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邪君霸爱:萌妃要逆天 大结局

2017/12/3 10:17: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邪君霸爱:萌妃要逆天

01 伤不起的高三党

  “要死啊,地理老师又是三张!”夏雪柔看着桌子上的超大版地理卷子,不满的嘀咕了一句。推荐163woman.com

  “那算什么!英语老师更牛啊有木有,一次性七张,这是准备和我们诀别的节奏吗?”雪柔的同桌也是个女生,文科班女生的确多。她的同桌个头矮矮的,长着一张娃娃脸,说起来话来十分动听,此刻听到她的抱怨,不由得也接了一句,模样十分可爱。

  看着各科老师空降而来的试题,一张一张的飘到课桌上来,夏雪柔的脑仁就一阵一阵的疼,接二连三的考试,都快把他们这群高三火线上的孩子们烤成了肉干,可是社会是无情的,题还是要做下去的!

  她实在困得不行了,拍了拍同桌的肩膀,懒洋洋地呢喃道:“我不行了,先睡一会,有老师来你叫我!。”

  同桌还没有说话,她就睡着了。娃娃脸不由得鄙视她,真是头猪,要有多困才能说睡就睡啊!

  天晓得!昨晚夏雪柔奋战历史卷子,直到凌晨三点才睡觉。此刻一倒在桌子上就睡着了,至于会不会睡得跟死猪一样,谁也不知道。

  夏雪柔刚刚睡着,那无止境的梦境又出现了,这次不再是什么奇幻漂流了,什么被水淹啊、吃饭被呛啊,统统都不算事儿了,这次才是真正的梦游之旅好不好?

  天哪!这是什么?容嬷嬷?怎么脑海里出现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外加这个容嬷嬷一样的老女人,容嬷嬷在做什么?

  她好奇的跑过去看了看,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类似于皇宫一样的地方,皇宫某个角落处,在那红墙下面蹲着一个女子,明明穿戴不凡,看起来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却被一群丫鬟太监、外加这个容嬷嬷又是针扎,又是泼水,他们肆意的笑骂她,侮辱她,她却蹲在墙角瑟瑟发抖,一声不吭。163女性网

  丫丫的!一伙人合起来欺负一个小姑娘?还有没有王法了?不行,她要去帮这个女孩!说着夏雪柔就冲了上去!

  准备抓住离她最近的小太监质问一番,岂料她刚刚走近,那太监抡起胳膊就要打人,谁让她夏雪柔不长眼,哪里不好去非要往人家拳头下面钻,这下好了,一拳被打得眼冒金星,鼻孔流血,晃了晃身子,就光荣躺地不起了。

  奶奶的,好歹是练过跆拳道的姑娘,这么样别人摆平了,有没有太丢脸了?夏雪柔醒过来的时候,首先冒出报仇的念头!

  “奶奶的,那个打我的小太监是谁?还不给老娘出来?”她突然跟僵尸一样直直的坐起来,一顿乱喊。

  原本嘈杂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夏雪柔愣了愣,静静地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这是哪里?怎么她不在教室?

  她又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还一阵一阵地发酸呢,不像是在做梦呀!可是……她怎么会在一个类似于宫殿一样的地方住着?

  不对,不对,一定是在做梦!这么一想,她连忙揪起自己的一块肉使劲一拧,“妈妈呀,会痛诶!难道这不是梦吗?”

  “娘娘,您这是怎么了?”

  夏雪柔觉得自己的神经跳跃性的疼了一下——娘娘?什么娘娘妈妈的?是他们脑子出问题了吧?

  那女子长得秀色可餐,还蛮好看的,看她这样木讷的神情,不由得担忧着又问了一句:“娘娘,你没事吧?”

  这话一出来,站了一屋子的太监丫鬟装扮的人,都忍不住掩着鼻子嗤嗤笑了起来。

  有一个个子高的丫鬟打扮的人走了过来,讥诮地对夏雪柔身旁的女子说道:“红蕊,真是难为你啦,跟着这么一个傻主子,唉,你可是永远都出不了头咯!”

  “就是就是,”说着一个说话阴阳怪气的小太监也跑了过来,翘着兰花指阴阳怪气的接话:“你要是跟着我们丽妃娘娘呀,吃穿用度什么都不愁,跟着她?傻子一个,唉,宝珠,你说皇上怎么会把这么一个傻子娶进宫来做皇妃呢?”

  高个子的丫鬟正是叫宝珠,听到小太监问她,不禁掩了鼻子笑起来。那小太监又说道:“看看宝珠姐姐您,才貌双全的,要什么有什么,您要是有个在朝为官的父亲呀,现今也是万岁爷的妃子了,指不定这风头都压过当红的丽妃娘娘了呢!”

  “呵~~”宝珠对这夸赞十分受用,又讥诮地瞅了夏雪柔一眼,突然伸出修长的手指,就去戳夏雪柔的肩膀:“就你?凭什么?傻子一个!”

  雪柔顿时气的瞪着她,她现在脑子还比较混乱,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看着眼前这个嚣张的丫鬟,心里的火直往上蹿。

  “哟!你还学会生气了?你还瞪我?你瞪呀,我就气你,我就气你,气死你了皇上也不会管你!你就是个废物,看看你老爹,把你丢进宫,什么时候管过你?那就是活该,自不量力——啊!!!”宝珠话还没说完,突然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她的手腕已让雪柔狠狠的擒住,一个翻转,就给她禁锢着动弹不得。版权http://www.163woman.com/只听骨头”咔”的一声,估计已经错位了。

  众人见此顿时一愣,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景象,这这这……这还是昔日里那个任人欺辱的小皇妃吗?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凶悍?

  夏雪柔冷眼看着宝珠,恶狠狠说道:“我就是要告诉你什么叫不自量力!我最讨厌别人用手指着我,更何况还是用你的脏手指戳我!既然你用你的脏手碰了我,一会我的衣物你全给我洗干净了再送回来,否则——我会找一大堆东西来戳你,什么锥子呀、银针呀,是不是很爽呢?嗯?”

  夏雪柔的话出口,瞬间屋子里一片寂静,许久都不曾有人说一个字,直到门外传来太监尖细的声音:“我说你们又在干什么呢?夏妃虽然痴傻,可是皇上还是照顾她的……你们合起来欺负她……仔细皇上扒了你们……啊?”

  刘公公一进门,就看见夏雪柔掐着宝珠的胳膊,宝珠痛的眼泪直往下流,他连忙眨眨老眼,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可是任他将眼睛揉了无数次,眼前这个夏妃她还是揪住宝珠的胳膊,对着他得意的笑。

  刘公公是这伙宫女太监的首领,这夏暖阁的宫人都由他带领,平日里他们欺负夏妃,他也只当看不见,除非是闹得动静太大,他才出来说几句话,从来只见夏妃被欺负的模样,什么时候见过她动手打人?这可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02 反守为攻

  刘公公正在发愣,突然听见夏暖阁门外传来呼声:“皇上吉祥,丽妃娘娘吉祥!”

  瞬间屋子里的人乱成一团,皇上来了,可是夏妃还是一副蓬头垢面的模样,如果让她这样见皇上,他们的脑袋都别想要了!

  这还真是奇了怪了,往日里受尽欺负的夏妃今日突然发了狠,几乎一年都不曾来过夏暖阁的皇上,怎么好端端地突然来了?难不成是撞鬼了?

  只见屋子里的乱作一团,替夏雪柔更衣的,梳头发的,穿鞋子的,擦脸的,真是干什么的都有,奈何他们速度再快,皇帝却走得更快!

  乍听见门被推开,一身明黄色已在门外,众人慌张的回头,看见那英俊的面容上一片乌云,众人心中暗暗叫苦,连忙扑作一团,跪拜下去,齐呼皇上万岁!

  夏雪柔突然见来了这么一出,看见这门口的皇上扮的像模像样的,身后跟着一个绝色女子,衣服也是十分华丽,不过美女虽好,她却还是喜欢看帅哥,这人剑眉星目,双眸炯炯有神,带着一丝亲和的感觉,可是夏雪柔不知怎么却觉得这个人并没有他看上去那么简单,他的亲和也许就是伪装。

  “你们这是做什么?”皇上开口了。夏雪柔又打量了他一番,觉得他一说话,更有皇帝的范儿了,不知道这是哪位明星呢,以前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位演皇帝演的这么好的人啊!

  正在她郁闷不已的时候,突然看见她身旁的红衣丫鬟扑腾一声跪了下去,哭着跪行到皇上面前:“皇上,您可要为夏妃做主哪,不管怎么说,夏妃她还是您的妃子,怎么能任由她们随意欺辱呢?您看,您看看,她们把夏妃打成了什么样——”说着红蕊又转过身子跪行到夏雪柔身边,撩起她的衣摆给皇帝看。

  夏雪柔觉得莫名其妙,摸了摸还痛的发酸的鼻子,一脸茫然,她竟然不知道自己身上还有这么多伤口,竟感觉不到一点痛,不过这青紫的血痕看着的确骇人,夏雪柔不禁又郁闷起来,这怎么就跟她闲暇时看过的穿越剧一样狗血呢?

  穿越?不对,莫非……她穿越了?神呐,睡个觉都能穿越?开什么玩笑!

  夏雪柔觉得自己一定脑子进水了,连忙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哎呦妈呀,会痛诶!”

  难道……自己真的穿越了?自己现在是某个人的妃子?夏雪柔胡思乱想时却不知道皇帝看见她身上的伤痕,一怒之下便吩咐侍卫将她身边伺候的下人全部拖了出去,就地斩杀!

  以为自己在做梦的夏雪柔这下子慌了神,难道她真的穿越了?可是,能不能先让她晕倒一会会,反应一下再说?怎么突然就要面对这么怪异狗血的事情?不行,她要回去!她要回去找爸爸妈妈,她要回去参加高考,她才不要留在这里做妃子,虽然这个皇帝十分养眼!啊呸呸呸,夏雪柔连骂自己花痴,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管皇帝帅不帅?

  突然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有人一把揪住她的衣摆:“娘娘,奴婢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求娘娘开恩,求娘娘不要杀了奴婢,奴婢家里还有娘亲呢……”夏雪柔低头一看,这哭的梨花带雨的姑娘正是刚才嚣张不已的宝珠。

  “求娘娘开恩哪……”突然之间夏雪柔面前跪倒一片,吓了她一跳。163女性网

  想到那些人刚刚欺负人的模样,夏雪柔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时候来求她?门都没有!

  “求我?你扇自己几巴掌我看看!”夏雪柔看着宝珠,心中暗暗叫爽,可是让她逮到机会收拾这家伙了!

  谁知道夏雪柔话哈没说完,只听满屋子“啪啪啪”的打脸声,她一愣,竟然发现所有人都拼命的扇着自己的脸,这声音听着十分解气,不过她却觉得有点怪异,自己这权利……有点太大了吧?

  突然红蕊走过来,恨恨地看着这群大脸打得起劲的丫鬟太监说道:“主子,千万不能轻饶他们,平日里这么欺负你,你要是再对他们心慈手软,日后他们指不定会怎么样!农夫与蛇的故事,主子您千万不能忘了!”

  夏雪柔一听农夫与蛇,心中咯噔一声,这倒是,今日她手下留情,若日后自己回不去要一直留在这里,这些人是否会对自己手下留情尚且未知呢!怎么办?听说……宫中十分黑暗,杀,还是不杀?

  “给朕拖出去!”听到这么威严的一声,好吧,夏雪柔觉得自己又想多了,就算她想饶,可是皇帝未必肯哪!

  皇上命令一下,便有侍卫立刻将这几个人拖了下去,临走还有人死死拽住她的衣摆不松手,皇上连一眼都不曾瞧,见宝珠死活不肯走,再一看他还拽着夏雪柔的衣摆,皇帝怒斥:“给朕将她的手砍断!”

  夏雪柔尚未来得及说个不字,只见眼前鲜血飞溅,只是瞬间,她觉得脸上有几滴火辣辣的滚烫,一只人手扣在她的衣下摆处,而宝珠眼睛一翻便晕倒了过去。

  夏雪柔一愣,抬手摸了摸脸上的血迹,再瞅了一眼衣摆上死活不肯撒开的断臂,突然觉得胸腔一阵闷,喉头一动便扶着一旁的木门框干呕起来,红蕊连忙过来替她顺气,却听一旁的丽妃冷哼一声,看着她讥诮的笑着。

  夏雪柔侧着脸去看她,觉得真是讨厌极了她这种幸灾乐祸的表情,不禁抹了抹嘴角,直起身子来指着丽妃问道:“你笑什么?”

  丽妃伸手抚了抚鬓角,嘴角依旧带着笑:“没什么,想笑就笑咯,难道本宫笑一笑,也要经过夏妃的同意?”

  夏雪柔瞪着她:“这是我的地方,你做任何事情都要我同意,这个理由够不够?”夏雪柔突然如此严厉,丽妃的脸色顿时一变,心道这平日里的软柿子,怎么突然不好捏了。

  红蕊也是有些不解的侧头看夏雪柔,任她怎么想也想不起自己的主子这么严厉过,虽然疑惑于她的变化,不过她心里却觉得这样的主子才有主子的气势,只有主子严厉一些,她们在宫中才能好过一些。

  而皇帝却是皱了眉,看着突然变了的夏雪柔,不禁走上前去伸手扶着她的肩膀:“好了,雪儿,朕是专程来看你的,这夏暖阁日后就不要住了,今日就搬回雪鸾宫去,如何?”

  夏雪柔愣愣地盯着他,雪儿?他叫自己的时候真温柔,不禁心里如灌了蜜一般甜,想了想,她抬头望着他:“你是谁啊?”

03 收服宫人

  所有人又是一愣,总觉得今日的夏妃十分奇怪,竟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

  谁知皇帝愣了一愣,突然笑道:“朕是这大胤国的皇帝慕容决,雪儿,你这是怎么了?”

  “慕容决?”夏雪柔重复了一遍,又指着自己:“那么……我又是谁?”

  “你是夏雪柔,大胤大将军夏千业之女,你自己……都不记得了?”慕容决怪异地看着夏雪柔,想从她脸上看出她是在开玩笑,可是她的神情的确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慕容决这才愣了,回头看了一眼丽妃,丽妃连忙正色道:“皇上,想必是让这些下人欺负的了,脑子给打坏了也不一定呢,忘了就忘了吧,也是好事!”

  慕容决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夏雪柔却不乐意了,瞪着丽妃:“你才脑子坏了,你全家脑子都坏了!”

  “你……”丽妃气急败坏,指着她,你了半天,终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得看着慕容决:“皇上,你看看……这都……是什么事啊!”

  却不想慕容决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朕的雪儿果然非同凡响,说话这般有趣!”说着慕容决走上前去搂住夏雪柔的肩膀,又对丽妃笑道:“你不是说了嘛,她是有点问题,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斤斤计较呢,倒显得你小气了!”

  “皇上你……哼!”丽妃却是有气没处使,心中一百个不痛快,却又不敢对皇帝撒泼,只得憋在心里,却狠狠瞪着夏雪柔,夏雪柔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挑衅回去,直气的丽妃的嘴唇哆嗦不已,然而接下来皇帝的话更让丽妃发怒。

  皇帝拥着夏雪柔的肩膀,温柔一笑:“雪儿,如果你真想救他们,那么今晚朕在你的寝殿歇息,如何?”

  夏雪柔眨了眨眼睛,看着这个对她放电的帅哥,心中不禁愤然,能不能不要这么魅惑?听到饶了那些人的条件如此简单,夏雪柔不禁又瞪大了眼睛:“就这样?你就可以饶过他们?”

  “对,就这样。网站163woman.com”慕容决又是温柔一笑。

  “那有何难,你尽管来吧!”难不成你还能吃了我不成?夏雪柔在心中偷偷笑了笑,慕容决看着她淡然的神情,脸上的疑惑之色更浓了,而红蕊又是惊讶又是欣喜,惊讶的是以前死活不肯侍寝的夏雪柔,正是因此才被逐出了雪鸾宫,那个时候任凭别人好话歹话说尽,夏雪柔就是不从,怎么今日……却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下来?想着红蕊又看了看慕容决的神情,发现慕容决和她一样有些不解,便又回头去看夏雪柔,希望能找出究竟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夏雪柔却是完全不知道这些,夏雪柔不懂,丽妃岂会不懂,丽妃的脸色此刻比猪肝还难看,想当初,所有入宫的女人都梦寐以求的想要侍寝,然而夏雪柔却是死活不肯,这大好机会她竟然三番四次的推脱掉,最终慕容决一怒之下,将她逐出了雪鸾宫,本以为她再也不会有机会翻身,却不想只是一年时间,皇帝又想起了她来……

  丽妃最后又疑惑地看了看这夏暖阁,便随慕容决离开了这里。

  他们前脚刚刚离开,红蕊便欣喜的跪在夏雪柔面前:“恭喜娘娘,皇上终于不再生娘娘的气了!娘娘,我们马上就能回到雪鸾宫了!”

  “雪鸾宫,那是什么地方?”夏雪柔愣了一愣,红蕊更是一愣,跪在一旁的小太监却是机灵,这次饶了一命,似乎立刻便学乖了,连忙回头回话道:“那是娘娘您以前的宫殿哪,皇上特地为娘娘您建造的,娘娘您……怎么不记得了?”

  夏雪柔一听,知道自己失言了,连忙一笑:“我是有点糊涂了,以前的事情都忘了大半,以后我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你们可要提醒着我啊!你叫什么名字?”夏雪柔指着那小太监问道。

  “回娘娘,奴才刘德,多谢娘娘救命之恩,奴才以后一定为娘娘马首是瞻,尽心尽力为娘娘效忠!”说着刘德重重地磕了下去。

  夏雪柔一愣,嘴里念叨着刘德刘德,留得?“留得?”

  “是,留得!娘娘就留下奴才吧!”

  夏雪柔见这人嘴跟抹了蜜一样,反应也快,虽然刚才他和宝珠一唱一和欺负自己,不过这种人唯利是图,如果自己在这宫中混得好,想必他是不会背叛的,也便笑了笑:“起来吧,以后这些想留下的太监丫鬟们就由你领着了,快去准备准备,我们回雪鸾宫。”

  “得嘞,奴才告退。阅读http://www.163woman.com/”说着刘德带着几个宫人立刻去办事情了,这人手脚也算麻利,办事倒是不含糊,夏雪柔心想,人聪明是好事,怕只怕聪明用错了地方,但愿他以后跟着自己能走到正道上来。

  红蕊一边替她梳妆打扮,一边好奇的问道:“娘娘,您以前不是不愿意回雪鸾宫吗?还有那个刘德……您干嘛留下他?那种人……”

  夏雪柔一笑:“留他自有留他的用处。对了,以前我不愿意回雪鸾宫,为什么呀?”

  红蕊倒是单纯,思量了片刻,这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娘娘,您不记得赵将军了?”

  “赵将军?”夏雪柔倒是很是郁闷,怎么又凭空蹦出一个赵将军?

  “对呀,是将军的旧部下啊,只不过,前年他在那场战争中牺牲了,到现在尸骨都寻不见……”

  “死了?”夏雪柔很是郁闷,和这个人有什么关系?一个死了的人,还能影响了皇帝和他的妃子的生活不成?

  红蕊却很是好奇夏雪柔此刻的反应,以往说起赵将军,她都会沉默下去,甚至好几天不说一句话,怎么今日这般态度,好像事不关己一般。

  “嗯,老将军这才把您嫁进了宫中……其实也是皇上看中了您……”说到这里,红蕊突然噤声,四处看了看,见没有人,这才又接着说道:“以前您不愿意皇帝来雪鸾宫,也是因为赵将军,皇上因为此事才将您从雪鸾宫搬到了这里……”

  “哦,原来如此。”这么说来,看来赵将军是夏雪柔以前的心上人咯,也难怪,心上人才去世,这就嫁进了宫里,她能给皇帝好脸色才怪,不过放着皇帝这么一个美男都不心动,要不然就是那赵将军举世无双,无可比拟,再不然便是夏雪柔痴情,不过,这和她夏雪柔有何关系?

  夏雪柔在心里喃喃:“对不住了,夏雪柔姑娘,如今我借用了你的这副身体,却不能为你而活,日后我若是用你的身体做了什么不合你心意的事情,你可千万要包涵哪!”

邪君霸爱:萌妃要逆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邪君霸爱 或 萌妃要逆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百个河南葫芦娃,陪你看花灯闹元宵

    商会界(朱颜北)传承葫芦艺术,弘扬葫芦文化,打造葫芦产业。由河南师范大学图书馆、新乡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新乡县文化广电旅游局、新乡县大召营镇政府主办,新乡县大召营村委会承办的首届葫芦文化精品展,正月十六将在中国葫芦小镇大召营(南濠圃金玲美术馆)举办。首届葫芦文化精品展,这也是河南首次举办大规模的葫芦文化衍生品展览。大召营村位于新乡市西郊,是民国海瑞、同盟会员郭仲隗,原石鲁画派掌门人王金岭的故乡,是一处极具魅力、名人辈出的美丽乡村。葫芦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农作物之一。大召营土地肥沃,非常适宜葫芦

  • 现代人喝茶的误区,有你吗?

    (注明:本文原创出自锦木工坊公众平台,欢迎关注!)中国可以称得上“茶之国”,但很多专家们表示,人们对喝茶目前还存在两个误解。一是觉得越贵的茶越好茶的价格由品质和级别决定。品质主要指茶的产地和树种,“比如大家都知道西湖的龙井好”。级别主要和采摘时间、采摘部位有关,嫩芽、一芽一叶、一芽两叶价格就相差不少,同样是龙井,清明前采摘的明前茶就是最贵的。”大家在购买的时候,重品质、轻级别。有些级别高的茶采摘时间太早、太嫩,而茶的一部分营养恰是在茎里,有些便宜的茶养生效果更佳。二是只喝茶不品茶茶有两种,一种是

  • 雲氣軒吟稿(系列之一八四)文/陈仁德

    夜至岳阳赖有风云助壮游,群山如在雾中浮。兴来何止驱千里,朝发渝州暮岳州。泛舟洞庭湖细雨微风一叶舟,烟波渺渺洞庭秋。重来逸兴原无异,只是匆匆白了头。游君山风景依稀似旧时,柳郎井接二妃祠。难忘三十年前事,独立君山自咏诗。岳阳楼洞庭湖畔已千秋,赖有雄文记此楼。过客但夸风景好,有谁忧乐到心头。过鄱阳湖洞庭一路下鄱阳,微雨霏霏气转凉。大野遥连天尽处,湖光山色衹茫茫。过石钟山早缘苏子识名山,千古文章锦绣般。江畔停车还借问,路人遥指水云间。http://www.zgguofeng.com/shici/shi/

  • 我在春风里歌唱(文/张超我)

    开春了我必须去花园一趟寂寞的田野多么空旷我顺手抓起一片白云做成白帆和翅膀乘着春风去放声歌唱风和我一起唱歌田野升起一层绿色苍茫阳光和田野明显肥胖春天真的来了我要到花园里去去探望那一窝小鸟尽管漫长的寒冷冻走了小鸟我也要看看那座空空的鸟巢因为我曾经想住进去孵一窝梦想让它们盘旋在我的故乡暧昧的春风让我想起了青春还有初恋的羞涩迷茫花园的枝头绽放嫩绿的生命和我的梦想一起生长不知名的小虫子在合唱鸟儿在天空也打开了音响我的歌声像野狼歌词却被我遗忘粗砺的喉咙春雷一样辽远空洞而苍茫这是我和春风的对话风像一把刀我被雕

  • 《远行》两首 文/龚佳

    《远行》远行是一条五彩缤纷的路总以为远行的路很远过完了新年转眼初六才发现远行又是那么的近如果远行请一定带上几件驱寒保暖的衣裳记得抚齐胸前锃亮的钮扣那是父母赶夜定制的寄托当迈开脚步的姿势在前行的时候你会发现远行也是另一个家的方向远行客不应理会片刻的寂寞还有那沿途的风景穿梭在一处等待和契约中衍息总以为未见过的地方就是远行远行客请别轻易列出定义带好攀行的手脚此刻你就会懂得远行如果远行的路途感到疲惫请找一个灵魂修养的地方歇息哪里有两处美丽的远行一处叫诗意的远行一处叫现实的远行终究你我都在这远行的路上《祝

  • 美女住酒店一晚,经理说的这番话出乎人意料

    1、智慧美女住酒店一晚结账时账单800元,她抱怨太贵。经理说这是标准收费,酒店附设泳池、健身房和wifi。美女说自己完全没使用,经理说饭店有提供,是她自己不用。女客人打开皮包掏钱付账,但说要扣除经理和她共度春宵的700元,只拿出100元。经理急呼:“我哪有?”女客人:“我有提供,是你自己不用!”2、习惯乞丐到小王家乞讨,他给十块,第二天乞丐又去,又给十块,持续两年。一天只给五块,乞丐:以前给十块,怎么现在给五块?小王:我结婚了。乞丐一巴掌打过去:妈的,你竟拿我的钱去养你老婆?——当提供免费服务让

  • 扶刚:财宝天王满您财富大愿

    扶刚:财宝天王满您财富大愿!财宝天王职掌人世间功德与福报之转化,散发人间财富。他护持佛法,消除魔障之挑战,净化天人成就大光明境地,修持此法将可立得福报。财宝天王属四大天王之一,为帝释天之外臣,以能护持世间故,又称护世者,梵名毗沙门。其福德之名,闻于四方,居须弥山北,率月叉诸部。又依藏密中所述,财宝天王名南通谢,乃五方佛之南方宝生佛所化现,周边围绕八路财神为部属,协助财宝天王救渡众生,以满众生之愿。凡曾受财宝天王法权顶者,若於本尊面前祈求,并精勤持诵其咒语,常行慈悲喜舍善行利乐一切众生,藉由本尊财

  • 新年从极简主义之父,学习“断舍离”的最高境界

    总以为拥有的越多就会越幸福,生活却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繁杂而无序。在人们陷入无穷尽的占有带来的疲惫时,越来越多人开始呼吁“断舍离”的生活态度和由华转朴的极简主义。什么是“断舍离”?断=断绝不需要的东西舍=舍弃泛滥的杂物离=脱离对物品的执念“断、舍、离”最早是由崇尚极简主义的日本作家山下英子提出的生活哲学。当然,减少物品只是手段,减少生活中无益的事情,节省时间精力留给更有益的事情,是极简主义生活的核心。什么是“极简主义”?极简主义,简单而言就是“LessisMore”,在设计中的表现就是,摈弃堆砌或是

  • 殷寻:放开那骄傲的爱情,有什么期待,冲感情来

    新年伊始,很多年轻人将告别老家,再次回到一二线大城市,开始在都市中打拼,同时也期待收获一份美好的爱情。但很多年轻人发现,能够获得一份渴望的爱情,其实并不容易,有时甚至要几年。这里,作家殷寻给出了一个观点,先放开那骄傲的爱情,有什么期待,冲感情来。殷寻是畅销书作家,目前也是中国作家协会成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成员,掌阅文学签约作家。作为公认的新派悬疑言情女神,殷寻的作品将言情与悬疑、推理结合创作,形成独一无二的风格。对于都市感情,她认为:别说你不相信爱情,因为你的爱情可能还从没来过;

  • 可媲美籽料 价格却高于籽料 因为这点 让不少人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