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千面狂妃 大结局

2017/12/3 8:48:1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千面狂妃
第一章 天翎国之耻

午时。163女性网

天翎国都城。

一处人际罕至的城郊荒野,身着一身大红嫁衣的女子惊恐地看着眼前五大三粗的几名黑衣汉子,娇小的身子瑟瑟发抖。

“你……你们不要过来,我……我可是要成为王妃的人!”

“呵!”闻言,几名黑衣人不约而同的嗤笑了一声,其中一名额头上有一道刀疤的汉子逼近了兰诺,一脸淫笑。

“王妃?就算是王妃那也是废物王妃吧?哈哈,小美人,你要知道,你嫁的人可是‘天翎国之耻’,嫁给他,你还不如好好让大爷们爽爽呢,伺候得好了,大爷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好不好?”

那刀疤男说着伸手轻佻的抬起了兰诺的下巴,“哟,没想到你虽然是个废物,长得却是不错。”

兰诺尽力避开,娇小的脸上不断淌下泪来,“你们……你们敢碰我,我父亲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他可是当朝大将军,还有王爷……王爷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哈哈,没想到鼎鼎大名的废物三小姐这么天真呢!”那刀疤男笑得更为放肆,“你不会以为你的废物名头只是叫着玩玩吧?又或者你认为那个耻辱王爷的废物名头只是叫着玩玩儿?”

兰诺咬着牙,“你们在光天化日强抢民女,总有人会给我做主的!”

闻言,几个人都笑了,刀疤男也懒得再和兰诺解释什么,猛地扯下了她的腰带,道:“还真是够蠢,难怪会落得这般田地!”

其他几人也欺了过去,围着兰诺,嘴里说着一些不干不净的话,还不时发出淫邪的笑声,开始动手动脚。

兰诺羞耻地咬着牙,趁那刀疤男不注意,猛地一口咬在了他的手上,鲜红的血滴滴的渗了出来,刀疤男吃痛,顺手一巴掌扇在兰诺脸上,“你这个臭婊子,不想要命了,敢咬老子!”

兰诺的脸瞬间肿得老高,但也因为这一巴掌,娇小的身子被扇飞了出去,眼看那几名汉子又欺了过来,兰诺顾不得疼痛,迅速爬起来向不远处的小河跑去。

女儿家,名节最为重要,宁可死不可失贞洁,看着眼前漆黑的河水,再看了看身后满脸狰狞逐步逼近的几名大汉,兰诺银牙紧咬,眼睛一闭猛地跳了下去。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河水猛地涌来,灌进嘴巴里,鼻子里,耳朵里,岸上似乎有人在呼喊着什么,但是兰诺已经听不到了,剧痛一阵阵刺激着心脉,身子越来越重,就要死了吗?

所以,我被人嘲笑看不起了一辈子,就要这么死了吗?

一张张面孔不断地在兰诺脑海中沉浮起来,后母、姊妹、下人、刀疤男……一个个对她冷眼相待,甚至父亲,也都对她不屑一顾!

恨!她好恨!她不甘心!如果有来世,她就算粉身碎骨,也定要拉着所有对不起她的人一起下地狱!

意识渐渐模糊,终于归于虚无……

我这是……死了吗?

兰诺头重脚轻,那一声爆炸的轰鸣至今在耳畔萦绕,该死的,她终究还是失败了吗?

她记得,一枚炸弹就在距离她不足三公分的地方爆炸了,那可是GBU-43巨型空炸弹,论威力在炸弹榜上不排第一也排前三,她现在,该是尸骨无存了吧?

可是为什么她会感觉这么难受?喉咙堵得厉害,鼻腔也刺痛得难受,心口更像是被压上了千斤巨石,她不是死了吗?死人也会感觉到难受吗?

“就是你们掳走了本王未过门的王妃?还害死了她?”

是谁在说话?兰诺用力的挣扎着,想要睁眼看看,却发现无论她怎么使劲,一切都是徒劳的。

“你就是那个废物王爷?天翎国之耻?”

这又是谁在说话?为什么她会感觉这个声音有点熟悉并且那么让她愤怒呢?

“嗯!”

猛地,一阵刺痛在脑中炸裂开来,兰诺痛苦的闷哼了一声,紧接着,大量的信息涌了进来,兰诺脑袋“轰”的一声炸响,脑中慢慢变得一团空白,不知过了多久,兰诺终于清醒了过来。

就在此时,兰诺敏锐的感觉到一道劲风向着她的方向而来,带着强烈的杀气,顾不得其他,兰诺本能的翻身一滚,躲了开去,眸子瞬间睁开,透出锋锐的光芒,警惕地扫视了一圈,只是这一扫视,兰诺不禁愣在了原地。

眼前的景象是什么?

演戏?可是这血腥味未免太真实了吧!火拼?那这些人为了掩饰身份竟然穿上古装也真是够拼的!

兰诺眸子再扫,看向了她原本躺着的地方,半截剑刃插在地上,留在土地外面的部分折射出�人的寒光,看起来,她似乎是遭了池鱼之殃的样子?

第二章 雷人异界

就在兰诺还有点晕菜没怎么搞清楚状况之时,那打得难分难解的两队人马突然同时停了下来,一个个面色怪异的看着兰诺。

此时,一名坐在特制轮椅上的男子慢慢移向了兰诺,“三小姐,你没事?”

兰诺打量了那男子几眼,剑眉星目,唇红齿白,少见的极品美男!然而,兰诺还没来得及感叹,脑海中突然冒出了几个字眼,北慕寒,王爷,天翎国之耻,她的未婚夫!

卧槽!兰诺差点没爆了粗口,什么情况啊这是!

用力敲了敲脑袋,兰诺一低头,却见到了自己的着装,这是……嫁衣?!脑海中瞬间闪过被扯掉腰带的画面,被抢亲的画面,被逼着上花轿的画面。

兰诺一惊,猛地跑到小河边上,看着自己倒映在水中的影子,再一次的,兰诺感觉自己的智商不够用了,水中的人儿长发飘飘、明眸皓齿,尼玛这谁啊这是?

而北慕寒见到兰诺又往小河边冲,立刻伸手拉住,“三小姐……”却只是拉着了兰诺的衣衫。

只好示意着随行的小厮过去阻拦兰诺。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稳住心神,兰诺眉头皱了皱,整理着脑中的信息,如果不出意外,自己这种情况应该叫做――穿越!

懒得理会北慕寒,兰诺径直走到了刀疤男几人身边,冷冷道:“就是你们害死我的?”

刀疤男和身旁几人对视一眼,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一脸淫贱地看着兰诺,“三小姐,莫非这是想通了愿意跟着哥几个所以自己送上门来?不过你那问话就显得太过奇怪了,你看,你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嘛!”

兰诺狭长的眸子中泛过一丝冷光,“看来是了,既然如此,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兰诺说着右脚猛地抬起,一脚踢在刀疤男的子孙后代上,同时左肘用力,刀疤男右侧的一个男人瞬间被撞飞了出去,不待那几名汉子反应过来。

兰诺再次飞身而上,一连数个连环踢,不多时,前一刻还得意洋洋的几名汉子现在全部躺在地上哀嚎,那名刀疤男更甚,捂住子孙后代痛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兰诺还想上前,身上却传来一阵虚弱感,脑中一阵阵眩晕,兰诺不得已蹲下身来,单手撑在地上,额头上有冷汗滴落下来。

失算了,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弱了,根本经不起她这番折腾!然而她的这番折腾,早已让所有人看直了眼,这还是那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三小姐吗?怎么会这么厉害?

不远处,轮椅上的北慕寒眸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

趁你病,要你命,抓住匪徒更为重要!北慕寒的侍卫秉着先进的职业操守,率先收起心中的疑惑,一拥而上,将刀疤男几人扣押了起来,跪倒在北慕寒面前,道:“王爷,抢亲的贼人都已经抓到了,请王爷发落。”

北慕寒点点头,“带回王府先关押起来,本王还要好好审问!”接着看向兰诺道:“三小姐,你还好吗?需不需要我让人抬一座轿撵过来?”

兰诺冷冷地扫了北慕寒一眼,“你就是那个废物王爷?传说中的天翎国之耻?”

闻言,北慕寒面色一寒,虽然这是谁都知道的事,但当着他的面这么肆无忌惮地说出来,这还是第一次,“三小姐什么意思?”

兰诺冷冷一笑,“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像王爷这样的人没资格娶我。”

“放肆!”见状,王爷身边的亲卫立刻出声怒斥道:“你一个没法修炼的废物竟敢嘲笑当朝王爷?不想要命了是吗?”

兰诺冷冷地看着那说话之人,“我和他,到底谁是废物,你应该心知肚明吧?”

那亲卫一滞,却是色厉内荏道:“不管怎么说,他是王爷,就是比你尊贵,你以下犯上,就是该死!”

兰诺不屑的勾起唇角,“仗势欺人的东西!”

“你!”那亲卫终于是被兰诺噎得说不出话来。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北慕寒脸色阴鸷,冷冷地看着兰诺,“不错,本王就是那个废物王爷,也是那个传说中的天翎国之耻,你说仗势欺人,那本王就将这个罪名落实,本王倒要看看,你这个自诩不是废物的人能有多大能耐,来人,给本王把这个女人绑了,押回王府成亲!”

“是!”立刻有侍卫领命靠近兰诺,兰诺因为刚才过度用力几乎动弹不得,只能冷冷地看着北慕寒,“你无耻!”

北慕寒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你还会看到更无耻的地方的!”语罢转身而去。

兰诺冷眼看着几名侍卫将自己双手倒背绑在一起,恨恨地咬了咬牙,却也没有反抗,不是不想,而是她实在没有力气了。

兰诺之前被抢亲之后着实被那几个匪徒带得有些远,是以,众人一路马不停蹄,连赶了两个时辰这才到了寒王府的门口,北慕寒冷眼看着兰诺,“你最好老实一点,我不希望成亲的时候还需要绑着你!”

兰诺冷冷一笑,狭长的眸子弯起动人的弧度,“你觉得,你真的绑得住我吗?”

第三章 辱骂皇帝

话毕,不等北慕寒有所反应,兰诺脚尖轻点,猛地向着北慕寒的方向扑了过去。她计算过了,虽然经过这两个时辰的缓冲她的体力恢复了不少,但若是借此想要逃出去,却是有些难度,同样的错误她不能犯两次!

是以,挟持北慕寒,让他带自己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众人根本没料到兰诺能够挣脱绑住她的绳索,等他们反应过来,兰诺的右手已经快要扣在北慕寒的肩膀上,想要救援也是为时已晚。

然而就在此时,兰诺突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铺面而来,她全身血液瞬间凝固,几乎动弹不得!

还不待她感应清楚这股压力的来源,身上却是骤然一轻,兰诺的身体瞬间失控,惯性地朝着地面扑去……

众人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皆是愣了片刻,然后哄堂大笑起来,在他们看来,显然是兰诺自己重心不稳,接着摔倒在了地上。

“不愧是我大天翎国赫赫有名的废物,哇哈哈,笑死我了。”

“就是说,啧啧,这一嘴的狗啃泥,摔得还真是华丽!”

“……”

兰诺面色冰冷的趴在地上,门牙触地的感觉令她几欲抓狂,该死,到底是谁在算计她?!

“三小姐行此大礼,却未免有失诚意,”北慕寒面无表情,淡淡地看着兰诺,“来人,把她带下去,准备婚礼!”

最后几个字北慕寒咬得极重,兰诺面色更加难看,抬眸狠狠地瞪了北慕寒一眼,兰诺正欲开口,却猛然发现北慕寒指尖微不可查地收了收。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兰诺眼神一凝,再次看向北慕寒的眸中闪过一丝精光。这一次,却是她运起了相术在查看北慕寒的命相。

兰诺身为二十一世纪奇门女特工,相术只是现代奇门百术中最普通的一种,然而不过片刻,兰诺却是骇然的发现,自己的相术,失灵了!

她丝毫看不清北慕寒的命相!

不待兰诺细想,两个丫鬟已经走了出来,架着她往王府内而去。兰诺还欲细看,一阵强烈的眩晕却猛地从脑海中传了出来,与此同时,兰诺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

这是运过相术后的反噬!

兰诺脸色大变,竭力维持着脑中最后一丝清明让自己不至于晕过去,心底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她根本就没看到北慕寒的命相,却同样引来了反噬,这说明:这个被世人认定为废物的残废王爷,一定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一路被丫鬟带到了内堂,两个嬷嬷走了进来,扔给兰诺一套新嫁衣,要她换上,兰诺因为跳过河。

身上确实湿哒哒地极为难受,因而也没有反对,难得配合地换好了衣裳。

此时,就见一个姿态高贵衣着华贵的嬷嬷走了进来,她斜睨了兰诺一眼,一脸的厌恶。版权163woman.com

“废物,这是你配穿的衣服么,”接着伸手指了指身后的两个丫鬟道:“你们,去给我把她这衣服扒下来,她只配穿这个。”

那嬷嬷说着扬了扬手中一套看起来明显色泽要暗淡得多,做工也要粗糙得多的嫁衣。

兰诺眉头皱了皱,依靠原主不多的见识,兰诺猜测出这应该是宫里来的皇家嬷嬷,只是她这般作为,未免太嚣张了,再怎么说,这也是寒王府!

两个丫鬟走到了兰诺面前,也不说话,直接伸手就开始解兰诺的衣服,兰诺眉头一拧,侧身避开了那两个丫鬟的手,冷冷道:“滚开!”

那皇家嬷嬷冷笑一声,怒目圆睁,“哟,小蹄子脾气还不小,看来是嬷嬷我今儿个太温柔,没给你点颜色瞧瞧!”

说着大手抡得浑圆,呼啦啦就对着兰诺扇了过来,兰诺眼神一凝,猛地扣住了那嬷嬷的手腕,右手顺势向后一拉,兰诺左右两侧那两丫鬟避之不及,被狠狠地撞了出去。

兰诺身体向后一转,那嬷嬷的左手顿时被反拧了一圈,骨头脱臼的声音清晰的传了出来。

“啊!”那嬷嬷发出一声惨叫,脸色惨白的倒在地上,却是疼得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兰诺转过身来,睥睨着地上那前一刻还在趾高气扬的皇室嬷嬷,冷声道:“再敢在我面前嚣张,可就不是一条胳膊这么简单了!”

“三小姐,吉时到了,跟我走吧。”此时,一个侍女突然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房间内的状况,面无表情,淡淡地对着兰诺开口。

兰诺眉头挑了挑,“我如果说不呢?”

“那请恕凛梅得罪了!”随着凛梅话音落下,兰诺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身子猛地一重,整个人却是瞬间被定在了原地,连话也说不出,只能恨恨地盯着凛梅。

千面狂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千面狂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地坛庙会:庆祝第4715个农历新年

    天子拜地神远古为农耕乾隆兼祭祖百官呼礼成华语智库(微信:huayujunshi)中国人最重视的节日莫过于农历春节,欢度春节的主要方式之一,是冒着严寒逛庙会。历史学家、民俗学家和考古学家倾向认为,中国的农历年起始于公元前2697年(黄帝元年)。据此推算,2018年应当是第4715个农历年和第393个狗年。至于欢度春节的习俗,普遍接受的说法是,始于4000多年前的尧舜时期。据说,公元前2000多年的某一天,舜即天子位,带领部属祭拜天地。从此,人们就把这一天当作岁首,后来称之为元日,再后来称之为春节。

  • 年下串亲戚,吃饭和压岁钱才是重头戏丨豫记

    串亲戚,在中国,无论东西南北,应是春节期间最大的民俗了。有的地方叫“走亲戚”或“瞧亲戚”。但我觉得还是叫“串”的好,一是乡土味很浓,二是“串”更形象,正如一个人一家家地走过瞧过,三是比“走”、“瞧”显得更有亲情味,由于“串”在古时就有“亲近”的意思,如“亲串”、“戚串”等。赵呆子丨文豫记微信号:hnyuji二舅家的菜和三舅的压岁钱是我串亲戚最主要的目的串亲戚算是小孩子们的最爱。小时候家家户户都是缺吃少穿的,串亲戚正好可以大快朵颐,另外,见了长辈的,还能得到压岁钱。但小孩子串亲戚也有自己的偏爱,比

  • 怀念小时候的年味,你还记得多少?

    小时候,总盼着过年因为过年的时候不仅有快乐的假期还有吃不完的零食和美美的新衣服最重要的是:有大大的红包(虽然从来都是上缴给爸妈的)那时候,迫切地想着过年总会每天数着日子每每烦着母亲母亲总是笑着说“快了,快了还几天就到了~”那时候,放寒假了孩子们不用上补习班也没有写不完的作业没有WiFi、没有电脑有的只是在一块疯玩放烟花、打炮竹淘气的男孩子爱打陀螺活泼的女孩子喜欢跳房子,踢毽子那些童年的记忆依然历历在目喝过腊八粥吃完地灶糖过年,就要开始了年味也越来越浓了男孩子们开始放炮竹了女孩子们吓得捂着耳朵心慌

  • 润物甘霖,今日雨水

    今日,我们迎来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2个节气——雨水。位于每年正月十五前后(公历2月18-20日),太阳到达黄经330°。雨水和谷雨、小雪、大雪一样,都是反映降水现象的节气。这天通常出嫁的女儿要回家探望父母,要给母亲送一段红绸和炖一罐肉。雨水·三候獭祭鱼雨水之日“獭祭鱼”,獭,水獭,又名水狗,鱼感水暖上游,水獭捕食,往往吃两口就扔于岸上,古人认为是陈列祭水。候雁北雨水后五日,“候雁北”,雁为知时之鸟,热归塞北,寒去江南,它感知到春信,即刻北飞。草木萌动再五日,“草木萌动”,雨媚风娇中,莺飞草长了。

  • 【年味】春节走亲访友,这些老规矩你都知道吗?别犯了禁忌!

    在喜气洋洋,欢乐祥和的春节里,走亲访友、亲朋相聚是必不可少的活动。礼节是一个人立世社交的基础。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无论时代怎么变迁,有些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是中华文明的精华,不能丢。小编提醒,春节走亲访友吃饭时,这些规矩和礼仪一定要注意!吃鱼不能说“翻”——翻鱼和翻船同音。应该把鱼从头开始倒转一面,叫做“掉头”,表示安全回来的意思。家里来客人了,添饭时一定不能说:还要饭吗?——客人走后家里大人肯定要一通数落你!说过多少次添饭添饭,你才要饭的呢!不许用筷子敲盘碗——大人会说你像什么样子!乞丐吗?过

  • 中国|阿尔贝蒂

    ∞《中国在微笑》,2009河北教育出版社|伊比利亚文丛中国用各种各样的颜色在薄薄的纸张或者闪光的丝绸上,我只见过你的画家们用纤细的画笔描绘你朦胧的形象。我所了解的你只是在书法家的颤抖中:一个植物标本,一个花的长廊。你对我总是美丽的。你的诗人们,无论是僧侣、朝臣或武士,每日清晨,用阳光将你浇灌,你隐蔽的城市,沐浴着雪白的碧桃,将那瓷器的娇嫩展现在我眼前。我原以为你是围墙圈起来的天堂,爱的笼子,在歌的湖面上荡漾,在碧绿与蔚蓝的屋顶悬挂着巨龙金色的纱帐。我原以为你是一个平静的粮仓,洁白精细的蔬菜在园内

  • 【二十四节气】关于雨水

    关注我们雨水,是二十四节气之中的第2个节气,位于每年正月十五前后是反映降水现象的节气。中国节气雨水节气意味着进入气象意义的春天。雨水节气的涵义是降雨开始,雨量渐增,在二十四节气的起源地黄河流域,雨水之前天气寒冷,但见雪花纷飞,难闻雨声淅沥;雨水之后气温一般可升至0℃以上,雪渐少而雨渐多。可是在气候温暖的南方地区,即使隆冬时节,降雨也不罕见。雨水后,春风送暖,致病的细菌、病毒易随风传播,故春季传染病常易暴发流行感冒。每个人应该保护好自己,注意锻炼身体,增强抵抗力,预防疾病的发生。雨水节气中,地湿之

  • 让步,是尊重,更是涵养

    新年快乐父亲要儿子上街买酒菜招待客人,却久久不见儿子回来。父亲便上街找人,看到儿子正跟人僵持。儿子对父亲说:“这个人不肯让路,我就跟他对着,看谁让谁!”父亲怒气冲冲地说:“你先拿酒菜回去,让我跟他对着,看谁让谁!”一步不让就是胜吗?儿子不让,客人等不到饭吃,是一输;父亲不让,客人没有主人招呼,是二输;父子皆不让,失去教导儿子谦让的良机,是三输。一步不让,全盘皆输。一个人,如果不知道让步,大多是心胸狭隘的人,也是不可与之深交的人。试问,一个喜欢斤斤计较的人,怎么值得你对他掏心掏肺?有些人,年龄不小

  • 正月初四接灶神

    免责声明:凡经注明文章来源的作品,系本公众号通过网络渠道转载,为网络信息非商业目的分享用,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者证明其信息的真实性,转载作品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著作权人如不愿意在本公众号发表内容,请通过咨询电话或咨询及时通知我方,收到即予删除。凡著作权人认为注明来源有误或转载未注明来源,请及时通知我方,予以核对纠正!

  • 【早安·童诗 】Vol.51|会飞的花朵

    阅读巴学园会飞的花朵作者:金波朗读:葛丽梅配乐:儿时的夏日蝴蝶,蝴蝶,你飞过田野,飞过山冈,在我们春天的土地上,到处有鲜花开放。红的花,黄的花,紫的花,汇成了鲜花的海洋,蝴蝶从这里飞过,张开了五颜六色的翅膀。蝴蝶,蝴蝶,你像会飞的花朵,你飞呀飞,飞向远方,远方也是鲜花的海洋……▎作者简介金波,出生于1935年,原名王金波。河北冀州市人。196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历任首都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家协会理事、儿童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出版了童话集、散文集、诗歌集、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