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此生孤烟与君戏 最新章节

2017/12/3 20:35:19 来源:网络 []

小说:此生孤烟与君戏

第一章 这个男人

北墨笙光着上身慵懒缓步而来,俊脸英挺坚毅,浓重的眉峰紧紧皱起,一双鹰眸冷冽凌然,正盯着景念语。此生孤烟与君戏 最新章节

黝黑发亮的皮肤,精壮的胸膛,身上的肌肉线条完美的恰到好处,只一眼,景念语也看清了这男人阳刚的姿态。

北墨笙此时看着眼前因为害怕而低头的女人,这个女人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军帐内充满了低气压,景念语觉得这个男人带着好强大的压迫感。

“脱!”北墨笙只吐出了这一个字。

什么?!景念语惊慌的看着他,他野兽一样的眼神,让自己觉得像个猎物,忍不住的浑身发抖。

见眼前这个女人害怕的样子,北墨笙心里微微的起了一层涟漪,多少个女人主动投怀送抱,北墨笙从来都是直奔主题,甚至连她们什么样子都没注意过,这个女人倒是装起可怜来了,有点意思!

他起身走到景念语的身前蹲下来,修长的手指用力捏住她的下巴,紧紧的盯着她乌黑水灵的大眼睛,用磁性醇正的嗓音说道:“不愿意?”

景念语甩头挣脱开他的禁锢:“少帅,我是被误抓进来的,我并不是犯人。”应该是犯人才会被他这样不尊重吧,景念语想着解释清楚身份,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你是不是犯人,我说了算!”北墨笙重新擒住了她的下巴,用侵略性十足的语气说道。原文163woman.com

“你!”景念语被气的说不出话,从未见过如此蛮不讲理的人,果然军阀没一个好东西。

外面刘副官的声音响起:“报告!”

景念语松了一口气,北墨笙看着景念语侥幸的表情,心里突然极其不爽,不耐烦道:“说!”

景念语看了一眼,刘副官进来身边还跟着一位漂亮的女子,女子身着桃红色锦缎旗袍,开叉开到了大腿,一双美腿若隐若现,整个人看起来极具魅惑,娇滴滴的说了一声:“少帅。”

这是缤纷楼的头牌水烟,北墨笙光顾过几次,今儿大胜归来,本意想叫着她来捏捏肩,唱唱曲儿,让自己舒服舒服,忘却那些战场上的腥风血雨。

可这个水烟跟眼前的妙人儿简直没法比!眼前的妙人儿虽然穿着粗布衣裳,但依旧挡不住玲珑有致的身材。脸上不施粉黛,可看着就是说不上来的舒服,白皙的皮肤,乌黑明亮的眼眸,嫣红的小嘴,看着一切都那么娇艳欲滴的合胃口。

水烟似乎也看到了北墨笙与往日不同,便踩着莲步,坐到了北墨笙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吧嗒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少帅,人家好想你。”

北墨笙没有回应,鹰眸依旧盯着景念语。说明163woman.com

景念语也没有抬头,想着人家既然要亲热,自己总不好现场参观吧,也感谢这位小姐救了自己,于是踉跄的起身准备出去。

“站住!”

北墨笙冰冷的声音响起,霸道而肆意,仿佛一个魔咒把她定在了原地。

“我让你走了吗?”

景念语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已经佳人在旁,自己不应该走吗?

景念语静静的站在原地,并没有回头。良久,耳边传来了水烟的娇喘,声音很轻却带着急切的渴望。饶是景念语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也明白这声音的含义。

景念语被这声音刺激的面红耳赤,再度想要逃离这个地方,脚步刚刚抬起,北墨笙低沉的声音又响起了:“你敢走,我就让你的丫鬟过来,转过来!”

这个禽兽!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景念语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这尊冷面刹神,当他说完要让春柚过来,景念语无能为力的转过身,一双美眸里噙满了泪水,死死的瞪着北墨笙,他喜欢让人观赏,那自己就观赏好了,只要能保住自己和春柚,观赏一次活春宫又何妨!

北墨笙一边揉搓着水烟,一边时不时的瞟了一眼景念语。

虽然此刻床上的两人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北墨笙光着精壮的上身,水烟的旗袍上身的扣子已经全部打开,时不时露出若隐若现的春光,可这暧昧的姿势,轻微的喘息,都在提醒着景念语即将要看到的一切。原文163woman.com

突然,北墨笙起身,迈着大步朝着景念语走过来,一手擒住了景念语的下巴,一手把景念语禁锢在自己怀中,毫不犹豫的张口吻上了念语,说是吻,倒更像是啃咬。

景念语痛的不停的挣脱,可怎么扑腾都挣脱不开北墨笙的怀抱,一想到这个男人刚才用嘴跟另一个女人亲热,她就觉得油然而生的恶心,胃里不停的往上反,嘴被北墨笙堵上,发出的声音都是呜呜的,直到控制不住的一阵干呕连带着嘴里的血腥味才让北墨笙松开了她。

景念语跑到旁边弯着腰不停的干呕。

北墨笙见状后,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这个女人居然嫌弃自己?!被自己亲了居然是这个反应?!随后的脸色黑的能滴出墨汁一般,房间里又开始安静,安静的只能听见景念语的干呕声。

水烟察觉到北墨笙的眼神都能杀死人,在看看已经干呕后静静站在中央的女子,这个女子确实是美丽动人,想必北墨笙是得不到才会气急败坏用自己来刺激人家。只是这个女子虽然看似柔弱,但眼中的倔强非常人可比,唉,又是一块硬骨头!

随后水烟穿好衣裳,行了个礼,悄悄退出了营帐。

此刻,景念语由于刚才的一阵干呕,眼睛红红的,水汪汪的,看起来就像是刚从猎人手里逃出来受惊吓的小兔子。网站163woman.com

北墨笙此时莫名的烦躁,大声吼着:“刘副官!”

“有!”刘副官一进账,就看见自家少帅一张包公脸,心里暗道:能让少帅生这么生气的女子还真是头一个呀!

“给她安排个营帐,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去!”北墨笙说罢转头走了。

刘副官想着既然少帅让单独安排,那必得好生相待,破天荒的头一遭!

刘副官让人安排好后,把春柚也接了过来,春柚一见自家小姐脸色苍白,嘴唇上沾有血渍,哭着跪倒在念语跟前:“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景念语被春柚的声音拉回现实,忍不住的抱着春柚,嚎啕大哭。

许是很久没有将心中的压抑发泄出来,这一哭,哭了不知道多久,只知道到最后眼泪都已经流不出来了。

  第二章 生病

半月前,景念语带着春柚逃婚。父亲刚去世,继母霸占了家产,还强迫她嫁给年近六旬的春洲财阀裴员外,甚至父亲的葬礼都不让她参加,她发誓一定会夺回自己的家!

她带着春柚连夜出逃东洲,去寻自己的哥哥,不想半路上被误抓进北墨军营,做了半月的粗活,以为今晚终于有机会逃走,没想到北墨笙大军回营将她逮个正着。

景念语一想到北墨笙,脑海里就不自觉的浮现他那双冷冽的眼睛,想如今居然把自己囚禁了,这下想要逃出去更是比登天还难!

这一夜,景念语在不安中终于睡了。

北墨笙悄悄的走进帐中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熟睡中的景念语。推荐http://www.163woman.com/此时的景念语脸上还挂着泪痕,一双杏仁眼紧紧闭着,秀眉也皱的紧紧的。

北墨笙笃定自己一定在哪里见过她,他北墨将军过目不忘可不是虚传,景念语大拇指上的一枚玉扳指吸引了他的目光,随后北墨笙的嘴角浮现了一抹不可名状的弧度。

景念语醒来的时候是被冻醒的,全身发烫,每一个关节都感到疼,感觉到旁边有人,以为是春柚,便开口:“春柚,给我点水喝,好难受。”

一双带着厚茧的大手并不温柔的抚上了景念语的额头,随后是低沉的声音:“你发高烧了。”

“你,你怎么在这儿?”说着景念语便朝床里面挪,那样子生怕碰到他,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北墨笙被景念语这么看着,只觉得小腹处有一股火苗蹭蹭的往上窜,这个女人生病了还不忘记勾引人!

“别动,你受了风寒发高烧了。刘副官!”

“有!”刘副官赶紧进帐,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倒是想笑,景念语像躲瘟神一样躲着北墨笙。

“叫军医过来。”

“是,少帅。”

北墨笙抓着躲的远远的景念语,一把抱住了她。

景念语用力挣扎:“你放开我,我不需要你帮我。”

“你再动,我就帮你降降温。”

北墨笙的话让景念语浑身一颤,不自觉的想到了昨天晚上,不敢再动。

景念语就这样安静的窝在北墨笙的怀里,他的胸膛坚挺却很柔软,不得不承认靠着还挺舒服,景念语被自己有这样的念头吓了一跳,一定是高烧烧糊涂了,赶紧摇了摇脑袋。

北墨笙见到怀里的人儿一直拼命的摇脑袋,以为是高烧,烧的头痛了,双手按着景念语的太阳穴位置,轻轻的揉了起来,被他揉着,景念语不知不觉睡着了。

军医看过后,表情很奇怪:“少帅,这位姑娘身体很差,体内中了一种慢性毒,此毒不会立马要人命,但随着时间越久,毒素攻心,恐怕到时再无回天之力。”

“中毒?”

“是。”

“刘副官,她那个丫鬟呢?叫她过来。”

北墨笙盯着床上的景念语,这个女人,既是中毒,满世界瞎跑什么?

不一会儿刘副官带着春柚进来:“少帅,这就是春柚,还不见过少帅?”

春柚从昨晚见到了景念语哭的伤心,便认定是北墨笙欺负的,此刻自家小姐又昏迷,更是把所有的帐都算在北墨笙头上,定定的站着,双手紧紧握着,就是不出声。

北墨笙看得出这是一个忠心的奴才,摆了摆手示意刘副官,随后问道:“你家小姐身子不好,你可知道?”

春柚没想到北墨笙问的是这个问题,还以为是要打探景念语的身世,没多想便答道:“我家小姐一年前生了大病,一直没有好,平日里都要喝药调理,半月前被你们抓来,还做了好多粗活,身体怎么能好?”

军医听见春柚的话问道:“生的什么病?平日喝的又是什么药?”

见军医如此慎重,莫不是自家小姐有危险?春柚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我家小姐最开始只是急火攻心加上偶感风寒,由于从小身体差,所以迟迟没有好,喝的就是普通的调理气血,补身体的药,最近在这里做粗活,她真的做不来,我们真的不是犯人,求求你们放了我们吧!”

刘副官见状赶紧扶起春柚,这明明是给她家小姐治病,怎么整的像是我们害的。

北墨笙浓眉紧皱,看来她们主仆两人都不知道中毒,她既是大户人家小姐,怎么会中慢性毒?想来应该是家族内斗。

“军医,可有办法?”

军医面露难色的说:“身体风寒时毒素会吸收比平日里快,虽是慢性毒,但时间有些久而且不清楚是何毒,所以需要费些功夫。”

“中毒?!”春柚听见军医的话,不可置信的惊叫了出来。

北墨笙没有理春柚,而是命令军医:“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将她治好!”

军医给景念语打了退烧针,又开了些药,北墨笙命一行人全都退下。

北墨笙看着床上的景念语,浅棕色的秀发如海藻般浓密,随着枕头任性的垂下。白嫩的小脸如玉般通透,发烧的红晕白里透红,一双美丽的眼睛紧闭着,虽然从微微发白的樱桃小嘴能看得出来带着病色,但丝毫不影响她倾城的容貌。

  第三章 日夜伺候

景念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日后,她自己都不知道睡了这么久。一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

“啊!”

北墨笙被景念语的叫声惊醒。

景念语拿着被子将自己遮的严严实实:“你怎么在这儿?”

北墨笙也没有起来,闭着眼说道:“是你不让我走,没办法,本帅脱不了身。”

北墨少帅说起假话倒也不脸红,明明是自己辛苦的赖在这儿照顾了人家三天三夜。

“不…不可能,你…你胡说!”景念语倒是脸红,红的如同傍晚红霞。

“我胡说?你以为本帅愿意在这儿?”说完北墨笙大步离开。

房间里,景念语呆呆的坐着,是自己不让他走的?只记得做了好长的一个梦,有母亲,有父亲,都是他们送自己去印洋留学时依依不舍的样子,自己不会是梦游将北墨笙当成了他们?

春柚进门发现自家小姐醒了,欢喜的喊道:“小姐,你终于醒了,你睡了好久。”

“春柚,我怎么了?我只记得我好像发高烧了。”

“嗯,小姐你发高烧,北墨少帅请来了军医,你这一睡就是三天三夜,这三天北墨少帅寸步不离的照顾你呢。”

春柚的话又回到了方才景念语和北墨笙说的。

“他真的三天都在这儿?”

春柚不停的点头:“嗯,是啊,小姐我觉得这个少帅人还挺好的,你生病的时候他可着急了。”

景念语看着春柚笑得灿烂,这北墨笙给她下了什么迷魂药:“你忘了他是杀人不眨眼的军阀,他给了你什么好处,你就帮她说话?”

春柚一听这话,委屈的不行,眼看着就要哭,景念语见状连忙说:“哎,你别哭啊,我逗你的,只是人心叵测,我们必须小心,知道吗?”

“嗯,但小姐,我真的觉得他对小姐你很好,这三天他几乎没怎么休息,连军中有事他都推了。”还有后话北墨笙交代春柚不能说,就是中毒的事情,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说出来恐怕景念语又会急火攻心了吧?

春柚的话无疑让景念语意想不到,这个人见人怕的冷面刹神居然这么好?可那晚还要当着自己的面上演活春宫,再加上还轻薄自己,鬼才相信他是好人。

“好了,春柚,别忘了我们现在还被他软禁呢。”

景念语说的也是实情,事实如此,春柚也不再说什么。

晚饭期间,张妈来了:“念语小姐,少帅请您一起用餐。”

张妈是厨房的厨娘,这半月没少照顾景念语。

“张妈,您还是叫我念语吧。”

“那哪敢,如今您是少帅的座上宾咧!”

景念语苦笑,哪里有被软禁的座上宾呢:“张妈,您告诉少帅,我不过去,我不饿。”

张妈像是早就猜到了景念语的态度:“念语小姐,今晚是少帅犒赏三军将士,大家都在,少帅特意邀请您。您若是不去,也亲自去跟他说,我这样去说,总归是不好的。”

景念语觉得张妈说得对,别因为自己反倒给别人带来麻烦,遂起身朝门外走去。

“念语小姐,您换身衣裳吧,那些都是少帅命人准备的,您这粗布衣裳已经破了。”

若不是张妈提醒,景念语还真没发现衣裳破了。

景念语走到那些准备好的衣裳面前,还别说北墨笙准备的还真都是上好的面料,景氏是江南有名的绸缎庄,对于这些衣料景念语自然了解,她拣起一件鹅黄色绣有白玉簪花的旗袍换上,海藻般的长发半披在脑后,仿若一株刚出水的水仙,清秀可人。

景念语刚出现,除了北墨笙之外的所有人眼睛都直了,嘴巴张的大大的,都传少帅近日迷上了一位天仙,看来真的是名不虚传!

北墨笙并非没有被惊艳到,他的心里也为之一震,粗布衣的她已经艳压群芳。可这会儿子换上旗袍,美的更是不可方物!只是盯着自己的一双美眸冷冰冰的。

景念语走到北墨笙面前,行了礼:“多谢少帅抬爱,只是我身体不适,特来告知。”

景念语的这番话不带任何情绪,轻飘飘的却让人都能感觉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含义,众人看着北墨笙一张黑脸,都不敢做声。

“坐下。”北墨笙命令的是景念语,众人以为说的是自己,大家扑通一声全部坐下,大气不敢喘。只有景念语纹丝不动。

“别再让我说第二遍,如果你想我兑现。”北墨笙说的自然是春柚。

景念语也发现这一下午都没有看见春柚,四处张望了半天都不见人影,气的她一手抬起旗袍下摆,露出半截藕腿,大跨步气呼呼的坐到北墨笙身边。

她这一举动,使得底下有的人连口水都流出来了,可笑的是北墨笙一个眼神,那个军官楞是硬生生的用手强行合上自己的嘴巴。

  第四章 做大老粗该做的

犒赏大军的晚宴开始,这些人平日行军打仗,生死边缘徘徊,景念语以为他们基本上顾不得太文雅,出乎意料的竟然开始吟诗作对,别说,还真有几分文人墨客的样子,看来传说中的军阀也并没有那么可怕。

“怎么?以为他们都是大老粗?”

北墨笙像是猜到了景念语的想法,却没想到猜不到结局。

“没以为他们。”

没以为他们?以为谁?不会是他北墨少帅吧?想到这儿,少帅的脸更黑了。一把扛起景念语大步离席。

景念语被重重的摔在床上,这床本就是木板搭的,即便铺了几层厚厚的褥子还是硌的人生疼。

见北墨笙迅速的解开了上衣,景念语真的害怕了:“你要做什么?”

北墨笙邪魅一笑:“做大老粗该做的事。”

随后朝着景念语压去,被他压的景念语根本动弹不得,这个疯子!

“你放开我,放肆,你说你不是大老粗,却总是这样流氓。”景念语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衣裳却根本于事无补。

北墨笙大手一撕,旗袍碎成两片,一片在景念语手里,另一片则被他扔在地上,较好的身材瞬间展露无余。

“我从没说过我不是大老粗。”

望着景念语洁白的身躯,北墨笙的呼吸不自觉的加重,双手在景念语的身上不停游走,似乎要捏碎一般的力度,景念语的皮肤本就白,这样一捏,身上瞬间一片片的红,这样的红在北墨笙眼里更是血脉喷张。

猝不及防的吻密密麻麻砸下,一只手直接探到景念语的身下,景念语全身忍不住的一颤,自己不知道怎么的发出了一声嘤咛,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北墨笙似乎很满意,鹰眸盯着她:“看,你的身体比你诚实。”

“呜…混蛋,呜呜,放开我。”被堵住嘴的景念语依旧不停的咒骂北墨笙。

“报告!”

两人纠缠之际响起了一声天外之音,景念语觉得这个刘副官简直就是上天派来拯救自己的神仙。

北墨笙此刻的脸无法形容,朝着门外吼了一声:“你最好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刘副官此刻更是心惊胆战,都知道自家少帅在忙活大事,谁也不想来打扰,可除了他别人更不敢来:“春洲境外,东洲军主力正在攻打,即将到城门!”

北墨笙嚯的起身,穿上外衣:“马上集合!”

北墨笙走后,景念语哭的已经是个泪人,拿着被子紧紧的裹住自己,虽是春夏之季,她却像是置身寒冬,全身上下从里到外的透着寒意。

这一年多,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不管在哪都受人欺凌。继母,从天而降的姐姐,还有现在这个可恶的北墨笙!

景念语觉得他们都不是好人,总有一天会让他们都付出应有的代价!

可这一天在哪?似乎离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太遥远,要是哥哥在就好了,从小到大,哥哥都会保护自己,哥哥虽是寄养的但对自己是真心好,又或者那天在街上救了自己的侠客,那个人虽然蒙面,但一双冷冽的鹰眸却让人难以忘怀。

鹰眸!讨厌,自己居然又想到了北墨笙这个混蛋,这个混蛋怎么能与自己的救命恩人相比?

“小姐!”春柚的声音打断了景念语的思路。

张妈也小踱着步子到景念语面前:“念语小姐,您还好吧?”

两人的声音都很轻,看着地上扯碎的衣衫,也都明白发生了什么。

“对不起,小姐,我没有保护好你,你打我吧,你打死我。”春柚拿着景念语的手不停的捶打在自己身上。

“嘶。”景念语的胳膊方才被北墨笙拧过,春柚这样一抓,正好抓到了伤处。

“啊,小姐,他打你了?你伤到哪了?”

景念语看着哭红眼的春柚:“你方才去哪里了?”

“我去厨房帮忙了,呜呜!小姐,都是我不好,我应该跟着你的。”

张妈看着春柚自责的样子便说了句:“有些事情你跟着也改变不了什么。”

景念语觉得张妈说的真是…谁又能阻挡的了他北墨将军呢!“别哭了,春柚,我没事,我们未发生什么。”

春柚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憨憨的擦了眼泪:“真的吗?小姐,你没骗我?可这衣裳…”

“真的,少帅军务紧急,出兵了。”

“春柚,你赶紧去给你家小姐打水洗澡啊!”春柚听着张妈的吩咐,高兴的跑了出去。

景念语看的出来,张妈这是有意支开春柚,淡淡的开口:“您想说什么?”

“唉,小姐您是个聪明人,我只想跟您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是在路边快要饿死的时候被少帅救了,带我到府中赏口饭吃,虽然外界谣传军阀残暴,但少帅并不是这样的人,他家大业大,平日里总是施舍老百姓,从来不欺民霸女…”

张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景念语打断:“不欺民霸女?那这算什么?”

“这就是我要说的,我了解的少帅真的不是这样,虽然府中养着些女眷,但大都是别人相送,他不好拒绝,可从来没看他强迫过谁,我虽然不明白少帅为什么如此对您,但他是关心您的,就说您上次…”

张妈的话再一次被景念语打断:“好了,如果您继续替北墨笙辩解,我不想听了。”

张妈也看得出来,景念语的个性烈的很,也便不再多说。

  第五章 归来

北墨笙带着大军出战,一去就是半个多月,景念语的身体日渐好转,气色越变越好,只是一张小脸始终冷若冰霜。

景念语摸着自己手上的玉扳指,虽然不知道到底有什么秘密,但父亲郑重的样子让她明白并非一件小事,现在的自己被困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只有找到哥哥才能夺回自己的家,才能弄明白这枚玉扳指到底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春柚的声音划破沉思:“小姐,该用药了。”

“好。”景念语接过药,一股脑喝了精光,这些日子,景念语虽然在这养伤,但心里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满身仇恨,养身体是首要大事。

“春柚,你有事情瞒着我是吗?”景念语觉察到了自己的身体好的很快,可养了一年都养不好的身体,如今短短半月竟有如此大的好转,难不成只有这里的军医才是神医,之前可是寻遍了四方看过不少大夫。

春柚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景念语知道春柚不可能害自己,便逗逗她:“你说是什么?你自己说。”

春柚一看自家小姐好像什么都知道,自己似乎也瞒不住,便支支吾吾:“小…小姐,春柚不是故意隐瞒您的,是少帅说不让告诉您中毒的事。”

“中毒?”景念语震惊不已。

“嗯,上次您中风寒,军医查出来您中的是慢性毒,所以您的身体才一直病怏怏的,少帅说怕您知道会伤心,先养好身体,让我先不要告诉您,我觉得少帅说的对,所以…所以才没告诉您的。”春柚的声音越说越小。

怪不得自己养了一年身体都没有好,看来她们还真是下功夫,这回父亲离开了,她们也懒得再对付自己了。如今倒是被北墨笙误打误撞的救了自己:“少帅出战有半月了吧?”

“是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其实,小姐,少帅也不像外人传的那般吓人是吧?”

景念语看着春柚俏皮的看着自己,真搞不懂北墨笙到底给了她什么好处!

张妈的声音传来:“念语小姐!少帅回来了,请您去用餐。”

“待我换件衣裳,稍后就过去。”

景念语想着虽是北墨笙轻薄了自己,但看在他救了自己的份上,也不好薄了他的面。

在北墨笙准备的衣裳中挑了件天蓝色水袖旗袍,上面没有任何花色点缀,就这么一抹蓝汪汪的水袖旗袍趁着景念语更加水嫩,在这闷闷的天气中仿佛从湖中走出的仙子,透着一股清凉。

景念语被张妈带到北墨笙的帐中,她本来以为会有大军在,没想到只有北墨笙一人坐在桌子前面,气氛略微尴尬。

北墨笙盯着景念语,看着这女人的起色恢复的不错,加上这一身装扮,让他有种久违的放松。这半月征战,满眼猩红,看着眼前女人的装扮,倒是让他忘却了那些:“过来坐下。”

景念语看了一眼北墨笙,坐在他旁边。北墨笙清瘦了不少,皮肤更加黝黑,棱角分明的脸有些消瘦,想来这半月很辛苦吧?

“身子可好些?”

景念语点了点头,刚想回答就听见他大叫刘副官。

“刘副官!”

“有!少帅。”刘副官捧着一个小匣子满脸笑意的走进来:“念语小姐,这是少帅命人特意寻回来的。”

景念语看了一眼北墨笙:“这是?”

“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景念语打开看见了一只玉镯,只不过不同于平日里翡翠玉镯,这只玉镯是血玉,颜色如鲜血一般娇艳欲滴,景念语从小也是见惯了奇珍异宝,但血玉还是第一次见,据说血玉的形成必须是血随着时间慢慢的渗透到玉里方可形成,千年难遇。

“这太贵重了,多谢少帅抬爱,念语承受不起。”

北墨笙的脸在景念语话音刚落瞬间拉长,刘副官心里暗叫不妙,赶紧跑,否则一会儿指不定会牵连自己。

“啪”的一声,北墨笙一把将筷子摔在桌子上:“你是不喜欢这个?还是不喜欢本帅送?”

景念语看着这北墨笙完全就不是正常人,难道自己不能拒绝他送礼物吗?

“少帅,您误会了,念语只是觉得这玉镯太贵重,不敢承受而已。”

“哦,既是这样,那就将它送给春柚吧!来人!”

“你…”

“怎么?你不喜欢,本帅不能送给别人吗?”

景念语此刻已经彻底被北墨笙的思想打败了:“我喜欢,谁说我不喜欢了,多谢少帅了。”

看着景念语的小脸气鼓鼓的,北墨笙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快感:“既然喜欢,那本帅给你带上。”

北墨笙的手劲可不是一般的大,但此刻抓着景念语的手却很温柔,玉镯顺着丝绢划入了景念语的手腕,血玉的红在景念语嫩白的手腕上更是漂亮,像极了开在雪中的红梅。

此生孤烟与君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此生孤烟与君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热门小说《诱婚入局:独宠小萌妻》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诱婚入局:独宠小萌妻》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诱婚入局:独宠小萌妻第5章到底是谁睡了谁?乔沐吼完,顺顺气,双手掐腰,活活一小泼妇样。席慕乔一颗悸动的心“咔嚓~”一声,碎成渣渣了!这真的是自己日思夜想十几年的小东西吗?还是说,怪自己打开的方式不对?看着男人突然愣住不说话的受伤样子,乔沐笑了,小脸满是得意,“怎么,被我说中了吧,没话可说了吧,你这个人面shou心的老男人!”被骂老男人,席慕乔不乐意了,特么的他那里像老男人,就他这翩翩贵公子样,也就是二十多岁好么!席慕乔把大衣撩到

  • 热门小说《是谁在敲打我窗》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是谁在敲打我窗》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是谁在敲打我窗第5章霍少庭抢人“霍少庭,请你放开甄珠!他是你的太太!你到底懂不懂尊重女人?”慕云凡气的脸色发白,冲过去就要揍打对方。霍少庭见女人涨红了脸,一副委屈至极的样子,不由得心下一软。他知道昨天她晕倒了,但等到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所以他连夜派人找,一大早就赶来了慕云凡家里,他还有一大推的公事要处理,却急着要将她找到。因为,他得到一个天大的噩耗,一辈子都得跟这个女人纠缠下去。刚松开女人,一个拳头就落在了身上,霍少庭吃痛的皱

  • 热门小说《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第5章那夜的真相姜妍很想学着电视剧中那般,狠狠咬他一口,可是下颚却早早被他捏在了手里,根本合不起来。良久,一直到姜妍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的时候,华沐泽才总算放过了姜妍。姜妍只觉得整个身体都虚脱的厉害,想要扬手甩他一个耳光,虚软的手,却是轻而易举的被他抓住。“你到底想怎样?”姜妍娇声呵斥。恼羞成怒的脸,红的好似煮熟的虾子,看上去十分甜美可口,特别是那粉唇,竟然带着丝丝红肿。华沐泽忍不住又啄了一下那诱人的唇,才

  • 热门小说《王爷妖孽:咬上娘子不松口》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王爷妖孽:咬上娘子不松口》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王爷妖孽:咬上娘子不松口005寨主好猛云破晓来到客房的时候,华月刚给宫雪衣放完血,所以她开口问道:“怎么样了?”“没事,救得及时,此人身子骨很好,才放一次血,脸色已经好了很多。”华月淡淡的瞟了一眼依然昏迷的人再道,“不过,老大,他们叫你王妃是怎么回事?”“那完全是个误会!”说道这个,云破晓就恨得咬牙切齿道,“因为我手贱抢了一个镯子!”“哦,那就是一个镯子引发的血案了!”华月两眼冒光,大新闻啊,天狼寨神见神躲,魔见魔怕的大当家竟

  • 热门小说《先婚后爱:霸道老公别来了》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先婚后爱:霸道老公别来了》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先婚后爱:霸道老公别来了005她是你舅妈叶炎彬口中的舅舅,让沈凝萱无比地惊讶,楚皓轩是叶炎彬的舅舅?自己刚刚要决定结婚的对象,竟然是叶炎彬的舅舅?沈凝萱睁大眼睛,看着一边的楚皓轩,问道:“你是他舅舅?”楚皓轩对视上沈凝萱的眼神,心里多少有点不解,这个女人似乎很在乎这件事情,“是,他是我外甥。”得到楚皓轩的肯定回答,沈凝萱突然觉得老天对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因为曾经的爱,自己想恨,想逃离,却没想到,命运再一次地纠缠在一起,他,居

  • 热门小说《双面娇人:霸道总裁轻轻爱》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双面娇人:霸道总裁轻轻爱》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双面娇人:霸道总裁轻轻爱第5章杨若离没想到9年后还能与宋铭衍重逢的,更没想到宋铭衍还认得她对她这么执着,如果那天晚上的表现不是爱又是什么呢?可是他们现在的身份差距这么大……4年前宋铭衍在国内读完大学就出国留学了,读了2年硕士回来就进入哥哥的公司当副总,又有家里的帮衬可谓前途坦荡。他回国也就一两月的时间,前几天他们那帮高干子弟凑齐了就说出来玩顺便为他接风洗尘,没想到在天堂酒店碰到了杨若离。命运的转盘就这么神奇,如果有缘迟早有一天

  • 热门小说《61123》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61123》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61123第五章保安是一份很有前途的职业上班才三天,叶天就明白了,为什么这家气派很大的辉煌地产竟然会缺保安了。当然也依稀明白了这家地产公司为什么能够跻身全BJ前三了。原本说好,他只需要值夜班的。结果那位脾气奇差无比的保安部的总管,一个理由接一个借口的,让叶天已经值了一个上午班加两个下午班,当然还有本职工作的三个夜班。这也就是亏得是叶天,要是换一个人,就这三天估计就该被整趴下了。如果不是考虑现在工作实在难找,叶天早就撂挑子不干了。第四天,叶天

  • 热门小说《失忆遇见爱》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失忆遇见爱》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失忆遇见爱第5章邪恶的手指乔北原本想要起身去梳洗一番,赶紧走人的,没想到刚下地,便听到男人这一句不要脸的话。她脚底一滑,差点跌倒在地,好不容易稳住身子,努力稳住心神,回过头,瞪着还半裸着上身,施施然躺在床上的男人一眼:“是你进了我的房间,睡了我,你怎么不赔偿我?”此话一出,乔北意识到哪里不对劲,可又想不到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便愣了一下。旋即,她看到刚才还阴冷着一张脸的男人忽然扬起一抹邪魅的笑意。当真是邪魅,带着一抹魅惑的味道,看得她心惊胆战

  • 热门小说《吃软饭的最高境界》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吃软饭的最高境界》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吃软饭的最高境界第五章雨夜!暴打龟孙次日,楚雅醒来以后,可能是断片了,并没有想起来昨晚我对她做的事,这让我是既庆幸又后悔,庆幸的是我可以少挨一顿打了,后悔的是早知道她能断片,我昨晚就应该把她上了。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再怎么后悔也无济于事。反正来日方长,只要我还在楚家做女婿,总会有机会的。在早餐的时候,楚雅的父母告诉楚雅,说他们要去外省参加朋友父亲的八十大寿,当晚不回来,本来也想带上楚雅的,可楚雅却以自己还要工作为由,给拒绝了。结果到了

  • 热门小说《妙手回春》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妙手回春》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妙手回春第5章:两个任务毕云涛都不禁佩服起自己的智商来了,边走边剔着牙,那姿态,别提多潇洒了!那云吞面委实太贵了,这下节省了一顿饭钱,并且自己这样一来,一定让那对姐妹花知道了自己的家底,毕云涛,没钱!赶紧的将目标转向别人。“这位先生,你知道长生医馆咋走吗?”毕云涛开始问起路人来。“长生医馆?没听说过。”男子摇了摇头就走了。毕云涛望着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城市犯了难,自己这都找多少天了,也没找到那啥长生医馆啊!这次自己下山可是带着任务的!有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