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我的青春不低头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8:27:21 来源:网络 []

书名:我的青春不低头

月月

我叫安然,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世上的孩子。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我妈给我取这个名字,希望我能够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可是……

九二年初,我爸强了我妈,在那个贞.操.比生命还重要的年代,我妈只能含恨嫁给了我爸,年底的时候,我来到了这个世上。

但是没有爱情的婚姻很难维持下去,何况我爸本就是个无赖,整天跟不三不四的混子搞在一起,吃喝嫖赌无所不做,从我记事起,家里就没有消停过,我妈跟我爸天天吵架,每次吵架都会将家里砸的一塌糊涂,我爸用皮带打我妈,将她打的皮开肉绽,我挡在我妈前面,我爸也毫不留情的用皮带抽我,我痛的哇哇大哭,对我爸特别的恐惧。

因为家暴,我妈不止一次跑回娘家,以住好几天,我爸不管我,有时候我甚至一天都没饭吃,我爸只顾得在外面喝酒赌博,有一次我饿的奄奄一息,我妈终于回来了,抱着我哭成个泪人。

也因为我,我妈一直忍了八年,终于在一个傍晚,我爸喝的醉醺醺的回来,脸色难看。

我心里一颤,知道他肯定又输钱了,我爸每次输了钱就会喝酒,喝醉了就会打我跟我妈,果不其然,刚到家,我爸就找茬将我妈推倒在地,用皮带抽在她身上。

我妈咬着牙,痛的只敢小声地哭,我爸却跟发了疯一样不停地打她,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强忍住对我爸的害怕,挡在了我妈的前面,我爸顿时火了,用皮带狠狠地抽我,每一次落下,我的身上都会火辣辣的痛,裂开一般。

我爸发泄完了,将我妈丢在一边,如同丢弃的垃圾一般,又甩着膀子出去喝酒了。说明163woman.com

我妈好半晌方才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哭的满脸泪痕,我颤抖的靠了过去,拨开我妈散乱的头发,颤巍巍的喊了一声,“妈。”

“滚,你给我滚。”谁知道,我妈竟然发了疯一样的将我推开,脑袋撞在桌角,火辣辣的痛,我伸手一摸,触目惊心的红。

我怕极了,畏惧的看着我妈,但是我妈却跟发了疯一样,死死地盯着我,“要不是因为你,我会过这种日子吗,我当初怎么没把你掐死。”

我一颤,不敢说话,心里却害怕的不行。

我妈抹着眼泪,将家里之前的东西直接带走了,这一次再也没回来。

我爸第二天回来的时候,脖子上还残留着唇印,身上也带着脸颊的脂粉味,一脸满足,但是当发现家里之前的东西被带走,立马炸了锅,将我一顿毒打,事后我才知道,我妈全家都搬走了。163女性网

从那以后,我每天都过着胆战心惊的生活,特别特别的怕。

我爸的性格就像风,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起风,一旦起风,我总是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

渐渐地,我也懂事了,学会了做家务,处处讨好我爸,这才少了许多折磨,可是偶尔也会挨打。

直到有一天,我爸领一大一小着两个女人回来,大女人叫梁建芬,我叫她芬姨,小女孩叫做梁月,比我小一岁。

带着两个女人回来,我爸开心的不得了,特意买了许多菜回来,摆了一桌,吃过饭之后,芬姨就走了,只留下梁月一个人。

“月月,以后你就留在安叔叔家里,妈妈还有事,先走了。”芬姨说了一句,便直接离开了。网站163woman.com

说来也怪,芬姨对待梁月仿佛不是对待亲生女儿那样,倒像是丢弃了一个包袱,而梁月也出奇的冷静,冷静的完全不像是个小女孩。

“安然,梁月以后就是你妹妹了,不许欺负梁月,否则老子打死你。”我爸虎着脸冲我说,我后来才知道,是芬姨把梁月卖给了我爸做“女儿”。

我爸虽然平时对我特别凶,但是对梁月却很好,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给梁月,我这个亲生儿子却连狗屎都不如,但是我不敢吭声,我爸不打我就不错了。

自从梁月来到我家,我就不再那么寂寞了,总比面对一堆死物好,况且梁月生的很是漂亮,皮肤雪白干净,五官端正,扎着两个小辫子,俏生生的。

我特喜欢梁月,总是找着话茬跟梁月说话,但是梁月却对我很冷,每次都是冷冷的看着我,跟看一个独自表演的跳梁小丑一样,当我讲笑话给梁月去听的时候,梁月总是留下一个白眼,“神经病。”

芬姨虽然有时候也会过来,但是却不是看梁月的,而是被我爸叫回来的,有一天芬姨在,晚上我起床上厕所的时候,我听到我爸的房间里面传来一阵声响,我蹑手蹑脚的凑了过去,倾听之下,一阵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夹杂着女人痛苦的呻.吟钻入我的耳朵。说明163woman.com

我顿时瞪大了眼睛,还以为我爸在打芬姨,顿时吓得捂住了嘴,害怕的回去。

后来我才知道,芬姨跟我爸在房间里面做着什么。

梁月被安排在我一个学校,比我低一级,每次放学上学我都会跟梁月一起,不过梁月很不待见我,每次都离我远远地,出奇的冷。

有一次下雨,我忘了带伞,想跟梁月打一把伞,可是梁月却冷着脸冲着开口,“你离我远点,人渣。”

我一颤,错愕的看着梁月离去的身影,幼小的心灵里死活想不通为什么梁月会对我这么冷,还骂我人渣,那张冰冷的俏脸下面,似乎掩藏着我看不懂的冷漠。

那天我淋了雨,回来大病了一场,没有按时做饭,我爸回来顿时发了大火,将我从床上打起来,骂我没用,骂得特别凶,直到梁月站在门口,我爸才骂骂咧咧的停手。

“谢谢。网站163woman.com”我看着梁月,艰难的开口。

可是,梁月却只是冷冷的扫了我一眼,“我只是路过。”

说完,便转身离去。

自那以后,每一次我爸打我的时候,梁月总会“恰巧”路过,我爸也都会碍于梁月的面子,不怎么对我动手了,我每次都会跟梁月说谢谢,可是梁月却只是冷冷的看我一眼。

这种状况持续了很久,直到我初三那年,梁月初二,夜里梁月来了初潮,将床单弄得通红,惊醒了我爸跟我。

那天晚上,我爸收拾弄脏的床单时候,兴奋的手都在颤抖,看向梁月的眼神也变得不再一样了,似乎冒着绿光,死死地盯着梁月,将梁月从床上抱了起来,小心翼翼,就像是辛辛苦苦栽培的幼苗,终于到了开花结果的一刻。

人渣!

第2章人渣!

我从未见过我爸露出如此可怕的眼神,我爸抱着梁月往浴室走去,一边开口,声音因为激动而变得颤抖起来,“月月,安叔叔给你洗洗。”

梁月没说话,眼底却是闪过一丝慌乱,本能的想要抗拒,但是我爸却不给梁月挣扎的机会。

“爸,她现在不能洗澡,女孩子来月经的时……”在学校教过健康知识,我忙意识到这点,但是我还没说完,我爸就猛地回头。

“闭嘴,滚去睡觉,不然老子打死你。”我爸冷冷的吼了我一句,我立马吓得闭嘴,不敢再说话了。

梁月也没说话,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我,曾经平静的眸子里,终于露出了一丝害怕……

那一晚,我睡的特别不安,我只记得我爸帮梁月洗了很久才出来,自那以后,梁月变得更加沉默了,上学的时候也不说话,我刚从后面追上去,梁月就加快脚步离开。

从那天之后,我爸也会隔三差五的找着借口给梁月洗澡,特别的勤快,梁月也不说话,就像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只是眸子身处藏着一丝害怕。

有一次,浴室的门没关,我透过门缝看到我爸的手不停地在月月身上碰来碰去,月月蜷缩在浴缸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月月别怕,安叔叔来给你洗洗,洗干净点。”我爸声音都有点沙哑了,去掰月月的手。

我呆呆的看着,好半晌方才反应过来,脑袋里一阵愤怒,一下子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我虽然小,但是初中的我也明白了我爸这是在干嘛,这叫猥-亵,书上教过!

我愤怒的想要冲进去阻止我爸,可是当我的手放到了门边,浑身激灵灵打了个颤,心里害怕的不行,如果我现在冲进去的话,我爸肯定会打死我的。

就在这个时候,月月抬起了头,看了一眼我的方向,我立马心虚的躲开了,生怕被发现,害怕的跑了出去,脑袋里面一阵混乱,跑了好久我才停下来,一遍遍的问着自己,我该怎么办。

我终于明白,我爸这种好吃懒做的人怎么会突然带了个女孩回来,一直养着。

我害怕的不行,一想到月月缩在浴缸里瑟瑟发抖的样子,我的心里就是一阵揪痛,不行,我一定要阻止我爸!

我暗自下了一个决定,朝着警察局跑去,可是当我到了门口,却又止住了脚步,我不敢!

我如果真的说出去了,我爸要是被抓进去,这个家就完蛋了,我也完蛋了,月月以后该怎么面对他人的眼光。

我魂不守舍的回到家里,我爸已经帮月月“洗完了”,我回去屋子的时候正好跟月月碰上,月月的眸子冷冷的盯着我,比以往多了几分恨意。

“安然,你看到了吧。”这是月月第一次主动跟我说话,特别的冷,如同十二月的寒风。

我心虚的低下了脑袋,不敢去看月月的眼睛,“没、没看到。”

“人渣!”月月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厌恶的看着我,夹杂着几分恨意。

我脑袋垂的更低了,嘴唇嗫嚅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心虚的跑回了房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不承认,一个人趴在床上越想越是懊恼。

从那天起,月月对我更冷了,每一次我爸提出要帮她洗澡,月月都会冷冷的扫了我一眼,我心虚的不敢说话,只能当做没看见。

终于有一天,芬姨再一次来到了我家,我爸那天心情特好,带着月月出去买衣服去了,看着坐在沙发上等我爸回来的芬姨,我鼓起勇气走了过去,将我所见到的告诉芬姨,哀求道:“芬姨,求您把月月带走吧,她留下来会出事的。”

我特别的怕,每一次我爸看月月的眼神,都如同狼崽子一般,冒着幽光。

听着我的话,芬姨靠在沙发上,吸了一口手中的烟,瞥了我一眼,“哦。”

我呆呆的看着芬姨,心里咯噔一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真的是月月的亲妈么,怎么会如此的冷漠,冷漠的让人害怕。

那天晚上,芬姨在我家过夜了,那天晚上我爸的房间里面不断地传出女人的呻-吟,火热无比,良久方才平息。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我爸从床上打了起来,我爸将我当垃圾一样丢了下去,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恶狠狠地开口,“小逼崽子敢告状,骂了隔壁的,老子不是人是吧,会出事是吧,老子打死你。”

说完,我爸打我打的更凶了。

这一次,梁月没有帮我,只是冷冷的站在门口看着我,眼底满是恨意。

我爸打我打的累了,叫了月月去吃饭,留我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如同受伤的猫咪一半独自舔舐着伤口。

我特别的恨芬姨,想不通为什么她能够坐视不管,还将我的话告诉我爸,我想不通,越发的恨。

我想跟月月说话,可是刚刚靠近,月月就冷冷的看我一眼,冰冷道:“离我远点,人渣!”

我一颤,到了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心虚的低下了脑袋。

我知道月月在恨我,发现了我爸的所作所为,却没有站出来,我死死地捏着拳头,心里一阵懊恼,可是最终却只能叹一口气,无助的就像是待宰的羊羔。

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当天晚上,我爸早早的便洗了澡,抚摸着月月的小脑袋,死死地盯着月月,声音都因为激动而变得沙哑起来,“月月,今晚安叔叔陪你一起睡觉好不好。”

声音落下,我正在收拾脏碗的手都不禁一抖,碗从桌上滑落,“啪”的一声摔了个粉碎……。

“兔崽子你不想活了,玛德,和你妈一个贱脾气,都是特么的废物,垃圾,赶紧给劳资收拾干净滚去睡觉,在打碎东西我要你的狗命,”我爸摸着月月的脸,然后狠狠的骂我,那种阴狠的眼神,我怀疑他真的会杀了我的,因为他对我妈也是这样的阴狠,在他眼里我和我妈都是最肮脏的东西。

我吓的趴在地上把打碎的碗一点一点的捡起来,透过门缝偷偷的看了一眼,居然看到月月在发抖的样子,可她看我的眼神依旧冰冷无比。

捧着碎片我低着头像一个没了魂的人走向垃圾堆,脑子里满是我爸抱着月月的画面,不,她才初二。

我把碎片扔在垃圾堆里,然后手发抖的捡起了一块锋利的碎片塞在裤兜里。

我的青春不低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我的青春不低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花都全能高手12章

    原标题:花都全能高手12章小说:花都全能高手第一卷乘风化龙第12章笑颜如花过了一会,肖玉芬洗好了脸,坐在桌子边,就在王浩东的对面,拿起筷子说道:“吃吧,别客气。”“哎,好。”听着她的话,王浩东连忙回过神来。“喝什么酒?”“白酒吧。”王浩东的酒量很不错的,约莫近一斤的酒量,再说有句话叫做酒后话衷肠,喝点酒也好说话办事啊。“我酒量不行,最多二两酒。”肖玉芬说着话,给王浩东面前的一次性杯子里,加了满满地一杯酒,自己则是倒了一丁点。王浩东也没有强迫,和她端起杯子,碰了一下,仰头喝了一口,酒很辣,入喉之后

  • 护花狂龙在都市12章

    原标题:护花狂龙在都市12章小说名:护花狂龙在都市第12章哥们吴天当然不能容忍几个小混混在欣姐的酒吧为非作歹,当然,更重要的是几个大老爷们调戏的对象是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少女,这种行为是吴天绝对不能忍的,所以他直接出口阻止。听到背后有人阻止,几个小混子顿时回过头,一看吴天穿着一身保安制服,顿时明白吴天是酒吧保安,于是淡淡说道:“兄弟,我知道这里是你的地盘,不过这娘们惹到了我们兄弟几个,哥们给个面子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你说说为什么要我给你面子?要不你给我一个面子,不要为难这个姑娘。”几个小混混皱

  • 校园妖孽狂龙12章

    原标题:校园妖孽狂龙12章小说名称:校园妖孽狂龙第12章想抢你的好老公“你……简直是神经病的吹牛!”王文来是气得胸膛都炸了,这小子哪里来的,竟然口口声声骂人是白痴,而王紫晴的母亲都脑创伤的死去了,她还说没死?除了神经病还能是谁?方三亦不以为意:“说我神经病的都是嫉妒我!”一直不说话的赵璇,这时候看了看方三,想到了他先前医术神奇的先消除了自己脚腕的肿胀,然后又仅仅是在自己太阳穴上按摩了一番,就将自己多年的偏头疼顽疾治愈了,还大言不惭的说是大神医,心头一动了起来。“方、方三,你、你真的觉得紫晴她妈妈

  • 美女的护花邪少12章

    原标题:美女的护花邪少12章小说:美女的护花邪少第12章当面要钱三天以后!“欢迎你,从今天起你就是青柠集团的一员了,希望你能在自己的岗位上,贡献出自己的力量。”人事处的一名女职员,替叶飞云办了入职手续之后,笑着与他握了握手。叶飞云点了点头,一路来到了运营部。运营部下设一个专门的保安小组,叶飞云就在那里报到。推开了门,张海峰看到叶飞云之后,立即笑着说:“小叶啊,入职手续办得怎么样?”“都办好了,张队长。”叶飞云扬了扬手中的资料本。“嗯,那就好,你去换身衣服,我带你去把公司走一遍,然后再给你安排今天

  • 剑气凌神12章

    原标题:剑气凌神12章小说:剑气凌神第12章这样合适吗黑袍男子并未动用武器,而是抬起手,以掌为刀,劈向肖天。这一掌劈下来,掌还未至,真气已经涌出,并在空中凝成一把犀利的刀,直奔肖天而去,这正是武道三重的象征,真气离体。肖天没有任何选择,男人的战争没有退让,咬紧牙关,一剑迎了上去,理论而言,肉身是无法与武器相提并论的。可武者修为达到武道三重以后,体内真气可以离开身体,用掌进攻时,真气包裹其间,有了真气的保护,肉体也会格外强大。“嘭!”随着一声闷响,那真气如电流般顺着精钢剑,奔向肖天的双手。下一秒,

  • 法医妈咪快快跑12章

    原标题:法医妈咪快快跑12章小说名:法医妈咪快快跑第一卷扑朔迷离,霸道爱第12章法医精神“桐桐……就这样嘛!”秦洁抓了抓头,头大地说道:“我已经把朱雀集团内所有的监控录像都调出来看。但是,看来,看去,却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凶手很聪明,一直选择隐蔽的地方作案,案发地竟然每次都是没有事发录像,一点儿头绪都没有!”这个时候,秦洁的办公室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进来……”进来的是Fiona,她手里拿着她和Ben昨夜开夜车赶出来的法医报告。Fiona显然没想到薛桐桐会在这里,但是看到她后,便主动打招呼:“

  • 枕上婚色:小甜妻要抱抱12章

    原标题:枕上婚色:小甜妻要抱抱12章小说:枕上婚色:小甜妻要抱抱第12章言郁,老子崩了你一声号令,军车和警车的车门轰然打开,士兵和特警全都怀挺M1半自动步枪,井然有序的下车。单亦君将怀中的殷十一交给言郁,厉色道,“这次你再看不好她,军法处置!”最后四个字,单亦君咬得极重。十一不依,“亦君。”“现在没人受伤,用不着你,你给我乖乖呆在言郁身边。”单亦君沉着脸打断了她的话,低头穿上防弹背心,捞过一挺M1冲锋枪,又带了两把手枪,这才推开车门下车。十一的身子往前冲了冲,手臂却被言郁抓得死死的。“言副将”弱

  • 御女高手12章

    原标题:御女高手12章小说名:御女高手第12章木家华兴市不但是经济大市,也是华夏美食的聚集地,天元路是华兴有名的美食街,上到各种特色高档食府,下到味道独具一格的路边摊应有尽有。车龙水马,川流不息,人声鼎沸,是华兴市最热闹,最繁华的一条街。杜小飞在打了几个电话之后,终于才在众多路边摊中的一个小火锅摊位上找到了猴子。“飞哥,你不是去芙蓉阁当服务生了吗?怎么改行了?”杜小飞在猴子对面坐下,猴子一脸怪异地看着杜小飞。“改行?你怎么知道?”杜小飞心中惊奇,自己从服务生晋级成保安也才几天时间而已,猴子是怎么

  • 极品高手在都市12章

    原标题:极品高手在都市12章小说:极品高手在都市第12章校花被甩到了市人民医院,谢二雷走到内科接待处,就停住了脚步。“哎呦……”正东张西望的梁文雨,撞在了谢二雷的身上,连忙退了一步,瞪着他说道,“怎么不走了?”“你能进,我学历不够,不能进。”谢二雷一本正经的说道。“为什么?”“那不写着嘛……”谢二雷随手一指门口的牌子,“非本科人士,不得入内!”“滚!”梁文雨以为谢二雷已经打好了招呼,就进了主任的办公室。五分钟后,她愁眉苦脸的出来了,沉声道:“你有没有给人家说清楚啊?为啥主任还让我填单子,说要走流

  • 圣手邪医12章

    原标题:圣手邪医12章小说:圣手邪医第12章以讹传讹处理完土豪,刘文回到大排档,不过此时李燕早已离开,只留下一张纸条。“刘医生,天色已晚,妈妈说女孩子在外面很危险,所以我先回家了。谢谢你今天带我逛街购物,至于答应你的事情,恐怕不行了,见谅,么么哒!”“靠,被放鸽子了,小妮子,明天医院你等着。”其实李燕之所以离开,主要原因是看到刘文的强悍肉体。李家是古武世家,平常的武功一眼就可以认出来。但是刚刚刘文动手到结束,她愣是没发现是何种武功。这种一反常态的现象,必须要向家族汇报,所以也就没有等刘文,就率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