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死人衣 最新章节

2017/12/3 19:07:4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死人衣
第1章 奇怪的衣服

  最近总觉得自己怪怪的,晚上一个人回家,老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后面跟着,等我回头的时候,却发现一个人也没有。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直到那天中午回家,就发现门口放着一个纸箱子,上面还贴了快递单,联系地址和电话,赫然都是我的,只是从哪里寄来的,下面却没有填写。

  心里虽然有些疑惑,不过此刻我更纳闷的是,自己根本就没再网上买过东西,这箱东西是从哪儿来的?

  怀着疑惑,我还是把纸箱子拿进了屋,关上门之后,我打开箱子后,看着里面的东西,我感觉脑子都不够用了,除了疑惑还有古怪。

  纸箱子里是一套黑色的衣服,样式很奇怪,我拎起来看了看,黑衣黑裤,上衣的下摆很长,应该算是个袍子,怎么看,怎么像是民国时候的长衫。

  我百思不得其解,心想着难道是影视道具服装?被人寄错了地方,可是单子上的名字,和地址,却写的明明白白的,就是给我寄来的。

  想不明白,最后我索性不想了,决定有空去找那个快递点,问问这东西到底从哪儿来的,虽然没写名字,不过上面都活货单号,他们那里应该能查到是从什么地方发来的。

  我把衣服塞进了纸箱,又拿着胶带封好,就丢在了门口的鞋柜上。

  然后我按照惯例去小区对面的面馆吃饭,一进店门口,我就感觉到老板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平时不在家做饭的话,我几乎都是来这家面馆,所以和老板很熟悉,往日看到我,老板都是很友好的打招呼,然后继续忙他的,可是今天我一来,他就盯着我看,也不说话,眼睛直愣愣的,眨都不眨一下,那种眼神给人感觉很不舒服,搞得我一碗面吃的心里七上八下的。163女性网

  结账的时候,我忍不住要问他怎么了,没还说话,老板却率先开口道:“你是不是遇到事儿了,脸色很难看,透着一股青气很吓人!”

  他冷不丁的一开口,我顿时就懵了,心想明明是你把我吓得不轻,不过我没开口,对他笑笑,说可能是最近工作太累,精神不好,然后就回家了。

  晚上洗澡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了面馆老板的话,就特意照了照镜子,也没发现脸色发青之类的。

  不过心里还有些莫名的忐忑,这一夜也没睡踏实,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脑子昏沉沉的,跟炸了一样。

  等到我出了小区,准备打车上班的时候,看到街道对面的场景,我整个人都懵了。

  面馆前面被拉了警戒线,里面一片残骸,门面外的墙上,一直延伸到二楼,都是大片大片火烧发黑的痕迹,此刻里面还不断朝外面冒着黑烟,不少消防和警务人员进进出出。

  门口前的空地上,几张担架上静静的躺着几个人,身上盖了白布,其中一个身材圆滚的,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是正店老板。

  旁边为围观的人,都在议论纷纷,说昨晚这家面馆闹了火灾,老板一家四口无一幸免。死人衣 最新章节

  不知道为啥,听到那些,我心里却是忍不住的发颤,不由得就想起了昨天老板跟我说的那些话,心里七上八下的。

  白天上班一天都精神恍惚,下午回家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走廊站着几个民警,其中一个是个年轻女孩儿,长得还不错,正拿着笔记,听着我周围的邻居叙述什么。

  不知道为啥,看到他们我心里没来由的一紧,几个民警看到我之后,那个漂亮的女警仔细的打量着我,又看了看手上的笔记,似乎在对比什么,然后等我走近,他们问了我名字之后,就把我带上了车,说是要调查一些事情,让我配合一下。

  坐上车的时候,我腿有些发抖,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坐警车,心里因为饭店老板的事,原本就紧张,此刻更加不知所措了,到了警队之后,等到一个民警把几张照片丢在我眼前的时候,要不是因为腿软,我几乎都要跳起来了。

  照片上是那个面馆老板,应该是法医验尸的时候照的,很清晰,也很血腥残酷,浑身都被烧焦了一样,黑乎乎的辨不清脸,只是心口处,破了一个口子,里面空空的,红与黑的颜色交错,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

  旁边的民警留意着我的神色,面无表情的说那面馆发生大火之前,店老板就死了,被人豁开了胸,心被挖走了,凶手之后放了火想要毁尸灭迹。

  我心里一阵恶寒,这种残忍的凶杀,只在电视上看过,我从来没想过会在自己身边发生,一时间脑子满是惊恐,还有一些不解。阅读163woman.com

  自己也就是和店老板熟悉一些,他们了解情况也就算了,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那民警说完店老板的死状,便开始对我询问,昨晚十点之后我去了哪儿?这下我明白了,他们是把我当成了嫌疑人。

  我说自己在家休息,从七点开始就一直在家根本就没出过门,还告诉他们,小区的楼道都有监控,他们可以去查。

  听了我的话,询问的那个民警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着旁边做笔录的漂亮女警低声说了些什么,随后对我道:“监控带我们已经调出来了,你跟我们一起看看吧!”

  他说这些的时候,看我的眼神跟奇怪,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又无法表达。

  随后我跟着他们进了里面的房间,男民警打开一台电脑,摆弄了下,就播放了一个视频,正是我们小区的楼道监控。

  上面的时间段,正是从昨晚七点到第二天临晨的,我看到摒心静气的看着,看到屏幕里,七点多一点的时候,自己的身影出现在楼道,进了屋之后,直到第二天就一直没出现。

  看完这个,我转头去看那男民警,心想他想表达什么?自己根本就没出来,他们怀疑我,根本就没有一点的证据。

  男民警没说话,拨动着鼠标,随机电脑屏画面一闪,出现了一个街道,这个画面就没之前的那么清晰了,不过我还是从旁边的建筑看出,这正是小区外面的街道,在视频画面的一角,勉强能看到面馆的门面……

  由于这条街是背街,所以晚上九点之后,基本上就没人了,所经过的大部分也都是住在小区的。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民警将时间调到了凌晨一点左右,我看到,原本冷清的街道上,从小区的方向走来一个人影儿,站在路边上,脸对着面馆的方向。一动也不动。

  我瞪大了眼睛,头皮一阵阵的发麻,画面上那人的脸,我看不清楚,可是他身上的衣服,漆黑如墨,而且,垂在身侧两条长长的衣袖,正是昨天我收到的那套奇怪的衣服。

  画面那人站了一会儿,就继续朝前走,慢慢的到了面馆门口跟前,这时候,远处的光线折射在那人的侧脸上,我惊恐的发现,画面里的那个人,正是自己,不过脸色异常的白,而且嘴角上扬,透着一种很诡异的笑……

  我从未见到过如此诡异的自己,也从未想象过,自己竟然会有如此可怕的一面。

  只是我想不明白,自己明明在家里,怎么会半夜跑到面馆那里……

  心里虽然带着疑惑,不过这一刻,我也终于明白,为啥这些民警要把我当成嫌犯了,眼前画面的情形,别说别人了,就连我自己,此刻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凶手。

  这时候,画面中的我,已经推开了门走了进去,由于角度问题,画面已经看不清楚了,是以也不知道门是如何打开的……

  我面无人色的看着眼前的画面,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那民警一直观察我的神色,直到监控画面播放完毕,才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精神完全懵了,摇头表示也不知道,那民警皱眉看着我,又问我以前有没有梦游的症状,他问话的时候,看我的表情很奇怪,怎么说呢,有点像那天饭馆老板看我的神情。163女性网

第2章 自己是凶手

  我立刻摇头说以前没有过,话刚说出,我忽然意识到什么……这样一来的话,自己岂不是坐实了嫌犯的罪名。

  “你不要害怕,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不会放过一个坏人!”那民警拍拍我的肩头,象征性的安慰一句,随后道:“你仔细想想,这几天有没有发现周围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我紧锁眉头,脑子忽然一闪,想到了那套莫名其妙寄来的衣服,刚要开口,门忽然被打开了,之前那个漂亮的女警察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塑料包,里面赫然就是那套黑色的长袍。

  整件事情原本就诡异,是以一看到那衣服,我脸色唰一下子就白了,一股莫名的恐惧袭遍全身,我没等他们开口询问,就把收到快递的事情说了,听完我的话,那民警看我的眼神更奇怪了,然后把我一个人留在屋里,几人出去商议了一会儿,回来之后,审问我的民警表示我可以走了,不过之后的几天,我还要配合他们破案,那套衣服被他们留了下来。

  出门的时候,那民警又嘱咐我这几天不要乱走,老老实实待在家里。

  直觉告诉我,这民警一定看出了什么端倪,只是不愿意告诉我,当时我已经六神无主了,尤其是听了他这些话之后,磕磕巴巴的问为什么。

  民警沉着脸寻思了下,长呼口气说道:“虽然种种迹象来看你嫌疑最大,可我相信你不是凶手……这件事有点棘手,或许你被人陷害了,只是那人隐藏的深,一时半会儿我也找不出什么线索,这需要时间慢慢查……”

  听他这么说,我脑子里顿时清醒了一些,陷害我的,肯定就是那个匿名寄衣服的人,同时脑子里也浮现出那饭馆老板死的惨状,心里不由得一阵阵的抽搐。

  要是真如这民警说的,那人一定就在我附近的暗处藏匿着,那我岂不是也很危险?

  而且,自己是如何穿了衣服去饭馆的?凶手又是如何借用我杀了饭馆老板的……还有……饭馆老板的心被挖走,丢在了哪里?

  一想到这些,我浑身都忍不住的打颤。

  回到了住所,我越想心里越不安,尤其是环顾四周,空荡荡的屋子就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那种恐惧不安越发的强烈了。

  心里权衡了下,我决定先去朋友小海那里住几天。小海是我大学哥们,住的地方离我不远,前段时间刚听说和女朋友分了,正好我过去也方便。

  打了电话确认人在家,我就直接打了车过去。

  到了地方,我告诉小海说在这里睡几天,这小子也没多问,说没问题然后就去打游戏了,我也没心情和他多聊,就直接去了客房。

  虽然还有些忐忑不安,不过寻思着隔壁房间还有个人,心里多少也踏实了一些。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又被请到了警局,被询问了一些之前的问题后,就让我离开了,不知道为什么,走出警局的时候,我心里直觉的,这件案子似乎没那么容易破了。

  去小海住所之前,我原本想回家拿点东西,可一想到那个凶手可能就在我附近的暗处盯着自己,心里就有点瘆的慌。

  最后决定,还是先在小海这里待几天再说。

  回到小海住的地方,开门的时候,我愣了下。

  门是虚掩的,里面黑乎乎的一点灯光也没有。

  这小子出去怎么不锁门?

  我心里嘀咕了一句,关上门打开灯回头一看,我心里一凛,差点叫出声来。

  对着门口的沙发上,静静的坐着一个人,背对着我,低着头一动也不动,背影有些眼熟,我正要走近去看,可是看清他身上穿的衣服,我瞬间头皮都要炸了。

  赫然是那套黑色的长袍。

  这套衣服,我亲眼看着被那个审讯的民警放进了档案室里,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这套黑色的黑袍上,还沾着饭馆失火的一些灰烬,那些灰烬就在袖子的地方,很清晰,我一眼就看到了。

  那人背着我依旧不动,对屋里猛然亮起的灯光,也没一点反应,就像是…….死了一样。

  这个想法在脑子里一闪而过,我顿时就打了个冷战。

  屋子里也没来由的有些阴冷,我站在那里,腿都有些僵了,心里说不出的惶恐无措,脑子里混乱的思索着,眼前的人是谁,他身上的袍子怎么来的?

  难道,这人就是凶手?

  想到这些,我内心的惶恐更加强烈了,就在我寻思着是走过去,还是开门离开的时候,那人忽然转过了身子。

  说实话,那一刻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待看到那人的脸的时候,我心里稍微的松了口气,可是脑子里的疑惑却越来越重了。

  “小海,你搞什么,天黑了也不开灯。”我紧紧的盯着眼前的人,尽管心里有些不安,不过还是尽量冷静的问道。

  眼前的人是小海,让我有些意外,不过他的样子更让我奇怪,他表情很僵硬,而且似乎是穿了那套黑袍的缘故,衬得他的脸有些苍白,还隐约蒙着一层青灰色。

  小海没有回答我的话,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紧紧抿着的嘴角,有些微微上扬,透着一种若有若无的诡笑……我暗暗心惊,眼前的小海很陌生,已经不是我熟悉的那个人了,而他此刻看我的表情,让我忽然想到了,前天在警局看到的监控视频。

  当时画面里的我,就是这种表情。我完全懵在那里,心里的惶恐已经达到了极致,竭力的想要保持冷静,可是眼前的情形,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之前看那监控视频的话,虽然心里有些害怕,可是听了那民警的话,我潜意识里,也认为是真的凶手在利用我借刀杀人。

  可看着眼前的小海,我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眼前的人,给我的感觉,根本就不是小海,或者说,根本就不是人……

  我想转身跑,双腿却抑制不住的打着颤儿,巨大的恐惧已经让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盯着我的‘小海’朝我走了过来,一直缩在袍袖里的双手也伸了出来,我几乎昏厥过去,那双手宛如枯枝一样,白里透青,只剩一张皮包裹着手指骨。

  “桀桀……”

  ‘小海’朝我伸出手,口中发出一阵阴测测的笑声,我头皮一阵阵的发麻,看着他的动作,我猛然意识到,难道他借用我杀了饭馆老板,现在对他没用了,所以此刻要杀了我灭口?

  意识到这个,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没等他靠近,一个转身飞快的拉开门,冲出门口拼了命的朝着小区外面跑。

  下楼梯的时候,只觉得周围阴森森的,一个人都没有。

  我没敢回头,一口气跑到小区外面的街道上,没听到身后有动静,不过我还不放心,又回头看了下,确定那个‘小海’没追出来,这才停下身子,大口的喘了几口气。

  那套衣服,怎么会忽然出现在小海家里?难道是凶手从警局偷出来……这也太大胆了,不过隐约我明白了,那黑袍忽然出现,分明就是奔着我来的,可小海怎么会穿在身上?

  难道是凶手,故意让青河穿的,想再借用小海的手杀我?要是这样的话,凶手的心里也太残忍了,想到这里,我心里更加不安了,万一家里的那个,真的是小海,自己跑了把他丢在那里岂不是很危险?

  可仔细想想有不对,刚才看到那‘小海’的手,瘦骨嶙峋皮包骨,根本就不是活人才有的样子。那他到底是谁?我感到自己的精神都要混乱了。

第3章 小海的不对劲儿

  越想心里越是惊恐不安,最后我寻思着,还是给警局的那个民警打个电话,之前审讯的时候,他特意给我留了电话,说有情况要立刻通知他。

  这么想着,我赶紧拿出手机,正要拨号,忽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看到来电,我一个激灵差点把手机扔了,打来电话的正是小海,心一下子又提了上来,身上的冷意一阵阵的传来,我僵在那里,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过了几秒的样子,我咬牙按下了接听键,寻思着既然躲不了,我就不躲了,倒要看看一直藏在暗处,耍我的是什么东西。

  “干嘛呢,不接电话,早上你走的时候,忘了问你了,今天还住我这儿不!”电话一接通,小海的声音就传来过来,我仔细的分辨,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小海的语气和平时说话一样。

  我暗暗皱眉,刚才看到的那些,在我心里已经有了阴影,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喂,说话呀!”小海催促道。

  我回过神,嗯了一声,说:“看情况吧,可能还要住个几天!”

  “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小海有些纳闷,问道:“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儿了?算了,回去再说吧,你赶紧回去吧,我在外面,出去的时候没锁门!”

  我愣了下,几乎跳起来,声音都变调了:“啥,你在外面,没在家?”

  那屋子里的那个……

  “别一惊一乍的,就那么一会儿时间,不锁门也没事,楼道里都有监控,我在外面吃饭呢,很快就回去了!”小海说话的时候,我能听到他周围的气氛很喧闹,应该实在餐馆一类的地方。

  我暗暗的吸了口气,应了一声,挂了电话之后,我整个人彻底淡定不下来了。

  若是小海真的在外面,那屋子里的肯定是假的,我抱着头蹲在路边想了下,决定还是先报警,可之后呢?要不再给小海打过去,让他先别回家,我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绝对的危险。

  我一个人肯定不会回去的,就怕小海不知道情况,一个人比我提前到家……

  等等!

  忽然一个念头闪电般的划过脑海,我想到了在警局看到的监控,当时自己如何穿着那黑袍,去那个饭馆的,自己都不知道,换句话说,自己可能是被人控制了心神……要是这样的话,小海若是遭遇跟我一样,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自己肯定也不知道。

  脑子忽然清醒了起来,但同时的,心里的那种恐惧,也更加强烈了。

  要是我猜测对的话,之前在家里的小海,和给我打电话的小海,是一个人,他特意打电话,说家里没锁门,让我赶紧回家,目的就是为了引我过去,目的是什么,我不敢往下想了。

  一时间,我只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里面,有人布置了陷阱,让我一步步的往里钻,那种感觉,让我心里很惶恐,又很压抑,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

  我站在街头,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车流,精神有些迷糊。

  忽然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头,我整个人猛然一僵,碰触到我脖子的手指,透着丝丝的冰冷,我脑子瞬间就炸了,还没回头,就听到一个声音传来:“怎么站在这儿啊,发什么愣呢!”

  我下意识的回头看去,正是小海,街对面的霓虹灯投射过来,在他脸上蒙着一层淡青色的流光,此刻正瞪着眼睛打量着我。

  猛然看到他这张脸,我内心的惊恐一下子爆发出来了,大叫了一声,身子往旁边闪开了一步,挣脱他搭在我肩头的手,然后握紧拳头,朝他脸上就打了过去。

  眼前的小海,根本来不及反应,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身子一个趔趄,几乎趴在地上。

  “卧槽,你TM疯了?”小海捂着脸,站起来瞪着我愤愤不平的骂道。

  我实在是太紧张了,听到这话,这才仔细看去,这小子鼻血都被打出来了,看着有些狼狈,不过我发现他没啥不正常的地方,

  我还特意瞄了下他的手,不是之前看到的皮包骨,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不过还是特意退后了一步。

  眼看着小海骂咧咧的朝我靠近,准备要还手的样子,我赶紧喊道:“等等。”

  看我的样子,小海愣了下,站住了脚步,眼睛依旧恨恨的瞪着我:“干嘛!”

  “你真是小海?”我小心翼翼的问道,暗中揉着右手背,刚才那一拳,自己使劲儿不小,手都有些麻。

  小海捂着鼻子,听我这么问,更气愤了:“你大爷的,我不是青河,我是你爸呀!”

  听到他这话,我心里的戒备消了不少,上学的时候我们打闹,这小子说话就是这个吊样,不过我还有些不放心,刻意的跟他保持着距离。

  小海也察觉到我有些不对劲儿了,没有继续计较刚才挨的那一拳,皱眉看着我:“你今天怎么回事儿?说要住在我这儿,却不上去,一个人站这儿做什么?”

  他一边说,一边从身上拿出纸巾,塞进了鼻孔,随后就哆嗦着搓了搓手。

  这时候我发现,这小子穿的有些单薄,天气马上变冷了,白天晚上温差大,这小子之前出门穿的少了。

  难怪手那么凉。

  明白这个,我心里的紧张又松懈了不少,确认眼前的就是真的小海了,就深深的舒了口气,说:“我遇到麻烦了!”

  随后我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穿着一件黑袍,被人陷害成了放火杀人的嫌疑人,之前在他家里遇到的那些事儿,我刻意的隐瞒了,小海这小子虽然看着比我威猛,其实胆子还没我大,我怕吓着他。

  哪知道,一听我说完,小海脸色就变了,瞪着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啥?黑袍?”

  我被他吓了一跳,没料到这小子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还没等我开口问,小海揉着鼻子,左右小心的看了看,表情很惊骇的样子:“卧槽,我说怎么看着那衣服这么古怪呢!”

  “啥?”我意识到什么,精神紧绷起来,看着他心里又是惊恐,又是意外:“你怎么知道那件黑袍?”一边说,我暗暗的后退,生怕这小子忽然变脸。

  现在的我,已经完全被搞迷糊了,就好似惊弓之鸟,一听小海这么说,我立刻就想到了之前在他家里看到的另一个‘他’,又或者说,眼前的和之前看到的,本就是一个人。

  看我的反应,小海咽了口吐沫,继续道:“下午我回来的时候,门口放着一个纸箱子,我寻思是你的东西,就好奇打开看了一下,当时我还纳闷,你从哪儿弄来的……”

  “然后呢!”我赶紧问。

  小海吸了下鼻子,说:“我就放在客厅的茶几上了,然后就出去吃饭了!”

  我愣了下,眼前的小海,脸上的鼻血没擦干净,映着旁边的街灯,看上去阴晴不定,犹如我此刻的心情一样,而且他的话,让我松懈下来的心绪,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

  我告诉小海,那套黑袍被警察收了去,自己亲眼看着被锁进档案室的,小海一听,脸色更难看了,气氛也变得紧张起来。

  我没问他那衣服有没有穿,和小海商议了下,就一起朝小区走去。

  上了楼快到门口的时候,屋里的灯还亮着,那一刻,我心里忽然变得说不出的紧张,脚步也放慢了许多。

  “屋里的灯怎么亮着?”小海脸色有些苍白,看着我,语气哆嗦:“里面有人?”

  我强自镇定,低声道:“刚才我回来过一次!”

  小海愣了下,和我在门外踌躇着,一时间不敢进门,问道:“你刚才就是看到了那个黑袍,才跑出去的?”这小子这会儿脑筋也转过来了。

  我点点头,强忍着没有说出之前看到的情形,然后我们俩慢慢进了屋子。

第4章 焚烧

  客厅亮着灯,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我仔细的搜索者周围的角落,要是察觉到不对劲儿,立马转身就跑,一瞥眼就看到了客厅茶几上面,静静的放着一个纸箱子。

  看到屋里没人,小海舒了口气,脸色好转了些,走过去看了看箱子,回头问我:“你是不是最近得罪了什么人,对方才这么搞你?”

  我苦笑了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开始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可是经过之前的事情,我意识到,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而且,还处处透着诡异。

  我摇摇头没说话,慢慢走过去。

  越是靠近纸箱,心里的不安越是强烈,我甚至有种幻觉,从饭馆老板的死,到今天看到的那个假‘小海’,似乎都是由这个古怪的黑袍引起的,看上去是一套衣服,可是此刻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邪恶的诅咒一样。

  我强忍着内心的恐惧,抱起了箱子,此刻脑子里产生一个荒唐的想法:既然是这个衣服作祟,那我就把它销毁掉。

  “你干嘛?”小海一脸不解的看着我:“你准备送到警局?”

  在他看来,这是最可行的办法了,可是我不这么认为,这东西既然能无端端的从警局,出现在这里,再送回去也是白搭,而且,小海只知道,我穿着这衣服被人陷害,却不知道,就在半个小时之前,有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穿着这套衣服,就坐在这屋子里,我不告诉他,就是不想让他心里产生恐慌,恐惧是会传染的,要是两个人都心生恐慌,六神无主,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我摇摇头,眼睛不去看手里的纸箱,说:“我出去把它烧了!”

  小海怔了下,没多说什么,跟着我出了门。

  到了外面,找了个偏僻的角落,我默默的点火烧了纸箱,小海点了一根烟,靠在一旁,借着火光注视着我:“说真的,我感觉你好像变了一个人,可是又说不出来。”

  我沉默着没开口,看着眼前的火吱吱啦啦的烧着,心里一种莫名的忐忑。

  真的烧了就没事了?我不知道。

  “刚才我有种感觉,住在你对面的老板,就是被你杀的。”见我不说话,小海沉默了片刻,又道:“咱们那么多年的关系了,我心里清楚,你不是那样的人,可是你今天看起来很反常,才给了我那个错觉!”

  我心里猛然一突,猛然想到,那天去饭馆,饭店老板看我的神情,似乎当时的我在他看起来,就有些不对劲儿。

  小海也感觉出来了?

  可是我自己,却一点也察觉不到!

  “有什么反常?”我回头看着小海问道。

  小海皱了皱眉,打量着我的脸色,摇头道:“我也说不清楚,感觉你和以前不一样!”

  我扭过头不再理他,这不是说的废话么,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快把我折磨疯了,精神都要崩溃了,看着肯定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知道自己是在自我安慰,自己确实跟以前有些不一样,只是自己差距不出来,这才是最让我感到压抑惶恐的地方,可是我不能再小海面前表现出来。

  很快眼前的纸箱,烧成了一堆灰烬,看着火苗逐渐熄灭,我和小海才回到了住所。

  当晚一夜无话,我和小海没多聊什么,就各自睡了,只是睡觉的时候,我内心很不安,关上灯,总觉得周围的黑暗深处,有一双眼睛,在暗暗的凝视着自己。

  第二天上班脑子都是恍恍惚惚的,下班回家的时候,让我意外的是,警局没有再传唤我过去,一路上我都在想,是不是真的凶手被抓到了?所以不用我再去兑口供了,可是那套黑袍忽然出现在小海家里,他们就没发现档案室里东西丢了?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小海住所的时候,进了楼道,远远的就看到门开着,里面亮着灯。

  我以为小海在家,可是到了门口一看,客厅亮着灯,里面却没人,而且,在进门的刹那间,我忽然房间的温度很阴冷,就像是进了冰窖一样。

  有了昨晚的经历,我没多想,赶紧退到了门外,准备先离开再说。

  我有种感觉,那套黑袍虽然烧了,可是事情还没有结束,那个给我寄黑袍的人,一直跟着我。

  想想就有些不寒而栗,而且,自己搬到小海这里,很可能也会给他带来危险。

  一想到这些,我边往楼梯走一边给小海打电话,就在这时候,忽然听客厅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声响,那声音很小,可是我听到很真切。

  我站住脚步,竖起耳朵仔细听,那声音轻轻悠悠,像人以一种很奇怪的强调,在吟唱什么。

  小海这小子在卧室里看电影?

  深深的吸了口气,我鼓着勇气返回客厅,发现那声音是从小海的卧室发出来的,而且,越靠近小海的卧室,那种阴冷的感觉越重。

  到了门口,那声音越来越清晰了,等到我完全挺清楚的时候,我顿时脊背发冷,额头也渗出了冷汗。

  里面传出的声音,很像是自己的音调,而且,咿咿呀呀哼的是一种我听不懂的曲子,像是一种地方戏曲……

  从小到大,我最不喜欢看戏曲,小时候,和爷爷在一起看电视,每当爷爷调换戏曲节目,我都会嚷着去抢遥控器,所以自己从来就没有学过唱戏,更何况是这种地方戏曲。

  那一刻,我有种错觉,卧室里面有另一个自己,在咿呀学唱,而昨天晚上,小海说的那些话是真的,饭馆老板就是我杀的,不是此刻精神惶恐的我,而是另一个我!

  我站在门口,精神朦胧的听着,那一刻,我感到自己都要精神分裂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逐渐缓过神,鬼使神差的拍了拍门。

  门响起的那一刻,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门里外都陷入了一场的寂静,只有我自己均匀不定的呼吸声,我紧张到了几点,脑子里乱哄哄的,想着万一里面真有另一个自己,该怎么办?

  可是我等了十几秒的样子,里面却没半点动静,好似根本不曾有人一样。

  最后我忍不住了,又拍了下门,鼓着勇气扭动门锁的时候,赫然发现里面没反锁,我没有犹豫,猛低一下打开了门。

  看到里面的情况,我瞬间懵了。

  房间没开灯,只有电脑屏幕映照出一片昏暗的光线,小海坐在电脑前,静静的看着屏幕,电脑播放的是一段视频,似乎是晚上拍摄的,很是昏沉不清,只是没有声音。

  看到这情形,我不免有些来火,小海之前分明听到了我敲门,然后把声音关了,故意不答应我的,你说你至于么,看个视频还藏着掖着的。

  想着我也懒得搭理他,准备关上门回自己房间,可是转身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不对劲儿。

  以小海的性子,就算是他和女朋友亲热被我听到,也不会觉得难为情,因为一个视频,不至于……

  想着我回头看去,就瞧见屏幕里的画面有些熟悉,等等,这不就是小海住的地方么,看样子是半夜拍的,小海没事半夜拍自己家里做什么?

  我按耐着好奇,仔细看去,发现昏暗的画面里,似乎有人影走动,只是我站在门口,看得不是很清楚,就在我准备走过去,准备看个仔细的时候,小海忽然站起了身子。

  这小子还不打算让我看?

  心里有些不悦,我正要开口问,可看到小海转过身子的瞬间,我猛然怔在了那里,小海神色木然,似乎根本就没看到我一眼,目光呆滞的从我身上掠过,然后慢慢走到了床边。

  那情形,就像是一个人刚睡醒,还在癔症一样,可是我发现,他的双眼很空洞,没有半点的神采。

  “你憋在屋里搞什么呢?”我忍不住开口问到。

  小海没有回答,似乎没听到我的话,走到床边拿起了床头的一件东西。

第5章 鬼

  我心里惊骇莫名,待看到他手上的东西,我头皮一阵阵的发麻,浑身汗毛都要立起来了,他手里拿着的,正是昨天晚上我烧毁的黑袍。

  是的,昨天我亲自抱着纸箱子出门,点火之前我还特意打开了纸箱看了看,确定黑袍就在里面,这东西明明在我眼前被烧成了一堆灰烬,怎么又出现在小海的床头?

  一时间我脸都僵了,双腿更像是灌了铅一样,定在那里,满心惊恐的看着小海,他神色木然呆滞,动作却是很轻柔,手指慢慢拂过黑袍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一句话:就像是抚摸情人的脸一样,只是这情形太过诡异,小海的样子也透着一股的邪气。

  然后小海展开了黑袍,套在了身上,穿上黑袍的同时,他脸角流露出一个温婉柔和的笑意。

  那表情,分明就是古时候在戏台上,手捏兰花指,捏着嗓音,拖着长调的戏子!

  我浑身发凉,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偏偏却又不敢出声,小海的动作轻柔缓慢,一时间,我仿佛也被他带进了这种节奏,甚至连呼吸都压的很清,生怕一不小心惊醒了他。

  然后小海套上了黑袍,开始熟练的扣着身前的纽扣,那种纽扣,不是我们现在穿的衣服那种,而是一边用细绳在衣服边上缝成一个环形,另一边的纽扣也是用绳线缝制,只不过缝制的是圆形的颗粒,做工很精致(不了解的,可以百度寿衣纽扣)。

  按说这样的纽扣,很容易就能扣上,可是小海依旧很缓慢,确切的说是很仔细……我心惊胆战的看着,不是因为他的动作,而是他的手,犹如鸡爪一样,只剩一张皮包裹的双手,很轻缓的扣着纽扣,这样诡异的情形,之前我是无法想象的。

  终于扣好了,小海缓缓抬起头,脸上依旧带着那种诡秘的笑,目光定在了我的脸上。

  就是这一刻,他原本僵硬木然的脸上,开始变得阴冷,甚至恶毒起来,同时的,口中也发出一种嘶哑,很讶异的笑声。

  巨大的恐惧侵袭着我,我感到眼前发黑,几乎都要吓得昏厥过去了,不过潜意识里告诉自己,要真的昏倒在这里,之后发生的事情,是我无法想象的,或许自己命都会没有。

  只是我浑身发僵,身子都不受自己控制了,只有无尽的惊恐。

  小海紧紧的盯着我,身子慢慢朝我走来,他浑身裹在漆黑如墨的黑袍里,犹如勾魂使者一样,眼看着就要到跟前了,他伸着一双枯手,慢慢朝我心口抓来。

  那一刻,我浑身不停的发抖,心想自己可能要死了,他的动作很明确,是要挖的我心!

  我心灰若死,自己就要和那个饭馆老板下场一样了,只是让我接受不了的是,自己要死在自己哥们的手上……也或许,眼前的不是小海,只是一个阴邪的东西,幻化了小海的样子。

  脑子里飞快的闪烁着这些念头,忽然我发现自己的手能动了,只是抖得厉害,或许人怕到了极致,思维反而会清醒一些,比如我现在。

  我叫了一声,说是叫,其实声音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因为太过惊恐了,我甚至都不能开口说话。

  我拨开了‘小海’的手,只觉得冰冷,坚硬,就像是碰到了冰块一样,然后我仓皇跑出卧室,我心想,只要自己跑出小区,就安全了。

  可是我错了,身后的那个‘小海’,没想上次一样打算放我离开,在我冲到客厅门口的时候,余光看到身后划过一道黑色的虚影,几乎是眨眼间的,就到了身后。

  我终于意识到,什么叫做形若鬼魅。

  看到‘小海’那张死气冰冷的脸,就在我背后近在咫尺的地方,我双腿发软,几乎跪在地上,而让我更加绝望的是,小海住在这层,左右的住户经常不在家,真是呼救都没人应。

  可是人的求生欲所激发出来的潜力,是无法想象的,就在‘小海’双手扣向我肩头的瞬间,我暗暗咬牙,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双脚撑在地面上,猛然用力,身子一下子冲出了几米远。

  此刻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字,就是跑,跑得越快越好,越远越好。

  我根本来不及回头,也不敢回头,冲到外面的走道,脚下片刻不停,就朝着楼梯奔去。

  刚到拐角处,忽然眼前走出一个人影儿,我避让不及,一下子就撞了上去,一声闷响,我一屁股坐在地上,脑子也震的嗡嗡直响。

  我以为是背后的‘小海’,后发而至,冲到前面堵住了自己,吃痛吸气的同时,心里一阵的绝望,可等我抬头的时候,只听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我……咳咳……你这孩儿跑恁快干啥咧。”

  一听到是人说话,我心里一喜,抬眼一看是个四五十的大叔,一脸的络腮胡渣,打扮的也有些邋遢,衣服上油腻腻的,不知道多久没洗了,而让我皱眉的是他身上的味道,一股说不出的腥味和腐臭的味道。

  初中的时候,有一玩的好的同学,他家里是宰猪的,每次去他家里玩,他父亲身上就是这种味道,不过没有眼前这个大叔身上那么冲。

  我一股碌爬起来,几乎没时间跟他道歉,反而更加的不安,背后那‘小海’会不会连带着把他也给杀了?

  所以爬起来之后,我不由分说的拉住他就朝着楼下跑,嘴里喊道:“赶紧跟我走,快!”一边说,我不忘回头瞄了一眼,发现那‘小海’没有追过来。

  难道是看到了外人,他没打算下手了?

  “你这么慌干啥?”络腮大叔不解的说着,转着身子朝走道的方向看去,还嗅了嗅鼻子,力气还挺大,我用力拽着他没拽动,反倒被他差点带倒在地上。

  我愣了下,自己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换做别人,不把我当成作案失败的小偷,也会察觉到不对劲儿,而眼前这个络腮大叔,确实一脸的淡然。

  络腮大叔没有理会我的神色变化,眯着眼瞄了下小海房间的方向,低声嘟哝了一句:“还真是这东西!”

  说着,他深吸了口气,大步走了过去。

  我心都跳到嗓子眼儿了,虽然我不知道那个假的小海到底是什么,但绝对不是人,这络腮大叔过去不是送死么,可是看到他步伐沉稳,一脸的冷峻,再想着他的话,似乎就是奔着那个假‘小海’来的。

  他说是这东西,到底是啥?

  原本我准备赶紧跑出去,可不知为什么,看着络腮大叔的背影,我鬼使神差的就跟了过去,只是双腿还有些发抖。

  到了门口的时候,络腮大叔站住了脚步,皱眉嗅着鼻子,似乎在闻着什么,我大气也不敢出一下,缩在他的身后。

  络腮大叔回头看我一眼,说:“你刚才是从这里跑出来的?”

  我点点头,眼睛小心的透过门口,朝着里面观察,那‘小海’不见了,不知道是走了,还是藏匿在里面的房间,只是屋子里透出的那种阴冷还在。

  说实话,这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呆下去了,可是看着身后空无一人的走道,和尽头黑乎乎的楼梯口,我又觉得和这络腮大叔一起才能安全一些。

  我抹了下额头的冷汗,语气有些哆嗦:“大叔,这屋子里有…….”

  说到最后,我也没说出是什么东西,只觉得浑身抑制不住的发抖。

  络腮大叔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带着一丝深意的说道:“我知道,我就是来找它的!”

  我愣了下,只见他已经大步进了屋,我犹豫了下,赶紧跟进去,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是两个卧室的门都紧闭着。

  注意到这些,我汗毛又立起来了,之前跑出来的时候,青河房间的门分明是打开的,现在却关上了,也就是说,那个‘小海’又把自己关在了里面?

  络腮大叔也注意到了,目光朝着卧室的房门瞄着,神色也凝重了起来。

  我咽了口下吐沫,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叔……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络腮大叔看着房门,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说道:“鬼!”

死人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死人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倾城独宠:妖王哪里逃14章

    原标题:倾城独宠:妖王哪里逃14章书名:倾城独宠:妖王哪里逃第十四章接招把你风风火火从大门口跑向书房,顾花微只想自己多长了几只脚,她那便宜爹娘一定是急坏了!一干家丁快速追上去,人高马大的马厩人员,一把抱起大小姐,这姑娘,可千万不能跑路,这要累坏了,相爷也是要弄死人的。顾谦盛立于轩窗前,见家丁火速前来,料想怕是有了自家女儿的消息,赶忙打开书房门,在看到马厩小厮抱着的顾姑娘时,老脸发白,眼睛有些酸楚。这就是他失踪了整整一日的女儿啊,现如今,不知道受了多少罪,衣衫脏兮兮的,星星点点血色覆盖了原有的雪白

  • 惹爱成瘾:大叔不可以14章

    原标题:惹爱成瘾:大叔不可以14章小说:惹爱成瘾:大叔不可以第14章我们打算结婚的李萌萌红着脸推开了柯建华钻进了车里,下意识的关上了车门,透过车窗,柯建华还是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浓重,甚至有些许的宠溺。她使劲的摇着头,大概是自己疯了才会觉得这一切是真的,大概是因为自己的脑子短路了,才会觉得这一切是真正的在发生着的。可是她的唇火辣辣的,刚才柯建华的体温又是那么的真实,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发抖,脸上更是烫得不行。再次想到刚才的情景不由得捏紧了拳头,她在恨恨的骂着:柯建华这个混蛋!可是她的脸

  • 一品嫡女:皇帝难伺候14章

    原标题:一品嫡女:皇帝难伺候14章书名:一品嫡女:皇帝难伺候第14章决定出逃2冰蓝月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这古代都是些什么思想,脱衣服就一定是同性恋吗?但是这时候冰蓝月也不想反驳,互相换好衣服之后,她又把自己的头发变成了和春儿一样的丫头头,对着春儿笑嘻嘻的说道:“春儿从现在开始你就做小姐吧,我来做你的丫鬟。”“小姐,你究竟想要干什……”春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冰蓝月已经在她的脖子上一击,春儿就这样软软的躺在了床上,穿着她的衣服如同平时冰蓝月一样熟睡着。择日不如撞日,老太君那个老狐狸今天在马车里闭着眼

  • 婚不由己:恶魔总裁心尖宠14章

    原标题:婚不由己:恶魔总裁心尖宠14章小说名称:婚不由己:恶魔总裁心尖宠第14章你被男人睡过了欧楚雄被对方的咄咄发问弄的有些慌乱,他哪里知道那个女人姓什么叫什么?又哪里知道她的家庭?在大哥他们告诉他以前,他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个人!但是欧楚雄纵横商界数十年,自然不可能把自己陷入到窘境当中,略微一思索便笑着说道:“之前一直没有宣布,是因为我儿子宇凡一直在国外,而且他一向处事低调。至于女方的家世并不重要,以欧氏集团的实力,还不至于为了集团利益而联姻。不然即便是结婚了,孩子们也不会幸福,我是站在一个父亲的

  • 千亿新娘:总裁老公请温柔14章

    原标题:千亿新娘:总裁老公请温柔14章小说:千亿新娘:总裁老公请温柔第十四章你不喜欢她?顾老爷子行动历来迅速,三天之后,以庆祝顾韶雪康复的名义,在顾宅里办了一场盛大的party。其真实目的就是让顾韶雪认识一些演绎界的前辈,能够让她的路子走的更加稳妥。果然,演艺圈识趣的人精,立刻闻风而动。前来祝贺的人很多,不光是演员,就连歌手和导演都占了不少数。但顾老爷子绝口不提让顾韶雪演戏的事情。在外人眼里这是顾老爷子给旗下演员提供的一个和各大导演接触的机会,同行之间相互交流相互切磋。圈里人却知道,顾韶雪还是主

  • 闪婚成爱:总裁宠妻有道14章

    原标题:闪婚成爱:总裁宠妻有道14章书名:闪婚成爱:总裁宠妻有道第14章囚禁记者们的问题一个比一个毒辣,无数的闪光灯在眼前闪烁,刺的眼睛生疼。穿着一袭洁白的婚纱的乔欣然,被记者们围在口间,看起来狼狈不堪。她竟没想到,韩墨还准备了这么一出!真是好算计!正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却见记者们被挤开,从后面走进来几个黑衣人,而站在首位的,有些面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少奶奶,少爷派我们来接您回家。”韩阳看着面前有些手足无措的乔欣然,淡淡的道。还好,乔欣然现在的状态,比他想象的要好些。至少,没有像别的女人一

  • 异能强者在花都14章

    原标题:异能强者在花都14章小说名称:异能强者在花都第十四章优化功能不知道是因为幻觉,还是因为环境的问题,李枫总是觉得媚姐很神秘,脸上总是浮现出一种幽幽的样子。这种感觉令人忍不住要主动的去关心她一下,这种情况,给李枫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至于哪里奇怪,李枫自己也说不清。“媚姐,你以前不是说过,不劳而获总是短暂的,所以,我还是在这里脚踏实地的简直就行了!呵呵···”李枫微笑着道。“呵呵···你害怕我把你卖了?”媚姐道。“怎么会?我做事那么勤奋,媚姐怎么舍得把我卖了!”李枫很自然的说道。“就你嘴贫,哪有

  • 都市崛起14章

    原标题:都市崛起14章小说名称:都市崛起第十四章:开业大吉张中正的办公室里,已经满头白发,唐小东曾经花了二百块钱买了他被掀翻车子坏掉的切糕的李老汉瞪着,唾沫飞扬,把那天的情形添油加醋,栩栩如生的描述着,旁边的几个妇女和壮汉也忙着帮腔补漏。小姚拿着笔记本记录着双方的谈话内容,外面的二百来人就站在日头底下等着结果。谁劝都不走,李老汉跟张中正一口咬死,这事儿什么时候解决,俺们什么时候走,要是不解决,俺们这二百多号子人就饿死在你们信访局的门口……穷山恶水多刁民哪!张中正心里这么想着,却是不敢说出来,而是

  • 女神的护花高手14章

    原标题:女神的护花高手14章小说:女神的护花高手第十四章新婚生活“你干什么?我要看刚才那个。”客厅沙发上,秦明月瞪着叶辰,伸手想要从他手中抢来遥控器,可惜没有成功。“刚才那个有什么好看的?这个才好,快看快看,那只公狮子要对母狮子动手了。”叶辰兴致勃勃的看着《动物世界》,边看边解说道。“一群动物看什么看,想看明天你去动物园。”秦明月气道,俏脸通红,想要杀人的目光瞪着叶辰,以前家里什么事不是她说了算?可现在叶辰刚来不到三小时,她连电视看什么台都做不了主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模样像什

  • 校花的贴身保镖14章

    原标题:校花的贴身保镖14章书名:校花的贴身保镖14吕贺彬失踪“咳,咳,”高远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大家把昨天的的作业整理一下,五分钟后我请人来讲。”高远一边看着坐下的学生,一边在等着吕贺彬。五分钟差不多了,高远拍了拍手,“好,哪位同学先来。”只见李强一马当先的站了起来。“OK,李强同学你先讲。”高远很满意地看着李强,这小子看来昨天是被自己给吓怕了。“大家好,这次我向大家介绍的是钟离,以前吧,我以为八仙是人们虚构的,但是昨天通过查资料我才知道,这些人在历史上或多或少有过记载,不是人们臆想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