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重生之鬼眼神瞳(出版影视) 大结局

2017/12/3 15:34:4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重生之鬼眼神瞳(出版影视)

第一章 滔天仇恨

夜,静谧如水,本应该是寂静的夏夜却突然被一声尖叫划过。163女性网

“啊——不要!”

苏琴一边哭喊着想要上前,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在自己面前倒下,却做不了任何事情。

她能做的,只有歇斯底里的对面前的人吼叫。“为什么……为什么?”

一声声嘶吼,带着血腥味传到远方。

手中带血的尖刀还有血液流淌着,一滴、两滴、三滴……在这个夜里显得凄凉又绝望。

地上躺着从小将她维护到大的父亲,可是自己却亲手杀了他!

一时间,愤怒、悲伤、恨意、绝望,所有的负面情绪席卷而来。下唇已经被咬的血肉模糊也不知觉,渐渐地,那布满血丝的双眼突然一恍惚……

“桀桀桀……”一直站在一边操控的人终于开口了,只见他从暗处一步步走出,像是被硫酸泼过一样的五官扯了扯,看样子应该是在笑。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要怪就怪你的拥有的这双眼睛吧!哈哈哈哈!”说罢,缓缓蹲下。“多么美丽的双眼!多么深入骨髓的恨意!这样的阴女,这样的眼睛使用起来才正是事半功倍啊!”像是金属卡在深喉拼命摩擦出来的声音。

那人一字一句的说着,泛着青白色幽光的瞳孔凑近,宫星十分陶醉的欣赏着苏琴的表情。

苏琴双瞳猛地一缩,这个人!她第一次这么清楚的看清这个人的面貌,滔天的恨意使她在脑海里一遍一遍的描绘着这个人的轮廓。

眼睛,眼睛!还是自己这双眼睛惹得祸吗?

生来八字全阴,被称为阴女。

自从出生的那一天开始,这个家就从来没有安宁过。

那个时候苏琴十岁,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看到别的小孩所看不到的东西,也不明白为什么后来爷爷奶奶对自己避如蛇蝎。网站163woman.com

成年那天,母亲突然毫无征兆的死去。而如今……

沉浸在回忆当中的苏琴颤抖着,父母从来对自己没有说过一句重话,也没有怪她把这个家克成了这样。

可是今天……这个男人!是他用着邪法控制着自己,然后杀了自己的父亲!

“哎呀呀,还真是不错的表情呢。不过,如果我告诉你……”宫星的嘴角浮现出一个诡异的弧度,整张模糊不清的脸显得格外恐怖。

突然,苏琴意识到了什么,突然捂住耳朵拼命的摇头道,“不!不要说……不要说……”

“哈哈,看来你很聪明!当年你母亲的死,也是我做的!”

苏琴拼命的摇头,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听到这些,可是那个魔音一直往耳朵里面钻进来。泪水止不住的流,身体的阵阵寒意快要将她吞没,“为什么……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我全家!”

听到这句话,宫星像是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

“小妹妹,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天真的,桀桀桀……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句话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吗?本法师寻找了这么多年,又在你身上废了这么多心神,当然不只是想要你这双眼睛啊!”

苏琴突然就沉默了。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见她不再有怒火不再有恨意,宫星觉得有些无趣,手中的决松了松,又抬头看了看天色,道,“好了,时辰也快到了,也不妨告诉你,一会我会让你挖掉自己的双眼,然后……用尽最残忍的方法将你杀死,之后……嘿嘿嘿……”

整张脸因为他的笑变得更加狰狞起来,泛着青白色光芒的双眼透出一股淫邪之意。

苏琴本身长得就不差,即使这么狼狈这么歇斯底里的情况下也有另一种美感。眼前这个男人说的什么,她心里很明白。

面对他的话苏琴充耳不闻,她就那样静静的坐着,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再受控制。于是简单的活动了一下关节,当目光触及当手中的那把带血的刀时,还是不由自主的轻颤起来。

“你……很想要我的眼睛?”苏琴突然抬头,淡淡问道。

那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像是看淡了生死。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宫星心中突然警铃大作,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只看见那个女人抬手就对着自己的双眼狠狠一戳……

“贱人!你敢!”男人目眦欲裂,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敢自残。自己辛辛苦苦这么多年,转瞬间就化成泡影,这叫他怎能不恨。

刀入皮肤的声音,像是插在了软滑的豆腐上一样。“呃啊……”

血水顺着刀子滴落,双目传来的剧烈的疼痛并没有使苏琴晕过去,反而使她更加清醒。不带一丝的犹豫,手中的刀直插心脏。

一想到这么些年自己的心血就要白费,宫星气的整张脸都变了形。手中的符咒翻飞,迅速的结起了手印。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一瞬间,阴风刮起,飞沙走石。地上躺着的那个男人衣服被吹起,毫无生气。

苏琴瞪着漂亮的双眼,满是仇恨。

眼前这人,害得自己家破人亡,害得自己手刃亲生父亲,她一定要牢牢记住长相,就算是投胎转世,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夜色越来越浓,宫星还是慢了一步,因为苏琴瞬间就没有了生气。

“好啊!很好!”

滔天的怒意席卷而来,男人食指蜷起,直接就来到苏琴的天灵盖。“我让你死了也不得安生!”

在刀子插入心脏的那一瞬间,苏琴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痛,反而眼前乍现一片耀眼的亮光,在那到光里,有很多浮动的影子……有一个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那是……

“妈……”

那是她死去多年的母亲。

还想再说什么,一股困意袭来,整个身体失去里力量。

而念咒的宫星突然感觉到尸体有些异样,突然浑身一阵,生生吐出一口精血出来。心中大骇:“怎么会这样……”

天渐渐亮了,这样的荒郊野岭,过了今天,也没有人发现这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待苏琴渐渐恢复意识时,只觉得头很痛,整个脑袋都像是要炸裂一样。

“小琴姐姐?”一个软糯糯的童声突然惊喜的叫了起来,两条小短腿飞快的跑到另一个房间,“婶婶,婶婶,琴姐姐她动了。”

渐渐恢复意识,脑袋一阵阵抽痛袭来。

这个声音……叫她小琴姐姐的人……

是莹莹!

突然,苏琴的双眼一瞬间睁开,一股刺目的光直射而来,只是一瞬间便消失不见,一股温热的眼泪就这样划过脸颊。

多么熟悉的称呼……

第二章 地府丢鬼啦

地府,一个急急忙忙的身影匆匆而过。“鬼帝大人,不好了!大事不好!”

只见一张精致的人皮塌上,躺着一个闭目养神的黑衣男子。

听到声音,一双勾魂的桃花眼缓缓睁开,唇角一勾,吐出一句魅惑众生的话来:“你说本帝哪里不好了?”

来报的小鬼站定,看到那一抹笑意,心神一荡,猛地惊出一身冷汗,连忙跪下磕头左右开弓甩起自己的耳光来:“属下该死,属下该死。是属下言语有误……”

在地府,鬼帝的身份仅次于阎帝,很多鬼有时候宁愿得罪阎帝都不愿意去得罪鬼帝,那是因为……鬼帝大人实在是很可怕啊!

“啪啪啪!”

没几下,那小鬼整张脸就肿的不像话了,由此可见下手多么重。

“行了行了,究竟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男人摆摆手,又闭上双眼静静等待回答。

小鬼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偷偷的看过去,又咽了咽口水,“启禀鬼帝大人,一直被放逐无间地狱的怨鬼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桃花眼瞬间睁开,男子突然坐起,凌厉的目光直射那小鬼,“你说什么?”

“回……回大人……怨鬼不见了!”

男子突然就笑了,俊逸的脸上越发的温和,他好整以暇的拨弄着自己修长的手指。“这么大的事情阎帝知道吗?”

这一问,小鬼只觉得自己要哭了。“阎……阎帝前几天离开了地府,去度假了。”

度假?

男子笑得更加温和了,薄薄的唇抿成一个弯弯的弧度,一张俊颜远远看去,宛若一朵黑莲,散发着致命的味道。“去了多久?”

“三……三天!”

“那为什么没有告诉本帝这件事?”

幸好鬼是不会流汗的,不然那小鬼现在一定是汗如雨下。

只见那小鬼再也受不了这可怕的气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整个身体抖如筛糠,一边哭一边回答道:“是阎帝不让告诉您的,说是要给您一个惊喜!”

……

听他哭的闹心,鬼帝直接一巴掌就把他扇了出去,转身就将自己刚才躺过的人皮塌子震成了粉末。

“该死的,难怪要送本帝这么好的塌子,感情自己去度假把所有的事情丢给本帝了!”

“度假……度假……堂堂地府哪里来的假……”

“怨鬼这种级别的鬼,又得劳烦本帝出马,还让不让本帝睡觉了……”

“堂堂地府,居然让鬼跑了,本帝的面子往哪里搁啊!”

殿外的阶梯上,正要前来禀告的几个小鬼纷纷缩了缩脖子,鬼帝大人似乎把能砸的东西都砸了。

娘捏……要是现在进去禀告鬼帝,无间地狱少了好些个鬼,他们会不会再死一次啊?

经过深刻的思考后,小鬼们做出了一个决定,为了鬼帝大人的身体着想,这件事情暂时还是不禀告了!

恩,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听闻女儿醒了,母亲林默第一时间就冲了进来,看着因为发烧脸蛋通红的苏琴,两只眼睛瞬间就红了,直接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小琴,你可吓死妈了!村头的李瞎子说你不是因为淋雨才病的这么狠,是有鬼摸了你,一开始我还不信,没想到按照他的法子叫碗,你就真的醒了!”

叫碗,是因为小孩子阳气少,有时候经过一个地方会被孤魂野鬼或者逝去的亲人“摸”到。之后会有恶心想吐又吐不出来,整个脑袋昏昏沉沉没力气等症状。跟感冒的症状十分相似,但是吃过药又不见好。

这个时候,很多农村人就会用干净的碗接一碗水,拿三根筷子一边叫那个死去人的名字一边问是不是他,如果筷子立起来了,那就要去给他烧纸。

一下子,苏琴就理清了思绪,记得十岁的时候,她淋了一场大雨,发烧昏迷了三天,也就是从这个之后,双眼就隐隐约约的能够看到一些东西了。

难道说,自己的重生是跟这有关系?

“在孩子面前瞎说什么,这种迷信的事情少在孩子面前说。”

紧跟着,苏琴看到了父亲那张熟悉的脸,这一刻,她的视线还落在那个时候自己一刀插入他身体的位置。苏琴鼻子一酸,咬了咬牙,小拳头突然紧了紧,指甲险些划破手心。

“嘻嘻,我就说小琴姐姐会没事的,婶婶你快别哭了。”苏莹莹比她小三岁,只见她蹬掉的自己的鞋子一溜烟爬上床,两颗水灵灵的眼睛望着苏琴。

苏琴心中一暖,妈妈的身上还有未散去的纸钱味。爸爸的眼底也是满怀关切,还有眼前这个最喜欢缠着自己的小堂妹。

这种不真实感,苏琴再也忍不住,一框热泪就掉了下来。“妈,爸,对不起……”

说完就哭倒在她的怀里。

妈,对不起,因为我的原因让你死的莫名其妙。

爸,对不起,我亲手杀了你。

面对他们,苏琴现在有的,只有愧疚。

“嗨,你这孩子,怎么病了之后就这么懂事了,还知道跟你妈道歉了。”林默只以为女儿是怕自己责骂变得这样,也没有在多说,只因为她的这一句道歉变得欣慰起来,看来经过这一病还长大了不少。

苏德正看了看哭的稀里哗啦的的女儿,终于暗自卸下一口气,转身朝厨房走了,“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

“小琴姐姐,你睡了这三天,这些天都没有人跟莹莹玩了,你快点好起来,我们一起出去玩。”苏莹莹小大人似得拍了拍苏琴的肩膀,说道。

傍晚,残阳似血,苏琴站在自家门口看着远远近近走过来几个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心里暗自发誓,这一次,她苏琴一定会守护好家人。

随后,她将那一抹恨意深深掩藏起来。

那个被硫酸泼过脸的男人,还有八年的时间,我一定会将你找出来!

“妈妈……爸爸……”苏莹莹看清了来人,撒腿就跑了过去,一下子扑到一个女人身上,“咯咯”的笑着。

这个女人,正是苏琴的伯母。

爷爷苏爱国,以前是个教书先生,一身酸儒味,平时有事没事就喜欢教育一下两个孙儿。

奶奶魏芬,这些年一直卧病在床,但脾气不减当年,难伺候。

大儿子苏德金,大儿媳妇钱芳,也就是苏莹莹的爸爸妈妈,平时也比较好吃懒做。

苏琴的爸爸苏德正是老幺,但也是这个家里或最多的人,但也没有什么怨言。

生长在农村,男人和女人都是需要去劳作。苏琴生病的这几天,苏德正和林默一心扑在女儿身上,田地里的事情也就很少管,这可是让钱芳一肚子怨气了。

事实上,钱芳是不喜欢自己的女儿跟苏琴玩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孩子,她总有一种看不顺眼的感觉。

就在她出生之后,婆婆一直卧床不起,在莹莹出生之后又稍微好了一点。但也是经常打针吃药,这一大家子人本来就生活拮据,再加上个吃药老不好的婆婆,这日子就更加艰难了。

第三章 泛黄小本

“莹莹,妈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少找你堂姐玩你就是不听。”一回到房间,钱芳就把门关上,开始教育起女儿来。“妈平时怎么跟你说的,你堂姐这个人容易招鬼,难道你要让鬼到时候把你吃掉?”

“可是……可是小琴姐姐对我很好!”苏莹莹紧巴巴皱着眉毛,小嘴嘟囔道。

“你连妈妈的话也不听了是不是,你看看她这几天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多半就是鬼上身了。你以后就跟她玩吧,等哪一天你也变成那样我可不管你!”见女儿依旧不听自己的话,钱芳火了,这几天下地劳作,她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现在还看见自己女儿跟那个苏琴在一起,她就一肚子气。

而且刚才,这个小鬼站在夕阳下的样子,一想起来,莫名其妙的就打了个冷颤,那画面,怎么都觉得鬼气森森的。

苏琴站在手里端着一碗饺子,静静的站在门口,这些对话一句不落的进入到了她的耳中。伯母一向不喜欢她苏琴是知道的,连着奶奶和爷爷也是一样的。

前一世,苏德金和苏德正两家人分家之后,就开始平步青云。更加坚信了是自己拖累了他们家的想法,所以后来再也没有什么往来,只是后来听说后来生意都赔了。

等房间里面的两人说的差不多了,苏琴敲开了门,“伯母,我爸说你们忙了一天也累了,就先包了点饺子让你们先垫垫肚子,饭一会就好了。”

见苏琴进来,钱芳有些尴尬,不过马上就摆出一副家长的样子,“行了,你就先放那吧,你伯伯一会抽完烟就过来吃了。”

眼皮子掀了掀,见堂妹瘪着小嘴眼眶红红的,她却没有说话,然后静静的退出屋子。

这一袭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不管是伯母是怎么想,现在的苏琴并没有像小时候知道真相时候那种气氛,反而多了一份宁静。

放了学,苏莹莹还是像往常一样跟在苏琴身边叽叽喳喳的,“小琴姐姐,听说你最近成绩突飞猛进,爷爷还夸你了……”

“小琴姐姐,我跟你说哦,最近来了好多人说是要进山,我爸爸说,那些人都是去挖坟……”

苏琴认真听着,偶尔打上几句话,当听到最后一个消息的时候,皱了皱眉。

莹莹口中的挖坟就是盗墓吧,他们村子后面就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

想着,苏琴突然站定。

“哎哟,小琴姐姐你干嘛突然停下啊。”摸着撞得红彤彤的鼻子,苏莹莹十分不解。

顺着苏琴的目光,苏莹莹看到一个废品站,看似一对夫妻在整理一些空的饮料瓶和一些废纸。

苏琴上前几步蹲下,捡起一本泛黄的小本,上面的字迹大多数都模糊了,封面也残破不堪,根本看不出是什么名字。

就在刚才,她的眼前闪过一道微弱的薄光,好像就是这个小本。翻了几页,苏琴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因为上面不是别的,正是叙述的阴阳眼。

现在的她,还处于阴阳眼初期,所以基本上能够看到的只是有些光。她知道,到了后期,她的眼睛就会渐渐的看到鬼魂了。

“小琴姐姐,你在看什么呀,这本书都破成这样了。”见她有些反常,苏莹莹也蹲在一边,撅起小嘴问道。

回过神,苏琴淡淡一笑,合起小本便站了起来,“没什么,感觉这个挺有意思的。”说着就朝那对夫妻走了过去。“老板,我想跟您买这个小本。”

两个人齐齐抬头,只见苏琴和苏莹莹背着书包站在一起,面前还带着红领巾,小模样看起来特别讨喜。

苏琴笑得一脸天真的看着他们,“叔叔,我喜欢这个,可以卖给我吗?”

一边的苏莹莹悄悄拉了拉苏琴,“小琴姐姐,你要这废纸做什么?”看看也就算了,居然还想花钱买下来。

男的看了看那小本的厚度,巴掌大小,纸张泛黄的不得了,且只有薄薄的几页纸。用沾满灰的手扣了扣头皮,憨厚的笑了笑,“小同学,你要是喜欢就拿走吧。”

听到老板的话,苏莹莹面上一喜,正准备转头就走,哪知苏琴开口了。“那可不行啊,您这边做生意很辛苦的,我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拿走呢。这样吧,我给您一角钱,这个小本子我拿走了。”

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一角递了过去。

这个两毛钱就能买个早餐的年代,用一角线去买一个破烂的小本简直是绰绰有余。苏莹莹有些不开心了,“小琴姐姐,那个破本怎么值这么多钱了?”

刚才她也看了一眼上面写的东西,完全都是一些看不懂的字。哎……怎么感觉小琴姐姐自从发烧好了之后就变了个人似得,也不想以前一样了。

见交易好了,苏莹莹的小嘴不停嘟囔着,一张小脸皱巴巴的跟一个包子似得。余光瞟去,却一下子被吸引了。

此时的苏琴整个人看起来都是风轻云淡,即使是一张稚嫩的小脸,也有一种让人感到舒适的味道,说的话根本无法让人觉得她是一个十岁的小孩。

看着渐行渐远的两个身影,一直蹲在地上看着苏琴的老板娘叹了一口气。“孩子他爸,要是咱们的女儿能够活到现在,不知道会不会也这么懂事。”

男人默默的收回视线,继续着手中的动作,两人瞬间沉默起来。

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小本,回到家吃了饭,苏琴迫不及待的就打开小本钻研起来。

上面大部分都是一些繁体字,用文言文写成,有的地方连她也需要去翻字典,所以刚才她根本不担心苏莹莹看得懂。

“小琴啊,一会你去看看你奶奶,最近你爷爷在她面前夸你成绩提高了不少,你去给她说说,让她乐一乐。”林默端了一杯茶走进来,见女儿还在学习,嘱咐了一句就出去了,根本没有怀疑她是在解读关于自己的秘密。

“恩好的,我会去的。”苏琴点点头,又将精力放回字典上。

近几天苏琴的奶奶身体好了些,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整个人比之前精神要好的多了。只不过苏琴前去看过她几次,也没给什么好脸色,倒是爷爷,对于苏琴的成绩还算是满意。

重生之鬼眼神瞳(出版影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鬼眼神瞳 或 出版影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极品夫君5章(第一卷 缘起第5章 那你想要什么)

    原标题:极品夫君5章(第一卷缘起第5章那你想要什么)小说:极品夫君第一卷缘起第5章那你想要什么“不够?”北冥承枭吸了一口雪茄,吐出了烟雾,“那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不是,我真的没有什么想要的,只想离开这里就行了。”北冥承枭双眸直直的盯着乔芷菲,眸色极深,最后,缓缓的说道:“既然不知道想要哪个,那么就等到你想出来为止。”如果是以前,只要有人敢忤逆他,敢拒绝他,下一刻,早就不在人世。可是该死的,每当他对这个矮个子男人起了杀意的时候,昨夜的那股幽香又钻入了他的脑海里,左右了他的决定。这个矮男人,他

  • 以爱强宠5章(第5章 为他牺牲)

    原标题:以爱强宠5章(第5章为他牺牲)小说书名:以爱强宠第5章为他牺牲苏蜜走到病房门口,还没开门,就听到病房中传来苏嘉宝和苏嘉贝软软糯糯的歌声。Myfatherwouldliftmehigh,Anddancewithmymotherandme……两个小家伙唱的是一首献给父亲的英文歌,苏蜜隔着门上窗户望进去。龙凤胎嘉宝和嘉贝穿着一样的校服,站在窗户下的阳光中,手拉手,摇晃着小身子唱的很专注投入。病床上,周清扬靠着床头,也沐浴在阳光中,合着歌声打着节拍,身上宽大的条纹病号服和苍白消瘦的面容却并不折损

  • 独宠妖妃5章(第5章 少年宫千夜)

    原标题:独宠妖妃5章(第5章少年宫千夜)小说名:独宠妖妃第5章少年宫千夜“是你救了我?谢谢!”少年先是诧异,接着是由衷的感谢,清朗的嗓音如山泉动听,似羽毛拂过心间。那样湿漉漉纯粹又干净的目光看着自己,让她忍不住庆幸,还好刚刚出手相助,否则,这般美好的少年,岂不是要永远封在这冰棺之内。“不用谢,你的身体怎么样了。”慕如风关切地看着怀中少年。“我很好,我,你……”少年点头,待反应过来自己正被慕如风抱在怀中,那张晶莹剔透的俊颜忽地染红,从耳根一直红到脖子下面,纯净的紫眸染上羞涩与无措,顿时变得慌乱起来

  • 总裁竟是牛皮糖5章(第5章 钻戒求婚)

    原标题:总裁竟是牛皮糖5章(第5章钻戒求婚)书名:总裁竟是牛皮糖第5章钻戒求婚慕筱夏这句话没说完,就被男人的眼神给吓的声音越来越低了,男人的声音既霸道又狂傲,“在我欧聿夜的字典里,只有丧偶,没有离婚,既然结了婚,就是一生一世的。”这句话,让慕筱夏的心神,猛地震荡了一下,激荡过后,尽是酸楚难受的感觉。曾经,在儿时,也有一个人对自己承诺一生一世,可是,那人还是离开了她。欧聿夜起身向她走过来,慕筱夏感觉的一股强烈的压迫感,向后退了两步,被男人一下子圈在了怀里,温柔的抚着头发。“你怕我?”不怕才有鬼。咕

  • 夜夜生情5章(第5章 高估了演技)

    原标题:夜夜生情5章(第5章高估了演技)小说名称:夜夜生情第5章高估了演技第一个,从头到尾都只有他一个。她不是没想过告诉他,她曾经不甘心的问过他:“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他当时怎么回应的?他冷笑:“这样的烂伎俩用在我身上,你是不是高估了自己的演技?”说出的话可以口是心非,可是那一脸反感,眼底毫不掩饰的厌恶,却是真的。他是真的将她忘得干干净净了,在他眼里,她是接近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钱……他刚用过的浴室,湿漉漉的,水雾还未彻底消散,仿佛他残留的气息,环绕在她周围。那是曾经让她安心和渴求的温暖气息,如

  • 相公注意腰5章(第5章 异石侵体)

    原标题:相公注意腰5章(第5章异石侵体)小说名:相公注意腰第5章异石侵体“娘子似乎很紧张。”陌弘逸手中抬着两杯水酒,一杯送到了夜倾城面前,不得不说夜倾城生得很美,特别是这身独特的大红嫁衣穿在她身上,绝对担得上倾国倾城一词。夜倾城看着眼前与外界传说根本不一样的男人,一时间竟然失了语,他今日如此竟然是为了她!“王爷就这样将自己隐藏多年的真面目抛诸在世人眼前,合适吗?”“春宵一刻值千金,娘子不该担忧这个。”勾起夜倾城的手臂,陌弘逸引着她行完了交杯之礼,放下手中的杯盏,陌弘逸一个旋身,带着夜倾城便来到了

  • 豪门蜜恋:这个老公有点冷5章(第5章 前夫,请自重)

    原标题:豪门蜜恋:这个老公有点冷5章(第5章前夫,请自重)小说名字:豪门蜜恋:这个老公有点冷第5章前夫,请自重“不管我会不会后悔,路都是我自己选择的,我会自己承担,不会怨天尤人。”她无所谓地笑了笑。霍东赞许的目光在她身上游移着,或许做下留下这个丫头的决定,真的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他翻开行程表,瞟了一眼,用公事公办的口吻说道,“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吧,今天晚上有一个应酬,你陪我去。”“我的荣幸。”就这样一锤定音,她成了她丈夫对手的私人秘书。她不知道容祁会什么时候愿意和她离婚,但愿知道自己做下的这个决定

  • 孩子他爹不安分5章(第5章 孕检报告)

    原标题:孩子他爹不安分5章(第5章孕检报告)小说书名:孩子他爹不安分第5章孕检报告接下来的日子对康雨霏来说,更是煎熬。这天,她买了验孕棒,自己悄悄地做了个测试。“一定要怀上,一定要怀上……”她低喃着,闭上眼,拿着验孕棒的手有些颤抖。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她就一直低喃着,大约五分钟后,她再睁开眼,当验孕棒上那两条红线映入眼中,康雨霏一阵晕眩,而后惊喜涌上心头。妈妈可以手术了,不必再等了。晚上,康雨霏留在医院陪妈妈,直到那边何律师打电话过来。第一次的时候,康雨霏并没有接,她不否认,自己存了点小

  • 嫁入豪门5章(第一卷 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5章 他不行,你要和我试试吗)

    原标题:嫁入豪门5章(第一卷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5章他不行,你要和我试试吗)小说书名:嫁入豪门第一卷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5章他不行,你要和我试试吗连自己精分这话都说出来了,顾衍知道这小傻子脑子里一团乱,他笑道:“有这么难接受?你难道不觉得我没有顾祈言可怕吗?”这话说得桑梚完全没办法反驳,她迟疑着点了点头,总觉得被这坏叔叔给骗了。“你遮住脸不给他看,无非就是因为你们桑家胆大包天,竟然欺骗到顾家太子爷的头上,现在你知道了我的存在,也就是知道了顾祈言的秘密。”顾衍眼里的笑意很深,“那你就不需要惧怕你的老公

  • 爱在心头宠入骨5章(第5章 你不要过来)

    原标题:爱在心头宠入骨5章(第5章你不要过来)小说:爱在心头宠入骨第5章你不要过来电梯晃了好一阵这才稳下来。林小鹿抹了抹额头上吓出来的冷汗,抬手去按电梯的按键,没有反应,按了半天都没有任何反应。“不是吧?我不会这么倒霉吧?”林小鹿欲哭无泪。她明明没干什么缺德的事,怎么就碰上电梯故障这种倒霉的事了?摆弄着手机,想要打电话救助,可点开屏幕后发现手机竟然没有信号。就在林小鹿盯着手机发愣的时候,电梯的门缓缓地开启。林小鹿双眸一亮,以为自己得救了……可当她看清站在电梯门口的男人是谁时,她精致的一张脸寸寸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