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甜妻惹人爱:前夫敲上门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4:24:32 来源:网络 []

书名:甜妻惹人爱:前夫敲上门

1 楔子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西郊别墅这边,灰蒙蒙的一片,只有二楼的一间房里亮着灯。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御圣卿将傅云茜压在身下,不顾她的疼痛,每当看到她有一丝的力气从床上爬起时,他便再次狠狠的将她压下,直到折磨的她再也爬不起来为止。

“求你,停下来好不好?”傅云茜气息微弱,感觉自己快要死掉了一样,她真的没想到御圣卿会这么对自己,真的都不顾她的死活了,仿佛真的要拉着她,做到死才甘心一样。

一遍又一遍的求他,傅云茜只是为了孩子,否则就算死,她也不会这么坚持不懈的求他!

此刻,傅云茜真的恨死了身上的男人!!!

御圣卿冷眼睨着她,嘴角勾起邪肆的弧度,“该死的女人,这是你自找的,我警告你多少次不准伤害你姐姐,你还是一而再的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傅云茜你当真以为我治不了你吗?”

傅云茜摇头,委屈的泪水划过脸颊,“我没有……没有伤害姐姐,真的没有。”

御圣卿根本不相信她的解释,只是狠命的压着折磨她,每一下都让她痛的倒抽冷气,“你还敢狡辩,你若没有伤害她,她又怎么会流产?”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傅云茜满眼惊恐的看着自己身上的男人,她知道她再多的解释也没有用,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可能会放过她。

这个男人对她没有一丝一毫感情,他说过,他不喜欢孩子,也不要孩子,但那只是对自己,对待姐姐怀孕,他却是那么的在乎,那么的喜欢她的孩子,现在姐姐的孩子没了,他心痛了,恨不得将她折磨残废,来为姐姐失去的孩子,讨一个说法。

这一次,她真的伤透了心,明知道这个冷漠无情的男人爱着别人,在他的心里没有一点儿自己的位置,可是她还是那么义无反顾的爱着他,爱的越深,她的下场就越惨!

就像现在一样,她根本换不来他一丝一毫的信任。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御圣卿的额上爬满了汗珠,面部表情,因为生气、愤怒,而变得有些狰狞,他的残暴行为,也变得越来越失控。

“啊……痛!”傅云茜惨叫一声,拧紧了秀眉,她的手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肚子,她感觉又什么东西,正在从她的生命中,一点一点的流走,而她根本就无法再挽回。

对于傅云茜这一反应,御圣卿冷冷一笑,置之不理,更加粗暴的在她身上掠夺着,似乎非要将她折磨死,他才会甘心一样。

整整三天,傅云茜被御圣卿狠狠的压在身下索欢,此刻她终是招架不住御圣卿如此狠厉的凌虐,昏厥了过去。

然而让她没有预料到的是,御圣卿并没有因此而放过她,他的薄唇在她红肿的唇边吻着,明明看似那么的温柔留恋,但却在下一秒里,鲜血蔓延,惺甜回转,染红了彼此的唇。

傅云茜被疼痛激醒,嘴唇上和肚子上的双重痛意,几欲夺去她最后一丝微弱的气息。

“御圣卿……求你放过我和……孩子。网站163woman.com

傅云茜最后一次哀求着御圣卿,心里却充满了悲痛的绝望,她害怕失去他们的孩子,虽然之前她并未告诉他孩子的事情,但是现在她后悔没有告诉他了,也许告诉了他,他现在可能不会对自己这般如此残忍!

而他们之间,或许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孩子?!

御圣卿全身的动作猛然一顿,整个人顿时就懵了,她怎么会有孩子?难道她真的怀孕了?

“痛,真的好痛!”这是傅云茜再次昏厥之前唯一的意识,但她却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她的心更痛,仿佛被撕裂开了一样。

“傅云茜……”御圣卿英眉紧紧的拧着,看着她昏厥过去,喊了一声。

随即低头一看,她身下的一滩血,鲜红的刺眼,不知不觉中也刺痛了他的心,他却不明白自己的心,为何会被刺痛?

眼前的这一幕告诉他,傅云茜真的怀孕了!

突然之间,御圣卿意识到了什么,如果她怀了孩子,那么是谁的?

御圣卿用力拍打着傅云茜的脸,想要将她叫醒,而且还冷声霸道的命令她:“你给我醒过来,告诉我你到底和哪个野男人有了孩子?”

2 捉奸在床

夜色笼罩下的傅家别墅,被一层璀璨的光芒覆盖,华丽而耀眼。

二楼一片寂静,原本要休息的傅云茜,突然听到一阵怪异的暧昧之音,好像是从隔壁的房间传来的。

微微蹙起秀眉,傅云茜带着疑惑,开门走出了房间,她的脚步很轻,慢慢的走到隔壁的房间外,女子撩人的呻吟,越发清晰的传入她的耳朵里,那么的销魂忘我。

“嗯……圣卿,快点儿要我……”

一句放荡的话语,仿佛一把锋利的刀子,直直的刺、进傅云茜的心窝里,那么的疼,疼的令她几欲窒息。她全身僵硬的站着,整个人如置冰窖一般,又疼又寒!

房内的那个女子,正是她的亲姐姐傅雅茜,而她喊的圣卿,便是她的准未婚夫,一个她全心全意,用生命去爱着的男人。甜妻惹人爱:前夫敲上门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傅云茜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唇瓣,任由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却倔强的不肯掉落下来,她在心里暗暗的下定着决心,她绝对不能让那个属于她的男人,被自己的姐姐抢走,绝对不能。

纤细的玉手,抚上房门上的把手,用力拧转了一下,房门便开了,映入眼帘的,是御圣卿和傅雅茜两人衣衫不整的样子。

“小云……”傅雅茜看着傅云茜突然闯进来,惊慌的开口喊着,一双藕臂紧紧的环住了御圣卿的脖子,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娇弱样子。

御圣卿冷峻、高大的身影,背对着傅云茜,将傅雅茜整个护在自己怀里。

转头,他眉心紧皱,凌冽的眼神扫向傅云茜,微凉的薄唇,紧紧的抿着,如高高在上的冷贵神者,一句话也不说。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傅云茜觉得极为刺眼,自己都将他们捉奸在床了,御圣卿却还能表现的如此淡定,在他的心里,她到底算什么,可以让他这么无所谓的对她肆意侮辱?

傅云茜一脸清高之气,倔强开口,带着浓浓的挑衅,“看来我打扰了你们的好事呢。”

“既然知道,你还敢闯进来?”御圣卿低沉的话语,带着十足的分量,仿若真的是傅云茜打扰了自己的好事一样。来自163woman.com

御圣卿的这句话,无疑又像是一把刀,狠狠的割裂着傅云茜的心。

这个男人,明明是她的未婚夫,明日便是他们的婚礼之日,而他却在今晚就背着自己,和她的姐姐劈腿,说起话来还能如此理直气壮。

傅云茜的唇角,勾起一抹优美的弧度,缓缓开口:“如果我不闯进来,就能如你们所愿了吗?明天的新娘子,就能变成姐姐了吗?”

“还是说,你们以为,我看见了你们这样,就会怒气冲冲的,跑出和爷爷说,取消明天的婚礼?”傅云茜紧接着又反问了一句。

“傅、云、茜!”御圣卿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口中蹦出,不难看出,傅云茜的话,已经勾起了他的愤怒。

傅云茜仰着脖子,绝美的小脸儿上,是一览无余的高傲,倔强的与男人对视着,不肯认输。

御圣卿的一只手紧握成拳,发出“咯吱咯吱”的脆响,幽深的黑眸中迸射出阴鸷的火光,紧紧的盯着傅云茜,恨不得将她灼烧。

“圣卿。阅读163woman.com”一道柔软的声音响起,打破了御圣卿和傅云茜之间的僵持。

傅云茜寻声望去,只见傅雅茜衣衫半裸,挂在御圣卿的身上,说着口是心非的话,“我知道,我们这样确实不对,但是我是真的放不下你。”

傅云茜的一双杏眸,陡然一沉,她猜不透傅雅茜的心思,她是想用这种装可怜的方法,来挽回御圣卿吗?

然而,她却错了,她的姐姐,比她想想中的,还要富有心机,表面上是说着为她和御圣卿好的话语,实际上却是想要以此让御圣卿对她心怀愧疚,近而更加死心塌地的对她。

“雅茜……”御圣卿转而看向傅雅茜的神情,瞬间变得柔和,他才刚要开口,便被她以手掩住他的薄唇,让他将未说出来的话,吞回腹中。

傅雅茜看着御圣卿的时候,满眼柔情,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唇边勾起温柔浅笑,她的话,听着是那么的善解人意,“什么都不要说了,也许我们之间,真的是有缘无分,既然你和小云要结婚了,那么就忘记我,好好的待她吧。”

御圣卿薄唇紧抿,清明的黑眸,被一层寒冰覆盖,整个人纹丝不动的站着,似在隐忍着什么,始终不肯爆发。

对于傅雅茜的那些话,傅云茜自然不会感激,反而觉得她是惺惺作态,真够讽刺!

偌大的卧房,三个人各自沉默不语,过了很久的时间,傅云茜终于听到御圣卿开口,对傅雅茜道:“好,我听你的。”

这一句话,御圣卿不知道自己要下定多么的大的决心,才能坚定不移的说出口,而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转身准备离开。

只是,经过傅云茜的时候,御圣卿又突然停下,他看着她的眼神依旧很冷,说出的话,也让傅云茜觉得冷入骨髓,“现在如你所愿,明天我会娶你。”

这一次,御圣卿没有丝毫的犹豫,径直走出傅雅茜的卧房。

瞬间,一个房间里,只剩下了傅云茜和傅雅茜两姐妹,她看着傅雅茜在自己面前,慢慢的整理着自己凌乱的衣服,不像刚在那般温柔体贴,反而一副炫耀之势。

“演够了?”傅云茜挑眉,声音里带着强势的冷傲。

相较于傅云茜,傅雅茜却是一脸得意的媚笑,右手撑着自己的头,看向傅云茜,话语里是满满的挑衅意味儿,“小云,不要以为圣卿愿意娶你,你就赢了,别忘了,他心里的那个人是我。”

傅云茜毫不在意,唇边绽开一抹讽刺的弧度,看了傅雅茜半响之后,转身离开她的卧房。

傅云茜怎么会忘记,在御圣卿的心里,确实就只有她的姐姐,只是那是一个意外,御圣卿将傅雅茜错当成了她,意外的走进了他的心里。

这个错误的意外,已经持续了两年之久,对于傅云茜而言,已经够久了,她绝对不能让它持续一辈子,所以不管御圣卿怎么残忍的对她,她都坚持要嫁给他!

3盛世婚礼

A市,晴空万里,暖阳高照。

仿佛连上天都要为这场举世无双的盛世婚礼,送上祝福!

悠扬的婚礼进行曲响起,各色鲜花簇拥下的御家庄园里,宾客满座,能够被请来,为御龙帝国的太子爷和傅家二千金,当婚礼的见证人,对他们而言是至高无上的荣幸。

身着白色婚纱的傅云茜,此刻美的像是误入人间的天使,一颦一笑,抬眸之间,尽显华美、大方,她挽着爸爸傅华仁的胳膊,沿着长长的红地毯,一步一步走向正前方那一袭白色西装的俊美男子,心里暖暖的、甜甜的,很幸福。

看着朝自己走来傅云茜,御圣卿嘴角弯起清浅的弧度,那张看似喜悦的俊脸上,分明带着一丝僵硬和不易被察觉的阴冷,最终他还是要和自己不爱的女人结婚了。

眼看着新娘离自己越来越近,他掩去了所有不适适宜的表情,只剩下优雅迷人的浅笑,以及他身上那股让人难以忽略的高贵之气,顿使他周身的一切黯然失色。

“圣卿,以后我就把我的小云交给你了,希望你会好好爱她、疼她,不要让她受到委屈。”

站在御圣卿的身边,傅华仁缓缓开口,他的心里难免激动,同时也很不舍,忍痛将女儿的手交到了未来女婿的手里。

御圣卿握着傅云茜柔软无骨的小手,柔情的眼神看了她半响,声音不疾不徐,“爸,你放心,我会的。”

傅华仁的眼里微微泛起了泪花,终是点点头,“那爸爸就放心了。”

……

婚礼主持人,站在主席台上,笑容得体的对着话筒开口:“请大家安静,下面我宣布,御圣卿先生和傅云茜小姐的婚礼,正式开始。”

台下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半响之后,全场再次安静了下来,主持人看着面前的一对新人,问:“御圣卿先生,你是否愿意接受傅云茜小姐成为你的妻子,无论康健或者病患,你都爱护她、安慰她、扶助她,此生忠贞不渝,绝无异心?”

一阵的沉默……

御圣卿迟迟不开口,让在座的宾客以为他并不是心甘情愿要娶傅云茜的。

傅云茜抬起一双水眸,期待的看着高出自己一个头的御圣卿,心却在一瞬间被失落填满,她以为他答应了要和自己结婚,那么在他的心里,还是有她的位置的,可是现在这样,算什么?

“我愿意。”

轻启薄唇,御圣卿吐出了三个字,他看着傅云茜的时候,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低落,最终还是被温柔、醉人的笑意所取代。

虽然仅仅只是那一瞬的低落,但还是被傅云茜眼尖的扑捉到了,不过在她看来,那已经不重要了,只要他说愿意,那么她便是最后的赢家。

在一片唏嘘中,宾客们悬着的心,也跟着放下了,继续看着主席台下的一对新人。

傅云茜望向御圣卿,清丽、柔美的小脸儿上,绽开如同百合花一样惊人的笑容,继而听着主持人问自己:“傅云茜小姐,你是否愿意接受御圣卿先生成为你的丈夫,无论康健或病患,你都爱护他、安慰他、扶助他,此生忠贞不渝,绝无异心?”

傅云茜的眼神始终看向御圣卿,而他也看自己,黝黑深邃的眸子,似含着一抹灼热的情意,又仿佛是她一个人产生的错觉,她娇羞的笑了,声音清晰悦耳,回答的毫不犹豫,“我愿意。”

台下再次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随后主持人激动的说:“如果没人反对,那么我将宣布御圣卿先生和傅云茜小姐,正式成为合法夫妻!”

“我反对!”主持人的声音刚落,一道响亮的女音骤然响起。

只见宾客席间,一位身穿火红色礼服的女子站起了身,御圣卿和傅云茜两人同时望去,均是各怀心思的沉下了脸色。

见状,御天国不悦了,他就知道傅家的大女儿不是省油的灯。

傅华仁和傅妈妈看着自己的大女儿起身反对,引来所有宾客的注视,脸上原本开心的神色,一时间全部消散。

发现御老爷子也不太高兴了,傅华仁冲着傅雅茜严声斥道:“你给我坐下,不准胡闹!”

傅雅茜很不爽的看了爸爸一眼,倔强的不肯坐下来。

李淑知道大女儿个性倔强,不会那么容易就听劝的,于是走到她身边,拉着她的手安抚着,“雅茜,今天是你妹妹和御少的婚礼,那么多客人在呢,有什么话,我们回家再说,好不好?”

甩开了李淑的手,傅雅茜一脸的高傲、强势,转身不管不顾的向着主席台前的御圣卿和傅云茜走去,看着他们幸福,看着他们被那么多人祝福,看着他们那么光明正大的在自己面前结婚,她以为自己真的能够接受,可是她还是做不到。

明明那个俊美的让人移不开眼,完美到无可挑剔的男子,是她喜欢的男人,明明他们是相爱的,凭什么要因为御家老爷子的一句话,她就要把他让给别人?

终于停在了御圣卿的面前,傅雅茜一改昨晚的善解人意,恶狠狠的眼光瞪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将她挽着御圣卿胳膊的手拉开,她马上又变得可怜、委屈了起来,眼睛红红的看着自己面前男人,“圣卿,我做不到,我做不到看着你和小云结婚,你爱的人是我,是我,你忘了吗?”

在座宾客哗然,均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被请来的各大电台记者,纷纷举起了手里的相机,不停的拍摄着,A市贵族御龙帝国的太子爷,在结婚当天,还被新婚妻子的姐姐纠缠,这真的是一大热点新闻呢!

其实,傅雅茜也不过是想利用媒体,公开自己和御圣卿的恋情,让别人以为傅云茜是第三者,让她当众出一下丑罢了,否则她心头的不甘,真的难以消除。

摄像机的闪光灯,不停的闪烁着,再加上还被那么多人注视着,傅云茜傻愣愣的看了自己的姐姐一会儿,心里微微的升起了怒火,没想到到现在,她还死缠着御圣卿不放,她还真是小看自己的这位姐姐了,脸皮竟然能厚到这种地步,当着那么多宾客和记者面,大闹她的婚礼。

4一辈子都不会得到幸福

将目光转向御圣卿,他却和傅雅茜两人那么深情的对望着,完全没有想过她的感受,傅云茜的手紧紧的握住,而后提醒着御圣卿,“如果你可以不在乎爷爷,不在乎御家和御龙帝国的名誉,我可以成全你当众悔婚,让你和姐姐在一起。”

闻言,御圣卿的身子微微一怔,脸色变得阴冷了几分,瞥了一眼身边的傅云茜,这个女人竟然敢威胁他!

不过,她说的也是事实,爷爷、御家和公司,他必须要顾忌,但是要顾忌这些,那么他就必须要对自己心爱女人绝情,两边都是他在乎的,只看哪一边到底在他心目中更重要罢了。

“圣卿,不要抛下我,好好?”看着御圣卿那么犹豫,傅雅茜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流下了委屈的眼泪,想要以此挽回他。

忍着心里的痛,御圣卿的唇角弯起好看的弧度,他将傅云茜搂入怀中,面对着傅雅茜,也面对着各大媒体,他淡淡的声音透着几分疏离,听不出他的喜怒,“雅茜小姐,我已经是云茜的丈夫了,以后我会和她一样尊重你这位大姐的。”

自然,御圣卿的这些话,也是说给在座的宾客和媒体记者说的,毕竟当众悔婚,而且还是为了新娘的姐姐悔婚,这样的事情很不光彩,他们御家丢不起那样的人。

傅雅茜的身子猛然一颤,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一颗一颗的往下掉着,她用一种绝望的眼神看着御圣卿,笑的显得有些痴傻、迷惘,“很好,御圣卿,真的很好,既然如此,那我就祝你们一辈子都不会得到幸福。”

御圣卿紧紧的抿着唇,一句话也不再说了,因为已经无话可说。

傅云茜也沉默着,心里却百般不是滋味儿,她没有想过会和自己的姐姐走到这一步的,心里对她,虽然还是有一些愧疚,但是她不后悔,因为她知道,站在她身边的这个男人,本该就是属于她的,她得到的只是本该就属于她的幸福而已。

“你疯够了没有,马上给我回去。”傅华仁拉着傅雅茜,不想她再继续丢人现眼下去,又对御圣卿说了句,“圣卿,小云就交给你了,我们先走了。”

这一次傅雅茜没有再反抗了,任由傅华仁拉着自己离开婚礼现场……

一场原本很顺利的婚礼,却因为中途出现的小闹剧,而让主持人略显尴尬,感觉他现在开口也不是,不开口也不是,不过最终他为了压住全场阴沉的气氛,还是笑着再次宣布了一次:“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祝福御圣卿先生和傅云茜小姐,成为正式的合法夫妻。”

全场观众很给力的再次鼓掌起来,甚至还纷纷站起身,欢呼着,整个御家庄园的气氛也重新的活跃了起来,而御圣卿和傅云茜两人,却怎么也无法开心下去了。

***

初夏之际的夜晚,显得有些凉,夜风拂在身上,傅云茜全身猛然一个哆嗦,整个人也清醒了许多,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的,已经在阳台上站了很久。

她转身看了一眼卧室,御圣卿还是没有回来,心在一瞬间沉入了谷底,一抹嘲弄的浅笑,在唇角边绽开,这就是她要的婚姻,没有那个男人的爱,只剩下行尸走肉一样的躯壳,繁华落尽的背后,徒留她一个人祭奠着一切的过往。

“哎,傅云茜呀傅云茜,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又能怪得了谁呢?”低声的叹息之后,她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喃喃着,而后走进了卧室里,准备睡觉。

却在这时,卧室的房门开了,御圣卿带着满身的疲惫,走了进来。

傅云茜清丽的小脸儿,在一瞬间染上了温柔的笑意,她朝着御圣卿走了过去,开心的问着:“圣卿,你回来啦。”

说着,她便伸出手,要接过御圣卿脱下来的外套,下一秒却看到他一脸阴沉的看着自己,将手里的外套,直接扔在了一旁的沙发上,而后是他清冷又带着些敌意的声音:“离我远点儿。”

闻言,傅云茜顿时花颜失色,愣怔了一下,随即又温婉的笑着开口了,“圣卿,你这是怎么了?”

“哼,怎么了?”御圣卿一双眸子里溢满了凌冽的气息,嘴角也噙着一抹冷笑,看着傅云茜,质问她:“傅云茜,现在你得意了,你赢了,把我和雅茜彻底的分开了,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骄傲,嗯?”

傅云茜看着自己面前高大的男人,缓缓的摇着头,她的心毫不留情的被他刺痛,仿佛在滴血一样,原来他是在责怪自己,拆散了他和姐姐?

她不明白,同样是爱,姐姐爱着他,自己也爱着他,为什么他偏偏只看到了姐姐的爱,忽略了她的爱,明明是她比姐姐更早的爱上他,可是为什么他就是看不到?

纵然心里苦涩,纵然心里委屈,她还是强装着最美的笑容,面对着他,低低的为自己辩驳一句:“我没有,没有拆散你和姐姐,是爷爷他……”

“够了!”御圣卿愤怒的打断了她,唇边阴冷的笑意,更深、更浓,“傅云茜,你真的够了,你够狠,总是拿爷爷来压我,你又要说这是爷爷的意思,爷爷选中了你来当御家未来的女主人,是吗?”

傅云茜没再开口,既然他要这么认为,那她还有什么好为自己辩解的呢?他已经认定了自己是个心机极重的女人,那么她再继续为自己辩解,还有什么意思?”

“说啊,怎么不说了?”御圣卿盯着傅云茜那一脸倔强的样子,阴阳怪气的开口,最后他严厉的对她警告道:“不要以为现在嫁给了我,你就能保住御家少夫人的地位,也不要以为有爷爷给你撑腰,我就奈何不了你,哪天我不想要你了,我照样会和你离婚。”

说完这些话,御圣卿转身走进了浴室,狠狠的将门给关上,力气之大,声音之响,吓得茜浑身颤抖了一下,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可是她还是不服输的笑了起来,唇边的那一抹笑容,绝望到了极致,也绚烂到了极致,她默默地在心底告诉自己:我傅云茜是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被打倒的,绝对不会!

甜妻惹人爱:前夫敲上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甜妻惹人爱 或 前夫敲上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女已熟:首席看过来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小女已熟:首席看过来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小女已熟:首席看过来目录预览:第三章你欠我的第四章别人碰过的,我嫌脏第五章我会亲自给她请柬第三章你欠我的乔蕴这次不躲不避,任由他将她的下巴捏得生痛。钟棋会一瞬不动的盯着她的眼睛,可当他看到她淡然无波的双眼痛得涌出泪水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心里狠狠一颤。“乔蕴,你欠我的,总有一天我要连本带利讨回来的!”他声音狠厉,松开了自己的手。乔蕴听到他摔上门的声音,无力靠在墙上的身躯软软地下滑,最后蜷缩成一团,缩在墙角。她的脖子和下巴上痛感犹在,可房间里空

  • 真爱趁现在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真爱趁现在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真爱趁现在目录预览:第三章找借口接近她第四章别怪我翻脸不认人第五章相亲遇极品第三章找借口接近她苏百乐并未注意到他的异状,仔细地检查了一番他的口腔后,道:“你的牙齿状况很好,并没有蛀牙。”“我要洗牙。”“你的牙龈很健康,不需要洗牙。”“那我做皓齿美白好了。”“你的牙齿已经够白了,美白只是多此一举。”“那我……”蔺梵绞尽脑汁,试图找一个留下的借口。“够了。”苏百乐摘下口罩,脸色一沉,“你的口腔没有任何问题,根本不需要看牙医。”蔺梵悻悻地站起来,撇撇嘴道:

  • 第三种爱情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第三种爱情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第三种爱情目录预览:第三章撕毁生子协议第四章上错人第五章一无所有第三章撕毁生子协议正当冯小小庆幸合同被撕毁,一个阳刚之气的声音出现在门后,“雨馨谁让你上到这里!”“少爷。”吴妈见到西装笔挺,五官如刀刻的男人,退到一旁很抱歉地说:“都是我没安排好岑小姐,请少爷责罚。”“没你的事,下去。”“是。”退出房间,吴妈摇了摇头心里感叹,“岑雨馨真是在老虎头上拔毛。”吴妈离去岑雨馨娇滴滴地挽着易水寒的胳膊,奸险地看着冯小小向易水寒告道:“寒,人家本来在楼下坐着等你回来

  • 且行且珍惜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且行且珍惜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且行且珍惜目录预览:第003章陌生人出手相助第004章闪婚第005章医院里的纠缠第003章陌生人出手相助深夜,阴黑的长廊刮着阴嗖嗖的凉风。到处都透着诡异。蓝澜抱着自己瑟瑟发抖的肩膀,靠在角落里,闭着眼,大颗大颗汗珠顺着脸颊滚落。漫无边际的恐惧,就像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掐住了她的脖颈。可她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任凭其摧残。忽然,头顶的大灯猛然亮起。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出现在了栅栏门口,他的俊美,总是不由让人联想起童话中的王子。蓝澜微微抬头,通红的眼睛绝望的盯

  • 前妻,请留步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前妻,请留步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前妻,请留步目录预览:第三章你把奸夫藏哪了?第四章我会让你身败名裂第五章黎家千方百计送你来的目的第三章你把奸夫藏哪了?“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黎倩瞳没有开口,隔着大门问道。叶世轩在门外几乎要冒火了,这女人不会在家里藏了野男人吧,不然的话,自己回家,难道还要说明理由?“开门,不要让我说第二遍!”黎倩瞳的身子一阵,门那边叶世轩的声音冷冷的,就像是在隐忍怒火一样。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这会儿被欺负的人是自己才对呀,这叶世轩还要过来寻仇,是不是太

  • 再见了我的爱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再见了我的爱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再见了我的爱目录预览:第3章夜第4章香水有毒第5章神父的葬礼第3章夜没有哪个男人愿意自己的女人曾经受过别的男人的污染,万荣之所以愿意娶苏樱,只是为了她的积蓄,苏樱这些年的风尘生涯,确实让她攒了不少的钱。但万荣很快就败光了苏樱的积蓄,我们的日子过了一天不如一天。恶劣的环境容易使人暴躁,万荣开始赌博,酗酒,生气的时候就拿苏樱发泄,我经常能在三更半夜听到苏樱在房里被万荣骑的哇哇直叫,没有任何愉悦的成分,只有愤怒和惊恐。“破鞋!婊子!千人骑万人压!”万荣酗酒之

  • 缺失的爱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缺失的爱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缺失的爱目录预览:第三章:该走的是你第四章:一场闹剧第五章:你坐谁车回来的第三章:该走的是你不知道过了多久,李阳的声音传来了,“妈,怎么回事儿啊?好端端的你哭什么啊。”“你这个媳妇儿能耐了,居然要赶我走,我住在这儿碍她眼了,她是想逼我死啊,儿啊,我不该来啊,不该来,要不是我实在放心不下你,何必惹得她不痛快啊,是妈错了。”李阳听到这儿脸色遽变,抬起脚狠狠的踹门,门被踹的直颤,我无力的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瞧吧,轮道行我肯定是比不过那个老巫婆。跟她斗,我实在太

  • 初恋这件小事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初恋这件小事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初恋这件小事目录预览:第3章衣冠禽兽第4章感觉还不赖第5章当作垃圾一样处理掉第3章衣冠禽兽慕北宸起身向她走来,顾小妤赶忙捂住双眼:“麻烦你穿上裤子再说话。”这个男人,果然是有暴露癖!!刚才热辣的三P场面看得她面红耳热,还没褪-去呢,现在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站在面前,不知羞耻地展示着自己的小兄弟,若是平日,顾小妤一定会叫妖妖灵来抓走他。慕北宸冷声一笑。从边柜上拿了一条浴巾,围住下半身。就在这个当口,顾小妤闪电一样迅速打开房门,等慕北宸回过神,她只留下了

  • 云巅之上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云巅之上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云巅之上目录预览:第3章晕厥第4章慕云凡的心第5章霍少庭抢人第3章晕厥骚......这是结婚四年,她第一次听见丈夫用词来形容自己,一直以来,他只将她当做空气,从不多说一句话,从不关注一刻钟。甄珠心底冷笑,拳头捏紧,指甲掐入掌心,不再多解释一句。“甄珠,你跟地产老板上床,是不是为了慕云凡的事业?他能有今天的成绩,你背地里是不是经常做这种勾当?”记者开始提问。“作为霍家的人,你这样做,会不会愧对良心?”“那个老板,大约有200斤,你是怎么吃得消的?有什么秘诀吗

  • 花容瘦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花容瘦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花容瘦目录预览:第3章休书不作数第4章和他同榻而眠第5章大家可真会演第3章休书不作数听见宁挽歌的话,侍卫们相互对视一眼,都抱有几分怀疑。宁挽歌竖起手,表情严肃的说道:“你们若是不相信我倒也无所谓,怕就怕在,你们家主子突然就这么一命归西了,那我可不负责的哦!”她说的相当无辜。几名侍卫相互对视一眼,明显因为她的话,而担忧起来。宁挽歌发现这群侍卫婆婆妈妈,便不想多说,上前蹲下身来,擒住了男人的手腕把脉。待一阵探脉下来,淡淡说道:“寒毒所致,这也能让他咳得要死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