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此生孤烟与君戏 最新章节

2017/12/3 20:35:19 来源:网络 []

小说:此生孤烟与君戏

第一章 这个男人

北墨笙光着上身慵懒缓步而来,俊脸英挺坚毅,浓重的眉峰紧紧皱起,一双鹰眸冷冽凌然,正盯着景念语。此生孤烟与君戏 最新章节

黝黑发亮的皮肤,精壮的胸膛,身上的肌肉线条完美的恰到好处,只一眼,景念语也看清了这男人阳刚的姿态。

北墨笙此时看着眼前因为害怕而低头的女人,这个女人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军帐内充满了低气压,景念语觉得这个男人带着好强大的压迫感。

“脱!”北墨笙只吐出了这一个字。

什么?!景念语惊慌的看着他,他野兽一样的眼神,让自己觉得像个猎物,忍不住的浑身发抖。

见眼前这个女人害怕的样子,北墨笙心里微微的起了一层涟漪,多少个女人主动投怀送抱,北墨笙从来都是直奔主题,甚至连她们什么样子都没注意过,这个女人倒是装起可怜来了,有点意思!

他起身走到景念语的身前蹲下来,修长的手指用力捏住她的下巴,紧紧的盯着她乌黑水灵的大眼睛,用磁性醇正的嗓音说道:“不愿意?”

景念语甩头挣脱开他的禁锢:“少帅,我是被误抓进来的,我并不是犯人。”应该是犯人才会被他这样不尊重吧,景念语想着解释清楚身份,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你是不是犯人,我说了算!”北墨笙重新擒住了她的下巴,用侵略性十足的语气说道。此生孤烟与君戏 最新章节

“你!”景念语被气的说不出话,从未见过如此蛮不讲理的人,果然军阀没一个好东西。

外面刘副官的声音响起:“报告!”

景念语松了一口气,北墨笙看着景念语侥幸的表情,心里突然极其不爽,不耐烦道:“说!”

景念语看了一眼,刘副官进来身边还跟着一位漂亮的女子,女子身着桃红色锦缎旗袍,开叉开到了大腿,一双美腿若隐若现,整个人看起来极具魅惑,娇滴滴的说了一声:“少帅。”

这是缤纷楼的头牌水烟,北墨笙光顾过几次,今儿大胜归来,本意想叫着她来捏捏肩,唱唱曲儿,让自己舒服舒服,忘却那些战场上的腥风血雨。

可这个水烟跟眼前的妙人儿简直没法比!眼前的妙人儿虽然穿着粗布衣裳,但依旧挡不住玲珑有致的身材。脸上不施粉黛,可看着就是说不上来的舒服,白皙的皮肤,乌黑明亮的眼眸,嫣红的小嘴,看着一切都那么娇艳欲滴的合胃口。

水烟似乎也看到了北墨笙与往日不同,便踩着莲步,坐到了北墨笙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吧嗒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少帅,人家好想你。”

北墨笙没有回应,鹰眸依旧盯着景念语。163女性网

景念语也没有抬头,想着人家既然要亲热,自己总不好现场参观吧,也感谢这位小姐救了自己,于是踉跄的起身准备出去。

“站住!”

北墨笙冰冷的声音响起,霸道而肆意,仿佛一个魔咒把她定在了原地。

“我让你走了吗?”

景念语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已经佳人在旁,自己不应该走吗?

景念语静静的站在原地,并没有回头。良久,耳边传来了水烟的娇喘,声音很轻却带着急切的渴望。饶是景念语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也明白这声音的含义。

景念语被这声音刺激的面红耳赤,再度想要逃离这个地方,脚步刚刚抬起,北墨笙低沉的声音又响起了:“你敢走,我就让你的丫鬟过来,转过来!”

这个禽兽!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景念语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这尊冷面刹神,当他说完要让春柚过来,景念语无能为力的转过身,一双美眸里噙满了泪水,死死的瞪着北墨笙,他喜欢让人观赏,那自己就观赏好了,只要能保住自己和春柚,观赏一次活春宫又何妨!

北墨笙一边揉搓着水烟,一边时不时的瞟了一眼景念语。

虽然此刻床上的两人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北墨笙光着精壮的上身,水烟的旗袍上身的扣子已经全部打开,时不时露出若隐若现的春光,可这暧昧的姿势,轻微的喘息,都在提醒着景念语即将要看到的一切。163女性网

突然,北墨笙起身,迈着大步朝着景念语走过来,一手擒住了景念语的下巴,一手把景念语禁锢在自己怀中,毫不犹豫的张口吻上了念语,说是吻,倒更像是啃咬。

景念语痛的不停的挣脱,可怎么扑腾都挣脱不开北墨笙的怀抱,一想到这个男人刚才用嘴跟另一个女人亲热,她就觉得油然而生的恶心,胃里不停的往上反,嘴被北墨笙堵上,发出的声音都是呜呜的,直到控制不住的一阵干呕连带着嘴里的血腥味才让北墨笙松开了她。

景念语跑到旁边弯着腰不停的干呕。

北墨笙见状后,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这个女人居然嫌弃自己?!被自己亲了居然是这个反应?!随后的脸色黑的能滴出墨汁一般,房间里又开始安静,安静的只能听见景念语的干呕声。

水烟察觉到北墨笙的眼神都能杀死人,在看看已经干呕后静静站在中央的女子,这个女子确实是美丽动人,想必北墨笙是得不到才会气急败坏用自己来刺激人家。只是这个女子虽然看似柔弱,但眼中的倔强非常人可比,唉,又是一块硬骨头!

随后水烟穿好衣裳,行了个礼,悄悄退出了营帐。

此刻,景念语由于刚才的一阵干呕,眼睛红红的,水汪汪的,看起来就像是刚从猎人手里逃出来受惊吓的小兔子。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北墨笙此时莫名的烦躁,大声吼着:“刘副官!”

“有!”刘副官一进账,就看见自家少帅一张包公脸,心里暗道:能让少帅生这么生气的女子还真是头一个呀!

“给她安排个营帐,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去!”北墨笙说罢转头走了。

刘副官想着既然少帅让单独安排,那必得好生相待,破天荒的头一遭!

刘副官让人安排好后,把春柚也接了过来,春柚一见自家小姐脸色苍白,嘴唇上沾有血渍,哭着跪倒在念语跟前:“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景念语被春柚的声音拉回现实,忍不住的抱着春柚,嚎啕大哭。

许是很久没有将心中的压抑发泄出来,这一哭,哭了不知道多久,只知道到最后眼泪都已经流不出来了。

  第二章 生病

半月前,景念语带着春柚逃婚。父亲刚去世,继母霸占了家产,还强迫她嫁给年近六旬的春洲财阀裴员外,甚至父亲的葬礼都不让她参加,她发誓一定会夺回自己的家!

她带着春柚连夜出逃东洲,去寻自己的哥哥,不想半路上被误抓进北墨军营,做了半月的粗活,以为今晚终于有机会逃走,没想到北墨笙大军回营将她逮个正着。

景念语一想到北墨笙,脑海里就不自觉的浮现他那双冷冽的眼睛,想如今居然把自己囚禁了,这下想要逃出去更是比登天还难!

这一夜,景念语在不安中终于睡了。

北墨笙悄悄的走进帐中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熟睡中的景念语。网站http://www.163woman.com/此时的景念语脸上还挂着泪痕,一双杏仁眼紧紧闭着,秀眉也皱的紧紧的。

北墨笙笃定自己一定在哪里见过她,他北墨将军过目不忘可不是虚传,景念语大拇指上的一枚玉扳指吸引了他的目光,随后北墨笙的嘴角浮现了一抹不可名状的弧度。

景念语醒来的时候是被冻醒的,全身发烫,每一个关节都感到疼,感觉到旁边有人,以为是春柚,便开口:“春柚,给我点水喝,好难受。”

一双带着厚茧的大手并不温柔的抚上了景念语的额头,随后是低沉的声音:“你发高烧了。”

“你,你怎么在这儿?”说着景念语便朝床里面挪,那样子生怕碰到他,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北墨笙被景念语这么看着,只觉得小腹处有一股火苗蹭蹭的往上窜,这个女人生病了还不忘记勾引人!

“别动,你受了风寒发高烧了。刘副官!”

“有!”刘副官赶紧进帐,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倒是想笑,景念语像躲瘟神一样躲着北墨笙。

“叫军医过来。”

“是,少帅。”

北墨笙抓着躲的远远的景念语,一把抱住了她。

景念语用力挣扎:“你放开我,我不需要你帮我。”

“你再动,我就帮你降降温。”

北墨笙的话让景念语浑身一颤,不自觉的想到了昨天晚上,不敢再动。

景念语就这样安静的窝在北墨笙的怀里,他的胸膛坚挺却很柔软,不得不承认靠着还挺舒服,景念语被自己有这样的念头吓了一跳,一定是高烧烧糊涂了,赶紧摇了摇脑袋。

北墨笙见到怀里的人儿一直拼命的摇脑袋,以为是高烧,烧的头痛了,双手按着景念语的太阳穴位置,轻轻的揉了起来,被他揉着,景念语不知不觉睡着了。

军医看过后,表情很奇怪:“少帅,这位姑娘身体很差,体内中了一种慢性毒,此毒不会立马要人命,但随着时间越久,毒素攻心,恐怕到时再无回天之力。”

“中毒?”

“是。”

“刘副官,她那个丫鬟呢?叫她过来。”

北墨笙盯着床上的景念语,这个女人,既是中毒,满世界瞎跑什么?

不一会儿刘副官带着春柚进来:“少帅,这就是春柚,还不见过少帅?”

春柚从昨晚见到了景念语哭的伤心,便认定是北墨笙欺负的,此刻自家小姐又昏迷,更是把所有的帐都算在北墨笙头上,定定的站着,双手紧紧握着,就是不出声。

北墨笙看得出这是一个忠心的奴才,摆了摆手示意刘副官,随后问道:“你家小姐身子不好,你可知道?”

春柚没想到北墨笙问的是这个问题,还以为是要打探景念语的身世,没多想便答道:“我家小姐一年前生了大病,一直没有好,平日里都要喝药调理,半月前被你们抓来,还做了好多粗活,身体怎么能好?”

军医听见春柚的话问道:“生的什么病?平日喝的又是什么药?”

见军医如此慎重,莫不是自家小姐有危险?春柚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我家小姐最开始只是急火攻心加上偶感风寒,由于从小身体差,所以迟迟没有好,喝的就是普通的调理气血,补身体的药,最近在这里做粗活,她真的做不来,我们真的不是犯人,求求你们放了我们吧!”

刘副官见状赶紧扶起春柚,这明明是给她家小姐治病,怎么整的像是我们害的。

北墨笙浓眉紧皱,看来她们主仆两人都不知道中毒,她既是大户人家小姐,怎么会中慢性毒?想来应该是家族内斗。

“军医,可有办法?”

军医面露难色的说:“身体风寒时毒素会吸收比平日里快,虽是慢性毒,但时间有些久而且不清楚是何毒,所以需要费些功夫。”

“中毒?!”春柚听见军医的话,不可置信的惊叫了出来。

北墨笙没有理春柚,而是命令军医:“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将她治好!”

军医给景念语打了退烧针,又开了些药,北墨笙命一行人全都退下。

北墨笙看着床上的景念语,浅棕色的秀发如海藻般浓密,随着枕头任性的垂下。白嫩的小脸如玉般通透,发烧的红晕白里透红,一双美丽的眼睛紧闭着,虽然从微微发白的樱桃小嘴能看得出来带着病色,但丝毫不影响她倾城的容貌。

  第三章 日夜伺候

景念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日后,她自己都不知道睡了这么久。一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

“啊!”

北墨笙被景念语的叫声惊醒。

景念语拿着被子将自己遮的严严实实:“你怎么在这儿?”

北墨笙也没有起来,闭着眼说道:“是你不让我走,没办法,本帅脱不了身。”

北墨少帅说起假话倒也不脸红,明明是自己辛苦的赖在这儿照顾了人家三天三夜。

“不…不可能,你…你胡说!”景念语倒是脸红,红的如同傍晚红霞。

“我胡说?你以为本帅愿意在这儿?”说完北墨笙大步离开。

房间里,景念语呆呆的坐着,是自己不让他走的?只记得做了好长的一个梦,有母亲,有父亲,都是他们送自己去印洋留学时依依不舍的样子,自己不会是梦游将北墨笙当成了他们?

春柚进门发现自家小姐醒了,欢喜的喊道:“小姐,你终于醒了,你睡了好久。”

“春柚,我怎么了?我只记得我好像发高烧了。”

“嗯,小姐你发高烧,北墨少帅请来了军医,你这一睡就是三天三夜,这三天北墨少帅寸步不离的照顾你呢。”

春柚的话又回到了方才景念语和北墨笙说的。

“他真的三天都在这儿?”

春柚不停的点头:“嗯,是啊,小姐我觉得这个少帅人还挺好的,你生病的时候他可着急了。”

景念语看着春柚笑得灿烂,这北墨笙给她下了什么迷魂药:“你忘了他是杀人不眨眼的军阀,他给了你什么好处,你就帮她说话?”

春柚一听这话,委屈的不行,眼看着就要哭,景念语见状连忙说:“哎,你别哭啊,我逗你的,只是人心叵测,我们必须小心,知道吗?”

“嗯,但小姐,我真的觉得他对小姐你很好,这三天他几乎没怎么休息,连军中有事他都推了。”还有后话北墨笙交代春柚不能说,就是中毒的事情,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说出来恐怕景念语又会急火攻心了吧?

春柚的话无疑让景念语意想不到,这个人见人怕的冷面刹神居然这么好?可那晚还要当着自己的面上演活春宫,再加上还轻薄自己,鬼才相信他是好人。

“好了,春柚,别忘了我们现在还被他软禁呢。”

景念语说的也是实情,事实如此,春柚也不再说什么。

晚饭期间,张妈来了:“念语小姐,少帅请您一起用餐。”

张妈是厨房的厨娘,这半月没少照顾景念语。

“张妈,您还是叫我念语吧。”

“那哪敢,如今您是少帅的座上宾咧!”

景念语苦笑,哪里有被软禁的座上宾呢:“张妈,您告诉少帅,我不过去,我不饿。”

张妈像是早就猜到了景念语的态度:“念语小姐,今晚是少帅犒赏三军将士,大家都在,少帅特意邀请您。您若是不去,也亲自去跟他说,我这样去说,总归是不好的。”

景念语觉得张妈说得对,别因为自己反倒给别人带来麻烦,遂起身朝门外走去。

“念语小姐,您换身衣裳吧,那些都是少帅命人准备的,您这粗布衣裳已经破了。”

若不是张妈提醒,景念语还真没发现衣裳破了。

景念语走到那些准备好的衣裳面前,还别说北墨笙准备的还真都是上好的面料,景氏是江南有名的绸缎庄,对于这些衣料景念语自然了解,她拣起一件鹅黄色绣有白玉簪花的旗袍换上,海藻般的长发半披在脑后,仿若一株刚出水的水仙,清秀可人。

景念语刚出现,除了北墨笙之外的所有人眼睛都直了,嘴巴张的大大的,都传少帅近日迷上了一位天仙,看来真的是名不虚传!

北墨笙并非没有被惊艳到,他的心里也为之一震,粗布衣的她已经艳压群芳。可这会儿子换上旗袍,美的更是不可方物!只是盯着自己的一双美眸冷冰冰的。

景念语走到北墨笙面前,行了礼:“多谢少帅抬爱,只是我身体不适,特来告知。”

景念语的这番话不带任何情绪,轻飘飘的却让人都能感觉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含义,众人看着北墨笙一张黑脸,都不敢做声。

“坐下。”北墨笙命令的是景念语,众人以为说的是自己,大家扑通一声全部坐下,大气不敢喘。只有景念语纹丝不动。

“别再让我说第二遍,如果你想我兑现。”北墨笙说的自然是春柚。

景念语也发现这一下午都没有看见春柚,四处张望了半天都不见人影,气的她一手抬起旗袍下摆,露出半截藕腿,大跨步气呼呼的坐到北墨笙身边。

她这一举动,使得底下有的人连口水都流出来了,可笑的是北墨笙一个眼神,那个军官楞是硬生生的用手强行合上自己的嘴巴。

  第四章 做大老粗该做的

犒赏大军的晚宴开始,这些人平日行军打仗,生死边缘徘徊,景念语以为他们基本上顾不得太文雅,出乎意料的竟然开始吟诗作对,别说,还真有几分文人墨客的样子,看来传说中的军阀也并没有那么可怕。

“怎么?以为他们都是大老粗?”

北墨笙像是猜到了景念语的想法,却没想到猜不到结局。

“没以为他们。”

没以为他们?以为谁?不会是他北墨少帅吧?想到这儿,少帅的脸更黑了。一把扛起景念语大步离席。

景念语被重重的摔在床上,这床本就是木板搭的,即便铺了几层厚厚的褥子还是硌的人生疼。

见北墨笙迅速的解开了上衣,景念语真的害怕了:“你要做什么?”

北墨笙邪魅一笑:“做大老粗该做的事。”

随后朝着景念语压去,被他压的景念语根本动弹不得,这个疯子!

“你放开我,放肆,你说你不是大老粗,却总是这样流氓。”景念语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衣裳却根本于事无补。

北墨笙大手一撕,旗袍碎成两片,一片在景念语手里,另一片则被他扔在地上,较好的身材瞬间展露无余。

“我从没说过我不是大老粗。”

望着景念语洁白的身躯,北墨笙的呼吸不自觉的加重,双手在景念语的身上不停游走,似乎要捏碎一般的力度,景念语的皮肤本就白,这样一捏,身上瞬间一片片的红,这样的红在北墨笙眼里更是血脉喷张。

猝不及防的吻密密麻麻砸下,一只手直接探到景念语的身下,景念语全身忍不住的一颤,自己不知道怎么的发出了一声嘤咛,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北墨笙似乎很满意,鹰眸盯着她:“看,你的身体比你诚实。”

“呜…混蛋,呜呜,放开我。”被堵住嘴的景念语依旧不停的咒骂北墨笙。

“报告!”

两人纠缠之际响起了一声天外之音,景念语觉得这个刘副官简直就是上天派来拯救自己的神仙。

北墨笙此刻的脸无法形容,朝着门外吼了一声:“你最好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刘副官此刻更是心惊胆战,都知道自家少帅在忙活大事,谁也不想来打扰,可除了他别人更不敢来:“春洲境外,东洲军主力正在攻打,即将到城门!”

北墨笙嚯的起身,穿上外衣:“马上集合!”

北墨笙走后,景念语哭的已经是个泪人,拿着被子紧紧的裹住自己,虽是春夏之季,她却像是置身寒冬,全身上下从里到外的透着寒意。

这一年多,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不管在哪都受人欺凌。继母,从天而降的姐姐,还有现在这个可恶的北墨笙!

景念语觉得他们都不是好人,总有一天会让他们都付出应有的代价!

可这一天在哪?似乎离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太遥远,要是哥哥在就好了,从小到大,哥哥都会保护自己,哥哥虽是寄养的但对自己是真心好,又或者那天在街上救了自己的侠客,那个人虽然蒙面,但一双冷冽的鹰眸却让人难以忘怀。

鹰眸!讨厌,自己居然又想到了北墨笙这个混蛋,这个混蛋怎么能与自己的救命恩人相比?

“小姐!”春柚的声音打断了景念语的思路。

张妈也小踱着步子到景念语面前:“念语小姐,您还好吧?”

两人的声音都很轻,看着地上扯碎的衣衫,也都明白发生了什么。

“对不起,小姐,我没有保护好你,你打我吧,你打死我。”春柚拿着景念语的手不停的捶打在自己身上。

“嘶。”景念语的胳膊方才被北墨笙拧过,春柚这样一抓,正好抓到了伤处。

“啊,小姐,他打你了?你伤到哪了?”

景念语看着哭红眼的春柚:“你方才去哪里了?”

“我去厨房帮忙了,呜呜!小姐,都是我不好,我应该跟着你的。”

张妈看着春柚自责的样子便说了句:“有些事情你跟着也改变不了什么。”

景念语觉得张妈说的真是…谁又能阻挡的了他北墨将军呢!“别哭了,春柚,我没事,我们未发生什么。”

春柚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憨憨的擦了眼泪:“真的吗?小姐,你没骗我?可这衣裳…”

“真的,少帅军务紧急,出兵了。”

“春柚,你赶紧去给你家小姐打水洗澡啊!”春柚听着张妈的吩咐,高兴的跑了出去。

景念语看的出来,张妈这是有意支开春柚,淡淡的开口:“您想说什么?”

“唉,小姐您是个聪明人,我只想跟您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是在路边快要饿死的时候被少帅救了,带我到府中赏口饭吃,虽然外界谣传军阀残暴,但少帅并不是这样的人,他家大业大,平日里总是施舍老百姓,从来不欺民霸女…”

张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景念语打断:“不欺民霸女?那这算什么?”

“这就是我要说的,我了解的少帅真的不是这样,虽然府中养着些女眷,但大都是别人相送,他不好拒绝,可从来没看他强迫过谁,我虽然不明白少帅为什么如此对您,但他是关心您的,就说您上次…”

张妈的话再一次被景念语打断:“好了,如果您继续替北墨笙辩解,我不想听了。”

张妈也看得出来,景念语的个性烈的很,也便不再多说。

  第五章 归来

北墨笙带着大军出战,一去就是半个多月,景念语的身体日渐好转,气色越变越好,只是一张小脸始终冷若冰霜。

景念语摸着自己手上的玉扳指,虽然不知道到底有什么秘密,但父亲郑重的样子让她明白并非一件小事,现在的自己被困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只有找到哥哥才能夺回自己的家,才能弄明白这枚玉扳指到底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春柚的声音划破沉思:“小姐,该用药了。”

“好。”景念语接过药,一股脑喝了精光,这些日子,景念语虽然在这养伤,但心里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满身仇恨,养身体是首要大事。

“春柚,你有事情瞒着我是吗?”景念语觉察到了自己的身体好的很快,可养了一年都养不好的身体,如今短短半月竟有如此大的好转,难不成只有这里的军医才是神医,之前可是寻遍了四方看过不少大夫。

春柚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景念语知道春柚不可能害自己,便逗逗她:“你说是什么?你自己说。”

春柚一看自家小姐好像什么都知道,自己似乎也瞒不住,便支支吾吾:“小…小姐,春柚不是故意隐瞒您的,是少帅说不让告诉您中毒的事。”

“中毒?”景念语震惊不已。

“嗯,上次您中风寒,军医查出来您中的是慢性毒,所以您的身体才一直病怏怏的,少帅说怕您知道会伤心,先养好身体,让我先不要告诉您,我觉得少帅说的对,所以…所以才没告诉您的。”春柚的声音越说越小。

怪不得自己养了一年身体都没有好,看来她们还真是下功夫,这回父亲离开了,她们也懒得再对付自己了。如今倒是被北墨笙误打误撞的救了自己:“少帅出战有半月了吧?”

“是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其实,小姐,少帅也不像外人传的那般吓人是吧?”

景念语看着春柚俏皮的看着自己,真搞不懂北墨笙到底给了她什么好处!

张妈的声音传来:“念语小姐!少帅回来了,请您去用餐。”

“待我换件衣裳,稍后就过去。”

景念语想着虽是北墨笙轻薄了自己,但看在他救了自己的份上,也不好薄了他的面。

在北墨笙准备的衣裳中挑了件天蓝色水袖旗袍,上面没有任何花色点缀,就这么一抹蓝汪汪的水袖旗袍趁着景念语更加水嫩,在这闷闷的天气中仿佛从湖中走出的仙子,透着一股清凉。

景念语被张妈带到北墨笙的帐中,她本来以为会有大军在,没想到只有北墨笙一人坐在桌子前面,气氛略微尴尬。

北墨笙盯着景念语,看着这女人的起色恢复的不错,加上这一身装扮,让他有种久违的放松。这半月征战,满眼猩红,看着眼前女人的装扮,倒是让他忘却了那些:“过来坐下。”

景念语看了一眼北墨笙,坐在他旁边。北墨笙清瘦了不少,皮肤更加黝黑,棱角分明的脸有些消瘦,想来这半月很辛苦吧?

“身子可好些?”

景念语点了点头,刚想回答就听见他大叫刘副官。

“刘副官!”

“有!少帅。”刘副官捧着一个小匣子满脸笑意的走进来:“念语小姐,这是少帅命人特意寻回来的。”

景念语看了一眼北墨笙:“这是?”

“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景念语打开看见了一只玉镯,只不过不同于平日里翡翠玉镯,这只玉镯是血玉,颜色如鲜血一般娇艳欲滴,景念语从小也是见惯了奇珍异宝,但血玉还是第一次见,据说血玉的形成必须是血随着时间慢慢的渗透到玉里方可形成,千年难遇。

“这太贵重了,多谢少帅抬爱,念语承受不起。”

北墨笙的脸在景念语话音刚落瞬间拉长,刘副官心里暗叫不妙,赶紧跑,否则一会儿指不定会牵连自己。

“啪”的一声,北墨笙一把将筷子摔在桌子上:“你是不喜欢这个?还是不喜欢本帅送?”

景念语看着这北墨笙完全就不是正常人,难道自己不能拒绝他送礼物吗?

“少帅,您误会了,念语只是觉得这玉镯太贵重,不敢承受而已。”

“哦,既是这样,那就将它送给春柚吧!来人!”

“你…”

“怎么?你不喜欢,本帅不能送给别人吗?”

景念语此刻已经彻底被北墨笙的思想打败了:“我喜欢,谁说我不喜欢了,多谢少帅了。”

看着景念语的小脸气鼓鼓的,北墨笙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快感:“既然喜欢,那本帅给你带上。”

北墨笙的手劲可不是一般的大,但此刻抓着景念语的手却很温柔,玉镯顺着丝绢划入了景念语的手腕,血玉的红在景念语嫩白的手腕上更是漂亮,像极了开在雪中的红梅。

此生孤烟与君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此生孤烟与君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贴心兵王12章

    原标题:贴心兵王12章小说名称:贴心兵王第012章:西门璐道歉第012章:西门璐道歉“楚飞,你还没吃早餐啊?我看看你手里拿的什么,锅贴?这种垃圾食品怎么能吃?快扔掉,来,吃我这饼干,这可是我早晨亲自做的,又营养又卫生……”“还有我这蛋挞,你尝尝,还可以美容养颜哦——”“楚飞,别光吃干的,姐这有鸡汤,可是熬了一个晚上呢,顺顺口……”“我也有……”楚飞刚走进办公室身边就簇拥了一群花枝招展的大小美女,每人手中都抓着一个饭盒或保温杯,嘘寒问暖,热情的过分……两个性格胆大的御姐美女直接伸出纤纤玉指捏着饼干

  • 百诡夜行12章

    原标题:百诡夜行12章小说:百诡夜行第一卷第十二章爬背鬼我记得那天冷藏柜里爬出腐尸的那天早上,我的裤子被这把椅子勾坏了一道口子,我蹲在旁边用手轻轻的摸过坐垫,食指就是一疼鲜血流了出来。昨天夜里咬破食指没有包扎,现在又被一个尖锐的物体把伤口勾开了。我以为是丁子,立刻找来了剪子从那个位置剪开了,可里面的东西却让我毛骨悚然,那竟然是一截人的指骨,尖锐的指甲刺破了皮垫,才会勾坏我的裤子,撕开我的伤口。最诡异的是我的那滴鲜血滴上去之后,竟然整个指骨都变成了血红色,我吓得倒退了一步,忘了旁边立着纸人,靠在墙

  • 闪婚老公轻点宠12章

    原标题:闪婚老公轻点宠12章小说名字:闪婚老公轻点宠第十二章刺激与反刺激柳文倩在医院呆了半天之后便离开了,等出了医院之后,脸上的微笑便开始退了下去,有些烦怒的抚了抚自己的头发,司机见状有些惊讶的看着坐在后边的柳文倩,想要说话最后欲言又止了。“去,言宅!”司机愣了一下,随即又反应过来,“好的!”等到了之后,柳文倩将钱交给了司机之后便开始离开了,“哎,小姐,我还没有找钱呢!”司机在后边大喊道,但是柳文倩确实一步没有停,直直的往言宅里面走去。只见司机微微摇了摇头,这有钱的人就是不一样,算了这就当是给自

  • 多情江湖无情客12章

    原标题:多情江湖无情客12章小说名:多情江湖无情客卷一初入江湖的少年第十二回剑起紫电枪如龙“踏踏!踏踏!踏踏……”“那……那是什么?怎么还冒着紫火,幽冥鬼马吗?”“好……好冷,啊!它冲过来了。”跟随何琥前来追张青等人的一众青衫帮好手循声看去,只见透过朦胧的月光,森森树影间,一道紫色的光影忽隐忽现,由远及近,片刻间,便来到了众人面前。下一刻,只听有神龙咆哮,一道紫黑色的幽光一闪即逝。朱颜鹤发的何琥心神狂跳,面色骤变,周身一根根寒毛炸起,一切都来得太突兀,从听到马蹄声到现在不过一瞬间的功夫,这电光火

  • 长安负柳年12章

    原标题:长安负柳年12章书名:长安负柳年第十二章师兄是个大闷骚小女孩极为轻盈跃起避开,落在一侧,劫后重生般摸着胸口顺了口气,伤心欲绝道:“哥哥,你竟然要伤我,为什么,难道我不可爱,不好看吗?”柳轻舟又是一剑击去,只是这次明显要比上一剑要狠的多,剑白光四溢,直是灵气要人命。小女孩神色一凛,正要躲开,奈何不归速度早已不是上次那般,如风如剑,咆哮而过,毫不留情在小女孩胳膊外侧划下一道血痕。“为什么?”小女孩仿佛感觉不到痛,知道自己避不过便硬生生挨了这一剑。她满脸不甘,满脸怒气,咬着牙嘶吼着,完全没了方

  • 冒牌大真人12章

    原标题:冒牌大真人12章小说名字:冒牌大真人第十二章自然与动物保护协会进屋,双方安坐之后。叶凡直接说道:“你们的来意,我听镇元子前辈提起过,不过有一点或许你们弄错了,我并不是什么真人,就一普通人。”真人虽然听上去高大上,但叶凡却明白,那也代表着麻烦,尤其是在实力不足的情况下冒充真人,后果更严重,说不定会死人的,所以叶凡已经打定主意,打死都不承认。反正他就是刚刚练了几天拳法的良好公民,跟真人压根就扯不上边,至于镇元子口中的灵网,随便找个借口应付过去就好了,难不成对方还能逼着他当真人?那老头此时才真

  • 天才萌宝腹黑娘亲12章

    原标题:天才萌宝腹黑娘亲12章书名:天才萌宝腹黑娘亲第十二章狼狈为奸“你弟弟娶不上媳妇,咱们苏家没了香火对你有什么好处?!”“说真的,他能不能娶上媳妇对我来说都没关系,只是有点同情那个未来的姑娘罢了,但他要是惹我,我就揍他,只要你不犯我,大家和睦相处,我没问题。”苏如是摊开双手耸耸肩,说的极为洒脱爽快。苏云氏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看着她,语气冷冷道:“你弟弟回来还没吃饭,肯定饿坏了,你快去做饭。”“他饿坏关我啥事,想吃自己做去呗……”苏如是没好气地继续顶嘴,看着他们又气又急但是又只能忍住

  • 莫医生,婚前请止步12章

    原标题:莫医生,婚前请止步12章小说名字:莫医生,婚前请止步第十二章我们聊聊!夏之末折腾了一天,和死者家属好说歹说,但对方一口咬死了只要人不要钱,不知道是谁,直接将这事透露给了记者,事情没解决,她反而被一堆记者围住了。好不容易从一堆记者里逃出来,她身上的包包和手机全部都挤丢了,没办法打车,没办法开车。脚也磨破了皮,回去找包包是不靠谱了,她只能一拐一瘸的顺着回市中心的路走。打死她都不想在这种时候遇到莫南尘,而且,他还开着一辆骚包的红色凯迪拉克。“嘀嘀……”车子跟在她身后,按了好几声喇叭。夏之末回头

  • 皇后很萌很倾城12章

    原标题:皇后很萌很倾城12章小说名:皇后很萌很倾城第十一章相公邀请刚一回惜鸾殿,丫鬟贝儿就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公主,您去哪里了?刚刚宁王来过了,说有事情找您?”贝儿是钟离皇后赐给自己的丫头,人不错,也机灵,深得凌可儿喜欢。贝儿以前叫白菊,凌可儿一听觉得太土气,后来看见丫鬟宝儿,便灵机一动为其改名叫贝儿,一个宝儿,一个贝儿,这两个丫鬟加一起岂不是叫宝贝?想起这些,凌可儿傻笑着。“公主,您笑什么啊?宁王在厅内等着您的。”贝儿慌忙的提醒着。“哦,好。”一遍应答着,凌可儿一边迈步向厅里走去,远远的就看见

  • 恶魔首席:缠上替罪新娘12章

    原标题:恶魔首席:缠上替罪新娘12章小说书名:恶魔首席:缠上替罪新娘第十一章小三?这么狂?在丁熏那里休息了一夜,早上黄俏很早就起来了,开始为丁熏做早餐,事实上,她是一夜没有睡。黄俏是一个藏不了心事的女孩子,一旦有一点小事困扰,就会失眠。看着黄俏大大的黑眼圈,丁熏打了一个哈欠:“俏俏,你失眠了?”黄俏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叮叮,早餐我做好了,你趁热吃,我要出门去了。”“是去博宇么?”丁熏昨晚就听见黄俏说今天要去辞职。“是啊,不想在拖下去,早晚得离职,好找新的工作。”黄俏边说边整理好头发,一个简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