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农民的逆袭 大结局

2017/12/3 14:41:3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小农民的逆袭

第1章钻苞米地

 夏夜,大平村河边,清凉的河水缓缓流淌,两岸虫鸣鸟叫个不停。说明163woman.com

 赵阳掏出了打火机点燃了手上的省城医科大学录取通知书。

 随着红色通知书的燃成灰烬,赵阳的内心也画上了不算完美的句号,再也无缘大学。

 悲伤的眼泪从眼角滑落,赵阳用手捧了一把河水,撩在了自己的脸上。

 仰头的瞬间,往事涌上心头。

 大平村,面朝黄土背朝天,经济落后,村民生活困苦。

 全家四口人,全靠父亲一个人采石维持生计。

 上了年纪的父亲每天出入石场,经常弄的灰头土脸,伤痕累累,时间久了更是得了不少的慢性病。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父亲却从未叫苦,哪怕是一个字都没有说过,从来只对他和妹妹说,只要你们好好学习考上大学,我干活也有劲。

 赵阳为了父亲,不再打架,不再逃课,认认真真的学习,做一个好学生。

 高中终于毕业了,学习努力的赵阳报考了省城医科大学,但是收到了录取通知书的他却意外的改变了主意。

 正在上初二的妹妹成绩十分优异,经常名列前茅,未来肯定是县一中的苗子。

 如果赵阳选择上大学,那么妹妹将失去学习的机会,这个不堪的家庭无法承担两个孩子的巨额学费。

 赵阳选择了放弃,把机会留给了妹妹,所以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他偷偷的烧掉了。

 “哥!你在这干什么?”赵阳的身后响起了妹妹赵雨的声音。163女性网

 “没事!”赵阳站起了身子,脸上露出了温暖的笑容,随手揪了揪妹妹的两个马尾辫。

 “哎呀!”赵雨站正了身子,撅起小嘴道:“不许揪我辫子,小心我找咱妈告状!”

 “哥错了!”赵阳笑道:“咱们回家!”

 “嗯!”赵雨一手抓着一个马尾辫紧紧的跟在了赵阳的身后。

 “哥,小梅姐今天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她跟我说,等你们大学毕业就……”

 “别瞎说!”赵阳道:“我和李小梅不是你想的那样!”

 “谁瞎说呢?”赵雨歪着头道:“那天你俩为啥钻苞米地……”

 赵雨的话还没有说完,赵阳赶忙转过身捂住了妹妹的嘴道:“这事在爸妈面前不许提!”

 “为什么?”赵雨不解的问道。

 “没有为什么!”嘴上这样说,但是赵阳的脑海里却浮现出了李小梅玲珑的酮体和那玲珑的曲线,美的简直是冒泡。

 “你们俩说什么呢?”正坐在院子里洗衣服的李慧莲抬起了头抹了抹额头的汗水。

 赵阳被吓得一愣,赶忙压低喉咙对妹妹:“不要,不要说!哥求你了!”

 “妈,我哥说……”赵雨顿了顿。163女性网

 “说什么?”李惠莲放下了手上的衣服。

 “我哥说没钱上学把我的辫子卖钱花!”赵雨说完,转身向哥哥赵阳做了个鬼脸。

 李慧莲道:“辫子能卖几个钱,别听他胡说!”

 “知道了!我去写暑假作业了!”赵雨点点头,蹦蹦哒哒的进了家门。

 “通知书到了吗?”李慧莲一边用棒子凿衣服一边道。

 “没有!”丢下一句话,赵阳进了家门。

 “没有,没有!就知道没有!”李慧莲气的将棒子扔到了地上:“村长今天拿着她闺女李小梅的录取通知书到处嘚瑟,他可磕碜咱们家里!”

 “知道了!”赵阳说着躺倒了炕头上。

 “多说几句话能死啊?”李慧莲道:“你就不能给我们争点脸,非要报什么医科大学,到现在都没有通知书,我告诉你,今天你是要考不上这个大学……”

 “妈,你不用说了,明天我就去城里打工!”赵阳说完便翻开了板柜,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小农民的逆袭 大结局

 第二天清晨,鸡鸣声划破了大平村的宁静。

 早早醒来的赵阳,一个人拎着沉重的行李袋出了家门。

 “你是不是没有被录取?”大门口正在抽烟袋锅的佝偻着身子的父亲,半眯着眼睛道。

 “爸,今天没去山上打石头啊!”

 “你是不是没有被录取?”父亲又重复了一便自己的话,身子更加的佝偻了。

 停顿了片刻,赵阳低下头不得不撒了个谎道:“是!”

 父亲没说话,佝偻的身子贴在了墙头,轻轻磕了磕自己的烟袋锅,然后用嘴啄了两口,烟袋锅缓缓冒出了白烟。

 没人知道此刻赵阳父亲的心情是如何的,愤怒或是失望,还是心凉如水。

 迈开脚步,赵阳走出了家门,便听到了父亲的咳嗽声:“咳咳咳!”

 他忍不住停了下来,回头望了一眼身躯佝偻的父亲:“身体不好,少抽点烟!”

 说完,拎起了行李袋毅然决然出了门,赵阳的心情很沉重。阅读163woman.com

 他不想欺骗父亲,但是他同样不想让父亲为了自己去拼命,更不想拖累这个家。

 一路走到了村口,赵阳放下了行李袋,忍不住回头望了望大平村。

 低矮的瓦房,成片成片的苞米地,那条不断流淌的小溪,还有一座座相连的大山。

 大平村一贫如洗。

 “大平村,等我赵阳回来,带你致富!”

 “赵阳!”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身旁。

 “小梅?”赵阳转身便看到了李小梅,一身半透的碎花裙,将她妖娆的小身材勾勒出来,腿上穿着一双肉色的短袜,脚下踩着一双纯白色的凉鞋,在这大平村里绝对是仙女般的存在。

 李小梅静静的看着赵阳:“省城医科大学是不是没录取你?”

 赵阳没说话,选择了沉默,他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和小梅说。

 “不说话就是承认了!”李小梅将目光放到了他的行李袋上:“你要去打工?”

 “是!”赵阳终于开头,但只有一个字。

 “那我怎么办?”李小梅道:“你想把我甩了吗?”

 “我……”赵阳摇了摇头,从钻进苞米地那一刻起,他已经把李小梅当成了自己的老婆,只是还缺一场风风光光的婚礼。

 “我李小梅已经是你的女人了!”李小梅抱起了肩膀,冷声道:“我不管你上不上大学,我都要嫁给你!”

第2章赵阳进城

 放下行李袋,赵阳喘了口气,将双手放到了李小梅柔软的肩膀上:“小梅,你等我五年,大学毕业那年我在城里给你买楼房,把你风风光光的娶回家!”

 李小梅没说话,只是缓缓的转过头,两个人好不容易躲开了高中校园的禁锢,才尝了禁果,现在却还要两地分离,这不禁让她心酸。

 “嘀嘀嘀!”一旁停留许久的客车司机按了按喇叭:“到底走不走?”

 “走走走!”赵阳赶忙拎起了行李,在走上大巴车前,转过头望了一眼李小梅:“小梅,五年后我要是回不来,你就嫁给别人吧!”

 说完,赵阳缓缓的上了公共汽车,车门关闭,汽车缓缓启动,不断的远去。

 李小梅扭过头,那一瞬间,泪流满面,冲着客车大喊道:“赵阳,我等你回来!”

 客车远去,李小梅心凉如水,她明白赵阳那句买楼房仅仅是因为她母亲在村里说过,想娶她女儿必须要有楼房。

 “呜呜呜……”李小梅蹲在地上痛哭流涕,“我不要楼房不要车,只要你,赵阳!”

 从汽车站下车,赵阳扛着行李到了火车站,取票,验票,候站,进站。

 上午十点,跟在人潮之后的赵阳,终于登上了开往临江市的火车。

 临江市堪称北方的经济枢纽中心,不论是经济,还是地理位置,亦或是人情风土都是首屈一指。

 每年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务工者奔向临江市掘金,这个城市见证了无数草根崛起的故事,而这也是赵阳要去往临江市的原因,他希望在许多年后自己也会站在临江之巅。

 经过了一夜的颠簸,赵阳终于到了这个梦开始的地方。

 刚走出火车站,一个打扮妖艳的大妈伸手拦住了赵阳的去路。

 “小伙子住旅馆不?便宜!”

 “不不不!”赵阳摆摆手,随后一个老大爷便靠了过来。

 “小伙子,上我们家住去,有小姑娘,高中刚毕业的!”

 “不不不!”赵阳还是摆摆手:“不需要,不需要!”

 妖艳大妈一看这老头和自己抢生意,直接拉住了赵阳的胳膊:“小伙子上我们去,你要啥样的都有!”

 “我们家!”

 “我们家!”

 大爷大妈争论不休,一人扯着一只赵阳的胳膊。

 “大爷,大妈!”赵阳心平气和的道:“我真不住旅馆,你们别拉着我行吗?”

 “嗵!”话音刚落下,赵阳被一个走路匆忙的光头小子男人撞了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眼睛男人赶忙道歉。

 “没事!”赵阳露出了憨厚的笑声。

 眼睛男没说话,转身走远了。

 然后大爷大妈立刻松开了赵阳,躲得远远的。

 “咳咳!”大爷干咳了一声:“小伙子,一个人在外小心点啊!”

 话音落下,大爷和大妈分两头走远了。

 “小心点?”赵阳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裤兜,钱包不见了,裤子上还多了一道口子。

 踏马的,这是遇上小偷了,赵阳顿时胸中怒火上升,全部家当都在钱包了,被偷的不是钱,是他的命。

 而那小偷早已经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孙子,站住!”赵阳扛起行李,越过马路,横穿十字路口,眼中只有偷他钱包的男子。

 “嗤嗤嗤!”十字路口的四面开车的司机纷纷停车,哪见过这么不要命的人。

 “不要命了!”

 “草泥马,没看见是十字路口吗?”

 “撞死你个王八蛋!”

 司机们还没骂完的时候,赵阳已经消失在十字路口。

 两个人一个跑一个追,从火车站跑到了广场,最后跑到了跨江大桥。

 光头男人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嗓子都冒烟了,扶着大桥的栏杆,摊在了地上:“我踏马的不就是抢了你的钱包?没见过你这么不要命的!”

 赵阳刚要上前一步,光头男人就将手伸出了大桥护栏外:“别过来,要不然老子就扔下去!”

 “你要是把钱包扔下去,我就把你扔下去!”赵阳后槽牙咬的咯吱咯吱响,额头上更是青筋暴起。

 他上一次发这么大脾气的时候,还是在大平山打野猪的时候。

 当时野猪踩了陷阱,村民们一哄而上,没想到野猪跳出陷阱,把村民撞翻了三五个,其中一个就是赵阳的父亲。

 赵阳当时就怒了,一个人一把刀追了野猪十里地,只身与野猪搏斗,三刀放了野猪的血,就这一件事让赵阳在大平村扬名。

 这一次,被偷了全部家当,赵阳恨不得手里有把刀直接宰了他,真的有把光头扔下桥的冲动。

 “你踏马的少吓唬我?”光头男子嘴上在叫嚣,心里却有点害怕。

 “嘀嘀嘀!”恰逢此时,桥上敲起了汽笛声。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光头男子一哆嗦,手上一松,钱包掉进了江水之中。

 “啊?”光头男子脸色顿时变了。

 不仅是光头男子,就是赵阳的脸色也变了,他最后的希望被投入了江里。

 “啊!”赵阳一声大吼,三步并两步冲了过去,直接把行李袋砸在了他的头上。

 “嗵!”

 “哎呦!”光头尖叫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王八蛋!我日你祖宗!”赵阳直接骑在了光头男子身上,抡起大拳头,毫不犹豫的轰在了光头男子的鼻子上。

 “嗵嗵嗵!”

 一拳接着一拳,赵阳打出了心底所有的愤怒。

 光头男子鼻口窜血,眼眶都跟着冒血。

 “别打了!大哥别打了!”光头大汉自知不敌,赶忙求饶。

 “让踏马的偷老子东西!”赵阳直接将光头男人的半个身子推出了桥外。

 “啊!”光头男人发出了杀猪般的吼叫声:“救命啊,杀人了!”

 光头的吼叫声淹没在汽车的呼啸声中。

 光头男子双手死死的抓着栏杆,脸色白的像是纸一样。

 “去尼玛的!”赵阳直接将光头的双腿送出了护栏外!

 “爷爷饶命啊!”光头男子嘶吼:“救救我吧,让我干什么都行!”

 “吵什么吵?”赵阳冷哼了一声:“把脚深长点,下面就是桥墩!”

 光头男子听了赵阳的话,这才试了试,脚尖果然踩到了露出的半截桥墩上,只是这个位置上不来,下不去,十分的尴尬。

 赵阳没理会他,靠在护栏边上叼起了一支烟。

 没一会,光头的双腿就开始哆嗦了。

 “爸爸,爷爷,求你把我拉上来吧!”

 “哈哈哈!”赵阳笑了,将自己抽剩下的半支烟塞在了光头的嘴上,起身便离开了。

 “你别走啊,把我拉上来啊!”任凭光头嘶吼,赵阳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临江大桥。

 夕阳将赵阳的身影拉长,此刻的他心如死灰。

 至于那个小偷他早就摸过了,比自己还穷。身上连支烟都没有。

 初入临江市就丢了钱和身份证,现在身无分文的他背着行李袋漫无目的前行着。

 不知走了多久,累了。

 他蹲在马路边掏烟盒把仅剩下的一支烟塞进了嘴中,反复摸裤兜,却找不到火机。

 “唉!”赵阳叹了口气,将烟盒甩向了身旁的垃圾桶。

 现在的他整个一光杆司令,摆在他面前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硬着头皮走下去,要么想办法回老家。

第3章绝地逢生

 回老家这条路赵阳基本不会考虑了,丢不起那个人,现在只剩下一条路,硬着头皮往前闯,让自己在这个城市立足。

 可是他举目无亲,无处可投,又该如何踏出这一步?

 “小伙子,给!”一位穿着橘红色社区工作服拿着扫帚的老大爷将火机递向了赵阳。

 “谢谢了,大爷!”赵阳接过火机点燃了香烟,尼古丁入肺,躁动的心才有了一丝舒畅。

 老大爷放下扫帚,坐到了赵阳身边掏出了自己的烟丝,熟练的卷了一支烟。

 “大爷!”赵阳主动给老大爷点烟。

 “嘿嘿!”老大爷啄了两口旱烟,笑道:“小伙子远处来的吧?”

 “是!老家在省城北边呢!”赵阳点点头,心里似乎有了一丝慰藉,至少现在他还能找个人聊聊。

 “你这脸色不好啊,遇上什么事了?”

 “今天刚到这钱包就被偷了!”赵阳忍不住叹了口气,平生最恨的就是小偷,却没想到自己才到临江市就碰到了小偷,要不怎么说人生如戏。

 “哈哈哈!”老大爷笑了,狠狠的啄了一口烟:“我一年能碰上几十个被偷了钱包的外乡人!”

 “临江市这么乱?”赵阳有些惊讶。

 “是啊!”老大爷仰起头道:“三教九流干什么的都有!”

 说完老大爷将烟头扔进了垃圾桶,拎起了扫帚,上了三轮车:“小伙子,早点回家吧,这地方没什么好的!”

 赵阳没说话只是静静的抽着烟,只是静静的看着老大爷骑着三轮车远去。

 缓缓抬头望向了天空,赵阳想起了一句话,乱世出英雄。

 是夜,临江市街上灯火通明,坐落在市区的跨江大桥边蹲着稀稀落落的流浪汉,蓬头垢面,邋里邋遢。

 人群中的赵阳显得格格不入,他绕了半天,最后还是绕回了跨江大桥。

 天色已晚,他就把行李扑到了地上,仰头望着星空,如此度过这漫长的夜晚。

 他心中伤感万千,这是一座繁华的城市,充满了无限的诱惑,可这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来时的雄心壮志似乎开始消磨了。

 夜很长很长,流浪汉聚在一起,靠在桥墩上三五成群的聊着,不知何时赵阳也加入了这支队伍。

 从流浪汉的口中,赵阳也算是对这个城市有了第一次真正的了解。

 临江市共九区十三县,市区又分为东城和西城,长江分流的江水隔断。

 西城是经济聚集地,政府,公司多聚与此,相对安定平静。

 而东城则是娱乐场所的的聚集地,各种夜店酒吧遍地开花,三教九流人来人往,很多外来人都愿意去东区闯荡。

 了解了这些之后,赵阳第二天醒来,就顺着跨江大桥奔向了繁华而混乱的东城。

 走了不到十里地,赵阳就看到一家大饭店门口贴着招保安的公告。

 赵阳喜出望外,赶忙进酒店跟前台的小姑娘打听。

 一切都很顺利,一直到去了人事部,掏不出身份证的赵阳最终无缘于这份工作。

 下一家,再下一家,赵阳连续被十几家饭店拒绝,哪怕是连小饭店都不收他打杂。

 原因很简单,临江市最不缺的就是劳动力,谁知道一个连身份证的人是不是个逃犯,因此没人愿意冒这个险。

 就这样,赵阳在东城晃荡了一整天。

 饿了一整天的他,已经两眼发昏,坐在马路边惆怅不已。

 如果再没有饭吃,他觉得自己就该饿死了。

 就在这时候,赵阳看到马路对面一座大型娱乐城,上面滚动的红色字幕写着:不夜城招保安,公关,按摩师若干名,仅限18周岁-30周岁男士,条件优厚,待遇从优。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赵阳站起身子,扛着自己的行李袋踏进了不夜城。

 前台负责迎宾的小姑娘主动帮赵阳卸下了行李,笑着道:“东西先放我们前台吧,招工顺着楼道往前走!”

 “谢谢!”赵阳笑着点头,放下行李,便走向了楼道内。

 楼道尽头,两个穿西服的男人走了过来,一黑一白,黑色西服男人虎背熊腰留着小胡碴子,显得刚毅十分,另一个白西服男人身材高挑,唇红齿白,胳膊细腿短,手上捏着兰花指,脚下踩着花袜子,无疑是个大娘炮。

 “招个公关都这么难!”黑西服男人抱怨道。

 “谁知道呢!”白西服男人捏着兰花指,撅起了小嘴道:“也不知道现在的男人都在想什么?”

 “二位大哥好!”赵阳微微欠下身子,低声问道:“请问,应聘保安往哪边走?”

 白西服男人撬起手指,往前一指:“往……”

 话说到一半,白西服男人被赵阳的容貌惊住了,浓眉大眼,五官端正,虽然穿的破烂一下,但是也遮不住他骨子里的帅气。

 白西服男人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抓着赵阳的胳膊道:“小兄弟,你是要找工作?”

 “嗯!”赵阳迟疑的点了点头。

 白西服的男人,一手掐着兰花指,一手挎着赵阳的胳膊,问东问西的,多大了,哪里人,诸如此类。

 赵阳却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拿开了男人的手道:“大哥,你别这么挎着我!”

 白西服男人一扭腰将兰花指砸在了赵阳的胸膛上:“人家有名字啦!叫吴姬!”

 “无鸡?”赵阳听到这名字不禁皱起了眉毛,又道:“我就是问问保安招聘在哪?您要是知道就告诉我!”

 “你这样的人才当保安那就是糟蹋你啊!”吴姬指着黑西服男人道:“看见这位了吗?花蛇花哥,三楼部的二把手,我们俩给你安排工作那太小意思了!”

 “是吗?”赵阳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花蛇,有些怀疑,总觉得这家伙不像是什么好人。

 “走吧,上楼说!”花蛇甩了甩头。

 “走!”花蛇立刻拉着赵阳出了楼道,三个人进了电梯。

 “这是要去三楼?我干什么工作?用不用交保证金?你们不会是骗人的吧?”赵阳发出了一连串的问题,隐约觉得这两个人不怀好意。

 “嘿嘿嘿!”吴姬笑了:“你放心吧,一定给你介绍一个好工作,让你赚大钱!现在直接带你去见主管!”

 “到底干什么工作?”赵阳问道。

 花蛇也跟着道:“咱们干的都是正经工作,不偷不抢,靠的是自身的本事!”

 电梯门打开,三个人出了电梯,奔向了楼道的尽头。

 “庞姐!是我小姬!”吴姬敲响了主管办公室的门。

小农民的逆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小农民的逆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都市血色风暴》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都市血色风暴》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都市血色风暴目录预览:第一章卸甲归田第二章不可原谅第三章保安队长第一章卸甲归田七年后再回故土,苏狂已找不到熟悉的家门。曾经那脏乱的棚户区已消失,一栋栋小高层拔地而起,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统统都不见了。苏狂提着行军包站在楼下,眉毛紧紧的拧在一起。他脚下站着的地方,是他曾经的家,但现在,却是一个停满豪车的停车场。一个少女走过来,打开一辆宝马X6的车门。苏狂赶紧上前,问道:“请问一下,你认识苏学斌吗?”苏学斌就是他的父亲,一个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大魔神》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大魔神》在线全文阅读书名:大魔神目录预览:第1章男儿泪第2章我是你的女人第3章英雄救美第1章男儿泪“混账,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座椅上,老者怒目横眉,声如雷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他的肩上,赫然披着三颗闪耀的金星。“我知道,开除军籍,然后判处终生监禁。”老将军的对面,站着一位身穿迷彩服的年轻人,他脸面无表情,挺拔的身躯纹丝不动,如同一座山峰厚重。“知道你还这么做?为了一个毒枭,值得断送你的军人生涯么?”老将军的声音在颤抖。年轻人沉默!值得么?他是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目录预览:第1章残忍的久别重逢第2章你不过就是仗着我爱你第3章父亲的血,儿子的命第1章残忍的久别重逢离婚七年后,沈夕莞再一次被萧墨抵到了墙上。男人灼热气息喷吐到她的耳际:“沈夕莞,你知不知道在你离开的这七年里,我有多想念你……躺在我身下娇喘连连的样子?”酒店的客房里,只开着一盏橙黄色的床头灯,他的脸,只有一半在明亮中,嘴角勾起,带着轻佻的邪魅,而隐藏在昏暗中的另一半,却似乎是冰冷的嘲讽和阴狠!沈夕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神奇保安俏总裁》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神奇保安俏总裁》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神奇保安俏总裁目录预览:第1章地狱里的龙第2章怒龙越狱第3章混入夜总会第1章地狱里的龙一辆直升机从虚空中徐徐降落,最终停留在停机坪上。在螺旋桨荡起的狂风中,一只雪白的大长腿踩着十厘米高的黑色高跟鞋从直升机里伸了出来,踩在阶梯上……接着另一只腿也跟着伸出来,最终背对着守候在停机坪的众人走了下来。她的背影十分迷人,身材也非常的好,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她转过了身,但却戴着面具,透过面具可以看到白皙无瑕的肌肤和红润的樱唇。一个老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逆世医妃》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逆世医妃》在线全文阅读小说:逆世医妃目录预览:第1章被下药第2章穿越了第3章刺客与王妃第1章被下药“贱人,你竟敢对本王下迷情药?”宋云谦阴鸷的眸子紧紧地盯住眼前的女人,原本俊美的脸因为愤怒而微微扭曲。他双颊泛着红晕,整个人显得焦躁不安。而床上,温意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她的脸色跟宋云谦一样潮红,眸子里带着奇异而温热的光芒,还有一丝迷茫和疑惑。温意呼出一口气,想是结束了,但是……他却忽地挥了她一记耳光,力度之大,让温意丧失了三秒钟的意识,然后脸和脑袋是火辣辣的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神级透视》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神级透视》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神级透视目录预览:第一章充满渴望第二章调查车牌号第三章暴打第一章充满渴望坐在电脑前的欧阳志远,猛然瞪大了眼睛。电脑屏幕上,突然弹出一个直播网站的广告,一个花枝招展的妖艳女主播,正在视频窗口中扭腰搔首弄姿。欧阳志远一个机灵,扭头看向床上玩手机的女友苏欣彤,顿时两眼冒光,闪电般起身冲了上去。苏欣彤,江城医学院四大校花之一,肤白皮嫩,身材高挑,十九岁的她,正值豆蔻年华,身材曼妙无比,横看成岭侧成峰,发育的极其火辣。此刻,苏欣彤趴在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蜜妻难嫁》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蜜妻难嫁》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蜜妻难嫁目录预览:001谁在这里娶我002谢谢你003新婚之夜001谁在这里娶我丰城最有名的教堂。身着圣洁婚纱的窈窕女人,静静的站在观礼台上,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她精致的脸庞,优雅娴静,气质斐然。今天是顾安童和司家二公子司岳云的婚礼,并没有邀请太多人观礼。一个女孩满脸泪水的冲了进来,大声喊着,“司岳云,你不要娶她好不好?你曾经说过你最爱的人是我……”她看起来十分狼狈,头发凌乱不堪,妆容都被汗水弄花了,一副痛心欲绝的模样。顾安童不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倾心倾情倾了所有》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倾心倾情倾了所有》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目录预览:第1章不被祝福的怀孕第2章你爱过我吗第3章我怀孕了第1章不被祝福的怀孕莫小阮说,“我想看到这个世界,只是因为我想看到你。”可苏哲宇却说,“我一辈子都不会爱你……”那好,那我选择不再看到这个世界,不再看到你………………夜,漆黑。凌晨两点,时钟滴答滴答,清晰而缓慢。莫小阮睁着一双眼睛,空洞地看着天花板,脑袋里一片空白。手边,是一根验孕棒,上面清晰的两道红痕,红的如沾染了血迹一样,妖艳绽放。不错,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极品升官》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极品升官》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极品升官目录预览:第001章事发突然第002章靠山山倒第003章未雨绸缪第001章事发突然镇党委书记黄少华似往常一样签批文件时,若无其事地抬头瞧了一眼梁健,手中笔没停,“镇上,有没听到什么?”“嗯……”梁健没立刻回答,而用鼻音拖延。县以下不设秘书,但梁健作为十面镇党委秘书,实际上就是黄少华的秘书。黄少华有个习惯,每天下班前的半个小时让梁健把文件拿他签批处理。这半小时梁健一般都在边上候着。黄少华在签批文件当儿,也常会问问梁健镇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老公我爱你》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老公我爱你》在线全文阅读书名:老公我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好巧呀,老公第2章名副其实的夫妻第3章曾孙第1章好巧呀,老公阳城国际机场,来往的乘客匆匆,人声鼎沸。一个优雅的女人拖着行李箱穿过人群,步伐轻盈。女人淡扫蛾眉,略施粉黛,白皙精致的五官如同上帝的佳作,一双迷人的桃花眼带着距离,让旁边想靠近的男人都停下了脚步。苏涵对周围的一切并不太感兴趣,她看着机场的指示走向出口。站在机场门口,一阵暖风迎面吹过,当即把她披肩的长发吹得稍微凌乱。苏涵秀眉紧蹙,已经五年没有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