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10166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12:09:1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10166

第一章 华武惊变

 华武三十一年冬,远定侯举兵造反,萧皇率领暗军一万余人,在京都之外的大平山将其诛灭,以烽火之势顺利剿灭反军。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祭坛之上,一身金色凤袍的女子,就那么自若的望着远处胜利的祥云飘然而至,她嘴角扬起的弧度却在一声巨响后霎时僵住。

 白色石门轰然倒塌,千名御林军亮着冰冷的长剑蜂拥而来。

 “发生了何事?!”萧皇后眼神一冷,扶着自己七个月大的肚子往后退了几步,心中升起一股浓郁的不安,“擅闯祭坛,可是死罪!”

 然而,身后却是响起了一个冷酷的声音,“皇后,得罪了!”

 脖颈传来一阵剧痛,凤冠落地,耳边尽是动荡的脚步声。

 ……

 外面是凯旋的歌声,而冰冷阴暗的地牢里,只有火盆中那跳跃的火焰。

 哗啦一声,冰冷刺骨的水尽数泼在那昏迷的女子脸上,她忽的一下惊醒,眼前的景象慢慢清晰,落入眼帘的,是一张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面容。

 “……媚儿,皇上回来了吗?”她的声音有些沙哑,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姐姐,皇上正在真龙殿设宴庆祝呢。”

 设宴庆祝?云姝的目光落到她的脸上,自己的妹妹居然有如此陌生的表情,她眼中尽是讽刺的笑,“你……”

 冰冷的指甲轻轻的抚向云姝的脸,“姐姐,皇上对你不薄,你怎么能勾结远定侯造反呢?嗯?”她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的痛惜,食指忽的用力一刮,立刻划出了一道血痕。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这刺痛似乎让云姝的理智有了几分清醒,“大胆!云媚,你胆敢对本宫无礼!”

 “本宫?呵呵,姐姐,你可有见过被栓在死牢里的皇后?”她的笑容如此的刺眼,云姝难以相信,眼前的这名女子居然是她一向疼爱的妹妹,那个温顺体贴的孪生妹妹!

 云姝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她镇定的环顾了下四周,这里的狱官全部变成了御林军,每个人都面无表情,好像她真的只是个死囚一般。

 “我要见皇上。”

 云媚看着这张依旧冷艳雍容的表情,心中的恨更深一分,“姐姐,难道你不怕吗?”不是应该露出绝望的眼神吗?难道她还相信皇上会来救她?

 然而,云姝只是淡淡的看了眼前的女子一眼,目光中尽是肯定,“云媚,你喜欢皇上?”

 “哈哈,姐姐,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呢,那姐姐说,皇上喜不喜欢我呢?”

 指甲深深的嵌进掌心,云姝始终不肯向眼前的事实低头。她不怕!她不怕!哪怕她已经猜到,眼前自己最亲的妹妹,很可能就是那个埋伏在自己身边最恶毒的狼!“我救过皇上三次,以性命相护,我为他扫平障碍,除去三侯,远定侯这一心腹大患亦是我帮皇上设计拿下的,你拿什么跟我比?”

 是的,她为他付出了一切,为他抛弃仁慈之心站在风口浪尖,只为成就他的一番大业。她爱他胜过了一切,她也相信着,他对自己的爱亦是如此。

 “是呀,姐姐就是太聪明了,皇上总是夸妹妹,说妹妹是他的解语花,有了妹妹,他才知道女子本该是柔情似水。拿来当枪使的,那是工具,风情万种的才是枕边人,姐姐说对吗?”

 云媚深深的笑了,一边笑,一边抚着自己那并不是很明显的肚子。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这一个小小的动作,让云姝的眼神一僵,不,这不可能……

 “你……”脑海中抑制不住的闪过几个画面,他们曾经在自己面前流露出相视而笑的眼神,他们曾经在桃林里偶遇的身影,他们曾经不经意表达出来对彼此的欣赏与赞美。而自己,居然只是把这一切当成是单纯的亲情流露!

 “我要见皇上!”云姝的声音,已经有了几分颤抖。她不断的告诉自己,这是个骗局,一定是的。

 “姐姐,皇上已经对你失望了,三次让远定侯出入姐姐的凤殿,让皇上蒙受奇耻大辱,姐姐就不觉得羞愧吗?!父亲与母亲栽培你多年,可不是为了让你给云家丢脸的!”

 啪的一声,脸颊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三条血印赫然翻开了她的皮肉。

 云姝的嘴角溢着血,却不肯叫出一个字。

 “痛吗?从小被众星捧月惯了,这点羞辱从来没有受过吧?嗯?!”云媚的眼神几近疯狂,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高举的手一掌一掌的落下来!阴冷的天牢里这响声如此清晰,很快,云姝的脸上已经高高肿起布满淤血。

 每一掌,都让她越发的清醒。网站http://www.163woman.com/“云媚,原来你这么恨我。”

 “恨?恨已经不足以形容我深藏在心里的痛了!姐姐,你不过是比我早出生了一会儿,为什么事事都要比我强呢?!父亲母亲从来不把我当回事,他们的眼里只有你!为什么,明明我们有着一模一样的脸,你却可以当皇后?!你抢走了我最心爱的男人,还要假装慈悲把我接进宫来,呵呵,云姝,你不过是想要向我炫耀而已!”

 她的声音尖锐无比,那眼神仿佛要将云姝生吞活剥了一般。

 “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云姝抬起头来,从小,她喜欢什么,自己都会给她什么,对于这孪生妹妹的溺爱,不想却造就了她如今对自己的仇恨。

 “姐姐,我从来都不需要你的施舍。”云媚突然一把捏住了云姝的下巴,仿佛要掐出血来,“我想要的,我自己来抢!你知道吗?我有多恨你这张脸,有多恨!有多恨!”

 她的表情狰狞恐怖,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云媚突然脸色一变,“啊——”

 凄厉的尖叫声让那刚刚跨进来的尊贵男子一惊,“媚儿?!”

 媚儿?呵呵,这个声音在云姝的耳边回荡着,她最爱的夫君,如今口中却如此紧张的唤着她妹妹的名字。

 “皇上,呜呜……姐姐,姐姐她……”云媚的眼泪湿润了她那楚楚可怜的小脸,一下子便依偎进了萧皇的怀里。10166 全文免费阅读

 “你的手?!”摊开她的掌心一看,赫然一片乌黑。

 俊美如同天神般的男子,那犀利的目光射向云姝的脸,“你居然对自己的妹妹下这样的毒手?!解药呢?!解药拿出来!”

 “皇上,你是说我下毒了?”云姝难以置信的看着那相拥在一起的两人,这一刻,她心中的希望几乎要破灭了……

第二章 含恨而终

 “不是你是谁?!”萧皇的眼神好像在看着一只蛇蝎,“她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能如此心狠手辣!”

 “皇上,不要怪姐姐,姐姐知道我有了皇上的骨肉,她恨我恼我,这都是应该的。”云媚依旧如从前那般温柔善良,满是眼泪的小脸让萧皇的心中一痛。

 “你有什么错?!朕想要一个女人,还需要她的同意吗?”萧皇在云姝的面前伸出手去,眼中尽是狠戾,“把解药拿出来!”

 毒不是她下的,何来解药?!云姝就那么定定的看着眼前这张自己心爱的面容,她最相信的夫君,居然不信她!

 嘴角扬起了一丝讽刺的笑,萧皇眼神一冷,“你笑什么!”

 “皇上,你曾经说过,这个世上你只相信我的。”这些年来,在最困难的时候,自己陪伴在他的身边,为他出谋划策出生入死,他说过,他这辈子只信她一个人!

 “就因为朕信你,你才会和远定侯苟且!云姝,你对得起朕!”

 “哈哈哈……萧亦琛,我云姝最对得起的人就是你!”她的笑声带着深深的绝望,“我是如何待你的,你心里清楚,在我为你绞尽脑汁设计远定侯的时候,你居然……”

 啪的一声,他这一巴掌将她彻底打醒了,心,比什么都痛。

 “云姝,你一直强调自己对朕如何付出,你有何等的聪明才智,怎么,你以为没有了你,朕就除不掉远定侯吗?你果真从心里就不认可朕!你和他们一样!”

 他的眼中满是怒火,她的眼神让他想起了从前那些藐视他的人,众多的皇子当中,他自认为最有能力,只可惜少了一位拥有雄厚背景的母妃。这都不要紧,他要以自己的实力向所有人证明,他才是最配坐拥天下的人!

 然而,当他终有一天将江山握在手中,听得更多的却是萧皇后的名字!众人敬畏她,居然比敬畏自己还要多!

 她不过是个女人而已,是自己的女人,他要让所有人知道,他可以主宰她的命运,让她做皇后,或是让她做死囚!

 从他的眼中,云姝看见了从未见过的厌恶,一直以来对自己呵护有加的夫君居然早已埋藏了如此深的芥蒂!

 “我没有……你知道的……”而云姝也许再也无法骗自己,云媚如何的厉害,没有皇上的允许又怎么能自由出入天牢,又怎么能对身为皇后的自己如此无礼,她一直等着他凯旋归来,结果,等来的却是他的冷酷无情!

 云媚的嘴角扬起了一丝冷笑,眨眼间消失无踪,“皇上,这里就交给媚儿吧,天寒,请皇上早些回去休息。推荐163woman.com

 “媚儿,你的毒……”他小心翼翼的执起云媚的双手,忽然想到了什么,便从腰间拿出了一颗朱红色的药丸,“这解毒丹你吃下。”

 解毒丹?云姝瞳孔一缩,他不是说已经没有了吗?一年前自己为了他身中剧毒,他痛心疾首说万万不该吃下世间唯一的解毒丹,而如今……哈哈,如此可笑,能解天下百毒的圣药,被拿来医治云媚那双小手了。

 这点毒,对于她们云家的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皇上……”云媚面上一红,“此药如此珍贵……”

 “再珍贵,也比不上你和皇儿。”

 够了!她不要再听了!她不要再听,她最爱的夫君对旁人的甜言蜜语!而且,还是自己从小疼爱的亲妹妹!

 皇儿?云姝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终于有了几分哀求,“皇上,不论你如何恨我,我肚子里的始终是你的骨肉,不要伤害他……”她是如此的了解萧亦琛,斩草必除根!可这是他们的孩子啊!

 “住口!你肚子里的孽种是谁的,你心里清楚!”他突然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却被云媚制止了,“皇上,不要伤害姐姐,媚儿求你了!”

 那豆大的眼泪止不住的流着,“就当,就当是为了我们的皇儿积德吧!”

 提起云媚腹中的孩子,萧皇的眼神果真柔和了不少,是的,还有事情没有解决,或许媚儿可以让她的姐姐说出实话。

 “媚儿,若她还嘴硬,就……”他的目光看向墙壁上挂着的那些冰冷的刑具。“天寒,你也快些离开这里,不要伤了身子。”

 “谢皇上。”

 萧皇最后冷冷的看了云姝一眼,甩袖大步的离去。

 四周再次陷入一阵安静,直到那银铃般的笑声响起,云媚将方才含在嘴里没有吞下的药丸拿了出来,“姐姐,你看,皇上爱的是我!”转过身去讽刺的看着被铁索束缚住的狼狈女子,不想却对上了云姝眼中那冷冽的幽光。

 她的心中一颤,不,没什么好怕的,如今她想要云姝的命,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说,祖母交给你的东西,放在哪里了?”云家的传家宝,一直是云媚心心念念的东西。

 然而,云姝只是目若死灰的盯着自己的脚尖。

 “你以为不说,我就找不到了吗?也罢,全天下最尊贵的男子都是我的了,你就抱着你的秘密,去死吧!”

 狠狠的将云姝那张令她深恶痛绝的脸甩开,“来人,将她的脸皮给我扒下来!”

 几名御林军上前,云媚往后退了两步,生怕鲜血弄脏了她华贵的裙子。

 云姝的眼中划过一丝不可思议,她的妹妹……居然用这样的方式折磨自己?!只听凄厉而悲恸的尖叫声环绕在耳边,穿透了冰冷的石墙传到了皇宫的上方,久久的飘荡着,挥之不去。

 几名御林军的眼中也有了动容,唯独云媚,脸上始终带着淡笑,直到那张满是鲜红的脸皮被生生扒了下来,而那面目全非的女子奄奄一息的垂着头,鲜血染红了她的凤袍。

 看着那张脸皮,云媚淡淡的别开眼去,脸上露出了嗜血的冷笑,从此以后,自己的容貌将是世上独一无二的,没有人能再掩盖她的光芒!

 突然,那张血肉模糊的脸抬了起来,狰狞的眼神充满了无尽的恨意,云媚就那么与她对视着,眼中尽是狠戾,“把她的肚子剖开!”

 “呜……你、你敢……”她不能死,她不能让她未出世的皇儿就这么冤死了!“萧亦琛——”

 这几乎是从地狱里传出来最绝望的声音,耗掉了云姝最后一丝生命。她瞪着血红的眼睛,两行血泪落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往事一幕幕在这一刻化成了浓烈的恨意,若有来世,她必定让他们痛上千倍万倍!就算化作恶鬼,她也要让背叛她的人付出惨烈的代价!

 “云姑娘……”那名侍卫抱着刚刚剖出来的孩子,云媚却是瞪了他一眼。

 对方一惊,慌忙低下头来,“娘娘,是个女婴。”

 女婴?“呵呵,丢到后山去,看着野狼啃光。”

 “是,娘娘。”

 这时,一名御林军突然双目眦裂,痛苦的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了起来,他难以置信的看着此刻正居高临下对着自己冷笑的女子,是她!能神不知鬼不觉对他下毒药的只有云家的人!

 云媚轻抚着自己的肚子,“将他拖下去,回禀皇上,萧皇后被一名乔装成御林军的刺客所杀,连同腹中胎儿也难逃一难,听见了吗?!”

 这一刻,所有人对于云媚都充满了深深的畏惧,每个人都低着头生怕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呵呵,姐姐,从今往后,就让我代替你来享受这无尽的荣华富贵……”

10166》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10166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从“灭绝师太”和“母老虎”看教化、教育和教养

    她们都是很好的人,积极负责,乐观主动,为人和善,大气又漂亮的好老师。但他们却被学生而且是好学生,那些预备考入五大名校的学生冠以这样的外号。初听之,我觉得甚是好笑,还在想这些尚处于懵懂之中的娃娃,会不会那天也给我取个类似于这样的外号。从他们的表现和眼神看,他们是喜欢我,敬畏我的。但我这样一个既胖又老的男人,能博得他们的青睐实数不易。中国人越来越看重教育,因为教育可以承载一个家庭甚至是家族的梦想和希望。我不知道他们想没想过,培养好了学生就可以报效国家,拯救民族。但他们会把眼光瞄准在名校里热专业,热专

  • 骨瓷之光:薄如纸、白如玉、明如镜、声如磬

    骨瓷(Bonechina)虽然英文名带有china,但是瓷器之意,与中国无关。骨瓷基本工艺是以动物的骨粉(用牛、羊、猪骨等以牛骨为佳)、粘土、长石和石英为基本原料,经过高温素烧和低温釉烧两次烧制而成的一种瓷器。骨瓷是世界上唯一由西方人发明的瓷种,这种瓷器在欧洲价值连城。更为神奇的是,这种瓷器可以做成灯具,有着比玻璃灯更加奇幻的效果。英国女设计师AngelaMellor,充分发挥骨瓷的透光性,用光与骨瓷共同创造了梦幻之美。骨瓷色泽呈天然骨粉独有的自然奶白色,光泽柔和,温润如玉,拿一只骨瓷杯或碗,放

  • 无限镜屋——艺术家 草间弥生 Yayoi Kusama

    草间弥生YayoiKusama,这位来自日本的波点女王,1929年在日本松本(Matsumoto)出生,其以超乎想象力的“斑点”系列设计和“无限镜屋”系列设计,享誉全球,展览所到之处无不呼风唤雨、引来数以几十万计的观众。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系列一直以来都保持着现代主义的印记——令人眩晕的有限与无限,空间视觉上神秘的延伸,自己与他人之界限的混淆,短短几分钟内仿佛坠入另一世界的错觉。“密集恐惧症”“精神病人”“圆点女王”“怪婆婆”,世界给她贴了无数个标签。但她不需要成为任何标签,也不需要成为任何人

  • 书法人——流连于翰墨之间

    王洪海,字鸿儒,号江鸟王,怡春堂主,生于1963年4月,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老子、华佗、曹操故里,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人,系中共党员。1997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受教从师于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徐本一先生。现任中国国家书协常务理事、当代中国美术家协会安徽分院副院长。中国榜书家协会北京市通州分会秘书长、世界华人书画协会副秘书长、亳州市青少年书法协会副主席、皖北书画院院长、老子书画院特聘顾问、香港卫视《名人堂》栏目签约书法名家。2017年曾被联合国华人国礼收藏鉴赏委员会、联合国文化产业联合会,被授予“

  • 美国艺术家Lee.Alban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食色:俄罗斯Yury.Nikolaev作品

  • 希特勒:我希望能以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如果艺术不被认可,那就掠夺

    “我是艺术家而非政治家,待波兰问题解决后,我希望能以一名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阿道夫·希特勒第二次世界大战,既是全人类的一场浩劫,也是法西斯国家掠夺受害国艺术品和财宝的饕餮盛宴。据德国人赔偿犹太人财产会议估算,德国纳粹“二战”期间从犹太人手中夺取共计65万件艺术品,其中10~20万件至今下落不明。这尚且只是纳粹掠夺的一部分。但以希特勒为首的德国纳粹政权为何对艺术品情有独钟?希特勒的艺术情结阿道夫·希特勒,1889年出生在奥地利茵河畔的布劳瑙镇,艺术对他而言是个人生活的重要部分。少年时期,他

  • 英国Peter.Adams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作者:红娘子挑战30分学院/Fans寒冬朔雪,客至宾来。户外万物萧索,天寒地冻;屋内炉火微红,略有暖意。虽是寒冬,客栈里俨然是宾朋满座,座位中间一位青衫落拓的男子,依约有些书生气,左手拾袖微抬,好燃一炉旧年火、好温一壶新醅酒。只听他道:各位,且听我说一个故事。都说写梅诗中,林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一句被誉为“千古咏梅绝唱”。然则,此梅却有另一说,有人到这梅乃是他隐逸山川后遇到的“梅妻”。林逋一生淡泊宁静,生无旁物。南宋灭亡后,后人在他的墓中发现,陪葬的竟然只有端砚和一支玉簪。端砚乃

  • 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圆满落幕

    声明:感谢作者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2018年1月14日上午,在江南小镇三楼李晓楠文学工坊欢声笑语一片,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会在此举行。来自宁河各阶层文友近40人欢聚一堂,载歌载舞满怀深情表演了自己拿手的文艺节目及自创的诗歌作品。联欢会上,李晓楠老师总结了文学创作工坊作者2017年文学创作的成绩(共发表纸媒200余篇,网络300余篇),展望了2018年文学创作未来,大家满怀激情,信心十足,制订了自己的创作计划,誓为宁河文化经济发展放歌。联欢会还邀请到了著名作家、编剧戴雁军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