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总裁轻一点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8 9:40: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总裁轻一点

第0001章 结婚纪念日

S市,盛乐大酒店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房间内?”林温祎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总裁轻一点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这是本少的房间!”慕思哲居高临下地看着林温祎,这个女人的反应令他惊讶,出来做这一行的女人居然不主动讨好自己,难道不想多拿点钱么?

林温祎的脑袋有些打结,昨天晚上明明是她和丈夫的结婚纪念日,他们一起在这里用享用了浪漫的烛光晚餐,她多喝了两杯,有人来扶她去休息,再然后,不是励阳过来了吗?

为什么一觉醒来眼前的人竟然是一个陌生的人?

“你走错了房间!”林温祎镇定了下来,抱着被子看眼眼前的人,这人有些眼熟,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

“昨晚,你爬上本少的床!”

“你、你胡说!”林温祎只觉得头上天雷滚滚,一阵头晕目眩,可是身上的感觉却告诉自己,昨天晚上的确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吃干抹净了,想要赖账?”慕思哲饶有兴趣地看着林温祎,如果她玩的新手段,那么她成功了,他现在对她很感兴趣。

林温祎心里一慌、脸上一白,空气中弥漫的暧 昧气息,让她坐立不安,有一种要夺门而逃的感觉。

“你说谎!”

“没有想到你竟然是第一次,既然这样,本少可以考虑让你留在身边,怎么样?”慕思哲非常有自信的看着林温祎,只要他对着一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没有不成功的道理,这个女人玩新花样,不过是想要引起自己的注意,想要留在身边罢了!

“你给我滚出去,你滚!”林温祎发疯似的把手边可以够到的东西纷纷拿起来砸向慕思哲。

慕思哲的双眸一寒,避过那些砸过来的东西上前一把掐住了这个女人的脖子,这个世界上敢让自己滚的人要么还没有出生,要么都已经死了!

林温祎被慕思哲给掐的满脸通红,美眸中含着泪花,却强忍着不让泪落下来。

慕思哲的心里突然一抽,松开了掐着她的手,她软软地瘫在了床上。版权163woman.com

“怎么?用完了之后就想过河拆桥?”慕思哲危险的说着,这个时候他要是看不出来她是真的不愿意,算他白活了这么多年!

从来都是他慕思哲嫌弃别人,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女人来嫌弃自己?

“你滚,我没有!不是你!昨晚不是你,你给我滚!”林温祎有些语无伦次的怒吼,话里话外都是坚决不承认自己跟他上了床。

慕思哲浑身的气息一变,双手按住林温祎,欺身上前。

“不承认是吧?那本少就让你清醒地知道你是跟谁上了床!”

慕思哲胸口怒火滔天 ,狠狠将自己腰间的浴巾一扯,不顾林温祎的挣扎,强势地占有了她。

“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林温祎挣扎着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臂上,死死的咬住他,慕思哲吃痛的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怒气冲冲的说:

“本少看上你是你的荣幸!”

“呸!”林温祎淬了一口,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屈辱的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慕思哲看到林温祎的眼泪,心头刚消散的怒火再一次燃烧起来,跟自己上床有这么不堪么?

在S市想要爬上慕思哲床的女人千千万万,即便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甘之如饴的女人也大有人在,而这个女人竟然感觉到屈辱么?对于慕思哲来说,这才是最大的屈辱!

“味道不错!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慕思哲的情 人,必须随叫随到!”慕思哲说的理所当然,没有觉得任何不妥。

林温祎像死了一样,面朝里躺着,不与他说一句话。

慕思哲有些诧异,这个女人听到自己的名字竟然没有反应?这个女人是从火星来的?

他黑幽幽的眸子闪过一丝兴味,说:“你已经打上了本少的印记,不要妄想逃避本少。163女性网只要你敢,本少就让全天下的人都看到你在床上的样子!”

慕思哲说着,就点开了手机,里面传来了一阵阵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还给我!”林温祎拼尽全力坐了起来,伸手抢夺慕思哲手里的手机。慕思哲早有防备,怎么会让林温祎得逞?

“这是本少的手机,还什么给你?”慕思哲邪笑着,往床上一躺,说:

“你来吧,本少拿走了你什么,你再拿回去好了!”

“你有病!”林温祎双眸猩红,咬牙切齿道。

“本少有没有病,难道你还没有体验够么?”

“你个疯子!”

“真是不乖,本少还是喜欢你在我身下的样子!”慕思哲说着,朝她的胸口浏览了一番。

“慕思哲,我告诉你,我是有夫之妇!”

“有夫之妇?”慕思哲冷笑道“那你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慕思哲毫不怜惜的把林温祎拽到一旁,床单上赫然映着一朵绚丽的红花。

“你这个混蛋,我跟你拼了!”林温祎的眼睛被那朵红花给刺痛了,同时仅存的理智也殆尽了,她伸手就朝慕思哲打了过来。

慕思哲不防林温祎突然发疯,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总裁轻一点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林温祎的这巴掌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慕思哲的嘴里闪过一丝血腥。

他舔了舔嘴唇,眼里闪过一丝杀意,要不是他慕思哲从来不屑与打女人,恐怕林温祎这会儿就要死在他的手上了。

林温祎看到慕思哲要杀人的眼神,理智稍微回归,这才有些后怕。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林温祎刚道完歉,就后悔的要伸手打自己的耳光,眼前这个禽 兽夺走了自己的第一次,她居然还要道歉?犯贱么不是?

“如果有下一次,就让你的家人替你收尸吧!”慕思哲的声音冷的让林温祎浑身发抖。

他走到林温祎的床头前,划开她的手机,就输了一串号码进去,不一会儿,慕思哲的手机就响了。

“本少再一次警告你,最好给本少老实一些,等本少玩腻了,自然会放了你。来自http://www.163woman.com/你应该知道惹怒本少的后果!”慕思哲的声音带着危险,绝对不是随便说说这么简单。

第0002章 我跟你拼了

“砰”一声关门声响起,林温祎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

满心都是慌张和恐惧,刚刚强撑着跟慕思哲对抗,现在松懈下来,她整个人都觉得虚脱了。

谁来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昨天晚上明明是她和丈夫励阳一起来的,为了庆祝结婚两周年,丈夫励阳还专门包下了一个可以看到S市夜景的餐厅,餐厅里布满了鲜花,空气中都荡漾着浪漫的气息。

他们准备在这样的氛围中,完成两年前缺少的那段洞房礼,从此成为真正的夫妻。

可是为什么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颠倒了?

不行,不能便宜了这个坏蛋,报警,报警!让警察把这个坏蛋抓起来。

林温祎拿起电话来,手指僵硬的按了110,却没有勇气拨出去。总裁轻一点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万一自己被玷污的事情泄露出去,励阳还能容得下自己吗?怎么办?怎么办?

林温祎泄气地将手机往旁边一摔,伸手抓住自己的头发,不停地撕扯着,最后她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双臂,哭的昏天黑地。

盛乐大酒店的另外一层套房内,励阳站在窗户边,看着窗外晨阳升起。

“阿阳!”一个阴鸷的男人的声音,饱含着万分的柔情,从励阳的身后抱住了他的腰。

“泽安,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励阳表无表情地看着外面的太阳,脸上看不出来悲喜。

“为什么?阿阳”身后的男人大惊失色,连忙转到励阳的前面来,满眼的痛苦。“是不是因为林温祎?因为你跟她结婚了,所以就不爱我了?”

“跟她无关!”

“阿阳,你还在骗我?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准备跟她上床了?是不是?”

“泽安,你冷静点!”励阳双手抓住曹泽安的肩膀,不停地晃着,试图让这个本来就有点狂躁症的他冷静一些。

“你让我怎么冷静?当初你说要结婚,为了掩饰我们的关系,我答应你了。可是你现在呢?你变本加厉,说为了生孩子要跟她上床!你居然要跟她上床!”明明可以试管的,阿阳却要跟她上床,曹泽安怎么也接受不了。

“泽安,我们在一起不可能生孩子!”

“我不管,我不答应分手,不答应分手。”曹泽安摇着头往外面退,眼看就要到了危险的地带,励阳伸手把他拉了回来,他趁机扑在了励阳的怀里。

“阿阳,不要离开我,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励阳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俩人紧紧相拥着。

曹泽安在紧紧地抱着励阳,眼睛里的狠厉一闪而逝。

他们相爱这么多年,却一直只能偷偷摸摸的在一起。

阿阳需要一个女人来生孩子,也需要一个女人来掩盖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以为自己可以理解,可以大度。

在S市,找一个愿意为阿阳生孩子的女人大有人在,可是他偏偏选了那个爱阿阳爱了十二年的女人。

从他们开始的时候,她就一直是他们的掩盖,可是阿阳最近的变化让他有了深深的危机感。

一想到他要跟那个女人上床,他就有一种毁天灭地的冲动。

他不甘心,凭什么那个女人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阿阳的身边,而自己要偷偷摸摸,明明他们才是最相爱的一对。

昨天晚上,如果不是自己来的急,励阳就会跟那个女人上床。如果只是为了生孩子,根本没有必要上床,没有必要!

他不敢想象,如果励阳真的跟那个女人上了床,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也许,提着刀砍了那个女人,也未尝可知。

励阳的电话响了,是林温祎打过来了,励阳的脸上闪过一丝的不忍,划开手机声音温和地说:“温祎,醒了吗?昨晚公司里有点事,我就先赶过来处理了,很抱歉,我……”

“没、没事,励阳,你忙。”林温祎听到励阳温和的声音,本来鼓足了勇气想要跟他坦诚,但是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玷污,她还能听到他温和的声音,依旧如同三月的春雨。只是,今天的这场三月小雨,有些寒冷,让她心虚害怕。

“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励阳把补洞房花烛礼给咽了回去,他想到了此刻身边还站着一个曹泽安。

“啊?以后,再说吧!”林温祎听到励阳这样说,自然也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她曾经期盼的洞房花烛,如今让她望而生畏。

“呵呵,是不是没有睡好?要不你再睡一会儿?”

“我是不是打扰你工作了?我现在就要回家了。”

“嗯,晚上见!”

曹泽安一旁冷冷的看着励阳满脸都是柔和地跟那个女人讲电话,他深深的感到了威胁,来自那个女人的威胁。任何威胁到他和阿阳的人事物,他都一定会清除,不留后患!

林温祎挂了电话,就打了一辆出租车往家里回。

“还知道回来?”林温祎刚进门,就听到婆婆江永春就阴阳怪气的说。

“妈~”林温祎垂下头,有些害怕婆婆。

“你这一句妈,我可担当不起。我们励家的规矩,如果一日没有为励家生儿养女,就一日不算我励家的人。你说说你,这都两年了,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就算是养一只母鸡,两年也应该下个蛋了吧?”江永春嫌弃地瞥了瞥林温祎平坦的小腹。

“妈,你就少说两句!生孩子不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儿,不能都怪嫂子。”小姑励薇听到妈妈江永春在客厅里阴阳怪气地说话,知道定是嫂子回来了,就连忙出来解围。

“咦,我说你这个丫头,到底谁才是你亲妈?”江永春伸手要往励薇的头上点,励薇巧笑着推开妈妈的手,挽着林温祎就上了楼。

“哎,你这个死妮子……”江永春在楼梯口处朝楼上嚷嚷了一句,励薇回头朝她做个鬼脸,就关上了门。

“嫂子,怎么样?昨天晚上……”励薇一脸你懂得的表情,林温祎想起了慕思哲,脸上露出一丝丝的不自在,内疚,伤心,表情极其尴尬。

励薇见林温祎并不是羞涩幸福的表情,立刻明白了昨天晚上恐怕有些不尽人意了。

她同情地看着林温祎,自己哥哥励阳喜欢男人的事,不敢告诉林温祎。

她是见证林温祎是怎样从少女时代就开始追随哥哥的脚步,她害怕她伤心失望。

第0003章 他有病!

“嫂子,不要担心,来日方长。”励薇伸手握住林温祎的手,心里一阵难过,她精心策划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说服了哥哥,还是没有成功。

“以后,我慢慢帮你策划,争取帮你一举拿下我哥哥,你不要灰心。”

“薇薇,我累了。”林温祎倒头就躺在了床上,拉着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

励薇叹了一口气,说:“好吧,你好好睡一觉吧。我也要出去看看我的男神今天要去哪里了。”

门轻轻地关了起来,林温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心里痛苦至极。

她莫名其妙的就跟一个陌生人上了床,被逼无奈的成了那个魔鬼的情人,随叫随到?呵呵,一串眼泪从眼眶中跌落出来。

她不但背叛了励阳,更是背叛了自己的感情!

励阳的温和励薇对自己的维护,如今都成了她自责的理由。

自从她初中时代,认识励阳之后,爱屋及乌,自然就跟励薇走的近了。

励薇也喜欢林温祎,她不像别的女孩子那么懦弱,也不像她们那样做作,她就是那个独特的招喜欢的她。

更何况,她和用情专一,无论有多少多么优秀的男人在她面前走过,她都绝对不会多看他们一眼。

她的眼里,从来都只有励阳。

励薇对林温祎的喜欢,使得林温祎和励阳的婚事格外的顺利,刚开始江永春也格外喜欢林温祎。

只不过婚后一年多,林温祎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她才开始慢慢的对她有了意见。

“我知道你没有睡着,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能生孩子,趁早让位,不要耽误我抱孙子。”励薇出去追随男神去了,江永春就来到了林温祎的房间内。

林温祎听到江永春的话,就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她不想跟婆婆争吵,这样会无端地给励阳添堵,更何况,她今天不想说话。

“别以为你魅惑了励阳和励薇,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我已经托人给励阳看好了媳妇,那女人白白胖胖的,大胸大屁股,一看就是能生儿子的,识相的话早点让位子。”江永春生怕林温祎听不见,刻意大嗓门嚷嚷着,林温祎想装睡都难。

“妈,励阳说我们还年轻,不想这么早生孩子,我们还想多过两年二人世界,更何况……”

“呸呸呸,你这个狐媚子,是不是你不想身材变形才故意不要孩子的?是不是你在励阳面前成天吹枕旁风?你是什么心肠?想要我们励家绝后啊,励家的老祖宗那,你们把我带走吧,这个家的心我操不了了哇……”江永春一拍大腿就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一只手握着脚踝骨,一只手擦眼泪,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林温祎坐在床上,看着江永春,一阵头疼。

“阿姨,阿姨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快别坐在地上了,快起来快起来。”一个年纪约莫二十来岁的姑娘冲了进来,上前来拉起江永春的胳膊,江永春趁势站了起来,摸着这姑娘的手,说:“还是艳玲懂事,不像某些人。”

林温祎看着曹艳玲,可不就是白白胖胖的,胸大屁股大,难道婆婆说的给励阳找的女人就是曹艳玲?林温祎一阵头晕目眩,她需要冷静冷静。

曹艳玲扶着江永春出去,林温祎倒头就将自己埋在被子里,也许是昨晚被慕思哲折腾的太苦,一觉睡到励阳下班回来。

“呦,阳阳回来了,快点过来吃饭了。”江永春笑眯眯地看着踩着点回家的儿子,“艳玲今天来看你了。”

“阳阳哥。”曹艳玲的脸上带着一些羞涩,脸庞淬着桃红。

“嗯!”励阳朝曹艳玲点了点头,转向江永春问:“温祎呢?”

江永春一听到励阳问道林温祎,脸上闪过一丝不高兴,说:“还在睡觉,怕是累了,就不要打扰她了,等会儿她醒了,再让王嫂给她做点吃的。”

励阳本来是要上楼去叫林温祎,听到江永春这么一说,就停住了脚步,说:“也好,那我们先吃饭吧。”

江永春匆匆吃了两口,就说吃饱了,闪到了楼上,留下曹艳玲和励阳在饭桌上。

“阳阳哥,你偿偿这个,味道挺好的。”曹艳玲夹起一块糖醋排骨放在励阳的碗里,励阳冲她笑了笑,也给她夹了一块。

林温祎站在楼梯口处,看着眼前的一幕,突然觉得世界都将她抛弃了。原本她还可以上前去争一争,可是她现在已经做了对不起励阳的事,她没有那个勇气上前。

曹艳玲瞥见了林温祎,却是对着励阳甜甜地笑了笑,林温祎甚至看到了这个曹艳玲马上就取代了自己的位置,坐在励阳的怀里,她手里的杯子咚一声掉到了地上。

“温祎,你醒了?”励阳听到动静,连忙朝身后看过来,看到了林温祎之后,就站了起来,走到了楼梯口处。

“嗯!”林温祎点了点头,励阳的眼眸中有些笑意,这个女人一直以来都不会掩饰自己的表情,看样子怕是吃醋了。

“来,一起吃饭吧。”

“我不想吃。”林温祎从楼梯口下来,走到了励阳的面前,面色极其不自然。

“要不,我带你出去吃。”励阳说着就拉着林温祎要往外走,林温祎连忙躲开他的手,说:“我不去。”

林温祎看着曹艳玲,这个女人就是她的好朋友曹泽安的妹妹。从高中时代,她就喜欢励阳,只是励阳似乎从来都没有把任何一个女人放在眼里。

曾经林温祎以为励阳也从来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只是等到励阳说要娶自己的时候,她以为自己做了一个灰姑娘的梦。

“乖,别闹!”励阳扯着林温祎的胳膊柔声道。

林温祎浑身的刺,瞬间就柔了下来。

“毛病多,连个蛋都不会下的母鸡,还矫情啥?”江永春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一旁冷嘲热讽道。

“妈,你说什么呢?”励阳的声音微冷。

曹艳玲看着励阳维护林温祎,像母鸡护小鸡一样,脸上露出一抹苦涩来。

“你看看你,就你媳妇精贵,说一句都说不得。”江永春不满地看了看励阳,又朝被励阳护在身后的林温祎翻了一个中国式白眼。

“妈,你说话注意点。”

“怎么了,说不得呀?有本事给我生一个孩子出来啊?”江永春不依不饶地说道。

“妈!”励阳冷冷地吼了一声,声音像是凝固在了空气中一样,极其的寒冷,江永春还想说什么,撇了撇嘴,将话咽到了肚子里。

“以后我们生不生孩子,跟你无关,谁也不准再提!”

励阳甩手就上了楼,林温祎看着励阳的背影,以及他刚刚的怒气,似乎有些明白了,他这两年不跟自己同房,是因为他生理的原因,他有病!

第0004章 励阳,我爱你

林温祎看着励阳的背影,脸上闪过一丝丝的心疼,这个男人到底背负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痛苦?

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如果他早告诉自己,这两年来她也就不会故意地在他的面前袒胸露背,让他难堪。

林温祎后悔不已,早知道他有病,她就不应该故意地去勾引他,如今想来还不是一般的尴尬。

励阳回到书房里,狠狠地扯了领带,坐在了电脑前,伸手插在自己的头发中,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励阳,我可以进来吗?”林温祎站在门口小心翼翼地听着里面的动静,听了许久都没有听到里面有动静,终于忍不住开口。

“哗”一声门被打开,还继续保持听墙角姿势的林温祎冷不防跌向屋里,励阳伸手扶住了她。

“小心!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冒冒失失的?”励阳眼睛里的痛苦被掩盖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宠溺,就像是养狗的人看着自己的狗狗一样。

“呃……”林温祎见到这样的励阳,大脑极度兴奋,连语言的组织能力都丢失了,就这样傻愣愣地看着他。

她刚刚是想来跟他好好谈谈,她想告诉他,就算是他有病,没有那个方面的能力,也没有关系,只要他的心里是爱着她的。

就算是过无性的生活,那有什么关系?

“怎么了?傻了?”励阳眼里含着笑,看着傻愣愣的林温祎,这个丫头从初中的时候就跟在他的身后,总是一脸花痴的样子,每次看到她他都觉得她的表情很滑稽,到现在还是这样。

“没、没、没……”林温祎连忙从他弯着的手臂中出来,站在一边,中规中矩的。

她不能再故意引 诱,这样会让他难堪。

励阳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这丫头转性了?居然规规矩矩地站在一边了?他伸手关上门,问:“有什么事?”

“我想跟你谈谈!”林温祎一本正经地说。

励阳瞧了瞧林温祎,满脑子都是疑问,还有一点不习惯。

以前,她总是会制造各种各样的意外,意外的崴到脚,意外的露出半截香肩,意外的摔倒在他的怀里,甚至连内衣都出现过意外。

这两年来他见多了有关于她的意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中规中矩的跟自己单独相处。

“你想谈什么?”励阳走到书房的柜子里,拿出了一瓶红酒,倒了一杯递给了林温祎。

林温祎看着励阳端过来的红酒,想起了曾经自己端着红酒出现在他的面前,装作醉醺醺的样子,坐在他的怀里,非要他陪自己喝酒,那场面现在想想,真尴尬!

励阳看着林温祎脸上突然红了起来,自然也想起了那一次她“醉倒”在自己怀里的场景,这个丫头的演技还是太差,漏洞百出。

“想跟你谈谈你身体的事。”林温祎接过杯子来,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坐在了励阳的对面。

“我身体的事?”励阳放好了红酒,端着酒杯转过身来看着林温祎,满眼都是不解。

“对,就是有关你身体的事,我知道这两年来你不肯碰我是因为你的身体有恙。不过我不在意,我只想你有什么事不要瞒着我,我们可以共同承担。就算是一辈子都这样,只要能在你身边我都甘愿。”

林温祎突然一口气把杯子里的红酒全部都喝完了,借着这股劲儿,存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把自己刚刚准备了半天的话,一起说了出来。

励阳张大了嘴巴,诧异的魂不守舍的,这丫头居然以为自己身体有恙?

不过,林温祎给励阳带来的是震惊,就算是自己真的不行,她也愿意跟着自己?

“励阳,我爱你!”林温祎见励阳半响没有吭声,就抬起头来看着励阳的眼睛。

她怕他会自卑,她不记得在哪里看过,说男人就怕自己满足不了老婆。

更不要提根本就没有办法施展雄风的男人?恐怕自尊心更加容易受到伤害吧?

励阳看着林温祎,一把把她拉进了怀里,林温祎被励阳突然拉到怀里,心跳突然加速,她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哄动哄动”的。

励阳抱着林温祎,心里有些不忍。她跟着自己也已经有两年了,这两年她过的怎么样,他比谁都清楚。

人前的光鲜亮丽和深夜中哭泣的眼泪,他不是没有见过,也不是没有自责过,但是除了物质上可以满足她之外,他没有办法多给其他的。

可是,他不能给的,正是她最想要的。

“你刚刚说什么?”励阳在她的头顶上问。

林温祎的大脑已经混沌一片,哪里听得清楚励阳问什么?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励阳以为林温祎是害羞了,就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把手里的红酒伸到她的嘴边。

她机械地张嘴,励阳喂她喝下了那杯红酒。

“励阳,我爱你!”林温祎脸上微红,双目明亮清澈,此刻她正含情脉脉地看着励阳。励阳放下手里的杯子,双手环住林温祎的腰,渐渐地凑近她。

林温祎看着眼前渐渐放大的俊脸,露出了满脸的期待。

他们只有在婚礼上接过吻,而且那个吻极其短暂,她还没有开始,励阳那边就结束了。

她曾经一度的后悔,感觉自己有点像猪八戒吃人生果一样,吃完了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滋味。

励阳渐渐地凑近林温祎,他能闻到她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这种香气是她身上特有的。他还能闻到她因为紧张而急促的呼吸。

或者,接受她,跟她上床,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根本不需要用什么辅助的东西。比如现在,他没有感觉跟她接吻是一件很恶心的事。

林温祎感受到励阳的呼吸,就深深浅浅地在她的鼻孔边,即将沉迷的她突然脑袋里像是吹过一阵冷风,他身体有恙!

她连忙推开了他,往后倒退了几步,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励阳错愕地看着林温祎从自己的面前离开,还保留着他刚刚环抱她的姿势,这姿势现在在他看来极其的滑稽。

他无法跟林温祎解释什么,如果说自己没有病,那么这两年又该怎么解释?

励阳有些头疼,他揉了揉太阳穴,坐回了椅子上,盯着电脑的屏幕开始工作了起来,这两年来他也是靠着这台电脑的帮忙,打发了林温祎无数次的勾 引。

林温祎退到卧室里,捂着自己的胸口,不停地轻轻拍打,刚刚差点就吻上了。

如果在今天之前,那是一件多么令人愉悦的事啊!

可是她突然明白他身体有恙之后,连接吻的勇气都没有了,就怕万一情动,那是多么的尴尬。

不行,自己得想个办法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才是!

励阳回到卧室里,看到林温祎孩子气的睡在那头,失笑地摇了摇头,走到另外一头躺下。

林温祎等到励阳呼吸渐渐平顺之后,才慢慢地趴起来,悄悄地爬到励阳的那头,痴痴的看着励阳熟睡的面孔,伸手在他的面部慢慢勾画他的轮廓。

半响,林温祎回到自己的那头,励阳闭着的眸子缓缓地睁开,眼睛里透露着万分的纠结。

总裁轻一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总裁轻一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第12章:霸气回应“我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让凌小姐提前适应厉太太的身份。”本以为厉陌年会被她呛得无言以对,没想到很快就扭转了局势。“我的婚姻生活不用彩排,不劳厉总费心。”凌傲晴把热腾腾的面条往厉陌年面前推了推。厉陌年深深地看了凌傲晴一眼后,视线落在香喷喷的面上,“爱心早餐?”听到他质疑的声音,凌傲晴脸色绯红,但努力保持着镇定,“我这人胆大心细,别想太多。”厉陌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浓。凌傲晴

  • 小说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013:季小黎主动点徐之墨压在季小黎的身上,季小黎就连话都说的支支吾吾的,她很不习惯,那种奇怪的感觉更是让季小黎心慌。“既然要住在一起,总该做点什么。”徐之墨回答季小黎的话,却根本不打算让季小黎起身,下一刻,徐之墨的大手绕道季小黎的身后,直接解开她的内衣带子。“啊!”季小黎吓得惊呼一声,她下意识的抬手护在自己的胸前,然而就算这样做,却还是晚了一步。徐之墨扣住季小黎的手腕,就连挣扎的机会都不再给她,“放手。”

  • 小说君主的神秘私宠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君主的神秘私宠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君主的神秘私宠第13章现场教学琅轩看着小五,叹口气说道:“叶小姐,你知道么?整个君家和整个城堡,没有人敢直呼君主的名字。你或许总是表现的很与众不同,所以君主才会对你也与众不同。就好像现在我带你走,这是君主的命令,你只能顺从的服从,而不是由着自己的心情决定去或者不去。你如果想在城堡少吃苦头,或是想要离开,就应该试着顺从君主。等君主对你失去兴趣的时候,才是你真的解脱的时候。”小五细细品着琅轩的话,居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君夜寒是生活在食物链最顶端

  • 小说神秘老公,慢点撩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神秘老公,慢点撩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神秘老公,慢点撩第13章她逃出了生天一艘豪华游轮上。身着白大袍的女人匆匆地推门而入:“先生,她醒了。”背对着房门口站着的男子缓缓回身,唇边带着抹温雅的笑,“是吗?辛苦你了,丽洛。”床上的女孩脸色苍白,她的脸很小,大概只有他的半个巴掌那么大,一头黑亮的长发松松地散落在枕边,她紧闭着眼,脸上有些许痛苦之色,似是在做恶梦。“确定,是曼陀罗山庄的人?”肖立行头也不回地问。花阳在几步外郑重点头:“是的先生,我们的人亲眼看到她跳下来。”肖立行眼眉含笑,“

  • 江苏东海诞生华东首家留守儿童自助书屋

    2018年1月20日,东海县留守儿童在返还外带书籍。为改善农村留守儿童生存发展状况,丰富留守儿童业余文化生活,拓宽留守儿童知识视野,由江苏省委宣传部、江苏省新闻出版局联合出资120多万元捐建的留守儿童24小时自助书屋当日正式投入使用。(张正友摄/光明图片)2018年1月20日,东海县留守儿童在选择喜爱阅读书籍。2018年1月20日,东海县留守儿童在阅读喜爱书籍。留守儿童24小时自助书屋。

  • 多重人格是怎么样的?

    A.定义:简单说,就是作为一个人,他只有一个身体,但是他却有很多个灵魂。每个灵魂都分别轮流支配着一个身体。其中这些人格里又有一个主人格,其他皆为副人格,而且主副人格并不是固定的,可以改变。通常认为多重人格产生的原因是因为一个人童年遭受重大心理创伤,超越了主人格的承受能力,所以分裂出副人格来帮其承受。B.举个例子:1.BillyMilligan(威廉·密里根):他拥有24重人格,是1970年代的美国的强奸和抢劫犯,也是第一个因为多重人格而被宣判无罪的人,应该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多重人格者之一。我先简要

  • 哪些行为容易得罪别人,自己却不容易察觉?

    我本人是个非常藏不住心事儿的人,我也有好朋友好闺蜜,会分享很多心里话,同样我自己也会要求自己做一个能守得住秘密能靠得住的讲义气的人。秘密被泄露或者人与人之间通过传话而歪曲了事实,是有可能,但是并不一定会发生的。跟非常信任亲密的朋友交往的时候我们自然不会心里随时担心着“他是不是会背叛我”。但是人啊,说出去的话都是泼出去的水,收是收不回来的,所以在大多数时候呢,谨慎注意着点都没错。1.在背后议论别人。然后,我一直相信,除了死人,没有一定不会泄漏你所谓的“秘密”和“心事”的人……2.事儿多。当别人正在

  • 佛学的四个基础理论

    小编了解到佛教的四个理论,小编一直没有深度的了解佛学;通过最近的一段时间的了解发下佛学的这四个理论非常的有正面的意义,在这里小编刚好给大家介绍一下,小编个人认为这四个非常好的理论。否定宿命论佛教否定宿命论,认为人有命运,但是不鼓励人听天由命,而是希望人开创命运。佛教主张诸法因缘而生,因此命运也是因缘生法。坏的命运可以借着种植善因善缘而加以改变。命运既然可以因为行慈悲、培福德、修忏悔而加以改变,因此命运并不是必然如此不可更改的。再坏的命运也能透过种种的修持而加以改造。相反地,好的命运不知善加维护,

  • 2万买的皮壳厚又没表现的原石,当师傅开窗后惊的话都说不来!

    “十春九木”指的是紫罗兰的色好看,但是种水却不行,也就是所谓的见光死。这也是紫罗兰的一大特点,种水差的翡翠原石见光就会立马黯然失色。再来看看小编手中这块翡翠原石,就冲这色和种水那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原石重4.6公斤,是南奇场口的,大面积开窗见肉质到冰种了,春意浓厚,全身熟透没有存在变种可能性,皮壳好。而且原石完整还有有手镯位,市场上难得的料子,实力货,也是非常具有收藏价值的!再来看看灯光下的效果,那是真的美到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了!浓浓的帝王春,就像帝王绿也分祖母绿和冰阳绿。再来看看取出来的手镯成品

  • 马誉炜:彻底断交的亲情

    天伦之乐李玉杰老师在哈尔滨龙海供图1997年,已经退休的李玉杰老师受聘到德州音乐学校任教。那几年,他一直在动员妻子桂珍把承包的土地退掉,跟她一起过几年松心的日子。可种了一辈子地的张桂珍始终舍不得离开家乡热土。李老师在德州教学,离家远了,种地上也帮不上忙了,张桂珍觉得一个人种地确实有些吃力,便同意不再种地了。这时,住在村西头的蓉儿盯上了姐姐张桂珍承包的田地,暗地里将土地转到了她家的账户上,名曰“转包”。按说,转包者须向原承包者缴纳一部分费用,那时候一口人的承包地租出费用为200-300元钱。当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