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嫡女狂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5:37: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嫡女狂妻

第001章 花痴郡主

被按在地上一身湿淋淋的云漓正皱着眉头,听着耳畔闹哄哄的声音,不由觉得自己的灌了水了头更痛了。版权163woman.com

这是什么情况?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是的,云漓亲眼看见自己飘到空中,而自己的支离破碎的尸体还躺在地面上,可是现在,她却还活着。

“呜呜呜,太子殿下,你可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声音不住的哭泣着,伴随着的是一个男人的安慰。

“放心吧,梅儿,本太子一定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的。”

太子?

这是拍戏。

“来人呐,给我把这个女人给弄醒。”

伴随着一声令下,一通冰水从云漓的头顶一冲而下,也终于让云漓从黑暗中醒了过来。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云漓唰的一声睁开的双眼,入目的是冰冷的青石板,微微抬起头看见的却是一个身穿明黄色古装衣服,留着长发带着金冠的男子此刻正怒视着自己。

他的怀里还有一个嘤嘤哭泣的女人,此刻得意挑衅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又埋入了那个男人的怀抱里。

“我好怕。”梅书影假装害怕的瑟瑟发抖。

顿时让太子楚云澜更加怜惜,抱着美人细语安慰:“别怕,有我在。”

云漓习惯性的默默将周围环境纳入了眼底,没有她想象中的拍戏,没有摄像头,有的只是一群穿古装的侍卫跟宫女嬷嬷,还有满园的鲜花。

那么她穿越了。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贱人,竟敢毒害梅儿,今日就算有母后护着你,我也一定要跟你解除婚约。”

那太子此刻用一副吃人的眼神看着她,似乎想要将她杀之而后快,云漓正有些不明所以,忽然脑子里轰的一声,涌进了很多不属于她的记忆。

里面是一个小女孩自记事起一路成长的痕迹,好像过了一辈子一样漫长,但实际上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就让云漓摸清楚了所有的事情真相。

原来她真的穿越了,还是穿越到了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架空时代东明国,而这具身体的身份是东明国凤王府的郡主凤清浅,自小因为一个传言跟太子,也就是此刻一脸厌恶的看着她的男人被圣旨赐婚,只等她明年十五岁及笄后就完婚。

却不料这个凤清浅表现的一派花痴懒惰,不学无术。这也就罢了,竟还不顾女儿家的名声,倒追起了男人,这个男人还是这个太子未婚夫的表弟,东明国护国将军的独生子赫连弄萧。一时间让太子在东明国成为了笑柄,而占着太子妃位置的凤清浅自然也被人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原文163woman.com

这不,借着皇后娘娘在宫中邀请各家千金办诗书宴的机会,可怜的凤清浅一听闻心上人也来了皇宫,心急火燎的就想要赶过去,却不料被眼前的一对狗男女唱作俱佳的合演了一出戏,就想将凤清浅这颗绊脚石给除去。

为了不给皇上留下坏印象,竟然污蔑她要毒害梅书影。

这个梅书影是太子太傅的女儿,自小就跟太子青梅竹马,对太子妃的位置觊觎已久,于是今天拉着另外两个据说是证人的大家千金就污蔑凤清浅想要毒害她。

云漓,哦不,此刻是凤清浅了。

她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意,冷冷的笑了笑。

楚云澜看着他一贯都厌恶至极的凤清浅竟然露出这样的笑容,不禁让他心里慌了一慌,那洞悉一切的眼神,好像已经看透了他心中的想法一般,让他不自在极了。

“贱人,你还不认罪吗?”他再次怒吼了一声。说明163woman.com

没错,今日他就借着这个机会,将这碍事的眼中钉除去,什么得凤者得天下,不过是个花痴的女人而已,只要她今日一死,就没有任何人再将这个花痴女人绑在他身上了。

凤清浅讽刺的重复了一句:“认罪?”

她虽然被压倒在地上,却仿佛有一身的傲骨:“我有没有罪,太子殿下想必最清楚,又何必在这里虚张声势,这时可并没有任何的观众可以欣赏太子的表演,何不直接进入主题,是杀是剐,直接开口便是。”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太子殿下怎么会污蔑你,明明是你想要将我推入水中淹死我,要不是,要不是……”梅书影呜呜的哭泣起来,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这才断断续续的说明所谓的事实真相:“要不是君王府的君若翩郡主跟想蓉妹妹及时赶到,说不定我已经遭了毒手了。”

“别怕,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的。”楚天澜顿时心疼的不行,拍着她的肩膀安慰着。

凤清浅却觉得好笑至极,要不是刚刚这个女人挑衅的眼神,说不定她也被这表演给骗了。

“我为什么要害你。原文163woman.com”凤清浅脸上带着讥讽的笑意。

“这还用说嘛?你嫉妒我,你看太子殿下钟情于我,所以就想要杀了我。”梅书影又委屈又气怒的说着,让太子更加的心疼了。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就算你害死了梅儿,我也不会喜欢你的。”楚天澜赶紧表态,递给凤清浅一个厌恶的眼神。

看来这个男人真的很讨厌她,看来凤清浅这次真的凶多吉少了,不过她发誓,要是这次她能逃离困境,一定要给这对狗男女一个教训。

她的脸顿时冷了,收了刚刚那讥讽的笑:“整个东明国的人都知道我爱慕的是赫连弄萧,怎么会去嫉妒你,要是说你爱慕赫连弄萧,我想要弄死你还有可能,你要是爱慕眼前这个人品差劲的男人,我还要放鞭炮欢迎呢?想要对付我,都不知道找一个好点的理由吗?”

“噗嗤。”一声嗤笑忽而响起,将在场的人都给吓了一跳。

楚天澜吓了一跳,这里到处都是他的人,怎么还有有外人偷窥,心头不由的捏了把冷汗,幸好刚刚他没有直接给这个女人定罪,不过到底是谁这么大胆竟然在偷听。

“谁,给本太子滚出来。”楚天澜将怀里的梅书影往边上一推,满脸凝重之色。

凤清浅亦是吃惊不少,她的敏锐性非同一般,现在竟然有这样一个躲在暗处的人存在,她竟然都没有发觉。

“抱歉抱歉,刚刚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

第002章 十八皇叔

御花园的假山上翻身跃出一个穿着青色番龙衣袍的男子。

原本正正经经的一件朝见帝王的服饰,却愣是让他穿出了洒脱不羁的味道,头发也没规规矩矩的束在头顶,而是歪歪斜斜,额前还凌乱的垂下两缕。

他的脸阳光帅气中带着不羁的放浪,明亮的眼珠子就像两颗不安分的黑珍珠,在四下滚动,姣好的脸型配上坚挺的鼻梁,薄而红艳的嘴唇此刻勾唇微笑,是个真正的美男子。

至少比楚天澜这个伪君子好看,这是凤清浅的评价。

楚天澜彻底黑了脸,却不得不见礼。

“见过十八皇叔。”

“免礼。”他随意的摆摆手,那副不在意的样子让楚天澜甚是气愤。

楚惊风却很不在意,一双黑眼珠子却很感兴趣的盯着凤清浅看。

说起凤清浅的大名,那是整个东明国都有所耳闻的,虽然这些年他都不在京城,但是凤清浅的名号他可是一早就得知的。

眼珠子继续转了转,似乎这个凤清浅跟传闻中的有些不一样。

依照他刚刚偷听来的对话,这女子不仅有胆识,而且还很聪明,特别是对楚天澜的形容,竟然说人品差劲,实在是太有趣了。

也怪他忍耐力太差,就这么给笑出了声音,不然也不会被发现他在偷看了。

微微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你继续继续。”

凤清浅看着这出现的十八皇叔似乎是不想搀和楚天澜的事情,心里暗叫糟糕。这个人物在凤清浅的记忆力是存在的,只是不太了解。只知道他是先皇最小的皇子,甚至比现在的太子还要小,楚天澜已经二十二岁了,这个十八皇叔也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而已,现在的皇帝登基之时,也许是为了避讳,所以早早的就离开了京城拜师学艺去了,不过即便是这样,他的身份地位也是不容轻视的,只是不知怎么现在这个时候却回来了。

果然,接下来的话验证了凤清浅的所想。

“十八皇叔有七年没有回来了吧,这次从属地回来,不知见过父皇没有。”

“呵呵呵……”楚惊风更加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干笑了两声:“乖侄儿,外面各处我都看腻歪了,所以想要进宫玩玩,原本是打算马上去见皇兄的,不料日光正好,就小睡了一下,正巧碰上了乖侄儿。”

一个年纪稍小的少年叫比自己大的青年叫侄儿,还加个乖字,怎么听怎么不自在。

楚天澜目光有些阴郁:“那十八皇叔还是赶紧去见父皇吧,不然传出什么不得听的闲话就不好了。”

“我这就去,这就去。”

楚惊风答应了就要走,楚天澜也松了一口气,他可不希望这个从小不着调的皇叔来打乱他的计划。

“等一下。”

就在楚天澜一口气还没松完的时候,凤清浅赶紧抓住机会叫住楚惊风。

“十八皇叔,我是凤王府的郡主凤清浅,也是未来的太子妃,现在太子殿下误会我伤害了梅小姐,你可一定要给我做主哇。”

楚惊风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刚刚那很有骨气的女人仿佛一去不复返了一般,跟眼前这个睁着一双泪眼汪汪看着自己,还语带蛮横撒娇的女人简直就是两个人啊。

害他都觉得自己是产生幻听的。

凤清浅睁着一双委屈的雾蒙蒙眼睛,直直的盯着楚惊风看着。

凤清浅以前是什么样子的,已经有了原主所有记忆的云漓自然是清楚的,对于她的性情简直是信手拈来。

凤清浅知道今日的楚天澜是打定主意要至她于死地的,之前废话太多也不过是不想让人留下把柄,毕竟皇宫里秘密最多,但也最容易被发现。

现在被一个所谓的十八皇叔看见了,为避免夜长梦多只要这个十八皇叔一走,她相信楚天澜马上就会下毒手了。

所以,此刻拖住这个十八皇叔,让他救自己,是她唯一的活命机会。

刚刚破罐子破摔是没看到生的希望,但现在既然有人可以救她,她也不想改变太多引人怀疑,她照样是那个无知的花痴郡主。

“住口,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称呼康亲王皇叔的,当自己是皇族吗?”

楚天澜怒气冲冲的打断,为凤清浅的不老实而怒火冲冲。

凤清浅依旧不怕死的睁着那一双泪汪汪的眼睛说:“我马上就要当太子妃了,只是提前一下叫皇叔而已,皇叔是不会介意的,你说是吧皇叔。”

凤清浅直接忽略楚天澜,直直的看着楚惊天。

她相信,这个男人是明白他的意思的。

“谁说你还能成为太子妃了。”楚天澜更是生气了,难道这个花痴女还看不清楚形式吗?他永远也不会娶这个女人的。

果然楚惊风接到了凤清浅的目光,他稍微思考了一下,如今这个京城实在是太无聊了,要是这么有趣的一个人死了的话,那他不是少了很多的乐趣,反正他也不怕得罪人,看的顺眼就救救咯。

“乖侄儿,这话不能这么说,圣旨是皇兄下的,那她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家媳妇,叫我皇叔是迟早的事情吗?早叫晚叫都是叫,早一点也没什么区别的。”

楚天澜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看着好似没正行的楚惊风,认真的问:“十八皇叔不准备去面见父皇吗?”

“早见晚见都是见,晚一点也没关系嘛。”

他腰杆一挺,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楚天澜将目光看向了仍旧趴在地上的凤清浅,又再次看看楚惊风,阴郁的眼神在酝酿着风暴:“那么皇叔的意思是。”

“我……”

“皇后娘娘驾到。”一声尖细的破锣嗓子打断了楚天澜未出口的话。

随后一个身穿正红色凤袍,头戴凤冠,看起来年约三十几岁的美貌妇人带着一大群男男女女赶了过来。

犀利的眼神往地上一扫,威严的开口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儿,为什么凤郡主躺在地上。”

第003章 置于死地

“儿臣参见母后。”太子一拱手向皇后行礼。所有的皇子中只有储君可以不在正式场合跪拜帝后。

“参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御花园里的人跪倒了一大片,其中只有两个人没有动静,一个就是已经趴在地上的凤清浅,另外一个自然是十八皇叔了。

楚惊风等所有人都跪完了,这才笑嘻嘻的上前打招呼:“见过皇嫂。”

“原来是十八弟啊?”

皇后威严的面容上露出一丝慈祥的笑容,但楚惊风却看的分明,这笑意不达眼底,不过也无所谓,反正在这深宫大院内,没有什么是有真情的。

“不知十八弟回来,皇上知道不知道?”皇后的眼底闪过一丝探究,这小叔子说来是先皇最喜爱的幼子,当年要不是还年纪幼小,她毫不怀疑,今日的宝座是眼前的人来坐,只是可惜生不逢时。

“皇兄当然知道了,就是皇兄派人叫我回来的呢?我本来正在西域看赛马摔跤呢?哪里知道就被皇兄的暗卫给找到了,还说要押我回来呢?”

楚惊风一脸的郁闷加不满意,显然对被逼回京城很苦恼,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刚进宫也不急着去见皇上,而是偷偷的躲在御花园的假山上面睡觉。

当然,顺便也看了一出好戏。

“原来是这样,定是皇上多年未见十八弟,想念十八弟了。”皇后眼底闪过一抹深思,这么大的事情,皇上竟然都没跟她商量一下吗?

“母后,您怎么过来了。”

太子楚天澜终于有机会插上话,很恭顺的上前扶住皇后手臂,一边眉头蹙起,自己的计划被突然打断,看来今天是除不掉这个花痴郡主了。

“哼。”皇后不悦的冷哼了一声:“我若不来,今天你就犯大错误了。”

一直趴在地上的凤清浅在这个皇后到来之后,就一直在观察,虽然已经有了原主的记忆,但有些时候她还是希望自己亲自去掌握。

默默的观察着这个表面上看起来三十岁上下,长着一双锐利凤眸的当今东明国的皇后娘娘,太子的亲身母亲,凤清浅才发现自己竟然看不透她。

但今天,这皇后必定是不会让她有事的,她的眼神里明明白白的写着,即便厌恶也要保全她。

想到这里,凤清浅面色一变,语气娇蛮的说“皇后娘娘快点救我,我都要痛死了。”

“你住口,你陷害梅儿,害她差点溺水而亡,即便你身份高贵,也不能如此陷害忠良之后。”

楚天澜一脸的气愤,虽然可能今天除不了她,不过借此解除婚约,也算达到了他的要求,总之他看不出凤王府还有多少利益价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后蹙了蹙眉头,威严的看着太子。

一边被忽略许久的梅书影马上反应了过来,扑到皇后的脚边跪下,委委屈屈的哭泣了起来:“皇后娘娘,一切都是臣女的错。”

太子马上心疼的不行,上前半抱着梅书影就要将她拉起来:“梅儿,你身子虚弱,赶紧起来吧,母后定然也不会怪你的。”

梅书影泪眼蒙蒙的摇了摇头:“不,太子殿下,我一定要跟皇后娘娘说清楚,其实,其实……”

凤清浅一直冷眼旁观看着这对男女的虚弱做作,这个梅书影还是有几分心计的,竟然马上想到了以退为进,让皇后也不能明目张胆的袒护她,毕竟一国之母的威严还在那里。

忽然,凤清浅感觉都了一道探究的视线,抬起头正对上了十八皇叔。

楚惊风的站姿依旧懒懒散散的,只是一双眼睛亮的惊人,此刻真戏谑的看着她,似乎在问:接下来你要怎么办呢?

自从皇后来了之后,他就自在的靠在一边做起了看客,似乎在看一场精彩的戏剧,不过事实也正是如此,皇宫大院内,每时每刻都在上演好看的戏剧。

“皇后娘娘,这也不能怪我呀。我只是跟梅小姐闹着玩而已,哪里知道她这么没用,自己站不稳就掉水里了。”

凤清浅从楚惊风的眼神里移开视线,马上撅起嘴不满又骄横的说着,那意思就是梅书影活该。

虽然现在掉到水里的人更像她凤清浅,但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跟她讲道理,若这皇后真关心她,也不会来了这么久,有空问怎么回事,也没空让人将她扶起来,或者换身衣服。

她无声的冷笑一声,既然都是演戏,那么就先将自己从这场阴谋中摘出来。

果然皇后就是皇后,一听就明白了凤清浅的意思,一双又细又长的柳叶眉挑了一下,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原来,只是闹着玩。”

梅书影的哭泣戈然而止,似乎是有些不甘心:“皇后娘娘,不是这样的,是……”

“是怎么样?”皇后淡淡的却不容拒绝的声音,阻止了梅书影没说出口的话。

梅书影睁着一双大眼睛看到了皇后的眼睛,那平静的里面却似乎蕴含了无数的东西,让她再也说不出话来。

“是,是闹着玩。”她垂下自己的视线,不甘心的说着。

楚天澜眼里阴郁闪现,真是没用的东西,一点用都没有。

“既然只是闹着玩,那么也就不必太较真,太子还不赶紧将凤郡主扶起来。”

皇后凤眼一眯,警告的看着太子,让他知道自己的决心。

可是楚天澜好不容易抓住这次的机会,他已经无法再容忍自己是掌控在皇后手里的一颗棋子,他不需要所谓的联姻就能自己掌控未来。

一应官员司法部,该拉拢的都已经拉拢,今天的事情是经过他精心设计的,这一次一定要除了这个他人生中的污点,就算为此得罪皇后,也在所不惜。

心念电转间,已做出了取舍。

楚天澜眼睛一眯,大义凛然道:“俗话说天子犯法与民同罪,念在凤王府往日的功勋上,皇室对于凤清浅已经多次容忍,今日之事人证物证确凿,是君王府若翩郡主与大司马之女陈小姐亲眼所见,并不若此狡辩之言,是货真价实的谋杀人命,母后不如将若翩郡主与陈小姐当面叫来询问一番,问清事实真相再次定夺才是,母后贵为一国之后,不该听信一面之词就妄下断言,否则岂不是被小人蒙蔽了双眼。”

皇后瞳孔一缩,如刀般锐利的视线投在太子的身上,那眼神仿若剜骨之刃,锋利也刺目。

楚天澜低眉顺目,却半分不肯移动,表明自己的决心。

“好,既然太子说本宫有失公允,那就宣若翩郡主跟陈小姐过来好好的问明事情真相。”

皇后顿了一下,才目光英测测的开口,目光却寒凉至极。

第004章 情势逆转

依旧趴在地上的凤清浅想,看来这太子是真的很想置她于死地,否则也不会逼的皇后不得不接见那若翩郡主跟陈想蓉,国母有失公允,真是好大一顶帽子。

那两个女人她是知道的,跟那梅书影同气连枝,恨不得将原身杀了,看来这太子都是打算好的,只不过为了她得罪自己的亲生母亲,不知道到底值不值得,看来传言中这两母子的关系不好,也不是说假的。

同时她头脑里转的飞快,要怎么样才能再次将自己摘出去呢?

等了一会儿,楚天澜有些不耐烦起来问身边的太监:“怎么,若翩郡主陈家小姐还未过来。”

皇后半闭着眼睛端坐在一边,不动声色的静坐着等候证人的来临。

现在依旧维持原样,楚惊风靠在假山上玩味的等着继续唱大戏,而凤清浅也没那好命,依旧一身湿透被宫人粗鲁的按压在冰冷的青石地板上。

渐入秋的天气让她身子一阵阵的发寒,也让她的眼神越来越冷。

“若翩郡主到,陈小姐到。”一阵在这深宫大院内独有的生物发出的尖锐声音打断了在座的平静。

凤清浅冷眼看着两个大家闺秀袅娜而来,走在前面穿着更为华丽高贵的大概就是若翩郡主,她一身白色宫装,美艳的脸上表情冷若冰霜,高傲非常,仿若走在那里,周边的空气也冷了下来,眼神亦是无情而冰冷,一路走来,目不斜视看也未看狼狈躺在地上的凤清浅。

与之相反的另一位,却是眼睛盯在了她的身上,目光恶狠狠的,将杀意嫉妒扭曲表露的如此明显。即便五官姣好,但却是这在场中最不出色的,比不过若翩郡主也比不过一边的梅书影。

“若翩(想蓉)参见皇后娘娘,太子殿下。”

两人恭谨的行礼。

“平身。”皇后淡淡的开口。

“谢皇后娘娘。”

“母后,两位证人已到,何不让她们说明一下真相呢?”太子殿下慢悠悠却实在心急非常的出声。

皇后目光更冷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移开视线看向站在自己身前的两位俏生生的佳人。一个冷若冰霜目不斜视,而另一位……

陈想蓉羞涩的看了太子一眼,马上垂下了视线,微微侧过半边脸,将自己练就最美的女儿姿态展现在太子殿下的眼前,希望赢得太子的青眼。

梅书影眼底闪过一抹阴狠,随后乖顺的站在了太子的身后。

“听太子说,你们亲眼看到了凤郡主将梅小姐推入御花池内,可有其事。”皇后慢悠悠道。

陈想蓉一听正想开口,皇后又道:“可要想清楚了开口才好,若有半分欺瞒,本宫决不轻饶。”

陈想蓉立即身体一震,有些退缩,下意识的看了太子殿下一眼,楚天澜俊朗十足的面容以及身上那尊贵不可侵犯明黄色储君制服,都让她一咬牙下定了决心。

立即上前一步道:“皇后娘娘,臣女的确与若翩郡主亲眼看见凤清浅将书影姐姐往水里推,当时我们想要阻拦,还被凤清浅恐吓,说谁要是我们敢将这件事情说出去,就要将我们也给丢进去溺死。臣女无能,当时未能拦住,后来实在心有难安,于是就告知了太子殿下。”

说到伤心之处还留下了眼泪,陈想蓉抽出手帕试了试眼角的泪珠,一脸委屈的接着说:“幸好天可怜见,书影姐姐得以逃出生天,在皇后娘娘跟前,臣女不敢期盼,所言句句都是肺腑之言,绝无半句虚假,还请皇后娘娘明鉴。”

楚天澜面色缓和了不少,赞许的看了陈想蓉一眼。

陈想蓉神色大定,看来她是赌赢了,立即回了一个含羞的眼神给太子殿下。

凤清浅将在场的动向都看在了眼里,知道自己这时候开口并无好处,眼前这太子殿下想必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坐壁上观的十八皇叔。

凤清浅用眼神传递:怎么想好看戏!

楚惊风挑了挑眉宇:有何不可!

戏可不是那么好看的,小心引火烧身!凤清浅眼神微眯。

楚惊风淡淡一笑,移开了视线。

凤清浅心中一怒,看来这十八皇叔是指望不上了,现在只希望皇后不要向太子妥协,就这么放弃她。

“若翩郡主也与陈小姐看到的一样吗?”皇后并未对陈想蓉做出回应,而是看向一边请安后一直未开口的君王府郡主。

眼底有看不清的深思,这君王府到底是想站在哪边呢?还只是闺阁小女儿的心思,但她想,这若翩郡主不像边上这个蠢的才是。

君若翩这才盈盈下拜:“回禀皇后娘娘,今日在此之前若翩并未看见凤郡主过。”

所以,她不知情!

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楞住了,就连皇后脸上都闪过一丝诧异,随后平静了下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陈想蓉,她面容立即变了,不可置信的看向君若翩。

“不是,若翩郡主你是跟我在一起的呀!”陈想蓉焦急万分,怎么也没想到君若翩会说这种话,她不是一向也很讨厌凤清浅的吗?而且关键的是,刚刚她是说两人一起看见的,现在若翩郡主说没看见,岂不是在说她在说谎吗?

最惊讶的莫过于此刻躺在地上的凤清浅了,她目光锐利的打量着这个据说跟凤王府并肩而立的君王府郡主,她记得两人不曾有过交集,而这君郡主一直跟梅书影陈想蓉走的接近,这次为何舍弃了自己的同伴,帮了自己呢?

“若翩郡主还是说实话的好。”太子楚天澜猝然捏紧自己的拳头,咬牙从嘴里挤出这句话。

君若翩抬起头大胆与之对视,而后垂下双目:“若翩句句属实。”

皇后似乎一下子松了一口气般将大权在握,抬起右手摸了一下自己头上的盘凤赤金步摇:“太子所说的这两位证人,一位说看见了,一位却说不曾看见,那么这件事情到底是有呢还是没有。”

太子一时语塞。

“太子,本宫在问你话。”皇后一拍扶手,长长的赤金襄红宝石的甲套划破了空气,威严而冷肃的看向太子,重新掌握了身为六宫之主的威严。

嫡女狂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嫡女狂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图片报道

    腊八节将至,1月22日,来自巴基斯坦、牙买加、埃塞俄比亚等国的江苏大学留学生走进镇江市和平路街道金山水城社区,与社区居民一起制作、品尝腊八粥,感受中国传统文化。图为留学生与腊八粥“合影”。新华社发《人民日报》(2018年01月23日03版)

  • 开工了!

    早安,吉祥:人无论做什么,打好根基才是根本。学习更是如此:老老实实的下工夫,默默地积攒能量,在不声不响中养精蓄锐,当你的根基远远超过别人时,生命的奇迹同样会发生在你身上。-------【北桦林文化】丁酉年腊月初七

  • 老祖宗修心对联30副,终生受用!

    1好花半开;美酒微醉。曾国藩很喜欢“花未全开、月未圆”七个字,认为是惜福之道。花一旦全开,马上就要凋谢了;月一旦全圆,马上就要缺损了。而未全开,未全圆,让人仍然有所期待,有所憧憬。人要有节制、有收敛,就像酒喝微醉的状态最好,大醉的话既伤身,也可能会惹祸。2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不俗”的意思不是清高绝俗,而是不离世间,却又能不为世间所困扰。佛不是让我们冷漠无情、不食人间烟火,而是让我们对世间万物、花鸟草虫都含情。所以,多情最是佛心。3乾坤容我静;名利任人忙。唐代诗人白居易说:“权门要路是身灾,

  • 中国京剧音配像《陈三两》(李世济)

  • 【圣言分享】元月24日 腊月初八 星期三

    一月二十四日常年期第三周星期三圣方济各沙雷氏(主教、圣师)(纪念)进堂咏贤明之士要发光,有如穹苍的光辉;那些引导多人归于正义的人,要永远发光如同星辰。(达12:3)集祷经天主,你为拯救人灵,曾使圣方济各沙雷氏主教,为一切人成为一切;求你恩赐我们效法圣人的榜样,常能欢欣地为弟兄姊妺服务,以显示出你的温良慈善。因你的圣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和你及圣神,是唯一天主,永生永王。亚孟。读经一(我必在你以后兴起一个后裔,我必巩固他的王权。)恭读撒慕尔纪下7:4-17那时候,上主的话传于纳堂说:「你去告诉我

  • 前行难,回头也难,一往回走,便是惨淡的人生(精读)

    月牙儿在天上孤零零悬着。四野黑黝黝的,静出一种死寂。走了一阵,血液拍向大脑的幅度渐渐慢了。猛子停下脚步。“凭啥?凭啥死?”他晃晃脑袋,“你驴撵的发了横财,在城里泡女人。老子给你女人解几次闷,就死?呸!”猛子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了。“你个贼砍头的,把人家扔家里,管也不管,叫人家活守寡。人家也是个人哩,又不是土牛木马。……哼,都旱成戈壁滩了,老子替你浇几次水,凭啥死?我偏不死。怕啥?头掉不过碗大个疤。”他开始自言自语了。前行难,回头也难。一往回走,猛子又感到摆在他面前的是无法忍受的羞耻。他最怕妈知道

  • 为什么人人都被忽生忽灭的情绪所控?(值得一读)

    《区别营养与毒药》“即使某个信息被冠以一种似乎非常神圣的名头,它也未必像自己所标榜的那样神圣。其区别在于,它倾注大部分力量所表达的东西,有着怎样的内容,这内容所激活的,是人类内心美好博爱的那部分,还是人类内心丑恶暴力的那部分?假如是前者,它就是营养;假如是后者,它就是毒药。”《让生命在苦难中升华》“经历苦难也罢,目睹苦难也罢,感受那份‘苦’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因此而懂得,如何在爱与智慧当中,消解一种愤怒的、欲望的、懦弱的东西,让自己挺直了腰板站起来,让生命在‘苦’中升华,为世界做出更多

  • 不懂正确的方法修行,真的是效果差很多!

    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灭时罪亦亡。你的妄想的根被你拔掉以后,你的罪业就开始改变了。我讲实在话,你要忏悔业障,你要对治烦恼,你一个一个对治,你一辈子对治不完。蕅益大师说:你今天用念佛的法门要对治烦恼,每天念佛十万声佛号,念一百年,念佛一声能够消你很多很多…的罪障,就这样念了一百年,每天念十万声,这样子一百年下来。蕅益大师说:你消的业障如爪中土,你没有消的业障如大地土。所以他说你只是事相的修学,你改变不了你自己。我们不懂正确的方法修行,真的是效果差很多,因为你还是活在自我意识当中,你还是用自我意识,来

  • 不可思议有多大?10的64次方|睡前科学故事

    我们知道在阿拉伯数字传入我国之前,古代中国人是用别的符号和文字表示数字的。比如0-10可以用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表示分数,小数用的是几分之几或是X/Y这样的形式;如果表示很大的数,用的是10的次幂那样的形式,比如1048。那么在没有阿拉伯数字的古代中国,怎么表示很大的数,以及很小的数呢?实际上,至少从夏、商、西周开始,古代中国人就开始使用特殊符号表示数量。比如,公元前14至11世纪的殷墟甲骨文卜辞中的数字是这样的——殷墟甲骨文卜辞中的数字和它们对应的阿拉伯

  • 【每日一帖】第441篇|《东方朔画赞》颜真卿

    《颜真卿书东方朔画赞碑》简称《东方朔画赞碑》,晋夏侯湛撰文。颜真卿书,楷书。碑额篆书。为颜真卿四十五岁时所书。大楷字径约十厘米。平整峻峭,深厚雄健,气势磅礴。是颜真卿楷书个人风格还没有成熟时期的作品,比起颜体成熟时的《麻姑仙坛记》等楷书的大巧若拙显得生动灵秀,更符合大多数人的审美习惯。苏东坡给予此碑高度评价:“颜真卿写碑,惟《东方朔画赞》最为清雄。后见逸少本,乃知鲁公字临此。虽大小相悬而气韵良是,非自得于书,未易为之言也。”苏轼对此碑的评价,点明了颜体是胎息于王羲之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