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相思入骨情可待 最新章节

2017/12/3 18:24:1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相思入骨情可待

第一章

楼下一家珠宝店门口,停了一辆拉风的蓝色法拉利,车门一开,一个穿着性感的红色开叉长裙的女人迈开长腿从车上下来,大冷天里光着两条大白腿,骚气十足。163女性网

庞佳一坐在二楼的咖啡厅,朝下睨了一眼,扭头对莫烟道,“你刚刚说什么?”

莫烟搅了搅面前的咖啡,轻声道,“我是说,刚刚我应该出卖一下色相,说不定李行长对我怜香惜玉,就批准我的贷款了呢。”

庞佳一翻了白眼,“就你丫对顾奕辰那死心塌地,就差穿条贞操裤的德性,还出卖色相,那姓李的就算贷你一个亿,你能让他摸一下手就算我输。”

莫烟有些无奈,“你就不能装聋作哑,让我独自深沉一会儿。”

“你丫就在我这里能打打嘴仗,公司出事这么久,你就没想过去找顾奕辰帮你,怎么说他也是你老公,你就可着劲儿的惯着他,宁可求外人,也不愿意让他帮忙,我说你们俩这婚姻还有什么意思,莫烟,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庞佳一终于忍不住吐槽起来,看来这些话在心里憋了不是一天两天。

莫烟垂着眼帘不说话,每次只要一提起她跟顾奕辰的婚姻,这家伙就装鸵鸟,庞佳一也是无奈。

看了眼时间,道,“我得回去医院换班了,你是跟我一起走,还是独自深沉一会儿?”

“一起走吧,”莫烟也站起身,“我回去再看看,说不定哪家银行特正直,不用我出卖色相,就肯贷给我。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庞佳一呵呵了一声,无不邪恶道,“姑娘,现实一点吧,顾奕辰在外面妻妾成群,咱又何必为这混蛋守身如玉,睡一晚要是能解决你公司的燃眉之急,只要长得不是很挫,你就从了吧。”

莫烟叹了口气,“你丫可真会伤口上撒盐。”

两人一边说,一边朝外走。

庞佳一不以为然,“我这是实话实说,这么多年,我以为你对他身边的狂蜂浪蝶早就习以为常了。”

莫烟苦笑道,“怎么可能,我恨不得拿一杆枪,把那些浪蝶逐个狙击。”

庞佳一突然顿住脚步,拢了拢身上的外套,扬了扬下巴,语气略带嘲讽道,“你先把这个妖艳的贱货狙击一个给我看看。”

莫烟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脸色微微变了变。相思入骨情可待 最新章节

楼下对面的4S店门口,一男一女正相拥着往店里走,说是相拥,其实是那女的单方面柔弱无骨的朝男人身上靠,两条大白腿骚里骚气的往男人腿上蹭,几乎是半挂在对方身上,莫烟只看一眼,就知道被女人挂着的男人,正是她的丈夫顾奕辰。

莫烟抿紧嘴唇,手指不由自主的攥紧,庞佳一看着她的脸色,有点后悔自己刚刚伤口上撒盐的举动,张了张嘴,欲说什么,却见莫烟径直跟着那二人进了4S店,她皱了皱眉,随后跟了上去,怕她待会儿吃亏,他可不觉得顾奕辰这个周末老公,会维护莫烟。

4S店,女人坐在一辆新款的捷豹车里,摸着方向盘,试着手感,扭头一脸兴奋道,“顾少,你过来看看,我开这个好不好看?”

男子原本站在一边吸烟,听到她的话,夹着烟信步走来,弯腰帮她系上安全带,手指轻轻滑过她的胸口,声音暧昧道,“好看是好看,就是不够大。”

女人脸蛋一红,含羞带怯的瞪了他一眼,小声道,“我好喜欢这辆车。”

顾奕辰冲着她吐了口烟,神情轻佻,“喜欢就买啊。”

“真的吗?”

女人显得很兴奋,俏皮的伸出白皙的手指,“卡给我呀?” 顾奕辰掐灭烟头,伸手从西装里摸出皮夹,取出一张信用卡,刚要递过去,凌空多出一只手,那张卡抽走,接着,一道嘲讽的声音从身旁传来,“老公,你怎么又出来扶贫。”

旁边看热闹的人,倒抽一空凉气,刚才那穿着包臀超短裙的女人一进店,店里员工就私下议论,别不是野模什么的,傍上了个小开,谁成想剧情比他们想的还深奥一点,傍的居然是个有妇之夫,偷吃被正室抓个正着,这男的倒也淡定,既没有窘迫,也没有解释,倒是这正宫娘娘,一出口,就伤敌一千。163女性网

扶贫?这词可真够损的,要说刚刚大家还觉得这位野模长得漂亮,那这位正宫娘娘可就真称得上国色天香了,不但漂亮,还气场十足,身材高挑,眉目英气,却还不失妩媚,放着这么一位天仙在家里不要,出来偷吃这么一个玻尿酸硅胶填充物,这男的脑子里装得都是翔吗?

莫烟则是冷冷的望着对面这只狐狸精,盯着对方的尖下巴,思索着自己能不能上去给她掰断,嘴上却还是一派和气,“一个月都要扶贫一次,老公你这是扶贫扶上瘾了。”

顾奕辰扯了一下嘴角,眼神却异常冰冷,没有接话,只是冷漠的看着莫烟这出独角戏。

小模特觉得受了委屈,又忌惮莫烟正宫娘娘的身份,机灵的去顾奕辰那撒娇,“顾少~”

顾亦然抬了抬下巴,淡淡道,“太太既然知道是扶贫,好歹修一修功德。”

莫烟心口刺了刺,扯了一下嘴唇,从自个钱包里拿出几张钞票丢给那女人,“老公说的是,修一修功德,至于这信用卡,老公你功德深厚,就不用修了。”

顾奕辰……

小模特……

WTF!谁特么缺你这几百块钱!

小模特嘴巴都要气歪了,要不是顾奕辰这位大金主还在身边,恨不得上去抽莫烟两耳瓜子!

围观者叹为观止,这正室简直不要太上台面,这男的果然是个大傻叉。

莫烟摔完钱,潇潇洒洒的走了,顾奕辰在原地听着小野模抽抽泣泣的埋怨,不耐烦的皱了皱眉,“说扶贫冤枉你了吗,自己什么货色,自己不清楚?”说罢也出了4S店。

小野模……

MMP!俩神经病!

第二章

从店里出来,莫烟刚才的斗志就烟消云散,只余下一张略带苍白的脸,支撑着自己孱弱的身躯。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旁边庞佳一还喋喋不休,“顾奕辰也不嫌啃一口硅胶,这种货色也能下得去手,恶不恶心,那女的怕是骨头都磨没了吧,那哪儿是锥子呀,分明就是个钉子,也不怕一低头把胸里的硅胶戳破。”

莫烟却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刚刚那番斗志昂扬,也只有在顾奕辰面前撑撑面子,没人知道,这些年,她处理这种事情,已经从以前的歇斯底里,变得反胃作呕,麻木不仁,顾奕辰也真够乐此不疲,每个月都能给她来点新花样,以前她仗着莫家实力雄厚,可以铲除他身边的妖魔鬼怪,可是以后呢,莫家现在岌岌可危,而她跟顾奕辰的婚姻,是否也快要到了尽头。

一想到此,一颗心就密密麻麻的痛了起来,三年了,顾奕辰,是块冰也该被她暖化了,你的心,怎么就能比冰还冷,还硬?

莫烟将庞佳一送到医院后,打道回府。

贷款的事情没有着落,他父亲莫珩眼神黯淡,看了看莫烟,似乎是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开口,“烟儿,要不然,你去找一下奕辰……”

莫烟拧起眉,“别再说了爸,我不会找他的,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你还能有什么办法,现在谁见了我们莫家都避之不及,谁还会帮我们,莫烟,你身为莫家长女,就这么自私自利,你小时候,你爸爸是怎么对你的,现在,他为了莫氏焦头烂额,你还在顾念你的小家,是不是非得等莫家破产,你才满意!”

莫烟淡淡的扫了一眼楼上下来的保养极好的中年女人,“萧阿姨放心,就算莫家真的破产了,我也会按时去养老院给你送生活费。”

“你——”

萧依云红了眼眶,泫然欲泣道,“老莫,我可都是为了咱们莫家,现在这种情况,你也看见了,除了顾家,没有人能帮咱们,说动奕辰对莫烟来说,那是分分钟的事儿,怎么就成了我挑拨是非,要不是当年——”

“够了!”

莫珩打断她们的话,拧着眉深吸一口气,扭头对莫烟道,“烟儿,算爸求你了,莫家决不能毁在我手上。”

莫烟呼吸一滞,脸上血色褪去大半儿,站在原地许久都没说话。163女性网

求顾奕辰,且不说他会不会帮,就算会,那条件也不是她能承受得了的。

她一路怀揣着心思,开车有些漫不经心,今天周五,难得顾奕辰要回来的日子,她却不想回家,不想在这时候看见他。

把车停到一家酒吧前,莫烟跳下车直接进了酒吧,她并不喜欢喝酒,但是有时候又不得不承认,酒是一个好东西,喝醉了,什么情呀爱呀,什么烦恼忧愁,全都能烟消云散。

她想着父亲的话,想着白天见到顾奕辰的场景,心里更加难受,酒是一杯接一杯的下肚,胆量也是越喝越大。

大晚上,一个美女在酒吧喝成这样,周围的男人,哪个不虎视眈眈,时不时的有人上来搭讪,偏偏莫烟根本不正眼看,自个喝了半天,晕晕乎乎的站起身想去洗手间。

洗手间在楼上,莫烟只能摸索着上楼,趴在卫生间的洗手台上吐了昏天暗地,然后洗了把脸,摇摇撞撞的拿着包,翻着化妆品去补妆。

这会儿人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与其说是补妆,倒不如说是鬼画符,硬生生把一张国色天香的脸,给画成了鬼见愁,那血盆大口,那黑黢黢的烟熏妆,说是女鬼都不为过。

她对着镜子嘿嘿笑了笑,又一摇一摆的出去了。

结果刚出去,没走多远,突然有人拉住她的手腕,道,“你怎么还在这儿墨迹,赶紧的,人都要来了,我去,喝成酒鬼了,这都找的什么人啊……”

那人骂骂咧咧,还是拉着神志不清莫烟的手往走廊深处去,不大会儿,就把她带到了一个隐蔽的包厢,将人放到床上,低声道,“一会儿好好伺候那位,钱少不了你的。”

莫烟哪里有一点意识,察觉到自己睡到了柔软的床上,一翻身就呼呼睡了。

男人临走前,还不忘把包厢的灯调成暧昧的橘红色,掩门离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响动了一下,又脚步声传来。

莫烟迷迷糊糊看见一个身材伟岸的人影,心里突然有些酸涩,小声哼哼了两声。

那人似乎没料到这里会有人,动作顿了顿,朝大床走来。

莫烟看着那道身影越来越近,越来也近,那张脸渐渐的跟顾奕辰的脸融为一体,她不着调的想,顾奕辰的身材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真是便宜了那群小妖精。

越想,心里越不爽,一想到三年白纸一般的婚姻,她就鼻子酸涩,喃喃的唤了声,“老公。”

对方顿了顿,嗓音沉沉道,“你是谁?”

莫烟突然伸手拉住对方的衬衣,醉鬼发挥了自己超常的力道,一把就将男人拉到了自己身上,睁着两只熊猫眼,哭卿卿道,“老公,我哪里比不上外面那些妖艳的贱货,你为什么不碰我。”

男人抿了一下嘴唇,这个问题,从一个女人嘴里问出来,实在是诡异,他看着对方几乎被妆容糊得看不清面容的脸,被泪水哭花,看着更是诡异,却又不能任由她这么哭,犹豫了一下,沉沉道,“我不是你老公。”

第三章

莫烟充耳不闻,抓住他的衣襟,在他脖子上蹭,“你是嫌我不够熟练吗,我可以学。”

她说着,笨拙的去亲吻男人的嘴唇,那张血盆大口,实在是让人发憷,男人皱着眉,要躲开,莫烟的力道却非常大,一下子吻在了男人的喉结上。

这敏感的地方,立刻引得对方身体僵了僵,莫烟痴痴的笑,小手更是胡乱的去扯嘴放的衣服,最是无意间的撩拨,最能挑动男人的情欲,男人倒抽一口冷气,眼神有些冷,一方面是对着女人的厌烦,另一方面,是因为男人经不住挑逗的身体的自我厌恶,对着连一个看不清脸的女人都能发情,可真行!

莫烟却不知道对方心中所想,胡乱的吻一个一个落在男人的喉结,锁骨,胸膛,呼吸渐渐变得灼热,男人皱着眉,犹豫着要不要推开她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骚乱的动静,紧接着,房门突然被推开,四五个警察,拿着警棍,鱼贯而入,“有人举报这里涉黄,请跟我们走一趟。”

话音刚落,莫烟便“哇”的一声,直挺挺的吐在了男人的衣服上。

男人……

警察……

莫烟???

莫烟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她揉着太阳穴,缓解着醉宿的不适感,眼皮一掀,才发觉自己躺在庞佳一的诊疗室。

“我怎么在这儿?”

她嗓子还有点沙哑,浑身酒气差点把自己熏背过气。

庞佳一抬了抬眼皮,“是我从警察叔叔那里把你领回来的,你胆子挺大,一个人敢喝成这样?我倒是小瞧你了。”

莫烟……

她沉默了了一会儿,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你是想问为什么不是顾奕辰接你的吧。”

庞佳一揭穿她。

莫烟沉默,这不是明知故问。

“别想了,他还不知道在哪个浪蝶床上采蜜呢,哪里有时间管你,昨晚我给他打电话,愣是没打通。”

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莫烟还是心下凄凉,瞧吧,这婚结了跟没结有什么区别呢。

多少年的朋友,庞佳一也不乐得看她难受,敲了敲桌子,道,“起吧,回去换套衣服,也该回公司了,那么多员工等着你解决问题,别任性。”

莫烟叹了口气,“你干嘛要提醒我这个残忍的事实。”

“小莫同志,一味的逃避是没有用的,工作如此,感情更是如此,加油,再接再厉。”

庞佳一特别不走心的安慰了一句,莫烟想拿着旁边的标本小腿骨敲她一个脑瓜崩。

开了一天的会,下午下班,庞佳一才开车回了她跟顾奕辰的婚房。

顾奕辰昨天应该是没有在家里住,床上的被子还整整齐齐,根本没有动过的痕迹房间里干干净净,就连家具都泛着崭新的光泽,衣柜里她的衣服码放得整齐。

而另一边,空荡荡的,只挂了两件换洗的衣物。

她茫然的发现,这个家,几乎寻不到他一丝的痕迹。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单身呢。

自嘲扯了下嘴角,自顾自的换下衣服,连晚饭也懒得吃,洗完澡就睡了,却是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第二天,顶着两只熊猫眼开车去公司,路上突然接到助理林安娜的电话,刚一接通,对方的声音就急切的传来。

“莫经理,出事了,分公司的员工又闹了起来,非要我们结清三个月的工资,否则就停工,现在人都堵在公司大厅,莫总刚刚被闹事的员工撞倒了。”

莫烟心里一紧,忙道,“我爸怎么样?”

林安娜还没说, 前面拐角突然冒出一辆车,莫烟脸色一变,赶紧踩刹车,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只听“砰”地一声,追尾了。

脑袋磕在玻璃上,撞得莫烟有点儿花眼。

她揉揉额头,一抬眼,就看见前面阿斯顿马丁被她撞翻了后盖。

车上下来一个男人,神色严峻,莫烟突然脑子短路,猛地往后退车,然后调转车头,一溜烟儿,没影了。

车下的男子,错愕的看着消失不见的肇事者,半天才回过神。

他拉开车门上了车,扭头看着坐在后面的男子说,“等会儿吧,一会儿交警就过来处理了,这姑娘可真是个奇葩,到处都是监控,居然敢来个肇事逃逸,是不是傻啊?”

后座的男子抬手看了看腕表,声音沉沉道,“来不及了,联系律师处理,我们先去公司。”

“就开这破车?”

驾驶座上的男子面露惊讶。

男子看神经病似的看了他一眼,嘴唇动了动,说了两个字,“打车!”

莫烟“肇事逃逸”后,着急的跟林安娜联系,“我爸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莫总没事,就是怕您过来被这边员工围困,让我联系您,先让您去研发室,等人散了再回来。”

莫烟轻轻松了口气,人没事就好,但是紧接着,就想起来刚刚自己撞的那辆车,自己怎么就脑子一抽跑了,现在回去,算不算肇事逃逸啊?

想着,慢吞吞的才感觉到额头有点疼,拿着镜子一看,才发现自己额头撞了一个包,紫青紫青的,有点吓人。

顺了顺刘海,将那额头上的伤遮掩住,莫烟才赶去了研发室。

磨了一上午,得知员工散了,才赶回公司。

晚上又是拖着疲惫的身躯,赶回家,刚一进门,就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莫烟怔了一下,视线落到门口的拖鞋上,瞬间满心欢喜。

顾奕辰果然回来了,这会儿正坐在客厅玩手机,听见脚步声,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却依然不能阻止莫烟的热情,“你回来了?”

第四章

“今天周末。”

顾奕辰一副明知故问的样子,神情带着嘲讽,一句话让莫烟白了脸。

对啊,她差点忘了,若非周末例行公事,他怎么会回来呢。

莫烟艰难的扯了扯唇角,低声道,“我去做饭。”

“不用了,反正我回来也不是为了吃你做的饭。”

顾奕辰带着嘲讽的语气传来,莫烟背影僵了僵,许久才说,“今天有点累,点外卖吧。”

莫氏的新闻,几乎占据了这几个月的头条,她却从未在顾奕辰面前提过。

她知道顾奕辰也在等,等她开口,她甚至能猜到他会提出的条件。

他清楚她所有的软肋,那一刀必然会插在她的罩门上,让她痛不欲生。

其实现在又何尝不是痛不欲生,只是三年了,她已经麻木了,即便不爱,也会白首,就这么耗着吧,总有一天……

晚餐并不算愉快,但也没有太多的争吵临睡前,莫烟习惯性的热了一杯牛奶,端给顾奕辰。

顾奕辰原本在玩手机,结果看见那杯牛奶,眼神倏然就变了。

他抬起头,神色冰冷的看着莫烟,讽刺道,“今天放了几倍的药量?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莫烟抿着唇,没说话。

顾奕辰却不肯放过她,他坐起身拿过牛奶,一字一顿道,“我就是要让你知道,即便神志不清,我也不会上你!”

侮辱性的言语,莫烟却没有任何反驳的权利,因为顾奕辰说的,都是事实。

一个妻子,需要对丈夫下药才能完成夫妻关系,多么可悲可笑。

她抬眸,凝视着他俊逸的脸颊,突然将他手里的杯子夺过来,仰头一饮而尽。

顾奕辰眼神略微变了变,沉寂着没有说话。

莫烟将空杯子放到桌上,喉头动了动,哑声道,“早点睡吧。”

她走到衣柜前拿了一套睡衣,去了浴室。

顾奕辰眼中露出一丝诧异,表情晦涩,半响,双手垫在脑袋下,慢慢阖上了眸子。

浴室的热水哗哗的流着,到处都是白花花的水汽,镜子上也覆上一层白雾。

莫烟轻轻将身上的水珠拭去,掬起一把水,将镜子上的白雾抹去,水珠弯弯曲曲的从镜子上滑落,慢慢显露出她的影子。

湿润的长发贴在脸颊上,水汽的熏蒸,让原本白皙的皮肤映上一层淡淡的粉,格外美艳。

她很瘦,从她凸起的锁骨就能看得出来,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傲人的身材,造物主对这个女人,似乎格外的优厚。

莫烟伸手拨开额前的头发,那里撞伤的地方已经有些发青了,她伸手碰了碰,眉头猝然皱了起来。

半响,拿起电吹风将头发吹至半干,用刘海将额前的青紫遮掩住,才穿上睡衣出来。

顾奕辰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怕吵到他,莫烟上-床的动作很轻,但她关灯的时候,顾奕辰还是睁开了眼。

“抱歉,吵到你了。”

她的声音很柔,就像刚刚在这里发生的事跟她无关一样,她还是那个体贴懂事的妻子。

沐浴后淡淡的百合味飘入鼻翼,顾奕辰的眼眸却越来越阴沉,出口的话就越发刺耳难听,“你每天这么装不累吗?是不是连你自己都忘了曾经的莫烟是什么样的?你就算学的再像,你也永远不是她!”

莫烟脸上掠过一丝惨白,表情却安静的像个局外人,她淡色的唇瓣微微动了动,轻声说,“不累,只要你喜欢,我可以一辈子装下去。”

顾奕辰冷笑了一声,给了她一个字,“贱!”

莫烟扯了扯唇角,关了灯翻身背对着他,紧闭的眼睫轻轻颤了颤,手指掐进被子里,骨节凸显……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顾奕辰早就走了,这个地方对他来说,大概多一分钟都不愿意呆。

莫烟洗漱的时候,恍惚的想,三年了,她怎么就还不死心呢?

早上刚去公司,就有两个警察突然到访,说要查一起交通案件,莫烟心知是昨天的追尾事故,也觉得歉然,解释了一下当时的情况,认错态度良好。

警察同志也特别和蔼,说对方那边愿意私了,不过要她承担维修费。

莫烟大概思索了一下维修费用,抿唇道,“可以,不过我想跟对方见面探一下赔偿问题。”

警察走之后,董事会没多久也结束了,三个分公司最终确定停业整顿,这是目前唯一减少开支稳定大局的方法。

莫珩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直到会议室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他还坐在那里,微微出神。

莫烟心里一疼,走过去低声道,“爸,没事吧?”

莫珩回过神,摇了摇头,“你一会儿去顾家的时候,到我办公室把墙上那幅百花迎春图给你公公捎过去。”

莫烟攥紧手指,垂下眼睫。

“我今天不过去了,我在公司帮您。”

“你能帮我点什么,”

莫珩叹息一声,“烟儿,爸爸昨天的话,只是随口说说,你不用为难,该怎么还怎么,别闹得你们夫妻不愉快。”

莫烟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桌上手机突然急促的响了。

她拔掉充电线,将手机放到耳边。

“莫烟,你在哪儿?”

庞佳一的声音,前所未有的严肃,莫烟怔了下,才开口。

“公司呢,怎么了?”

庞佳一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我在医院看见裴嫣然了。”

第五章

莫烟心里一咯噔,手指像是触电一样,条件反射的抓紧手机,喉咙里像是梗着一条鱼刺,半天说不出话来。

然而庞佳一的话并没有说完,她停顿了几秒,继续道,“顾奕辰跟她在一起。”

“啪——”

手机从手中滑落,庞佳一在那边高声说了句什么,莫烟没听清。

她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来了,她最怕的还是来了……

“烟儿,你没事吧?”

莫烟脸色惨白如纸,莫珩不禁有些担心。

莫烟摇了摇头,声音有些发颤。

“爸,我先出去一趟。”

说完也不管莫珩什么反应,推门就跑了。

————

“师傅,南山医院。”

莫烟的手一直在抖,好几次都拿不稳手机,三年前,她就有这个准备,但是当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她头脑一片空白。

裴嫣然,顾奕辰的真爱。

三年前,她利用莫家的权势,将那个可怜的女人赶出国,自此,顾奕辰恨她入骨,这场病态的婚姻,就是顾奕辰给她的报复。

她不怕报复,她怕的是有一天,她连守在他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了。

她斗得过他身边所有的女人,因为她知道他不爱她们,但她唯独斗不过裴嫣然,这个女人,即便三年从未出现,却一直活在她的生活里,三年岌岌可危的婚姻,终于在得知裴嫣然回来的消息时,压垮了她最后的理智。

“砰——”

骨科诊室的门被弹开,庞佳一手一颤,力道使偏了,男人微微蹙了蹙眉。

“抱歉,稍等我一下。”

她略带歉意的说了句,摘掉手套,将站在门口的人拉进来,“你跑这儿干嘛?”

莫烟的手很冷,她出来的时候连大衣都没有穿,毛衣勾勒出她单薄的身体,发丝上还有未化的雪花,就像寒风中一树白梅,惹人怜爱。

她没有回答庞佳一的话,固执道,“奕辰在哪儿?”

“走了。”

庞佳一拍掉她身上的雪花,将一条围巾裹在她肩膀上。

“你怎么不拦住他!”

莫烟的情绪很激动,“你是我闺蜜,你就这么看着我丈夫出轨?”

“啪——”

庞佳一给了她一巴掌,胸口剧烈起伏着,半响才道,“冷静了吗?”

莫烟偏着头,发丝遮掩在脸上,看不见情绪,一滴水珠从她发间落下,砸到庞佳一手背上,滚烫滚烫。

“莫烟,我从来不看好你跟顾奕辰,那个男人的眼是瞎的,你跟他在一起三年,难道还不清楚吗?”

庞佳一语气急躁,这会儿也顾不得诊室还有外人。

“我不帮你拦着,是让你自己看清楚,这个男人心底到底有没有你,你才二十五岁,真的想将自己锁死在这场婚姻里吗?”

眼泪一滴滴滑落,莫烟抬头望着庞佳一,声音沙哑道,“太晚了,已经锁死了。”

“你真是——”

庞佳一恨铁不成钢,刚想教训两句,突然看见她额角的青紫,脸色骤然一变。

“他打你了?”

莫烟抹掉眼泪,自嘲的笑了笑,“他要是真动手打我,至少还有那么点在乎——”

理智回归,莫烟瞥见诊床上的男子,堪堪止住话头,低声道,“你工作吧,我先走了。”

“去找顾奕辰质问?”

“不会,”莫烟脚步顿了顿,“奕辰不想我知道,那我就不知道,我等他回家。”

庞佳一望着她的背影,半天才回过神,扭头看见座上的男子,不免有些尴尬,她笑了笑说,“厉先生,让您见笑了。

男子神色淡然,似乎对刚刚的事并不介意,他略微垂下眼睫,声音清冷,“继续吧。”

……

出了医院,就见一辆宾利停在路边,车窗里晃出一根手臂,时间掐得一分不差。

男子勾了勾唇角,迈步走去。

“二哥,你看这车怎么样,程俊那老小子挺有眼色,今儿早一听说你车被撞了,立马送了辆新的过来,我开着试了试,别说,挺舒坦的。”

驾座上的男子说着扭头道,“手怎么样?”

“没事。”

男子看了看手上的夹板,淡淡道,“得吊两个星期,毛团接回来吗?”

乔瑜津翻了白眼,“就知道宝贝你那猫儿子,早接回去了。”

说着翻开手背给他看,“亏我还担心托运这么久它难受,结果这小畜生一出来就挠了我一爪子。”

男子淡淡的扫了一眼,薄唇微启,“力道不足,毛团饿坏了吧。”

乔瑜津……

等车子上了正轨,乔瑜津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说,“对了二哥,刚刚罗律师来电-话,昨晚撒丫子逃逸的姑娘找到了,你猜是谁?”

后座的男子抽出一根香烟夹在指间,动作熟练而优雅,他留着成熟的大背头,双膝交叠靠在椅背上,刚才披在外面的长绒大衣被丢在一旁,单穿着一件驼色羊毛衫,他的左手被夹板吊在胸口,却不见丝毫狼狈,反而慵懒性感。

没有理会乔瑜津的话,他伸手摸了摸身上,眼皮抬了抬,淡声说,“火。”

一连串随性的动作,被他做出来,突然多了些不一样的韵味,独属于成熟男人的韵味。

乔瑜津将打火机扔给他,顺便将车窗开了条缝,继续八卦,“是莫家的女儿。”

厉景煜吐出一个烟圈,静静的坐在那里,没有接话,也没有别的表情。

“就是三个月前,儿子在拉斯维加斯赌城输了五个亿的莫家!我说怎么开得起奥迪A8的姑娘,还缺这点钱,是莫家的话,就不奇怪了。”

“看着点路。”

见乔瑜津说得手舞足蹈,厉景煜蹙眉提了一句。

乔瑜津立马规矩起来,嘴巴依旧不闲,“罗律师说,那姑娘认错态度很好,但是关于赔偿要当面跟你说,咱那车维修费下来也就十几二十几万吧,莫家都已经穷成这样了?难怪就连她丈夫顾家那边都不敢管这档子事儿,看来这水深得很啊。”

厉景煜垂下眼帘,将烟头掐灭,低声道,“超市边上停下。”

“干嘛?”

“给毛团捎点鱼干儿。”

乔瑜津……

相思入骨情可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相思入骨情可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广播精选|我在家里的地位并不比一台洗碗机高

    关注微信公众号“每日豆瓣”,回复“今晚我有空”,看看大家晚上都在看什么。广播精选|我在家里的地位并不比一台洗碗机高张老实的广播:我在家里的地位并不比一台洗碗机高,毕竟洗碗机只负责洗碗。#是什么导致了我的精神分裂?#罗大佑的广播:《唐摭言》里记载了一则关于王勃的趣闻轶事:有一次,王勃和杜少府结伴登山游玩。路上杜少府不慎掉进水塘,还扭伤了脚。他请求王勃背自己下山,不料王勃冷笑一声,拒绝了他:“关山难越,谁背湿漉之人?”竹官碧的广播:王勃丢下杜少府跑了,走着走着突然被一个陌生路人撞倒。王勃破口大骂:“

  • 永远下一个

    你知道吗?罗兰·哈斯·梅西(著名的梅西百货公司创始人)失败了7次,才让他的连锁百货公司起步,最后才获得了成功。你知道哈兰德·桑德士创办肯德基快餐店时遭遇到了多少次拒绝和失败吗?这个家伙当时都65岁了,他拿到了自己的第一笔退休金,却发现这退休金连生活费都不够。于是,他开始行动,在随后两年时间里,向快餐店老板们销售他的炸鸡配方。你知道,在这两年里,他签下了多少家快餐店吗?零家,一家都没有!要是常人,估计早就放弃了,但这位“上校”可不是常人,他是“非常人”。他继续销售,他的讲解越来越好,终于签下了一家

  • 世界哲学语录100句(句句珠玑,细细品味)

    每一句话都是一个思想,值得细细品味苏格拉底苏格拉底(公元前469—公元前399),著名的古希腊的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他和他的学生柏拉图,以及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被并称为“古希腊三贤”,更被后人广泛认为是西方哲学的奠基者。苏格拉底被称为西方的孔子,这是因为他们都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这个时代并不是靠军事或政治的力量所成就的,而是透过理性,对人的生命作透彻的了解,从而引导出一种新的生活态度。1.世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现在能把握的幸福。2.想左右天下的人,须先能左右自己。3.

  • 结婚生子?存钱买房?德国年轻女性的选择是… | Deutsche Geschichten, globale Themen

    《迎风而上》(2018)剧照©Berlinale我们什么时候真的准备好当个成年人?成年究竟代表什么?我们更喜欢在家照顾婴儿还是在酒吧玩到天亮?要环游世界还是存钱买房安定下来?在今年的德国电影视角单元中,《迎风而上》和《故障猫》两部电影都探讨居住在德国的年轻女性所面临的人生抉择,我相信她们的诘问和踟蹰也会引起中国年轻女性的共鸣。《迎风而上》(暂译,RückenwindvonVorn)的导演PhilippEichholtz自他前两部长篇剧情片《来爱我》(LiebeMich!,2014)和《卢卡轻舞》

  • 正月初九:上九办事事半功倍

    天日即正月初九,汉族民间传说中玉皇大帝的生日。农历正月第九天,一般都是在立春的节气刚过,恰是“一阳初始”是大自然开始“万象回春”的时刻玉帝源于上古的天帝崇拜。因为玉皇大帝是由人们所想像而来的神,视其为自然祖先,封其玉皇。因帝玉皇大帝是如此的崇高伟大,所以中国民间无法为他塑造神像,而以“天公炉”象征。如果信徒要祭拜玉皇大帝,就每天对“天公炉”焚香膜拜这一天的传统民俗,妇女多备清香花烛、斋碗,摆在天井巷口露天地方膜拜苍天,求天公赐福,寄托了中国劳动人民一种祛邪、避灾、祈福的美好愿望。“七不出,八不归

  • 迎新春国画作品展

    金鸡献瑞钦郅治,玉犬呈祥展宏猷秦皇岛市2018迎新春国画作品展2018年3月5日~11日(正月18日~24日)主办:中共秦皇岛市委宣传部秦皇岛市文联秦皇岛市文广新局承办:秦皇岛市书画院秦皇岛市美术家协会协办:秦皇岛市龙腾书画院地址:文化广场巴根汝书法艺术馆前言金鸡献瑞钦郅治,玉犬呈祥展宏猷。由中共秦皇岛市委宣传部、秦皇岛市文联、秦皇岛市文广新局主办的《迎新春国画作品展》将于3月5日~11日在文化广场展厅举行。今年的春节,是19大召开后的第一个春节,我市广大国画作者认真贯彻落实19大精神,本着文化

  • 有奖征文活动通知

    秦皇岛市环境保护局抚宁区分局、秦皇岛市抚宁区教育局、秦皇岛市抚宁区文联面向全社会(不限秦皇岛市抚宁区)有奖征文,欢迎社会各界广大文学爱好者积极参与。关于举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环境保护”有奖征文活动的通知各乡镇、管理区、骊城街道、区直各单位,各中小学校,作家协会会员、广大文学爱好者:2018年6月5日,是我国环境保护日。为全面投身“抚宁二次创业新征程”,大力宣传抚宁环境保护工作业绩,展示抚宁环境保护工作者风采,促进全民环境保护意识的增强,推动我区“二次创业”和环境保护工作,经研究,秦皇岛市

  • 【众和分享】很多烦恼,其实都是自寻烦恼

    对于幸福,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答案很多人或许终其一生也不得而知为什么我们一直仰望着别人的幸福总感觉自己的不幸?丘吉尔说,当我回顾所有的烦恼时,想起一位老人的故事,他临终前说:“一生中烦恼太多,但大部分担忧的事情却从来没有发生过。”很多烦恼,其实都是自寻烦恼你有你的苦,他有他的烦,我有我的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不管是笔直的坦途,还是曲折的小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做,不论是悦心的好事,还是无奈的烦琐;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难题,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心情纠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人生答案。没有谁的生活里

  • 高人指路(句句经典)

    能干事不是本事,不出事不是本事,能干事、干成事、不出事才是本事。上等人不动声色干成事,中等人忙忙碌碌不成事,下等人大轰大嗡干出事。一等人在位就明白,二等人退下才明白,三等人到死不明白。一等人有本事没脾气,二等人有本事有脾气,三等人有脾气没本事。小胜靠力,中胜靠智,大胜靠德,全胜靠道,道乃德、智、力之和。能战胜敌人的是英雄,能战胜自己的是圣人;英雄战胜敌人,圣人没有敌人。让人心服口服,上也;心服口不服,次也;心不服口服,更次也;心不服口也不服,最次也。在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之间无非就是一份缘,一份情

  • 最好的教养,是懂得分寸与克制

    有教养的人,仿佛春雨,在每一个角落温暖世人,总在不经意间让你舒畅无比。例如下雨天,你在路上走着,一位司机开车从你身旁经过,踩刹车减速,没有溅起一滴脏水。你会不会心里一暖,对这个司机好感倍增呢?其实,教养的本质,可以从两方面来说,一是分寸,二是克制。很多人办事往往不懂得分寸,怀着一颗善良的心,却好心办坏事。邻居夫妻吵架,你本想去劝一下,让两个人都消消气,和好如初。结果你掌握不好分寸,过多参与到人家家务事中,被人家反过来责怪你。所以,懂得分寸很重要,什么时候出手,以什么方式出手,都会让人有不同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