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宠婚:婚里婚外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3:28:5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宠婚:婚里婚外

第001章 春梦

夜幕降临,给海城染上一层迷蒙的轻纱。版权163woman.com

 充斥着消毒水的房间内,梁诺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

 一阵冷风从窗口灌进来,她下意识打了个冷颤,靠在床沿缩成一团。

 忽明忽暗中,一股霸道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

 “梁家没给你饭吃么?小成那样……”

 “手感真差!连A都不到……”

 话语间,男人欺在她身上,粗鲁地撕开她的衣服,让她摆出羞愧难当的姿势。

 房间里有些黑,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只隐约能够察觉到一个挺拔的轮阔。

 意识到男人要做的事情,她忍不住哭了起来:“不要……求你放开我……我才十八岁,还是个大学生,我三天没洗澡了,身上臭死了,你放了我吧……”

 “闭嘴!”

 他很烦躁的吐出两个字,霸道的语气不许任何人反驳,其间难掩厌恶。

 厌恶?

 他到底是谁?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还很不耐烦?

 满脑子的疑问在梁诺的脑海中一一上演,所有的答案都不得而知。宠婚:婚里婚外 全文免费阅读

 下一秒,男人粗粝的指腹扼住她的手腕,紧接着身下猛然传来一阵痛感。

 她痛得昏了过去,彻底失去了意识……

 叮——

 刺耳的手机铃声划破午夜的静谧,梁诺浑身被汗湿,慌张地从梦中惊醒过来,几秒之后才回过神看着床头柜上的手机。

 茫然的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是闺蜜发的短信,问她有没有兴趣参加最近的设计大赛,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穴,她回了一个字:要。

 放下手机之后,梁诺才意识到自己躺在床上。

 外面的天空阳光正好。

 梦中发生的一幕幕不由自主的窜入她脑海中,她眼睛瞪得大大的,跑到洗手间脱下睡衣打量全身。  

镜子里的女孩顶着一头蓬松的长发,肌肤莹润滑腻,毫无伤痕,一点都不像是……被强暴过的样子。163女性网

 下身并没有言情小说里描写的那种火辣辣的疼痛,只有一点点刺痛,跟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下,而且身体上也不像是那种什么被卡车碾压过又重新组合的酸痛,只是有些疲惫,像是睡了很久很久……

 原来是梦!

 春梦!

 只是这个梦,未免真实的有些过头,恍惚中她还能回想起那个男人粗重的呼吸,恶劣的言语……

 甚至她觉得腿间还有些什么流出来。

 梁诺重重地把自己抛进床上,一把拽过被子将自己捂住翻来覆去的打滚。

 怎么办?

 她被纪笙带坏了,已经变成色女了,居然做了这样荒唐的春梦!

 “二小姐,不好了!”正在这时,梁家的佣人焦急地敲响她房间的门,喘着粗气说:“二老爷来了,还说博瑞集团出事了,夫人让你快点下去呢!”

 博瑞集团是梁诺的父亲梁博文留下的产业,一直一来,梁诺都以守护集团为己任。

 二老爷便是梁博文的弟弟,梁博生。

 梁诺一听便急急忙忙从床上起来,连衣服都顾不得换,穿着睡衣耷拉着一双拖鞋就往楼下跑,但刚跑了两步就觉得头重脚轻,差点从楼梯口栽下去。

 她抚了抚脑袋瓜。

 做完春梦的人都这么疲惫么?

 梁夫人抬头瞥见这一幕,斥责:“穿成这样子就跑下来像什么样?”

 梁博生看着迷糊的梁诺,皱了下眉,很快又笑着望着她:“诺诺起床了?大嫂,你也别骂诺诺了。宠婚:婚里婚外 全文免费阅读

 “妈,二叔。”梁诺尴尬地揉着脑袋,问:“集团出什么事了?”

 “博瑞集团今年的好几个项目接连失利,公司资金周转不灵,如今……已经压不下去了。”梁博文叹着气解释。

 “二叔你别骗我了。”梁诺不信:“我昨天还看到公司的股价在上涨呢。”

 “股价上涨,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梁诺闻言一愣,呆在那里:“怎么可能?”

 “是真的。163女性网”梁博生不住地摇头:“梁家真的快撑不住了。”

 “那银行呢?按照博瑞的信誉,可以找银行贷款的。”梁诺急急追问。

 “不行。”梁博文眸中是掩饰不掉的失落:“我们上次欠银行的贷款还没还,如今就连抵押物都没了,银行不会借给我们的。”

 “那……怎么办啊?”梁夫人突然一下子哭了起来:“可怜我的芸儿还在国外读书,要是集团出事,我们孤儿寡母的这可怎么办啊?”

 “大嫂,你先别急。”梁博文跟着道:“我有办法可以解决这次的难题。原文163woman.com

 梁夫人和梁诺眼睛同时一亮:“什么办法?!”

 梁博文垂头瞥了梁诺一眼,说:“你们听过北冥煜么?”

第002章 嫁入神秘家族

北冥煜……

 传说,海城最神秘最富有的家族就是北冥家,北冥集团是所有企业都望尘莫及的集团,而现任大BOSS就是北冥煜。

 传言,他在二十五年前被一场大火毁容导致面目全非,直到十年前才开始接手家族生意,如今年近六十,心狠手辣、冷酷绝情。

 甚至有所谓的算命师预言,北冥煜体弱肾虚,不出三年便会命丧黄泉!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让所有人恐惧的北冥煜,也惹来了无数拜金女的期待,她们幻想着有朝一日可以嫁入北冥家,等三年之后北冥煜一命归西,北冥家的财产统统就是她们的了。

 不知道梁博生为什么这时候提及北冥煜,梁诺问道:“二叔,难道北冥煜要救博瑞么?”

 “傻侄女,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梁博生扫了她一眼,解释说:“北冥少爷答应注资一个亿,但条件就是……你嫁给他!”

 “什么?”梁诺瞪大眼,第一反应就是疯狂摇头:“不行,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梁夫人想了想,便对梁博生说:“博生,你去告诉北冥少爷,梁诺愿意嫁,但是……他们的注资算注资,聘金算聘金,除了一亿注资之外,再加一亿聘金!”

 “大嫂,毕竟是集团有难,我们有求于人家,这样的条件……未免有些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梁夫人嗔怪的盯着梁诺:“我好歹养了她这么多年,她长得也不错,还是个处女,现在这个社会处女打着灯笼也难找,才一个亿的聘金,北冥家那么有钱,我还嫌少了呢!”

 被继母和二叔当着她的面商量怎么卖了她,梁诺气急:“我是你女儿啊,那个北冥煜传说都六十岁了,体虚还肾亏,不出三年就要死翘翘了,我嫁过去就是守寡啊!你怎么能把我往火坑里推呢?”

 “那你就忍心看着博瑞集团破产?”梁夫人冷笑着盯着她:“这可是博文留下来的产业,你说过会一辈子守护它的!”

 提起梁博文,梁诺心中忽然浮现小时候梁博文伏趴在地上让她骑在他后背上的场景,那时她欢快的笑着呼唤“爸爸,爸爸”。

 她忽然底气不足:“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守住博瑞集团了么?”

 “债主已经催债很久了,除了北冥家,集团只有死路一条!”梁博生和梁夫人一唱一和,他硬气的回绝之后,梁夫人又柔声劝着:“诺诺,博文以前把你捧在掌心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掉,可是如今博瑞有难,你就翻脸不认人了么?”

 站在明亮的大厅中,梁诺心中涌现愤怒,却没有表现出来。

 爸爸出事后,二叔把持博瑞集团,她几乎从来都插不上手。

 以前赚钱的时候他从来想不到博瑞集团是她爸爸一手创立,他身为二叔应该给她这个侄女一点补偿,而如今集团一出事,推出去的却是她这个“闲人”?

 但是她一定要守住博瑞集团,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咬了咬牙,梁诺的声音有些浅:“我答应嫁过去。”

 ——

 三天之后。

 一般的婚车接新娘,早上五六点就来了,但梁诺却从凌晨三点一直等到了夜里七点,黑色炫酷的婚车才姗姗来迟。

 没有宾客,没有祝福与婚礼,她就这么被载去了北冥家。

 穿过一条条笔直的马路,在马路的尽头,一座阴森的大宅矗立着,不同于现代化设计的别墅,那幢大宅就像是古装剧里的鬼屋一样,阴森可怖。

 人没到,她就开始恐惧了。

 在荷妈的带领下,她跪拜了祖先。

 然后一位老夫人给了她一枚据说北冥家祖传的婚戒之后,将她送进了一间奢华的卧室内。

 灯光昏黄,冷风从窗口灌进来,梁诺跑过去准备关掉窗户,突然看到窗外掠过一道黑影,吓得她小身板一抖,直接缩回了被窝,不敢动弹。

 但是寒意仍然从后背缓缓升起……

宠婚:婚里婚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宠婚 或 婚里婚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全球通缉:千亿娇妻爱入骨11章(第11章 把契约签了)

    原标题:全球通缉:千亿娇妻爱入骨11章(第11章把契约签了)小说名字:全球通缉:千亿娇妻爱入骨第11章把契约签了接下来林清浅给几个同学打了电话,两个玩得比较好的,家里也不宽裕,只是借了几千块钱给她。而那几个家庭富裕的同学,林清浅厚着脸皮打了电话,可是还是没有人肯借钱给她,毕竟交情不深,一般人也不会轻易借出钱来。几天下来,林清浅也只筹到了三万块钱而己,就算手术费只要三十万,也才借到了十分之一,还远远不够,林清浅愁得几天都没睡好。一周过去了,到了配型检查出结果的这一天,林清浅早早到了医院,她的心里很

  • 大叔我会乖11章(第11章 这才是真正的她)

    原标题:大叔我会乖11章(第11章这才是真正的她)小说名称:大叔我会乖第11章这才是真正的她“知道!”她怎么会不知道!“我错了,我以后会听话了!真的,真的!慕辰大叔!”她的眼睛纯真清透,只有恐惧,没有一丝丝杂念,似乎真的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展慕辰有一种很无力的感觉,同时心底升起一丝绝无仅有的罪恶感。闭了闭眼,他问:“你多大了?”“你多大了?”展慕辰有一丝无力,眼底的欲念也在无形中褪去了些。“十八。”想了想,又补了一句:“马、马上十八了。”视线在她雪白的肌肤上扫了一遍,不得不承认这具嫩嫩的躯体,比过

  • 深情索吻:纯禽总裁晚上好11章(第一卷 真爱从不举开始第11章 跳还是不跳,这是个问题)

    原标题:深情索吻:纯禽总裁晚上好11章(第一卷真爱从不举开始第11章跳还是不跳,这是个问题)小说名称:深情索吻:纯禽总裁晚上好第一卷真爱从不举开始第11章跳还是不跳,这是个问题率先回过神来的祁月怜尴尬地别开了眼,她还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晃神。“你的眼睛很漂亮。”楚希夜神色坦然,心里怎么想的,便怎么说。他不介意主动给祁月怜一个台阶下。诧异地看了楚希夜一眼,祁月怜越来越觉得看不透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在外界的国民男神名号,让祁月怜一直坚信楚希夜是自己最讨厌的那一类人,肤浅愚蠢,沉迷女色。然而接触过他两次,

  • 挚爱豪门小妻子11章(第11章 一巴掌)

    原标题:挚爱豪门小妻子11章(第11章一巴掌)小说名字:挚爱豪门小妻子第11章一巴掌迈巴赫停在莫宅外,莫言晴二话不说,利落的开门下车。白景天见状,眉心微蹙,大半个身子倾斜过去,攥住她的手腕,“半个小时,你若不出来,我就进去抓人。”莫言晴身体微僵,什么也没说,甩开他的手,径直下车进了莫宅。穿过屋外的小花园,小路两侧留着几盏晕黄的路灯,很柔和的光线,她却止不住一股悲怆涌上心头。她自小没有妈妈,与父亲相依为命。那时候她常会不懂事的向父亲嚷嚷着要妈妈,父亲总是以沉默代替回答,偶尔她会在他眼中看见疼痛的流

  • 魅骨生香11章(第11章 紫薇道长)

    原标题:魅骨生香11章(第11章紫薇道长)小说名:魅骨生香第11章紫薇道长这回,丞相苏城易的脸色微微变了一变。一时之间,竟是找不出合适的解释来应对。说起来苏城易也真是苦,一番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不过谁让他遇上的对手是流王殿下呢?厅上众人也有些沉默,虽然他们并不以为相爷是此等意图,但听流王殿下这么一指出来,心里难免还是有几分觉得不爽的。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个柔如清泓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温柔及坚定:“身为陛下的臣子,就算给陛下试药,也是分内之事,流王殿下以为呢?”众人循声望去,便见今日的女主角,相府

  • 锦衣卫先生你烟掉了11章(第11章 穿寿衣的神棍)

    原标题:锦衣卫先生你烟掉了11章(第11章穿寿衣的神棍)小说名称:锦衣卫先生你烟掉了第11章穿寿衣的神棍因为思思被认定是狐妖,除而去之是大快人心,府里上下都欢欣鼓舞喜气洋洋,他们敲锣打鼓放鞭炮,他们给他披上喜庆的红衣,欢欢喜喜把他送进了洞房。原本属于他和思思的婚礼,原本属于他和思思的洞房,如今他却要和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为了躲过那可怕的的洞房花烛夜,他不断的给淮阳郡主灌酒,那淮阳郡主真是美,好像天仙一样的人物,可是那又怎么样,她又不是思思。淮阳郡主喝醉了,喜服下面露出一条雪白的狐狸尾巴。一切都

  • 天命帝妃:倾君天下11章(第一卷 妖妃祸乱,帝国惊梦第11章 做贼心虚吗)

    原标题:天命帝妃:倾君天下11章(第一卷妖妃祸乱,帝国惊梦第11章做贼心虚吗)小说:天命帝妃:倾君天下第一卷妖妃祸乱,帝国惊梦第11章做贼心虚吗“皇后是他的养母,又一直都是支持他的,他出手算计了皇后的亲儿子,这是要逼着皇后跟他翻脸吗?”司徒铭反问,顿了一下,又自嘲冷笑,“反而是本王,做什么事都在情理之中。”有丛皇后的裙带关系在,司徒宸和司徒渊就视为一体。来嫁祸陷害司徒渊?司徒宸的确是犯不着的。司徒铭翻身上马,眼睛眯了眯,唇角那一点阴冷的笑意就越发的深刻了起来。他不在乎司徒宸都做了什么事,因为众所

  • 她知道一切11章(第一卷 派对杀人事件第11章 破绽)

    原标题:她知道一切11章(第一卷派对杀人事件第11章破绽)小说名字:她知道一切第一卷派对杀人事件第11章破绽任旭东的话,靳海洋是一个字都不信的。他向来很擅长看人,任旭东看着悲痛欲绝,但他的眼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痛苦,和一个用力过猛的三流演员没什么两样。不过,现在还不是激怒他的时候。靳海洋也不看任旭东,他漫不经心的转着笔,懒洋洋的问道。“你这个度假山庄卖多少钱?”任旭东被他问的一愣。他摸了摸头,有些不明白靳海洋为什么忽然抛出来个和案件完全没关系的问题。“总共不到4500万……”“呦,买的够便宜的啊,

  • 总裁大人请接招11章(第11章 又是五年前)

    原标题:总裁大人请接招11章(第11章又是五年前)书名:总裁大人请接招第11章又是五年前余浅被他重重丢在床上,她试着去躲,可是双腿软到几乎无法站立,只能像个死尸一般被他翻来覆去的折磨,他像是永远也不知疲累,永远也不会满足的怪物,缠了她整整一个晚上,她累到意识涣散,只记得他不断的在她耳边唤她浅浅,一声又一声,好似情人间的呢喃……痛。浑身都如被卡车辗压般,痛的撕心裂肺,似乎就连骨头缝里都往外延伸着痛感。余浅在梦里看见一双幽如古谭的黑眸,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那目光,好像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她不由得吓

  • 破铁烂铜侦探社11章(第一卷 腐尸奇案第11章 街头闹剧)

    原标题:破铁烂铜侦探社11章(第一卷腐尸奇案第11章街头闹剧)小说书名:破铁烂铜侦探社第一卷腐尸奇案第11章街头闹剧第二天一早,欧阳靖川刚走出家门,立刻发现周围总有人在偷偷看他。他们不但看,还时不时的议论两声,看得他心中顿时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仔细回想这几天,除了实验失手变上吊之外,他似乎再没做什么奇怪的事了。难不成……他几步拐到华兰道上,挑了一家最近的报摊买了份报纸。果然看到自己翻白眼吐白沫的大丑照被放在了报纸的头版,上面还搭配了极为惊悚的标题。“退婚之后不堪压力,欧阳大少惊爆上吊!”屁欧阳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