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3:37:1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坑爹儿子鬼医娘亲

第一章 贱人,沉塘

  “贱人,滚进去。坑爹儿子鬼医娘亲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一道怒喝声在暗黑的夜色中响起,玉清落猛地一个踉跄,便被于家的当家主母直接掼进了柴房内,‘砰’的一声,让人将门给锁上了。

  玉清落险险护住自己的肚子,手指急急忙忙扒着阖上的小门,瞳孔一缩,疾呼道,“娘……”

  “闭嘴,不要叫我娘。你私德败坏,与人私通,还怀了个野种回来,简直丢尽我们于家的脸面。你等着明日老爷回来,沉塘吧。”

  门外的于家大夫人脸色铁青,语调冷酷,毫无一点情分在里面,似乎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将玉清落这个儿媳妇弄死在里面,免得碍了她的眼。

  沉塘?玉清落本就苍白的脸色此刻看起来宛如透明一样,毫无血色。想不到她嫁入于家半载,从来安分守己不争不抢,尽量表现的如同透明人一般,可是却还是挡了别人的路,三番四次被设计陷害,到最后,居然落得个沉塘的下场。坑爹儿子鬼医娘亲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娘,别和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一般见识,这事交给儿子来处理就好。时候不早了,你早些去休息。”此时,门外却响起另外一道低沉的男音。

  柴房内的玉清落豁然抬起头来,她自然认得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这不就是她那个在成亲当日便丢下自己与别的女人私奔的丈夫于作临吗?他回来的可真是时候,在外面半年毫无消息,一回来,便直接抓了个大夫往她面前一丢,生生的检查出她有喜的事实。

  玉清落暗暗的咬了咬牙,这事本身就透着古怪,尤其是于作临将大夫丢到她面前的举动,当时的表情,分明透露出几分恶毒的模样。

  门外窸窸窣窣的声音逐渐远去,玉清落心里一咯噔,便听到于作临的声音再度响起,“玉清落,我早就警告过你,让你不要妄图嫁入于家,是你自己不听,这便是你的下场。原文163woman.com

  他的声音低而缓慢,好似就贴着门缝说的,听在玉清落的耳朵里,却宛如一丝丝的凉气钻进身体里,莫名的打了个冷颤。

  “我本来只想着让大夫检查出你并非完璧之身,想不到结果居然如此出人意料。”

  玉清落陡然瞪大了眼睛,脑子里的念头一闪而过,下一秒,不敢置信的低呼出声,“是你,那天晚上是你设计的,那个男人,是你找来的,你……”

  “好好的享受今晚吧,你有孕是不争的事实,不管什么原因,明日的沉塘,你是逃不掉的。呵,呵呵。”于作临阴沉沉的笑了两声,随即站起身,搂过站在一旁等着他的女人,眸色飞扬的转身离开。

  玉清落瞪直了眸子,双手紧紧的拽着衣服袖子,只觉得一阵阵的天旋地转,猛地跌坐在地上。

  沉塘,沉塘,她最后的下场,居然会是沉塘?

  这是玉清落无论怎么想,也没想过的结局。163女性网

  想不到于作临居然如此心狠手辣,为了将她从于家少夫人的位子上拉下去,不惜败坏她的名节甚至要除掉她的性命。这样的男人,哪里有一点点少年将军的样子,简直和地痞无赖没有什么区别。

  玉清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想到沉塘,心里便是荒凉一片。

  然而,谁都没料到众人心心念念的沉塘尚未发生,当天夜里,一道惊雷,便直直的打在了玉清落所在的那间破败的柴房屋顶,顷刻间点燃里头堆积在一块的干柴,火势凶猛,瞬间照亮了整个于府上空。

  于作临的屋子离得近,听到下人来报,当场安抚住躺在身边的女子,披着衣服便跑出了房门外。

  柴房周围已经一团混乱,管家指挥着下人开始灭火。只是火势太大,一时半会哪里能灭得了?好在那柴房单独一处,火苗子倒不至于窜到于府其他的屋子上去。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见到于作临出来,于家管家抹着汗急忙跑到他身旁,皱着眉道,“少爷,少夫人还在里面,咱们先……”

  不等他说完,于作临已经一个冷眸瞪了过去,“谁是少夫人?那是贱妇。”

  “是,是,贱妇,那贱妇还在里面,咱们是不是先开锁让她……”

  “开什么锁?”于作临冷哼一声,随即抬头看了看天,发现整个夜空虽然惊雷不断,却一丁点雨都未落下,当下眸子深深的眯了起来,嘴角渐渐的泛起一抹笑意,“这是老天都容不下她继续活着丢人现眼,所以才会一道雷劈到她所在的屋子上方,既然如此,我们自然要顺应天命,免得于府其他人也跟着遭殃。”

  说着,他的视线默默的挪向那间柴房。此刻却见那扇被锁上的门被里面的玉清落用力的拉着,力道过大,居然使得那扇门有着摇摇欲坠之势,好似再过一会儿便能让玉清落破门而出一般。

  于作临的眉头当下皱的死紧,微微抬了抬手,对着管家说道,“你让救火的人都小心一些,别让火势蔓延到其他地方,至于柴房,已经救不了,就算了。”

  管家头一低,应了一声,“是。”

  只是他刚打算走,又被于作临叫了回来,“你去找两个可靠的人将柴房的门给我封死了。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管家一愣,却还是没有任何异议,转身走了。

  于作临这才低沉沉的哼笑了两声,那暗沉的脸色在不远处的火光影射下,显得异常的阴森冷酷。仿佛那个在柴房内垂死挣扎的人,就如同蝼蚁一样,命贱如纸。

  然而此刻柴房内的玉清落,却依旧抱着一线希望,见火势还没蔓延到门口这边,便用了全身的力气去拉扯柴房的门。

  眼看着门有那么一丝丝松动,脸上刚泛起一丝笑意,就听到外面传来‘叮叮叮’的声音。

  玉清落的脸色顷刻间一白,瞬间便明白了过来,当下全身无力,那扇门再也拉不动一丝一毫了。

  柴房内的火势越来越大,浓烟滚滚很快呛得玉清落视线模糊脑袋晕眩。没多久,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那张本就蜡黄消瘦的脸蛋再添了一层乌黑。

  外面封门的声音还在继续,她却被浓烟呛得逐渐失去意识,白眼翻起,再也支撑不住的晕死过去。

  柴房内被火势吓得到处乱窜的老鼠蟑螂纷纷跳起,直接从她身上窜过去,吱吱吱的消失无踪。

  玉清落想,沉塘和火刑,其实都是一样的。怨只怨她遇人不淑,居然碰到那样狼子野心的人……

第二章 六年后

  六年后。

  “娘亲,你说我要不要帮他呢?”

  房梁上横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左边那个小小的男孩子此刻却是一脸苦恼的样子,滴溜溜的眸子盯着房梁下正在交手的两个男人,整个脸蛋几乎皱成了一个包子。

  “我觉得吧,咱们出门在外,路见不平当然是要拔刀相助的对吧。虽然我今年才五岁,但是还是有一腔的热血沸腾的,恩,应该帮。”小男孩开始拖着下巴继续看着打斗中的两人,自言自语的说了一通。

  “可是吧,我又担心另外那个好像也很厉害的样子,要是我帮了,人家会不会连我都要对付?恩,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恩,非常严肃。”

  说着,他又换了一只手拖着下巴,看着下面打的热热闹闹的两人,眨了眨眼睛。那双眼睛上的睫毛修长黑亮,眨动之间仿佛带有生命一般活灵活现的。

  蓦然,小男孩全身僵了僵,猛地扭过头去看一直一言不发的娘亲,脸色当场就黑了下来,“娘亲,你又不好好的听我说话了。你这样很不尊重我的你知道吗?你这样……娘亲,你可爱的善良的美丽的儿子在你左边,你往右边看什么?”

  小男孩略略提高的声音,终于将他右边心不在焉的女子的视线给拉了回来。

  玉清落一愣,这才诧异的挑了挑眉,看向身边的儿子,疑惑的问,“南南,你刚才说什么?”

  南南很生气的瞪了她一眼,腮帮子鼓得紧紧的,这会儿,倒是一副不愿意搭理她的模样。

  玉清落也没在意,视线却再一次的瞥向了酒楼角落里那道修长的身影上面,眸子微微的眯了起来。

  那件事情过去六年了,她也有六年没见到于家的人了,想不到今日,居然会在这间小小的酒楼内,再次见到于作临。

  玉清落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看到他,她便会想起六年前于家是如何对待她的。

  不,不对,不该说是她,而是真正的玉清落。那个向来与世无争却被于家百般欺凌,最后在破庙生产却依旧遭受到于作临安排的杀手围堵的女人。

  若不是当初玉清落的乳娘葛嬷嬷将她从于家柴房里偷偷救出,并一直东躲西藏的帮着她照顾她,怕是连南南都生不下来了。

  只可惜,孩子虽然平安生下来了,她却因难产而死。

  最终,却让她这个现代被称为医学鬼才并且性格孤僻乖张的人附身在她身上,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将南南给生了下来。

  这一穿越就落得个生孩子的下场,也是挺苦逼的。

  “娘亲,那你说,我到底是帮,还是不帮呢?”南南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见自家娘亲也不出声了,又开始絮絮叨叨的问了起来。

  玉清落暗暗的压下胸口那恨不得将于作临这样的卑鄙小人给剁碎的冲动,随着南南的视线往下看去。

  这才看清楚酒楼的中心已经清出好大一块场地,一清瘦一健壮的两个男人正打的如火如荼的,围观的群众又是兴奋又是害怕的躲在一旁观看,却没半个人胆敢上前去拉开两人。

  默默的看了两眼,她这才扭过头去看一脸兴致勃勃的儿子,笑问,“你要帮哪个?”

  “白衣服的那个。”南南眸子亮亮的,立刻指着那个清瘦的稍显得俊逸一点的男子,搓了搓手。

  玉清落挑了挑眉,轻哼一声,“白衣服的那个武功高强,用不着你多此一举。”

  “诶?他厉害一点吗?”南南犯愁了,小小的眉心猛地一蹙,有些不高兴了起来。只是下一秒,他的表情又激动起来,“那不然,我先给那个白衣服的下点毒,然后再以救命恩人的姿态出现救了他,你说他是不是会感激我?”

  玉清落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两下,用一种非常诡异的眼神去看着他,半晌后摸了摸他的额头,叹息一声,“南南,这种卑鄙无耻的行为,谁教你的?”

  “当然是娘亲你了。”南南理直气壮的回。

  玉清落眼睛一眯,危危险险的看着他,“你说谁?”

  “……那个,那个养不教,父子过……”南南一看她的表情,气势就弱了下去。每次都这样,每次都这样,娘亲一说不过他,就用这种你中饭晚饭夜宵都不用吃了的表情看着自己,他好怕。

  “我是母,不是父。”玉清落伸手,掐着他粉粉嫩嫩跟包子一样柔软的小脸蛋,啧啧有声。

  南南脑袋缩了缩,小身子扭了扭,随即小心翼翼的转过身手脚并用的抱着柱子开始无声的哭。娘亲明明整天都要跟他说一遍,是她又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好不容易才把他拉扯长大的,怎么现在又不承认了。

  玉清落无力的抚额,她一开始的打算真的是要把儿子教育成一个正直的,善良的,勇敢的五好青年的,怎么到最后,好像偏了不是一点点啊。

  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扭头看南南还背对着自己,肩膀装模作样的一耸一耸的,当场有把他踹下去的冲动。

  然而她眼角刚一瞥,就见角落那边的于作临已经放下一小锭银子,起身往外走了。

  玉清落的眉心猛地一拧,来不及多说什么,只是伸手拍了一下南南的肩膀,低声交代了一句,“你乖乖的呆在这里等我回来,娘亲有点事出去一下。”

  她说着,还不等南南回应,人已经敏捷的攀上了屋檐,没多久,便沿着角落里无人的地方下了地,追着于作临的身影离开了酒楼。

  南南傻眼了,眨了眨眼圆溜溜的眸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娘亲的背影逐渐的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然后,他又开始托着下巴愁眉苦脸了起来,“娘亲走了就走了,可是还没给我一个正面的答案呢?那我到底是帮,还是不帮呢?哎,娘亲就是这么的不靠谱,要是葛奶奶还在就好了。”

  说完,他的视线再次瞥向房梁下面,下面的两人依旧打的难舍难分,不过情况确实如同玉清落观察的那般,形式对于白衣男子来说,一片大好。

  南南又看了好一会儿,点了点头,终于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第三章 何德何能啊

  他的视线缓缓的收了回来,哼哧哼哧的开始往挂在腰间的小包包里面掏。掏了好半晌才掏出一个小小的精致的瓷瓶,拔开塞子,嘿嘿的笑了两声。

  下面的两人似乎已经快要分出高下了,白衣男子的动作明显缓慢了下来,那架势,倒是有了那么一丝丝戏弄人的心思。

  南南心里焦急了,他得赶紧下手,不然他们打完了,就没有他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盯准了下面的两人,他缓缓的将手中的瓷瓶倾斜了半分,对着白衣男子的手臂……浇了下去。

  “我娘亲研究的毒药,保证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立即见效,嘿嘿,嘿嘿。”他一边浇一边小声的低语,粉红的小嘴一张一合的,诱人的紧。

  那瓷瓶中的药粉见效确实十分的快,不过沾上那白衣男子受伤的手臂,立刻便让其赶到头晕胸闷,脸色发白唇色发紫,好似下一秒便会栽倒在地不治身亡一般。

  南南眯着眼睛笑,见他已经步履不稳了,就要将瓶子给收起来。

  谁知底下的白衣男子豁然仰首,那双深沉幽暗的眸子如鹰一般锐利的射向南南,表情凶狠毒辣。南南一吓,直接从房梁上往下栽去。

  完了完了,他要英年早逝祸不单行脑浆迸裂死无全尸了,老天好残忍,他还没成亲还没小孩还没当帮娘亲找男人,怎么就能死的这么没面子没里子呢,完了完了完了,果然跟着娘亲太久被她的煞气沾染连累的他都没有好下场了。

  娘啊,南南不能再伺候你了,你记得给我烧个小老婆啊啊啊啊……咦,不疼?

  南南闭上的眼睛陡然睁开,诧异的看着抱着自己飞快往外跑的白衣男子,眸子圆鼓鼓的瞪得老大。

  半晌,终于反应过来,开始手脚并用的挣扎了起来。

  “喂喂喂,放我下来,你这是要干嘛?你要对我做什么?我告诉你,我不好男色的不搞断袖的,尤其对你这么个老头子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你这样,这样,这样诱拐儿童,当心死无葬身之地啊。”

  他要带他去哪儿啊,娘亲明明交代过让他乖乖的呆在原地等她的。要是娘亲回来见不到他,绝对会拔了他一层皮啊。

  白衣男子气息微喘,低头凶狠冷冽的瞪了他一眼,“闭嘴,不然我杀了你。”

  说着,脚下的动作更快了。

  南南急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只能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他。盯了半晌又觉得眼睛发酸,便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很大气的想,算了算了,他受了伤又中了毒心情不好,口气难免差了一点,他还是可以理解的。他大人有大量,不跟他一般见识。

  白衣男子见他不再开口,终于移开视线,拼劲全力往前奔去。

  南南这才隐隐约约发现,后面似乎有人追了上来。他愣了一下,难道那个健壮一点的男人有同伙?

  这下子真的惨了,他会不会以后都见不到娘亲啊,娘啊,你儿子有危险,你快点变身黑白无常来救人呐。

  “阿嚏”

  玉清落狠狠的打了个喷嚏,又急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免得前方的人发现。

  只是眉心不由的狠狠一蹙,有种被人在背后咒骂的感觉。

  甩了甩头,她将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给甩开。眸子微眯,继续盯着前方的两个人。

  却见于作临和手下分开,自己则踏入了面前的天满楼,她的眉头经不住挑了挑,也笑着闪了进去。

  天满楼人头攒动,热闹非凡,玉清落一走进去,便立刻有小二哥过来询问,“小姐这是住店还是……”

  “我上去找个人。”玉清落不待他说完,已经扔给他一锭银子,成功的让店小二闭上了嘴,笑眯眯的闪到一边自个儿忙去了。

  她三两步的走上了楼梯,刚一抬头,便见其中一间客房的门‘吱呀’一声被人给关了起来。

  她想,于作临如无意外,应该便是在那里面了。

  她的视线在整个二楼扫视了一圈,见这家酒楼一楼吃饭虽然热闹异常,用来住宿的二楼却十分的安静,环境清幽空气宜人。

  玉清落往旁边走了两步,默默无声的观察了一番房间的周围,竟见不到一处可以藏身偷听的地方,当下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只是她还不死心,又在附近等了等。

  也合该于作临运气不好,这会儿居然打开房门走了出来,面色不善的走到楼梯口,对着楼下叫店小二。

  玉清落眸子一亮,趁着他背对着的自己时候,身影如同猫儿一般,敏捷又悄无声息的闪入了他的房间内,藏在了屏风的后面。

  她刚屏住呼吸,下一刻,于作临已经重新回到了房间,跟着他进来的,还有原先的那名手下。

  “怎么样?有消息了吗?”于作临的声音带了一丝的迫不及待,还没来得及坐下,眉头却已经拧了起来。

  那手下微微喘了两口气,这才摇摇头,道,“少爷,我方才已经去过那户人家了,那家主人说人前两天就已经离开了,至于现在,他们也不清楚他到底在什么地方。”

  “砰”

  于作临狠狠的拍了一掌桌子,恼恨万分,“又来晚了吗?”

  手下见他心情烦躁,自己也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只是犹豫了半晌,还是小声的开口说道,“少爷,咱们已经离开帝都一个多月了,若是再不回去,圣上对你擅离职守不满,恐怕会牵连整个于家,您看……”

  “好不容易有了那人的线索,你让我现在就回去?既然那人说他前两天还在这江城,那咱们再找几天,说不定还能找出来。连御医都说了,冉冉的病,恐怕只有鬼医能治,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也要找到那个鬼医,就算是绑,也要将他绑回去给冉冉治病。”

  于作临的声音又恨又急,语调中说不出来的烦躁。

  然而躲在屏风后的玉清落,却愣住了,随即嘴角抽搐了起来。

  感情这于作临离开帝都来到这千里之外的江城,就是为了找她的?

  真的是……何德何能啊。呵呵。

第四章 这下完了

  玉清落心中经不住冷笑,眸子却禁不住神采飞扬了起来。

  这于作临心中的算盘倒是打的挺精的,想让她去给李冉冉看病?呵呵,她倒是敢去,可是他敢让她看吗?

  她可不确定到时候会不会一个不小心把人给弄死了,甚至还让人死状凄惨。毕竟六年前的遭遇,那个李冉冉也是功不可没的。

  她玉清落没有在第一时间去找她的麻烦,已经是她的造化了,这时候居然还敢自己来送死,那她不成全她,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可是少爷,若是那鬼医已经离开了呢?而且咱们也打听到,那个鬼医性格孤僻,不一定有钱便能请的她过来的。”

  屏风外面再次响起那手下的声音,语调当中似乎很是担忧。也有那么一丝不满,大概是不赞同于作临为了一个女人丢下帝都的事情跑到这江城来吧。

  于作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于峰,你今天的话有些多。”

  于峰一愣,赶紧垂下头,半点声音都不敢发出了。

  房间内一瞬间变得十分的安静,只是偶尔听到茶杯碰触的声音,剩下的,便是两人低不可闻的呼吸声。

  玉清落站在屏风后面,眉心却轻轻的拧了起来。这两人若是不走,她肯定也没办法离开这间客栈的。

  要命,南南还在方才那间酒楼等着她呢,再不出现,指不定那家伙会闯出什么祸事来。

  她心中想着那个不安分的小东西,却没料到此刻的玉挈南已经落在了别人的手里,正欲捂着嘴巴哭无泪的被人抱着跑路。

  只是那小手捂了大半天终于还是有些累了,尽管被白衣男子威胁不能说话,他忍了忍还是没能忍住,小声的说道,“喂,你再这样跑,毒素会流走全身,到时候连神仙都救不了你的。当然了,你会不会被人救我倒是不太关心,但是你要是死了,那我肯定也会被丢在这荒郊野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我还没娶老婆还没吃好吃的喝好喝的,就这样英年早逝,对咱们整个国家都是一个大大的损失你造吗?”

  白衣男子眉心微微的抖了一下,身影一闪,此刻已经闪入了一个暗巷子里。一伸手,便捂住他的嘴巴蹲下身子藏了起来。

  没多久,追赶他们的一伙人,已经迅速的跑过巷口,身影越来越远了。

  白衣男子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即脸色冰冷,一把将南南给放到一个废弃的木架子上,大掌往他面前一伸,“解药。”

  南南眨了眨眼,偏过脑袋,抬头望向天空。哦,今天的天气真好,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哦,天空中还有几只小鸟飞过,那翅膀真好看。哦,风也吹得好舒服,好想睡觉。

  “再不交出解药,我要了你的命。”白衣男子将剑尖抵上他的脖颈,本就白发的脸色,此刻显得更加的苍白。

  “刀剑无眼,你,你,你这样吓我,我会晕的。呐,我晕了哦,晕了晕了晕了,我真的晕了哦,你相信我啊,我马上就晕了。”

  白衣男子嘴角抽搐了两下,手中的剑却没有偏离半寸,神色反而更加阴沉,“解药。”

  “……”南南想不明白,他为毛一点都不受自己的威胁呢?真不可爱。他狠狠的对着他瞪了一眼,随即脑袋一偏,闭上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木有解药,要杀要剐随你小子的便。不过我要先警告你,要是你真的杀了我,你也会死的。”

  “你……”白衣男子还真的从没见到过如此难缠的小孩子,软硬不吃也就罢了,连刀子架到他脖子上,他居然还能说那么多的废话。

  冷哼一声,他的视线挪到他腰间垂挂的小包包,随后一把扯了过来,伸手就在那包包里面一通鼓捣。

  半晌,脸色暗黑的看着所有瓶子和纸包上都写着毒药的字样,一口血差点没漫上来。

  南南也随便他翻,见他翻不出什么东西,又得意洋洋的将包包重新收到了腰间,神色间眉飞色舞好不愉悦。

  不过,他也知道点到即止,看白衣男子真的不耐烦了,便想着也到了他该提条件的时候了。

  “呐,你身上的毒呢……”

  “我身上的毒也不是不能解。”白衣男子冷笑一声,大概是看出他的想法了。只是常年的来的训练,让他不愿意轻易受人威胁,即使这个人只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这江城的大夫许多,难不成还找不出一个能解我身上的毒吗?倒是你,现在落在我的手里,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南南眸子一瞪,有没有搞错,这人打算破罐子破摔吗?气死了气死了,果然不招人待见。

  他冷哼,“你别做梦了,我娘亲研制的毒药,只有我娘亲能解,就算你把整个风苍国的大夫都找来,也解不了你身上的……”

  “所以,解药在你娘亲身上?”白衣男子挑了挑眉,眸色终于一松,饶有兴味的看着面前的小家伙迅速捂住自己嘴巴的模样。

  既然如此,他只要回过头去找他娘亲便可以了。只要这小娃娃在自己手上,他娘亲难道还不肯将解药交出来吗?

  南南觉得自己闯祸了,要是把这人带到娘亲的面前,她娘亲一定会扭过头,不去认他这个蠢儿子的。

  这种事情……已经发生的不是一次两次了。

  “那个,大叔,你误会了,其实我娘亲没有解药,解药在我身上呢,真的,我给你找。”说完,他开始低下头翻看那满是‘毒药’的包包,哼哧哼哧的找的十分的起劲。

  白衣男子却不相信他会这么容易妥协,指不定还会耍别的花样,与其让他想出别的鬼主意,还不如正面与他娘亲交易来的稳妥些。

  想至此,他便一把将南南袋子一拢,轻描淡写的说道,“不用了,我带你回刚才的酒楼,我想,你娘亲……应该会去那边找你吧。”

  南南豁然瞪大了眼睛,这下子……真的完了。

  白衣男子不理会他愁眉苦脸的包子模样,一把将他给提了起来。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将南南提起,天空中豁然响起一道轻响,随即便见一道紫色的烟雾直直的飞上天空。

  白衣男子脸色一变,“主子……”

  南南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便见他此刻居然毫不犹豫的一掌劈向他的后颈,直至将他劈晕了过去,才提着南南飞快的朝那道紫色烟雾跑去。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热门小说《万念成灰生相随》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万念成灰生相随》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万念成灰生相随第18章她已经死了得知顾未辞已经暗中受够了孟氏绝大部分股份的时候,孟雪整个人都要疯了。孟氏是孟含留给她唯一的东西,她一定要保管好!“砰!”办公室的门被猛地踹开,顾未辞表情依然从容,看着怒气冲天的孟雪,她身后还跟着小心翼翼的助理。“顾总,我实在拦不住孟小姐……”顾未辞抬手,“知道了,你先出去。”“是。”看着顾未辞这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孟雪直想扇他两巴掌,为孟氏,也为孟含。她直接把包甩在办公桌上,冷冷一笑:“不知道顾大总裁到底是

  • 热门小说《神秘总裁引入怀》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神秘总裁引入怀》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神秘总裁引入怀第十七章勾引的惩罚。*什么都不明白了,什么都不懂了,心还是会难过,每一次都像第一次那样的难过。即使这样,她还是一次次的在奢望中破碎自已的梦想。————————————————————————————————晚餐的气氛有点怪。季夜的脸色一直是阴沉沉的,虽然没有发怒,但那僵硬的气场所有人都感受到。季雪也不敢去向他撒娇,季艺晞自顾自吃着自已的晚餐,不去关心别的。季离像往常一样,在季夜回来吃晚餐的日子里,总会替别的女佣站在门口

  • 热门小说《美女的贴身神医》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美女的贴身神医》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美女的贴身神医第18章邻居可是,神龛中却放着一本旧书,而且看上去已经有些念头了,秦薇犹豫了片刻后,好奇心占据了理性,下意识的伸手就朝着神龛中的书籍伸去。还没触及,杨光的声音猛然在身后响起道:“你干什么呢?”话音落下,杨光见状,脸色一变,急忙快步上前。秦薇被杨光的话给吓了一跳,急忙收回了手,皱着眉头道:“干什么那么大声啊?”杨光没有理会秦薇,来到神龛前,见书本完好无缺,这才松了口气,注视着秦薇,语气不善的道:“小姐,这里是私人的地方,

  • 热门小说《大叔别走》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大叔别走》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大叔别走第18章我嫁了个变态老头子!连羲皖一回家,江梦娴得收敛了,幸好自己还有层身份,帝都大学的学生,帝都大学是华国最顶尖的大学,对于学生的培养也是非常的看中,可不能跟一般的大学一样还能随便逃课。在帝都大学,有非常严格完备的学分制度和校规,违反校规者扣学分,藐视学校、破坏纪律扣学分,学分修不满,直接滚蛋,管你是谁!再有钱有势的人,一旦被帝都大学开除,那就注定永远也回不了了了。有了帝国大学学生这么一层身份罩着,江梦娴也多了几层安全感,连羲皖

  • 热门小说《幸孕宠婚》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幸孕宠婚》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幸孕宠婚第十八章打架了就连代孕,也是她上赶着要做的,她一直觉得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她可以让顾冷泽爱上自己,可惜她错了。末了,顾冷泽瞥了白楚楚一眼:“还有,别让我发现你对洛如烟做什么。”最后一句话,充满了真真切切的狠戾。也是这一句话,彻底将白楚楚打入了深渊。她苍白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顾冷泽。身边的顾浩浩有些不懂大人们在说什么,但是能够感受到顾冷泽身上散发的冷漠,还有妈咪的伤心。顾浩浩有些慌了,看着此刻的爸爸只觉得很陌生,有种说不出来的害怕。

  • 热门小说《乡野透视高手》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乡野透视高手》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乡野透视高手第18章不敢再靠近听到周小宝说要吃晚饭,陈莲花扭头朝窗外看了看,这才知道天已经夜了,这时候她连忙站了起来,眼睛看着周小宝,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但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起来。“小宝,这天也不早了,你,你快回去吃晚饭吧,我就不去你那里了……”“嫂,怎么了呢,有野兔肉吃呢,你怎么不去?”他看着她,不知道莲花嫂今天是怎么了,以前打到野味,要么在她家里烧,要么在自己家里烧,莲花嫂都会跟自己一起吃的,今天怎么就不去了。“小宝,你快走,到时候,

  • 热门小说《错过此生心如止水》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错过此生心如止水》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错过此生心如止水第十八章馨儿生世莫晨曦的家境不好,她是个孤儿,养父对她一点都不好,还嗜酒好赌,受了委屈的她总喜欢抱着他,埋在他的胸前哭,盛亦轩越安慰她哭的越厉害,无措的他只好用嘴堵住她,之后只要她一哭,他就吻她。躲在角落的安之晴泪流满面的看着盛亦轩悲伤的背影,高大的身躯仿佛矮了一节,待他的背影消失了,安之晴才擦干眼泪走进莫晨曦的病房。“晨曦,你没事吧。”安之晴眼的担忧并不作假,她也知道李馨的事。李柏睿在安之晴进来时,体贴的出去了,

  • 热门小说《妻色如娇》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妻色如娇》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妻色如娇第十八章被逼辞职吕乐乐上了车,冷皓晔示意陆翊开车。吕乐乐想将球球接过来,但是冷皓晔偏不让。而且球球也愿意窝在冷皓晔怀中,觉得他的怀里有种爹地的味道。吕乐乐又好气又好笑,这孩子真是标标准准的有了偶像不要妈了。“冷叔叔,你是特意来送球球上学的吗?”球球认得这条路是他上学要走的路。“是啊,冷叔叔就是特意来送球球上学的。”冷皓晔轻轻捏了捏球球的小脸蛋,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冷叔叔,你太好了!以前在美国的时候,球球经常看到关于你的新闻杂志,

  • 热门小说《年轻的追逐》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年轻的追逐》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年轻的追逐求我我紧紧攥着拳头,但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也就是今晚,让我尝到了..我偷偷的看着小姨,就在这个时候,就看见杨欣然,慢慢向我走了过来。今晚的杨欣然,也格外漂亮,穿着一个白色连衣裙,看起来如同女神一般。杨欣然也见到我了,手中拿着我块钱,递到我手中:“这,这是你要的钱。”我赶紧把钱接了过来,放在徐娜面前:“钱给你。”徐娜满脸的嘲讽,一会看看杨欣然,一会看看我,一把将钱接了过去:“就连五块钱,都要用女人送,你这样的人,真恶心。”槽你吗的,

  • 热门小说《我们的爱回不来》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我们的爱回不来》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我们的爱回不来第18章讨好我沐浴结束,穆夜寒围着浴巾踏进了卧室。古铜色的肌肤,散发着温热的气息,精壮的腰身,双列排开八块腹肌,修长有力的双腿,迈着坚挺的步伐。轮廓分明的面孔,来自上帝最得意的杰作,深邃的冷眸散发着炙热的光芒。盯得宁桐头皮发麻,偷偷的咽着口水。不可否认,美男出浴的穆夜寒,很是诱人。穆夜寒乘着王者之风,迈过宁桐的身边,宁桐暗自出了口气。和穆夜寒在一起这么久了,她还是不习惯他身上的威严。“让我满意。”穆夜寒慵懒的躺在床上,性