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鬼遗孀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8 11:34:2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鬼遗孀

第一章 强暴

我大学上的是艺校,因为家里面穷,所以经常去兼职赚生活费和学费。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端盘子,发传单,家教都做过,之后舍友小璃介绍我去了一个商务公司,做女伴游。

可能大家对伴游这个词很陌生,其实就是一些老板去某处旅游或者宴会,花钱请个漂亮女人作伴。

这一行水很深,来钱也快。可很多人也觉得伴游女很脏,白天陪玩儿晚上陪睡。

可实际上不是这样。正规伴游公司里面,是不提供其它服务的。我们比任何人想象中都要洁身自好。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人言可畏,我从来不告诉任何人我做的这个兼职,除了小璃和我之外,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我们的秘密。

有一天我接到经理风哥的电话,他告诉我有个老板选了我做伴游,要去四川三天。

他让我做点儿准备,请个假,今天晚上那个老板就要来接人了。

风哥人很好,知道我们不出卖身体,所以每次来客人的时候,他都看素质高的,才会给我和小璃的照片。

我感激的对风哥说谢谢,他告诉我等人的地点之后,也就挂断了电话了。

我请了假之后,去宿舍收拾了两件换洗的衣服,又换了身显露身材的长裙,然后就拖着行李箱到了风哥说的地址。

约莫等到晚上七八点钟吧,一辆奥迪车停靠在咖啡店外面。来自163woman.com

我拖着行李箱走出去了。

从车上下来一个很帅气的男人,五官很好看,眉眼特别有神。

我当时看的有点儿呆住了,直到他温和的对我笑了笑,说了句上车吧,我才返回神来。

我有些疑惑的是,像是这样帅气的男人,又多金,怎么还需要女伴游?

一般找伴游的都是些年近中年,大腹便便的老男人。

像是他这种的优质男,美女排着队要做他女朋友呢。

因此,我又好奇的打量了他几眼。

他问我风哥和我说清楚了没有,那些规矩?

我心里面咯噔一下,有些疑惑的说什么规矩,风哥没对我说啊?

他皱了皱眉毛,拿出来手机就要打电话了。163女性网

我心里面就有些不自然了,我挺需要钱的,临近放假,回家之后处处也要花钱。就告诉他不用打电话问风哥了,有什么事情直接和我说就可以了啊。

他就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说了句你确定么?

我点了点头,说了句确定。

其实事情就是从这里开始发生的,我之后很后悔,可是世上没后悔药可吃。

面前的这个男人告诉我他叫做葛清,这次伴游三天,费用是六万四千块钱,但是去的地方,是个小村子,而且还有些特殊要求。

我听到六万四千块钱的时候,其实心跳已经跳到嗓子眼儿了,可特殊要求那几个字,瞬间就让我面红耳赤了起来。

我马上就告诉他说,我不做那种事情,如果他需要的话,还是只能联系风哥了。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说完之后,我手忙脚乱的就要去开车门,想下车。

他则是柔和的笑了笑,说我误会了,他并不要我出卖身体,而是做其它的事情。

我将信将疑的看着他,他突然就叹了口气说,他有个大哥,前段时间出意外去世了,回村办丧事。大哥生前太忙碌工作,死前也没结婚,甚至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他就想让大哥走的安稳点儿,请个女伴来陪陪他。可做哭丧女这一行的,要么年纪大了,要么就是长得很丑,他就想到了伴游了。

我听完之后,也稍微平静了一些了,想着足足有六万多块钱啊,我大学后几年的学费都有着落了,咬了咬牙我就告诉他,我答应了。阅读163woman.com

葛清的表情变得舒缓了不少,说让我放心,他不会亏待我的,只要他大哥的丧礼办好了,还可以加报酬。

我连连点头,说谢谢。

葛清问我要了身份证号,说买机票,当天夜里面,我就跟着他坐飞机到了四川。

等到了他所说的小村子的时候,都已经快要到第二天的清晨了。

葛清家的老房子显得有些破旧,一个大院儿,最里面有个二层小楼,侧面的房子都是瓦房。

一口黑漆漆的棺材,停放在堂屋之中。

只有一个年纪不小的老头,正在棺材前面点香烧纸。我很疑惑,葛清很有钱啊,怎么他大哥的丧事都看不见一个村民过来帮衬的?

当然,这个话我没敢问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老头突然扭头过来,他说了句:“过来烧纸。”

他的声音太干涩,就像是木头缝里面挤出来的一样,让我身上都是鸡皮疙瘩,而且他的模样,也有些渗人,惨白惨白的脸上,像是常年没见过阳光一样。。

葛清对我点了点头,说让我之后的事情,听李先生的就好。

我硬着头皮走到了棺材边上,拿起来地上的纸钱往炭火盆里面烧。

燃尽的冥纸被风一吹,就变成了黑色的碎屑在院子里面飘着,再看着那口黑棺材,我就觉得心里面瘆的慌。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回头一看,葛清竟然已经不在院子里面了,之前停在院子门口的车,也没了。

他走了吗?我极力让心平静下来,告诉自己没什么的,不就是呆三天吗,六万块钱呢。

第一天的时间过的很快,一晃眼就过去了,我肚子饿的不行,又觉得这个李先生很奇怪,一直憋着没开口。

直到晚上的时候葛清才回来,他带来了吃食,还有一套衣服说让我换上。

李先生则是叮嘱我,晚上一直烧纸,直到晚上十点的时候,才能进房间睡觉。说话之间,他给我指了指二楼上楼道上的第一个房间,告诉我到时候就住那里。

葛清则是给我转账了六万四,说让我按规矩做好,等他哥哥下葬之后他再给我三万六,凑足十万。

白天的那些害怕,都被银行卡的到账短信给冲淡了。

吃完东西之后,李先生就进了院子里面的一个房间,再没有出来过,葛清则是又开车走了。

我在黑木头棺材旁边烧纸,时不时看一眼时间,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我赶紧拍掉了衣服上面的灰尘,从侧面的楼道跑到了二楼。

楼梯上面没有路灯,黑漆漆的很渗人,脚步的回响声在耳边一直响,当我推开房间门的时候,身上的衣服都要被冷汗打湿了。

顺着墙边摸到了灯的开关,打开之后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

这个房间布置的很喜庆,和外面的丧事不同,墙上贴着喜字,床铺也是红色的床单被套,感觉就像是人结婚的布置一样……

尽管心里面还是觉得不自然,可是想着钱的份上,我也没多去问了。

昨天晚上的赶路,今天一天烧纸,我早就疲惫到了极点了。

房间里面还有一个洗手间,我进去洗了个澡,然后出来换了行李箱的睡衣,就过去躺在床上睡觉了……

现在这个季节,是刚刚入秋,天还不是那么冷,我却觉得很怪,就是被子明明很厚,我还是一直冷的打哆嗦,就像是开了空调似的。

眼皮子开始发沉,慢慢的闭合,我本来想抵抗,可眼皮子一直打架,我也抵抗不住。

然后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面,我穿着红色的嫁衣,正襟微坐的在床边上坐着。

一个男人掀开了我的盖头,我看不清楚他的脸,他轻轻的吻着我,然后伸手褪去我身上的衣服。

我想要抵抗,可是浑身都是酸麻的,根本没有办法动,他脱掉了我的衣服之后,就温柔的爱抚着我,然后他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双腿被分开,伴随着一股子撕裂的疼痛,他挤入了我的身体之中。

我长大了嘴巴,要痛呼出来,他的吻却覆盖上了我的唇,用力的索取着我的同时,在我的身上冲撞着。

我整个人都要痉挛了,最开始的疼痛之后,就变成了那种麻痒麻痒的感觉。

我心里面很羞耻啊,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别人家里面办丧事的时候做春梦。

而且这种感觉,几乎和真实的一模一样。

我都还没谈过男朋友呢……

意识里面想着这些事情,他的动作也变得粗鲁了不少,最后重重的压在了我的身上,我被一股熨烫的感觉送上了快感的极致,浑身抽搐痉挛的抱着他,然后失去意识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感觉浑身都是酸痛的。

刚开始的时候我愣了一下,做了个春梦,就累成了这个样子么?

可下一刻,我面色就变了,因为双腿间那种撕裂的疼痛,让我根本起不来身。

拉开了被子,床单上面显得很凌乱,就像是在说昨天晚上的战斗有多激烈一样,我还在最中间的地方,发现了鸽子蛋大小的一团血……

眼泪哗啦一下子就滚落了出来,昨天晚上不是梦?有人……把我强暴了?

第二章 横死

我整个人差一点儿就崩溃了,马上就想到了葛清。

同时心里面懊恼到了极点,我自己不该贪便宜,看着钱多事情简单就来了。

却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给丢掉了……

我哭了一会儿之后,就听到了院子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是葛清和那个李先生在说话!

我心里面特别的恨,从床上爬起来之后,穿着睡衣就冲出去了房间。

跑到楼下之后,果然葛清和李先生在院子里面。

我红着眼睛扑到了葛清的身上,在他脸上重重的扇了一个耳光,就哭着骂他畜生。

葛清的表情有点儿愕然,伸手来抓我,还问我发生什么了?

我哭着说你这个畜生还装么?然后又要去抓他脸,同时我还哭着说我要报警,让他坐牢。

就在这个时候,我肩膀突然被一双铁钳子一样的手给抓住了。我疼得喊了出来,李先生的声音很冷硬的说:“丧事还没有办完,你别胡闹,葛清对你做什么了?”

我脸色涨红,说你们两个人串通吧,我一定要报警,钱我不要了,一定让葛清坐牢。

葛清的眉头也紧皱了起来,说刘怜你说清楚,我对你做什么了?

我喘着粗气,泪流满面的看着葛清,哆嗦着说:“你强暴我,还要我自己说出来,你还是不是人?”

葛清盯着我看着,他的眉头已经成了一个川字了,接着他摇了摇头,说不可能,我昨天晚上就不在村子里面,回去了县城,你被强暴了?

听到葛清这样说,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然后我扭头去看李先生了。

葛清却又说了句:“你别看李先生,也别怀疑他,他是我花大价钱请来的高人,不会近女色的。”

我面色苍白了起来,李先生也松开抓着我肩膀的手了。

我蹲在地上抱着双腿哭,难道是其它村子里面的人来了吗?一时之间,我心里面也绝望无比了。

李先生却声音有点儿僵硬的说了句:“你确定你真的被强暴了,不是做了噩梦?这里办丧事,很容易梦点儿奇怪的事情。”

我抬起头来,说这种事情我会开玩笑么?

葛清也点了点头,对李先生说刘怜不可能用这种事情来骗人的,我现在先报警吧。

说话之间,葛清就把手机拿出来了,我对他的怀疑,也被冲淡了,心里面很痛苦很痛苦。

不是女孩儿,是没有办法体会第一次对自己是有多么重要的,我一直洁身自好,没有谈男朋友,就是想把最好的自己,留给那个最好的人。

可现在却什么都没了……

李先生却已经走到二楼上去了,从这边能听到脚步声和开门的声音,他进了我的房间。

葛清已经打通了电话,说要报案。

就在这个时候,楼上突然传来了李先生的声音,让葛清把电话挂了,然后上楼来看。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葛清表情也很疑惑,挂断了电话之后就往二楼走去了。

我犹豫了一下,也跟着上了二楼。

这个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双腿中间那种疼痛感觉也消散了,阳光照射在我的身上,熨烫着我的皮肤,让我觉得很舒服。

身体出了有点儿疲惫之外,也没有其他的感觉。

李先生和葛清都在二楼的房间里面,我的床上很整洁,只是被子被拉开了而已。

床单上并没有怎么凌乱,也没有血迹。

我看的僵住了,李先生皱眉看着我说:“没什么痕迹,你只是做了个梦,再说这里在办丧事,没有人敢进来这个房子的。”

我脊梁骨有点儿发凉,僵硬的走到了床边,伸手去摸我之前看到血的地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我身上也不疼了,难道真的是我做了个梦?醒来的时候还有错觉,一切都是误会?

葛清明显松了口气,告诉我没事儿,做梦而已。

我强笑了一下,对葛清说了句对不起。

心里同时也松了口气,虽然闹了个误会,但是我身子还干净的,没被人玷污,就让我从绝望的边缘把情绪给拉回来了……

为了不让三个人之间的气氛显得太尴尬,我就主动绕开话题,去问葛清说为什么办丧事,没有人敢进来房子,农村里面办丧事,应该有一些亲戚朋友来帮忙的啊。

葛清表情明显有些不自然,开口说道:“我哥哥出意外横死的,按照风俗,横死的人棺材不能进屋,只能在家门口停着,一直到下葬。可我不想哥哥死了以后都没个着落,做孤魂野鬼,就把棺材抬到了堂屋里面。那些村民说我哥哥鬼魂会在家里面阴魂不散,所以他们自然不敢来。”

接着葛清笑了笑,说不过没事儿,他请来了李先生,一切都很平静,也没有闹鬼。

说真的,我对鬼神这些事情总抱有一些敬畏心,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在葛清说完这些话之后,我就总觉得周围冷飕飕的,外面明明阳光那么大,呆在房间里面,还是从脚底下攒凉气儿。

李先生则是往屋子外面走去了,说早上惊了亡人,现在多烧点儿香纸吧。

我和葛清也下了楼,葛清又离开了,我知道他晚上才会过来送饭。

我也走到了棺材旁边,去烧纸钱。

李先生手里面拿着一把香,一直在棺材周围绕着插香,地上全都是燃尽的香灰。

蹲了一会儿,脚有点麻木了,李先生却突然问我,会不会化妆?

我愣了一下,说会。

接着我就看见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了一个小化妆盒,盒子明显很久没用了,显得很陈旧,而且还有落灰,他告诉我让我给死者化个妆吧,入殓师听说了是横死的,都不敢来了。

我额头上当时就出来了细密的冷汗了,可葛清给了我那么多钱,今天早上闹了误会,他也没责怪我,我根本就没办法拒绝李先生的这个要求。

站起身子,我腿脚有些发软的走到了李先生身边,接过来了化妆盒。

李先生则是去推开了棺材盖子……

吱呀的声响之中,黑棺盖被挪开了大半,我硬着头皮去看棺材里面。

首先看到的是黑漆漆的寿衣,然后才是一具面色发青的尸体。

葛清的哥哥,长得和有葛清有几分相似,不过眉骨显得更纤细一点,鼻梁也高挺的多,生前恐怕比葛清还要帅气几分。

我心里面叹了口气,怎么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说出意外就出意外了呢?

一时之间我看的有点儿愣了,直到李先生喊我的时候我才回过神来。

把化妆盒打开之后,就开始给葛清哥哥化妆。

打底,上粉,一系列做下来花了一个多小时时间,躺在棺材里面的葛清哥哥已经和刚才换了一个模样,现在的他,感觉就像是睡着了一样,脸上的青色也没了。

李先生点了点头,说了句挺不错的,比一些入殓师做的好很多。

我笑了笑,刚要说话,李先生突然就看着我,说了句:“今天晚上你睡觉的时候,不要睡的太死,如果再做那种梦的话,记得咬破了指尖,把你的血弄在他额头上,明白了吗?”

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问李先生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吐了口气说:“如果再做同样的梦,就是闹鬼了,如果没做梦就没事儿,不用担心,按我说的做就好。指尖血可以驱鬼的。”

我想起来之前看过很多鬼片,的确那些道士驱鬼的时候,都是咬破指尖,然后画符什么的。

现在我已经有点儿后悔了,这六万块钱不好挣,可我又穷,加上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只能够硬着头皮在这里待下去。

继续烧纸的时候,我有了一个错觉,让我特别的害怕,就像是感觉棺材里面躺着的不是一个尸体,就是一个睡着了的活人。

今天一天的时间,过的特别的缓慢,终于熬到了天快黑的时候。

葛清开车送饭过来了,我和李先生在吃饭,葛清则是站在棺材旁边,一直呆愣的看着棺材里面。

蜡烛的光线照射在他的脸颊上,泛着一股特别诡异的色彩,我心想这个葛清真有情义,现在能这么重感情的人,已经不多了……

饭后,葛清走了,临头的时候他交给了我一样东西。

这是一个盒子,盒子里面放着一枚特别好看的钻戒,把我吓了一跳。问葛清要做什么。

当时我脸红扑扑的,心跳都到嗓子眼里面了,葛清却说了句,这是他哥哥生前准备的,想要以后找女朋友了送的戒指,现在也没机会了。我还给他化了妆,让他走的时候也能好看点儿,这个钻戒就送给我了。

我心里面有股子难以言喻的感觉,就像是有点儿失望。

我被自己的这个情绪吓得不轻,可就像是男人喜欢漂亮的女人一样,女的看见优秀的异性,自然也会有那种情绪在内。

我再三告诉自己别多想别多想,而葛清把盒子塞到我手中之后,就走了……

我反应过来追出去,跑到了院子门口,结果葛清已经开着车离开了。

视线之中慢慢的全是夜色,车影也消失不见……

李先生叫我回去继续烧纸,我把盒子放进去了衣兜里面,心里面想着明天一定要还给葛清。

我已经拿了很多钱了,这个戒指纪念意义太大,我不能收……

然而,怪事就是从这天晚上开始发生的……

鬼遗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鬼遗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爱落沉沦》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爱落沉沦》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爱落沉沦第20章意外来得太突然回家的时候,我怕我妈担心,不敢露出忧虑。“悦悦,你放假的时候,多出去交交朋友。你看最近在徐佳那里,脸色都变的红润水灵了!”我老脸一红,赶紧扯开话题。“阿若呢?她周末不是一般都在家吗?”“听说是去参加什么聚会了,丫头长大了,和朋友聚聚也正常。”我听妈这么说,也没放在心上。回房洗了个澡,整个人清爽了很多。阿若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听着我妈在客厅念叨她,我赶紧走了出去。“妈,阿若不小了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许你一世温柔》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许你一世温柔》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许你一世温柔第二十章不准你不爱清晨。偌大的办公室内,顾城正专注的处理着堆积如山的文件,轮廓分明的侧脸,如刀削般的俊眉微微蹙起。“进来!”正批着文件,顾城听到敲门声,冷声道。“总裁,刚才有人将这个送来了,好像是夫人派人送来的!”苏珉进来,将手中的牛皮纸袋放在顾城面前,而后恭敬的站在一边。“苏珉,给我调查一下许氏如今的情况。”顾城拿起牛皮纸袋,看了眼封面,对苏珉吩咐道。“是!”苏珉有些诧异顾城的这决定,他不是恨许安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爱已成陌路》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爱已成陌路》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爱已成陌路第20章苏舒还是我的老婆她看着苏舒温暖的笑容,跟对他的视而不见完全不同。轻轻浅浅,如同春风拂面,暖意油然而生。这都是他不曾得到的。知道宋德佑看见了他,示意苏舒也看过来的时候,他明显看到苏舒皱起了眉头,脸上的无奈竟显。“你怎么来了?”苏舒开口。许寂贤看着苏醒过来的小轩,他没有开口,只是越过去把小轩抱到轮椅上,推出门做检查。“不是说要检查?走吧。”此时小轩握着宋德佑的手竟然没有放开。一时之间竟然僵持了下来。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愿此生不相逢第20章抑郁症“嘿嘿嘿,你怎么了?陆清言你怎么样了。”虞衍将倒在地上的她搂在自己的怀中。然而陆清言已经陷入晕厥状态,不能回答他的话了。虞衍把人抱上自己的机车。一路往首都医院的方向狂飙。同时打开了蓝牙耳麦,联系方年年。“年年,我又遇到陆清言了。但是这次清言的情况看起来比上次差多了,你赶紧准备紧急病房。”“我真心没有对人家姑娘做什么?我那么正直的一个人,你能不能相信我的人品一次啊?我有那么不靠谱吗?你现在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都市高手》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都市高手》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都市高手20章第一次动手却说乐毅跟吴涛离了学校之后,就上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就去了中兴社旗下的五星级酒店中兴酒店。二人下车,一站在那金碧辉煌的大酒店门口,都有点心怯。这里平时可都是大老板级别的人物才来,最低消费也是八百上千的。“毅哥,咱们真要在这里吃大餐?”吴涛数着手上的钱,没什么底气地说道,“就这点钱,能吃几个菜?”“管他呢,来都来了,难道不进去?”乐毅没好气地说道。“那如果钱不够怎么办?”吴涛问。乐毅说:“钱不够,就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武破乾坤》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武破乾坤》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武破乾坤第二十章合欢之毒自从从血蟒腹中苏醒过后,楚南便感觉到身体里有一股燥热的感觉,只是事儿一件接着一件的来,或大惊,或大喜,或大失望,又或者是奔于逃命,让他一直没有时间好好去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当七彩毒雾一入体,那燥热感,立马就变成了火,在楚南的身子里乱窜!只是这股火,让楚南觉得很莫名其妙,没有一点儿疼痛,却是烧得他心里发慌,从来没有过的慌!火明见楚南脸色大变,脸上立马浮起了笑容,火明说道:“我就说,凭他这个年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保安之王》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保安之王》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保安之王第20章:狂乱的一夜“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杨冰冰为何背叛你,一切不过是我的猜测罢了。我不这样说,你又怎么会跟我来呢?”四爷笑了。“你耍我?”张城目光冰冷,三个森寒的字眼从牙缝中蹦出来,一缕缕杀气释放出来令整个房间都变冷了些。赵壮与赵智见状,立刻上前两步站在四爷面前,迎向张城,毫无恐惧,反而胸有成竹胜券在握,似乎有什么倚仗。“你以为他们挡得住我?”张城淡淡的扫了眼他们,不屑道。“阿智,阿壮,你们退下。”四爷吩咐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10022》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10022》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10022020杀气020杀气秦川跟着钱娇和王玥两大美女就出了房门,走到外面引来不少人的注目礼。毕竟,俊男靓女,到了哪里都是眼球的集中点!会议厅在五楼,他们住的酒店在二层,因此出门之后直接上了电梯。此时电梯门正在缓缓关上,秦川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个小马仔,当马仔就有当马仔的觉悟,他赶忙上前一步,伸手抓在门还没关严的边缘上。“等一下等一下!”电梯门感应到有障碍物,自动打开,里面已经站着一个竖着分头的白西装,带着金丝眼镜的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10026》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10026》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100261-20呼风唤雨小护士飞人英雄突然被无罪释放,五亿网民顿时感觉有拳头打空的感觉,不过网上素来不缺噱头,他们的注意力迅速被另外一件事转移,关于江北市这件公案就此了结。江北市的电视台电台报纸等所有媒体对这件事都不再报道,电视台做的专题追踪报道也无疾而终,总之这件事无人再提,风平浪静。这样也好,起码走在街上没人认识自己,刘子光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先去探望兄弟,他买了一大堆吃的,乘着马超驾驶的五代雅阁老爷车,来到了收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第20章你的钱包湿了房间里除了程燕西吃饭的声音,一片沉默。客厅的落地窗上倒映着城市的万家灯火,倒映着高架上的车水马龙,倒映着流光溢彩的霓虹,还倒映着季凉单薄的身影。季凉默默走到公寓门口,看着程燕西一米高两米宽的包裹,弯下腰,费劲的往卧室里拖。程燕西实在是饿了,一会儿的时间盘子见了底,饭吃完了,他便开始喝粥,一边喝一边看季凉。看季凉走两步歇一会儿,他不自觉得把二郎腿翘了起来,眼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