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穿越女儿国 大结局

2017/12/3 14:20: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穿越女儿国

第000章 这也很重要!

本书中战士共分为9级三阶,分别为低阶,中阶,高阶,其中每3级为一阶。说明163woman.com

  (1级)见习战士:拥有初步的技巧,最原始的战斗力。

  (2级)初级战士:技巧,力量和速度等战斗因素已经优于常人,拥有一定的实际经验。

  (3级)中级战士:任何拥有斗气的战士都可以称作中级战士,是泛滥的中级职业,不在乎其他战斗因素的高低,唯一条件就是拥有斗气。

  (4级)高级战士:斗气强度达到一定标准可以晋升高级战士,是唯一一个与实际实力挂钩的等级,晋级靠对战来实现。

  (5级)青铜战士:属于原始级别中最顶级的存在,必须由高级战士在积累一定战斗经验后晋级,晋级条件是斗气的提升以及斗气的外放。

  (6级)白银战士:战斗技巧和斗气磨练到颠峰,能够让斗气产生魔法效果的战士。

  (7级)黄金战士:斗气实体化,剑芒外放。网站163woman.com能够进行斗气拟物。

  (8级)剑圣:拥有大量技巧,斗气达到一定范围,具备远程打击能力的战士。同时,战士在此等级也可以按照使用武器的区别,分为刀圣,枪圣,大武斗家等。

  (9级)战神:号称最接近神的职业。几乎相当于四阶神的战斗力。

  本文中的魔法师共分为9级三阶,分别为低阶,中阶,高阶,其中每3级为一阶。

  (1级)魔法见习生:对魔法理论知识以算作基本了解,但只能使用一些本系的初级魔法,掌握程度并不太熟练。163女性网

  (2级)初级魔法师:了解不少的魔法理论知识,对本系的初级魔法以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

  (3级)中级魔法师:对本系的中级魔法应用相当熟练。

  (4级)高级魔法师:达到高级魔法师的等级,对本系的所有高级魔法相当熟练。

  (5级)大魔法师:达到这个等级,那可是几乎没有不知道的魔法理论知识了。大魔法师已经可以收放自如的掌握本系终极魔法。中级以下的魔法可无须念咒便可释放。

  (6级)魔导士:与魔导师仅一步之遥,最大的区别就是是否能够释放禁咒,

  (7级)魔导师:这个等级就不用我多说了,当然是很厉害,可是释放禁咒魔法,毁灭力绝对不一般,在施放需要媒介或者付出一定的代价。163女性网

  (8级)大魔导师:在魔导师的基础上再次升级,能够自由的释放禁咒魔法。

  (9级)法神:号称最接近神的职业。几乎相当于四阶神的魔法力。

第001章 异族来袭

北部一荒山之巅,形如翼龙的巨大飞兽如同王者般的尖叫飞蹿着,偶尔发出几声低吼,仿佛世间万物早已不在自己眼中一般。

  荒山之下,形如恐龙般的各种巨大兽类在山坡之下四处走动着。总有几只会忽然仰天大啸,像是在和空中的兽类挑衅一般,其声如轰雷。双方就这样相互嘶叫着,对峙着。163女性网

  就在此刻,只见荒山之上一深不可测的巨大黑穴之内,漆黑的洞口竟突然彩光四射,伴随着阵阵风声,一股血腥的气息自洞内吹出。所有巨兽竟出奇默契的竟同时停止了吼叫,有些畏惧的看向洞口。

  “哈哈……你们不要惊慌,今天我不需要食物,盘龙你进来一下!”仿佛看到了这些兽类的表情一般,低沉的声音自洞中传出。所有的野兽在听到这声音后,身子竟同时轻轻地颤动了一下。

  “咚咚”挪动脚步的声音从那些野兽的后方升起,仿佛大地就要被踩踏了一般的,只见一个比这些野兽更要大上不止一倍的巨兽慢慢挤开身前的兽类,有些不情愿的向着荒山慢慢爬去。

  站在洞口前,有些畏惧的盘龙看向洞中,脚步却再也没有向前迈进一步。

  “盘龙,想不到几百年不见你又强大了不少,怎么我的洞府已经容不下你这庞大的身躯了吗?”稍含责怪语气的声音再次从洞中传出。163女性网

  “扑通”一声,只见那被唤作盘龙的巨兽忽然蜷住了巨爪,竟像是和人一般的跪在了洞口。就在这一霎那,所有野兽竟也纷纷围跪在了荒山脚下。

  “兽王赎罪,盘龙这就进去!”微微有些颤抖的,盘龙依旧蜷着巨爪慢慢向着洞内挪去。

  “哈哈……”伴随着洞内猖狂的笑声,盘龙那巨大的身躯也慢慢消失在了洞口。

  不知道躲过了多少巨兽的骸骨,就在盘龙感觉自己竟已有些疲累了之时。忽然他只觉眼前一亮,空中慢慢浮现出一条形如巨蟒,但却长有六只巨爪的狰狞巨兽。

  那如同灯笼一般幽绿色的双眼此刻正直直的盯着自己,嘴角露出的巨大獠牙不时会有几缕血水慢慢滴下。

  最特别的却不是这些,他身上的那由红、绿、蓝、白、黄、紫、青七种颜色交叉而成的斑斑花纹,在漆黑的洞内愈加耀眼。长长的身子慢慢顺着无底的黑洞蔓延下去,仿佛没有尽头一般。

  “兽王大人你已经冲出封印了吗?我们终于不用再受那些蛮族的欺辱了!对了,还有您身上的颜色?您现在已经恢复了自己的七种自然魔法了吗?”虽然恐惧,但当他看到兽王的样子时,还是忍不住的有些激动地问到。

  “不,现在你所看到的只是我的幻影罢了,当年龙王舍命才把我封印起来的力量又怎么会这么快就被我冲破了呢!”有些失望的,盘龙看了一眼这个幻影没有再说什么。

  “不要灰心,我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出来了,到时我要让那些骄横的兽人全都成为我们的食物!现在先抛开那些成见,你马上带领我们兽族去女儿边境与那里的兽人族以及魔族汇合,冥王大人有令,让我们三族一起去吞占女儿国!告诉我们的族人,你们的王马上就可以出来了!去吧!”

  “盘龙遵命!”说完,盘龙直立了起来,大步的向着外面走去。

  “陛,陛下不好了!”急急的喘了几口粗气,一名女子再次说道:“那些异族从北面向着我们这边攻来了。”

  “什么!”女王一声惊呼,率先向着北面的城墙跑去。城墙之上,只见仿佛像是在天际边,一张会移动的巨大的黑地毯,正慢慢向着这边压来。

  “传令下去,让所有魔法军团的人以及战士来这里集合!”不过几分钟,只见城墙之上,早已站满了穿着各色魔法袍的魔法师以及各色铠甲的战士。她们一个个怒气愤愤的看着远处慢慢推进的“地毯。”

  就在远方,只见一只长相狰狞的巨大麒麟,此刻它正一副傲视一切的神态,跑在了队伍的最前面。就在这时,不知是不是有意的,只见紧随其后的盘龙忽然大跨几步,将它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吼”的一声巨响,一个巨大的火球自麒麟口中吐出,火球在空中急速变大后,直接向着前面的盘龙重重的击去。

  毫无防备的,盘龙在这一重击下,那巨大的身躯轰然倒在了地上。在兽人全军的欢呼声中,麒麟怪叫了几声,再次昂首跑在了最前面。

  “等我们兽王回来后,你们兽人……”有些不甘的,盘龙口中默默地念叨着什么。在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后,慢慢的站起身来,盘龙没有再次向前跑去,而是选择了跟在自己队伍的后面。

  就在这时,原本慢慢在空中漂浮着的魔王次子血煞,在不屑的看了一眼麒麟后。忽然猛一发力,身子急速的向着前面飞去。

  “吼”背后又是一声巨响,就在人们担心他那娇小的身躯会不会被这一团烈火直接化为灰烬的时候,血煞却仿佛什么也没有听到一般,依旧向着前面飞去。

  就在火球即将击在他的身上之时,忽然只见一阵黑云从左面那些魔族的队伍中迅速飞了过来,紧紧地围绕在了血煞的身后。

  “嘭”的一声巨响,仿佛大地都被撼动了一般。麒麟在这一巨大的反冲力下,身子不由得向后退去。而再看血煞,仿佛刚刚的事情和自己毫不相干似的,只见他依旧完好无损的漂浮在空中。

  就在这时,只见后面的队伍中,站在兽人族最前面的虎人族族长破天仓,身子猛然向前一跃就要攻向血煞。“嗤嗤……”随着麒麟的低鸣声,虎王破天仓紧紧地攥了一下拳头,不甘的慢慢退了回去。

  “哼!要不是冥王大人有指示,我真恨不得现在就把你们这些卑劣的蛮类全都杀光!”血煞一脸不屑的说到。

  “哼哼,你少在这里装大!不错,我承认你们魔族千年来的确实力大增,可你不要忘了,千年前是谁死在了仅仅只达到黄金战士等级的女王剑下的。

  哈哈哈,我想你们肯定也不会忘记,五年前,仅凭我们族虎王一人就将同样达到了黄金战士的女王拍死在了巨爪之下!你们想要灭掉我们兽人族,恐怕……”

  “MD,千年前要不是有龙族相助……”

  “哈哈……那为什么我们两族都没有死伤,兽王最多也只不过是被封印了起来,可偏偏只有你们的父王死去了呢?”

  “你TM的还有脸说这些,我杀了你……”仿佛被触及到了自己的痛楚一般,血煞忽然失态的向着麒麟冲来。

  “血煞回来!你忘了冥王大人的指示了吗?你真的想因为自己的冲动,而让我们整个魔族都陷入灭族的命运吗?”

  狠狠地瞪了一眼邪恶麒麟,血煞有些不甘的慢慢退了回来。

  “哈哈……来吧,让他们看看我们兽人族的真正实力,去吧我的兽人部队,放开你们的脚步冲啊!”邪恶麒麟狂笑着大声的呼唤到。

  在听到麒麟的命令后,只见处于兽人部队中间的豹人族忽然发生了巨变。只见刚刚还是人身豹头的豹人在他们族长金旋风的一声令下,他们一个个突然趴在了地上,就在眨眼间的时间内,他们的人体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只矫健异常的猎豹。

  看着自己那跃跃欲试的族人,金旋风脸上露出了丝丝笑容:“尽情的发挥你们的速度,去吧!”就在他刚刚说完以后,只见无数的豹影飞速而去,慢慢消失在了翻滚的烟尘之中。

  “陛下快看,那些是什么啊?异族的先锋部队马上就要攻过来了!”在女儿国的城墙之上,一名女子对着远处迅速翻滚而来的烟尘有些紧张的说到。

  “不要慌张,大家准备战斗!”女王在安抚了一下这名女子后,镇静的对着自己的子民说到。

第002章 女儿国危难

就在她们都已做好了充分的战斗准备后,只见那些烟尘在距离自己还有几百米远的地方忽然消失了。慢慢的随着烟尘的落地,一只只猎豹的身影出现在了远方。

  “墨玉用你的风元素测一下这个距离我们的魔法可以攻击到吗?”女王的声音传了过来。只见一名身穿黄色衣袍的女子,在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后,原本自腰间自然垂下的丝缕忽然之间轻轻飘动了起来。

  所有风系魔法的团员们知道,此刻她们的团长已经开始使用风元素了。在大约过了不到一分钟,只见这名女子回答道:“陛下,现在他们距离我们是800米,现在以我们的魔法能力,能达到这个距离的恐怕超不过15人!”

  “算了,先不要理会他们了!大家抓紧时间调息一下,真正的大战马上就要来临了!”女王在稍稍沉思了一下后说到。

  就在她刚刚说完以后,只见在更远的地方突然冒出了大批的异族部队,刚刚放松下来的人们,再次紧张了起来。

  终于慢慢的他们靠拢了过来,就在他们再次向前推进了大约400米后,只见魔族的血煞忽然大声喝道:“攻击!”一团团的黑雾从魔族的部队中飞出,向着女儿国的方向击来。

  “咚咚”的声音不断响起,一团团的黑雾在距离她们不到300米的地方爆炸开来。一道无形的力量将它们死死地阻挡了下来。

  “MD,冲啊!今天我们一定要把这个保护圈打碎!”邪恶麒麟以及兽类中的盘龙一起大喝到。只见它们中的部队再次向前冲来,所有的兽人战士以及那些巨大的兽类一同开始猛力的向着这个所谓的保护圈攻击起来。

  “魔法团的战士们,捍卫我们国家的时刻来临了,让这些异族的侵略者们付出沉重的代价吧!”随着女王的一声大喝,只见无数的魔法球划破长空,向着这些异类飞了过来。

  毫无阻力的,魔法球穿过了那个无形的屏障,在异族的部队中爆破开来。一声声的惨叫自异族的部队中传出,大批的异类在魔法球的攻击下倒了下来。

  看着自己的战士一名名的倒下,终于兽人族的虎族族长破天仓再也站不住了。只听它一声怒喝:“所有的战士马上退回来!”随着虎人族战士的后退,所有异类战士也一同退了回来。

  “你们女儿国的战士呢?有种的出来决斗,躲在自己的窝里算什么本事!哟,女王陛下,现在你也是黄金战士啦?哈哈,想不到你小小的年纪竟这般了的,怎么,难道你不想为你的母亲报仇吗?”

  看着身穿黄金铠甲的女王,破天仓挑衅到。“你们这些天煞的异类,今天我就要把你们全部杀光,为我的母亲报仇!”说着女王纵身就要下城。

  “陛下你不可以上了它们的当,快把陛下拦下来!”这时忽然人群中一名身穿银色铠甲的中年人惊呼到。“冉阿姨您放开我,让我亲手杀了这个异类!”女王挣扎道。

  “风聚为形,激冲成刃,在十字光芒闪耀的一刻,风之神也会为此而赞许!挥动吧…… 舞动于空气中的水之精灵啊,请您听从于我的召唤,化为巨龙将眼前的恶人吞噬吧……”

  就在这时只见风系魔法团的团长墨玉以及水系魔法团的团长凤谣早已开始吟唱起自己的魔法咒语。

  “风曜x字斩!水龙刺!”随着她们最后一句咒语的完成,只见一个巨大的风刃以及一条有水柱交叉而成的巨龙一同向着破天仓击来。

  “救命啊!”正在注视着女王的破天仓在感到一阵飓风吹来之时,想逃却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它一声惊呼,仿佛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一般的,破天仓在这一惊呼后竟有些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吼、嗤”的两声巨响传来,破天仓只觉胸口一痛,他那足有四米多高的身躯被一阵强大的力量直接抛向了空中。重重的跌倒在地后,除了自己的胸口出现了一道长长地血口外,自己竟并没有生命危险。

  有些不敢相信的,破天仓转身看向自己的身后。原来就在那两个魔法即将击到自己的时候,邪恶麒麟忽然一声大吼,一个巨大的火球与飞在前面的水龙击在了一起。

  使邪恶麒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由于自己也是一时救急才释放出来的火球,在和这个水龙相撞后竟随之一同消失在了空中。

  眼见随后的风刃就要向着破天仓劈来,麒麟想要再救却也早已来不及了。就在麒麟为自己即将失去一名猛将而感到悲哀的时候,忽然只见一团如同黏胶般的液体自盘龙的口中吐出,挡在了破天仓的身前。

  风刃在遇到这团液体后,仿佛被黏住了一般,在上面急速的变小着旋转着。“哧”的一声,终于风刃划开了液体的束缚,向着自己的敌人飞来。

  虽然最终击到了破天仓,但由于力量的减小,以及兽人天生强大的防御能力,最终并没有将其击死,只是在它的胸前留下了一道长长地血口。

  有些不解的,破天仓以及邪恶麒麟一同看向一旁的盘龙。然而盘龙只是轻哼了一下,把头转向了一侧。“谢谢你盘龙!这份大恩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哼,你少在这得意,我救你只是为了完成冥王大人的命令!”头也没有回的,盘龙冷冷的回答到。

  “所有魔族部队后退400米!”就在这时忽然耳旁响起了魔族血煞的声音。只见所有魔族的部队向着后面退去。

  随着邪恶麒麟以及盘龙的脚步,兽人族以及兽族也一同向着后面退去。

  “大哥我们回去吧,再这样攻下去也不会有结果的!”刚刚停下脚步的血煞向着自己的哥哥血魔说到。

  “可是那样的话,万一冥王怪罪下来……”看着自己伤亡不小的族人,血魔有些为难的说到。

  “魔王大人,我们就听二魔王的吧,这样下去我们只会损伤更多的族人,相信冥王大人知道的话也不会怪罪我们的!”这时,鬼灵门门主灵夜也劝说到。

  “也罢,撤!”终于下定了决心,在血魔的一声令下,魔族头也没回的率先向着自己的国度走去。

  “MD,这群目中无人的家伙!”看着连招呼也没打的魔族,邪恶麒麟愤愤的说到。

  “国王陛下,那我们是不是?”看着远去的魔族,素有兽人族“大脑”之称的狐人族族长艳无双说到。

  “不!今天我们一定要捞到些什么才可以回去,要不然我们怎么对得起那些死去了的战士们呢。”邪恶麒麟坚定地说到。

  一双火红的大眼睛在迅速的旋转着,忽然艳无双一声娇笑:“那您看这样……”

  “哈哈……真不愧是兽人国第一才女!好!”邪恶麒麟看着娇艳的艳无双大声的狂笑道。

  说完,只见邪恶麒麟一个纵跃,向着女儿国再次奔来。

  “你们听着,现在我给你们女儿国一个可以继续繁衍后代的机会,只有你们每年向我们兽人国交出二百名美女,我以兽人国国王的身份保证,我们一年后会把这二百名女子交还回来并加上1000人份的子母河河水,怎么样?”

  “你们禽兽!”女王陛下双眼血红的叽骂道。

  “哈哈……我可从来都没说过我们是人,我们本来就是兽!要是你觉得200名太多的话,这样吧,只要你和你的各个魔法团团长肯来,只要你们7个就可以了,哈哈……”看着7名站在最前面的绝艳美女,邪恶麒麟在远处YY着。

  女王紧紧地攥了一下拳头,就在她刚刚转过身来之时,忽然她沉默了下来。因为她看到了站在大人后面的孩子们,她们最小的也已经有五岁左右了,也就是说自从五年前母亲去世以后,随着保护圈的忽然变小,子母河已经整整被兽人侵占了五年有余。

  “陛下为了女儿国的未来,我们甘愿牺牲!”就在女王为之伤感之际,忽然在自己的队伍中,只见200余名女子奋身跳下城墙,向着兽人族的方向奔去。女王刚想要拦,却已经太迟了。

  看着随着兽人部队慢慢远去的人群,泪水从女王那白净的脸颊上滑落下来。一时间所有女儿国的臣民脸上竟都已挂满了泪水。

  看着兽人族的离去,盘龙忽然眼中闪过了一丝精光。只见他独自向着这边走来:“只要你们交给我们100女子当做食物,我保证我们兽族绝对不会再来偷袭你们……”

  “去死吧!”还没等盘龙说完,女儿国全国上下的怒火终于被彻底的点燃了。无数的魔法同时向着前面的盘龙袭来。同时仿佛已经忘记了生死,只见无数的战士纷纷跃下城墙向着兽类攻来。

  “你们会后悔的,我回去一定报告给兽王大人,让你们今年颗粒无收!”伴随着盘龙的威胁声,只见他狼狈的带领着自己的部队向着北面逃窜而去。

  “扑通”一声,女王重重的跪在了大地之上。“伟大的神啊,请您救救您这些虔诚的拥护者们吧!救救她们吧!”一行清泪再次从脸颊滑落,滴在了大地之上。

穿越女儿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穿越女儿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新婚闪爱:总裁的盛世萌妻1章(第1章 再次遇到他)

    原标题:新婚闪爱:总裁的盛世萌妻1章(第1章再次遇到他)小说:新婚闪爱:总裁的盛世萌妻第1章再次遇到他“初微,你没事吧?”林静静走进洗手间,担心地问站在洗手台前的宋初微。宋初微一身服务员制服,一张精致淡雅的脸蛋上印着一个红红的五指山,就在刚才,她被一醉酒又野蛮的客人狠扇耳光,只因她在被灌几杯酒后拒绝再喝,不小心把酒泼到那客人身上,客人一怒之下就打了她,还说要投诉她。宋初微擦了擦脸,看了眼林静静,“我没事。”像这样的事在服务行业屡见不鲜,她们也只能秉着客人是上帝继续忍受,林静静走到她面前,心疼地看

  • 宠妻要逆天1章(第1章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原标题:宠妻要逆天1章(第1章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小说:宠妻要逆天第1章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酒吧。池小乔已经有了一点点醉意,她感觉到啤酒混合着红酒在她的肚子里激荡。“我去一下卫生间。”池小乔跟坐在她对面的闺蜜上官璐打了个招呼,往洗手间的方向走。这个酒吧她是第一次来,在服务生的指引下,池小乔找到了卫生间的门口。她正要抬起头看看门上的标示,一个留着长发,浑身香味的女人从一扇门里出来,跟池小乔擦肩而过。池小乔想也不想,踩着高跟鞋,抬脚就往女人出来的门里进去。卫生间的构造有些奇怪。不同于池小乔以往见过

  • 诱惑之吻1章(第1章 结婚协议)

    原标题:诱惑之吻1章(第1章结婚协议)小说名字:诱惑之吻第1章结婚协议梦辰咖啡厅。胡曼在门口徘徊了好久,她擦了擦手心的汗,对着玻璃墙面整理了一下仪容,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而入。约定的包间里已经坐着一名男子,双眼深邃,纤长的睫毛,阳光下,层层阴影,如蝴蝶振翅。一身西装笔挺,修长的双腿交叠。他靠坐在沙发上,仪态优雅矜贵。听到开门声,男子沉声说了句:“来了。”胡曼点点头,“嗯”了一声。听到胡曼的声音,男子睁眼,愣了一下,像是有些惊讶。胡曼此刻也是惊讶的,这个人她见过,在前男友程景宇的订婚仪式上,碰到的那

  • 夜夜欢声1章(第1章 这是什么地方)

    原标题:夜夜欢声1章(第1章这是什么地方)小说名称:夜夜欢声第1章这是什么地方“砰”的一声。别墅的大门被人一脚踹了开来,惊的正在打扫的佣人身体紧绷,紧张的看着进来的人。男人早已浑身湿透,他怀里抱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对其他人的目光视若无睹,一步步走向浴室。随着优雅的步伐迈动,颗颗饱满的水珠从他额前的湿发上滴落到女人的脸上,又顺着女人眼角缓缓砸落在昂贵的地板上。“秦……秦少爷……”佣人身体僵硬。认识秦季言的人都知道他的忌讳,女人……不,只要是异性生物,都不可能靠近他一米之内,更不用说要他抱着一个女人

  • 郎君夜敲门1章(第一卷 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章 席总是我老板)

    原标题:郎君夜敲门1章(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章席总是我老板)小说书名:郎君夜敲门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章席总是我老板秋日的阳光照进客房,淡淡的。乔漫抬手看了下表,暗自嘟囔了句,“早上八点半,这个点下楼应该不会碰到他。”开门出去,谁料刚走到楼梯口迎面撞见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昨晚响彻席家的娇喘,看来就是这个女人的杰作。整整三年,她与席天擎照面的次数算上今天也只有六次。这六次席天擎身边的女伴没有一个重复,她似乎早就习惯他和不同的女人逢场作戏。现在这个乔漫前不久在杂志的封面上见过,是最近在

  • 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1章(第1章 你不能走)

    原标题: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1章(第1章你不能走)小说书名: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第1章你不能走凌晨,林若溪和同事的饭局结束,独自打车回家。不料半路出租车坏了,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没公交没出租,连网上叫车也没人肯来,只得悲催地步行回家。她刚走出没多远,就看见前面路口出了车祸,一辆法拉利跑车撞上护栏,车头严重变形,还冒着滚滚浓烟。她忙跑上去,借着昏黄的路灯,看见车里一个年轻男子靠在座椅上,脸色苍白,额头还冒着鲜血,但神色淡定,即便此刻狼狈不堪,却流露出一种无法形容的清贵和优雅。说实话,她从没

  • 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1章(第1章 让你生不如死)

    原标题: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1章(第1章让你生不如死)小说名称: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第1章让你生不如死“滚……”一声咆哮,从满目大红的婚房内传来。满院子的宫人婢女,呼啦啦跪了一地。君冥烨一把扯掉胸前的大红绸花,扬手打翻金盘上的合卺酒。金杯坠地,发出清叮叮的声音。“王爷息怒!”秦嬷嬷吓得匍匐于地。“这……这可是太后娘娘赐您的合卺美酒,寓意王爷与新王妃合合满满,您不能不喝啊。”“合合满满?呵!合合满满!与一个傻子合合满满……”君冥烨一把掀翻桌子,上面堆叠的瓜果,哗啦啦散落一地。龙凤红烛,光火摇曳,满

  • 艺术日历 | 音即是术,UCCA陈冠希艺术展

    展览活动1见者的书信:约瑟夫·博伊斯×白南准时间:2018年01月20日-2018年05月13日地点:祖冲之路2277弄1号昊美术馆展览将同时呈现德国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JosephBeuys,1921-1986)与美籍韩裔艺术家白南准(NamJunePaik,1932-2006)艺术生涯中的重要代表作品,并深入探讨两位先锋艺术家在20世纪艺术浪潮中的合作与密切关系。约瑟夫·博伊斯是20世纪下半叶最激进、最具影响力的行为艺术家、政治活动家,也是国际艺术领域最富争议的人物之一,他对艺术、政治以及

  • 活法∣世界上最会做早餐的姑娘坚持2000天不重样,撩到了数百万粉丝,简直比童话还惊艳

    十年磨一剑钢笔画如果爱情有一种最平凡又最浪漫的模样,那一定是为你洗手作羹汤,一定是有人与你共黄昏,有人问你粥可温。是你我在厨房忙碌的身影,是车水马龙城市中,满满的烟火气息。是藏在柴米油盐之中,平凡又安心的浪漫。而国外一位名叫MartaGreber的姑娘,对此做出了最好的诠释。Marta出生在波兰,是一名摄影师。经常会跑到各个地方,拍各种各样的照片。常年的在外奔波,让她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无力,整日被困在繁杂重复的工作中身心俱疲,每个早晨都在匆忙和喧嚣拥挤中度过,毫无朝气。一天下班她看到冷清的家里,没

  • 煮雪,待春來。

    十年磨一剑钢笔画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一开口说话就结成冰雪对方听不见只好回家慢慢煮来听……——摘自林清玄《煮雪》短短的文字里,深藏动人的故事。寒冬夜里,围一炉火,把结成冰雪的话,慢慢煮来听。言语有别,不同的语言,会结成什么模样的冰雪呢?寡言的,结在垂柳枯枝上,是纤细晶莹的薄;多语的,结在一树繁花上,是热闹玲珑的密;急速的,结成雪糁,噼里啪啦有它的力道;徐声的,结成雪絮,悠悠扬扬慢慢飘落;……图三摄影五月风言语又是有情的,该怎样煮,才足以达情呢?安静动情的,用诗词染一染,拿素笺包上,添些墨入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