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逆天狂妻:邪王请留步 大结局

2017/12/8 10:12:0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逆天狂妻:邪王请留步

第1章 情寿沉沦一

凌国,云帝五年,冬。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鹅毛般的大雪像棉絮一般从天际盖下来,冰冷的寒风肆意席卷苍穹,皇宫里的枯树被吹地嘎巴作响,一道道寒风,仿佛刀刻般一刀刀割在人的脸上。

“来人啊!太医,快叫太医!”宫女云袖眼泪像掉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下来,使劲把昏倒在雪地上的女子扶起来,“娘娘,娘娘你没事吧!求求娘娘……你快起来好不好!”

容寻被云袖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她终于再次从昏迷中抬起了沉重的眼眸,一醒来,寒冷无情地冲进了她浑身的血液。

容寻浑身颤抖着紧张地推开了云袖,任凭单薄的身子被寒风撕扯,双腿早就被冻得失去了知觉,只是用僵硬的手有意无意地捂住了隆起的肚子,发紫的嘴唇断断续续说道:

“不,不能起来……皇上说过,只要本宫能跪够三个时辰,他就会放了慕容锦……”

云袖心疼的泪水滚滚流出:“娘娘!你怎么这么傻!”

皇上说话不算数,那就代表他根本不想放了慕容锦。皇上花了五年时间才好不容易抓到慕容锦,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

寒冬腊月,一盆水泼在空中瞬间就能被冻成冰,而这位凌国最尊贵的皇后娘娘,已经在御书房外的雪地里,整整跪了五个时辰。

五个时辰,这已经是她第七次被冻昏在地!但皇上有出来看她一眼吗?

云袖扑通跪在雪地上,紧张地用衣袖护住容寻鼓起来的肚子,死死地抱住了容寻,声泪俱下:

“娘娘,云袖求求你了,你的身子已经经受不住这样的折磨了!你就算不看在自己的份儿上,也要看在小太子的份儿上……”

容寻浑身仿佛被闪电劈中,“小太子”三个字彻底击溃了她倔犟的意志。

她的心猛地一抖,心里瞬间乱作一团,却不想就在此时,隆起的肚子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啊,啊!――云袖!”

“娘娘!娘娘你怎么了!”容寻整张脸都痛苦地扭曲了起来,云袖又惊又喜,“是不是要生了娘娘!小太子要出来了!快来人啊!娘娘要生产了!来人啊!来人啊!”

叫喊声被大雪吞没,偌大的皇宫竟没有一个人出现,容寻紧紧抓住云袖的手:“云袖,本宫肚子好痛!快扶本宫走!快走啊!”

她一定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这是她和心爱的皇帝哥哥五年来唯一的骨肉,她决不能让这个孩子有半点闪失!

慕容锦,你能支撑下去的对不对?

云袖连忙扶容寻起来,却发现她的双腿早就已经被冻得不能再动弹,容寻只能在原地嘶喊:“啊――好疼啊!皇上!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

“哟,妹妹这是要生了呢~哎呀,只是这狼狈的模样是怎么回事啊?”

突然,一道千娇百媚的声音悠然而来,容寻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奄奄一息求救道:“姐姐快救救我,孩子要出世了!可是我不能动了姐姐!”

她急声地呼喊,然而在看到来人的装扮之后,一颗心猛地坠入地狱。推荐163woman.com

御书房的大门从里面打开,一道似扶风弱柳的娇美身姿款款走出来,身上华丽的明黄色装扮狠狠刺痛了容寻的眼睛。

那身华丽的装扮普天之下除了皇后谁还有资格穿戴?!这身衣服,容寻穿了五年,如今却突然穿在了她的嫡长姐姐身上!

容寻仿佛被雷打碎了七魂六魄,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否则一向对她温婉谦让的姐姐怎么会以这身打扮出现在她面前?

眼前的女子是她的亲姐姐,是世界上第一个对她好的人!她是那么温柔,那么善良,怎么可能会这么对自己!

眼泪簌簌地落下来,肚子里的疼痛让容寻分不清现实的世界:“好痛!姐姐,求求你救救这孩子……皇上说,等孩子出生,他一定立这孩子为太子!他很喜欢这个孩子,我不想让孩子有事!”

听到容寻苦苦的哀求,容玉青葱般的手指轻轻拂了拂貂皮大衣上的雪花,笑容甜美娇羞得仿佛三月里的桃花:

“哟,死到临头了,妹妹竟还想着把情郎的野种偷梁换柱到皇宫里呢?以前怎么没发现妹妹这么不知廉耻呢?”

什么情郎的野种?!

容玉眼角流露出的轻蔑让容寻一怔,腹部仿佛有千把刀在搅动:“姐姐你胡说什么?这孩子是皇上的亲生骨肉啊!”

“啊!娘娘!血!”

鲜红的液体如梦如幻地染红了白雪,灼灼刺眼,云袖再也忍不住了,连忙趴到容玉脚下紧紧抱住容玉的双腿:

“小姐!求求你快让御医来!娘娘她要生了!”

一个太监一脚踹飞了云袖:“混账东西!瞎了你的狗眼是不是!什么小姐,这是堂堂凌国皇后娘娘!”

容玉却是笑容如花:“这条狗对妹妹可真是好啊,可惜本宫就是见不得有人对你好!来啊,赏给你们了!”

马上就有好几个士兵冲上来一把将云袖按倒在地,云袖衣衫碎裂的声音和她凄惨的求救声让容寻如梦初醒。

原来……这才是她的好姐姐么?

盯着容寻那张惨白如灰的脸,容玉腰肢款款而来,笑靥如花:“好妹妹,为了救你的情郎,你连命都不要了,还说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慕容锦的野种!”

容寻慌忙争辩:“不!不是!本宫从来就没有做过对不起皇上的事情!”慕容锦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杀!

容玉优雅地勾一抹笑意,看着就让人如沐春风,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她冷冷一笑,悠悠道:“如果真的是皇上的孩子,你又怎么会在这大雪天里不顾身子在这里跪了好几个时辰呢?”

说着,容玉又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故作惊慌地掩饰了一下自己惊愕的表情:“啊,瞧我这记性,我怎么忘记了,慕容锦曾经向天下人许诺用十里红妆娶你,这份感天动地的情谊妹妹怎么可能不感动呢?”

“不,不是这样的……”

第2章 情寿沉沦二

容寻声泪俱下,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话语为自己辩解,恰在此时,容玉已经走到了容寻跟前,微微亮出了雪白的脖子,苟且的痕迹刺得容寻眼睛发痛。

容玉好似害怕容寻看得不够清楚,又把衣领往下拉了拉:“妹妹好看吗?皇上在女子身上的威武,妹妹怕是很久没有尝到了吧?”

容玉狠厉地在容寻耳畔轻轻道,一字一句,清晰入耳:“妹妹知道为什么你嫁给皇上五年了,直到现在才有了孩子吗?告诉你,皇上对你用了五年的绝子药!而让你怀孕,就只是为了引诱慕容锦出来!妹妹如果不信,那姐姐今天就让你看清楚,谁才是唯一的皇后!”

话一说完,容玉嫣然一笑抬起了手,清脆的“啪”声竟然落在了自己的脸上,随即一声疼痛的娇媚声无辜地响起:“啊!妹妹,我不过是劝你回头是岸,你怎么忍心打我?”

容寻身子一怔,突然,她猛地就看到一道明黄色的身影几乎在一瞬间就如风般冲出了御书房,一把紧张地搂住了容玉的身子,刘云硕冰冷的眼神绝情地落在容寻心口上:“毒妇!让你多活了五年你都不耐烦了是不是!竟然敢打玉妹妹!活腻了吗你!”

刘云硕一脚狠狠踹在了容寻的肚子上,容寻被踹飞几步远:“要不是要用你引出慕容锦,你以为这五年来朕会留着你吗!你还真的无法无天了!玉妹妹你没事儿吧?”

容玉哭倒在刘云硕怀里,把她楚楚可怜的慈悲模样发挥得滴水不漏:“皇上,妹妹好歹是你的结发妻子,既然刚刚已经杀了慕容锦,能不能放了妹妹?”

容寻浑身的血液猛地凝固,一颗心仿佛被人狠狠挖了一刀!

慕容锦!慕容锦!他们杀了慕容锦?!

记忆中那个纨绔不羁的白袍男子,总喜欢用最明媚的笑容逗她开心,总喜欢用最无赖的方式对容寻撒娇:“寻儿我又病了!我不管!我就是要你陪我!”

可是那个明明无比强大却只在容寻面前撒娇讨好的男子,永远不在了!

看着容玉怜惜的可怜模样,刘云硕更加心疼,眼睛看向容寻的时候,眼底的温柔瞬间被一道凌厉的杀意取代:“你看到了吧毒妇!你哪一点能比得过玉妹妹!既然慕容锦已经死了,留你何用?要生孩子是吧?好啊,朕就让你生!来人!”

刘云硕话音一落,无数御林军齐刷刷冲上来,瞬间将容寻包围得滴水不漏!

“给朕把她肚子里的孽种挖出来!”

冷漠决然的声音彻底蒸发了容寻最后一丝希望,绝望像潮水一般包围得她不能呼吸,此刻,她的眼底却翻卷起滔天的怒意!

一双眼睛仿佛在地狱里浸泡过一般冰冷不可触摸!

一把把利剑被士兵举起,对着容寻的肚子一刀刀捅进又抽出,容寻浑身仿佛都要碎裂,鲜血染得身下的白雪分外妖娆。

她恨,她恨啊!

记忆中男子温柔的话语响起,却仿佛是对她最大的讽刺。

“寻儿,不要怪我好不好?我只是因为太爱你才会这么冲动。逆天狂妻:邪王请留步 大结局

那是当年,男子强行把她拽入帐内,不顾她的害怕对她强行索取,春风一度,男子用他温柔的话语夺走了她顽固的少女心。

“寻儿,我知道你现在不喜欢我,可是我控制不住我对你的喜欢。所以,寻儿,嫁给我好不好?我会用我一辈子的命去疼爱你。”

恍如隔世,容寻就这样痴痴傻傻地爱上了一个曾经强要了她的男子,只因为他是世界上第一个承诺用命去她爱的男子。

然而此刻,容寻才猛然从梦中惊醒!阴谋!都是阴谋!

正是在刘云硕强要了她的第二天,她的玉体被破之事便风卷残云般传进了刘云硕的对手慕容锦耳中。

原本处于战事有利一方的慕容锦突然悲痛吐血,一病不起,一天之内慕容锦大军溃败成沙,慕容大军尽被屠杀干净。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刘云硕大军以压倒性的大势反扑而来,慕容锦千里单骑,只身闯进刘云硕大营只为保她平安,他说:“寻儿,刘云硕就是狼子野心!跟他在一起就是自取灭亡!寻儿,跟我走!”

可惜当时的容寻傻傻地认定了这个要了她身子的男子,慕容锦却被刘云硕暗算,身坠悬崖,五年来生死不明!

此刻她终于明白,她不过是刘云硕的一枚棋子!五年来,他所做的一切,不过就是利用慕容锦对她的感情,除掉慕容锦!

蚀骨的疼痛让容寻痛不欲生,浑身撕裂般的疼痛,一个鲜血淋漓的小身子被活生生从她肚子里被拽了出来!

乱刀之下,那个小身子四肢分离,浑身血肉模糊,碎裂的手指和内脏让人作呕!

容寻顿时感觉世界崩塌!钻心之痛让她彻底昏厥!

孩子!那是她的孩子,他的太子,他的亲生骨肉啊!他怎么忍心!

“啊――啊――啊――”凄厉的哭喊一声比一声大,肝肠寸断,千刀万剐也不过如此。

“孩子!我的孩子啊!――刘云硕,我诅咒你你不得好死!就算是变成厉鬼,我也要拉你一起下地狱!”

幽怨愤恨的声音像鬼音一般飘散进宫廷的辽阔大雪中,御书房里身体相交的男女隐约感觉一道冷风从脚底传到头皮。

刺眼的阳光从紧闭的窗户钻了进来,给黑暗的房间染上了一层昏暗的光泽。

浑身的疼痛让容寻感觉自己要被撕碎一般,她刚试着动一动自己的身子,一盆冷水就“啪”地泼在了她的脸上,辣椒水渗进带血的伤口中,身体火辣辣地难受。

“哈!你竟然还醒了啊!我还以为你就这样一直装死下去呢!臭东西!就你这点本事还想装死?放心,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了,何必装死这么麻烦?呵,如果你喜欢装死,那就好心送你一程怎么样啊?哈哈哈!”

疼痛好不容易让容寻的意识清晰了点,一身大红的衣服就突兀地闯进了她的视线,下一刻,她的脖子就被人死死地扣在了墙上:“碧玉!药呢!我就不信,今天让她断不了这口气!”

第3章 重生荣王府

脖子上突然加重的力道让容寻痛苦地不能呼吸,浑身仿佛被撕碎了一般难受,她终于看清了红衣女子的模样,凤目横飞,满眼戾气,这个丫鬟,她记得,是容王府大夫人身边的一等丫鬟红萼。

容寻使劲挣扎了一下,却发现小小的身板根本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只要稍微动弹一下,浑身的伤口都仿佛要裂开一般。163女性网

“药嘛,当然不会忘记!”一个青色衣服的丫鬟轻声狞笑着,连忙从衣袖里掏出了一个药瓶,二话不说直接一手扣住容寻的下巴,另一只手飞速打开药瓶就把药往容寻嘴巴里倒:

“吃了它!既然你这么想死,那就吃啊!哈哈,吃了闭上眼睛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红萼脸上猖狂的笑容狰狞得可怕,“就凭你,也想要嫁给文昌王殿下,做梦吧你!文昌王是注定是大小姐的,就凭你一个被藏在容王府后院不见天日的小贱人,也想跟大小姐抢文昌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一模一样的场景重新上演,容寻心头一阵冷笑:苍天有眼!竟然让她重生到了十三岁的容王府后院里!

而她,还是那个怯懦软弱、人人欺负的七小姐!

而她们口中的文昌王,正是前世毁她一生的男人刘云硕!

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容寻眼底瞬间卷起万丈寒芒!

“你们--找死!”重活一世,她怎么可能再任人宰割!

眼看着药就要被碧玉倒进口里,容寻狠狠用力把头一偏,碧玉手里药顺着容寻的脖子流了下去。

两个丫鬟大吃一惊,这个死丫头,活得不耐烦了!竟然还敢反抗!

“你个臭……”红萼口里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容寻一脚踹飞,碧玉吓了一跳,眼睛刚刚睁大肚子就狠狠吃了一拳。

“啊呀!”碧玉猛地跌倒在地,心头一股怒气冲上来,“臭东西!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敢打我?告诉你!大夫人不想让你活下去,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碧玉狰狞着一张脸连忙就要跳起来扑向容寻,却不想身子还没完全起来,身子就被跳上来的容寻狠狠压住。

“想让我死?就凭你们?”她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死!

容寻紧扣住碧玉的下巴,冷冽的眼眸透着地狱般的阴冷,她一把从碧玉手里抠出了药瓶,冲着碧玉的嘴巴就倒了下去。

“啊啊啊!疯子你要干什么!红萼救我!救救我啊!”碧玉惊慌失措地挣扎叫喊,不料容寻身子虽然弱小,但是她克制住的全部都是碧玉的致命部位,她就是想逃都没有办法!

而且,更重要的是――她感觉这个容寻怎么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

那双眼睛,投射着的分明就是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狠辣和干练,更像是来自地狱的魔手,只要多看一眼就会被她的冷冽吸走魂魄!

然而就在她昏死过去之前,她还懦弱地跪在那儿任由他们撕打,浑身瑟瑟发抖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眼前这个女人,真的是那个懦弱的七小姐吗!

“臭丫头!我看你真的是来找死的!”

红萼看到平日里胆小懦弱的容寻一下子变了样,连忙从惊诧中反应过来,冲着压在碧玉身上地容寻狠狠一脚就踢了过去。

容寻眼睛里一道冷意扫过,身子轻巧地从碧玉身上翻了下去,刚好躲过红萼的攻击,然而下一刻,她的身子就顺势从地上爬了起来。推荐163woman.com

瘦小的身子风一般越过红萼的身子,红萼还没来得及反应,突然一声杀猪般的尖叫,痛得满地打滚!

“啊啊啊!你个臭东西!你干了什么!啊!我的手腕,我的手腕!”红萼又惊又怒,一团火直接从胸腔里喷射出来,眼睛往手腕一看,手腕已经鲜血淋漓,目不忍视!

容寻手里的一根尖细的木棍,直接挑断了红萼手腕上的筋脉!

“容寻你不得好死!我要杀了你!――”红萼冲着容寻就扑了过来,眼睛里的仇恨恨不得马上把容寻千刀万剐!

容寻正要动手,脚步却突然一软,身子差点就倒了下来。糟了,刚才面临生死危机好不容易才提起的一点力气,远远不够用来对付这两个畜牲!

慌忙间,容寻身子顺势就倒在了地上,红萼怒气冲冲地冲过来,前面的人突然就这么不见了,她的身子还没来得及刹住,容寻猛地高高翘起一条腿,红萼扑通一声顿时被摔了个狗啃泥。

“想让我死?你们还嫩了点儿!”

容寻连忙从潮湿的地上起来,居高临下一脚踩在了碧玉的脸上,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眼底却冰寒刺骨:“丫头,别怪我没提醒你,再不找你们大夫人要解药,恐怕你的小命就要不保了啊。”

碧玉被喂了毒药,浑身早就瘫软在地上,嘴角已经开始流血,一听到容寻的话,她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爬过去一把抱住了红萼的腿拼命哭喊:

“红萼姐姐求你救救我好不好!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啊我!红萼姐姐,我们俩是一起长大的,你就忍心看着我这么惨死吗!带我回去见大夫人好不好!只有大夫人能够救我了啊!”

红萼厌恶地看了碧玉一眼,转身想要去收拾容寻,但双腿被碧玉拽得发痛,根本连动都不能动一下。

手腕上的疼痛针扎一般,红萼狠狠挖了容寻一眼,却见容寻直接转过身不去看她们,红萼狠狠蹙眉,终于狠下心来。

算了!反正她逃不掉!两人是一起来的,总不能让大夫人少了一个人手!

反正这个小贱人跟文昌王地婚约还有就好时间,她就不信弄不死她!

这次的仇就先记着!你等着!

“好了!别哭了!又不会马上就要了你的命!我带你去找大夫人要解药!”红萼不耐烦地瞪了碧玉一眼,连忙弯腰下去扶起了碧玉。逆天狂妻:邪王请留步 大结局

碧玉喜出望外,连忙在红萼的搀扶下急急忙忙出了昏暗的房间。

两人走了,昏暗潮湿的房间里,容寻的嘴角却缓缓地勾起一道冷冽的笑意。

大夫人?已经死过一次的忍,会害怕什么大夫人?笑话!就算她不来,容寻也会把上辈子的恩怨一并从他们身上报复回来!

她为复仇而来,她心甘情愿当一个复仇的恶魔!

逆天狂妻:邪王请留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逆天狂妻 或 邪王请留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破铁烂铜侦探社8章

    原标题:破铁烂铜侦探社8章书名:破铁烂铜侦探社第一卷腐尸奇案第8章孝子哭母两人拉拉扯扯,刚刚走到别墅门口,就听到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号丧声。“娘啊……你……死……的……好……惨!”撕心裂肺的男中音,听得两人齐齐打了个寒战,忍不住同时加快了跑向河边的脚步。果然,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扑倒在岸边,对着那句尸体不住的磕头,一边哭还一边喊,看着真是惨烈极了。“你说……那尸体还盖着白布呢,他那么伤心,为什么不扑上去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娘呢?”白知秋自言自语的说道。欧阳靖川微微一晒,赞许的看了身边的少女一眼,倒也没说什

  • 神谕8章

    原标题:神谕8章小说名:神谕第一卷人间客第8章我打你你信不人人惧怕尊敬的抉月公子,在王轻候这里,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仔细讲来,抉月公子反而是对他这个无能无用的质子,有着几分敬意。这倒也是件怪事了。抉月公子默然不语,王轻候回过头来笑眼看着方觉浅:“小心肝儿,方才李司良的话你可都听见了?”“听见了,我有名有姓,你不要给我起外号。”方觉浅拧着眉头烦死了王轻候的破嘴。“好的小宝贝儿,那你现在知道是谁抓的那些孩子了吧?”王轻候靠过去,托着下巴端端地望着方觉浅。“王轻候你有完没完!”方觉浅拍案而起!“那我叫你

  • 邪王绝宠:极品丹妃要逆天8章

    原标题:邪王绝宠:极品丹妃要逆天8章小说名字:邪王绝宠:极品丹妃要逆天第8章冷血家人“我知道了。”叶清念冷笑一声,已经大概猜到自己即将面对什么。屋外的婢女顿了一下,又开口强调道:“七小姐,老爷请您立刻过去。”叶清念看了玄奕离一眼,直接将金簪放在桌上,整了整衣裳,拉开门走了出去:“那便走吧。”待叶清念走远了,玄奕离这才拿起桌上的金簪,那上面还沾着他的血,但他的眸中却没有丝毫不悦,反倒渐渐升起一丝兴味。叶家正厅,叶清念一进门便受到了叶家众人各式目光的洗礼,她略略一扫,心下已是了然。“逆女,还不给我跪

  • 极致宠爱:霸道老公停一下8章

    原标题:极致宠爱:霸道老公停一下8章书名:极致宠爱:霸道老公停一下第8章你想在谁的身下“闭嘴!你没有拒绝的权利。”唐少珂直接将南笙扔上车:“身份证户口本带了吗?”“没带,全都在我养父养母家。”南笙看着他,心慌的厉害:“你不能和我结婚,我爱的不是你,我有喜欢的人。”“你喜欢的人把你丢在了精神病院,让你被别的男人侮辱,要不是我,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男人身下呻吟呢!”唐少珂冷冷的看着她,声音仿佛来自地狱:“嫁给我,是你唯一的选择,除非,你想回到精神病院,继续被人当成疯子!”说完,唐少珂“砰”一声关上车

  • 凤霸天下:医妃驯邪王8章

    原标题:凤霸天下:医妃驯邪王8章小说名:凤霸天下:医妃驯邪王第8章搞定渣男脸上的惶急换成了委屈,沐云烟早已红了眼圈,泫然欲泣:“大姐,我知道是我不对,可我对殿下真的是情之所至,身不由己,更是心不由己,还请大姐……”“闭嘴!你还要不要脸?”沐云苏的尖叫越发不堪入耳,甚至开始跳脚,“殿下是我的夫君,与你有什么关系?还不快给我滚!”“大姐!你……”沐云烟几曾受过这样的侮辱,早已勃然大怒,拼命攥紧双拳才继续维持着表面的楚楚可怜,“我、我知道殿下是你的夫君,可我……罢了,是我不对,我走就是!”说完,她一边

  • 大理寺萌主8章

    原标题:大理寺萌主8章小说名:大理寺萌主第8章带着高手去打架买卖是买卖,挨罚是挨罚。尽管非常愉快地和楼明夜作出约定,兰澈还是被倒吊到天黑才获释,方亭阁拎鸡崽儿一样把她拎回房间。兰澈住的屋子干净却简陋,除了一碗白开水外没有任何可充饥的东西。在作为预留夜宵的鸡腿被楼明夜搜走后,她也只能忍着哀叫不止的肚子,一口气干了那杯白开水,衣服都懒得脱,抖抖被子闷头开睡。方亭阁听屋内没了声音,这才转身轻着脚步离开。走到内堂大院,正见楼明夜正仰头望着满天星斗,语气平淡:“她睡了?”“就那么一杯水,她想都不想就喝了个

  • 强势夺爱:天价老公好霸道8章

    原标题:强势夺爱:天价老公好霸道8章小说名:强势夺爱:天价老公好霸道第8章梦可以醒了话还没说完,身后的车子便“吱”的一声,停在了她的面前。骆牧离冷着一张脸,将反抗中的要小希扔在了副驾驶,并道:“再吵,信不信我在车上要了你?”要小希立即噤声。难堪地埋下发红的脸,什么时候开始,她和骆牧离从水火不容,变的想要逃避了……狭小的空间里,流动着怪异的沉默。骆牧离没有再用话来刺激要小希,而要小希也没有问要带她去哪里?车子行驶途中,要小希趁骆牧离不注意,悄悄地窥了他一眼。晨起的阳光,透过没有合上的车窗,洒进了车

  • 嫡女萌妃:至尊妖娆炼灵师8章

    原标题:嫡女萌妃:至尊妖娆炼灵师8章小说名字:嫡女萌妃:至尊妖娆炼灵师第8章青叶师尊短短几天时间,描写叶欣儿一家隐秘的三本神书,就传遍王城,越演越烈。由于故事新颖,别具一格,销量非常的火爆。很多印刷坊更是雇了人手对内容进行了扩充,还出了精致版,豪华版,插图版,珍藏版等等各种版本。倒是叶汐被采花贼掳走的传闻,反倒没什么人议论了。为了这事,叶家主府还派人到了西院,狠狠地训斥了一番叶威龙,警告他们不要败坏叶家声誉。叶威龙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而叶欣儿和郑氏则整天躲在房间里砸东西。叶汐却像个没事人一样

  • 邪君的逆天宠妃8章

    原标题:邪君的逆天宠妃8章小说名字:邪君的逆天宠妃第8章对,我没死将军府。方流朱凭借脑海里的记忆双脚一跳直接就从外观气势宏伟的大将军府的外墙跳了进去。看着九曲长廊、山石点缀,府里各处甬路相衔。整个府邸一派的富丽堂皇,看的人事眼花缭乱。瞧着这般,方流朱嘴角勾起浓浓的讥笑,眼底尽是愤懑。依旧朝着最靠近南边的一条狭窄的小路走去。越走,四周越是荒凉,那道标记着南门的小木门似乎是将繁华和荒凉一分为二。四周杂草丛生,孤零零的一处院落就矗立在那离着南门的小木门一两百米的地方,那院落还破败不堪,放屋顶上就早就烂

  • 攻城掠爱:陆少的蜜恋鲜妻8章

    原标题:攻城掠爱:陆少的蜜恋鲜妻8章小说名称:攻城掠爱:陆少的蜜恋鲜妻第8章怎么会是他?他什么时候回国的靳娴见顾筱希完全没有专心听她说话,便走过去拉她坐下,然后转动了一下转椅,让她正视自己。“你认真点听我说。XZ娱乐这两年投资了好几部大制作的电影,获奖无数。”“嗯,那又怎么样?”顾筱希不觉得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又怎么样?你说呢!现在XZ娱乐那边要投拍《红颜》的电影版,由近两年大火的导演白一丰执导,刚刚就是白导亲自打来的电话,他说一直都很欣赏你,还说他觉得你是最适合演红颜的女演员。”靳娴是越说越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