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精品小说《我在地府做微商》全文在线阅读TXT

2017/12/7 19:35:26 来源:网络 []

书名:我在地府做微商

第一章 工作没了

金鼎大厦,滨江最豪华的一栋写字楼,陆阳就在第二十六层的鸿宇广告公司上班。精品小说《我在地府做微商》全文在线阅读TXT

试用期三个月。

陆阳已经熬过了两个月零十九天。

他想好了,等成为这里的正式员工以后,他要用每个月丰厚的工资和奖金租一个宽敞整洁的大房子,不再让女友刘菲菲跟自己挤在三十平不到的小屋子里受苦了。

入秋以后气温下降,陆阳昨晚着凉了,今天一上午跑了三趟厕所,此时他正蹲在卫生间一个格子间里卖货。

从大四那年陆阳开始做微商,卖化妆品,面膜护肤乳精华水美容皂,凡是女人乐此不疲往脸上招呼的他全有,而且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一年多下来他的固定客户也不少。

刚刚又卖出了一盒面膜,六十八块钱,除去成本能赚二十块不到,他乐得屁颠屁颠,心说,晚上可以给菲菲加一个肉菜了。

这时,格子间外面传来两个同事的说话声,是跟陆阳同在试用期的小张和小赵。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我刚才经过人事部门口,无意中听到人事部长说,这批十个试用期员工最多留三个人。”

“真的假的?那完了,我来了两个多月一个创意也没被采纳,我肯定是留不下了。”

“我看最有希望的是陆阳,他点子多人缘也好,上次那个矿泉水广告的案子他就做得不错,客户很满意。”

“走吧,咱们还是抓紧时间再往别家公司投几份简历去。”

两人离开卫生间,陆阳一边在朋友圈里发广告一边听着两人议论,却没多大反应。

自己的工作表现自己最清楚,别说留下三个人,就算十个里头留一个,保准也是自己。

在这方面陆阳还是很有信心的。精品小说《我在地府做微商》全文在线阅读TXT

叮——

六十八块钱到账,陆阳嘴角勾起一抹笑,心情不错。

他一抬头无意中发现门板角落贴着一张不起眼的小字条,上面一个二维码,下面一行小字很模糊,陆阳看了半天才看明白:“需求大量冥币,加微信详谈。”

这是哪个二百五开这种玩笑,胆小点的恐怕就能把屎吓回去。

陆阳胆子大,他从来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赚钱的机会,有需求就意味着有钱赚,反正加好友又不花钱,加个聊聊呗。

扫描二维码,加微信好友,对方的头像一片漆黑啥也看不清,名字更搞笑,叫黑无常。

陆阳心说,这二货可真敢给自己起名字。

叮——

一条信息传来,黑无常说话了:“唉呀妈呀,终于有人加我了。精品小说《我在地府做微商》全文在线阅读TXT

对方打字的速度快得惊人:“我需要冥币,越多越好,赶紧给我烧来。地址写地俯断肠路回眸小区A栋,黑无常收。”

嘶——

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陆阳倒吸一口气,差点没把手机掉了。

正在这时,电话突然震动起来,他手一哆嗦手机真的掉了。

屏幕摔花了,不过好歹能勉强看清上面显示着文员陈心怡的名字。

“陆阳,在哪呢?”

“我在卫生间。”

“快点回来,五分钟后要开会,大老板来了,要亲自看看你们这批试用期员工的工作。精品小说《我在地府做微商》全文在线阅读TXT听说今天就会决定你们谁去谁留。”

“这么快?”

“大老板要出差,所以这事就提前了。你快点吧。”

陈心怡挂了电话,陆阳也赶紧解决完,刚从格子间里出来,迎头正撞上顶头上司王经理。

王经理四十多岁,轻微谢顶,一双三角眼,鼻梁上架着副金丝眼镜,大肚翩翩。

看到陆阳从里面出来还差点撞上自己,王经理板着脸,盯着陆阳足足看了一分钟,怒道:“你小子偷懒都偷到卫生间来了,宁可闻着臭味也不想坐在办公桌前是不是?”

“不是,王经理,我——”

“我什么我?我看你就是强词夺理。”

妈逼的,我还一句话没说呢,强什么词,夺谁的理了?

一个人要是太有才气,就容易招来别人的嫉妒,陆阳就遇到了这种情况。163女性网王经理之所以不喜欢他,就是因为陆阳太有才气了,鬼点子太多。

一个手下要是比上司能力出众,那上司的位置早晚有一天不保。王经理哪有喜欢陆阳的道理?

王经理盯着陆阳手上的电话看了看,一脸严肃道:“陆阳,鸿宇广告公司是一家很专业的公司,我们要求员工在工作时间必须全心全意专心工作。可是我已经不止一次看见你玩电话,我会如实向人事部反应你消极怠工的表现。”

陆阳眉头微微皱起,心里问候着王经理祖宗十八代。特么的,公司哪个员工没玩手机?别说别人,就是你王经理不是也常常坐在办公室里打游戏,还摇红包呢,你咋不说?

好歹人家是顶头上司,能不能过试用期还得他说了算,此时陆阳懂得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他露出微微的笑意,解释道:“王经理,我没有。”

“什么没有!你还顶撞上司!”

“——”

“怎么着?瞪着我干什么?”王经理板着脸,比用熨斗烫过还平,半点表情都没有,冷冷道:“你现在就回去,在家里好好反省反省,写一份三千字的检查明天交给我。”

“王经理,我不能走,一会要开会。”

“这个会跟你没关系,你不用参加。”

“大老板要——”陆阳话说了一半就收住了,他想说,一会大老板要看十个试用期员工的工作表现,还要确定谁去谁留的问题。

可是这话一旦说出来,无疑就会把陈心怡给卖了,所以他不能说。

“还不走?是不是想等我叫保安把你请出去?”王经理怒了。

陆阳也怒了,特么的,是金子总会发光,他就不信前几天刚刚做出来的那个让客户十分满意的矿泉水广告案子会被埋没,大老板一定会看得到。

走就走!正好今天还有一件大事要办,早点下班不是更好!

陆阳一转身,大步朝外走去。

王经理眼里闪过一道讥讽,暗骂一句:“土包子!”

第二章 爱情也没了

天景花都,滨江市郊新建的一处高档小区,依山傍水,是块好地方,当然,房价也是高得离谱。

据说开发商是滨江市数一数二的大富豪,一期工程才刚刚建成,二期盖了一半,三期的地基就已经打好了。

售楼处,刘菲菲一身得体的小西装,精神,干练,热情洋溢,正在接待一对年轻夫妇。陆阳手里掐着一支火红的玫瑰静静的站在一边欣赏着女朋友的绝色容貌,眼里全是小幸福。

片刻,年轻夫妇离开了,似乎没有买的意思,刘菲菲对着两人的背影狠狠白了一眼。她刚一转身,正好看到陆阳,冷冷道:“你来干什么?”

“接你吃午饭。”陆阳把花递过来:“今天是我们在一起整整一百天,来个小纪念。走吧,哥今天请你吃大餐。”

“不用了。”刘菲菲撇撇嘴,没再理他,拎了手提包转身就往外走。

陆阳笑嘻嘻的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称赞:“唉,我陆阳的媳妇长得就是漂亮,你看这脸蛋,这身材,这气质,这——”

转眼间他就傻眼了,还有半句话愣是没说出来,因为,他眼睁睁的看着刘菲菲钻进了一辆红色宝马车里。

一上车她就趴到一个男人怀里亲他的嘴,笑得跟朵花似的。

那男人注意到了陆阳吃了苍蝇似的表情,指了指窗外,对刘菲菲道:“你男朋友?”

刘菲菲这才转过脸来看了陆阳一眼,不屑道:“前男友。”

“菲菲,你说什么?”陆阳有点懵。

刘菲菲一只手臂搭在车窗上,探出那张精致的,化着浓妆的俏脸,鄙夷道:“陆阳,我说,你——被——我——甩——了。哼,也不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那副德行,一脸穷酸样,从早到晚卖化妆品,赚几十块钱都能乐得屁颠屁颠的,你说你还能有多大出息?老娘真是瞎了眼竟然跟你在一起混了一百天,简直在浪费我的青春。彼特就不同了,人家年少多金,积极又上进,有头脑,有眼光,比你强上一百倍。”

陆阳听明白了,这妞找到了金主,换句话说,人家嫌自己穷,把自己一脚给蹬了。

那些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狗血剧情竟然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身上,陆阳愣了半晌,没发飚,没哭着喊着求刘菲菲回心转意,而是很快就接受了事实。

陆阳撇着嘴微微一笑,手里那支玫瑰花被他扔在脚下,狠狠踩碎。

没有爱情,玫瑰也失去色彩。

他冷笑一声,看着正一脸得意与骄傲表情盯着自己的刘菲菲,道:“我追你的时候用节省下来的零用钱给你买了一台平果笔记本,那时候你不嫌我穷酸?上个月我送你一条金项链的时候,你不嫌我穷酸?我卖化妆品一次赚几十块钱,我愣是把这些几十块钱攒起来给你买专柜的衣服,带你吃西餐,那时候你不嫌我穷酸?刘菲菲,我自己省吃俭用对你却比谁都大方,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穷酸?”

“得了吧,还好意思说,别人跟男朋友在一起都是想买什么买什么,想吃什么吃什么,我跟你在一起呢?想买点什么都得先算计着花,就怕明天喝西北风——你不穷谁穷啊?”

刘菲菲懒得再理他,转脸跟彼特一脸妩媚道:“亲爱的,我们去吃法国菜好吗?吃完了饭我要去逛商场,人家看中一件大衣,好漂亮呢。”

“好,你说怎样就怎样。”彼特看着陆阳,这话显然是说给他听的。

陆阳嘴角一勾,突然笑了。他趴在车窗上看着车的男人,很瘦,可以用单薄来形容。脸色淡白,找不到二十几岁男人该有的力量感。

“彼特是吗?啧啧啧,看你这副瘦弱的小身板,不知道能不能扛过三晚。”

“什么意思?”

陆阳嘴角扬了扬:“兄弟,我就是提醒提醒你。菲菲这妞需求可是很大的,每天晚上不折腾两个小时都不算完,我就是替你这身体担心,怕你扛不住啊。我反正是每次都能让她满意,你嘛——”

陆阳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彼特不是傻子,他听出这话有嘲讽之意,不过他还听出另外一层意思。好像对方在说:“这妞是哥玩剩下的,早就不知道换过多少个姿势在哥胯下承欢,你尽管拿去,哥不介意。”

彼特的脸色很不好看。

陆阳目光转移到刘菲菲脸上,这妞已经气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咬牙切齿瞪着自己。

可是这个时候陆阳又说了句更让她气到抓狂的话:“妞,要是这家伙不行,回来找哥,黄瓜茄子香肠随便你选。”

言外之意,你就算回来找哥,哥也不稀罕再碰你一下。

说完,陆阳转身就走,没有半点留恋——对这样的妞,不值得。

“陆阳,你去死!”刘菲菲歇斯底里,尖叫着。

第三章 朋友圈里有个鬼

叮——叮——叮——

手机接连收到三条微信消息,陆阳懒得去看。

爱情没了,女人走了,他一时有些空虚。

虽然他并不留恋那种只认钱不认感情的女人,但是说到底这个女人也曾与自己在一起过三个多月,记忆里的影子仍然会存在。

叮——叮——叮——

又是三条消息。

陆阳晃了晃脑袋,把与刘菲菲有关的记忆都抛开。爱情虽然没了,可是生活还是要继续,他很没形象的往马路边上一蹲,顶着秋日的艳阳一条一条回复消息。

有两条是客户发来的,预订一款润肤皂。

润肤皂利润极低,一块香皂最多赚三块钱,可是陆阳没嫌少,仍然回复得很认真,很热情,保证第一时间发货。

陆阳心说,赚三块是三块,为了那妞哥委屈了好几个月,从今天开始哥得为自己活。

他现在只有一个目标——赚钱,赚很多很多的钱。

还有一条是铁哥们马浩发来的消息,就俩字:“借钱。”

马浩与陆阳是发小,好得像一个人似的。看到这俩字陆阳没多问,干脆道:“我这一共有五千,先给你用着。”

不等对方回复,陆阳直接微信转账。

——五千没了。

刚转完账,又来了三条消息,是黑无常发来的。这货看样子很执著,加上之前没看的三条,竟然一共发了六条信息过来。

“哥们,你看到我说的话没有?”

“你咋不回信呢?”

“在下黑无常,你应该听说过我吧?”

“我需求大量冥币,晚上十一点之前你烧给我,不然就来不及了。”

“我滴王母娘娘啊,你要急死我了。我贴那张小广告差不多小半年时间,到今天总算你加了我为好友,咱们也算是缘分,你今天帮了我,回头我涌泉相报,如何?”

“唉——你急死我算了。”

陆阳看到这里,头发丝几乎已经根根倒立。此时明明艳阳高照,可是他真真的感觉脊背冷嗖嗖的,一股莫名的寒意袭上心头。

“你到底是谁?“陆阳试着回了一条消息,不由得全身打了一个冷颤。

太特么诡异了。

这货回信速度超级快:“我是黑无常,黑无常,黑无常——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你要冥币?”陆阳问。

“阎王的三姨太生了二胎,明天办百日宴,各路小鬼抢着去贺喜,我也不能落后。而且下个月阎王公开选高级助理,这个职位我盯了很久了,志在必得,现在不给阎王上炮,更待何时?奈何现在地府管理太严,连保护费都难收,我上哪弄钱送礼啊?只能求助你们阳间人了。你赶紧的,给我多烧来。”

这下陆阳真的确定自己撞邪了,无意中加了个微信好友,竟然还是地府的——鬼!

不过,貌似地府也够与时俱进的,也玩起微信朋友圈了!

坐在马路牙子上,陆阳盯着屏幕上的聊天内容反复看了五遍。刘菲菲突然提分手转身就坐上了高富丑的车子里没能让他感到多震惊,当下这事却让他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这到底是恶作剧还是真的?

陆阳想了想,问对方:“我给你送冥币过去,你能给我什么?”

对方回道:“你想要什么?”

“钱。”陆阳想都没想就回复了这个字。

“好说。”黑无常道:“你们阳间经常有因为天灾人祸来到我们这里的人,他们身上带了好多钱,反正留着也没用,我给你送去些。”

“怎么送?”陆阳好奇起来。

“这个简单,我拍个照就行。”黑无常接着说:“不过你得先把冥币给我烧来,你们阳间的人最不讲信用了,我们第一次合作,我总得提防着点。”

“烧,现在就烧给你。”陆阳快速回复了几个字。

他心想,甭管这是真的还是恶作剧,烧点纸有啥了不起,特么的,权当是给刘菲菲和那个彼特提前随份子了。

说干就干。

马路对面是医院,医院旁边的胡同里就有卖花圈寿衣的小店,里面自然有纸钱、金元宝一类的。陆阳掏出兜里仅有两张红票递给老板:“全买金元宝。”

提着四大兜的金元宝回到租住的小屋,陆阳开始行动。

他住的小屋在楼顶,房子很破,唯独天台宽敞,曾经他与刘菲菲在这里晒过太阳,吃过烧烤,如今物是人非,那个女人再也不会回来这里。

陆阳找来一个铁桶,把金元宝一股脑全倒进桶里,一边碎碎念:“妈蛋的,不就是个女人么。等着,一年后,哥叫你后悔都没地儿哭。”

忽——

一把火点着,陆阳坐在一边看着熊熊燃烧的大火,给黑无常发了条信息:“出来收元宝。”

铁桶里的大火足足烧了十分钟总算熄灭了,黑无常发来一条信息:“哈哈哈,我雇了两辆马车才运走,兄弟,你真给力!说吧,你想要多少钱,我这就给你送去。”

陆阳抹了把额头上的汗,道:“我改主意,不要钱了,你能帮我做件事吗?”

“说说看。”

“我女朋友,不,是我前女友刚刚跟我分手,然后跟一个叫彼特男人在一起。”

陆阳话刚说了一半,黑无常发来一条信息:“得,我明白,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晚上就行动。”

“你会读心术?”陆阳心说,这家伙也太强了吧,我的话才说了一半他就明白了。

“这点小事对我来说太简单了,不是跟你吹,哥除了不能左右阳间人的思想和行动,其他事情哥没有不会的。”

“你就吹吧。”陆阳发过去一个竖起的中指。

黑无常突然没信了,过了好一阵他发来一张图片,一沓华夏币。

陆阳刚盯着照片看了不到两秒钟,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自己手上凭空竟然出现了一沓钱,仔细一看,就是图片上的那一沓。

黑无常说:“我不能白要你的元宝,给你一万块华夏币作为回报,有买有卖才叫生意嘛。至于今晚要帮你做的那件小事,当是免费帮你个忙好了。”

二百块买的元宝,一下子换回来一万块!

这才是真正的一本万利啊,说不心动那是屁话,这可是工作以来陆阳见过最多的一笔钱。

不过这并不是最让他吃惊的,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与地府之间只要发一张图片,上面的东西转眼就可以到对方的空间。陆阳心说,那要是拍一张刘菲菲的照片发过去,会怎样?

这个想法当然只是在气头上的时候想一想罢了,陆阳不可能真的那么做。对刘菲菲,他谈不上恨,也绝对再也没有半点感情和留恋可言,至于其他的——陆阳懒得去想。

一切随风去好了。

第四章 赚钱容易

整整一个下午陆阳哪也没去,躺在床上越想越不对劲,王经理摆明了是欲加之罪,不想让自己参加那个会议。难道他还有别的目的?

猛的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起来,陆阳飞奔下楼。

他住的地方离公司不远,平时上下班为了节省车费他都是提前一个小时出门走着上班,省钱又锻炼身体,一举两得。眼下可顾不了那么多,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冲着司机道:“以最快的速度,去金鼎大厦。”

会议室的门开着一道缝,陆阳赶到的时候会议已经接近尾声。他没直接推门而入,而是站在门口瞄着里面的情况。

里面视线微暗,投影光照在对面的幕布上,同时也照亮了坐在前排的几位领导的面孔。

创意总监是个不到四十多岁的海归,坐在左侧首位。谢了顶的王经理坐其次。右面首位是人事部长,最让陆阳吃惊的是坐在主位的大老板,白色立领衬衫衬托着修长的脖颈,精致的面庞化着微微的淡妆,如出水芙蓉又似水中青莲。

没错,大老板是个女人,一个年轻漂亮女人。

他盯着那张美到极致的脸看了好几秒,竟然有种微微窒息的感觉。

太美了。

其实陆阳在公司合影里面见过大老板,叫方茜,二十八岁。当时只看一眼照片就给他惊艳之感,五官精致,气质独特,如高高在上的女王。

如今见到本尊,陆阳真心觉得他这二十四年见过的最美的女人非她莫属了。

正惊艳的时候,王经理开口说道:“下一个汇报工作情况的是员工王明亮,这位新员工是我广告策划部点子最多头脑最好的一个,好几次设计出的案子都让客户很满意。好了,我不多说,请王明亮开始作汇报。”

王明亮,二十五岁,是王经理的侄子,这已经是广告策划部公开的秘密了。与陆阳同期进入公司,也是十个试用期员工中的一员。

他一上台就口惹悬河滔滔不绝,讲得眉飞色舞,这货要是去天桥说书,保准能吸引一大票路人。

可是当大屏幕上放出他引以为自豪的广告案子时,几位领导眼前一亮,陆阳却傻眼了——因为上面播放的竟然是前几天自己给客户做的那个矿泉水的案子。

这特么的明目张胆的剽窃啊!

陆阳一下子就明白了,王经理故意撵走自己,敢情就是给王明亮创造机会呢。

在坐其他八个试用期员工也傻眼了,虽然明知道这里面有猫腻,可是这个时候谁敢说话?是去是留都指着王经理一句话呢,枪打出头鸟,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

王明亮的讲解还在继续,包括大老板和创意总监在内的所有领导都不住的点头称赞,甚至有人小声说公司发现了一块宝贝等等。

别人忍了,陆阳实在没法忍,欺负人没有这么欺负的。

哐——

会议室的门被一脚踢开,陆阳怒气冲冲闯了进来。所有人愣了,会议室里一片安静。

陆阳在每个人的脸上扫过,视线与大老板相交时不自觉的停顿了两秒钟,最后把愤怒的目光落在王经理脸上。

而此时,方茜一双美目也正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看似冒失无礼的男人。身材匀称,五官俊朗,下巴上有微微的胡渣。最吸引她的是这男人的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目光深邃,只是此时这双眼睛里含着一股难以扑灭的怒火,不知缘何而来。

方茜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微微看着陆阳,同时也注意到了王经理略有些紧张且愤怒的脸色。

王经理自觉心虚,同时也很生气。他明明把这小子给撵走了他怎么又跑回来了,这不是坏了自己的好事吗!

“谁叫你进来的?没规矩,这里在开会你不知道吗?赶紧出去!”

陆阳冷笑一声。

王经理冲着门外喊:“保安,保安,把这人给我轰出去。”

陆阳动了,没搭理王经理,而是走到王明亮面前,直勾勾的瞪着他。后者心虚,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自动让到一边。

陆阳将广告创意文件粉碎,从电脑里彻底删除,然后“啪”一声合上电脑,目光再次从每个人脸上扫过。说道:“这个广告创意的灵感来自蜜蜂采蜜,下面的部分由我来给大家讲解。”

方茜眼睛里有道惊讶一闪而过,她漂亮的眸子盯着陆阳,发现这男人身上有一股子倔强与不服输的劲,更有一种作为广告人十分难能可贵的品质,就是——求真。

事情到此方茜已经看明白了一切,她抹着淡粉色唇彩的双唇微微翘起,饶有兴致的听着陆阳讲的每一句话。

打脸!赤裸裸的打脸!

刚刚王经理还说,王明亮是本部门里点子最多创意最好的新进员工,没想到转眼工夫就被陆阳把脸打得啪啪响。

王经理不敢看创意总监的脸,更不敢直视大老板的目光,此时他恨不得找杀地缝钻进去。可是他心里更多的是对陆阳的恨意,这家伙太狂妄自大,太嚣张,太不识抬举,太——太招人恨。

王经理阴恻恻的瞪着陆阳,心说,小子,你给我等着!

不借助任何工具,只凭一张嘴,陆阳把这个矿泉水广告案子讲得绘声绘色,完整,绝妙,让人听得意犹未尽。

陆阳讲完了,他的目光没有与任何人对接,直接来到王经理面前,冷声道:“我有能力,有才华,找个工作不难。就算我没能留在鸿宇,听好了,是我自己放弃这个机会,而不是被你用下三滥的手段给阴走的。”

王经理被噎得说不出话。

陆阳几句话已经道出了他阴暗的本质,若是在私底下什么都好说,可是当着大老板面被戳穿,等于自己的职业生涯也走到了尽头。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王经理心里暗骂:“陆阳,咱俩这梁子算是结大了,你最好给我记住今天的话!”

经过自己这么一闹,这货估计在鸿宇也干不下去了,陆阳的目的达到,他转身头也不回的出了会议室。

经过办公区的时候,很多同事假装埋头工作其实眼睛都在瞄着陆阳。从来没有哪个连试用期还没过的新员工敢当众顶撞王经理,更没有谁敢在大老板面前一声不响的就走掉连个招呼都不打。

但这些都不是主要的,最最最重要的是,陆阳的创意案子竟然同时让大老板和创意总监都点头称赞,这在鸿宇成立以来大概是第一次。要知道,大老板方茜与创意总监吴帆是对工作极为苛刻的人,员工们用两个字来形容他们的这种惨无人道的苛刻,叫——变态。

陆阳一个新人做的创意案子同时叫两人都满意,这岂不是很说明问题?

说陆阳是公司的宝贝,没人不服。

但是,就是这么一块宝贝,人家竟然放弃鸿宇远高同行业的薪资,放弃最好的福利待遇,潇洒的离开。这又不得不说,陆阳——真尿性。

大家此时看陆阳的背影,无不觉得这是一个潇洒而又光辉的形象,文员陈心怡在背后默默盯着他的时候,更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陆阳在别人仰视的目光中离开了鸿宇,离开了金鼎大厦,一路走得决绝,走得洒脱。

第五章 兄弟

鸿宇会议室里,大老板方茜依旧坐在会议桌前没有动,其他人就更不敢走了。

会议室里一片死寂。

王经理吞了好几口唾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时,方茜在本子上写下两个字,一个“走”,一个“留”。她把这两个字递到人事部长面前,后者会意,点点头。

方茜离开了会议室。

人事部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体态丰满,保养得也很好,属于有韵味的那种知性职场领导。

她说道:“下面宣布一条人事决定。广告策划部王显军经理因违反公司条例第三款第八条,以及第五款第十六条规定,现决定,公司立即解除与王显军的劳动合同。并且按照行业保密条例,王显军在三个月内不得从事相关行业,否则鸿宇会通过法律手段维护公司利益。”

“另外。”人事部长停顿下,目光落在王明亮脸上,道:“王明亮存在恶意竞争行为,试用期未通过,请即日起离开鸿宇。”

会议散。

从上午离开公司一直到现在,陆阳没吃午饭,连口水也没喝。他兜里就揣着黑无常给的一万块钱,本来准备去银行存上的,因为急着去公司就没来得及。

不过现在他不打算存了,同一天工作没了,爱情也没了,貌似人生最倒霉的时候莫过于此。

可是一想在会议室里出的那口恶气,看到王经理那张憋得通红的脸,陆阳的心情又很爽了。

心情好就该庆祝一番,陆阳决定叫上好哥们出来搓一顿。

电话打给马浩。

“干什么呢?出来,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陆阳道。

电话里,一个微微沙哑的声音响起,电话刚接通就骂了好几句粗口,骂完了这才说道:“哥们我哪有心情喝酒啊,挂了,全特么挂了。”

“什么情况?”陆阳问。

马浩长长叹了一口气,说起了事情的经过。

高中毕业以后马浩就没再读书,接父亲的班,开十米的大挂车跑运输。路途倒是不远,只在滨江与周边几个县城之间往返。

上个星期马浩接了一个活,帮某个水果商运一批水果到下面的县城,讲好了路上需要两天时间。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马浩的大挂车突然坏在半路,这一耽误就是整整一天,结果,货没能按时送到。

对方以未能及时交货为由拒绝收货,水果商拒不付马浩运输费。马浩求爷爷告奶奶嘴皮子都磨破了希望双方都各让一步,可是话说了一火车皮,愣是半点效果没有。再打电话,双方都关机。

一车水果加上这一趟运输成本,马浩直接损失上万块。上午刚刚找陆阳借的五千块钱就是给另外一名夜班司机开工资,这还欠了一裤兜子的油钱和修车钱没法补呢。

马浩一家五口,下面还有两个妹妹,父亲有一年车祸重伤之后就没办法开车,母亲常年生病,身体一直不好。两个妹妹又在读高中,一家人的生活来源全靠这辆车。

可是这趟活非但没赚钱反而赔了,马浩上了一晚上的火,嗓子当时就哑了。

听完铁哥们的话,陆阳“草”了一句:“你丫的这么大的事不早跟我说,自己憋着能憋出办法来?”

马浩又叹了口气:“那怎么办啊?一车水果眼看着就烂了,赔钱卖都没人要。”

陆阳想了想,道:“等着,我马上就到。”

肚子饿得乱叫,陆阳也没了大吃一顿的心情,冲到路边的便利店里买了一个面包,坐在马路牙子上一边啃一边给黑无常发微信:“在吗,出来聊聊。”

足足等了五分钟,黑无常终于回复了:“阎王的儿子明天办百日宴,请了各路牛鬼神蛇,来的客人太多,我帮着提前准备准备。你有啥事。”

电话上午掉在地上屏幕摔花了,上面的字看不太清,一句话陆阳得看半天能看完整。

看到黑无常的回复陆阳乐了,手指翻飞,道:“明天来那么多贵客,一定很热闹,我给你提供点水果吧,保证新鲜。如何?”

黑无常这次回复有点慢,陆阳心里有些急,心里猜想,难道地府不吃水果的?

等了片刻,黑无常还是没回信。陆阳真急了,三两口把面包塞进嘴里,双手打字道:“现在各种喜宴寿宴哪有光吃饭的,太落伍了,餐前来点水果,餐后上个果盘,这才叫新潮。”

这话还没等他发送出去,“叮”一声,黑无常回复了:“妈蛋的,突然没信号了,你刚才说啥?”

“——”

黑无常接着说:“你有水果?有多少,我全要了。地府这边水果奇缺,尤其是新鲜水果。下边小鬼每次进贡来的水果不是两个苹果三个桔子就是四个香蕉什么的,太少,根本不够分。”

陆阳一颗心落地了,心说,十米大挂车,一车的水果全给你,保证让你吃到吐。

“得了,马上就给你送去,注意收货。”想了想陆阳又补充一句:“你随便给个两万三万就成。”

黑无常这次出奇痛快,一张图片发过来,整整五沓的华夏币。陆阳刚看到消息起身撒腿就往胡同里跑,找个没人的地方一蹲,手上莫名的就多了五捆钞票。

他左右看看,还好,没人发现。

这要是在大马路上,玩着玩着突然手里就出现五万块钱,岂不是太惹眼了。

正想给对方回复一句,陆阳发现手机出了故障,大概是上午那一摔有点狠,手机间歇性的罢工,没信号了。

“明天赶紧去换部新手机。”陆阳一边自语,一边在垃圾堆里随便捡了个口袋把五捆钞票装里面,直奔马浩家。

我在地府做微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我在地府做微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热门随机

  • 完整版【来不及爱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来不及爱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来不及爱你目录预览:第九章找上门来第十章别有用心第十一章藤缠树第十二章爱无药可救第十三章喜欢谁第十四章我喜欢方锦城第九章找上门来程梓珊怎么可能会认命?等到何景同早上一离开,她就睁眼爬了起来。梳洗,装扮。换上崭新的职业套装,镜子里的她,看起来依旧精明干练。照常上班,比以往更加忙碌。要忙得昏天暗地才好。这样,心就不会有时间难受。真好。没了何景同。程梓珊甚至是打算长住办公室。只要她不出PL的地盘,何景同是不会过来抓人。程梓珊万万没有想到,汪如萱竟然会

  • 完整版【但愿从未爱过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但愿从未爱过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但愿从未爱过你目录预览:第九章把药停了吧!第十章不听话在就让他看着我们……第十一章她怎么不去死?第十二章季家欠她的第十三章锅背定了第十四章酒驾逃逸而死第九章把药停了吧!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沈心羽吓了一跳,心头似被乱石击中,疼痛而繁杂。她不知道是该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那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出现在她面前,还是该疯狂的朝前面跑去,再也不要出现在他面前。或者她胆子再大一些,转过身去,高高举起她的巴掌,朝着他那张英俊到天怒人怨的脸上挥去。让他也尝尝这种

  • 完整版【余生不愿与你共白头】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余生不愿与你共白头】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余生不愿与你共白头目录预览:第9章你恶心得我吃不下饭第10章艳照流出第11章他不可能要我的命第12章他从来都不信她第13章消失不见第14章嫁给我第9章你恶心得我吃不下饭太太?!叶蓁蓁如遭雷击,胸口一阵又一阵的闷痛袭来,身体里的所有力气仿佛被抽走。手中的盘子猝不及防的摔落在地。巨大的响声让傅璟言皱眉看了过来,眼中情绪诡谲莫测,而沈溪则是毫不掩饰的不虞。“对……对不起……”不习惯被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叶蓁蓁急忙道歉弯腰去捡地上的盘子,长长的

  • 完整版【怀念不如初相见】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怀念不如初相见】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怀念不如初相见目录预览:第九章她不简单第十章他都知道了!第十一章分手第十二章这一切都是个局第十三章合了你的意第十四章同床异梦第九章她不简单手机兀自响起,是边景辉。“你们没事吧”边景辉的声音带着着急。“能有什么事?”沈翰飞整个人仰躺在沙发上,嘴角一丝苦笑,“没事。”“你们不会真的结束了吧?”边景辉的语速加快,“你可别忘了,你们家老爷子说的,你是死活要和慕青结婚的。慕青可占着沈家的六分之一的股份。我说,我看慕青是认真的。你俩不会真的要闹掰?”沈

  • 完整版【我比你大又怎样】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我比你大又怎样】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我比你大又怎样目录预览:第九章“土肥圆”的艰难追爱记(回忆篇)第十章探访董霓第十一章生理问题(回忆篇)第十二章乡下老师第十三章了解(回忆篇)第十四章如你所说第九章“土肥圆”的艰难追爱记(回忆篇)“土肥圆”顾名思义又土又肥还呈圆形。但是,令我必须承认的一点是她对小祯的感情可是一心一意毫不留任何杂质的爱啊!而小祯对她的感情也是一心一意毫不留任何杂质的烦啊!对于她我的印象真是极少,除了我替她追小祯的那一次真的是所剩无几了。甚至至今七年之久仍不知她

  • 完整版【心脏在右,你在左】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心脏在右,你在左】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心脏在右,你在左目录预览:第9章我会让你记住后果的。第10章地上凉。第11章你帮我,好不好?第12章你过分了!第13章结婚的后续问题。第14章我是他妻子。第9章我会让你记住后果的。“没关系,我会让你记住后果的。”蒋诺辰淡淡说着,走近女人,解下身上的皮带就对着她狠狠抽去。童雪躲避不及,病号服被撕裂了口子,身上也落了痕迹,虚弱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她低声哀求道:“不是我!诺辰,别这么对我,停手!孩子是无辜的!”“要是真想保住这个孩子,你就该安份

  • 完整版【岁月情深不及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岁月情深不及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岁月情深不及你目录预览:第九章:顾祁言,你去死!第十章:没人要的野种第十一章:你有心吗第十二章:困局第十三章:断手指第十四章:小姐不见了第九章:顾祁言,你去死!她心里冷笑,她开不开门又如何?他总能进来的,她将剪刀藏在了被褥下。果然,下一刻,咔擦一声,房间的门被人从门外打开了。顾祁言走了进去,脸色沉的吓人。“顾诺,你是聋子吗?”他听到安倾雅带回来消息说顾诺疯了似得喊着姜森垣的名字跑了出去,恨不得亲自去将她给带回来狠狠惩戒一番。“是,”她双目通

  • 完整版【情深不及共白首】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情深不及共白首】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情深不及共白首目录预览:第9章好自为之第10章一败涂地第11章那个男人何德何能第12章我成全你第13章你知不知道小景要死了第14章如果有一天我死了第9章好自为之她现在几乎有些怀疑,江行云是不是爱上安好景了。不行,这绝对不行!这个婚一定要离掉。两天后。江行云坐在办公室里,面前还在放着那份离婚协议书,右下角空白的地方始终没有签上自己的名字,他甚至有些害怕的不敢去签字。这两天来时不时的就会回忆起安好景那张脸。江行云很厌恶现在的自己,可是思想像是

  • 完整版【我爱你,深爱成疾】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我爱你,深爱成疾】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我爱你,深爱成疾目录预览:第9章最后一次满足第10章宋岚的车祸第11章他也会心疼第12章她回来了第13章意外第14章失而复得第9章最后一次满足话音刚落,顾凌桓的大手便伸进她的衣服里,慢慢将衣服扯了下来,他亲吻着她,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身体。宋岚本来想拒绝的,但这是他第一次对她那么温柔。她认命的闭上眼睛,搂住了顾凌桓的脖子,和他纠缠在一起。顾凌桓揉捏着她胸前的柔软,一直在挑逗她,所有一切,都是温柔至极。她热情的回应着她,使尽全身的力气和他纠缠

  • 完整版【南城以南,相思归否】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南城以南,相思归否】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南城以南,相思归否目录预览:09.怀孕了10.病人没有心跳了11.你怎么可以又死一次12.下葬13.谋害14.她把自己卖给了苏奕辰09.怀孕了俞相思不惊艳,乍一看,也不漂亮,甚至给人一种苍老的像个老太婆的感觉。自己不曾见过,可是为什么这么熟悉,是眼睛吗?白祁风突然觉得乱、燥,仿佛有些喘不过气,用力地去扯衣襟。“卡,咚。”衣襟上的扣子落地发出一声响,看着在地上翻滚的纽扣,他突然想起一个人,那个人曾经帮他捡过地上的扣子,还藏起来不还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