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重生之鬼眼神瞳(出版影视) 大结局

2017/12/3 15:34:4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重生之鬼眼神瞳(出版影视)

第一章 滔天仇恨

夜,静谧如水,本应该是寂静的夏夜却突然被一声尖叫划过。163女性网

“啊——不要!”

苏琴一边哭喊着想要上前,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在自己面前倒下,却做不了任何事情。

她能做的,只有歇斯底里的对面前的人吼叫。“为什么……为什么?”

一声声嘶吼,带着血腥味传到远方。

手中带血的尖刀还有血液流淌着,一滴、两滴、三滴……在这个夜里显得凄凉又绝望。

地上躺着从小将她维护到大的父亲,可是自己却亲手杀了他!

一时间,愤怒、悲伤、恨意、绝望,所有的负面情绪席卷而来。下唇已经被咬的血肉模糊也不知觉,渐渐地,那布满血丝的双眼突然一恍惚……

“桀桀桀……”一直站在一边操控的人终于开口了,只见他从暗处一步步走出,像是被硫酸泼过一样的五官扯了扯,看样子应该是在笑。推荐163woman.com

“要怪就怪你的拥有的这双眼睛吧!哈哈哈哈!”说罢,缓缓蹲下。“多么美丽的双眼!多么深入骨髓的恨意!这样的阴女,这样的眼睛使用起来才正是事半功倍啊!”像是金属卡在深喉拼命摩擦出来的声音。

那人一字一句的说着,泛着青白色幽光的瞳孔凑近,宫星十分陶醉的欣赏着苏琴的表情。

苏琴双瞳猛地一缩,这个人!她第一次这么清楚的看清这个人的面貌,滔天的恨意使她在脑海里一遍一遍的描绘着这个人的轮廓。

眼睛,眼睛!还是自己这双眼睛惹得祸吗?

生来八字全阴,被称为阴女。

自从出生的那一天开始,这个家就从来没有安宁过。

那个时候苏琴十岁,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看到别的小孩所看不到的东西,也不明白为什么后来爷爷奶奶对自己避如蛇蝎。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成年那天,母亲突然毫无征兆的死去。而如今……

沉浸在回忆当中的苏琴颤抖着,父母从来对自己没有说过一句重话,也没有怪她把这个家克成了这样。

可是今天……这个男人!是他用着邪法控制着自己,然后杀了自己的父亲!

“哎呀呀,还真是不错的表情呢。不过,如果我告诉你……”宫星的嘴角浮现出一个诡异的弧度,整张模糊不清的脸显得格外恐怖。

突然,苏琴意识到了什么,突然捂住耳朵拼命的摇头道,“不!不要说……不要说……”

“哈哈,看来你很聪明!当年你母亲的死,也是我做的!”

苏琴拼命的摇头,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听到这些,可是那个魔音一直往耳朵里面钻进来。泪水止不住的流,身体的阵阵寒意快要将她吞没,“为什么……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我全家!”

听到这句话,宫星像是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

“小妹妹,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天真的,桀桀桀……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句话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吗?本法师寻找了这么多年,又在你身上废了这么多心神,当然不只是想要你这双眼睛啊!”

苏琴突然就沉默了。版权163woman.com

见她不再有怒火不再有恨意,宫星觉得有些无趣,手中的决松了松,又抬头看了看天色,道,“好了,时辰也快到了,也不妨告诉你,一会我会让你挖掉自己的双眼,然后……用尽最残忍的方法将你杀死,之后……嘿嘿嘿……”

整张脸因为他的笑变得更加狰狞起来,泛着青白色光芒的双眼透出一股淫邪之意。

苏琴本身长得就不差,即使这么狼狈这么歇斯底里的情况下也有另一种美感。眼前这个男人说的什么,她心里很明白。

面对他的话苏琴充耳不闻,她就那样静静的坐着,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再受控制。于是简单的活动了一下关节,当目光触及当手中的那把带血的刀时,还是不由自主的轻颤起来。

“你……很想要我的眼睛?”苏琴突然抬头,淡淡问道。

那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像是看淡了生死。163女性网

宫星心中突然警铃大作,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只看见那个女人抬手就对着自己的双眼狠狠一戳……

“贱人!你敢!”男人目眦欲裂,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敢自残。自己辛辛苦苦这么多年,转瞬间就化成泡影,这叫他怎能不恨。

刀入皮肤的声音,像是插在了软滑的豆腐上一样。“呃啊……”

血水顺着刀子滴落,双目传来的剧烈的疼痛并没有使苏琴晕过去,反而使她更加清醒。不带一丝的犹豫,手中的刀直插心脏。

一想到这么些年自己的心血就要白费,宫星气的整张脸都变了形。手中的符咒翻飞,迅速的结起了手印。原文163woman.com

“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一瞬间,阴风刮起,飞沙走石。地上躺着的那个男人衣服被吹起,毫无生气。

苏琴瞪着漂亮的双眼,满是仇恨。

眼前这人,害得自己家破人亡,害得自己手刃亲生父亲,她一定要牢牢记住长相,就算是投胎转世,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夜色越来越浓,宫星还是慢了一步,因为苏琴瞬间就没有了生气。

“好啊!很好!”

滔天的怒意席卷而来,男人食指蜷起,直接就来到苏琴的天灵盖。“我让你死了也不得安生!”

在刀子插入心脏的那一瞬间,苏琴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痛,反而眼前乍现一片耀眼的亮光,在那到光里,有很多浮动的影子……有一个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那是……

“妈……”

那是她死去多年的母亲。

还想再说什么,一股困意袭来,整个身体失去里力量。

而念咒的宫星突然感觉到尸体有些异样,突然浑身一阵,生生吐出一口精血出来。心中大骇:“怎么会这样……”

天渐渐亮了,这样的荒郊野岭,过了今天,也没有人发现这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待苏琴渐渐恢复意识时,只觉得头很痛,整个脑袋都像是要炸裂一样。

“小琴姐姐?”一个软糯糯的童声突然惊喜的叫了起来,两条小短腿飞快的跑到另一个房间,“婶婶,婶婶,琴姐姐她动了。”

渐渐恢复意识,脑袋一阵阵抽痛袭来。

这个声音……叫她小琴姐姐的人……

是莹莹!

突然,苏琴的双眼一瞬间睁开,一股刺目的光直射而来,只是一瞬间便消失不见,一股温热的眼泪就这样划过脸颊。

多么熟悉的称呼……

第二章 地府丢鬼啦

地府,一个急急忙忙的身影匆匆而过。“鬼帝大人,不好了!大事不好!”

只见一张精致的人皮塌上,躺着一个闭目养神的黑衣男子。

听到声音,一双勾魂的桃花眼缓缓睁开,唇角一勾,吐出一句魅惑众生的话来:“你说本帝哪里不好了?”

来报的小鬼站定,看到那一抹笑意,心神一荡,猛地惊出一身冷汗,连忙跪下磕头左右开弓甩起自己的耳光来:“属下该死,属下该死。是属下言语有误……”

在地府,鬼帝的身份仅次于阎帝,很多鬼有时候宁愿得罪阎帝都不愿意去得罪鬼帝,那是因为……鬼帝大人实在是很可怕啊!

“啪啪啪!”

没几下,那小鬼整张脸就肿的不像话了,由此可见下手多么重。

“行了行了,究竟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男人摆摆手,又闭上双眼静静等待回答。

小鬼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偷偷的看过去,又咽了咽口水,“启禀鬼帝大人,一直被放逐无间地狱的怨鬼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桃花眼瞬间睁开,男子突然坐起,凌厉的目光直射那小鬼,“你说什么?”

“回……回大人……怨鬼不见了!”

男子突然就笑了,俊逸的脸上越发的温和,他好整以暇的拨弄着自己修长的手指。“这么大的事情阎帝知道吗?”

这一问,小鬼只觉得自己要哭了。“阎……阎帝前几天离开了地府,去度假了。”

度假?

男子笑得更加温和了,薄薄的唇抿成一个弯弯的弧度,一张俊颜远远看去,宛若一朵黑莲,散发着致命的味道。“去了多久?”

“三……三天!”

“那为什么没有告诉本帝这件事?”

幸好鬼是不会流汗的,不然那小鬼现在一定是汗如雨下。

只见那小鬼再也受不了这可怕的气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整个身体抖如筛糠,一边哭一边回答道:“是阎帝不让告诉您的,说是要给您一个惊喜!”

……

听他哭的闹心,鬼帝直接一巴掌就把他扇了出去,转身就将自己刚才躺过的人皮塌子震成了粉末。

“该死的,难怪要送本帝这么好的塌子,感情自己去度假把所有的事情丢给本帝了!”

“度假……度假……堂堂地府哪里来的假……”

“怨鬼这种级别的鬼,又得劳烦本帝出马,还让不让本帝睡觉了……”

“堂堂地府,居然让鬼跑了,本帝的面子往哪里搁啊!”

殿外的阶梯上,正要前来禀告的几个小鬼纷纷缩了缩脖子,鬼帝大人似乎把能砸的东西都砸了。

娘捏……要是现在进去禀告鬼帝,无间地狱少了好些个鬼,他们会不会再死一次啊?

经过深刻的思考后,小鬼们做出了一个决定,为了鬼帝大人的身体着想,这件事情暂时还是不禀告了!

恩,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听闻女儿醒了,母亲林默第一时间就冲了进来,看着因为发烧脸蛋通红的苏琴,两只眼睛瞬间就红了,直接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小琴,你可吓死妈了!村头的李瞎子说你不是因为淋雨才病的这么狠,是有鬼摸了你,一开始我还不信,没想到按照他的法子叫碗,你就真的醒了!”

叫碗,是因为小孩子阳气少,有时候经过一个地方会被孤魂野鬼或者逝去的亲人“摸”到。之后会有恶心想吐又吐不出来,整个脑袋昏昏沉沉没力气等症状。跟感冒的症状十分相似,但是吃过药又不见好。

这个时候,很多农村人就会用干净的碗接一碗水,拿三根筷子一边叫那个死去人的名字一边问是不是他,如果筷子立起来了,那就要去给他烧纸。

一下子,苏琴就理清了思绪,记得十岁的时候,她淋了一场大雨,发烧昏迷了三天,也就是从这个之后,双眼就隐隐约约的能够看到一些东西了。

难道说,自己的重生是跟这有关系?

“在孩子面前瞎说什么,这种迷信的事情少在孩子面前说。”

紧跟着,苏琴看到了父亲那张熟悉的脸,这一刻,她的视线还落在那个时候自己一刀插入他身体的位置。苏琴鼻子一酸,咬了咬牙,小拳头突然紧了紧,指甲险些划破手心。

“嘻嘻,我就说小琴姐姐会没事的,婶婶你快别哭了。”苏莹莹比她小三岁,只见她蹬掉的自己的鞋子一溜烟爬上床,两颗水灵灵的眼睛望着苏琴。

苏琴心中一暖,妈妈的身上还有未散去的纸钱味。爸爸的眼底也是满怀关切,还有眼前这个最喜欢缠着自己的小堂妹。

这种不真实感,苏琴再也忍不住,一框热泪就掉了下来。“妈,爸,对不起……”

说完就哭倒在她的怀里。

妈,对不起,因为我的原因让你死的莫名其妙。

爸,对不起,我亲手杀了你。

面对他们,苏琴现在有的,只有愧疚。

“嗨,你这孩子,怎么病了之后就这么懂事了,还知道跟你妈道歉了。”林默只以为女儿是怕自己责骂变得这样,也没有在多说,只因为她的这一句道歉变得欣慰起来,看来经过这一病还长大了不少。

苏德正看了看哭的稀里哗啦的的女儿,终于暗自卸下一口气,转身朝厨房走了,“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

“小琴姐姐,你睡了这三天,这些天都没有人跟莹莹玩了,你快点好起来,我们一起出去玩。”苏莹莹小大人似得拍了拍苏琴的肩膀,说道。

傍晚,残阳似血,苏琴站在自家门口看着远远近近走过来几个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心里暗自发誓,这一次,她苏琴一定会守护好家人。

随后,她将那一抹恨意深深掩藏起来。

那个被硫酸泼过脸的男人,还有八年的时间,我一定会将你找出来!

“妈妈……爸爸……”苏莹莹看清了来人,撒腿就跑了过去,一下子扑到一个女人身上,“咯咯”的笑着。

这个女人,正是苏琴的伯母。

爷爷苏爱国,以前是个教书先生,一身酸儒味,平时有事没事就喜欢教育一下两个孙儿。

奶奶魏芬,这些年一直卧病在床,但脾气不减当年,难伺候。

大儿子苏德金,大儿媳妇钱芳,也就是苏莹莹的爸爸妈妈,平时也比较好吃懒做。

苏琴的爸爸苏德正是老幺,但也是这个家里或最多的人,但也没有什么怨言。

生长在农村,男人和女人都是需要去劳作。苏琴生病的这几天,苏德正和林默一心扑在女儿身上,田地里的事情也就很少管,这可是让钱芳一肚子怨气了。

事实上,钱芳是不喜欢自己的女儿跟苏琴玩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孩子,她总有一种看不顺眼的感觉。

就在她出生之后,婆婆一直卧床不起,在莹莹出生之后又稍微好了一点。但也是经常打针吃药,这一大家子人本来就生活拮据,再加上个吃药老不好的婆婆,这日子就更加艰难了。

第三章 泛黄小本

“莹莹,妈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少找你堂姐玩你就是不听。”一回到房间,钱芳就把门关上,开始教育起女儿来。“妈平时怎么跟你说的,你堂姐这个人容易招鬼,难道你要让鬼到时候把你吃掉?”

“可是……可是小琴姐姐对我很好!”苏莹莹紧巴巴皱着眉毛,小嘴嘟囔道。

“你连妈妈的话也不听了是不是,你看看她这几天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多半就是鬼上身了。你以后就跟她玩吧,等哪一天你也变成那样我可不管你!”见女儿依旧不听自己的话,钱芳火了,这几天下地劳作,她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现在还看见自己女儿跟那个苏琴在一起,她就一肚子气。

而且刚才,这个小鬼站在夕阳下的样子,一想起来,莫名其妙的就打了个冷颤,那画面,怎么都觉得鬼气森森的。

苏琴站在手里端着一碗饺子,静静的站在门口,这些对话一句不落的进入到了她的耳中。伯母一向不喜欢她苏琴是知道的,连着奶奶和爷爷也是一样的。

前一世,苏德金和苏德正两家人分家之后,就开始平步青云。更加坚信了是自己拖累了他们家的想法,所以后来再也没有什么往来,只是后来听说后来生意都赔了。

等房间里面的两人说的差不多了,苏琴敲开了门,“伯母,我爸说你们忙了一天也累了,就先包了点饺子让你们先垫垫肚子,饭一会就好了。”

见苏琴进来,钱芳有些尴尬,不过马上就摆出一副家长的样子,“行了,你就先放那吧,你伯伯一会抽完烟就过来吃了。”

眼皮子掀了掀,见堂妹瘪着小嘴眼眶红红的,她却没有说话,然后静静的退出屋子。

这一袭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不管是伯母是怎么想,现在的苏琴并没有像小时候知道真相时候那种气氛,反而多了一份宁静。

放了学,苏莹莹还是像往常一样跟在苏琴身边叽叽喳喳的,“小琴姐姐,听说你最近成绩突飞猛进,爷爷还夸你了……”

“小琴姐姐,我跟你说哦,最近来了好多人说是要进山,我爸爸说,那些人都是去挖坟……”

苏琴认真听着,偶尔打上几句话,当听到最后一个消息的时候,皱了皱眉。

莹莹口中的挖坟就是盗墓吧,他们村子后面就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

想着,苏琴突然站定。

“哎哟,小琴姐姐你干嘛突然停下啊。”摸着撞得红彤彤的鼻子,苏莹莹十分不解。

顺着苏琴的目光,苏莹莹看到一个废品站,看似一对夫妻在整理一些空的饮料瓶和一些废纸。

苏琴上前几步蹲下,捡起一本泛黄的小本,上面的字迹大多数都模糊了,封面也残破不堪,根本看不出是什么名字。

就在刚才,她的眼前闪过一道微弱的薄光,好像就是这个小本。翻了几页,苏琴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因为上面不是别的,正是叙述的阴阳眼。

现在的她,还处于阴阳眼初期,所以基本上能够看到的只是有些光。她知道,到了后期,她的眼睛就会渐渐的看到鬼魂了。

“小琴姐姐,你在看什么呀,这本书都破成这样了。”见她有些反常,苏莹莹也蹲在一边,撅起小嘴问道。

回过神,苏琴淡淡一笑,合起小本便站了起来,“没什么,感觉这个挺有意思的。”说着就朝那对夫妻走了过去。“老板,我想跟您买这个小本。”

两个人齐齐抬头,只见苏琴和苏莹莹背着书包站在一起,面前还带着红领巾,小模样看起来特别讨喜。

苏琴笑得一脸天真的看着他们,“叔叔,我喜欢这个,可以卖给我吗?”

一边的苏莹莹悄悄拉了拉苏琴,“小琴姐姐,你要这废纸做什么?”看看也就算了,居然还想花钱买下来。

男的看了看那小本的厚度,巴掌大小,纸张泛黄的不得了,且只有薄薄的几页纸。用沾满灰的手扣了扣头皮,憨厚的笑了笑,“小同学,你要是喜欢就拿走吧。”

听到老板的话,苏莹莹面上一喜,正准备转头就走,哪知苏琴开口了。“那可不行啊,您这边做生意很辛苦的,我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拿走呢。这样吧,我给您一角钱,这个小本子我拿走了。”

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一角递了过去。

这个两毛钱就能买个早餐的年代,用一角线去买一个破烂的小本简直是绰绰有余。苏莹莹有些不开心了,“小琴姐姐,那个破本怎么值这么多钱了?”

刚才她也看了一眼上面写的东西,完全都是一些看不懂的字。哎……怎么感觉小琴姐姐自从发烧好了之后就变了个人似得,也不想以前一样了。

见交易好了,苏莹莹的小嘴不停嘟囔着,一张小脸皱巴巴的跟一个包子似得。余光瞟去,却一下子被吸引了。

此时的苏琴整个人看起来都是风轻云淡,即使是一张稚嫩的小脸,也有一种让人感到舒适的味道,说的话根本无法让人觉得她是一个十岁的小孩。

看着渐行渐远的两个身影,一直蹲在地上看着苏琴的老板娘叹了一口气。“孩子他爸,要是咱们的女儿能够活到现在,不知道会不会也这么懂事。”

男人默默的收回视线,继续着手中的动作,两人瞬间沉默起来。

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小本,回到家吃了饭,苏琴迫不及待的就打开小本钻研起来。

上面大部分都是一些繁体字,用文言文写成,有的地方连她也需要去翻字典,所以刚才她根本不担心苏莹莹看得懂。

“小琴啊,一会你去看看你奶奶,最近你爷爷在她面前夸你成绩提高了不少,你去给她说说,让她乐一乐。”林默端了一杯茶走进来,见女儿还在学习,嘱咐了一句就出去了,根本没有怀疑她是在解读关于自己的秘密。

“恩好的,我会去的。”苏琴点点头,又将精力放回字典上。

近几天苏琴的奶奶身体好了些,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整个人比之前精神要好的多了。只不过苏琴前去看过她几次,也没给什么好脸色,倒是爷爷,对于苏琴的成绩还算是满意。

重生之鬼眼神瞳(出版影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鬼眼神瞳 或 出版影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齐风京韵——齐辛民师生写生展4月28日在开元美术馆开幕

    ▲4月26日淄博晚报《书画名家》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宣传部淄博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淄博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淄博市美术家协会淄博书画院承办:淄博市开元美术馆齐辛民艺术馆协办:淄博开元文化大世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德深源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参展画家:齐辛民、徐德三、刘世书、赵文波、王平、张卫东、刘光辉、史可望、刘金尚、徐小环、李宁、孔鲁、牟琳、李秀萍、成华展览时间:2018年4月28日——5月13日展览地点:淄博开元美术馆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重视到自然中观察、扎根生活体验、写生,进行现场教学,一直是清华大

  • 轻与重——肖文飞作品展|中国美术馆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青年艺术家系列展轻与重——肖文飞作品展展览展期:2018年4月25日15点-5月6日展览地点:中国美术馆1层4号厅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肖文飞湖南嘉禾人,1968年生。现任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学术部主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学博士,清华美院书画高研班书法工作室导师,中国人民大学画院特聘教授,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艺术学院客座教授。中国书法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活动的主要参与者。曾主持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院刊《东方艺术•书法》的编辑出版工作

  • 不识场口不玩赌石,最全的场口区分图文大全,都在这里

    玉分为软玉和硬玉,软玉产自于中国,比如新疆的和田玉。而硬玉即我们常说的翡翠都是产自于缅甸的,今天呢古玥(18318743010)就主要给大家讲一下缅甸各个场口出产的翡翠都有什么特征。各个场口出产的翡翠原石各有特色,相对的质量也各有不同,只有识别每个场口的原石特征,才能买对更好的料子,‘不懂场口,不玩赌石’这句话是行里的名言。莫湾基场口帕岗场口,开采比较早的名坑,以它为中心形成了老场区,多产山料和水料,帕岗的皮壳一般呈现黄白和灰白色,皮壳比较薄,种好而且细腻,也比较通透明亮,个头也相对较大。帕岗场

  • 清代最有名的秦安县令牛运震文章中出现的西北古道

    在历代吏秦知县中,牛运震是非常有名的一位,牛知县在秦安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展示了他的政治、经济、文学等方面的才华,为秦安发展倾注了心血,对秦安文化影响深远。他的诗文中所保存的有关秦安的资料最为丰富,古代道路也是其中的一部分。牛运震学养深厚,堪称大儒,一生著述丰富。牛运震三十三岁时被选授为秦安县知县。恰遇第一个儿子出生,就将这孩子起名为秦安。儿子出生半月后,他就出发上任,从山东一直步行至秦安。多年后,牛知县的这个大儿子牛秦安因病夭折,他用饱醮深情的笔墨挥笔书写了《祭衡儿文》,衡是牛秦安的大名。在文中,

  • 世界油画经典:那个年代的 美好的歌谣

    那个年代就是文艺复兴时期,下面的画作也大多选自那时。应该将它们视做经典吧,无论你是画什么油画的,都是从它们学习过来的。话不多说,作品在这,自己揣摩吧。

  • 80后书家董晓琪,师从胡崇炜,书作写出了礼器碑的古雅清秀!

    董晓祺,1981年6月生于辽宁省新民市。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书法家协会理事,辽宁省书法临帖班辅导教师。现供职于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放疗室。董晓祺自幼习书,书法师从著名书法家胡崇炜先生。他以10年之专、之功、之悟,默默地、踏实地、思辨地临创隶书,终以从容古雅、又不失灵动骨力的韵致于全国书坛脱颖而出。董晓琪上小学时候就酷爱写字,方方正正的中国字在他小小的心灵中仿佛有魔力;到了中学,学校的板报成为他的乐土,播种收获,不知疲倦,就这样一直写到了大学。董晓琪从1999年起,就开始关注以实力驰

  • 自学成才,一年画一幅,有钱不一定能买到他的作品

    看看这位女子,你能发现什么特别之处么?就是这样一幅“图片”,竟被拍出了6000万的高价,就是这样的一幅油画,出自于冷军之手!冷军的作品可以让观赏者感受到一种惊心动魄的力量,所有的观者都会对他纤毫毕现、精细入微的画面叹为观止。冷军是中国当代超现实主义油画领军人物,这幅油画《肖像小相——小姜》就是其代表作品。他的画可以逼真到什么程度呢?当他在深圳画展展示出来的时候,受到一位美术老师的投诉:“画家把画拍成照片开展览,画展成了摄影展,这是要欺骗观众?”杜甫曾在诗句中写出,好的作品要有风骨,要“有神”。而

  • 不能忘却的记忆

    历史是昨天的真实,今天是明天的历史。处在相对和平的今天,我们不能忘记列强侵略者曾经对我们发动的长达105年之久的侵华战争,更不能忘记国仇家恨、流血牺牲和百年屈辱与苦难!以史为镜,可以正衣冠,明理德,知兴亡!从1840年到1945年的105年间,列强侵略者对我们发动的侵略和战争多达数万次!下面,列出主要的列强侵华战争:第一次鸦片战争(1840年6月~1842年8月)英国派出远征军侵华,战争前期中国军民奋起抵抗,但是抵抗不住英国的侵略,战争以中国失败并赔款割地告终。签订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

  • 唐僧投胎不仅仅九世,而且不只是沙和尚吃过他,大鹏鸟也吃过他

    西游记中会有一个误解,就是唐僧投胎了九次,而且每次都是被沙和尚吃了,让人们产生这样的误解是因为沙和尚在原著中对观音菩萨说的这样一段话:“菩萨,我在此间吃人无数,向来有几次取经人来,都被我吃了。凡吃的人头,抛落流沙,竟沉水底。这个水,鹅毛也不能浮。惟有九个取经人的骷髅,浮在水面,再不能沉。”很多人通过沙和尚的这句话就认定那九个不能沉入流沙河的头颅就是唐僧前九世留下的。这样就推断出唐僧投胎过九世。小编认为这样的说法是不对的,首先原著中并没有说明唐僧投胎轮回过多少次。其次,唐僧的前世还被一个人吃过,而

  • 追思魏源,200多年之后改革开放的思想依然闪光

    第一次知道魏源老先生这个人,那是很多年以前了,还记得是初中的历史课堂上,当时的历史老师讲到近代史时,特意声情并茂、浓墨重笔的讲到魏源,几乎讲了一节课,情绪特别激动,一开始就来一句,“同学们,书上已经告诉你们了,魏源是我们邵阳人,可是你们知道魏源又是邵阳哪里的人么?我告诉你们,魏源不仅是邵阳的,而且还就是我们这里的,离我们这里不过几十里地,同学们,了不起啊,这是我们家乡的骄傲!”。我至今依然记得那一堂课,让我第一次认识了魏源老先生,“咦,魏源,开眼看世界第一人,还是我们隆回人!”,非常惊讶,这么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