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冷酷少爷勾勾缠 最新章节

2017/12/3 23:41:1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冷酷少爷勾勾缠

第一章 重逢

W市的夏天总要比别处来的更早一些,这点总让我觉得很不安。说明http://www.163woman.com/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讨厌夏天的,与其说是讨厌,倒不如说是害怕。我怕那仿佛要射穿人心灵的炫目阳光,怕那烦燥闷热的气息,其实我想,我真正害怕的,应该是卸下厚重包围后轻便孱弱的自己,没有安全感。我出生在寒冷的冬天,但我的名字却叫做五月,我不知道父母为什么会给我起这个名字,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才造就了我这样的一个矛盾体。

  苏雪说每当我一个人的时候看上去会很忧伤,叫我的时候也会没有反应,我总是笑笑说我只是偶尔发发呆神游那么一下。我很喜欢和她一起去散散步,聊些有的没的。这天的天气有些燥热,我们都没有讲话,只是静静地绕着操场一圈一圈的走着。

  “五月,你认不认识凌小小啊?”

  这一句话如剑芒一般刺入我的耳朵,贯穿我的大脑,一大片一大片的记忆掠过我的脑海,仿佛被压缩了的弹簧一下子被释放的感觉,快得我还来不及反应,眼泪便大串大串的往下落,双手捂住痛得快要裂开的脑袋,猛觉得一阵晕眩,只听见苏雪在边上一个劲的喊:“五月,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冷酷少爷勾勾缠 最新章节

  扶住她的肩膀,将头靠过去,她大概也是吓坏了,所以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任我靠着,我们就那样默默地站了好一会儿。

  稳了稳,对她说:“没事,只是有点贫血,头有点晕,很不舒服。”

  “严重不,要不我们去校医院看看吧?”

  “还好,休息一下就好。”

  “那好吧,我扶你到那边椅子上去。”

  我们坐在那边一直到很晚很晚,苏雪在我边上给我讲些好笑的事情解闷。对不起,苏雪。虽然这样做感觉有点欺负单细胞的你,但有些事说出来,也只会成为负担,我希望你能永永远远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的,其它一切都不重要。推荐163woman.com

  我也原本以为现在的自己有足够的信心去面对已发生或即将发生的一切,因为现在的我很幸福,有朋友在身边,过着那样平淡而又美好的生活。但我忘了,有些人有些事就像烙印一样刻在了心底,或许平常你不会察觉到它的存在,但它又是的的确确的存在,它总会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出现在你的面前,而你,怎样都无法摆脱,无法磨灭掉它的存在。

  生命原本就是一个不断受伤然后不断复原的过程。

  自从上次那件事后,苏雪便再也没有提到过凌小小的事。我想以她那种迷糊性格,大概也都忘记了吧。我虽然很奇怪为什么她会认识凌小小,但也没敢去问,想着有些事到了合适的时候自然就会知道了吧,而且我也不想自己主动去破坏掉现在这种平静的生活。

  早上出门的时候,小乔和夏目都还没醒,便一个人出去透透气。版权163woman.com一路上有几个人同我打招呼,我睁大眼睛,拼命的在脑海里搜索,却还是找不出一丝印记。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擦肩而过。

  现在的我只关心那些关心我的人,在乎那些我想在乎的事,其它一切都与我无关。或许有人会说我麻木,说我冷血,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因为谁也不是谁的谁,谁也不必特地的去为谁。

  “五月。”

  很熟悉的声音,但我却不敢回头。冷酷少爷勾勾缠 最新章节心里如海浪一样翻腾,铺天盖地的凉意席卷而来,我一直逃避的事情始终都是要去面对的,但我没想到会是这么早。

  “五月,是五月,对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了我面前,依然是那张带着微笑的面孔。

  “五月。”

  “小……小……”

  我颤抖着双唇叫出这个在心里重复了千万遍的名字,泪水直接从眼眶里溢了出来。头一次发现自己真的很爱哭。

  “对不起,对不起……”我越来越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哽咽出声来。

  她拉着我的手,“事情过了这么久,我也已经放开了,你也不必因为这个一直把自己束缚着。说明163woman.com

  我抬头望着她,对上她明媚的笑容,“真的真的已经放开了么,真的真的么,小小。”

  “恩。”

  我还是很不安的看着她。

  “好了,别像个傻瓜一样的,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欺负你呢。本来我也打算有空的时候过来找你的,没想到这么快就遇见了你……”

  凌小小的铃声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第二章 回忆

我望着站在一边对着电话那头说笑的她,有点不相信的掐了掐手腕,有点痛,不是幻象。这真的是两年前的那个她么,或许就如沧海可以化作桑田一样,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包括人和记忆。

  “额,同学在那边催我,我要过去了,改天的时候再来找你好好的聊聊。”她边说边挂掉电话。

  “恩,那个……”我犹豫了半天。

  “什么?”

  “没什么,那你先去吧。”

  “嗯,bye。”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感到刚刚的想法很幼稚,幼稚得可笑。居然想问她过得是否还好,自己有什么样的权利去这样问呢?只是刚刚当她经过我的身边时,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咯噔”的跳了一下,仿佛是预示着什么,但目前的情境下,我已经感觉不到什么了,因为现在的大脑混乱到不行。

  自从早上见过凌小小后,就一整天都不在状态,不是带错书,就是什么也没带,弄得苏雪她们三个对我是彻底的无语。晚上的时候,闷闷地戴上耳机,想听下歌,大概过了半小时,邻铺的小乔一脸诧异地望着我,盯得我心里发毛。

  “干什么,吃饱了没事做麽?”

  “你干嘛戴着个耳机啊?”

  “傻子都看得出来,我在听歌。”

  “我看你才是奔驰二百五(又笨又迟钝外加一个二百五)呢,那外音大得不能再大了,你带个耳机搞屁啊。”

  我低头望了望,讪讪的笑了,“额,耳机没插上。”

  “我说五月你今天不是一般的不正常啊,脑袋短路啦。”夏目在那边自顾的笑得花枝乱颤。

  “切,我今儿个就想当下白痴,怎么着?”

  “得,得,你就在那边自我安慰去吧,我玩我的,管你白痴不白痴的。”说完朝我做了个可爱的鬼脸。

  “啊呸。”我和小乔同时做了个向下吐口水的动作,一起笑了。

  后来大家各自玩各自的去了,而我也没什么心情去听歌了。想起凌小小,就觉得心里很堵,但目前的情况下,我已经感觉不到什么了,因为一切都太突然,太突然了,突然到令我措手不及,大脑混乱到不行。

  我原本以为再次见面的时候,凌小小会用仇恨的眼神看我,甩我一巴掌,然后转身离开。然而,现在的一切都是那样平静,平静的让我感到更加的难受。也或许是自己太犯贱,令愿受苦也不愿享受这样的幸福,但愿是我想太多。

  寝室熄灯的时候,我在床上摸索了半天才找到那个东西——四叶草形状的坠子,把它握在手上睡觉已经成了我的习惯,不然我就会觉得恐慌。

  令我奇怪的是,这两年来都没做过梦的我,这天晚上却接二连三的做了好多好多,仿佛是要把没做过的全都补回来。

  “五月,五月,你快过来呀,快过来呀……”凌小小站在前面的草丛里向我招手。

  我跑过去,她用手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往前方指去,我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一直很大很大的天蓝色蝴蝶停在一朵花上,翅膀微微的颤动着。我们两个就站在那儿瞪大着眼睛看了许久许久,直到它飞走的那一刻,才揉着发胀的小腿慢慢直起身来。我没站好,一个趔趄就坐在了草地上。

  “站不起来了么,要不我背你。”凌小小眨着她的大眼睛,一脸认真的表情。

  我不好意思的皱了皱小脸,“没啊,我累了,我们坐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嗯,也好。”

  于是,我们两个就那样手拉着手,坐在草地上唱着歌,说着小女生的悄悄话。等到快要吃晚饭的时候,被各自的爸妈拎回家。

  ……

  天空中突然下起了菊花雨,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从远处传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凌小小拿着一大把一大把盛放的菊花,站在台阶上,向天空中撒着。阳光下,她的笑靥,灿若星辰。台阶下的我,恬静的望着上方裙裾飞扬的她。

  “呐,你上高中后想干什么啊?”她拿了一束花扔给我。

  我伸长双手接住了,有一片没一片的揪着花瓣,“额,高中么,不知道啊。”

  “唉,真是服了你了,你就没有自己想做的事么。”

  “想做的事,是什么呢?”我一脸的迷茫。

  “不问你啦,问了也是白问,我啊,要去找个可以守护自己的人。”

  凌小小把手中剩余的花瓣一起抛向天空,然后凑到我跟前来。

  “怎么样,很远大吧,嘿嘿~~”

  “五月。”

  凌小小一个暴栗把我从飘渺状态拉了回来。

  “什么……哦,应该是很远大吧。”

  凌小小一脸无语的望着我,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两声。

  风把地上散乱的花瓣卷了起来,渐渐迷糊了我的双眼,周围的景色开始变得朦胧了,一个男孩的背影出现在我眼前。

  我握了握双手,有些紧张的问道:“谁?”

  那个男孩径直的向前跑,并没有回头。

  “你是谁?”

第三章 四叶草

我快步的向前,想要追上他的步伐,可无论我怎样的奔跑就是跑不起来,脚像上了锁链一般的沉重。

  前方十字路口,左侧有辆白色的小车急冲冲的转着弯,我焦急的对着那个背影喊道:“快点停下来,快点停下来啊,前面有……”

  还没等我说完,就看见那个男孩被车“砰”的一下撞飞了好远,眼前忽的一下变成了血红色的一片,然后,我看到,我看到那个倒在血泊中的男孩,努力地回过头来对我笑,我只看到有个嘴唇裂开一个弧度,在对着我笑。

  “不,不要,不要……”

  被梦惊醒的我腾的一下坐起来,嘴里还在不断地重复着。回过神来,四下望了望,寝室里面很静,只听得到均匀的呼吸声。右手拍了拍胸口,发现睡衣都已湿透,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颊,也弄不清那上面是泪还是汗。静了一会儿,才隐约感觉到左手有些隐隐作痛。摊开手掌,那枚坠子发着淡淡的荧光,闭了闭眼,拉过床头的泰迪熊紧紧地抱在怀里。慢慢的挪动着身体,找了个合适的角度倚在墙上,有点凉凉的感觉,不过很舒服。

  凌小小,我们原本应该手牵着手一起走到今天,一起走向更远的地方,但那份小小的誓言,早在两年前就断了线,那些原本平淡美好的幸福情节,只因跟不上时间的步伐,被残酷的换了档。你我的过去,以及那梦幻般的结局,只能被迫的渐渐沉睡在回忆里。

  突然有那么一种无力的悲戚感,原本以为我们可以永远的停留在那简单的时光机上,以为可以一直用相同的幸福来期盼,哪知道,就在你我还未做好任何防卫的时候,那些痛苦与分离的地雷早就埋藏在前方,一小步,就能让你我痛不欲生。

  想起你我之间,想起那个下雨天,我说了那么多句的道歉,却还是敌不过你的一句再见。你说我原本就该孤单一个人直到终老,你不过是看我傻看我可怜,才想和我在一起逗我玩。我知道不是,一定不是你说的那样,你是在为自己的离去找到一个足够的理由,是我对不起你,一切都是我的错。

  在那以后很长的一段日子里,我找不到悲伤的出口,也看不见快乐的入口,只是每天傻傻的抱着你送我的那个娃娃蜷缩在墙角里,似乎只有这样我才能感受到一丝丝的存在感。

  “嗯……。唔……”小乔迷糊的伸了个懒腰,“哎哟,五月,你个死鬼,想吓死我啊,呼呼……”

  我被她一惊一乍的给彻底弄清醒了,“还说我把你吓着了,是你自己胆子太小了吧。”

  “拜托,你还有理了是不,我都还没开口,反倒被你先入为主了……”

  “好吧,好吧,我认输,对不起啦,王大小姐,一大早的惊扰了您的美梦,小的我在这儿给您赔礼啦,您就……”

  我算是深刻认识到她的口才的,只好作罢,要不然她会一直对我碎碎念碎碎念的,我的耳根子可受不了。

  “去去去,别在这边讨好卖乖的装可爱扮无辜,老娘我可不吃那一套。”

  说罢,便打着哈欠下床去了。

  呵呵,一大清早的就有够精神的,我微微扯了扯嘴角,笑了笑。向上伸了个懒腰,瞥见左手心一片红色,中间还有个坠子的印记,想来大概是昨晚太用力了的缘故。于是,决定起床后用根红绳把它串起来挂在脖子上。

  新的一天又将开始,而我却必须涂上满脸的油彩,活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属于自己的泪。我想,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我的人生还是那么的漫长,还是依旧要和不一样的人相遇,慢慢摩擦,有的时候或许还会擦出火花,就像我走近别人的世界,亦或是别人走进我的世界。

  叫上苏雪,吃罢早餐,一起去上课。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天气特别好的缘故,夏目她一路上走三步就蹦两步,一个人在前面喜滋滋的乐呵着。

  小乔看着她很想笑,顺便调侃了两句:“哟,夏奶奶今天这是咋啦,春心荡漾,返老还童啦。”

  “是呀,你看人家夏奶奶穿的那叫一个欢醒,好sexy的。”苏雪笑着捂住嘴接过话来。

  夏目回过头来咧嘴一笑:“哟西。”

  “去死,别给我讲日语。”

  对日本有很深成见的苏雪提起包对着夏目拍了两下。

  “得,得。”

  “what?”

  ……

  夏目应是乐翻了天,把她看电影学来的几种语言全都用了个遍,弄得咱们三特无语,赶忙离她远点,装作不认识。真是既无奈又好笑,不闹则已,一闹就不得了的类型啊。要知道,夏目她是我们几个里面的老大啊,囧。

  “咦,五月,你啥时候买了个这么漂亮的东西啊?”对时尚很敏感的小乔一把拉过我,摸了摸挂在我脖子上的坠子。

第四章 忐忑

“耶,真的额,好特别的四叶草……”苏雪凑过来。

  “什么,what,给俺瞅瞅。”

  被三个人围观的我半天挤出一句:“很早之前的了,一直没戴而已。”

  “男的or女的?”

  “什么男的,女的,我自己买的不行么?”我翻了翻白眼。

  “哦……还是秘密了。”

  “恩恩……”

  “额。”

  她们三个根本不理会我,互相神秘兮兮的用眼神交流,然后纷纷点头,我算是被彻底雷到了。

  “咱们得好好利用机会敲一笔啊。”

  “恩,要不我们……”

  我想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三个女人一台戏了,看着兴致勃勃的那三人,颇感无奈,摇摇头,静静地跟在她们身后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感到一种莫名的幸福。

  这天上课的是那个有点酷似韩红的东北妹子,自从上次被她撩头发的娇羞模样噎到后,就不大敢看她了,无聊的低着头继续每天的神游。

  “五月。”

  “嗯。”

  “那个,凌小小问我你的电话号码,给不?”

  我愣了愣,想着昨天见到她居然连这个也忘了问,“额,给吧。”

  “苏雪,你怎么会认识凌小小的呢?”

  “她和我一同学是一个学校的,上次去哪里玩的时候认识的,呵呵,感觉不错啊。嗯……五月,你是认识凌小小的吧?”

  “嗯,我和她从小学一直到高中都是……同学。”我犹豫了下,还是说出了“同学”这两个字。

  “哇,这么牛,那下次可要去问问你以前的丑事来吓唬吓唬你,嘿嘿,怕了吧。”

  “嗯。”我漫不经心的答道。

  上天真是爱开玩笑,当初我鼓起勇气从房间里走出来准备去面对凌小小,弥补我对她的伤害的时候,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但当我想要遗忘想要选择性失忆般的继续生活下去的时候,凌小小却出现在我面前,而且是以那般友好的姿态。如果,真的可以,我们还能回到从前么?

  朦胧中有人在喊我,睁开眼睛就看到三个人头挤在我面前,吓了一大跳。

  “你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啊,大小姐,还不快点就没饭吃了。”小乔又好气又好笑的拍了我几下。

  “真是服了你了,像是睡过去了,这么大动静都弄不醒你。”

  “……”

  犯晕似的收拾完东西提着包直接被她们几个唧唧哇哇的拖着走了。去食堂的路上看到一辆献血车,夏目和刚从车上下来的同学打招呼。

  “咦,你还去献血啊,都瘦得跟个麻杆似地。”

  那女生回道:“瞎说什么啊,我可是符合条件的。”

  “那个疼不疼啊?”夏目盯着那女生的胳膊眯着眼睛问道。

  “还好啊,一点都不疼,你也去献点啊。”那女生开玩笑的望着她。

  夏目一本正经的说:“我才不去呢,我要是去了,就倒了。”

  “切~~夏目你咋说的自己这脆弱的,我看你就挺彪悍的嘛。”

  “俺本来就很脆弱啊,俺爸还让俺多吃点呢。王小乔,你要是想去,你就去啊,我又不会拦你。”

  “我又没说我要去,万一遇上什么艾滋什么的,那我不废了,可别把我给毒死了。”

  “诶,话说回来,长这么大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血型呢。五月你呢,是什么血型的?”苏雪拉了拉我。

  我想了会儿,“不知道额。”

  “哦,看来咱们几个都是彼此彼此。”

  “嗯?”

  “都是傻子啊。”苏雪略显兴奋道。

  静,很静。几秒后,我和另外两个被苏雪那种表情逗乐了,猛地笑了起来。

  小乔边捂着肚子边说:“苏雪你是不是被我们平常打压惯了,形成傻子思维啦。谁说不知道自己血型的就是傻子啊,照你这么一说,那这世上傻子多了去了。”

  “就是就是,我看啊,和你呆久了迟早会被你的傻气传染的。”夏目跟着附和道。

  “喂,拜托,这有什么好笑的,无语。”苏雪红着脸翻了翻白眼。

  “哇哈哈哈……”

  “喂……”

  有人说,她很羡慕我们,每天都黏在一起却还是有很多话说,每天不管怎样都是开开心心的,觉得我们很潇洒很幸福。也有人说,我们就像一个独立的小联盟,不主动去进入别人的圈子,也不允许有人走进我们自己的圈子。

  人们总是只能看见那些表面的东西,却不能体会到深层次的某些东西,正如看见别人头上的光环,却看不到光环背后的坎坷一样。不管怎样幸福的人总是会有悲伤难过的时候,只是有人选择把伤痛放在脸上,而有人却选择把它放在心里,我们都属于后者。

  每当一个人心情低落的时候,会单独行动一段时间,默默地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等整理好情绪后,再用笑脸来拥抱其他人。如果想说原因的,我们会倾听,不想说的,我们也不会追问。只是想着,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空间,有些事只有自己可以解决,外人帮忙反而会适得其反。就那样静静地,站在离对方仅有一个转身距离的地方,默默的关心她,支持她,也不失为一种恰当的方式。

  而一贯不喜欢那种甜腻腻感情的我,很享受这样的生活,不同的是,我只对那么几个走进我生活的人真诚的微笑,其他一切与我无关。所以我总是记不住和我打招呼的人长什么样子,记不住喊我名字人的名字,于是,慢慢的,我的世界,我的回忆里就只剩下那么几个人而已。

  昨天晚上的时候,寝室很空,心更空,想着一个人在寝室,却又无所事事,小乔走的时候对我说了些话,听得不大清楚,但还是大致可以听出来,点点头,人很恍惚的样子,洗完澡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穿的是毛拖鞋,拖出来留了一地的水迹,闷闷地换了鞋,灭了半边灯,爬上床,撑不住的时候,闭上眼,睡了。

  同样的时间,凌晨两点半,从睡梦中醒来,黑暗中翻身的声音,很清晰,下意思的握了下手,才发现手中的东西已经找寻不到,有种莫名的恐慌,被子里依旧是拔凉拔凉的,没有温度,绷着紧紧地神经,有点时光错乱的感觉。依稀中回想起两年前的场景,胸口堵得慌,只是大口大口地呼着气,泪水一个劲的往下淌,经过很长很长时间的暗示后,才慢慢平息下来。

  坐在床上,有根筋拉扯的痛,应该是睡筋吧,勉强着不愿醒过来,而思绪却像匹脱了缰的野马,驰骋于过去、现在以及未来,想着那些曾经、现在、以后在我生命里留下或即将留下足迹的人,怀念、珍惜、期待。

  闹钟很不合时宜的将我从游离边缘拉了回来。极不情愿地套上衣服,下床,有些难受的蹲下身子,迷糊着双眼望着那双毛绒拖鞋,偶然发现上面竟然是左脚“地久”右脚“天长”,突然间想起小四的左手倒影右手年华来,真是讽刺呢。

  手机铃声响起,我揉了揉因睡眠不足而肿起的双眼,是个陌生号码。

  “喂。”

  “五月,你下午有空不?”

  “嗯。”

  “那我下午去你那边玩啦。”

  “嗯。”

  “OK,那说定啦,拜。”

  “嗯。”

  闭上眼睛,朦朦胧胧的睡了一会儿,想起那个声音,整个人突然间清醒。那是凌小小的声音,没错,是她没错。有点异常的欣喜,又有那么一丝的不安。虽然她已经说过不在乎了,但我却还不是那么习惯以那颗平常心去对她。

  小乔和夏目出去了,一个说是去同学那里,一个说是要去逛街。下午一点多的时候,凌小小来了,我不好意思一个人独自去面对她,便叫上苏雪一起去接她。回来的路上,苏雪和她一直在聊我以前的事。

  这个时节,B大的空气里到处弥漫着香樟的气息,很有点浅川的味道,我很喜欢。每天每天就那样单调过着我如同现场重播一样的大学生活,宅在寝室,忍受着右边那根电杠忽闪忽闪的,整个寝室暗暗地,以至于出去吃饭上课的时候,外面的光刺得睁不开眼睛,而我却对这种感觉乐此不彼。

  没事做的时候,拿起笔想记录下我生命的轨迹,却感受不到手掌心的力道,空洞洞的,浮在纸上,画不出个痕迹,如此的生涩,生涩到连自己也无法理解。在大学里的我,就像是个局外人,观赏着一幕幕热闹的话剧,但这些热闹却都与我无关,观众的悲哀。闲得发慌似的累,累到连喜怒哀乐的力气都没了。

  “呐,小小,你和五月那么熟,我都没怎么听你说过啊?”

  “嗯?我还以为五月会跟你讲的。”凌小小回头望了望我。

第五章 半响愁

苏雪嘟了嘟嘴:“她呀,她才不会说呢。平常就跟个木头人似的,很少讲话,总是处于空洞状态,我都怀疑她到底是不是火星人了。”

  “呵呵,这个呀,你倒不必担心,我可以证明她就是地球人无疑。不过呀,她以前和现在也差不多,只是比现在热血那么一点点。”

  “哦,那是怎么个热血法啊?”

  “那个呀,就是有人把她给惹毛了,结局很悲惨。我记得的,小学四年级有一次她一脚把一个男生的鼻子踢出血来,五年级的时候把一女生的书从四楼全给扔了下去,六年级的时候和别人在地上抱着打架,结果把人家的头发扯落了一大块。还有很多很多的小事,也讲不大清楚啦。”

  “啊,好强悍。”

  苏雪一脸不可信的频频回过头来望我,我对着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恩,所以啊,当时班上的同学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做‘霸王花’。”

  ……

  我站在一边看着凌小小,这两年她也没怎么变,还是老样子,只是看上去成熟了很多,优雅了很多。看着她过得还好,心里感到很欣慰,想着我是不是也该学着真正放下,然后重新开始。

  很无聊的绕着学校走了大半圈,苏雪嚷着说要去打台球,三个人便去了台球室。因为三个人都不是很会打,就随意的,不讲什么规则的打了起来。

  伏下身的时候,我能明显感受到,站在对面的凌小小正以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我,但当我抬起头的时候,却什么也没看到。

  苏雪走过来指了指我胸口,我低头一看,原来是领子低了,不好意思的稍微拉了拉,碰到了那块凉凉的坠子,心下一紧,忙向对面望去,恰好看见凌小小有点慌乱的别过头去。凌小小,还是不可能那么轻易就忘了他的。

  苏雪去洗手间的时候,我和凌小小一起去结账。

  “五月,你现在过得幸福吗?”

  “还好吧,大体来说是幸福的吧。你呢?”

  “差不多。”

  顿了一下,她迟疑的问道:“那个坠子你一直都还留在身边么?”

  “咦,小小,莫非那个坠子是你送的?”苏雪从洗手间出来朝我们走过来。

  “不是,是一个叫韦澈的男生送的。”她的语气有些低哑。

  “啊哈,五月,你居然瞒着我们,快点从实招来啊,要不然可有你好受的。”

  苏雪大声的嚷了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气氛已经开始不对劲。

  “五月,我想我该回学校了,有篇报告还没来得及交。”

  “嗯。”

  苏雪大概也意识到了什么,再把凌小小送上公交车的一路上,她都只是静静地跟在我们身后并不做声。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没跟她提起过。”凌小小在上车的那一刻对我说。

  我笑着摆了摆手:“没事儿,路上小心。”

  回寝室的路上,苏雪几次跟上我的步伐,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坐在桌前,看着QQ上的图像,手指拖动着鼠标在屏幕上缓缓的滑动,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眼睛一直凝视着那个名字——韦澈,原本以为就这样慢慢的把你遗忘,然而却没发现,经过压抑后的记忆会比平常更加深沉很多倍。闭上眼,默念三遍,手指在一瞬间猛然落下,“滴”的一声过后,睁开眼,你的名字已消失不见,心突然间抽搐,仿佛被电给击中,为什么我还是会这样的难受?

  桌面右下角,苏雪的头像闪烁个不停,点开。

  “五月,你还好么,对不起,是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麽?”

  “嗯,没事,只是头脑有些混乱。”我努力的控制住自己。

  “没事就好。(笑脸)”

  我按住键盘的手有些瑟瑟发抖:“苏雪。”

  “嗯?”

  “那个叫韦澈的男生已经不在了,他死了,是为了救我而死的。”

  ……

  那边没了动静,我想,还是吓着她了吧,苦涩的笑了笑,沉默了几分钟。

  “咚咚。”

  有人在敲门,我无力的走过去,刚一开门就被人给抱住了。

  “五月。”

  “……”

  “我原本以为你一直就是个淡漠的人,因为你都从不主动与人打交道,不向人说心里话。看到你的时候,你就像个折翼天使,忧伤的令人心痛,我只道是青春的效应,却不曾想你竟然经历过那些我联想都不敢去想的事情,譬如死亡与永久的离别。”

  “五月,作为朋友,我是不是太不够格了?”

  “傻瓜,你是在可怜我么?”我笑着向苏雪调侃道。

  “没有,没有,我只是,我只是……”

  “只是什么呢?”

  “哎呀……”苏雪急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我拍了拍她的肩,“好啦,逗你的。”

  “啊……”

  苏雪被我搞晕了,反映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第一反应就是要追着打我,我也自然的躲避着。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心情像是那些久久环绕在心房外的浓雾被驱散开来一样,说不出的清爽,便陪她闹腾了半天。

冷酷少爷勾勾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冷酷少爷勾勾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爱你不负年华》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爱你不负年华》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爱你不负年华目录预览:第1章你是谁第2章未婚妻第3章典型的伪君子第1章你是谁情人节的夜晚,总是充满甜蜜的气息。大街上,到处都是时尚又登对的年轻情侣,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容。从公交车上下来,季半夏望望马路对面的豪华酒店,将身上的羽绒服裹得更紧一点。没有人知道,在她长到脚踝的羽绒服下,只穿了一件丝薄的低胸睡裙。睡裙里面,是完全的真空状态。深深吸了口气,季半夏的心跳开始慢慢加速。今晚,她就要彻底的交出自己。和男友欧洋相恋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和鬼有个约会》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和鬼有个约会》在线全文阅读书名:和鬼有个约会目录预览:第001章要带我去哪儿第002章人死了第003章我说有鬼你们信吗第001章要带我去哪儿我叫童瞳,今年19岁。算命师傅曾经说过我的名字,大凶,易招鬼,在19岁这年会遇到大劫。不过我并不在意,这种算命师傅在大街上一抓一大把,都是骗钱的。考上大学后我就离开家一个人生活了,和家里人已经不联系两年多了,今天父亲却给我打电话,说母亲重病,让我回家看看。母亲病重?虽然父亲在我的印象里永远都是满口谎言,但我想,他应该不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合约小娇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合约小娇妻》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合约小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特殊的小病人第2章小屁孩和帅老爹第3章捡了一个小屁孩第1章特殊的小病人秦城,雅德医院。深夜,秦以悦匆匆赶到她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时,就被自己办公室前的阵仗吓了一跳。本来还算宽敞的医院走廊,此时站了将近十个人,都是身形高大的男人。清一色的黑西装加墨镜,面部表情紧绷,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值班的护士和医生看到秦以悦过来,顿时松了口气,差点哭出来了,“秦医生,你可算来了。”秦以悦朝他们点了点头,看向走廊里的人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都市兵王》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都市兵王》在线全文阅读小说:都市兵王目录预览:第一章大打出手第二章身份第三章纠纷第一章大打出手故土难离,时隔九年,孟凡提着帆布包。走在从小生活的街道上,让这个外表刚毅的汉子脸上,凭空增添了几分伤感。没走多远,就听到前面人们的吵闹声,一群人聚集在空地上。“老东西,哪都有你,都是快入土的人了,还是回去等死吧!”一个长相粗狂的男人,恶狠狠的盯着人群中的一位老人骂道。“你……”老人身体本就不好,怒气攻心之下,竟仰头晕了过去。幸好被他身边的小女孩扶住,才不至于摔倒。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你是我的情劫》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你是我的情劫》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你是我的情劫目录预览:第1章有一个梦想第2章了不起啊第3章算你狠第1章有一个梦想苏沐晓自小便同沈问之一起长大,打从十六岁时懂得男女那点儿事的时候,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和沈问之日天日地日空气,日到天荒地老。然而八年后,真等到那么一天时,苏沐晓却开始觉得恐惧了。……此刻正值夏夜。帝都周边的一处风景区里名为北山的山腰之上,密密集集的灌木丛中,传来阵阵女子娇弱的声音。苏沐晓纤细的腰被沈问之抵在身后的一棵粗大的树干上,动作进进出出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欲望之城》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欲望之城》在线全文阅读书名:欲望之城目录预览:第001章做久就腻了第002章交换的同事第003章颠倒伦理第001章做久就腻了不管做什么事,做久了就会腻,比如说夫妻生活这种事——尤其是每次都面对同一个女人时。张业和他的妻子周璐结婚已经有五个年头。刚结婚那半年里,张业最开心的事就是下班后和妻子你侬我侬,并在火候差不多后和妻子结合。在那半年里,张业和妻子试过很多姿势,也在床铺、沙发、卫生间,甚至是窗户前做过。只是当妻子怀孕后,张业就不能那么放肆,甚至有时候来欲望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我的风情后妈》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我的风情后妈》在线全文阅读小说:我的风情后妈目录预览:第一章我没有来例假第二章贱货王青霞第三章陈年往事第一章我没有来例假放暑假的时候,武汉的鬼天气太热了,我基本上每天都不出门。那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坐在房间玩CS,后妈突然来到我房间门口,轻声问道:小明,我能进去吗?正跟几个朋友组队打比赛的我玩的很认真,所以头也没抬的直接回了一句:想进就进来,这个家不是你做主吗?我刚说完这句话,就被对面一个散兵队的狙击手一枪爆头,而且还是在开局没多久,实在是太郁闷了。等后妈走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嫂子的诱惑II》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嫂子的诱惑II》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嫂子的诱惑II目录预览:第一章我真的没看见第二章想摸了?第三章来人了第一章我真的没看见八月天,骄阳似火……**辣的太阳似乎要把大地烤的冒烟,走在坑洼不平的乡间土路上,即便光着膀子,依然呼吸沉闷,一身的热汗“这鬼天气,连点风也没有!”一边走着,徐东一边擦着热汗嘟囔道村头的商店外,正对着商店门前的平房屋顶上,几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好像士兵一样的匍匐在屋顶上面……“快,给我看看……看见了么?”一个小男孩儿迫不及待的推着身边的同伴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山野如此多娇》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山野如此多娇》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山野如此多娇目录预览:第1章大飞鸟第2章偷情第3章菜花蛇第1章大飞鸟噗通……一个黑黝黝的身体纵身一跃,直接跳进了河水里面。好像一条泥鳅一样在河水里面上下翻腾,两三米深的河水,对于这些常年在河边居住的娃子来说,也没有什么难为情,一个个脱得赤条条的,跳进了河水里面,享受着清凉的感觉。大热天儿的,这种清凉的河水绝对是一种享受!哇,良娃子,你小子的小飞鸟还真他妈大啊,从小就知道你小子那个东西大,没想到越长越大了……一个十七八岁的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情深不及白首》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情深不及白首》在线全文阅读小说:情深不及白首目录预览:第1章你本来就什么也不是第2章出车祸第3章抽血第1章你本来就什么也不是“你今天去医院了?”男人半靠在沙发上面,手里夹着一支烟,目光冷冷的看着叶清歌。慕战北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只是一个眼神就能让叶清歌打颤,她缩在衣袖里的手有些抖,只是竭力的控制住自己:“是。”“干什么?”男人吐出一个烟圈,深邃的眼神透过烟雾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我来大姨妈,肚子疼,就去找医生检查了一下。”叶清歌心跳得慌。她怀孕了,却不敢告诉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