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古墓缠情:鬼夫是祸水19章(第十九章 来找我了)

2017/12/8 8:05:08 来源:网络 []

书名:古墓缠情:鬼夫是祸水

第十九章 来找我了

饭菜很快就上来了,我看着面前这么白岚特意给我点的东西,我的心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最后我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直接开始动筷子了。版权163woman.com

白岚看着我在这个时候的样子什么都没有,陪着我一起吃着东西,并且还时不时的给我夹着东西。

当白岚第一次给我夹菜的时候,我看着自己面前小碟子里面的菜,正在吃着饭的筷子不自觉的停了一下,不过我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当做没事人一样的继续吃着。

当我们吃过饭了之后,我看着面前的东西,心里面开始不停的想着白岚的话,最后我的心里面下了一个决定。

但是即便是这样,我也不打算直接告诉白岚,因为我觉得还是需要在看看,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儿啊!

这么想着,我就看着白岚开口了,“让我想想吧,毕竟……你的身份对于我来说还是一个迷呢,而且这也不是一件小事啊!”

我在说完了以后就不在看白岚了,微微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东西,但是白岚在这个时候脸上却闪过了一丝激动,只不过我并没有看见而已。

“好好好……”白岚在这个时候连声答应了我,随后又开口说道,“没事的,你好好的想想,至于我的身份……”

白岚在说到了关于自己身份的这件事情上,不由得有些犹豫了,最后看着我开口说道,“这件事情我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你,毕竟……等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听着白岚话里面的两个停顿,我就知道了白岚还是不确定是否应该将这件事情告诉我,不过我并没有想太多,在白岚说完了之后就抬头看着白岚点了点头。

又和白岚在这里坐了一会儿,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就和白岚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离开了这里。

白岚看着我离去的身影,根本就没有多说什么,就连我再告诉她,我要离开的时候,白岚也都是点了点头,说了一声知道了,就不在出声了。古墓缠情:鬼夫是祸水19章(第十九章 来找我了)

但是就在我快要离开的时候,白岚终于看着我的背影开口了,“有些事情不管是你怎么逃避都会出现的,就因为这就是——宿命!”

白岚小声的说完了这一句话,在白岚的话音刚刚落下来的时候,我的背影也彻底的在白岚的眼中消失不见了。

我在回到了报社里面之后,就看见了已经回来的那群人在这个时候凑到了一起,就好像在商量着什么事情的样子,不过因为在看见了我的身影之后停了下来。

我在这个时候看了她们一眼,对着她们笑了笑就要回自己的位子上了,因为我在这个时候脑海中还在不停的想着我和白岚之间的对话。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却是就在我刚刚坐下来的时候,有人给我竟然叫了我的名字,我看了过去,,正好看见了她们几个人对着我招着手。

我在看见了这样一幕之后心里面不由得有些犹豫了,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要不要过去,可是看着她们几个人我还是过去了。

“陈姐,张姐,王姐,你们有什么事情吗?”我在过去了之后就客气的开口问着。

让我没有想到的却是她们三个人中的王姐就在我刚刚说完了之后,马上就迫不及待的开口了。推荐163woman.com

“戛悦啊,王姐问你一件事情啊!”王姐在这个时候看着我一脸八卦的样子。

我根本就不知道王姐要问我什么,但是看着此时王姐看我的眼神,我清楚的感觉到了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一样,不过我还是点了点头。

“你应该知道小夏这几天可是被人车接车送,过来上班下班的!”王姐说着就给我使了一个眼色儿,随后就又开口了,“那你知道不知道送小夏的这个人是谁啊?”

我早在听见了王姐的第一句话的时候就知道了王姐话里面的意思了,等着王姐说完了之后,我就看着王姐非常干脆的摇了摇头。

“不清楚!”我在说着这话的时候一脸乖巧的样子,根本就看不出来我是在骗人,“我这几天不怎么舒服,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

在我说完了之后,我就看见了王姐脸上挂着的不相信,至于张姐还好一点儿也就是眼睛里面有一些,根本就没有王姐那么的明显。

至于陈姐在这个时候脸上则是面无表情的样子,我在看到了这里就知道了陈姐对于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怎么感兴趣,只不过是迫于无奈而已。

“王姐你要是想知道的话就去问问小夏吧!”说了之后我停顿了一下,随后就又开口说道,“不用问我了,我对于这件事情根本就不知道!”

说过了以后,我就看着面前这三位说着我还有工作没有做完,就直接过去忙了,根本就没有看她们是什么表情。原文163woman.com

可是,就在我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我看见了王姐的脸色在这个时候格外的难看。

还没有等我问王姐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时候,我就听见了小夏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了过来。

“是呀,小悦说的没有错,你们有什么地方不明白的话,就直接问我吧,毕竟这件事情我是本人,知道的比小悦更加的清楚啊!”小夏在这个时候慢慢地走到了我们这边。

我早就在听见了小夏的声音的时候就直接扭头看着小夏,正好看见了在这个时候小夏脸上的表情了,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但是却没有多说什么。

我对着小夏点了点头,然后就直接离开了这里,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工作了。

既然我没有一个像小夏一样好的家室,那么我还是自己努力吧,毕竟这个世界上还只能够靠自己啊!

我的心里面这么想着,于是就开始忙碌起来了,至于身后的事情我早就已经忘记了。

当我手头上的事情全部忙完了之后,我看了看时间距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呢,不由得伸了一个懒腰。163女性网

小夏在这个时候看见了我的举动,不由得看着我笑了起来,“怎么了?”说着看了看我的桌子,然后了然的挑了挑眉头,“看样子这是忙完了呀!”

我在听见了小夏这么说了之后点了点头,然后就开始等着下班了。

但是我却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小夏竟然在我的耳边小声的说着要和我一起出去。

因为我是在报社里面工作的,而且报社里面的工作根本就不算太多,并且管理的也不算是太严,只要将自己手头的事情忙完了之后,就可以离开了。

因此我在听见了小夏这么说了之后,稍加犹豫了一会儿就直接同意了。

我和小夏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之后,就直接离开了这里,在我们离开了报社之后就开始商量着去什么地方了。

“我们还是去吃小吃吧!”小夏想了一会儿之后给我说道,“我感觉自己已经有好久没有吃过了!”

我在听见了小夏这么说了之后根本就没有多加犹豫,就直接同意了。

就在我们两个人吃过饭了之后,我就和小夏分开了,我在回到了家里面之后,看了看时间,发现还早就直接忙别的事情了。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当我晚上洗过澡了之后,我就准备去睡觉了。

但是我在这个时候却发现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好像在这个时候根本就睡不着,不管是闭着眼睛,还是睁着眼睛都没有一点儿的困意。

“该死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我又躺了一会儿之后不由得开口说道。

在说完了之后我直接从床上坐起来了,看着面前的墙壁,我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最后我开始看着自己卧室里面的东西了,但是就在我打量着的时候,我发现了在昨天的时候殷离天给我的东西。

“安神香!”我小声的说着殷离天给我的这个香的名字,回想着殷离天给我说的话。

最后,我在回想着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受到了什么蛊惑,竟然下床将那个安神香给拿了出来。

在我看来似乎是在不知不觉中完成的事情,我不由得犹豫了。

在这个时候看着已经在小香炉里面放好的安神香,我点火的手不自觉地犹豫了一下,但是最后我还是点燃了这个香。

点燃之后的安神香就在小香炉里面慢慢的发散着自己独特的味道,我轻嗅着这股味道不自觉地有了一些困意。

我在这个时候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就直接恍恍惚惚的走到了床边儿,最后直接倒在了床上睡着了。

在这个时候小香炉里面的香料也开始慢慢地燃烧着,只不过香料燃烧的速度根本就不快,好半天了才烧掉了一点点儿。

只不过在这个时候已经睡着了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

我在这个时候整个人陷入了沉睡之中,可是我却感觉自己出现了在了梦里面,但是这个梦里面除了雾气就是雾气,根本就没有别的东西。

“有人在吗?”我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竟然在这个时候说出来了这样的话,这一点儿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了。

古墓缠情:鬼夫是祸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古墓缠情 或 鬼夫是祸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花间俏医女4章

    原标题:花间俏医女4章小说名:花间俏医女第四章职业病“不了。”林谷雨虽然真的很想要获得自由,但是这个时候,她要是离开了池航,他一个人怎么过?打定主意,林谷雨低声说道,“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她要是也离开了池航,池航和他的儿子就真的没有人照顾了。再说,这个村子里的人根本就没有人治得好池航,等她将池航治好了,再离开也不迟。“好。”池航声音颤·抖的说道,“等到你想离开的时候,咱们和离。”在这个时代,义绝指夫妻间或夫妻双方亲属间或夫妻一方对他方亲属若有殴、骂、杀、伤、奸等行为,就视为夫妻恩断义绝,不论双

  • 爱过一场兵荒马乱4章

    原标题:爱过一场兵荒马乱4章小说名称:爱过一场兵荒马乱第4章这一夜我很绝望注射器已经扎进我的小腹,我痛得大叫的同时,电话也被何旭挂断夺走了。我知道,这一针下去,就什么都没了。我不再叫喊,不再挣扎,如一只死鱼一样瘫着,流着泪任由何旭折腾我。被扔在一边的手机响了又停,停了又响,十分执着,我想黎落一定听见了我的尖叫。直到孩子终于脱离了我的身体,我的整颗心都空了。我摸着瘪下去的腹部,嘴唇抽动了两下,终于歇斯底里地大哭了起来。“何旭,你个禽-兽!”何旭终于松开了我的双腿。他提着那小小的尸体,在我杀气腾腾的

  • 红妆余毒:栀子香4章

    原标题:红妆余毒:栀子香4章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第4章装傻?顾宸的声音像是从地狱里冒出来一样,轻描淡写却透着冰冷,我脸上挂着的假笑,在这一刻,瞬间凝固了。“顾少,您来这儿肯定是为了喝酒解闷儿,我这就去拿酒。”一秒钟得震惊之后,我立刻调整好了情绪,殷勤又热情的说道。“颜夕,你这是打算,装傻?”我刚想转身开溜,却被顾宸拖着,逼到了墙角。他身上特有的古龙水的味道瞬间包围了我的嗅觉,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觉得这味道很好闻。我被他的手臂圈住,紧张的有些发抖。“我,我怎么敢在您面前装傻,有什么事儿,您吩咐。

  • 亿万婚约4章

    原标题:亿万婚约4章小说名:亿万婚约第四章再见,再也不见一千万的确不是个小数目,想到他会拒绝,苏沫竟然松了口气。原本就是两个不相干的陌生人,如果是因为钱而勉强在一起,那样对他太不公平。然而男人在听到这个数字之后,脸色却已经沉了下去。那眼中带着嘲笑,高冷的声音反问她:“你觉得你值一千万?”这话说的太直接,以至于附近的几桌都转过头来看。本来就很妒忌她能坐在这样的男人身边,现在听到这话,女人们的心里马上就平衡了,有人甚至口不遮拦的说一些难听的话。看着这么小,原来是出来卖的,一千万,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她

  • 军长的宠爱小娇妻4章

    原标题:军长的宠爱小娇妻4章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第四章:以牙还牙(求票票,求收藏!求评论啊!!冲新书榜啊,宝贝们给力些哦!冰冰爱死你们了!)一直以来,在欧以轩心中,夏凝都是乖巧听话的女孩子。在英国留学的五年,夏凝总是想尽一切办法让他开心,他想不明白,为何同是父母双亡的她,性格却如此乐观坚强。回国后,两人一起进了TIME时代周刊,面对工作上的压力,她从来都是逆来顺受。这让他心里很愧疚,每次当他安慰她时,她总回答他,只要在他身边,她就很满足了。尹静思的性格如何,他很清楚。但在他心中,夏凝是独一无二

  • 前妻不要逃4章

    原标题:前妻不要逃4章小说名称:前妻不要逃第四章下马威一个星期后,慕寻城和冷清溪离开了夏威夷回国,慕家的产业大部分还在国内,而慕寻城作为慕家唯一的继承人,早就在十八岁的成人礼上就接手了国内的公司,美国的生意则留给慕父打理。也就是说冷清溪将要和慕寻城单独生活在国内,对于冷清溪而言,这样的境地处处透露着危险,她甚至都闻到了风雨欲来的气息。慕家的复古老宅在他们婚后装饰一新,整栋楼都布置的喜气洋洋,楼上的婚房更是出自大设计师之后,唯美浪漫很有情调,只是冷清溪还没有感受,就被慕寻城派人在当天拆除了,并一律

  • 借我一双慧眼4章

    原标题:借我一双慧眼4章小说:借我一双慧眼第4章在这个时代时间在飞速地流淌,学校的生活就像安静的河流,欢快地唱着歌尽情地奔向远方。陆雅飞在学习自己企业管理专业的同时,还在不停地看着文学书籍。朱建华的语文课越上越精彩,他觉得自己现在能在上课中感受到了激情,因为每次站到讲台上,他都能感觉到台下有一双炽热的眼睛在注视着自己。因此他花在备课上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那样对生活充满憧憬。陆雅飞在写的《雪花的快乐》中用散文的笔触,拟人的手法写出了一个年轻的生命对未来的向往和追求,文笔清新纯

  • 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4章

    原标题: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4章小说名称: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第04章终究一场泡沫睁开眼睛,房间里熟悉的一切,愣着抬头。她看到坐在窗边的身影,轻声问道:“萧贺?”刚刚退烧,不会是错觉吧?点着雪茄,萧贺把玩火机的时候很有范儿,只是他嘲弄的眼神让人受不了。“云玥明天回国,你如果没什么大碍了就回家去照顾一下,尽一个做姐姐的好榜样。”云晴的眼神瞬间没有了神采,原来是他爱着的那个女人回来了。她的亲妹妹,云玥!多么讽刺的相见,只怪她太自作多情,还幻想他能够多给一点关心。“我这副模样还是不去了,你们玩的开心点

  • 所有爱情都不如你4章

    原标题:所有爱情都不如你4章书名:所有爱情都不如你4.别让我容不下你宋瑶慌张的离开,不敢被厉琛知道她和这个男人之间发生的事情,本能地,她就是想隐瞒下去。那个男人给她一种熟悉的危险感,就像是在哪儿见过。可她能肯定,在过去的二十五年里,她从来没有失去过任何记忆,但偏偏想不起这个陌生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帮着自己。当晚,厉琛意外的来到公寓里找她,开口就是质问,“你认识沈司南?”他的眼神里带着凌厉的质疑,仿佛她就是像是他的敌人,可悲得连情人都称不上。宋瑶喉咙酸涩,真没想到不顾一切回到他身边会是这种待遇,

  • 我在时光里等你4章

    原标题:我在时光里等你4章书名:我在时光里等你第4章外遇辰亦铭还是外遇了啊。她虽然震惊,却不意外。这个男人伤了她太多次,在伤口上再撒一把盐也不算什么了。“你认识他多久了?”她的反应让刘涵韵有些意外,嘴上却毫不留情:“从你们结婚的那天晚上。”结婚的那天晚上,辰亦铭找都没找过她,却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鬼混。她没料到这场外遇,竟然从一开始就发生了。心不可控制地刺痛了一下。“看,”刘涵韵扯着脖子前的项链给她瞧,“这是辰哥哥送我的礼物,全市只有这一条呢。是巴黎的设计师独家定制的。”辰亦铭从来没有送过她任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