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娇俏律师的契约婚 最新章节

2017/12/3 22:20:10 来源:网络 []

书名:娇俏律师的契约婚

第1章 陌生男

暖风微微,清晨的一缕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照射在这充满暧昧气息的房内

“几点了”1

床上那卷缩在被窝里的女子伸出光洁白皙的手臂往右边胡乱的摸着,可什么时候柜子变这么热了?

想着,夏言伊只好眯着眼抬起头去找她的手机,却猛然对上一张不断放大的陌生雄性脸,她微微一愣,不禁伸出手擦擦眼睛来确认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可一松开手,这张放大的脸还是在自己眼前。163女性网

“啊!!!”

夏言伊在也忍不住抱着被子往后退去,可每动一下,身上那入骨的酸痛感差点没把她的痛觉神经给疼到没有知觉。

“看来你的心理素质也不怎么样。”男人勾着凉薄嘴角,随意的靠在床头慢慢点燃手中的雪茄。

“你你是谁,怎么会在我房间!”夏言伊差点要急哭了,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不会真被面前这人给

面前的男子面容成熟俊朗,但那双眸子总是闪烁着几丝邪魅的光芒,由于抽烟而露出来的双臂也是布满肌肉,看起来十分的有爆发力,这让夏言伊不禁微微红了脸颊。

厉祁景幽幽吐了口淡淡的烟雾,眼角莫名含笑的看着她:“钱或者名,你自己选一个。”

等等,夏言伊还没反应过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意识到里面含有的侮辱意思后,她立马瞪大双眼小脸涨的通红,“你你说什么,有种在说一遍!”

这个时候她已经彻底明白,自己的第一次肯定是被这个不要脸的男人拿走了,纵使心中在委屈愤怒,她也只能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可在听到男人的话时,她就在也忍不住拿起一旁的枕头砸过去!

“你这个混蛋,你这是迷奸知不知道,我可以让你蹲一辈子大牢的,你就等着警察来抓你吧!

说着,她便红着眼忍住全身的酸痛下床捡起那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可身后幽幽传来一句男声却成功让她顿住了身子。

“女人,这是我的房间。来自163woman.com

厉祁景将烟头拧灭在一旁的烟灰缸里,眸中映出对面女人那露出来光洁白皙的背脊,眸中不由一暗,喉结不自然的滚动两下,昨夜那迷乱的缠绵不时的浮现在他脑海中,看着面前那眼神也突然变的幽暗起来。

夏言伊感觉到自己身后那一道灼热的视线,意识到自己还没穿衣服,她只好蹲在地上露出个小脑袋不停的怒吼着:“你还要不要脸呀,这明明就是我的房间,你不用在狡辩了,我是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喔?”厉祁景颇有趣味的眸光闪动两下,对面的女人面容精致却不艳丽,有着一种属于她的独清丽特韵味,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女人给嫌弃,“那你打算怎么不放过我?”

对上男人难带着趣味的双眸,夏言伊不自然的偏过头开始梳理起自己的思绪来,自己昨天晚上刚刚回国,和朋友似乎喝多了点,然后严烟就让她来这间房休息一下,但为什么这个男人会说这个房间是他的?严烟没有理由来骗自己呀!

想的头疼,但狠话已经放出去了,她只能硬着头皮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怒气不减的道:“不管如何,你在我不清醒的情况下对我做出这种事,这就是你的不对,你可以保留申诉的权利,但过两天你将会收到法院的传票,我们法庭上见。”

厉祁景啼笑皆非的看着她快速的穿好衣服,语气不咸不淡的道:“所以,你就打算这么提上裤子不认人了?”

夏言伊身子一顿,回身没好气的怒吼道:“吃亏是我好吗,有本事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她一定要把这不要脸的男人送进监狱。

“厉祁景。”

夏言伊脑中闪过一丝熟悉感,她好像在哪听过,可就是记不起来,难道这人是个国际逃犯?对,一定是这样,不然她怎么会对这个名字这么熟悉。

想着,她便决定先拖住这个男人,不然要是他想杀人灭口怎么办?

穿好衣服,她移动脚步拿过自己的手机,故作淡定的道:“好了,我开个玩笑,我不告你了,这事就算了吧,大家都是成年人,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着,她就迈步朝门口那边走去,可身后却传来一句慵懒的男声:“我有让你走吗?”

惨了,这人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她该怎么办?

夏言伊转头看着床上男人正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心中一慌,“我都说不计较了,你还想怎样?”

比之她故作镇定的语气不同,厉祁景的声音很轻松,“名字。163女性网

夏言伊松了口气,这人问自己的名字,按心理学来说,罪犯杀人前是不会多次一举,这样就表示自己暂时还是安全的,想着她便恢复了些底气回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厉祁景见证着她情绪一次次变化如此之大,只是嘴角一勾,“那我可以保证,你今天出不去这间房门。”

夏言伊面色一白,眼见对面的男人已经穿着休闲七分裤赤露着上身正迈步朝自己走来,她脑子一乱,随即脱口而出:“夏言伊。”

厉祁景脚步一顿,来到小女人面前伸出大手托起她那小巧的下巴,眸光不明的道:“夏言伊?你可以走了。”

“什什么?”夏言伊反应过来连忙缩回自己的脑袋,赶紧朝门口走去“我真走了,你可千万不要追来。”

话落,她已经拉开门把逃也似的出了房间,只留下厉祁景一人似笑非笑的立在房内,很好,这个女人竟然连他的名字也不记得,是该好好教育一下了。

出了房间,夏言伊赶紧跑出了酒店,不行,她得回去查下资料,看看那人到底是不是逃犯,如果不是,那那个男人就死定了,她一定会把他送进大牢!

没想到自己回国的第一场官司竟然是替自己打的,坐上出租车,夏言伊怒气冲冲的打通了严烟的电话,没等那边说话,她就怒声吼道:“严烟昨天那个房间是什么意思?不是说是你家的产业吗,那那你确定那个房间是不出售的?”

第2章 下药

话到嘴边她还是没有把那个说出来,因为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她不知道该怎么说。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电话那头的人微微一楞,随后便确定的回道:“当然,那是我外公家的产业,也就是你老公家的东西,你住的那层楼的房间都是不出售的 ,不过有时公司的客户可能会住一晚,怎么,你遇到谁了吗?”

这么说,那个男人有可能她丈夫的客户,如果被她那个从未谋面的老公知道这件事的话...她会不会被浸猪笼?呸!现在是法治社会,大不了就离婚,反正也是场有名无实婚姻,不要也罢。

可心里就算这样想着,要是被爸妈知道,怕是会骂死她,传出去的话,整个夏家也会因为她而在圈子里抬不起头来。

“没什么,我的行李呢?”她有气无力的说着,脸上顿时浮现一片愁容。

“给你送回家了......”那边严烟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夏言伊给挂断,心中不禁浮出几个疑问,夏言伊怎么会问那种问题,对了,她刚刚似乎忘记说了,表哥有时谈生意太晚也会住那。

车子到了夏家,夏言伊努力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刚迈进大门,就看见一个身着月白旗袍优雅从容的贵妇人坐在沙发上,她立马扬起笑脸迎了过去,“妈,我回来了!”

贵妇人听到声音,只是眼角一斜,“喔。”

话落,便继续着手中的刺绣。

面对母亲的冷淡,夏言伊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她笑着走近轻声问道:“妈,昨天严烟帮我送回家的行李在哪?”

“你自己不会去找呀!问问问,就知道问!”

白文雅头也没回,口中吐出的话语却丝毫与她那优雅的气质完全不相符。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姐,你回来啦。”

夏言伊尴尬的神色在看见楼下下来的清纯女子时才冲淡了不少,“言清又长漂亮了。”

她笑着上去抱住夏言清,还没来得及说上两句,身后就传来一声不耐烦的声音,“一回来就这么吵,快死楼上去,别在这里碍眼!”

注意到夏言伊脸上的落寞,夏言清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但面上却是十分不平的道:“妈,姐才刚回来,你别这样.......”

“没事,我也累了,顺便上楼倒到时差。”夏言伊不在意的笑了笑,随后便默默的上了二楼。

等她不见了身影,夏言清才走到白文雅身边坐下,悄悄的在她耳边道:“要是她回厉家怎么办?”

白文雅放下手中的刺绣,不屑的瞄了眼楼上,“这厉家少奶奶本来就是你的,要不是你爸死脑筋,哪还轮到那个赔钱货,你放心,无论如何,妈也会让你嫁进厉家!”

夏言清闻言满意的蹭了蹭白文雅的胳膊,脑中不禁浮现出那个高大伟岸的身影,脸颊一红,眼中的决心更加,她才是夏家的女儿,那夏言伊算个什么东西,总有一天,她会把那些属于她的东西给夺回来!

回到自己三年不见的房间,一如既往的摆设没有动过一分,夏言伊却觉得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她不过是夏家在孤儿院抱回来的孩子,却没想到没几年言清就出生了,母亲对她的态度也一落千丈,但夏言伊已经很满足了,至少她还有个家,不用像在孤儿院那么的孤零零。

只是在言清还没出生时,她就被爸和那个厉家的少爷订了婚,纵使不愿,但她也不能让言清嫁给一个陌生人,所以她只能答应,只是她在国外留学期间爸已经拿着她的户口本和那个男的登记了,听说是公司出了什么问题,需要厉家的帮忙才会这么着急。娇俏律师的契约婚 最新章节

可夏言伊却是纠结的,她从内心就讨厌这种商业联姻,但她唯一能报答夏家的方法也只有这个了。

躺在床上,身上酸痛无比,她又立马起身拿出衣服进了浴室,现在最重要的事那个男人到底会是谁,这事会不会泄露出去!

到了晚上,夏均也回来了,夏言伊坐在饭桌边无聊的扒的米粒,只听见上头一道随意的声音传来,“言伊你也回来了,厉家的意思是不打算大办,只是开个宴会向a市的人介绍一下你,反正结婚证已经拿到手,那些表面东西也没那么重要了。”

一脸正经的夏均从桌下拿出一个小红本丢在了夏言伊面前,后者脸色微变,却丝毫没有注意到白文雅和夏言清那嫉恨的眼神。

夏言伊那过小红本随意的放在身后,她对这场婚姻本来就无感,自然不会在意形式,若是这场婚姻能帮到夏家,她也就满足了。

“我也不喜欢那些形式,简单就好。”她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落在夏言清眼里那就是赤裸裸的得意。

等回到自己房间,夏言伊那个小红本放在地上踩了两脚,随后便丢在了哪个不知名的角落里,她没撕了就算好事!

这时房门被推开,吓的夏言伊回头一看,之间白文雅一脸异样的走了进来,她连忙笑着走过去问道:“妈,你怎么来了?”

天真的她以为,妈也是舍不得自己的,就算平时态度有些冷淡,但看到自己要嫁人了,她一定也很舍不得自己。

谁知白文雅只是冷冷一笑看着她道:“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终于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夏言伊脸色一僵,忍住不让委屈的泪水落下,她故作淡定的道:“妈,你放心,我以后留在厉家一定会好好表现,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厉家是a市的一流家族,本来夏家是高攀不上的,只是当年厉家还没有发展的这么快时,两家订了娃娃裙,本是门当户对的两家,到了如今却是只能用‘高攀’这两个字了。

“我不想和你废话那么多,你应该知道你只是收养的,言清若是早出生两年,厉家少奶奶这个位置绝轮不到你来坐,只是你爸死脑筋,要不然你哪会有今天!”

夏言清闻言眼中一喜,这么说妈是想让言清嫁过去?

“妈,如果言清愿意的话,我立马去和爸说不嫁过去了!”夏言伊眼中带着点希冀,她也不想被这个有名无实的婚姻给绑一辈子。

白文雅冷笑一声,要是夏均肯答应,她又怎么会来找夏言伊?

第3章 阴差阳错

只是夏均说厉祁景野心太大,且又不喜夏言清,自然不是良配。

白文雅心中嗤之以鼻,哪个男人没有野心?没有感情难道不会培养吗?非要便宜这个小贱人。

“好了,你也别再装模作样了,我只想告诉你,这厉家少奶奶的位置你是坐不稳的,宴会那天你把这个给厉祁景喝下,在将他带到花园去就没你什么事了。”

夏言伊闻言顿时瞪大了双眼,由于她的注意力全在下药那个地方,丝毫没有留意那个名字,这也导致她后来发生的悲剧。

“这...这......”她吞吞吐吐的不知该说什么,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太大了,也让她不知如何接过白文雅手中的小药包。

“这什么这,怎么?你还妄想成为厉少奶奶吗?”

白文雅讽刺看了她眼,随后又变本加厉的道:“你的命是我们夏家的,养了你这么多年,你现在翅膀硬了,不把我放在眼里的对不对?”

“不...不是,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妥,这样对言清的声誉也不好吧?”夏言伊急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不管答不答应,她做的都不对,给人下药...这种事她是想也不敢想。

“你若是还把自己当夏家的人,就一定要把事情给我办好了,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白文雅才不会管那么多,直接将药包塞在她手里,就气冲冲的甩门而去。

看着手中的药包,夏言伊的小脸皱成了一团,她该怎么办?还有,这到底是什么药?

几天时间一晃而过,夏言伊也拒绝了严烟给她介绍的那个知名的律师事务所,只是纠结不安的在家待了几天。

那天晚上终于到了,夏言伊本来穿的是一身低调的莹白色晚礼服,谁知夏均硬是让那个造型师从头到尾的换了一身鲜红抹胸及膝晚礼服,这让夏言伊简直就是欲哭无泪,她只想要低调呀!

一路恍恍惚惚来到厉家别墅,外面已经停了不少名车,来来往往有不少进出的人,在门口时她就看到了优雅可爱的严烟在对她招手。

“爸,你先去吧,我待会来找你。”

夏均也注意到了那边的严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嘱咐一声道:“那你快点,别乱走。”

“嗯,知道了。”说着,夏言伊就迈着不急不缓的步伐朝严烟那边走去,虽然她的内心很焦急,但她也知道,在这种场合一定要把握那个度,千万不能出丑,不然连累的就是夏家。

严烟见她过来,也推辞了身边其他人,笑嘻嘻的迎了过来,“哎呦,以后我得叫你表嫂了。”

夏言伊脸色一黑,没好气的道:“少贫嘴,不然我可真生气了。”

严烟和她是高中同学,至此以后关系都很好,可她也是厉老爷子三女儿的孩子,按理来说,的确是该叫表嫂,可是夏言伊心中还在烦闷着待会到底要不要下手呢。

见她脸色的确不太好,严烟也不再调笑她,只是神秘兮兮的低声道:“你猜我刚刚看到谁了?”

“嗯?”夏言伊不以为意的说着,可当她顺着严烟的视线看到那个身姿笔挺的男子时,突然呆愣在了原地。

见她一副吃惊的模样,严烟这才得意的道:“没看错吧,那可是你多年来的偶像,还不快过去打个招呼。”

夏言伊的确很惊讶,不远处那个面容俊逸的男子可是她多年来的信仰,她能成为一个律师,也是看了纪洺的事迹才走进这一行。

纪洺,国内最顶尖的律师,甚至在国外都享有盛名,夏言伊也是无意中看过他的一次采访,这才下定决心去学法律,第一次见到偶像,夏言伊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在这种场合,但鬼使神差的她还是走了过去。

纪洺正在和一个中年男子说话,注意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他回头一望,只见一个肌肤白皙身材姣好的清丽绝色女子正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注意到她这一身鲜红的礼服,纪洺不难想到这个是谁,只是新娘子为什么要来找自己?

“不好意思失陪一下,”他对着中年男子摆摆手,对方也很识相的转身离去。

如此近距离的面对自己的偶像,夏言伊显的比自己结婚还紧张,一双大眼里全是晶亮的仰慕。

“你好,我们认识吗?”纪洺笑着轻声说着,漆黑的眸子里映出对面那个一脸紧张的小女人来。

夏言伊回过神,暗叹自己真是太没礼貌了,连忙扬起微笑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夏言伊,也是名律师,第一次见到自己偶像难免有些激动,不要介意哈。”

她尴尬的笑了笑,纪洺不禁轻笑一声,“现在豪门里去做律师的可真是太少了,夏小姐真有用勇气。”

他说的没错,豪门里的子女学的不是金融就是管理,在不济就是学习贵族礼仪安安静静做个花瓶,当初夏言伊说要学法律时,出乎意料的没有一个人反对,她以为是爸妈对她的尊重,实则她不知道的是,白文雅才不会管她要干嘛,夏均的心思就不好说了。

“我爸妈都挺尊重我想法的,所以我很幸运。”夏言伊又在一次感谢夏家对她的好,没有限制她的自由,不然她也得去做个安安静静的花瓶小姐了。

“那夏小姐是自己开事务所,还是去公司做顾问呢?”

夏言伊闻言皱了下眉,最终还是实话实说:“我才刚拿到律师执照,暂时不想开事务所,想想先学习一下,不知道纪先生那里还缺人吗?”

其实夏言伊早就有这个打算了,纪洺的事务所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虽然她一个菜鸟想要进去,的确有些痴人说梦,但是人总要有梦想的,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了本人,她怎么也要争取一番。

纪洺闻言漫不经心的看了她眼,眸中闪过一丝幽光,突然略微严肃的开口道:“夏小姐应该知道我们事务所的规矩,我不会因为的你的身份而对你有什么优待,如果你想面试的话,有时间可以来事务所找我。”

夏言伊本想说自己一定会认真学习之类的,可在看见那边白文雅正在找她,她只好连忙道:“嗯嗯,我会认真学习不会搞什么优待,那我有时间就去找你哈,我还有事先走了。”

纪洺本想留下她的电话,却只见她话刚落就急匆匆的朝那边走去,也只好无奈的摇摇头,一个心血来潮的大小姐而已,说不定过不就今天就玩腻走人了。

第4章 震惊

那边的夏言伊才不知道自己偶像竟然是这样想她,此时的她刚走到白文雅身边,就被拽住手臂往角落里拖。

“我和你说的话记住没有,一定要把事情给我办好了,不然你以后就不要叫我妈了!”

白文雅说着还恶狠狠的瞪了她眼,本想退缩的夏言伊,此刻也只好弱弱的点了下头。

见她妥协,白文雅眼中闪过一丝得意,随后便用眸光看向东南方道:“看见没有,人就在那,待会记得把人带去花园,然后你就有多远就走多远。”

顺着方向,夏言伊也只看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背影正和自己父亲说着什么,爸还笑的很开心,周围的人也都不时发出阵阵低笑声。

无奈,一等白文雅离开,夏言伊就心跳如雷拿过侍应生盘上的两杯香槟,左顾右盼的来到休息区,自以为没人看到的将药包里的药放进其中一杯里面,然后摇晃两下故作镇定的朝那个方向前去。

她走过去的方向是对着夏均,所以夏均一看见她过来,连忙笑着来到她身边介绍道:“言伊,还不快见过几位叔叔伯伯。”

“几位叔叔伯伯好,以后就麻烦大家多多关照了,”她笑的无懈可击,其他人也在称赞着夏家有个好女儿,可就当夏言伊准备和自己那个没见过的‘丈夫’打招呼时,对方也恰巧回过头来。

夏言伊还没出口的话语就这么卡在了喉咙里,脸色也变的僵硬起来,夏均见她这幅失态的模样,只是咳了两声这才把她的魂魄给拉回来。

“言伊,还不过去。”夏均作势给她使了个眼色,可夏言伊就这么站在那一动也不动。

殊不知她的内心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怎么会是他!她一定是在做梦,对,一定是!

对面的人一身暗色流线西服,面容俊朗中又带着丝邪魅,只是站在那,周身所散发的气势也让人忽视不了,可就这么的一个人,却让夏言伊如同看见鬼怪般的吃惊与恐惧。

厉祁景眸光一闪,嘴角挂着浅笑主动来到她身边,很是‘温柔’的问道:“这杯酒是给我的吗?”

“不是!”

夏言伊过于激动的把两杯酒缩了回来,却把夏均的给惊到了,其他人也都怪异的看着她。

“那就是这杯了,”厉祁景丝毫不在意接过她手中的另一杯酒。

见厉祁景拿过那杯没有下药的酒,夏言伊才渐渐松了口气,可是心中所激起的波浪却怎么也平息不下,以至于都不敢抬头看他,脸上更是出现了一抹属于尴尬的红晕。

“言伊,还不快给各位叔叔伯伯敬酒。”夏均眉心已经有些不悦了,在这种场合夏言伊可是不能出一点错,一点也不行!

“啊?”夏言伊顿时愣在了原地,见厉祁景并没有拆穿自己那晚的事,反而用一种逗趣的眼神看着自己,就好像……看着自己的宠物一样。

她脸色一变,站在那迟迟没有动作,这让夏均在也忍不住黑了脸,周围的人也都用异样的眼光打量起她来。

感觉到那些诡异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夏言伊一咬牙,再次扬起笑脸略带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我酒量不好,刚刚可能没醒过神,叔叔伯伯们不要介意。”

说着,她便在众人理解的眼光中不得不喝了半杯酒,但一想到不能留下证据,只能咬牙把剩下的那半杯一口气喝下。

“爸,我带言伊出去醒醒酒。”厉祁景说着上前一步揽过她的肩膀朝门口走去。

夏均完全沉浸在那句‘爸’里面了,脸上更是笑开了花,就这么目送着两人离去。

厉祁景一身暗色灰系领结西装,高大的身躯完全把夏言伊的身影挡住,就这么半拖着她朝门外走去,只留下大厅里各种羡慕嫉妒的声音不绝于耳。

“你快放开我……”夏言伊不断的挣扎着,却也不敢有大动作,她暗骂自己怎么那么蠢,竟然会不记得这个人的名字,这是个什么脑子呀!

“怎么,你又要告我什么?我的小律师……”

低沉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颈边,等夏言伊反应过来时,她已经站在了一个露天游泳池边,那水光波澜浮现的倒影让她彻底清醒过来,反身就准备将男人推开,可她那力气就如同小孩子过家家般,看不出一点力量。

“你……这人真是……你竟然骗我!”

夏言伊被他握住双手,只能用满是愤恨的声音使劲的瞪着他。

她今日的一身红裙将她那白皙的肌肤衬托的更加圣洁,因不满而嘟起的粉嫩小嘴更是散发着淡淡光泽,只是那一脸深恶痛觉的表情却让厉祁景突然笑了。

“我骗你什么了?你连自己老公叫什么都记不住,我是该好好教育你一下吗?”他幽深的眸光扫量着她玲珑有致的身躯,那火热的视线让夏言伊身上不禁浮现一股燥热。

该死的,那不是迷药吗?!

夏言伊知道自己如今的状态不适合和这人辩驳,于是便一本正经的道:“我只是一时没想起来,就算是我错了,那我和你道歉,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着她就准备迈步离去,却又被身后的人一把拉进怀里,铺天盖地的男性气息顿时席卷了她所有的呼吸。

见怀里的小女人一脸通红的模样,厉祁景眸光一暗,故意俯身在她耳边说道:“你是不是想给我下药?”

“不……没…我…我不是……”夏言伊浑身无力的被他抱在怀里,脑子又是一片眩晕,连自己在说什么也不清楚。

只感觉到有人在自己耳边说着什么,接着似乎有人将她抱起,然后她便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次日微暖的阳光照射进这宽阔舒适的房间内,也将这满地迷乱的衣服暴露在了日光中......

夏言伊头痛欲裂的翻了个身,但那浑身入骨的酸痛感却让她生生醒过神来,随即睁开的大眼里不出意外的映出这黑白单调的陌生房间来。

耳中也逐渐传来那淅淅沥沥的水声,她脑子蒙圈的左右打量了下,随即将视线定格在远处那水雾朦胧的浴室上。

随后,浴室门突然被打开,夏言伊就这么看着男人裸露着上半身朝她走来。

“醒了?”他轻笑一声走近衣柜拿出一件白衬衫,那肌理分明的线条却让夏言伊惊恐的瞪大了双眼。

不等她张嘴说什么,只见厉祁景回头眉梢一挑:“你昨晚可真是热情埃”

第5章 磋磨

夏言伊脸色一僵,准备脱口而出的质问也就这么卡在了喉咙里,小嘴张张合合却怎么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她能说什么?自己酿的苦果就算打碎牙齿也要吃完。。

“这是哪?”她语气非常不好的瞪着他背影,见他动作利落的穿好衬衫,头也不回的道:“你觉得呢?”

夏言伊欲哭无泪的把头埋进被子里,她竟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和一个不熟悉的男人滚了两次床单!虽然这个人是她名义上的丈夫,但是,她不愿意的好吗!

整理好西服,厉祁景见她将头埋在被子不留一根发丝,随即语气轻佻的走过去道:“要死也别死在我床上。”

......

夏言伊小脸涨的通红的将头一下子伸出来,深恶欲绝的怒目射向他:“你放心,就算我要死,也一定会让你成为第一犯罪嫌疑人!”

厉祁景站在床边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道:“没想到你对我爱已经达到得不到就要毁掉的地步,我是该庆幸娶了个这么‘爱’我的老婆吗?”

他语气带着抹调笑,眸中闪烁的笑意让夏言伊更加怒气冲天起来,“你...你会遭到报应的!”她已经气的脸色通红。

“报应?”厉祁景讽刺的看了她眼,“昨晚你试图给我下药,虽然没有成功,但是这个似乎已经触碰到了法律,我说的对不对,夏大律师?”

夏言伊话语一噎,被他看的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可内心深处却在痛恨自己怎么那么没出息,身为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的律师竟然会说不过这个男人?这是耻辱啊!

不等夏言伊想出反击的话,房中已经没了厉祁景的身影,她只好用力的锤了两下枕头,愤愤不平的的起身去了浴室。

得知这是厉家,夏言伊来到一楼时浑身的浸透在浓浓的不安中,一楼大厅里没什么人,她在楼梯上扫量了一番才在沙发上看见厉祁景母亲坐在那。

大厅很大,呈现出一种简单素调的感觉,但周围的装饰看似貌不惊人,实则全都价值不凡,厉祁景的妈妈一身简单白衣长裤,身上披着一件素白细纹披肩,就这么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翻看着手中的杂志。

夏言伊也只是在昨天的宴会中远远看就一眼,如今就要这么近距离接触自己名义上的婆婆,她心头不禁浮现一丝紧张,可看着这个婆婆穿着这么简单,看样子人也一定会很好说话。

她心中紧张的走下楼,再次扬起笑脸:“妈早上好。”

周琴玫眼角一斜,随即视线继续放在手中的杂志上,嘴里吐出的话语却成功将夏言伊的顿住脚步。

“还早,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间了,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做人家媳妇才第二天就睡到天昏地暗,你可真让我长见识了!”

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夏言伊才发现已经到了十点钟,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脑袋,走过去歉意道:“对不起妈,我以后一定会早起的。”

“好话谁都会说......”周琴玫头也不抬的冷笑着。

场面一下子就变的尴尬起来,夏言伊顿在哪不知道说什么来活跃气氛,只能干干的长在那眼神左右乱瞄着,她从没想过婆媳问题,可当自己真的遇上时,她才发现那种无奈与尴尬。

“行了行了,别站在着和个木头似的,没事就去院子里帮老何清扫一下地面。”

一听周琴玫这样说,夏言伊连忙应道:“好的,我马上去。”

她不怕做事,就怕那种冷暴力,要是妈不和她说话,她才会真的受不了。

想着,她连早饭也没吃就撸起衣袖走向别墅外面,厉家只有四五个佣人,再加上最晚的宴会,外面的地面很是脏乱,夏言伊干劲十足的拿起扫帚清扫着碎屑,其他打扫的佣人们也只是相看一眼,并不说话默契的继续手上的事情来。

看样子厉祁景是去了公司,打扫了一个小时夏言伊的肚子早已饿的咕咕叫,可是花园那边还没扫干净,周琴玫还坐在外面的长椅上看着杂志,不知怎么,夏言伊直觉的认为,这个婆婆似乎是在监视自己。

无奈,她只好忍住饥饿,继续清扫着地面。

夕阳西下,夏言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饿的都要头晕眼花了,这时,右肩猛然被人拍了一下,她才吓的回过神连忙回过头。

嘻嘻笑笑的严烟乍一见她脸色如此苍白,额前已是阵阵虚汗,吓的不禁连忙扶住她,关心的问道:“你怎么了?就算和我表哥昨晚在激烈也不该是这幅样子呀!”

夏言伊被她说的脸颊一红,但是浑身的确是没了力气,只能靠在她身上,虚弱的回道:“我只是有点饿了,你身上带了什么吃的吗?”

说着她好伸头看了那边周琴玫一眼,见自己婆婆似乎没有发现严烟的到来,她才莫名的松了口气。

“你没吃中饭吗?”严烟周围的抬手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夏言伊竟然到现在还没吃中饭,难怪会饿。

夏言伊好想告诉她自己连早饭也没吃,只是她不想说那么多,便将全身靠在严烟身身上,有气无力的道:“快,有吃的没。”

严烟本想将她拉回别墅吃东西,但却发现她手上的扫帚和那边时不时往这边望的周琴玫时,眼珠一转,顿时有些怒气迸发:“你怎么会在做这个?不要告诉我你是因为无聊!是不是我姨妈让你做这个的?!”

意识到严烟似乎有些生气,夏言伊立马站直身体解释着:“不是,我只是看这里这么乱,想着顺便帮帮忙而已。”

奈何严烟根本听不进她的解释,直接怒气冲冲的回身朝周琴玫那边走去,夏言伊想拦时已经来不及,在加上头有点晕,她只能黄黄脑袋赶紧跟了过去。

严烟脚步不慢,没半分钟就来到了周琴玫面前,铺天盖地的就是一阵质问:“姨妈你这是什么意思?言伊又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样刁难她?!”

周琴玫的心思一顿,慢慢抬起头一脸嘲讽的看着严烟道:“我怎么刁难她了?你把我当成电视剧里的恶婆婆了吗?还有,作为一个晚辈,你就这么和长辈说话的?”

“你当然不是恶婆婆,可你是......”

夏言伊急忙赶来拉住严烟要说的话,她可不想把关系闹的那么僵,毕竟这个婆婆也没对她干出什么事来。

“妈,对不起,是我没和严烟说清楚,打扰您了。”说着她立马拉着严烟的胳膊往后拖。

娇俏律师的契约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娇俏律师的契约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孔子智慧:立足现实不谈虚幻

    文/弓难张《论语》记载,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焉能事鬼(资料图图源网络)这段对话很有意思,是孔子和其大弟子子路间一段关于鬼神的谈话。子路问老师鬼神之事,孔子很干脆地说:“活人的事还没搞明白,哪有功夫去考虑侍奉死人(鬼)的事情。”子路不满意老师的回答,接着问:“那死亡是怎么回事?”孔子回答:“生的事情还没彻底明白,怎么能懂得死亡?”先考虑近的眼前的事情,而对于不可控的、遥不可及的事情则暂时搁置一边,不要让它去过多分散我们的精力

  • 《与艺术沾边 ·216》“烂伦”艳后

    静笃君按:薄如蝉翼的轻纱遮掩不住古罗马美人萨碧娜·薄佩娅身上千钧之重的性感妖娆。书接前文。为了让情妇薄佩娅当上皇后,尼禄不惜狠心弑母——谁让她是皇后屋大维娅的后盾。公元55年,尼禄毒杀了皇后的亲兄弟布里坦尼库斯。公元59年,尼禄又设计想要毒死母后小阿格里皮娜。您猜,尼禄这个爱投毒的毛病到底是跟谁学的呢?诶!您猜对了——跟TM学的。尼禄的母亲——小阿格里皮娜(IuliaAgrippina,15-59),上届宫斗冠军,手把手教会了爱子用毒药消灭一切挡路之人;却没成想,当她自己成为阻碍尼禄与情人薄佩娅

  • 【收藏马未都】 我之芬芳,你之狐臭

    以嗅觉论,一个深呼吸就可分别一朵玫瑰和一枝茉莉的香味。但若用言语去描述一种花的气味,则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中国传统的审美实践中,如同悦口的甘被识为美一样,悦鼻的香同样被归为美。《说文》中对“香”的解释为:“香,芳也。从黍从甘。”《说文解字注》中的“美”有字义上的呼应:“美,甘也。甘者、五味之一。而五味之美皆曰甘。引伸之凡好皆謂之美。”古人将味觉和嗅觉的愉悦感受统称为“美”,而“香”作为一种美学意境,在文人的笔下以不同的方式氤氲开来。以吟咏自然界的花香为例,有清冷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

  • 观复猫主题店:走过路过,千万不能错过哟~

    观!复!猫!主!题!店!几个意思嘞?话说,喵以食为天。当帝都的观复猫馆长们嗅到魔都的喵间至味的时候,一不做、二不休地立刻凭借麻条条的穿心盒奔将了过去。叮咚~就是这款中西混搭、可以一次尝遍九大菜式的“九味合一”比萨啦!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为了尽情地大快朵颐,猫馆长们干脆直接在必胜客上海第一八佰店驻扎了下来。当当当,转角遇到猫就这样照进了现实。温馨甜腻萌哒哒,可人舒适宠么么!在享用的同时,猫馆长们没有忘记己身之重任:将传播传统文化进行到底。以下是重点,诸位猫奴、美食爱好者们注意啦:也就是说,吃披萨&

  • 处女翻译 ·258《中国艺术》(55)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

  • 马未都|买豆腐

    豆腐是中国人的发明。相传是汉朝淮南王刘安在八公山上炼丹时,偶然以卤水点豆浆发明了豆腐。但学者们普遍认为豆腐是唐宋之际发明的,普遍食用豆腐则是宋代的事,宋代文人文献多有记载。至于欧洲吃上豆腐就更晚了,也就近三四百年的事。豆腐的发明很大程度上解决中国人的温饱,五谷杂粮稻黍稷麦菽,豆子排在最后是有道理的,豆子极难消化吸收,所以民间有俗语“吃豆攒屁”,豆子吃多了屁一定很臭。可豆腐就不一样,豆腐又好吃又好消化,在物质匮乏的时代算是上佳食品。上个世纪的中国,豆腐凭本凭票供应至少实行了几十年。各地习俗不同,豆

  • 国外分析了3万只狗的基因:攻击性真的会遗传

    狗拥有无与伦比的适应能力,这正是他们的强大之处。我们通过选择特定的行为特征进行人工选育,让他们发挥作用,比如狗的捕猎动力经过适当调整,可以做到只跟踪但不攻击,或只攻击但不杀害的程度。虽然有些特征的选择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改变,但行为及性格特征一直是人们所看重的。不同品种之间的行为差异,以及品种内不同品系之间的性格差异都和基因的变化有关。但是,最积极上进的工作犬也有懒散的后代,最温柔的伴侣犬也可能生出暴躁的后代。这是因为大多数行为是复杂的,不仅是多基因的表达,还受到环境因素的影响。当我们想要衡量特征

  • 好厉害!超越北上广,福州人又可以自豪一次了!

    不知不觉间,“无人书屋”的身影早已遍布国内各大一线城市。看着北上广里接连不断的“无人书屋”,心中真是又羡慕又嫉妒!终于,福州也等到了它!不同于传统的书店和图书馆,“无人书屋”内24小时无人值守。读书爱好者们可在店内静下心尽情享受阅读时光,还可以自助付款,将心仪的书籍带回家中。是不是很方便呢?福州的“无人书店”与北上广的“无人书屋”有没有区别呢?跟随小编,我们先来看一组北上广的“无人书屋”!北京东城区无人书屋虽说小而美,但是这也未免太小啦!相信这间书屋专治“选择恐惧症”。上海闵行无人书屋一间可以令

  • 大妈晒出“4色玉镯”,炫耀说价值300万,行家却惊呼

    大妈晒出“4色玉镯”,炫耀说价值300万,行家却惊呼!一块翡翠,如果是内行人,更多的是看他的种,因为决定一块翡翠价值最基础的,就是这一点。不过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食色性也。没有太多的翡翠专业知识,对一块翡翠最初的印象,大多还是基于它的色彩。一块色彩鲜艳漂亮的翡翠,自然是讨人喜欢的。翡翠的颜色多样,有绿的、白的、紫的、黄的、红的、黑的。有些人喜欢单色的翡翠,欣赏它的纯度,但是更多的人会更喜欢色彩斑斓多样的多色翡翠,比如融合了绿紫两色的春带彩和绿、红、紫三彩的福禄寿。这不,最近网上一位大妈就晒出了

  • 手工DAY下的作品:个个造型独特,设计和实用性达到极端

    美国在刀具销量是最高的一个国家,因为我国是禁止销售管制刀具的原因所以大多数只有偷偷的销售,销量也是有很大的影响。有很多世界著名刀具品牌都出自美国,比如美国卡巴,美国冷钢,美国蜘蛛,美国蝴蝶....等等现在很多大马士革马赛克,羽毛纹...等等,都是在美国那边锻打酸洗处理运回国内进行销售,因为有很多老刀客都喜欢玩DAY,不惜花上几千快购买一块不到30厘米长的钢材,那真是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