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绝代宠妃 大结局

2017/12/3 7:53:44 来源:网络 []
书名:绝代宠妃
第1章 作品的简短介绍

我常常在想,若是没有与你相遇,我会不会爱上别人。163女性网可是现在我明白了,在遇见你之前的二十二年我所付出的努力,皆是为遇见你的那一刻而做的准备。翎儿,梧惜,吾之所惜。——尉迟玦

“我从小到大都对感情的事情懵懵懂懂,直至今日,我才明白母亲为何没有得到属于她的幸福。其实,若是想幸福,是那么简单,只要守住心,只要守住心就好了。直到遇见最爱自己、最能够在身边守护自己的那个人,然后将整颗心完整的交给他,这样就好了。”——颜少凌

被作为丞相的父亲流放江东多年来不闻不问的颜少凌是丞相老爹唯一的女儿,可是她却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千琉王朝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机构‘暗夜’的少主。

而他,不仅是江湖上让人闻名色变的风月公子,更是整个千琉王朝身份尊贵可却臭名昭著的王爷。绝代宠妃 大结局

本来风月阁的他与暗夜的她被两人的母亲约定,若是都生男便为兄弟,一男一女便成亲,她的母亲迟了他母亲七年才生下了孩子,可偏偏恰好是个女孩。阴差阳错,他得着机会与她解除了婚约,也娶到了中意的女子,可是后来,竟然发现这个让他常常怀疑常常感到意外的丞相之女竟然就是被自己拒绝过的暗夜少主……

他们的爱情没有轰轰烈烈,却也不算平淡如水。他虽冷漠孤僻可心里却也时常感到寂寞,后来才明白,原来最适合他的人会在最合适的时候出现,他才不会这样孤独一生。

她看似杀伐决断其实却充满了柔情,年少的她还未及笄便喜欢上了谪仙般的风月公子,可是当她鼓起勇气说出来的时候却被残忍的拒绝,到最后才发现,命中注定的便是逃都逃不掉。

原来因为被喜欢的人拒绝而没有勇气再去主动喜欢别人因此让他费尽心思的那个小丫头,是他一手造成的…

或许,他也后悔,为何他没有早一些遇到她?

这个故事是她与他的故事,在经历了一切之后两个人终于明白相爱其实没有太难,只要相信对方、忠诚与对方,幸福就是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一直一直走下去。

第2章 江东

红漆均匀涂抹的大门,金色的搭扣镶嵌其中,闪闪发亮。江东大家颜府的别院中,竟然植满了殷红的红梅,正是隆冬,那红梅一枝枝姹紫嫣红,开的正值娇艳。绝代宠妃 大结局

颜少凌从屋子里走出来,伸手摸了摸枝头绽放的花朵,叹了一口气。那股热气遇到空气变成一道白白的雾气,很快的升腾又在空中消失不见。身边的丫鬟初夏为她整理好披风上的带子,轻言道:“小姐,这么冷的天,还是快回屋子里吧,红梅是好看,可是为了赏梅冻坏了身子便是得不偿失了。”

女子听了这话,收回了被冻的有些冰凉的手,不由的咳了几声,“红梅再好,也只愿在冰天雪地中开放,若是没有赏识的人冒着寒冷来观赏,纵然千娇百媚也终无人所知。”

初夏倒似乎是没有注意她的话语,只听到了风雪中也未曾遮掩住的咳嗽声。“呀,小姐,怎么这又开始咳起来了,前日霍神医刚为小姐把脉还说这病是快好了呢。”

女子的声音有些疲惫,“纵然霍无边是神医,可病去如抽丝,他也不能立马就治好了啊。163女性网

原来她的心境也亦如严寒中的冬梅一般孤冷。

初夏撅着嘴,孩子气十足道:“可是,只要小姐少做些劳神的事情,多笑笑,这病便是没有神医也能根除啦。可是小姐偏偏从不听旁人的话,这么大冷天还要出来赏梅。”

江东的冬日极长,常常是十月份就已经冰冻三尺,一直到次年的四月份才能看到冰雪融化,因此在江东地区的梅花花期也比其它地方来的长些。

每到这段日子,大雪封路,贸易往来也变的稀少,常常静的像一座无人居住的城。可是江东宏宇一带却依旧热闹非凡,有冬日的集市贩卖各种兽皮珠宝,也有小贩做些热热的小吃在街边贩卖,一些冬日的农产品新鲜的将要滴出水来,江东宏宇一带的百姓喜欢每日都在集市闲逛,妇女会买了最新鲜的食材,然后傍晚的时候为外出的丈夫做上一顿丰盛的晚餐,男子们也乐的愿意露出骄傲的表情和同伴分谈论前一天晚上自家享用的饭菜;江东宏宇的少女们不像别的地方一样被限制外出,她们可以自由的在街市上闲逛,还可以买自己中意的饰品。

冬日的天气并不能阻碍她们的生活,更不能阻碍她们闲时坐在街边的小木桌边捧着一碗热热的‘红梅羮’暖着身子说闲话。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红梅羮是江东的一道特色汤品,以甜味为主酸味为辅,所用食材均是冬日容易得到的,更能养颜护身,是女孩子们钟爱的一道美食。由于制作简单,又是街边小贩常常拿出来赚钱的宝贝。宏宇一带家中妇女最有制作红梅羮的秘方,在饭后为家人端上一盏红梅羮,在羹汤的酸甜中除了饭菜的油腻,暖了身心,人自然感觉舒爽。

颜少凌由于身体的缘故不是太长出门,但颜家在江东可谓是众所周知。

谁都知道颜家曾经被京都贬至江东的事情,可是奇怪的是被贬并没有让颜家从此一蹶不振,反倒在江东经商有道重新积累起雄厚的家底转而欣欣向荣起来。跟其妙的是颜家的独子后来竟然被皇帝请到京都去做了一朝丞相,因为此事,颜家在江东变的更加家喻户晓。

红梅丛中的女子一身暖杏色的衣衫,她脸颊微侧,长长的睫毛轻垂,开口道:“明日便是爹爹让我们起身的日子了吧?”手指上的雪花停了那么一瞬,然后缓缓融成雪水,“江东再好,也终归留不住人。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初夏看到面前的人,一个侧脸便精致无暇浑然天成,美的让她都不由的想多看几眼,“相爷说京都很繁华,也有各种有名的大夫可以治小姐的病,小姐这么总病下去也总归不是事儿。相爷愿意将小姐接到京都也好,毕竟京都那样繁华,小姐很小的时候便离开了,恐怕对京都的记忆也不多吧?再说,相爷该也是担心小姐快到了出阁的年龄,可是病中也不能为小姐挑选夫婿,总归……”

“好了,我知道了。”颜少凌打断了初夏的话,心中自是明白老爹心中所想。颜家一向重男轻女,可喜的是颜家确实也是男儿居多,她的大哥从商走贸易,二哥在朝廷中做一个教闲散的文官,而三哥则是个将军。父亲此举说是替她治病,其实不如说是想借此机会将她送入皇宫以铺平他升官的道路。

颜少凌觉得颜家对女人一向不看重,只有她的哥哥们还算护着她,这些年来让她住在远离上京的江东,虽然远离亲人可终究是没有吃太多的苦。

她苦笑。江东女子对自己的婚嫁有自主权,常常是在冬梅节,女子在头上别一只红梅,看上了心仪的男子便将发间的红梅送给他,表示好感,可以进一步发展。多数江东女子性情温良却不失生机,男子体恤妻子责任感极强,在冬梅节上有所表示的人多数成就了美满的家庭。可是京都却不是这样。

颜少凌知道,终有一日父亲会找到理由让她离开江东到京都去,她也知道,所谓的身体不适也不能永远被当作挡箭牌成为她不去京都的理由。

维和姨娘没有去世的时候,曾经带她去看过江东特有的冬梅节,所谓的冬梅节也不过是为女子表达心意提供一个场合,多数女子早就看上了某个男子,只等着冬梅节表露心迹。颜少凌从没觉得有个动作被女子做出来显得那样美,轻抬皓腕,芊芊手指绕过乌黑的秀发,捏住红梅的细枝,眼神暖暖的,眉眼在冰雪中灵动,也是暖的,最终将那支红梅送给心爱的人,好像故事就该那么圆满。

她当时看的眼睛都直了,对那女子既喜欢又羡慕。

而她想要的将来也是那样子,平淡而美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日出而耕日落而息。可是作为颜家的女儿,终是没有那一天。江东的一切,包括曾经的温馨与平静,终究都不是属于她的,这些她早就知道的,而她,这么多年来也准备好了。

颜少凌的思绪最终还是被初夏打断。“小姐,初夏觉得老爷要你去京都是好的,不管是不是要为你治病,老爷是在乎你这个女儿的,老爷该是也要为小姐在京都办及笄礼呢。”

她无可奈何,初夏这丫头从很早就开始在她的身边服侍,在江东的生活又是单纯的不得了,到现在思想还像是个孩子一样。不过她倒觉得初夏在她身边不像是个丫鬟,更像是她妹妹,她想要尽力保护的妹妹。京都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至少对她来说,像一个强迫她向命运低头的牢笼。

她抚了抚初夏的头发,打趣道:“是啊,到京城给我们初夏寻个好人家。”

初夏闻言脸颊红了红,“小姐别拿初夏逗趣了,要开始准备去京都要带的东西了。”

江东的雪总是绵延不断,有时积雪可以埋没人的膝盖,去京都的路要走二十天还多,如果加上积雪的话就将近一个月了,这也算得上是一段比较长的路程。

该离开了,江东的生活之于她,似真似幻,像一个美好的梦,可是梦境再美好,也有醒来的那一天。

浣花亭。

一白衣女子背靠一块青色的墓碑,清风吹过,女子衣衫上的丝條徐徐的飞到空中,将那抹小小的身影平添了几分风姿。

“娘,”她喃喃自语,“女儿就要去京都了,就要见到爹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没有太多的期待。他大概也是不在乎我这个女儿的吧…。。”

“娘,”她的眼睛缓缓的眨动,从眼角渗出一滴泪来。“女儿要去京都,去帮您完成愿望,更要弄清楚多年前江东水灾的真相。那个爹,我觉得已经不在乎了。”

女子似乎是有些累了,她阖上眼眸,手指轻轻的触摸墓碑上的刻纹。

“少主,时辰到了,走吧。”一蓝衫男子走过来,站到女子的身边。

这男子面容并不能让人一眼就觉得惊艳,可是却刚毅中透着些温文儒雅的气息,举手投足皆带着那么一股子的文雅。虽然年少,眉宇间却有着一丝的锐气。

女子抬头,清冷的面容上带着薄薄的哀伤,“霍无边,你说父亲是不是真心唤我回去?”

男子微微皱眉,却也不想欺骗女子,缓缓道:“根据收集来的资料,京都关于颜相爷有意让唯一的女儿入宫的传言已经遍及大街小巷了。听说皇上对此还没有明确的表明态度,可是很多时候却像是默认了一般。少主,此去定不会平淡,该有风浪了。”

女子垂下眼睑,冷笑了一声,“真心,我本就不求他能有什么真心的。”她的神色渐渐恢复了清明,平平淡淡再也看不出情绪的起伏。

“入宫?听起来挺有趣,那便去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

第3章 初见

颜少凌上京都的路很遥远,她整理了很少的行李,带了细软纹银等财物,留下了管家和家丁料理江东的宅子,只带着初夏与几个护院便出发了。

马车里炉子烧的旺盛,隔绝了外界的寒冷,可是颜少凌的身体似乎并没有丝毫的好转,让初夏很是担心,常常叫了霍无边来把脉,可是药喝了不少,都没什么大的成效。

初夏不知道的是,在屋子里,前来把脉的霍无边是在和颜少凌进行像这样的对话。

“少主,您上京都以后这病可能就瞒不住了,若是有大夫查出您的病是刻意为之,可如何是好?”

颜少凌思考了一下,“我虽不知为何即使我多年缠绵病榻身患疾病的消息已经传到了父亲的耳朵里他也依旧要我去京都,不过没关系,我到了京都会换别的药,这个你不用担心。又或许到了京都就没必要继续装病了。”她又轻笑,“倒是耽误了你神医的名声,传出去你竟还有治不好的病。”

霍无边苦笑一声,“天下治不好的病是在是多了。少主其实不用一直病着,暗夜的幽冥军您可以随时支配,想离开这地方摆脱这个身份,也是轻而易举的。”

“我不能为了自己让暗夜曝光于世人,那样未免太自私,母亲把暗夜交给我,我就不能将她的心血付之东流。风月阁最近有动静么?听说最近风月阁的人表现出对我很感兴趣的样子,他们的情报网在查到底暗夜现在谁是掌权人呢。”

霍无边从袖子中取出几张纸递给她,将桌上的蜡烛挑亮了些,言道:“风月阁本事再大也不会威胁到我们,像我们的人查不到风月阁少主是谁一样,掌权人的信息是全部封闭的,他们风月阁的人也没有那么容易就查到我们。”

“那倒也是,我们接单杀人在暗处,和他们风月阁建镖局卖情报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冲突,白天和黑夜并肩存在,也从未冲突过。只要他们不过分,我们自也不会去招惹他们。不过有些事情该知道的迟早会知道,风月阁阁主也算是个有本事的人。”

两人说话的时候身边的侍从常常不多,而那几个不多的侍从往往也是暗夜的成员易容而来的。就这样,两人以看病为借口,维持着暗夜组织日常的往来,没有人知道江湖上神秘的暗杀组织暗夜的少主竟然是一介女流。

“小姐,前面有家客栈,咱们也连着走了好几天了,不如停下来歇歇吧。”初夏笑盈盈的跑过来,脸上红扑扑的,不知是太激动还是被冻的。

颜少凌将手中的书本放下,看初夏乐呵呵的拿走了书,道:“前面的客栈有人去看过了,说是方圆百里唯一的一家客栈,我们不住也不行啊,马和人都经不起这样的连夜赶路。”

初夏笑道:“就是啊,吃了这么多天的干粮,再不吃点好的饭菜,小姐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是初夏不想吃干粮了吧。”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和初夏在一起的时候就觉得很开心,好像忘记了一切,连思想都不由变得单纯起来了。

这里,已经接近京都了吧。她在马车里易了容,让自己看起来平平凡凡的像是个路人。她知道即便是这样,父亲还是会有将她送进宫的念头,可是,颜家的女儿就注定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么?她对着铜镜,看着镜中的人,的确平凡。是不是人越平凡就越不容易受到伤害呢?

“小姐,你这是在干嘛。”进来叫她出去的初夏吓了一跳,“若不是平时和小姐呆的久了,还真以为面前的人是个陌生人呢。”

“父亲有十二年没有见到我了吧,相信他不会对我这个女儿的容貌要求太高了,这样便是随了他的愿。”她毫不在意。

初夏倒是有些愤愤不平,“小姐这真是暴殄天物,若是初夏长的像小姐一样漂亮,定会把自己打扮的更好看然后展示给别人呢。”

颜少凌看着初夏的圆圆脸和撅起的红嘴唇,好笑的说:“初夏这么可爱的女孩子,难不成还担心没人要?长相又不是女人一辈子的唯一出路,若我是男子倒情愿娶个初夏这么可爱又能干的老婆呢。”

初夏又红了脸,掀开马车的帘子,“小姐快下车吧。”

“咳咳…”遇到冷空气,颜少凌不自觉的咳了几下,这几天已经临近京都,她换了平日吃的药。现在用的是暗夜组织的一种秘药,只会让人的各种症状看起来像是咳症,脉象也会随之改变,对人体的伤害不大也不易察觉。倒是这药比较难求。

她的想法是这样的:颜家再需要人,也不会狠心牺牲已经得了重病况且姿色欠缺的女儿吧,即使父亲能狠下心那宫中和皇帝自也不需要一个身体不好的后妃。

最重要的是朝中定然有许多人不希望丞相的势力延展到后宫,如若那般,权势滔天的丞相定然便没有了做不成的事。还有皇帝,皇帝定也想制约丞相的势力以达到自己的皇权至上,可是这般,皇帝为何给了丞相暗示?

让她担心的只有初夏,初夏总是担心她的身体,像现在这样,每次听到她咳嗽都像是出了什么大事一样慌张。又拿了一件貂皮披风给颜少凌披上,看见她被包裹的严严实实,这才放心让她进客栈。

殊不知她其实根本就用不上那貂皮披风。

“这位客官,真的不好意思,我们这家客栈刚被一位爷包下了。”

无奈刚进店门就遇见这么尴尬的事情,初夏的小脸一下子蔫儿了,不满的说:“有你们这么做生意的么?不就是方圆百里只有你们这家客栈所以才猖狂么?我们像是住不起客栈的人么!”

店小二一脸尴尬。颜少凌开口问道:“店家,那包下客栈的人,是否能够住下所有的房间呢?”

初夏小声在一旁嘟囔,“小姐,你总是这么心平气和,我觉得根本是这店小二在瞎说,这么偏僻的地方这么大一间客栈,谁会没事包下一整间呢。”

楼上的人听到初夏的话,不由的笑了,还真是没见过世面,包下一整间客栈就是闲着没事了?只是有的人喜欢冷清而已。

店小二有些犹豫,看到她们两个弱女子带了几个下人在这偏僻的地方,若是没有地方住,那该多难过啊。

颜少凌看店小二迟迟不开口,正想开口,不由的又是一阵咳嗽。初夏着急道:“要不就跟那个包下客栈的人商量一下,我家小姐身子不好,不能一直住在马车里的。”

“就让她们住下吧。”楼上的人终于开口,然后走下来。

颜少凌不禁和初夏一起打量起那个男子,那男子淡淡的眉眼,看起来很斯文。旁边跟着一个小厮,看着她打量自己家公子,心中好生不满。“我家公子都允许你们入住了,还看我家公子干嘛。”

初夏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想了些什么,又抬起头,“怎么,你和你家公子不是也在看我们吗?若是你不先看别人,怎么知道别人在看你啊。”

颜少凌微笑,初夏这鬼丫头,然后才意识到刚刚自己也在打量那个人,于是便说:“那小女便谢谢公子肯为我们腾出房间了。”

“不必谢,其实我们也住不了那么多房间,只是不喜欢吵闹罢了。在下顾安明。”男子自报姓名。

她也友好的一笑,“颜少凌。”说完又是一阵轻咳。

这咳嗽声对初夏来说必是比言语管用,她慌忙扶颜少凌坐下,又倒了茶水。“小姐,你先坐下,我马上去找霍神医来给你看看。”

顾安明接着对颜少凌道:“若是相信在下,在下可试着诊断一下”

初夏疑惑的打量了一下他,问道:“公子可懂医理?”

顾安明微微一笑道:“略懂。”

不顾颜少凌有没有答应,殷勤的挪了凳子在颜少凌身边,颜少凌想说什么,初夏迅速接道:“小姐,就让顾公子给你看看嘛,那个霍神医是什么神医啊,传言没有治不好的病,在您身边这么久,我倒觉得您的病更重了。”

伸出皓腕,才发现自己的胳膊比易容后的脸白了一些,看起来倒是突兀,心中暗叹自己的大意,看见面前的人没有什么奇怪的变化,才放了些心。她对暗夜组织的秘药是很有自信的,连名医都不会分辨出这是怎么一回事,更何况刚刚听顾安明说他只是略懂医术。

顾安明手指搭上颜少凌的脉门,触感是没有意料到的冰凉,他神色闪了闪,明明看见面前的女子穿了很厚的衣服。可是接下来,却有是有些意外。

“不知小姐得此病多久了?”看着她的眼神丝毫不遮掩那些意外。

初夏插嘴道:“有两年了,感觉总也治不好似的,药也有喝。”

顾安明有些迟疑,但是那脉象是明显的咳症,种种症状也很像,这咳症轻微的时候不易察觉让人觉得只是风寒,可是严重起来是会要人命的,再加上这病在体内时间较长,真正着手医治起来恐怕也需要一段时间回复。可是面前的人看起来安然自若,好像并不觉得自己得了什么病。可事实上这病是极其难根治的,严重可致死亡。

看见顾安明的表情,初夏有些慌乱,“我家小姐的病严重吗?”

颜少凌看着顾安明的眼睛,道:“谢谢公子了,我自己的病自己心里清楚,公子便不用说出来了。”

顾安明看着眼前的女子,相貌平平却让他感觉有种不一样的感觉在里面。木槿奇怪今天公子的反常,公子平日不是这么爱管闲事的人,今天却主动管起别人的闲事来。

顾安明有些尴尬,他丝毫没看出来面前的这个女子有得重症的心态,于是随意的问道:“你们是往京都去?”

“没错,有家人在那里。”颜少凌答着。

初夏插嘴问道,“你们也是往京都去的么?”

“正是。”

听到顾安明的回答,初夏笑了笑,“那倒不如同路,我家小姐也能有个伴。”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可是公子,您还没说刚才给我家小姐把脉怎么样了呢?”

顾安明愣了愣。这时刚好霍无边进来,对初夏说:“只是风寒而已,除了药剂调理还需要注意保暖。”

初夏看见霍神医似乎没什么好心情,“你就是治不好小姐还不想让别人医治小姐,怕别人抢了你的功!”初夏认定了霍无边不是诚心给颜少凌看病,转头又问顾安明,“顾公子,您说啊,我家小姐这是怎么了。”

顾安明看向颜少凌,“霍兄说的极是,你家小姐体质偏寒,要更注重保暖才是。”

颜少凌微微一笑,似乎很满意这个答案,对初夏说:“初夏就不要操那么多心了,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加上我身体底子也不是太好,这样也正常。”

初夏这嘟着嘴这才做罢。只要是小姐说的话她都愿意听。

绝代宠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绝代宠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婚前交易:只怪娇妻太丰满15章(第15章:荡漾)

    原标题:婚前交易:只怪娇妻太丰满15章(第15章:荡漾)小说书名:婚前交易:只怪娇妻太丰满第15章:荡漾“哈,放心,办公室门锁很好,隔音很好,没有人会知道。”他凑近朱颜的耳垂,细密的亲吻着,“今天擦什么香水了,这么香,我想要你。”他赤裸而直白的话立刻引来朱颜一阵哆嗦,更加大力的挣扎,“放开我!”“兔子不吃窝边草啊,宋天磊,你可自己坏了自己这的规矩。”朱颜警告他。不过效果不大:“你可不是我这边的草,而且自投罗网的乖乖送上门的,没道理不吃是不是。”“你可真是流氓.。”“谢谢夸奖。”宋天磊还真不客气的

  • 闪婚新妻15章(第15章:欲拒还迎)

    原标题:闪婚新妻15章(第15章:欲拒还迎)小说名称:闪婚新妻第15章:欲拒还迎顾宁并没有被惊醒,当唐继轩上床,将手滑进她的睡衣,毫无阻碍的掌握她的酥胸时,顾宁醒了,可是没睁开眼睛。她继续装睡着。任凭唐继轩的手在自己身上游移。唐继轩轻轻推高她的睡衣,很快如白玉般的凝脂便出现在眼前,他爱不释手的抚摸着,继而俯下身子在她的耳畔轻语:“原来你喜欢裸睡。”然后又伸出舌头舔舐着她的耳垂。他很懂得调情的技巧,所抚摸啃咬的地方全部是她的敏感地带,如果现在还能保证镇定自若,顾宁觉得自己就可以羽化升仙了。他突然回

  • 夜来香:美人如玉15章(第15章 偶遇王局长)

    原标题:夜来香:美人如玉15章(第15章偶遇王局长)小说书名:夜来香:美人如玉第15章偶遇王局长第二天早上我就开着那辆面包车来接李小楠了,李小楠带着我逛了几个大卖场,那些名牌的西装一套动不动都上万甚至几万块,看得我只咋舌。李小楠示意我挑一件由她买单,我连连摆手。李小楠看着我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最终还是由她决定给我买了一套6000块的西装,我拿着西装站在试衣间里手都在发抖,6000块啊,操你妈的,老子穿的不是衣服,老子穿的是钱。我小心翼翼的穿上那套西装,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出了试衣间,我从没有穿过

  • 完美恋人15章(第015章 热衷斗嘴)

    原标题:完美恋人15章(第015章热衷斗嘴)小说名称:完美恋人第015章热衷斗嘴端午一过,真正意义上的夏天就到来,现在虽然已经是晚上,不过这个通风效果不是很好的房间还是像个蒸炉,所以林寻有事没事就喜欢跑到卫生间拧把毛巾擦汗,而听完采莎这番非常之诱/惑的话,林寻才刚擦好的脸又冒出颗颗汗珠,体内就像有一颗原子弹突然爆炸了般,血液都开始加速流动,更是带来了阵阵袭遍全身的灼热感。和采莎相处的这些天,林寻晚上不是玩电脑玩到自然睡,就是打地铺,并不是不敢和采莎一块睡,是担心自己睡着了会到处乱摸,摸到或凹或凸

  • 绝代狂徒15章(第十五章 姐姐漂亮)

    原标题:绝代狂徒15章(第十五章姐姐漂亮)小说名字:绝代狂徒第十五章姐姐漂亮事实上,在整个杭城的纨绔圈里,郑江枫对于慕灵犀的感情早有隐晦传闻。而刚才那一幕,傻子都能看得出来,郑江枫对慕灵犀的巴结殷勤,绝不仅仅是“合作伙伴”这么简单!金俊怕在郑江枫面前办错事情,而郑江枫当然也不愿意在慕灵犀面前落了面子!此时,正在郑江枫和金俊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之际,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有问题?”郑江枫眼角抽搐,强忍着狠狠踹金俊几脚的冲动,走到慕灵犀跟前,赔笑道:“慕总,有点小问题。”他指了指不远处叶白等人,将大致经

  • 强手至尊青云路15章(第15章 歪打正着)

    原标题:强手至尊青云路15章(第15章歪打正着)小说书名:强手至尊青云路第15章歪打正着叶天眉头紧皱,“马婧,你要干什么?”马婧粲然一笑,“没什么,我要让某些人知道我有男朋友,否则他们总会像恶心的苍蝇一样整天围在身边!”“明白了?”“越是大公司潜规则越多,你要是忍心你的女人随便被什么阿猫阿狗给潜了那你就别上来,呵呵”马婧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跟他靠的很近,几乎就要贴在他身上,所以马婧的这个特殊亲密举动让门口的一些知道她这个海龟大美女大才女的人都为之震惊!叶天再一次十分被动成为全场的焦点,他咧嘴坏笑,

  • 雪花飘舞岁月悠长15章(第十五章 谁告诉你的)

    原标题:雪花飘舞岁月悠长15章(第十五章谁告诉你的)书名:雪花飘舞岁月悠长第十五章谁告诉你的我回头看了一眼渐渐消失在大雨中的男孩清瘦背影,耸耸肩,撑着他的那把蓝格子伞,站到街边去打了一辆出租车,回金禹坤的小洋楼。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还得给他准备晚饭。下雨天街上就特别容易堵车,在回去的路上,我被堵了一个多小时,差不多快五点钟才到家。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距离他下班回家可能只剩下半个多小时了。我匆匆忙忙上楼,把身上潮哄哄的衣服换下来,然后赶紧钻进了厨房。看得出来,金禹坤对于吃是比较讲究的,我不敢拿那么简单

  • 我和美女董事长15章(第15章 一起吃饭)

    原标题:我和美女董事长15章(第15章一起吃饭)书名:我和美女董事长第15章一起吃饭张伟很感谢王炎,对她说:“下班我们一起去吃饭吧。”王炎看看何英,何英忙说:“我开车来的,可以送你们去。”王炎一听有点糊涂,他们是男女关系,怎么不一起去吃饭呢?其实她也像和张伟单独去吃饭,可是何英在这里,她不能这么讲,于是说:“何姐,我们3个一起去吃啊。”何英巴不得有这句话,看着张伟。张伟点点头:“是啊,人多热闹,今天是请客户吃饭,老板娘临阵逃脱,让我请客啊?”何英高兴地:“当然是我请客,想吃什么?”张伟:“我想去

  • 我的冰山美女上司15章(第15章 时刻都记住)

    原标题:我的冰山美女上司15章(第15章时刻都记住)小说名:我的冰山美女上司第15章时刻都记住说完后,柳月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阿峰,我上次给你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吗?”“记住了,我时刻都记住的,我绝对不和她接近,绝不对得罪她……”“很多事情有时候不是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不可能坐到绝对不接近,但是,心里一定要时刻提防,说话,做事情,要有数,有分寸,一定不要得罪她!”“嗯……我知道了,姐,这梅玲很厉害吗?好像刘飞对她很忌惮,很尊敬。”“嗯……你刚来还不了解,慢慢你就知道了,她不是一般的厉害,别看她

  • 千言万语杯莫停15章(第15章:羞辱,被拍卖了)

    原标题:千言万语杯莫停15章(第15章:羞辱,被拍卖了)小说名字:千言万语杯莫停第15章:羞辱,被拍卖了“东方烈,你放开我……”唐小可浑身发软,身体发虚,无力的拒绝道,却因为忍受不了,轻轻地闷哼了一声。“真不愧是荡、妇的女儿,果然都是一样的下贱!”东方烈冰冷嗜血的话语在唐小可的耳边响起。不是那样的……不是……唐小可想要说话,想要给自己争辩,但是她的意识却越来越模糊,头却越来越昏昏沉沉……黑暗中,唐小可梦见自己的父亲被薛碧华给杀害了,然后她还笑着对他说道,这就是你们唐家的下场!睡梦里,父亲那憔悴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