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那些青春的往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4:00:1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那些青春的往事

引一

引一

  我将陪你

  看旋转木马旋律

  我将看着你

  守护心的梦想

  时间苍白了发丝

  是你亲手扯断

  月光下的茭白

  我们牵手路过的街灯

  昏暗

  拉长的身影彼此错开

  然后我们向着自己的方向

  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

  ——方向

引二

引二

  我叫王明,我是个男生,17岁,今年刚上高中,今天是我进入学校的第一天。阅读163woman.com早上我早早的就起床去到学校报道。在老师和我爸爸妈妈的眼中,我想我应该算是一个好学生吧?因为我上的高中是全市最好的高中,我中考成绩比这所高中的分数线要高的很多很多,准确的来说我是以省中考第二名的成绩来到这个学校的。

  我虽然学习很好,但是我不习惯和别人交往,因为我怕,更多的我不知道说什么。所以这些年来我的朋友很少,少的只用一只手就可以数过来。其实也是因为我的家里,他们都不让我和别人说话,说聊天那是浪费生命,说什么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在这有限的生命里,我们都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吃喝拉撒睡,已经就很浪费生命了,那么我们还去跟别人聊天做什么?只有认真的学习,我们才能使得我们的生命更加的充实,更加的美好。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其实我很想跟别人交流,我想找个知心的朋友来陪我说话。但是每次我和别人多说一句话,要是被他们知道了,就会骂我一天,甚至不给我吃饭,时间久了我也就怕了,慢慢的我也就变的内向了。那些青春的往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于是我更像是一个女生。

  噢,想起来了,今天是我上高中的第一天,应该说我很高兴,因为我也很想来这里读书,毕竟这是我们市最好的高中。

  拿着入学通知书,跟在我爸爸的身后,低着头慢慢的跟着他走进了学校。在他面前我不敢抬头,我在他眼中,我想我或许就是他未完成的寄托与他向别人炫耀的工具吧?

  在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突然我撞到了一个人,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女孩撞上了我,因为我走路还是比较慢的,她却是跑的,就这样径直的撞了上来,我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这样我摔了下去了,然后由轰的一下,我就觉得一个身影砸了下来,出于本能吧,我向边上移了一下,但是由于我平时几乎就没有什么运动,所以这在我看来很安全的移动还是被那个身影给砸上了。我就觉得头轰的一声,我好象昏过去了。但是在我还清醒的那时候,我发现好多人围了上来,我的爸爸抓住那个女孩,似乎很愤怒的样子。我就听到那个女生说了一句:“不至于吧,不就没注意撞了一下,怎么就昏过去了,他~~~他也太脆弱了吧?”

  爸爸回头看了看我,我看完了爸爸的那一眼,我突然发觉原来他还是把我当儿子看的,呵~~~这样子真好,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推荐163woman.com

她叫周敏

她叫周敏

  爸爸很着急,在学校的医务室里来回的转着,转着,从我躺着的床,在医务室的门,我怀疑他都能知道需要走多少步了,看的医务室的阿姨都有点烦躁,她就问我爸爸:“我说这位家长,我见过孩子弱的,但是像你孩子这么弱的,我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爸爸像是没听到似的,还在转。那位阿姨实在是受不了爸爸,就又接着说道:“我说同志,你就坐下休息一会吧,转的我心都~~~”

  终于这句话对爸爸起了点作用,他停了下来。然后不好意思的对那位阿姨说道:“呵呵~~~实在是不好意思啊,你看~~~哎,我这孩子从小身子就弱,这学校是寄宿制的,以后还得请您多多照顾。”爸爸说完对着那阿姨鞠了一躬。

  也不知道那阿姨在想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其实就是他不说,只要有钱,她会不照顾你吗?但是人就是这样,总是会莫名的做些无用功。那些青春的往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终于,我醒了,爸爸刚看到我醒了之后先是笑了笑,看见他笑,我刚想迎着他笑。爸爸的脸色突然黑了,然后就是对我的一顿呵斥,“你这没用的东西,看你浪费了多少时间,还不快去教室!”说着甩手扔给我一张纸条,上面有我的班级。我默默的起来,然后低着头离开了医务室向着我的教室走去。

  那阿姨一愣,刚想说什么?爸爸又回头对那阿姨一笑,“不好意思啊,让你笑话了。这孩子没出息。虽然考了省第二,但是离我的目标还有很远很远呢。”

  那阿姨一听一惊,“刚才那孩子就是我们市的第一名,王明?”

  “恩!”虽然爸爸嘴上说不满意,但是看到别人那羡慕的目光他还是很骄傲的,毕竟那是他的儿子,他现在的成功也就代表着是他的成功。那些青春的往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我在四班,看那名字似乎班主任是个男的,现在在各个班级都在点名。我来到自己班级教室外面,我刚进教室,班主任也跟着进来了。

  我们的班主任,姓李,名字是我们上课后的一个星期才知道的,叫李白,当时让我们无语了很多天,我们说他为什么当时在教室的时候不告诉他的名字呢。大概三十岁左右,173CM的个子还可以说的过去吧,他很爱笑,一见到我们就笑,但是后来我们才知道了笑里藏刀的真正含义是什么了。

  “同学们,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我姓李,以后你们可以喊我李老师”李老师说完后笑了笑,就像是个大孩子似的,“你们在这的三年都将由我做你们的班主任,不过放心好了,我可以说是这个学校甚至是全世界脾气最好的老师的,我不会去用什么刻薄的话去打击或者攻击你们的自尊的,人都是有自尊的,我无有权利去剥夺你们的自尊,不过~~~”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我们还暗自高兴,可是听到这里不禁又是一阵唏嘘。“不过呢,你们一定要做个听话的好学生,到时候呢,你们李老师我会给你们每个人发一个良民证的。”他说完晃了晃手里的一个小牌子。原文163woman.com

  这是我们从来所没听过的,良民证,只在38年日本侵略中国的时候,日本为了征服中国人民采用了以华制华的政策,在他们的殖民地发的一种类似与生份证的东西。

  李老师看了看我们,然后接着说道:“好了,你们别乱想了,下面我来点名,听到的同学答到就好了。”说完就开始点名了。

  “王明!”

  第一个是我,我声音很小的回答:“到!”

  李老师不禁抬头看了看我,小声嘀咕了句,“怎么像个大姑娘?”声音很小,但是全班的同学似乎都听到了,我一个人躲在一个角落里,低着头,双手紧紧的抓着衣角,因为我不说话,所以我就一个人坐了两个座位。

  “李越!”

  “到!”

  李老师在点着,我静静的听着李老师的点名,下面的同学们也在小声的聊着。

  “喂,同学,我叫张鑫,你呢?你是哪个学校的?”

  “哦,我叫伍立伟,我是市一中的,你呢?你家哪里的?”

  “市一中?哇!那可是好学校啊,听说每年的升学率蛮高的。我啊,我就是从那地狱来的,说了你也找不到的学校。”张馨张大了嘴巴,做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来。

  “地狱,哪里?”伍立伟似乎一下子没有明白过来。

  “开玩笑的,我是乡下的一家破学校。呵呵~~~”

  “哦~~~”

  “对了,你知道坐在那边的那个大姑娘吗?就是那个。叫王明,市第一名,没想到我们和这样的人在一个班,荣幸啊。”张鑫一脸向往的说道。

  “切,不就是第一吗?我没考好的,哼,要是发挥正常了~~~”伍立伟停了一下又说道:“我也考不了那么多。呵呵~~~”说完抓了一下头。

  是啊,任谁也不可能考那么高的,总分750,我考了743,的确是很难的,但是我在想:如果你们要是过着我那样的生活,别说的743了,我想就是750你都有可能的。

  “好了,大家安静一下,最后一个,周敏”李老师点完了等待着回答,手里的笔正准备打勾,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人回答,李老师抬起头又喊了一声:“周敏?”

  “到!”突然一个很大声音从外面传来,吓下了我们一跳,这可正是人未至而声先到了,真可谓了那句“先声夺人”了。随着这一声,教室门口出现了一个女孩,蛮脸带着急促与喜悦,其实更多的是喜悦。刚到门口就往教室里走去,也不待老师同意不同意。

  她在教室里转了一圈,但是却没有找到一个空位,于是一边走一边嘴里念道:“怎么我来的那么早,还是迟到了呢?恩?都怪刚才的那个小子,走路也不带眼睛,居然让我给撞了。”

  她说这些的时候我是没听到,如果我要是听到的话,我能立刻找个缝钻进去,不想与别人发生矛盾,可是我也不喜欢别人跟我讲道理,在家里我的爸爸妈妈就整天给我讲道理,有的时候我犯错了,我真的希望他们能够狠狠的打我一顿,可是用他们的话说:“那是粗鲁人做的事,我们是文明人,文明人说话做事就要稳重,并要保持好自己的形象,凡事能忍就算了,古人还湍面自干呢。在我们现在这个高度发达文明的社会里,我们就更应该效仿古人的做法,那才是君子之为,那次是一个具有良好内涵修养的表现。”

和她同桌

和她同桌

  是她!我吓了一跳,她就是我刚进学校大门的时候把我撞昏过去的那个女孩,她居然和我同班?我不由的多看了两眼,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时透露出机灵,曼妙的身材,似乎很符合美女这个词,我也是听同学们聊天时对美女下的定义才作出这样的判断来的。

  李老师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默然的在名册上打了个勾,他才想起来,刚才那周敏进来的时候居然没有问他一下,老师似乎感觉面子有点受打击了,就说道:“喂,刚进来的那位同学,你怎么就进来了?”

  她走进教室,正向四周望去,想找个空位坐下,听到了老师的问话,就说道:“老师,您没看到?我是从教室门进来的呀。”

  老师一愣,然后又说:“我当然看到了,我是说你在进教师的时候应该做什么?”

  周敏似乎一下子明白过来了,然后转身又走回教室门口,站稳了喊了声:“报道。”

  李老师似乎很满意,然后点了点头,“进来吧。”

  “奥”周敏似乎有点不高兴,嘴巴一撅,那样子还是蛮可爱的,如果不是她把我撞昏过去的话,我想我会对她表示同情的。

  周敏走进了教室,这时候李老师说话了,“周敏,你先坐那里吧。”说着用手指着我边上的空位。

  “是,李老师。”刚才看起来还不太高兴的样子,这才几秒钟不到,那笑意又爬满了她那张圆圆的脸蛋上。

  我一听,心里想:天啦,不会,上帝,佛祖,真主阿拉,你们都在哪里啊?你们该不会真的如人们说的今天放假吧?她可是能一下子把我撞昏过去的人啊,虽然说我是比较弱,但是她撞上我的时候的那劲力绝对不是一个女生应该有的。

  就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她来到了我的座位旁,一伸手:“你好,我叫周敏,从现在起我们暂时算是同~~~”当她看到我的时候就再怎么也说不下去了,然后用手捂住嘴巴,眼睛睁的大大的,“天啦。”

  这一声很大,真的很大,据后来我们学习声音分贝之后计算得出,似乎已经算是超声了(当然,有点夸张了。)。

  班主任刚想说话,被她这一声也吓了一跳,然后眉头皱了皱问道:“周敏同学,什么事情?大惊小怪的,是没见过第一名还是没见过帅哥?(其实我长的还算可以吧,我不知道这帅哥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准则来评价的)”全班同学听到这话的时候全都爆发出一声大笑,弄的隔壁班不知道我们班在干什么,全都想过来一看究竟。我也是没有想到一向为人师表的老师会说出这样的话。

  那周敏脸一红,然后不好意思的说:“噢,没~~~没什么,呵呵~~~”自己说完就慢慢的坐下了。

  终于算是平静了,然后李老师挥挥手说道:“李越,暂时由你来代理这个班的班长。好了,下面没什么事了,待会发书,我现在找几个同学去领书,你们待在教室别乱走。”李老师说完指了坐在前排的几个男生出去了。老师刚离开教室,同学们就真的像是苍蝇掉进了马粪桶里似的。大家都在自我介绍,互相认识。

  这个时候周敏坐在我边上,正在拿眼偷偷的看我,似乎要把我从头到脚都好好的确认一次,看我到底是不是地球人。其实我也正拿眼看她,只是她是大胆的转头看着我,而我却是用眼睛偷偷的瞄着她。

  就这样,我们大概互相看了有半分钟了,她也好象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然后就小声的问我:“哎,我叫周敏,就不用介绍了吧,你叫什么名字啊,你怎么那么不禁撞啊,才那么轻轻的一下就晕过去了,我是见过体质弱的,但是说真的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这号的,你是属于哪一号的弱?还有,你是~~~”

  天!她就像是机关枪似的,一连说了那么多,我怯怯的问道:“我,我该先回答哪个啊?”

  “恩?”我看到周敏的眼睛里显出一丝惊诧,“你叫什么名字?先说这个吧。”

  “我叫王明。”

  听到我的名字,她似乎有点不相信,叫王明的很多,但是叫王明的又在这所学校的恐怕就只有我一个了。

  “你~~~你~~~你就是那个~~~”她似乎还是有点不相信。然后拿手在我的腿上掐了一下。

  我啊的一声,全班顿时安静了下来,全都转头看向我这里,他们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周敏刚到我座位的时候就啊了一次,这次又轮到我啊了一次,所有的人都在想,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周敏似乎也感觉了同学们异样的目光,但是她一甩她那算是很长的头发,然后大声的话道:“大家继续啊,没见过人类感情抒发吗?”说完看着同学们的反应,见到同学愣愣的表情,她似乎很满意她说话的效果。

  几秒过后,大家似乎才反应过来,又恢复了刚才的喧哗,但是每个人转身的时候都在心里默默的骂了句:神经病!

  “喂,奥,对了,王明,你~~~你还好吧。”周敏又看了看我,然后用双手敲了一下我的头,好象在确定我没有被她撞坏,然后接着又说道:“还好,没有撞坏,不然我就成祖国的罪人了。”说完还用手拍了拍心口。然后长长的舒了口气。

  我只是默默的点点头,算是回答吧。然后我就开始不作声了,开始自己整理自己的课桌,就只留周敏一个人在那不停的说啊。我也是认识她那天才知道了为什么很多人都说,一个女人就相当于一百鸭子的含义了,看看我身边的周敏,我是彻底的明白了。

  周敏似乎说的很不尽兴,还时不时的推一下我,但是几次发现我没什么反应,就悻悻的不啃声了。因为她一个人觉得说话没意思,听到终于住嘴了,我刚想感谢上苍,没想到他老人家还是会关心一下他这个无辜的子民的。但是不一会,她又话甲子打开了,不过不是对我,是对前面的同学,我承认,周敏的交际能力真的很强,而且语言幽默诙谐,很快就和前面的同学搭上话了,但是大多数的时间是她一个人在说,别人听着,但是我发现他们似乎很想听她讲话。

  于是我也放下手中的活听了一下,原来她居然在讲篮球,迈迪、姚明等NBA的球星。可惜我爸爸妈妈告诉我,这些都是浪费生命的,所以我摇了摇头,继续收拾。

  终于李老师带着同学们又回来了。于是教室又开始安静下来了。然后就是发书,我觉得发书没什么,因为很快就发完了,于是这个上午也就这样过去了,下午是安排军训。

  中午的时间很无聊,尤其是对我这样的人,于是我就躺在床上看书,看我从家里带来《巴黎圣母院》,其实我一直很喜欢那个敲钟的人,我觉得我有很多地方和他很像,但是他比我要幸福,因为他还知道自己的追求是什么?我呢?我除了完成我爸爸妈妈的愿望之外,我什么都不知道,似乎这个世界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玻璃瓶,而我却站在这个瓶子的外面,我可以看见里面的一切但是我却对他们一无所知,我想这就是我最可悲的了。多么的可笑。

  我们学校的寝室是六人间的,和我住在一起的有李越、仲飞、伍立伟、丁胜还有岳鹏。我没有想到我会李越伍立伟他们住在一起,不过他们两后来在我的生活中给予我的帮助真的很多很多。他们两个人比较幽默,但是对很多事情都看的比较开,不会斤斤计较。仲飞,话不多,人也比较阴险,所以后来我们都不太喜欢他,丁胜还有岳鹏,话很多,但是很罗嗦,但是如果算起来的话,大概我们寝室应该算是五个半人,应该他们说我只能算是一半的地球人,另外的一半到底是什么,他们不知道,只有我自己知道,可是我也说不出来那到底算什么?

  “喂,我说那个大姑娘,(这是他们给我的外号,他们说这是班主任李老师赐给我的,我必须接受,我也没有反对,因为我觉得名字,就是一个人的代号,为了区别与别人的代号)你累吗?以后大家就是一个战壕里的人了,来,咱哥几个聊聊。”说话的是伍立伟,他很喜欢看武侠小说,所以说话的时候也会带点他所谓的江湖气味,用他的话来说——这才叫爷们。就是说话要有底气,有气势。我不懂,真的,一直到后来我和周敏开始恋爱,一次在酒吧里和别人打架我才知道了什么叫爷们。

  我放下手中的书,看了看伍立伟,然后说道:“我~~~我不知道说什么,我不会说话。”然后我又继续看书。

  “唉,我说王明,你的市第一是怎么考的,734,偶地个神啦,你确信你是地球人?你知道吗?我们地球上的人算是这个地球上最高级的生物了,可是你,似乎比我们还要高等那么一点点,你家是怎么喂你的,他们每天都给你吃什么呀?养出你这个一个这么高等的生物来,我代表伟大的中国人民政府,代表中国千千万万个劳动人民感谢你的爸爸妈妈。”岳鹏接着道。

  “是啊,你说你从进这个寝室到现在都快三小时过去了,说的话加起来好象没有三句吧?”李越也说道。

  这个时候我放下书,想了想说:“我爸爸妈妈说过,人的一生有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睡觉、吃饭等等所有的琐事,已经很浪费了。所以我们就必须得用这有限的生命来多多的学习,再学习,只有这样,才能不浪费生命。”

  “啧~~~啧~~~啧~~~真不容易,我还以为你只有那么几句,我不知道说什么,我不会说话什么的,没想到你也能说出这些话来,不过,这是谁说的,我怎么没听过,这那位先人不是害人吗?想要整死你啊。瞧你那样子,我敢说,你经不起我一拳。呵啊~~~降龙十八掌。”伍立伟说完做了个电视上的动作,不过还是挺标准的。

  “恩,我说王明,你说的实在是~~~太好了,的确要使人生过的有意思,不能浪费,所以,我现在就要为祖国贡献去,我上厕所。”丁胜拍了一下我的床沿就往厕所跑去。

  午休开始了,渐渐的大家都不说话了,渐渐的安静了下来,他们似乎睡着了,我坐起身来,双手抱着腿,我开始思索,也许我真的错了,不,不是我错了,是我的爸爸妈妈错了,不,不会的,他们都很有能耐,爸爸是个学者,他的愿望就是将来我学业有成接替他。妈妈是人民代表,他们说话是不会错的。然后我甩了甩头,睡一会吧!

那些青春的往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那些青春的往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妻不乖,总裁霸爱12章

    原标题:小妻不乖,总裁霸爱12章小说:小妻不乖,总裁霸爱第12章帮帮我,抱我上去顾婉雪将安妈带来的蛋糕分给了同事们。她去了一趟洗手间。而在隔间里,她正准备推门的时候,在听到一群叽叽喳喳的女人说笑声音中提到了她的名字时候,她的手停顿着。“那个顾婉雪真的认识慕轩宸吗?”“估计真的,这丫头可是开头不小。你看见没有?刚来第一天,穿着可都是BILY大师设计的款式,我都只在杂志上看到那是春季还没有预售的款式,但是偏偏她却是穿上了。还有她那双鞋意大利名品设计师,只独一无二设计的lucky系列。就连她头上戴着的

  • 风雪共白头12章

    原标题:风雪共白头12章小说名称:风雪共白头第12章遇见熟人澜山中学对张小爱而言就是传说中的学校。作为一个贵族学校,能去澜山中学里面上学的人除了要有足够的钱之外,还要有好的学习成绩,这两点缺一不可。对于张小爱而言学习成绩没有问题,当年张小爱的中考成绩是全市前几名,自然能够报澜山中学。但是她家境普通,绝对不可能供得起她,因为澜山中学的学费要高出普通学校几十倍。一路上,张小爱都在消化着王姨告诉她的事情,自己要去的这所澜山中学,是杜亦宸投资建设的,而且这还只是杜亦宸的事业里几乎不值得提的一部分。张小爱

  • 杭州灵隐寺将免费发放30万份腊八粥

    腊八节将至,杭州灵隐寺的腊八粥陆续出锅,将送往工地、社区、医院、养老院、福利院、民工子弟学校等。新华社记者黄宗治摄1月23日,杭州灵隐寺的义工在分装腊八粥。据悉,今年灵隐寺将免费派送30多万份腊八粥。现场图片。

  • 说给腊月初七的情话,为异地干一碗鸡汤

    愿每日三两关于异地的情话,能够给彼此异地的你一点感动,以及一点坚持下去的力量。哪怕是一丁点,那也够了。你真厉害,才一面,我想我就寂寞了。我想把情书写得很短很简单,有主谓宾三个字就够了,像我爱你。手牵手是一个多么美妙的动作。它可以是友情,也可以是亲情,还可以是爱情。思念如空气,看不见,也摸不着。你靠呼吸它而生存,然而有时甚至忘了它的存在。我对夜晚有两个简单的心愿。先给我一场梦来认识你,然后你再活在我的梦中。愿所有相爱的人都能熬过异地的艰难时光。异地恋不?恋!

  • 翡翠拿来当床,手镯芯当砖砌墙

    缅甸人做的翡翠床而且价值还不菲,标价足足750万缅甸币就是上面这三张床全部是翡翠制作而成而且还是手工制作的一颗颗翡翠都是人工的安上去的这些翡翠床可不简单啊双人床低价是一万欧元,单人床是8千欧元它还分单人床和双人床的,长见识了吧缅甸人是真的会玩据曼德勒一家珠宝公司透露现在已经开始出售了,最低的都要750万缅甸大约人民币四万两千多每张双人床用了将近2万颗品质不一的翡翠珠做床垫一千八颗来制作枕头你以为没有了他还用三千八百多颗翡翠珠制作抱枕很用心吧!让顾客体验到全面的舒适长为6.5英尺,宽6英尺一个月时

  • 环球公主:一个九亿少女的梦,情归何处

    一首yesterdayoncemore的经典曲目把我们带进一个风靡全球的欧洲文化交流电影历史场景中来,《罗马假日》当中奥黛丽.赫本饰演的角色,安娜公主,一个具有公主气质的,文化修养,典雅,娇俏可爱,阳光勇敢的英国贵族形象深入人心,至此成为多少男女老少心目中完美的公主,在全球多少女孩子心中播种下一颗颗成为公主希望的萌芽,在全球多少妈妈心中种下对优雅的另一种诠释。当Icertainlywonttrytopickthemoon,andIwantthemoontorunforme我当然不会试图摘月,我要

  • 一场车祸让原本相爱的他们分隔两地,五年后再见她却给他一个耳光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林汐禁止转载1陆思远摇了摇手中的威士忌,轻轻放在嘴边抿了一口,颇有意味地打量着台上的女人。这首《醉城伤》,她已经连续唱了两个周了,直觉告诉他,她身上有故事。他最喜欢有故事的女人。“如果你继续这么唱下去,非得把我的客人都唱跑了不成。”看到她放下吉他下了台,陆思远趁机走近,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说道。“你可以趁着客人还没跑光先把我辞了。”女人学着他玩味的语气,不甘示弱。陆思远眉毛一挑:“你以为我会傻到再去找一个你这么没要求的驻唱?”女人轻笑:“那倒是。”陆思远把酒杯举高,示意一般

  • 茶店子助老之家爱心在行动 为老人重病家属募捐

    近日,在茶店子助老之家,有一个爱心行动温暖着我们:有一群热心的老人自发组织在一起,为茶店子助老之家一位老人的重病儿子募捐。经茶店子助老之家的工作人员讲述我们才知道:原来,在茶店子助老之家,有一位和蔼善良的老人,工作人员们都叫她姜玉清妈妈。姜妈妈的儿子在25岁时患上了重病,一病不起,给姜妈妈的家庭带来了沉重的打击。而且,重病小伙的爱人还在这个时候跟他提出离婚。姜妈妈一个弱女子独自支撑着这个家、照顾重病的儿子一照顾就照顾了30年。到了2017年,姜妈妈儿子的病情更加反复,听姜妈妈说她儿子一年间大多时

  • 画家韩斌 卓尔不群

    艺术简介韩斌:著名画家,资深室内设计师,八零后,陕西洛南人,自幼喜画,零四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建筑环境艺术设计系、陕西铸良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创始人、陕西铸良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设计总监、中国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香港文联-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钢笔画协会(联盟)高级会员、中国手绘力量最佳手绘名师、中国手绘国际行业协会高级评委、中国手绘国际行业协会高级会员、中国装饰业协会高级会员、中国建筑装饰设计协会高级室内住宅设计师、西安外事学院(设计系)特聘讲师、陕西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装饰协会会员。作品欣赏【

  • 大叔别说话,吻我12章

    原标题:大叔别说话,吻我12章小说:大叔别说话,吻我第12章立刻给我滚“小婶?谁的小婶?”顾娇娇疑惑的看着穆井橙,以及站在她身边,怎么看都觉得气场强大的有些不正常的男人,一时之间竟不知道他们的对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为什么隐约听到了她准女婿的名字呢?正当顾娇娇准备追问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妈!”电话里传出穆井薇即将崩溃的声音,“我要疯了!”“怎么了?怎么了?大喜的日子,有什么事好好说,别着急。”顾娇娇一听到女儿的声音,再也没有空去管穆井橙和那个男人的关系,更没心思去想什么小婶大婶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