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总裁爱妻逃婚记》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7 20:34:1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总裁爱妻逃婚记

第1章 为所欲为

“我们明天就会送她出国!少爷,您还是别……”

“让开!”

诚惶诚恐的劝阻因为那声低喝戛然而止,冷不防撞上他鹰隼般的视线,下属慌忙松开他西装的袖口,受惊地垂下头:“少爷,抱……抱歉。推荐163woman.com

他警告地轻睨一眼,便径自抬脚越过,走向走廊尽头的房间。

等到他走远,下属才感觉到那股无形的压力褪去,释然地呼出口气,小心翼翼地偷觑他冷然孤傲的背影,在心底默默叹息:舒小姐,只能对不起你了……

***

漆黑的房间内。

舒小婉在极度的困倦中睁眼,周围昏暗的环境便让她心中倏地一惊,猛然清醒——这是在哪里?是谁把她带到这个地方来的?她完全没印象!

她挣扎着想要起身,绵软的身体却没有支撑的力气,双手所触都是柔软的床垫,所以……她这是躺在某张床上?

“咔哒!”

黑暗中传来门锁被旋动的轻响,房门被人用力打开,她警觉地看向声源,逆着光却只能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走廊的壁灯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

“啪嗒!”房间中的灯在下一秒被开到最亮,刺眼的光线让舒小婉不由眯眼,本能地用手挡住。

耳边传来轻微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蹙眉从指缝中看到他靠近,高大的人影最后在她床边站住。

“你……”是谁?

他面色冷然地俯身,修长的手指拨开她遮挡的小手,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床上的她,薄唇渐渐上扬,勾起一抹邪气的弧度——原来,她就是舒小婉!

“烨!”视线渐渐清晰,他完美俊逸的轮廓映入她的眼帘,舒小婉欣喜地抓住他的手臂,急急叫出他的名字。但是他的回答,彻底粉碎了她的希望——

“错了。”唇角邪魅的弧度不减,他的眼底却不复昔日的温柔,冷然之下,徒留戏谑和嘲讽,“我只是来看看,南宫烨的女人……长什么样?”

舒小婉的心不由一沉,葱白的五指顿时松开,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气质和个性都截然不同的男人……

他不是南宫烨!

不,应该说,他不再是南宫烨!

“明天一早的飞机离开!”打量完毕,他慢条斯理地开口,薄唇微抿,“不准再回来,懂?”

不准再回来?

不!

“我不走!”舒小婉的眼眶不由一红,冲动地反驳出来,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小手死死地捏住他衬衫前襟,“我说过会等他爱他……你把烨还给我!还给我!”

他蹙眉,脸色隐隐不耐,终于……

“你……唔!”

她话音未落,他陡然大力扣住她的下巴,微凉的唇瓣狠狠碾上她的,凶猛的舌强势侵入,滚烫的舌尖在她脆弱的低吟中横扫而过……狂风暴雨,骤然而止,完全属于侵占的触碰,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只是想等他爱她?一点都不麻烦……”他低凉而笑,白净的指尖逝去她唇角的晶莹,眸光却陡然暗了暗,“一场爱而已……我还给得起!”

什……么?!

不行!

意识到他的意图,舒小婉的瞳孔骤然惊恐地紧缩,只是还未来得及开口,她便觉得身体一轻,整个人被她拽起来,然后再重重地丢入大床的中央……

身体撞上柔软的床垫,她抓紧了被褥试图保持平衡,他却已经在下一秒精准地压下来,手掌分开她的双膝让自己挤入其中,以一种占有性的准备姿态将她控制在身下……

“放开我!”她急得眼眶发红,连嗓音也变得沙哑,“你不是他!你不是!!”

她的话激起了他的怒,也燃起了他的欲:南宫烨的东西,只有他不要的,没有他不能要的!

直接无视她那点微弱的力气,他的五指粗鲁地探入,拨开那薄薄的阻隔直刺入一片温软……

“啊!”被干涩的手指摩擦而过,舒小婉不由吃痛低叫,她蹙眉咬唇,身体更是本能地弓起,瑟缩着后退。

他的眸色越黯,骤然俯身,将她蠕动不安的身体再度狠狠地压了下去,在她恐慌的瑟缩中持续着肆虐、挑刺……直到她抗拒的力气消失殆尽,身体完全放任本能,由他为所欲为。

第2章 肆虐不息

“烨,救我!”舒小婉在心底呐喊,绝望得连哭都哭不出来,她的身体不住地发颤。

“记住,你想要的,我即将给你。”他的手指划过她的肌肤,柔软的触感让他有些心猿意马,只能低喘着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明天一早,给我永远离开这里!”

“你不是他……你不是他……”她无力地低喃着,紧闭着双眼别开脸。

“呵……”头顶传来他的嗤笑,握在她腰际的大掌陡然收紧,“全世界都知道我不是南宫烨!”

像是为了发泄心底那股莫名的怒气,他的十指控制住她的纤腰,然后重重地撞了进去……

“啊!”被撕裂的剧痛让舒小婉顿时尖叫,小脸也因为这种至深的撞击而血色尽失,她脸色煞白地抓住他的胳膊,指甲几乎陷入他的肉里,额际被冷汗完全浸湿。

他也不由一愣,本想快意地嘲笑她一句“南宫烨是真的爱你吗?他都没‘爱’过你!”,话几乎都到了嘴边,却因为她吃痛的脸色而收住……

看到有血液流出,他蹙眉停顿了一秒,终于耐着性子出声哄她:“乖,放松……越紧张你越疼。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他撑着床面,尝试着挪了挪身体,舒小婉终于崩溃!“哇”地一声哭出声来……

这是她要留给南宫烨的!

“你不是南宫烨!混蛋!”她哭喊着控诉,不顾一切地咬住他的肩膀,像是绝望的小兽在殊死撕咬,只想与对方同归于尽。

她的行为无疑再度激怒了他!

“南宫烨”三个字让他心底的怒气再度上扬,肩膀被咬的刺痛也让他褪去了唯一的一丝怜悯,他的薄唇不悦地紧抿,不顾她的痛,再度开始。

她让他痛,他只会让她更痛。

******

整整一夜,肆虐不息。

她精疲力竭,大脑完全一片空白,身体被他摆布,视野随着他的动作而上下晃动,她所能见的,只有他健硕的胸,晃眼的吊灯;耳边能听到的,唯有他粗重的喘……

她痛!

她真的好痛!

终于,他的动作停住,全身的肌肉紧绷……

舒小婉闭着眼睛不想看他,却听到他在她头顶开了口:“疼么?”

他低沉的嗓音带着几许柔软,熟悉的温和让舒小婉顿时睁眼,对上的却依旧是他冷清疏离的视线,她的心随着他的话一点点下坠:“疼了你才能记住,不管我怎么对你,你的南宫烨……再也不会出现!”

说完,他不明意味地微微一笑,径自起身,敛了所有的表情走向门口。

“明天一早,请你离开!”

“碰!”房门被他大力甩上,房间里再度恢复一片寂静,她躺在一床的暧昧味道里,心终于跌入绝望的谷底……

四年后。

一架空客A330划破云层进入A市上空,搭载着从纽约而来的旅客准备降落。版权http://www.163woman.com/阳光从窄小的窗口投射进来,照映在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她沉默地俯瞰着这个城市的全景,在心底描摹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记忆中——

绿色的人造市内森林、白色的政/府大楼、蓝色的水族馆高塔……

“舒小婉,你来过A市吗?”

旁边突然传来小心翼翼的低问,她猛然回神,深吸了口气控制住已然发红的眼眶,再回头已经一切如常,她微微一笑,坦然而答:“没来过。”

“这样啊……”田甜慢吞吞地开口,声音难掩失望,“虽然我妈是A市人,但我也从来没来过……对我们来说都是人生地不熟的,我好担心这次的时装秀办不好!”

舒小婉释然地松了口气,原来她担心的是这个。

“放心,你的实力我们都相信,你安心做好服装准备就行。”安抚地冲她笑了笑,舒小婉出声安慰,“至于剩下的事情,你都不用操心,交给我就好。”

田甜犹豫地咬着下唇,终于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只是,过了几秒她又忍不住好奇:“舒小婉,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推掉JACK的秀,选择来帮我?”

要知道,舒小婉是公司最“黑马”的活动策划人!任何人的时装秀如果得到她的策划,就等于成功了一半……这是多么诱人的合作机会啊!!

第3章 重逢

“因为……”舒小婉的脸色一僵,不由想到了自己藏在贴身小包里的那封神秘来信——她在两个星期之前收到这封神秘来信,成了她必须回来一趟的理由……

“因为什么?”等不到她的回答,田甜心急追问。

“当然是因为你好相处啊!”她爽朗一笑,拍了拍她的肩膀,轻而易举地就把事情蒙混了过去。

“可……”

田甜本还想追问什么,广播里却传来飞机降落的提示音,飞机在一阵颠簸后平安落地,机舱中的人很快陷入一片拿行李的混乱之中。网站163woman.com舒小婉趁乱背起自己的小包起身:“我一会儿要先看看场地,你先去酒店吧。”

“我们别住公司安排的地方了!”田甜热心建议,献宝似地讨好,“住我妈老家啊,那里有大别墅有佣人,肯定比住酒店方便!”

“这个……”

“那就说定了,你先去吧,晚点电话联系!”不等舒小婉开口,田甜便已经默认了她同意,拿着自己的小包,一溜烟地跑出去拿自己托运的行李。

住在别人家,不太合适吧?而且对方似乎很……豪宅!

舒小婉为难地蹙了蹙眉,一边想一边往出口处走,刚走一半手机便适时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国际号码。

“Hello?”舒小婉脸色如常地接起,才刚开口,对面稚嫩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妈咪,你到中国了吗?那边好玩吗?”venki的小手抓着电话,语气中带着难掩的兴奋和期待,“妈咪等我完成了寒假作业,能一起过来玩吗?”

“恩,妈咪会考虑!”听到他活泼幼稚的声音,舒小婉的目光顿时柔和了几分,只是在柔软之余,她又不免想起另一个重点:“你用的是谁的电话?”

“黄毛叔叔的新号码。”venki回答得理所当然,撅着小嘴在电话那一端控诉,“黄毛叔叔说妈咪不帮他策划,他很生气……现在他还赖在我们家不走!”

“你说谁是黄毛叔叔呢?真低俗!”电话的那一端传来尖细的男性嗓音,手机被一只翘着兰花指的手夺走,Jack清了清嗓子,依旧用不男不女的声音控诉,“舒小婉,我们四年的交情,居然比不上一个新出道的田甜?你……你得赶回来帮我!”

“抱歉。”舒小婉快意地勾了勾唇角,在机场大厅里寻找打车的地方,同时慢吞吞地应付对面的Jack,“我已经到A市了,一个月内回不来。”

“你……你!”Jack欲哭无泪,眼角的余光看到身旁的venki——他正眨巴着乌亮的大眼睛,听着他们的对话,小脑袋好奇地歪着,黑亮的头发里参着一撮棕褐色的毛。原文http://www.163woman.com/于是Jack破罐破摔,兰花指几乎翘上了天,气急败坏地威胁,“你不回来,小心我把他变成和我一样的人!”

说完,他得意地摸了摸自己的黄发,把话筒往venki嘴边一送:“告诉你妈咪!”

他们两个不都是很“嫌弃”地称呼他为“黄毛叔叔”的吗?那他就索性让venki也黄毛一下!他就不信舒小婉舍得……

“venki……”母子对话,舒小婉还没来得叮嘱,小家伙便抢先出了声。

稚嫩的嗓音透过电磁波传来,他在对面信誓旦旦地保证:“妈咪放心,我一定不会变成和黄毛叔叔一样的娘娘腔!妈咪祝你玩得愉快,拜拜!”

简洁利落,说完挂断。

舒小婉一怔,听话手机里的忙音,两秒后才反应过来,差点当场笑出来——娘娘腔?!儿子,你真是个天才!如此直接,她几乎能想象Jack此刻的脸色……

*****

摇了摇头,舒小婉忍着笑收起手机,继续寻找打车的位置,她刚想找个有指示牌的地方,眼角的余光却陡然瞥见一抹熟得不能再熟的人影——心像是被“彭”地一声撞停下来!

第4章 三少爷

他穿着浅灰色的休闲西装外套,高大颀长的身影和熙攘的人群擦身而过,正走向机场大厅的另一个方向——即使身在人海,他依旧是最耀眼的存在!

那俊逸的眉眼下噙着云淡风轻的浅笑,恍若镀上金色光泽的神祗,俊美如斯,却又举手投足间投射一股疏离和冷傲。于是,人群几乎是自动分散给他让开一条走道,好奇且忐忑地看着他走过,揣测着他是属于什么等级的“领导”,却没有人敢上去和他搭话问个究竟……

“烨!”舒小婉呆呆地看着,直到他几乎走出视线之外,她才猛地回神,低喃出了那被雪藏的名字,下一秒不顾一切地朝着他的方向冲了过去……

手机似乎掉在了地上,她根本顾不上!

脑海中都是支离破碎的记忆片段——

‘舒小婉,我要是不喜欢你,我在你家门口蹲一天干什么?’

‘舒小婉,等你成年以后,嫁给我吧?’

‘舒小婉,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你会把我找回来的吧?你会等我的吧?’

‘……’

过去的誓言在大脑中翻涌,舒小婉的双眼不由发红,视线早已模糊不清——她看不清他的背影,甚至看不清前方的路,但是却执拗地往那个方向追着!烨,我真的好想你,哪怕只是能看看你……

“烨!”

“碰!”

才刚叫出一个字,她因为看不清路,冷不防和行李推送车相撞……一声巨响,行李和人都翻了一地,她被迫停下追寻的步伐,抹掉眼泪四处搜寻,周围却再也没有他的身影。

“烨?”舒小婉只能喃喃地叫着他的名字,心却一点点跌落谷底。

刚刚那一眼所见,难道只是她的错觉?

是啊,他又怎么可能会来这种地方……

“小姐,你没事吧?”一路尾追的机场工作人员冲过来,心急地将她扶住,好心地将她掉下的手机递还过去,“这是你刚刚掉地上的……小姐,你脸色很不好!你需要什么帮助吗?”

“不用,谢谢!”舒小婉颓然地摇了摇头,深吸了口气用最快地速度恢复正常,侧身朝工作人员笑了笑,“不如你帮忙告诉我,去哪个方向可以打车?”

***********************************************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走向接机口,一个优雅冷傲,目视前方;另一个诚惶诚恐,却又东张西望。

“看什么?”受不了时时回头张望的下属,他的眉峰微微敛了敛,终于不耐地提醒了一句。

“那个女人……”管家欲言又止地出声,手指慢吞吞地指向舒小婉所在的方向,“她……”看起来似乎有那么点眼熟!

话音未落,他便因为南宫琛的冷冷一瞥而噤了声。

“没……没什么!”知道南宫琛不喜欢,管家立马收回注意力改了口,在他发话之前继续积极地往前走,“少爷,我们快走吧!田小姐应该已经到了。”

********

接机口人潮熙攘,田甜站在几个行李箱旁边发呆——妈咪明明有说,今天舅舅会来接她,人呢?妈咪真该把这位长辈的照片发过来让她辨认辨认!

她踮着脚努力寻找一切可能是“长辈”的中年男子,眼角的余光不小心瞟到由远及近的一抹颀长身影,整个人不禁怔在那里——她是做服装设计的,见过的男模不胜其数,但是视野中的这个,让她之前所见的瞬间都显得暗淡无光!

他拥有完美比例的身形,再配上那俊逸的面孔,绝对堪称妖孽!只是,他的举手投足间又透射着冷傲疏离的气质,魅惑人心却又难以接近……

田甜就这样呆呆地看着,直到他越走越近,终于在她面前停下。

他在她面前停下了?!

“你……”田甜猛地反应过来,小脸瞬间涨得通红,磕磕巴巴地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这样完美的男人,竟然会主动在她面前停下,他想说什么?他想对她说什么?  

心跳越来越快,在心率即将失控时,她听到他淡淡地开了口,嗓音低沉:“田甜?”

“诶?”她顿时愕然:他怎么会知道她的中文名?

“是的,她就是田甜小姐。”站在旁边的管家立马答了话,然后转过身来,热心地帮她拎行李箱,“田甜小姐,一路辛苦了!我和三少爷一起来接您!”

三少爷?

他……他就是四年前回归家族,几乎让家族内所有人都俯身称臣的传奇人物南宫琛,也就是她的……小舅舅?!天哪,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年轻!

第5章 把这个交给他

“舅……舅舅。”田甜错愕了三秒,才忙回神叫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尴尬着自己刚刚竟然对舅舅犯了花痴。

“欢迎回国!”南宫琛却脸色如常,沉稳地微微颔首,以长辈的口吻开了口:“你妈咪和我说过了,办时装秀期间遇到任何问题,都可以和我提。”

“谢谢舅舅!”她不好意思地咬着下唇,重重地点了点头,突然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连忙抬脚追上他高大的背影,“舅舅,我还有个好朋友,能让她一起住我们家吗?”

************

“不行!”

“绝对不行!”

主秀会场,舒小婉蹙紧了眉,不悦地否决了国内承办公司的一个又一个议案:“这样的场景布置绝对不行,毫无新意!而且灯光的效果太炫目,根本突出不了衣服!”

丢掉一个文件夹,她打开下一个,很快又否定:“电视广告?这样的宣传方式也不行!你们觉得真正时尚领域的人有几个天天守着电视机看广告?”

…………

打开最后一个文件夹,她依旧否定:“礼仪人员的服装更不行!这是一场时装秀,不是政/府会议,更不是葬礼,穿这样肃穆站门口,谁还敢进来?”

承办公司的人被训得个个面如土色。

早就听说美国派来的那个策划人很厉害,他们刚开始还崇拜期待,献宝似的把自己的方案拿出来,没想到不出一个小时竟被否决得干干净净……

“这些都要改!”公事上批评完毕,舒小婉恢复缓和的脸色,礼貌地将文件夹一一交还,“希望大家回去再好好想想,我今天只是来看看场地,周末大家有空的话,我再把我的方案拿出来和大家讨论!”

她谦虚地说完,和刚刚审阅的时候判若两人。

众人既失望又期待,当然对公私分明的舒小婉也多了几分尊重,陪着她在主会场看了一圈后,有人好心地提醒:“这附近有个警局,时装秀的话,不宜办得太过夸张,影响不太好……”

真该换个地方的!

“我有分寸。”舒小婉微笑着点头,“这正是我选这里的原因。”

“恩?”对方不解:办时装秀和警局又有什么关系?

可是不等众人理解,舒小婉便利落地挥了挥手,转身便出了门,大家从窗口望出去,看到她似乎正往警局的方向走,于是大家更费解了:这个“美国佬”,可真是奇怪!

***************

黄昏时分,正是警局最忙乱的时候。

舒小婉探头进去,看到的都是陌生的面孔,她没有办法,只能拦住个捧着资料的小伙子:“请问,王名扬还在这里吗?”

“你……”小伙子明显一愣,停脚上上下下地仔细打量了她一圈,才疑惑地开了口,“你找我们局长做什么?”

局长?

他都当上局长了啊!

“我爸爸和王……局长是朋友。”只是片刻的微愣,舒小婉很快便恢复如常,礼貌地朝小伙子微笑,并且说明来意,“我有事情想要找他。”

“朋友?”小伙子显然不信,犹豫了两秒,还是委婉地拒绝,“可……我们局长出去开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不如你下次和他联系好了来?”

舒小婉莞尔:怎么联系?她又没他号码!

“这样吧,你帮我把这个交给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她只能退步,把包里那封来信抽出来,并且附上自己的名片,“他看到这个,就会知道了。”

“那……好吧。”

目送着小伙子走入屋里,舒小婉才慢吞吞地转身,并且慢吞吞地往外走,果然还没到马路,身后便传来气喘吁吁地高呼,狂喜地叫她的名字:“小婉!小婉你等一等!”

她停脚,扬唇得意地转身:“王局长,你不是去开会了么?”

***********

四年不见,王名扬长结实了不少,他不再是以前跟在爸爸身后办案的瘦竹竿小徒弟,而是变成了能独当一面的A市警视厅局长……只是那双不怒自威的浓眉大眼,依旧不变。

第6章 舒小婉你真好

“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个的?”局长办公室里,王名扬脱下警服随意地往椅背上一扔,粗粝的指节捞起桌上的信笺,倒出里面两张泛黄的小纸片,“我当年整理师父遗物的时候,都没有发现这个。”

这像是日记被撕下的两角,而日期和内容,正是父亲殉职前那一天。

上面的字迹苍劲而简单——

“明天我不得不去,但我知道一旦出了事,外界一定只是宣布我‘殉职’。”

“两个星期前,有人把它寄给了我,但查不到寄件人。”舒小婉平静地回应,目光停留在那张薄薄的纸片上,拳头却不由自主地收紧,“我可以肯定,这是我爸爸的笔记。”

“所以你回来……对了,你这四年都去哪儿了?就算师父的事情对你打击再大,你也不能消失四年啊!你知不知道我……”说到这里,王名扬的语气有些无法控制的激动。

“我想调查我爸爸的真正死因。”舒小婉却陡然打断他,抬头坚定地望向他,一字一句地认真出声,“王名扬,你会帮我的,对不对?”——

从警局出来,已经接近九点。

舒小婉谢绝了王名扬提出送她的好意,打车前往田甜所说的“老家”——这是位于A市南郊的一栋联合别墅,占地面积很大,在出租车上,她远远的就能看到那个庞大的光源!

下了车,舒小婉更不禁咋舌:的确是……很豪宅!

“舒小姐是么?”管家听到动静便迎了出来,礼貌地和她确认完身份,做了个“请”的姿势,“房间已经给您安排好了,舒小姐您先去看一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和我说。”

“谢谢。”舒小婉颔首,面对这样毕恭毕敬的管家,她不禁觉得拘谨。

于是她迈步快速地往里走:哪个是她的房间?她现在只想躲进去!

“舒小姐!”没想到才走三步就被叫住,舒小婉的头皮不由一麻,反射性地刹车停脚,然后慢吞吞地转回去,继续朝着管家礼貌而拘谨地干笑。

“您……之前来过A市吗?”管家欲言又止,眉头皱了又皱,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他还是觉得舒小婉眼熟!

难以言喻的眼熟!

“没有。”撒谎的次数多了,也就越发得心应手,舒小婉脱口而出,理所当然地摇了摇头,让管家找不到任何破绽,只能在原地自言自语:难道是他自己记错了?看来自己记性真是差了……

******************

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舒小婉便去找田甜,她们都住一楼。

至于楼上,住着管家口中所谓的“琛少”,应该就是田甜之前提到过的长辈了!

“你讨厌!谁答应你了……我今晚不方便……恩,那明晚见!”刚到门口,便听到田甜令人恶寒的声音。舒小婉的脑袋不禁涨了涨:圈子里的人都有“特色”,这个平时怯生生地像小白兔的田甜,便能傻乎乎地把任何男模的讨好都当成是恋爱。

“这次又是谁想拜托你安排走秀了?”舒小婉径自开门走进去,凉凉地提醒,“你别又被人骗了!”

“哪有?迈克是请我吃饭呢!压根没提到走秀的事情!”田甜丢开手机,满脸都是再度恋爱的欣喜,“你怎么样?管家安排的房间还住得惯吗?”

“恩。”舒小婉点点头,这才转向正事,“我今天去看了,走秀的会场需要重新布置,大概会延迟一个礼拜,所以你又多了一个礼拜的休息时间。”

“太好了!”田甜难以抑制地欢呼出声,“明天我舅舅还给我安排了场欢迎派对,我能好好玩了!舒小婉,你也一定要参加啊!我舅舅好帅,明天介绍你见见……”

舅舅?

如此辈分明朗的称呼让舒小婉不由莞尔,脑海中顿时形成一个模糊的中年男子影像——听田甜形容的,她的舅舅似乎人还不错!看来她不用担心住在这里不好相处的问题了……

“好吧,我去!”打断田甜近乎神话般的形容,舒小婉爽快地点了点头,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两下,“你设计的礼服,明天借我一件穿,我帮你宣传……”

“舒小婉你真好!”

*******

从田甜的房间出来,舒小婉却依旧了无困意。她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做——

关于主秀的整体策划方案,她必须在周末之前做好;另外,为了调查当年父亲殉职的真相,她还委托了几家征信社,晚上还得看他们回馈来的邮件……

舒小婉想着这些琐事,蹙着眉头来到厨房,按照习惯为自己冲了杯咖啡。她还有一夜需要熬!只有闻着咖啡的醇香,她的焦躁才能平息了一些,舒小婉轻叹,抿了一口那苦涩的味道,慢慢走向自己的房间……

只是没想到她刚走到客厅,屋子里的灯骤然熄灭!

可见的光源瞬间尽失,整个屋子一片漆黑。

总裁爱妻逃婚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总裁爱妻逃婚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嫡女萌妃:至尊妖娆炼灵师11章(第11章 打了奴才来了主子)

    原标题:嫡女萌妃:至尊妖娆炼灵师11章(第11章打了奴才来了主子)书名:嫡女萌妃:至尊妖娆炼灵师第11章打了奴才来了主子“哼!今天只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最好擦亮眼睛,看看清楚谁才是叶家北院真正的主人!滚吧!”叶汐居高临下俯视着翠柳,眼神冰寒寂绝,让人心悸。翠柳哪里还敢多说,连滚带爬,跑了出去。不过没过多久,叶欣儿就带着一大群人,气势汹汹地来到叶汐的院中。“叶汐!翠柳是我的人,是谁给你的胆子,敢打我的人?”叶欣儿怒气冲冲地上门质问。“谁给我的胆子?”叶汐嘴角勾起一丝讥讽的弧度,“我身为叶家北院的主

  • 邪君的逆天宠妃11章(第11章 你,讲真我不稀罕)

    原标题:邪君的逆天宠妃11章(第11章你,讲真我不稀罕)小说:邪君的逆天宠妃第11章你,讲真我不稀罕看着方江因为自己几句话,越发难看的脸,方流朱就感觉胸口猛地顺畅。“你不用当着我的面进行什么所谓的掰扯!”许久没有开口的晋王,终于出声对着方流朱说道。眼神中一丝温度也没有,有的只是鄙夷和冷漠,冷冷的看了一眼方流朱,又看了一眼脸色并不很好看的方江,晋王笑着对方江说道:“大将军何必为了一个废物的话而有所顾虑,大将军什么样的性情,本王自是看在眼里一清二楚,又怎么会受一个废物的挑拨离间!”方紫瑜听到晋王这话

  • 攻城掠爱:陆少的蜜恋鲜妻11章(第11章 我喜欢的人是陆景琛)

    原标题:攻城掠爱:陆少的蜜恋鲜妻11章(第11章我喜欢的人是陆景琛)小说书名:攻城掠爱:陆少的蜜恋鲜妻第11章我喜欢的人是陆景琛“我不是这个意思。小希,我知道你还在怪我,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回来了,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再分开我们了,我们重新开始好吗?”厉寒泽一脸期盼的看着顾筱希,仿佛他所构想的美好生活就在眼前。听完厉寒泽的话,顾筱希却一丝感动的情绪都没有,什么逼不得已,一切都是借口!如果他真的够爱她的话,当年就不会不管她怎么求他,都决绝的要离开。顾筱希忍不住扯动了一下嘴角,冷冷一笑,猛的挣脱他的双手,

  • 误惹豪门:霸道总裁宠蜜妻11章(第11章 用你全部的热情)

    原标题:误惹豪门:霸道总裁宠蜜妻11章(第11章用你全部的热情)小说:误惹豪门:霸道总裁宠蜜妻第11章用你全部的热情苏诺终于明白,自己到底说了句多么错误的话,陆北霆驰骋燃烧的热情,是从来没有过的狂猛热烈,仿佛这世间,只剩下这一件事,可以解了陆北霆的万丈怒火,却几乎颠散了苏诺所有认知,苏诺渐渐陷入沉沦。“女人,为什么不长记性!”陆北霆,墨瞳幽暗,凝视着怀中的女人娇俏妖艳的小脸,荼靡燃烧的俊脸邪魅狂狞,不忘宣誓自己的所有权,沙哑的声音透着毫不掩饰的欲望!咬着下唇的苏诺,双眸迷离,凝望着这世间尊贵无上

  • 天价替婚:总裁宠妻狠强势 11章(第11章 辞职)

    原标题:天价替婚:总裁宠妻狠强势11章(第11章辞职)小说名:天价替婚:总裁宠妻狠强势第11章辞职四目相对,盛秋夜的薄唇倏地往下,细密的吻如雨点一般落在她的嘴唇上,她原本比较干燥的唇瓣上变得湿润起来。尽管如此,她的手一直推搡着他。大概过了两分钟,盛秋夜终于停了下来,骨节分明的手轻轻的拢上她的头发,任由指尖在她的发丝间游移,似乎在酝酿下一波进攻。“盛秋夜,你不要这样!我今天还要上班!”季珊珊努力扭动着被男人禁锢的头颅,十分气愤的说道。她又不是无业游民,她是有工作的好不好……那种事情那么消耗体力,会

  • 重生宝妻送上门11章(第11章 请叫我雷锋)

    原标题:重生宝妻送上门11章(第11章请叫我雷锋)书名:重生宝妻送上门第11章请叫我雷锋展颜的话音一落,整个卫生间便陷入了一片可怕的寂静,男人的眼睛深不可测的盯着她看。“咳……”迎着对方那双漆黑幽深的眸子,展颜顿时就有点尴尬了,真是的,一不留神就瞎说了大实话,都怪这张好看的嘴,果然冲动是魔鬼!但是在气势上,展颜绝不允许自己弱下来,就算是没钱,也要拿出穷人独特的气质来!下一秒,她忍着心痛,把一块五都拿出来,十分豪气的挑了挑眉,甩给对方,“所以,二百五没有,只有一块五。”男人嘴角意味不明的扯了一下,

  • 帝少的火辣甜妻11章(第11章 我们是不是见过)

    原标题:帝少的火辣甜妻11章(第11章我们是不是见过)书名:帝少的火辣甜妻第11章我们是不是见过“这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怎么不关你事?”男人一把猛然扣紧她的腰,在她耳边暧昧的吐着气,“我被下药了!”安然心中一紧!是啊,她怎么回忘了还有这么回事?她心急的想要逃离他的魔爪,五年前他也是被人下药,现在她可不想再来一次了。安然气得扶额,咬牙切齿的怒骂:“你是猪吗?一个沟里翻两次!”江景琛蹙眉,疑惑不解,却目光炯炯的凝视她,“一个沟里翻两次?什么意思?我以前也中过药?”安然这才反应过来,三年前传言他已经车

  • 星途璀璨:影后前妻不好追11章(第11章 你就是我妈咪)

    原标题:星途璀璨:影后前妻不好追11章(第11章你就是我妈咪)小说名:星途璀璨:影后前妻不好追第11章你就是我妈咪“叱……”在回酒店的路上,季凌音正闭着眼睛假寐,突然一阵紧急刹车把她给惊到了。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前倾,差点撞到挡风玻璃。“怎么回事?”四年前那场车祸太触目惊心,从那以后她在坐车变得敏感了许多,一有点动静整个心都提了起来,她太害怕再出什么事情了。死后余生的人,会比任何人都害怕死亡和事故。加上上午她刚经历过。虽然上午那场不算是车祸,但想想还是觉得后怕。殷傲没有说话,愣神了几秒后打开车门

  • 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11章(第11章 天攻塔)

    原标题: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11章(第11章天攻塔)小说名称: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第11章天攻塔墨楚今日给人们带来的震撼太过大了,直到很久后都没人能想的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而现在,走在回无忧居的路上,阿沫就忍不住了:“小姐,你刚刚……你真的想开了吗?”墨楚知道她在想什么,借此机会给她一个适应:“我委屈求全十几年,换来的是一次次暗算谋杀,还想不通,你觉得我是不是真不用活着了呢?”阿沫顿了顿,似乎觉得很对,便重重点了点头:“阿沫相信小姐,秦王那种人原本也是个势利眼,若不是墨婉儿天赋好些,他

  • 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11章(第11章 更是亲密了)

    原标题: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11章(第11章更是亲密了)小说: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第11章更是亲密了李总朝林满月使眼色,眼睛都眨成了闪电,林满月都没有任何回应。使眼色没有用,那就动手去把林满月拉过来。在李总的手就要伸过来时,盛韩轩坐在了林满月身旁的位置,李总急忙把手收了回去。“还不快点滚过来!死坐着那里干嘛?”李总瞪着林满月教训道:“盛总这么高贵,你配坐在他旁边吗?”盛韩轩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李总没有注意到,还反过来向盛韩轩解释,“女人就是麻烦,没见过世面,离不开我的争抢着要跟来不一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