复了一些力气,但是外面黑乎乎的,一阵阵诡异的风“啾啾”地响着,刚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把我抬到这里来的,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离开,我不敢从轿子里出去,只能鼓起勇气试探着轻声叫着,希望李正能良心发现来帮我。

我不敢提高自己的声音,只能捏着嗓子叫,接连叫了几十声,因为害怕,我感觉自己的嗓子似乎都要冒烟了,可是却没有听到任何的回响,很显然李正并不在这里。

看来我只有自己想办法从这里离开了,咬了咬牙,攥紧奶奶给我的那个手镯,小心翼翼地掀开了轿帘。

“哗啦”一声,轿帘被我掀开了大半,果然是用白纸做成的。

我心中感到十分奇怪,纸做的轿子怎么能承担我的重量?

突然我想到了一件事,农村在给死人下葬的时候,都会扎很多纸人纸马,也会扎纸轿子,现在甚至有扎彩电汽车的,我坐的这个轿子,不会是那种扎纸吧?

心中冒出这个念头,我虽然十分害怕,可是却又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伸出手指轻轻掰了一下轿门,“咔嚓”一声脆响,轿门的横梁竟然被我折断了,只觉得手指一疼,似乎被划破了。

轿子真的是扎纸!

整个轿子,就是用高梁秸和白纸扎成的,和以前我看到丧事时用的扎纸一样!

李正家里人用纸轿子把我抬到了乱葬岗,难道我已经死了吗?

我想起以前奶奶给我讲故事时说过,鬼是没有心跳的,只有活人才有心跳。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呯呯”的心跳声十分急促。

我还有心跳,我没有死!

知道自己坐的轿子是扎纸,我顾不得外面是乱葬岗了,鼓起勇气便钻了出来。

想不到刚迈出轿门,我竟然一脚踩空了,脚一崴,身体失去了平衡。

刚才在轿子里我没有看清,在我的面前竟然是一个挖开的坑,看样子似乎是一座坟被人掘开了,里面放着一口破烂的棺材。

我的身体倒了下去,眼看就要扑进那口棺材里了,我吓得大声尖叫,忙伸手撑在坑沿上,趴在了地上,虽然没有掉下去,可是上半身还是大部分进到了坑里,只觉得一股阴冷的气息从棺材里面刮在我的脸上,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棺材里传出来的气味有一股土腥气,我的心一下窜到了嗓子眼,这里面不会有腐烂的尸体吧?

还好,借着昏暗的光线,我看到棺材里并没有我想像中的烂骨头棒子,却有一个娃娃,正是陪我睡了三天的那个!

甚至,它的头上还包着那块从枕头上撕下来的布。

看到它,我的身体里不知道从哪里生出来一股力气,猛地一撑,便跳了起来,转头没命地向李正的村子跑去。

这个娃娃对我来说,比那些死人的尸体还要可怕,想起它先前对我说的话,要到晚上举行婚礼以后折磨我,我现在穿着红嫁衣被抬到了这里,难道是要和它举行婚礼吗?

我绝对不能让这么荒唐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嫁给一个布娃娃,我还不如去死!

乱葬岗到处都坑坑洼洼的,我深一脚浅一脚地没命向前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那顶白轿子还在那里,随着夜风发出“哗哗”的声音,还好那个娃娃并没有追来,不过它却像人一样发出刺耳的笑声:“你尽管跑,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它得意的笑声瘆得我头皮发麻,明明只是一个小小的娃娃,可是它给我的感觉比恐怖片里的鬼还要可怕!

我不知道自己跑了多长时间,感觉最少也有十几里路了,可是还没有跑到李正他们的村子。

刚才我被轿子抬来,不可能走这么远的路,难道我跑错了方向?

想到这里,我忙停下了脚步,抬头一看,只觉得一下坠入了冰窑一样,全身都凉透了。

只见在我面前几米远的地方,有一顶白色的轿子,轿帘随风轻轻摆动,发出“哗哗”的声音,在轿子的旁边就是一个坑,里面是破烂的棺材和布娃娃!

我感觉自己好像跑了十几里跑,却连几米也没有跑出去!

“怎么样,我说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吧?你还是乖乖给我当老婆吧!你放心吧,我会很温柔的,昨天晚上我们在一起,难道你忘了吗?”

娃娃怪异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语气里有几分得意,又有几分讽刺。

听到它的话,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昨天晚上和我在一起的不是李正,是它?

怎么可能?

它只是一个布娃娃而已,娃娃怎么可能和女人做那事?

“你不相信?很快我就能向你证明昨天晚上那个是我了!”娃娃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过这次却似乎有些恼怒,好像对我不相信它的话感到十分气愤。

然后,我便感觉自己的手脚似乎被几只冰凉的手给抓住了,身体不由自主地倒了下去,就好像被人抬着一样,向那个布娃娃的棺材移动过去。

我虽然看不到是什么东西在抬着我,但是可以想像,应该就是把我抬到这里来的那几个。

布娃娃面对着我,双眼里似乎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在棺材里向旁边动了一下,好像为我腾出躺下的空间。

这就是它说的婚礼?和它睡在棺材里?

我不会被活埋吧?

我想要从那几个看不到的东西手里挣脱,可是它们的力气非常大,我根本就摆脱不了它们的手。

我被举起到棺材的上方,然后轻轻放了下去,只觉得身下硬梆梆的硌得难受,布娃娃就躺在我的身边,两个眼睛在黑暗中,竟然闪着幽蓝的光。

“呯”地一声,棺材被盖了起来,连那点微弱的光线也消失了,周围变得漆黑一片。

一只冰冷的手伸到了我的脖子里,我吓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难道说,它要像电影里演得那样,咬断我的脖子,吸我的血?

第七章 你不怕我吗

十分可笑的是,在这样一个时候,我的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一个绝对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念头。

“难道说这样就算是和我举行过婚礼了?可是我爸妈还什么也不知道呢!如果他们知道我竟然嫁给了一个布娃娃,还是被我那个校草男朋友让给他的,他们会怎么想?”

后来想起来,当时我只所以会这样想,完全是因为在我的意识里,其实“它”更像是“他”。

除了看起来像个布娃娃,躺在我身边的这个,无论是表情还是语言,都和一个活人无异。

而且细想起来,甚至不能用布娃娃这个词来称呼他。

当时我从他的脑袋上薅下了一把头发,还带下来了一块头皮,上面还流着鲜血。

无论是头发还是头皮、血液,给我的感觉都和活人的一模一样。

他完全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子,可是不会呼吸,没有心跳,没有体温。

如果真的让我形容的话,他就好像……一具小孩子的干尸!

而我竟然搂着他睡了三个晚上,现在甚至还和他一起躺进了棺材里,他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脖子,似乎在寻找一个适合下嘴的位置。

他亲口对我说,今天晚上我们要举行婚礼,虽然我并不把刚才自己被纸轿子抬到这个乱葬岗来,被几个看不到身体的东西抬到棺材里,就算是完成了自己的婚礼,可是对于他来说,我现在应该算是他的新娘了吧?

新婚第一天,“新郎”就要吃掉“新娘”?这也太荒谬了吧?

可是转念一想,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那些僵尸片里,只要被僵尸咬到以后,活人也会变成僵尸。

我是活人,而我身边的这个他,却绝对不是人,是鬼。

活人和鬼怎么做夫妻?

他一定是想要把我咬死,和他一样成为鬼,然后再娶我!

既然他是鬼,就像他说的,我想要从他的手掌心里逃走是不可能的。

刚才我在外面跑了半天,最后却又回到了他的坟前,或者我以为自己跑出去了很远,其实根本就是原地踏步,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他的个子很小,只有几十公分,最多到我的膝盖位置。

即使他是鬼,在这样一个小小的身体里,应该不如我的力气大。

我可以用什么东西把他绑起来,然后再试试,看看能不能找到回李正他们村子的路。

可是外面还有几个我看不到身体的东西,那一定都是他的同伙,而且从刚才那几个家伙交谈的内容来看,他们似乎很怕这个小东西。

最主要的是,知道这个所谓的布娃娃,并不是真的布娃娃以后,我的手再也不敢触碰他了。

我毕竟是一个女孩子,胆子小的连鸡都不敢杀,虽然知道他很可能是鬼,还是为自己白天从他的脑袋上扯下那缕头发感到很不舒服。

如果我再接触他的身体,或者把他身上的某个部位弄断弄掉什么的,我想我会吓死的。

但是我总不能束手待毙,让这个小东西把我给咬死。

深吸了一口气,我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变得平静,试探着对身边的娃娃道:“嗯……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脖子里的手停了一下,他似乎也没有想到我会问他的名字,棺材里陷入了短暂的寂静,然后那个怪异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叫李直。”

李直?

这个名字和李正这么像,他不会和李正有什么关系吧?

这个念头刚在我的心底升起,娃娃就好像知道我的想法一样,接着道:“你想得没错,我是李正的哥哥。”

李正,李直,仅从名字上来看,确实很像是兄弟。

正直,正字应该在前面。

叫李正的不应该是哥哥,而叫李直的是弟弟吗?

而且娃娃看起来却只有三四岁的样子,怎么可能比二十岁的李正大?

不过我也只是在心里这么想而已,并不敢把这些话说出来。

自己身边的这个,毕竟是鬼,不是活人,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发怒?

如果我惹了他,真的在我脖子上咔嚓来上那么一口,我爸妈可就没有我这个闺女了,连我的尸体都没有办法收。

“那个……你看,我和你弟弟是同学,我还是他女朋友,你这样做不好吧?能不能把我放走呀?我回去以后,一定给你烧纸焚香,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请高僧替你超度的。”

我听奶奶说过,虽然鬼会害人,可是留在人间的鬼都是因为有怨念或者执念的,其实他们也很痛苦,一些高僧和道士可以替鬼超度,这样他们就不用在人间受苦了。

放在我脖子上的手还是没有动,娃娃似乎又对我的话感到十分吃惊:“替我超度?我为什么要超度?我留在人间的事还没有做完呢!你不怕我吗?”

听到他的话,我自己也是感到有些奇怪。

对呀,我为什么并不是很害怕?

其实我的心里也有些害怕,但是却并没有害怕到心惊胆战的那种地步。

也许是因为从小奶奶就经常给我讲鬼故事,而且交给我镯子的时候,还告诉过我,有一天我遇到鬼,它可以保护我。

奶奶好像认定我一定会遇到鬼,所以提前给我做足功课。

对呀,刚才我怎么忘了镯子的事了?

悄悄伸手摸了摸镯子,然后我惊喜地发现,镯子竟然在微微发热。

奶奶告诉过我,只要遇到鬼,我咬破自己的舌尖,把血吐到手镯上,它就会发热,那样就可以把鬼赶走了。

我并没有把自己的舌尖血吐到手镯上,它怎么就发热了?

顾不上多想,我抓住镯子,猛地举起手来向旁边的娃娃抓去。

“哧”地一声,我的手抓住娃娃,听到了一声轻响,就好像热水浇在冰块上一样。

“啊!”

刺眼的尖叫声从我的身边传来,正是娃娃的痛叫声。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他的叫声,心里莫名一紧,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焦臭味扑鼻而来,是毛发燃烧的气味,是从娃娃的身上传来的。

脖子里冰冷的手指猛地用力,一把扼住了我的喉咙,娃娃冰冷的声音怒斥道:“你为什么要害我?我从那东西的手里把你救了出来,你却要害我,为什么?”

第八章 全村都死了

听到娃的话,我心中纳闷,他把我从那东西的手里救了出来?什么东西?

李正一家把我送上轿子,不就是为了嫁给他吗?难道说并非如此?

我很想问娃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脖子被他给扼住,连呼吸都没有办法,更不用说说话了。

我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十分憋闷,眼前一阵阵发黑,似乎随时都会晕过去,手上不由用力死死抓住娃娃的身体。

“哧哧”的声音还在继续,鼻孔里的焦臭味越来越浓,娃娃手上的力气也越来越大,我能听到他嘴里发出“咯咯”的咬牙声,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气的。

手里的镯子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我不敢松开手,只希望在自己被他掐死以前,能先让他失去力气。

“你以为凭这个血玉手镯,就能救了你吗?告诉你,只要我愿意,我随时都能一口咬断你的脖子!你现在还活着,只是因为要害你的不是我!李正把我放到你身边,也是为了救你,我们都是为了救你!”

对娃娃的话,我一点也不怀疑,不禁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一阵眩晕感传来,因为缺氧,我马上就要窒息了,心里不由一阵难过,不管是被他掐死还是咬死,看来今天我是没有办法逃走了。

时间似乎停止了,眼前再次一黑,我终于失去了知觉。

等到我悠悠醒来的时候,睁眼便看到天空中一片星光,感觉到一股凉意袭来,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才发现自己还躺在棺材里,不过棺盖已经被打开了。

空气中还有淡淡的焦臭味,我忙翻身坐了起来,向旁边看了一下,棺材底上有一片黑黑的东西,看起来似乎像是焚烧东西以后的灰烬。

在晕倒以前,娃娃的牙齿已经咬到了我的脖子上,我以为自己已经必死了,没有想到竟然能再次醒来。

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有几个小点隐隐做痛,应该就是娃娃的牙齿咬出来的。

从身上摸出来手机,我打开手电筒照了照身边的那堆灰烬,发现里面还有一些没有烧尽的头发和骨头渣子,看起来就好像是人的骨灰。

很显然,这些灰应该就是娃娃被手镯伤了以后燃烧剩下的,既然有头发和骨头,说明我先前想得不错,那个娃娃真的是一个小孩子的尸体!

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又被什么人制成了娃娃?

奶奶给我的手镯,为什么能把他烧成灰?

当时他已经咬住了我的脖子,为什么没有咬牙我,也没有掐死我?

棺盖被打开了,到底是什么人救了我?

一时间,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无数个疑问,可是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人会给我回答。

挣扎着从棺材里爬出来,我摇了摇脑袋,并没有特别的不适感,脖子上的那几点伤口也没有十分疼痛。

身上穿着那件红袍子让我感觉到十分不舒服,忙把它扯了下来扔到地上。

那个手镯也还在我的手心里,我戴好以后,在旁边找到了棺盖。

我想看看棺盖上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说不定能找出是谁救了我的线索。

在棺盖上看了半天,除了上面发现了一个黑色的小小掌印,别的没有任何线索。

又回过头去看了一眼棺底的那堆灰烬,我不由楞住了。

那么小的掌印,又是黑色的,很显然是那个娃娃留下的。

难道棺盖是他推开的?他不是要咬死我吗?为什么又要救我?

我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深吸了一口气,既然自己没死,那就尽快逃走吧。

我分辨了一下方向,没命地向李正的村子里逃走。

还好,半个小时以后,我就到了村子,而不是像上次一样又跑回到了坟前,我直接向李正家的老宅子跑去。

一个人也没有,房门大开着,我找到自己的背包,心里踏实了一些。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显示是凌晨三点多钟,现在是冬天,要到七点多钟天才会亮,还有四个多小时,我不敢一个人在李正家的老宅子里呆这么长的时间。

我可是被那些看不到的东西从这里抬走的,现在娃娃被烧成了灰,那些东西是他的同伙,说不定会到这里来追我。

把包背在身上,我想偷偷逃走,可是天寒地冻的,一个人在山间赶十几里的路,再加上现在我又饿又渴,只怕还没走出山外,自己就累垮在跑上了。

我想了半天,觉得还是给李正打个电话好一些。我想当面质问他,为什么要把我嫁给那个娃娃。

如果他不喜欢我,那就别接近我好了,为什么先向我表白,我们在一起三年了,他又这样对我?

可是我拨通了李正的手机,最后也没有人接电话。

不但如此,这时我才注意到,自从我回到村里,竟然没有听到一点声音。

给我的感觉,整个村子就好像没有一个生命了一样。

我想起先前娃娃说过的话,如果我想要试图逃走,那村子里的所有人都会死。

难道说村里的人真的都死了吗?

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背着包向李正的家里走去。

一路上没有遇到一个人影,来到李正家的时候,发现他们家的大门也敞开着,我径直走了进去,院子里黑乎乎一片,还是没有一点声音,只有我的脚步发出的“沙沙”声。

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我壮了壮胆子,停下脚步,大声叫李正的名字。

没有人回答我,四周还是一片寂静。

我又等了一会,还是没有什么声音。

看着面前矗立在黑暗中的房子,我实在是没有勇气再向前走,正了正身上的背包,正要转身离开院子,却听到“吱呀”一声轻响。

那声音很轻,似乎有人轻轻推开了房门,如果是在白天的话,也许这声音根本就不会让人注意。

可是现在是凌晨,周围又太过寂静,这一声轻响便显得十分刺耳。

我被吓得抽搐了一下,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回到大门边,身子向后面斜过去,只要一发现有什么不对,我便会拔腿冲出大门去。

“谁?”

我大声问道。

还是没有人回答我。

又过了几秒种,“吱呀”,房门又响了一声。

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门口,直直地向外扑了出来。

第九章 李正回来了

“呯”地一声,那个黑影重重摔倒在地上,然后便一动不动了。

今天是月末,除了亮晶晶的星星,天空中并没有月光,我并没有看清从屋里扑出来的那个黑影的脸孔,不过从身形上来看,似乎是李正。

“李正,是你吗?你没事吧?”

我试探着叫了一声。

地上的那个黑影还是不动,也没有任何人回答我。

我又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想看一下地上的那个是不是李正,可是距离太远了,光线照不到门前。

“王八蛋,把我骗到你家来,竟然想要我嫁给那个鬼娃娃,你死了才干净!”

我在心里骂了一句,越来越觉得这个村子有太多的诡异之处,特别是李正一家,更是没有一个好人,留在这里只怕还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转身就向大门外走去。

就算是走到山外累个半死,也比在这里被吓死强!

可是走了顺着李正家门前的巷子走了十几米,我想到一件事,不由停下了脚步。

刚才李正从屋里扑出来便一动不动了,到现在整个村子还是没有一点声响,似乎所有人都死了,如果我就这么离开的话,警察以后追查这件事,会不会找上我?

到时候,只怕我满身是嘴,也无法辩解了。

如果警察把我当成了夜屠山村的女恶徒,那我下半辈子就毁了!

李正刚才既然能从屋子里出来,应该没死吧?或许只是摔晕了而已。

虽然他对我不仁,可是我还是无法对他无义。

如果我就这么离开,说不定他就醒不过来了,那我岂不是见死不救了?

停下来考虑了半天,我决定还是鼓起勇气回去看看李正到底怎么样了。

现在想起来,当时在他们村子里,我竟然没被吓傻,还能这么清醒地分析问题,看来我注定不是一个普通女孩子,这应该和奶奶从小便经常给我讲鬼故事有关。

奶奶一直都告诉我,鬼并没有那么可怕,他们也像人一样,会害怕,会欢喜,甚至还有爱有恨。

而且鬼还会欺软怕硬,你越害怕,他们越欺负你,如果你变得凶一点,他们反而会害怕。

举着手机,小心地看碰上脚下的地面,我慢慢回到院子里,向房前走去。

台阶前趴着的那个果然是李正,我不敢用手去拉他,先伸出脚勾住他的胳臂,把他的身体翻了过来。

李正不是很壮,并不很重,我很轻松地就把他翻了过来,用手机照了一下他的脸,发现他紧闭着双眼,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连两唇也是白色的,微微有些发青。

我心中又是一惊,伸出手指去在李正的鼻子前面探了一下,发现他已经没有任何呼吸了。

还有些不死心,我用力扒开了李正胸前的衣服,摸了摸他的左胸,连心跳也没有。

李正真的死了!而且还不是刚才断气的,因为他的身上连一点体温也没有了,触手冰凉一片。

他死了,又怎么从门里出来的?

难道说,是鬼把他给弄出来的?

想到这一点,我吓得打了一个哆嗦,站起身来,只觉得自己的心在胸口里“呯呯”地乱跳。

一定是那个娃娃!

他说过,如果我试图逃走,整个村子所有的人都会死。

可是,他不是被奶奶给我的手镯烧成灰了吗?

我从地上站了起来,用手机向李正家的屋子里照了一下,只见他妈妈直直地站在屋子的中间,双眼瞪得圆圆的,脸上一片惊恐,定定地看着我。

在他妈的旁边,是他爸爸,不过他是坐在桌子旁边的,背对着我,双手撑着桌子,似乎想要站起来,不过姿势就那么凝固住了。

我知道他们一定也都死了,不可能有人一直保持一个姿势一动不动的。

不敢进屋去查看李正父母还有没有呼吸和心跳,我转身就向院子外面跑去。

在转过身的时候,手机的光线照到院子的一角,我这才发出他们家的狗四脚伸得直直的,也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除此之外,还有他们家的鸡,也是倒在墙边,同样一动不动。

这就是人家所说的鸡犬不留吧!

我背着包,一刻也不敢再停留,跑出了李正家的院子,又顺着村子里的道路,一路跑出了村。

似乎完全感觉不到累,我竟然就那么一路跑出了山里,一个多小时以后,来到了当时李正带我来他们家时下公共汽车的地方。

一路上,我不时回头看,生怕害死李正他们的东西追上来,不过还好并没有发现什么。

在路边忐忑不安地等了半个多小时,才有一个过路车经过,我拦下车子,搭车直接到了县城里,又在那里换车回了家。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妈看到我的样子,不禁吓了一跳,忙接过我的包,把我抱在怀里,问我怎么了。

昨天晚上我在李正家里经历了那么多可怕的事,又跑了十几里的山路,脚都磨破了,身上的衣服也是沾满了泥土,看起来确实狼狈不堪。

我不敢把那些事都告诉我妈,只说自己在路上摔了一跤,还是把我妈心疼的和什么似的。

我妈问我不是去男朋友家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在路上早就考虑好了,在李正家发生的事,如果让我妈知道了,那她不知道会吓成什么样子,所以便推说自己感觉和李正性格不是很和,就没去他们家。

我妈看过李正的照片,倒是挺喜欢他的,听到我这么说感觉有些惋惜,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

整个寒假我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奶奶看出来我在李正家遇到鬼的事,不过她好像什么也没有发觉,并没有什么异样。

我一直很担心,李正村子里发生的事会不会惊动警察,如果他们找上门来,那我该怎么向他们解释?

好在一直到假期过完,他们都没有出现,我才放下心来。

但是我没有想到,刚回到学校,便遇到了李正。

那天晚上我从食堂吃完饭回来,就看到李正站在我们宿舍楼下面,身体笔直,就好像一棵树一样,双眼阴沉地看着我慢慢走近。

第十章 他不认识我了

看到李正,我只觉得自己的双脚就好像被胶水粘在地上一样,停在那里,不敢再向前挪了。

一个月前,在他家里,我亲眼看到李正死在院子里,现在他怎么又回到了学校里?

我身边的室友李丽平捅了捅我轻声在我耳边道:“若离,你们家李正在等你呢。怪不得所有姐妹都羡慕你,李正这么帅,对你又这么忠心,也不知道你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好了,我不耽误你们两个了,你快过去吧。”

是的,就像李丽平说的这样,认识我的女孩子,确实都很羡慕我找到了李正这样的男朋友。

以前在她们的面前,我也总是有些小得意,毕竟我的长相在班里最多也就是算中上而已,李正对我一直很呵护,长得又这么帅,每次出去我总是能吸引很多羡慕的目光。

以前假期结束回到学校的时候,李正也会像现在这样,提前在我们宿舍楼下面等着我,然后带我出去吃好吃的。

每次这个时候,我总会迈着轻快的步伐向他走去,等着他张开双臂把我抱在怀里,在我嘴上温柔一吻。

每一次,我都能感觉到我的背后不知道有多少艳羡的目光,灼热地看着我们,而我也很享受别人对我的羡慕。

可是现在,看着不远处的李正,我却是没有任何的骄傲,一股凉意从心底升起,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

那天晚上在他们家里,我不可能看错,李正不但没有心跳和呼吸了,连身体都变得像冰一样凉。

他现在又出现在这里,难道像电影里演得那样,他变成了僵尸?

如果他要带我离开,我是反抗,还是假装顺从?

可是随后我便发现了一点不对劲,李正虽然看着我,但是他的脸上却是没有任何的表情,木木的,而且双眼也好像没有焦距一样,似乎穿过了我的身体,看向我身后很远的地方。

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发现身后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我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李丽平看到我们两个的样子,自作聪明地笑道:“怎么了?过了一个寒假,小两口拌嘴了?若离,不是我说你,这么好的男朋友,你不好好珍惜的话,不知道有多少女生想要抢呢!如果你真的打算甩了他,可要提前告诉我一声,别让别人抢了先。”

李丽平平时就有些絮叨,我并没有太在意的话,看着李正,他身上的衣服似乎还是一个月前我到他们家时的那身,我猜得应该没错,他一定是变成了僵尸。

我的心里转了无数个念头,是该报警,还是请个大师来对付李正?

在乱葬岗的时候,我的手镯把那个娃娃烧成了灰,不知道用它来对付李正管不管用?

李丽平见我没有理她,似乎觉得有些尴尬,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了句:“好了,我就是开玩笑了,你们家李正的眼里只有你,其他女孩子,他边看都不会看的。我回宿舍了,你快过去和他说话吧。”

说完李丽平便离开了,我很想让她留下来陪我,可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李正的事,只好看着她的背影走进了宿舍楼。

考虑了一下,如果李正真的是来找我的,我躲也躲不过,于是我深吸了一口气,捏着手镯向他走了过去,打定主意,如果他有什么不对的举动,我就用手镯去对付他,反正是他先要害我的,我这样做也不算是对不起他。

我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走到李正的面前,他竟然好像没有看到我一样,双眼还是呆呆地看着远处,脸上依然没有一点表情。

这就很尴尬了。

我站在自己“男朋友”的面前,而他却是好像看不到我一样,不但没有说话,连站立的动作都没有变一下。

现在正是晚饭后的时间,很多女生都从楼门里进进出出的,很多都认识我,知道我和李正的关系,好奇地看着我们两个,一定以为我和李正闹矛盾了。

我很想伸手去摸摸李正的身体,是不是还像一个月以前一样冰冷,试试他有没有呼吸,可是却又怕他会攻击我,而且人家不理我,我再凑上去,让别人看到也很丢脸,站在那里停了几秒种,一跺脚,转身便向楼里走去。

其实我很希望能听到李正用我熟悉的声音叫住我,然后再像以前一样抱住我,把我搂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告诉我一个月以前发生的事都是我的幻觉,他一切都好。

但是我最终还是失望了,李正并没有叫住我,也更让我确定,他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了。

在回宿舍的路上,我心里后悔无比,早知道李正还会回学校来,在家里我就该把这件事告诉奶奶的。

掏出手机来想给奶奶打电话,可是我发现手机竟然一个信号也没有。

回到宿舍,李丽平她们都凑在窗户前向外看,看到我回来忙跑了回来。

我知道她们刚才一定是在看我和李正,以前她们便经常这样。

一个叫彭慧慧的舍友问我是不是和李正吵架了,我摇了摇头,走到窗前向楼下看去,却发现李正不见了。

彭慧慧走过来搂着我的肩膀笑道:“若离,有的时候女孩子也要主动点,你这样端着,很容易失去他的。”

彭慧慧得很漂亮,而且也很风骚,经常以系花自居,我知道她无数次背着我勾引李正,可是李正都不理她,所以人前背后的,彭慧慧没有少打击我。

现在看到我和李正闹别扭,她一定以为自己有机会了吧?

不过我现在可没有心思去管她怎么样,没有理他,转过身来问李丽平,有没有认识的道门大师什么的。

平时李丽平就很喜欢研究些佛牌道符什么的,而且还经常参加见鬼招魂的游戏,据她说,自己认识很多道门的高手。

如果李正真的变成了僵尸,说不定李丽平认识的那些人,可以帮我对付他。

听到我的话,李丽平大惊小怪地道:“若离,你看的和李正闹别扭了呀?是不是想要求个姻缘符,挽回他的心呀?那你可算找对人了,我认识一个大师,对符道十分精通,我带你去,他一定会给你便宜的。”

金棺冥嫁:鬼夫莫回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金棺冥嫁 或 鬼夫莫回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旺夫小厨娘4章

    原标题:旺夫小厨娘4章书名:旺夫小厨娘第4章上山看清楚那人的面容以后,姚沐婉不由得愣了一下。深邃如寒潭的眸子,俊逸立体的五官,皮肤虽黑了一些,却衬得他更有一种成熟男人的独特魅力。这样的男人,即便是放到姚沐婉的那个时代,也是能吸引一批脑残粉的神颜。不过,这个年代女性的审美似乎更偏好长相精致秀气的男人,比如之前的姚沐婉爱得死去活来的那个书生,这样的型男,倒不那么吃香了。这时姚大山的声音响起:“长文啊,来了,用过早饭了没有?要不要一起吃点?”姚沐婉便自然地移开了目光,记忆里原主不怎么待见李长文,统共也

  • 第一宠婚:神秘帝少坏透了4章

    原标题:第一宠婚:神秘帝少坏透了4章小说名称:第一宠婚:神秘帝少坏透了第4章金丝雀协议她的脸上露出震惊又愤怒的表情,“什么!包养?我不同意!”更过分的是,这份合约详细的列下了许多条约束她的条例。她不许和其他男人有身体接触,不许和其他男人谈恋爱。她只需要住在一处专门为她准备的住所,没有他的命令,不许外出!但同时,她也必须做到随叫随到。只要是他有需要的话,她可以随时到他的所在位置陪同,或者是留在住所,等着他来见她!她还需要保证,要给他生下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就好。她还不能透露她和他之间的关系。……这不

  • 莫将情深负水流4章

    原标题:莫将情深负水流4章小说名字:莫将情深负水流第4章捡到一只醉鬼男神难,但不是没可能。当天我就把发小苏陌漪约出来,她人脉广点子多,让她给我介绍一份能赚快钱的工作。思来想去,不想卖身不愿卖肾还能在一个月内赚够十五万的工作,就只有去当酒托了。在苏陌漪的介绍下,我去了一家在江城本地颇有人气的酒吧,面试的时候酒吧经理目光挑剔的看着我沉思了很久,我猜测他应该是在想该用什么借口婉拒我又能不伤他和苏陌漪的面子,我干脆利落的开了一瓶五十度的白酒,当着他的面一口气喝掉半瓶,然后拿下了这份工作,当晚上班。我酒量

  • 都市风水师4章

    原标题:都市风水师4章小说:都市风水师:鬼上身“黄鳝血?被人提前抹上去的?那我平时进进出出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啊?”叶薇竹蹙了蹙秀眉,凑上前去仔细打量一番,随即满脸迷惑地问道。“因为他们加了溶血剂稀释了原本浓稠的血浆,再加上你的防盗门原本就是深褐色,如果不仔细分辩,平日里根本不会引人注意,而且这还是我误打误撞用酒精破坏了其化学稳定性才显露出来了,不然不定什么时候才会发现!”林一元长吁一口气,随即转身向叶薇竹耐心解释道。“等等……你说他们?人为的?”从惊吓中缓解过来的叶薇竹当即抓住了关键之处发问道。

  • 武魂世界4章

    原标题:武魂世界4章书名:武魂世界斗罗大陆,异界唐三()这唐三不想失去这个父亲,也不希望自己过往的一切被人知道,所以,他自然不会告诉唐昊,这是因为他修炼着唐门的玄玉手。想用好暗器,基础的需要是眼力、手力、心力的融合。正所谓心到眼到,眼到手到。所以,唐门内门的修炼方法中,对于眼力、手力的要求极高。紫极魔瞳,借助旭日东升时紫气东来的短暂时刻进行修炼,对眼力有着极大的提高作用。玄玉手,可以令手掌变得极其坚韧,并且隔绝任何毒素。这两种能力,是唐门内门弟子的必修课。管唐三的玄玉手还远远不够火候,但保护自己

  • 婚内错爱4章

    原标题:婚内错爱4章小说名字:婚内错爱桌底下的动作“没事,我就是睡的晚了点,休息一下就好了。”我努力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笑着说话。姐夫动作优雅地吃着饭,平静的就像什么没有发生。我心里更气更恨:对我做出那样的事,转眼就能这么平静,姐夫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子茉,也真是难为你了。”姐姐叹了口气,“你多吃点,也要照顾好自己,啊?”“我知道。”我点点头,“一会我回医院安排一下,让姐夫陪你过去检查身体。”“就这样了,还有什么好检查的,我不想去。”姐姐兴致缺缺地说。她当然以为是做妇科检查,

  • 夺舍之停不下来4章

    原标题:夺舍之停不下来4章小说书名:夺舍之停不下来第一次约会好似时间都变得极为缓慢,终于等来了新消息“讨厌~”看情况对方没有生气,赵五松了口气,不敢再过分调情“你想吃什么,晚上我们就去吃什么。”去绿茶餐厅怎么样?”好呀。”赵五连敲两字发送。老公真好,亲亲。”李茜回复,最后还发了张萌萌又可爱的情侣亲亲图。赵五觉得这张图不错,却奈何不会复制粘帖,只得打字“亲亲。”好长时间过去,李茜没在发来新消息。我好像没钱,怎么办?”沉浸在与心爱的女孩子二人晚餐时,赵五忽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没钱。准确地说他

  • 若情自在天意4章

    原标题:若情自在天意4章小说名:若情自在天意第4章绝情的男人这边的动静惊动了人,好多人都往这边看过来,酒会的保安冲了过来,看叶梓潼的穿着普通所有人都把她当服务员了,这里是高级酒会,保安也不是一般的势利眼,不管青红皂白,马上上前推搡着叶梓潼带出了大厅。侯婷婷的眼睛里进了辣椒水,马上送去了医院,夏淑涵昂贵晚礼服上都是汤汁,脸上一个清晰的巴掌印,慕兆丰闻讯也赶过来了,看见夏淑涵的狼狈有些惊讶:“这是怎么回事?”夏淑涵其实很忌惮慕兆丰知道叶梓潼出现的事情,可是现在这样想瞒也瞒不住了,她哭丧着脸对着赶来的

  • 对你的爱不再飘摇4章

    原标题:对你的爱不再飘摇4章小说名:对你的爱不再飘摇第四章:闪婚她看到了那名失去机会的女人眼中流露出的嫉妒和不可思议,也看到了两名负责人脸上若释重负的惊喜,她抱一淡笑,荣辱不惊。“司徒小姐,请跟我们到正厅面见老夫人。”司徒雅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睨了一眼面色冷峻的上官驰,随着那两名负责人款款离去……这就是富贵人家,儿子挑媳妇,儿子的妈也要过目。富丽堂皇犹如宫殿般的别墅正厅,藏青色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位雍容华贵的老妇人,与传说中的恶婆婆并不相像,她的脸上挂着难得的亲和笑容。“老夫人,这位小姐就是少爷挑

  • 情云蔽月爱深藏4章

    原标题:情云蔽月爱深藏4章小说书名:情云蔽月爱深藏第四章:无法接近的距离赵丽娜故意停顿,戏谑的调侃:“下次见到美男一定要镇定。”“你误会了,其实……”沈佳曼正想解释二年前的事,却不料被赵丽娜打住:“行了,别解释,我懂。”说完,她俯耳过去,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一句忠告,听不听在你:别对他抱有任何幻想,他从不多看女孩子一眼。”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沈佳曼下了最后一班公车,双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步行着往学校的方向走去。今晚,若不是无意中撇见那抹熟悉的身影,或许她已经忘记,两年前,曾经和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