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神秘总裁的夜宠 最新章节

2017/12/4 1:23:20 来源:网络 []

书名:神秘总裁的夜宠

001 想反抗吗?

夜色沉沉。版权163woman.com

主宅的宴席已经结束,庄园恢复了往常的冷清。

莫可穿着大红的喜服,跪在穆良寒的牌位前面。

今天是她跟穆良寒的新婚之夜,她这个新娘自然要留在这里陪他。

也不知跪了多久,祠堂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了,夜风吹进来,吹灭了供桌上的烛火。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她的身后。

“我……我去点蜡烛……”

“不必了。”黑暗中,突然响起陌生而冰冷的男声。163女性网

莫可险些吓到,猛然回头,眼睛逐渐适应了房中的黑暗,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身躯矗立在她的面前。

黑暗中,看不清楚那人的长相,但是,可以看到他脸上戴着半张银色面具。

藏头藏尾的,来者不善。

莫可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男人骤然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臂,然后用力一拖,将她拖进了自己怀里。

她大惊失色,“你,你要做什么?”

“你猜?”男人一手掐着她纤细的腰肢,一手捏着她的下巴,阴冷的声音,让她忍不住心惊胆战。

“有什么话好好说,你先放开我!”她努力镇定。神秘总裁的夜宠 最新章节

“放开你干什么?我是来替你那个死去的丈夫尽夫妻义务的,难道你不高兴么?”他冰凉的手指抚摸着她的锁骨,动作暧昧极了。

“混蛋,放开我!”莫可恼羞成怒,曲起膝盖,用力顶向他的小腹。

“呵,原来还是一只小野猫,有趣。”

男人冷笑一声,迅速躲过她的攻击,紧接着俯身堵住了她的嘴巴,他就像一头发怒的雄狮,惩罚似地狠狠地啃咬。

她不想让他得逞,但是根本阻挡不了他的狂暴,他将她压在冰冷的地板上,抓住她的裙裾狠狠一撕。

莫可恐慌不已,拼命挣扎,求救的声音被他堵住,全部变成了唔唔的声音,一只大手撩起了她的裙摆,探向她的腿间。

她全身颤抖,大脑蓦地一片空白,泪水滑落到两人的唇齿间,他嫌恶地松开她。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哭什么?像你这种女人,没有哭泣的权利!”

“救命啊——救命——”

莫可嘶声大叫,换来的却是他更加粗暴的对待,“喊啊,看看有没有人会来救你!”

是的,没有人会来救她,现在夜深人静,谁也不会知道在这间密闭的祠堂里面发生着什么罪恶的事情。

“我求求你,放开我!”她痛得浑身直颤,害怕激怒他,不敢再嘶喊,不停地求饶。

他不仅没有松开他,还嘲讽地冷笑一声,猛地冲刺了进去,撕裂般的痛狂涌而来,她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

感受到那层障碍,他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邪恶地冷笑,“修复手术做得不错啊,为了嫁进穆家,你还真是处心积虑!”

“我没有……我是被逼的……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她虽然痛得直颤,但脑子还是清醒的,从他的话里感受得到他对她的滔天恨意。

她一边说话转移他的注意力,一边在地板上摸索,想找到什么物品攻击这个男人。

“这么不老实,看来我还没有满足你!”他察觉到她的动机,一把将她的手臂抓回来,动作也越发凌厉。

“求求你,不要在这里……”莫可气若游丝,毫无挣扎之力,既然逃不掉了,她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可是,她不想当着列祖列宗的面被这个混蛋侮辱,强烈的羞耻感让她恨不能就此死去。神秘总裁的夜宠 最新章节

“这里很好,我就是喜欢在这里,让穆家的祖宗们看看,你不过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贱人!”男人冰冷的声音毫无情欲,凶狠地在她身体上驰骋。

“你这个畜生!”她难以抵挡他的袭击,更难以承受撕心裂肺的羞辱,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天明时分,莫可被冻醒了,她睁开双眼,刚好看到穆良寒的遗像,她吓了一跳,想要爬起来,身体撕裂般的痛让她浑身一颤,昨晚不堪的记忆全都涌到了眼前。

她双手捂着脸颊,伤心地哭泣。

哭过之后,她擦干眼泪,她没有忘记自己现在的处境,她因为赎罪被迫嫁入穆家,根本没有时间自怜自艾,如果让人发现她失去了清白,只会让穆家人更加讨厌她,更加憎恨她。

002 名门望族

  她忍着身体的痛楚从地上爬起身,快速整理自己的仪表,身上的旗袍皱巴巴的,白皙的大腿上残留着青紫的痕迹,她鼻腔一酸,屈辱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地板上有一滩干掉的血迹,她找来抹布用力擦拭,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推门声。163女性网

  莫可心里一慌,赶紧将抹布压在蒲团下面,然后跪在蒲团上。

  “大少奶奶,老夫人请您梳洗之后去主宅敬茶。”来的是昨天领莫可到祠堂的女仆,小月。

  莫可跪在地上不敢动,她怕自己一动就露出腿上的痕迹,“小月,我身上的旗袍有点小,昨晚下跪的时候动作太大,一不小心把旗袍撕坏了,麻烦你帮我拿一件替换的衣裳。”

  小月不疑有他,“好的,大少奶奶您等一会儿。”

  她走后,莫可立刻将藏在蒲团下的抹布拿了出来,趁着四下无人,将抹布塞到了走廊上的垃圾桶里面。

  小月很快回来了,给她带来一件杏色的风衣,莫可道了谢,将风衣罩在身上,冰凉的身体才渐渐温暖起来。

  穆家是C市最大的名门望族,祖孙三代共同居住在穆家庄园里面。

  居中的中式主宅已经有五十多年历史,十几栋豪华小别墅环绕在主宅四周,穆家的孩子成年之后,既可以继续与父母同住,也可以搬到独立的院落居住。

  穆良寒成年之后便搬到了静园,静园环境很好,宁静而安逸。

  莫可在主卧室洗漱完毕,换下那条残破的大红旗袍,望向床头柜上摆放的穆良寒的遗照。

  他面部五官分明,犹如雕刻,一双澄明如玉的眸子,泛着笑意,剑眉斜飞入鬓,鼻梁高挺,薄薄的唇抿起浅浅的弧度,下巴的线条完美得过分,无疑,这是一个长相极其俊美的男人。

  莫可看着他的眼睛,觉得他应该是一个性格温和的人,可惜却英年早逝,而且,还是因为她的原因。

  要是当时死的是她就好了,她就不用这么痛苦,愧疚。

  “大少奶奶,您该去主宅敬茶了。”小月敲门提醒她。

  她连忙道,“好,我马上出来。”

  穆家非常重视传统规矩,新媳妇进门,第二天需要向长辈们敬茶,得到他们的认可,才意味着她成为了穆家的一员。

  主宅是中式风格的装饰,莫可刚走进客厅,众人的目光就望向她,她有着紧张,握了握手指,露出得体的微笑。

  一名女仆送来茶碗,一名女仆在老爷子面前放了一个蒲团。

  莫可接过茶碗,跪在蒲团上,“爷爷,请喝茶。”

  老太爷拿起茶碗喝了一口,将红包放到茶盘里,缓缓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阿良的妻子,早点熟悉穆家的规矩,不要做出有损穆家颜面的事情,更不能对不起阿良。”

  莫可恭顺地垂眸,“是,孙媳妇明白了。”

  老太爷挥了挥手,小月连忙上前一步,将莫可扶了起来。

  “奶奶,请喝茶。”

  老夫人虽然已经七十多岁,但保养得不错,她神色淡淡地盯着莫可,迟迟不接那碗茶。

  “奶奶,请喝茶。”莫可知道她故意给自己难堪,低了低头,再度开口。

  老夫人淡淡地撇了她一眼,端起茶碗,象征性地抿了抿,“莫可,你既然嫁了进来,就要安守本分,不要叫人家笑话我们家。”

  “是。”

  接下来是给公公婆婆敬茶,虽然他们没有为难她,但也清楚地流露出对她的不喜。

  特别是婆婆潘秀茹,面无表情,一双丹凤眼里满是厌恶。她接过茶碗,并没有喝,重重地放在托盘里,冷冷道,“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是,妈。”莫可起身时,后背已经冒出冷汗。

  紧接着是给二房的长辈敬茶,不用行跪拜礼。

  二叔穆博宏性格温和,递给她一封厚厚的红包,二婶谢君雅对她也比较亲切,将一对水色极好的玉镯亲手戴到她的手腕上,倒显得像是她的正经婆婆。

  至于小辈们,莫可是大嫂,自然不用跟他们敬茶,不过是与他们见见面,认认亲。

  长房穆天华夫妇总共育有三子,大儿子穆良寒和二儿子穆绍风是孪生兄弟,老三叫穆峰云。

003 大嫂

  二房穆博宏夫妇育有一子穆庭雷,一女穆林希,穆林希年仅十八岁,是穆家唯一的小公主。

  穆老爷子还有一个女儿穆芳华,不过穆芳华夫妻已经在美国定居,很少回来,穆良寒葬礼的时候,他们匆匆回来一趟,现在又离开了。

  虽然莫可知道穆良寒和穆绍风是双胞胎兄弟,但是当她看清楚穆绍风那张脸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

  他与穆良寒长得一模一样,斜飞入鬓的剑眉,高挺的鼻梁,还有完美到极致的面部线条,几乎让她误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穆良寒。

  不过,他们终究不是同一个人。

  她看到穆绍风的眼睛就知道自己认错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冷酷的眼睛,幽黑的眼眸泛着凉入骨髓的冷漠,让她忍不住微微一颤,勉强露出一抹笑容,“二弟。”

  穆绍风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那双眼睛,越发地冷凝,声音也极冷,“大嫂。”

  一道戏谑轻快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二哥,你别老是板着一张脸,会吓坏我们的大嫂,大嫂,这是我送给你和大哥的新婚礼物,希望你们会喜欢。”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他那张脸美得惊人,细眉如墨染,狭长的凤眼微微上挑,笑容和煦。

  看他所坐的位置,应该是长房的三少爷穆峰云,他双手击掌,两名仆人抬着巨幅相框走了进来。

  那是一张婚纱照,照片上,莫可笑容灿烂,穿着雪白的婚纱,穆良寒穿着白色西装,从身后抱着她,英俊的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两人依偎得很近,如同一对深爱着彼此的情侣。

  莫可当然没有跟穆良寒拍过什么婚纱照,这张照片是合成的,这原本没什么,但问题是穆良寒已经不在人世了,害死他的罪魁祸首就是莫可,这张照片的出现,无疑又提醒了大家这件事。

  潘秀茹迅速转头,憎恨地盯着莫可。

  穆长春眉头微皱,老夫人欲言又止。

  莫可手指紧扣着椅子扶手,神色虽然强自镇定,但微微颤抖的身躯却泄露了她此时的情绪。

  “怎么了,大嫂?难道你不喜欢我的礼物?”穆峰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对不起,大嫂,我只是想给你和大哥留下一点纪念,没想到冒犯了你,我真诚地向你道歉。”

  到底是无心之失,还是故意为之?

  莫可勉强一笑,“没事,谢谢三弟。”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潘秀茹已经忍耐不下去,冷着脸道,“爸,妈,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

  “去吧,天华,你陪你媳妇儿一起回去。”老夫人知道阿良去世,最难过的就是他们两口子,心里也不好受,挥了挥手,让他们先行离开。

  穆天华两人离开之后,客厅里一阵短暂的沉默,管家继续给莫可介绍,“大少奶奶,这是四少爷。”

  四少爷穆庭雷是穆博宏的儿子,也是长相英俊的男子,他一直很安静地坐在那里,对于大厅里发生的事情不闻不问,听到管家提到他,他微微抬起头,一双纯净如水的黑眸带着几丝困惑,神情有几分孩子气。

  莫可微微一笑,叫道,“四弟。”

  穆庭雷漂亮的眉头蹙了蹙,黑眸中的困惑似乎更深了,直勾勾地盯着她却不说话。

  莫可有点尴尬,谢君雅笑着道,“阿可,你别见怪,庭雷这孩子,想必又走神了。”

  说着,视线转向穆庭雷,“庭雷,这是你大哥的妻子莫可,快叫大嫂。”

  穆庭雷眉头松开了,礼貌地喊了声“大嫂。”

  排行老五的是穆芳华和尹伟豪的儿子穆泽林,因为尹伟豪是入赘到穆家,儿子自然也就跟着姓了穆。穆泽林在英国留学,这次婚礼他没有回来。

  六小姐穆林希,穿着一条红色的裙子,粉面俏丽,漂亮得像瓷娃娃一般。

  “六妹妹。”莫可笑着问好。

  穆林希柳眉一竖,眼神含怒,并不喜欢她这个称呼,但想起早上母亲的叮嘱,她嘟了嘟唇,不情不愿地叫了一声“大嫂”。

  家人总算是见完了,这可真是一个庞大的家族,莫可心里惴惴不安,料想未来的生活不会平静。还有昨晚那个侮辱她的男人,到底是谁,是这些人当中的一个吗?

  认完亲,大家都散了,各做各的事情。

  嫁入穆家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莫可没有跟任何人说起,她昨天只是请了一天病假,今天照旧去上班。

  她回静园换了职业装,问客厅里打扫卫生的王嫂。

004 还真把自己当大少奶奶

  “王嫂,咱们家门外,有公交站吗?”

  王嫂撇了撇嘴,“当然没有,咱们这里是别墅区,家家户户都有私家车,谁还需要坐公交啊!”

  “那,能打到出租车吗?”

  “不能,出租车司机往这边跑也没生意啊!”

  “好,我知道了,谢谢。”

  这可怎么办?自己的汽车因为那场车祸,如今还在4S店维修,没有代步工具,难道要走着去上班?

  王嫂看着莫可窈窕的背影,高声道,“大少奶奶,大少爷还有一辆车停在车库,你可以用大少爷的车。”

  莫可回头笑了笑,“谢谢你啊,王嫂。”

  穆家的车库,就像一个小型的车展,停着几十辆豪车,还有专门的人负责管理。

  穆良寒那辆车是玛莎拉蒂,如果她开着它去上班,不是太招摇了吗?

  不行不行,她打算找一辆相对不太惹眼的汽车。

  “小陈,我能开这辆奥迪吗?”她的父亲莫伟业也有一辆相同款的奥迪,如果同事问起,她就说开的是他的车。

  车库管理员小陈为难地说,“大少奶奶,这辆车是六小姐的,她每天上下学都是开这辆车。”

  “原来是这样,那你还是给我大少爷的车钥匙吧。”时间已经不早了,莫可不能再耽搁。

  小陈拿出玛莎拉蒂的车钥匙递过来。

  莫可刚要接,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抢走了车钥匙。

  “你这个女人太可恶了,害死了我大哥不够,现在还敢抢他的车,这可是他最宝贝的限量版汽车,我不准你碰它!”

  抢钥匙的是穆林希,她娇俏的粉脸满是怒火,恨恨地盯着莫可。

  莫可抱歉地笑了笑,“对不起,六妹妹,我只是想借用一下,既然这辆车对大少爷那么重要,那我就不借了。”

  穆林希怒道,“别叫我六妹妹,你不配!你还真把自己当成穆家的大少奶奶了啊?不要脸!”

  莫可深吸一口气,在心里告诉自己,别跟小孩子一般计较,“林希,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但是日久见人心,你以后会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时间不早了,你应该去上学了吧。”

  “哼,不管过多久,你都改变不了你无耻又歹毒的本性!”

  穆林希瞪了她一眼,将钥匙甩给小陈,“钥匙保管好,再交给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我就炒你的鱿鱼!”

  说完,看也不看莫可一眼,开车走了。

  小陈冲着莫可尴尬地笑了笑,“对不起,大少奶奶。”

  “没关系,小陈,我急着上班,能不能借一辆汽车?”

  小陈为难地说,“不好意思,大少奶奶,这里的车没有主人的同意,别人是不能随意开出去的,要不您打电话问问四少爷吧,他很好说话的。”

  莫可无奈,“我没有他的电话号码。”

  “我有我有,你等一下,我翻给你。”

  一辆兰博基尼缓缓驶来,停在莫可面前,车窗降下,露出穆峰云那张绝美的脸,他挑眉一笑,“大嫂,怎么还没去上班,再不走可迟到了。”

  莫可苦笑,“我也想啊,可是我的汽车送去修理厂了,我正想着向四少爷借一下他的汽车。”

  穆峰云笑道,“不用借庭雷的车了,上来吧,我送你。”

  莫可犹豫了一下,最终坐上穆峰云的汽车,“有劳你了,三少爷。”

  “见外了啊,我们现在是一家人,叫我峰云吧。”穆峰云眉梢微挑,笑意盎然。

  莫可避开他的视线,微微一笑,“我还是叫你三弟吧。”

  穆峰云扬了扬眉,没再多说。

  汽车顺着迎宾道驶出穆家庄园,在宽阔的柏油马路上疾驰。

  路旁的风景快速地往后退,莫可看着看着,就觉得眼睛发花,脑袋昏沉,昨晚她被神秘人折腾了很久,都没怎么休息,感觉很是疲惫,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你的公司在什么位置?”汽车驶入城区,穆峰云转头问莫可,见她已经睡着了,秀气的眉头微蹙,似乎睡得很不安稳。

  穆峰云失笑,“你还真是信任我啊,竟然能睡得着。”

  “大嫂,醒一醒。”他推了推她的肩膀。

  莫可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叫她,连忙睁开眼睛,正好看见穆峰云饶有兴趣的笑容。

  “不好意思啊,我睡着了。”她尴尬地理了理头发,调整坐姿。

  穆峰云挑眉,“你睡着没关系,重要的是,你还没说你们公司在哪儿。”

  莫可讪然,“我们公司在西三环的新科大厦,你就在这里停车吧,我打车过去。”

  “我正好顺路,直接送你去公司吧。”穆峰云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你这么累,是不是昨晚没有睡好?”

  莫可心里一惊,他这副表情……难道昨晚的事情被他发现了?或者说,昨晚那个神秘男人,其实就是他?

  不,应该不是,他的声音和那个神秘人的声音一点都不像……

  “大嫂,你在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

  “如果你是因为昨晚的事情不好意思,其实大可不必,毕竟我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005 虚惊一场

  莫可心脏又一下子提了起来,紧张地握紧手指,“你们都知道了?”

  他理所当然地点头,“是啊,我们都知道了,这又不是什么秘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都知道了,怎么会这样?

  莫可脸色发白,“老夫人和老太爷呢,他们,他们也知道了?”

  “对啊,哎,你这个问题很奇怪啊,是奶奶让你去祠堂陪大哥的,他们当然知道你在祠堂里面跪了一夜。”

  莫可一愣,“你说的是跪祠堂的事情?”

  “是啊!”穆峰云狭长的桃花眼眨了眨,“难道还有其他事情吗?”

  “没有没有,当然没有……”莫可还以为自己被凌辱的事情曝光了,差点被他吓死。

  距离新科大厦还有一条街,莫可连忙让穆峰云停车。

  “还没到目的地呢。”话虽然这么说,穆峰云还是按照她的意思靠边停了下来。

  “今天谢谢你了,我先走了,拜拜。”莫可没有多做解释,她只是不想被同事们看见自己坐着这么招摇的车去上班。

  穆峰云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眉头微挑,眼中泛起一抹奇异的神色。

  龙遨科技有限公司。

  莫可赶在最后一秒刷了指纹奔入公司,差点跟一个瘦高个的男人迎面撞上,男人一惊一乍地护着手里的咖啡,“可哥,你小心点儿,弄脏了我这件阿玛尼新款的衬衫,我跟你没完。”

  莫可翻了个白眼,“兰妹,既然舍不得这么漂亮的衬衫,你就别穿出来招摇啊!”

  林兰辰一双妩媚的丹凤眼瞪着她,“我警告你,不许叫我兰妹!哥是纯爷们儿!”

  莫可鄙视地看了一眼他身上的花衬衫,“就你,还纯爷们儿?别笑掉我的大牙了。快让让,姐今天心情不好,没时间跟你废话。”

  “这么暴躁,肯定是你家亲戚又来了。”林兰辰傲娇地哼了一声,都说女人来大姨妈的时候特别凶残,他才没那么傻往火炮口凑呢。

  莫可和林兰辰简直就是二十多年的冤家,他们小时候在同一家幼儿园,同一所小学,同一所中学,后来还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进了同一家公司同一个部门,就连工位都是面对面,同事们都调侃他们俩有缘,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可两位当事人都只觉得这是孽缘。

  “给你,这是我们新接的任务,昨天你不在,老魔让我交给你的。”

  林兰辰从对面扔来一份文件,差点砸在莫可脸上,她抬头瞪了他一眼。

  老魔,原名高陌,是他们原画部门的经理。

  莫可和林兰辰都是角色原画师,负责根据策划资料设计游戏人物和角色道具。刚才他扔给她的文件就是本次新游戏的策划资料。

  莫可忙得焦头烂额,冷不防一只手突然伸过来,将一杯热茶放在她的桌上,同事小郑笑容诡异,“可哥,给你的,红糖姜茶,不用说谢谢,谁叫我是活雷锋呢。”

  “干嘛给我这个?”莫可讶异。

  “嘿嘿,你不是大姨妈来了吗,群里都炸开锅了,我这是代表整个部门的男士关心你呢,谁让你是我们部门唯一的女性呢。”

  莫可嘴角抽了抽,环视一眼,只见整个部门,八头狼,都盯着她露出诡异的笑容,她瞪了他们一眼,点开闪了很久的部门QQ群。

  兰妹:哟,兄弟们,友情提示啊,今天可哥大姨妈大驾光临,你们可要悠着点,千万别惹恼她。

  小李子:嗨,我说可哥怎么一脸便秘相,原来是亲戚来了,赶紧的,红糖姜茶送上,献上咱们温暖的爱心。

  ……

  莫可心里那个怒啊,部门就她一个女性,成天被他们喊成女汉子,叫哥,她也就认了,居然还敢拿她的大姨妈开涮,这群混蛋,活腻歪了!

  她手指在键盘上飞快跳动,往聊天群里扔出三把血淋淋的菜刀:你们这群混蛋,洗干净脖子给我等着!

  发完信息,她抬头瞪了一眼始作俑者林兰辰。

  林兰辰也知道惹恼了莫可,在QQ上连发了好几条信息卖萌求饶,她也没搭理他。

  中午在员工餐厅吃饭,莫可挑了一张没人的餐桌,刚坐下,林兰辰就端着餐盘满脸堆笑地坐到她对面。

  “阿可,还在生我的气呢,我们都这么多年好兄弟了,你就原谅我吧。”

  莫可冷眼瞪去,“谁跟你是好兄弟?”

  “好姐妹,好姐妹成了吧?”他讨好地夹给她一块排骨,“红烧排骨,你的最爱,多吃点儿。”

  莫可哼哼了两声,气倒是消了一大半,她知道林兰辰心不坏,只是有点毒舌,还有点缺心眼儿。

  她咬了一口排骨,无意间抬头,眼睛猛地睁大,他怎么在这里?

  一群人簇拥着一个王者般的男人在餐厅里巡视,那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俊美无比的脸上没有表情,整个人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和霸气,让人觉得高不可攀,就连公司的总经理肖烨都对他毕恭毕敬。

  咣当一声,排骨滚到餐盘里,菜汁溅到了衣服上,莫可手忙脚乱地擦衣服,顺便将脑袋埋得很低,不想让那个男人看到自己。

  穆绍风察觉到什么,突然停下脚步,幽深的视线投向某个方向。

  肖烨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笑着道,“穆总,那就是我们公司最出色的两位原画师,莫可和林兰辰。”

  穆绍风幽深的眼眸越发沉冷,脚尖一转,竟是向那个方向走去,身后众人连忙跟上。

神秘总裁的夜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秘总裁的夜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玄王在上,嫡女溜边跑5章(005被逼治病)

    原标题:玄王在上,嫡女溜边跑5章(005被逼治病)小说名称:玄王在上,嫡女溜边跑005被逼治病“你准备往哪去!现在进去给祖母治病。”年轻男子一把扯住了林逸雪。“什……什么?”林逸雪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睁着一双无辜的桃花眼懵懂地看着男子。年轻男子其实也是第一次看清林逸雪的长相,没想到还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不过此时他却没心情想这些,拉着林逸雪就往屋里走。“你哪那么多废话!赶紧进去给祖母诊治。”“等等……”林逸雪终于反应过来了,挣脱开男人的手,讪笑着说:“如果我刚才没有听错的话,你祖母她已经吐血了……

  • 九龙至尊5章(第5章九五至尊)

    原标题:九龙至尊5章(第5章九五至尊)书名:九龙至尊第5章九五至尊“啊,畜.生!”剧烈的痛感让慕岚短暂的清醒了一下,望着这个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她毫不客气的一巴掌就拍打了过去。“啪!”脸被打得红肿起来,但陈九却仿佛根本感觉不到似的,丝毫不眨的盯着慕岚讲道:“慕岚,我爱你……”纯真的、无邪的,这道目光后,隐藏着一种极度纯洁、憨厚、执着、醇久的爱意,恰巧被慕岚捕捉到了,当即陷入了一阵失神。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对自己有这么深厚纯真的爱意?这个男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心中生出了一个小小的疑惑,但陈九不

  • 总裁,爱不用证明5章(第五章:妹夫)

    原标题:总裁,爱不用证明5章(第五章:妹夫)小说书名:总裁,爱不用证明第五章:妹夫自从叶洛洛和继母秋玲搬进来以后,叶父全身心的注意力都在她们二人身上,而她?可有可无。现在,是彻底看清了现实,同样的,也彻底的失望了。“既然如此,那我就离开叶家好了!”叶孜深吸一口气,站起身,看着面前的二人,丝毫不示弱。反正她待在那个冷冰冰的叶家也难受的很。叶父一愣,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种话,眉头锁的更深了,“叶孜,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都多大的人了!”即便事到如今,这个所谓的父亲还是一个劲儿地指责他,而不会反思自己的问

  • 爱你深入骨髓5章(第五章)

    原标题:爱你深入骨髓5章(第五章)小说名字:爱你深入骨髓第五章莫烟心里一咯噔,手指像是触电一样,条件反射的抓紧手机,喉咙里像是梗着一条鱼刺,半天说不出话来。然而庞佳一的话并没有说完,她停顿了几秒,继续道,“顾奕辰跟她在一起。”“啪”手机从手中滑落,庞佳一在那边高声说了句什么,莫烟没听清。她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来了,她最怕的还是来了……“烟儿,你没事吧?”莫烟脸色惨白如纸,莫珩不禁有些担心。莫烟摇了摇头,声音有些发颤。“爸,我先出去一趟。”说完也不管莫珩什么反应,推门就跑了。“师傅,南山医院。”莫

  • 疯狂岁月5章(第五章 富二代)

    原标题:疯狂岁月5章(第五章富二代)小说名字:疯狂岁月第五章富二代又是新的一周,艾娜全身投入到繁重的教学工作当中。她除了学校的工作,每个星期还有两个晚上是给一个叫方慧的小女孩做家教。艾娜的家远在西北部的农村,她上大学时认识了现在的男友,后来随他来到这座南方的城市。她的这份家教工作是同年级教数学的刘欣老师介绍的,两个人一个办公室,关系比较密切。方慧的舅舅张乐山正好是刘欣的男朋友,所以就介绍艾娜过去。方慧从小就有自闭症的倾向,加上父母忙于生意,后来又离婚,对她打击太大,从此就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和外

  • 总裁撩妻有道5章(5 MG总部?陈天翊?陈总?)

    原标题:总裁撩妻有道5章(5MG总部?陈天翊?陈总?)小说书名:总裁撩妻有道5MG总部?陈天翊?陈总?唐雅被扔在了大床上,剧烈的震动使她脑子彻底晕眩了,迷糊中也不知道接下来陈天翊对她做了什么,但是敏锐的感觉他应该是做了什么!直到第二天清晨阳光射进来,唐雅才舒展着身体醒过来,仰望着挂着一串串水晶灯的陌生天花板,瞬间昨晚的记忆涌了过来,猛的直起了身子,四周一看,已经没了陈天翊的身影。折腾完自己,提了裤子就走人了?!!赶紧看去自己的衣服,瞬间变得惊诧,完好无损,他竟然没动自己?也对,自己在关键时刻来了

  • 今生许你未了情5章(第5章 秀亚亲周泽云)

    原标题:今生许你未了情5章(第5章秀亚亲周泽云)小说名:今生许你未了情第5章秀亚亲周泽云“为什么?”周泽云冷冷一笑,喷着一口烟,头靠着沙发背望着天花板说,“你这种在婚姻里缺爱的女人,发起酒疯就是可怕,抱着我狂吻,还想我睡你,可是,我对你不稀罕。”唐秀亚和他目光对视,周泽云目光坦荡荡,没有一点温度。唐秀亚怒气未消,问周泽云,“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周泽云本来还在生闷气,唐秀亚刚才无意的那句话,让他想到心里的女人,但现在,面对唐秀亚这种幼稚问题,他的嘴角咧开,扬着一丝明朗笑痕。他朝唐秀亚凑过去,脸贴着

  • 浴火重生的青春5章(第五章 认干姐)

    原标题:浴火重生的青春5章(第五章认干姐)小说:浴火重生的青春第五章认干姐按照我的经验,小太妹此时肯定在校门口的小卖铺外面站着抽烟。果不其然,我一眼就看见了她。不过她旁边还有2个7姐妹的在,但是烟疤女不在。我一咬牙,低着头就往小卖铺走了过去。我当时能感觉到我的心在疯狂的跳,紧张,害怕夹杂着一丝期盼。当我走到小太妹身前的时候,我头都没敢抬的低声跟她说:“你能跟我过来一下吗?我有事跟你说。”我这举动惊动了小太妹和她旁边的两个人,只听小太妹问我:“怎么回事?要打我?”我当时腿一软,后悔自己没把话说清楚

  • 重生之影后归来5章(第005章 报复)

    原标题:重生之影后归来5章(第005章报复)小说名:重生之影后归来第005章报复吃过午饭,拒绝工作人员的好意,宋晚独自离开剧组去买水,刚踏出超市门口,王涓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宋晚,我落到这步田地你开心了吧?”王涓看着宋晚,眼底满是怨毒。“哦,确实挺开心的。”宋晚目光平静。王涓瞪大眼:“你……”“我?”宋晚抬眸,笑靥如花,“好奇我怎么没把你弄死?”若不是看在原主会自杀,她本身的病才是主因(自闭症一般伴随着一定程度的厌世、自残倾向),那晚的事只是起到了刺激作用,而且原主最后也没被金总怎么样,宋晚早

  • 端先生请矜持5章(5.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

    原标题:端先生请矜持5章(5.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小说:端先生请矜持5.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好不容易才把小九九哄睡着了,我躺在床上,身体沉得一动也不能动了,但却没有半点睡意。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拿起电话来,想好好再看看那条罪魁祸首的彩信,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那彩信居然不见了!好端端的不可能会凭空消失啊,只有一种解释,被删除了。那会是谁呢?我细细回想了一下刚才出现过的人,他们一个个都巴不得我把罪名落实的样子,怎么可能还会把证据删掉呢?难道是混乱中按错了?这彩信发得那么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